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掌上娱乐 >

第408章 番外人生大事-贵夫临门

发布时间:2018-08-24 15: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掌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07章 番外黄粱一梦-贵夫临门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苏平安动作一僵,扶着季应承就翻身下马。他将季应承放到旁边,撩袍便跪在老丈面前:“求老丈救我外孙一命。老丈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伤势,定是杏林高手。”

  看出季应承是胸口受伤并不难,可在层层包裹之下,还一眼就知道这是箭伤,箭头尚未取出。苏平安笃定面前这老丈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寻常。

  所幸这老丈也没多做刁难,一口便应承下来:“且扶他到一边,我替他取箭敷药。之后不再骑马颠簸,修养个几月也就问题不大了。”

  老丈这话说得太满,以至于本笃定老丈不是普通人的苏平安反而没有先前自信了。不过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的试一试。

  取针、烧火、拔箭、敷药,原还行动迟缓的老丈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停顿。即便苏平安还有质疑,也因为季应承的脸色回暖而消失无踪。

  “神医,恩人,请受在下一拜。”苏平安毫不犹豫地再朝老丈跪下,连磕三个响头。

  老丈笑着摆摆手,说道:“无事无事,我也是要收取报酬的。”

  “老丈尽管开口,在下绝不推辞。”苏平安果断答道。

  老丈指了指苏平安旁边那匹马,说道:“老丈因为你们耽误了行程,只得要了这匹快马去,方才不会误事。”

  要金银,苏平安都不以为然,却没有想到老丈是要这匹快马。如今恰恰这快马还有大用,苏平安犹豫一下,便如实以告:“不瞒老丈,我与外孙都是从军之人。此番战场受伤,一是回城救治,二也是要向城中守备禀明战事。若没了这快马,恐怕会延误战事。”

  听了苏平安的话,先前还慈眉善目的老丈顿时变了颜色,骂道:“岂有此理!老丈我为了你们耽误了这么多时间,要匹马也舍不得给!真是气煞我也,不如我再送这人一刀,让他去了西天罢。”

  “老丈使不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岂有救人再杀人的道理。”苏平安忙拦道。

  老丈半句话都听不进去,胡子气得直吹,口中不断骂骂咧咧:“真是可恶!好心没好报!狼心狗肺的东西!”

  “老丈是有急事?”缓了口气的季应承插言问道。

  老丈停下辱骂,气呼呼地望向季应承,答道:“当然!大事!”

  “什么大事?”苏平安也问道。

  “人生大事!”老丈答道,“这样的大事,我都停下来救治了你们,可你们却恩将仇报……”

  眼看老丈又要骂起来,季应承忙抢先做了决定,答道:“老丈请牵马去,是我们错了。”

  “这还差不多。”老丈捋了下胡须,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说道,“老丈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们就骑了我的驴去吧。”

  “等到了城中,这驴子脚程太慢,你们若嫌弃就尽管宰杀了换肉去。毕竟‘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老丈我不会怪你们呦!”话未完全落音,老丈已利落翻身上马。只听一声“驾”字才落,老丈身影已远。

  “小外祖父,你一人回去报信吧,我出点银子,路上找个马车上去应当不难。”季应承从老丈那背影消失处收回视线,同苏平安说道。

  苏平安却起身牵了老丈的毛驴,不急不慢地扶了季应承上驴。他答道:“徐城铺子坳一战,我方全军覆没,没有人报信也属正常。”

  季应承尚未理解过来,愣愣地说道:“你我二人不是幸还?”

  “螣国既突然发兵侵占铺子坳,就是下了决心毁过去和约。我想用不了多久,大军就会压境。我们此时回去报信,只会被圣上的怒火牵连家人。”苏平安已经想明白过来,他同季应承说道,“你我二人就此归隐田间,虽不得见家人,但却能保他们平安。若我们此番回去,才是真正害了他们。”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苏平安忍不住想回头看了一眼老丈的方向。

  ***

  乾螣边境虽然已经开战,但白乾交界处倒还算安稳。尽管上层的国君们并不和谐,局势一直紧绷着,但百姓们显然不懂这些。

  街道上,敲锣打鼓的迎亲队伍吸引了不少的人驻足观看。边城历来有讨喜糖的规矩,瞧着那高头大马上的新郎官到了,一群孩子们立马挤了出来,拦在马前。

  马自然走得很慢,因此缰绳一扯,马步子就立即停住了。

  “祝百年好合!”领头的孩子已经有十来岁,故而十分娴熟地拱手道贺,张手要糖。

  新郎官从怀里掏出一把糖,弯腰递到孩子们手里。

  得了喜糖的孩子们倒很知趣,迅速地散到两边,让出道来。

  大人们多不会亲自讨要喜糖,不过都愿意沾沾喜气,跟着迎亲的队伍一路走。

  新娘子出门的时候,旁人虽然看不到红盖头下面的娇容,但都齐声喝了声彩。

  孩子们又上前道喜。

  那新娘子显然准备更足,身边的丫鬟提了一整篮子的糖分给旁人,无论大人小孩。

  “还有我。”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丫鬟见是个双鬓斑白的老丈,忙把手里的喜糖先递过去。

