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掌上娱乐 >

第405章 番外往年今日-贵夫临门

发布时间:2018-08-24 15: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掌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04章 情终-贵夫临门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张哥,来三斤糖瓜。”

  “好嘞!”

  每到祭灶的日子,城东的吃食摊点铺子生意就格外热闹。做甜食十分出名的张二牛今日便忙得热火朝天。他将糖瓜麻利地称好,用纸包起来,递给面前的客人。

  看清楚面前那扎着双环髻的姑娘时,张二牛忙笑着转身喊铺子里忙活的娘子:“冬花,你快出来看看,是谁来了。”

  甜食摊铺里,一个卷着袖子正忙碌的女人转身探头往铺外看。她本只是露出了半截身子,手里的活计还没停下。待看清楚门口的人时,冬花忙把手上的面粉拍了拍,走了出来。

  “知画来了。”冬花走到知画面前,见她身边并没有夏草的身影,便有些奇怪地问道,“今日怎么是你一个人来的?”

  知画听了,便答道:“他今年不回京城。”

  冬花听了,脸上便有些唏嘘。她拉了知画到自家的铺子里坐下,说起体己话来:“姑爷还没消息呢?”

  “没有。”知画摇了摇头。她看到冬花的鼻尖都被面粉染白了,就从怀里掏出手帕替冬花揩了揩。

  冬花有些不好意思地自己又摸了下鼻子,说道:“姑爷不回来,你和夏草的婚事就准备一直这样拖着?”

  知画咬了下嘴唇,轻声答道:“不仅是他如今不想,我也不想。他等他主子回来,还总有个日子,我等我主子,却是……”

  话没说完,知画的眼泪就落了下来。泪水掉在包糖瓜的牛皮纸上,一下又滑开来去,只留下一道水痕。

  听知画提及旧主,冬花也有些伤怀。她原本有些喜悦飞扬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沉重:“小姐都已经去了三年了。”

  “是三年又……”知画的声音哽咽起来。

  冬花忙打断她的追忆,将话题绕到其他地方去。她说道:“其实姑爷那般仁厚,当初既肯把我卖身契还与我,也定是肯放你自由的。你若在此处伤心,不若跟在夏草身边,天南地北多走走也好。”

  知画摇了摇头,答道:“我哪也不去,我要留在这里,看那些对小姐不好的人的下场。”

  “苏老爷毕竟是小姐的父亲,虽然他一直心疼苏大小姐多些,但父女血脉割不断的。如今苏家都已经大不如前,你何必如此在意?”冬花在苏家待的时间也不短,当然知道苏陌素往日在苏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只是人死如灯灭,往事随风去,她比知画要看得开些。

  “若不是老爷将大小姐宠溺得那般无法无天,又岂会连累小姐……”知画与冬花不同,对冬花而言,苏家都是她的旧主。而知画一直跟在苏陌素身边,她心中的主子便也只有她的小姐一个。

  “小姐在家里没享过什么福,却是被家里带累得命也没了。”知画的声音哀伤又怨愤。

  冬花听到带累二字,眉眼却忍不住一跳。她望向知画,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关于小姐去的原因了?”

  “还有什么原因,不就是被大小姐连累,苏家整个都不招上面待见。小姐也是为了不累及他人,才自寻了短见吗?”知画答道。

  冬花一直心思细腻,对于这个冠名堂皇的理由,她三年来没有一天能说服自己相信。可她与知画两个都不过是低到尘埃里的小人物,又能替死去的小姐做些什么呢?

  叹了口气,冬花便不再追问。

  “好了,我回府去了。你也