  老丈摆了摆手,指向新郎,说道:“我要他的。”

  新郎转过头,望向老丈。

  那老丈眯着眼,理直气壮地看向新郎,说道:“茶酒不给我敬,喜糖也不给?”

  高头大马上的新郎望着面前的老丈,利落翻身下马,行礼喊道:“爹。”

  听了这声爹,红盖头下的新娘子瞪大了眼睛。她喜欢了自在馆的馆主这么久,只知道他有个徒弟二姑娘,却从未听说过他的父母亲长。

  于铛铛想要掀起红盖头的一角,偷偷看看自己的公爹,却被搀扶的喜娘及时制止了动作。

  “师祖。”迎亲队伍中,走出两个年轻的一男一女,他们一左一右搀扶住了老丈。

  男子弯了眉眼,一边同老丈说话,一边看另一边的姑娘:“师祖来了,自然是要敬茶的。”

  姑娘正要说话,却听男子又继续说道。

  “师祖今日喝了是师父师娘的茶,明日还要喝我和素素的茶。”

  原来是双喜临门啊!旁边的众人看向这双男女,只见男子面容清俊,女子眉目如画,不由得赞叹:真是好一对璧人啊!

  听了众人的赞誉,姑娘只能跺了下脚,狠瞪了男子一眼。

  男子却丝毫不以为恼,反而向众人道谢起来。

  瞧着男子喜不自持的模样,姑娘脸颊飞上的红云越来越多。她别过头去,不理会男子的深情目光。

  老丈笑着将二人的反应尽收入眼底,他捋了捋胡须,连声答道:“好,好,好。”

  入夜,洞房中自是喜烛映辉,璧人成双。洞房外,则亦有一双人影。

  “素素。”

  苏陌素抬起头,只见李垣清执杯浅笑而来。

  月色之下,他墨色长衫,月光在衫上的白色云纹中漾动。

  自从边关再相逢,苏陌素就未见李垣清穿过墨色长衫。今日是三年来第一次见他又如此穿。此情此景,竟让苏陌素生出了一种错觉。似乎他们仍在花府的院子里,她不过是在等待他下朝归来。

  “在想什么?”李垣清将手中的杯盏递一个给苏陌素,问道。

  苏陌素接过杯盏,只见里面的酒暗如墨锭,让她竟一时间忘了方才的所想。

  “这酒怎么这个颜色?”苏陌素将杯盏放到鼻间嗅了嗅,一股熟悉的药味钻入鼻中。

  她肯定道:“是药。”

  “今日是师父大喜,吃药实在有些煞风景。可你的身体又不能不调养,所以我便用酒杯盛药。你权且当做美酒饮了吧。”李垣清说话间,又将自己手里的杯盏放到苏陌素面前,笑着说道,“我陪你。”

  苏陌素望过去,李垣清杯中的颜色清明,与她杯中的显然不是同一物。她毫不留情地揭穿道:“你的,才是真正的美酒。”

  自重逢之后,李垣清就变着法子让她喝药,总说是假死之药的余毒未清。师父因李垣清师出神医青云,便也由着他来。苏陌素对吃药这一事已有些麻木。她也不待李垣清回答,便端起杯盏,将杯中的药一饮而尽。

  药尽入腹,余味依存,苏陌素微微皱眉,将那抹苦味咽下去。

  “你再尝尝我这个。”李垣清笑着将自己的酒杯递过去。

  苏陌素有些讶然。她对药理只是粗通,但也知道酒与药不可同饮。如今李垣清这般爽快递酒给她,她反倒疑虑这杯中到 底是不是酒了。

  闻了闻气味,半点酒气皆无。苏陌素又举起杯盏,轻抿了一口,口中苦味渐淡,此乃一杯清水。

  “秀色可餐,秀色可饮。你在我身边,清水我亦甘之如饴。”李垣清目光灼灼,语气虽依旧平淡,但言辞却甚为直白。

  他寻了苏陌素一百多个日夜,终于在边城与她重逢。之后虽然又历经许多才能像今日这般相处,但他由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他来寻她,便是要一辈子守着她,一辈子都同她在一起。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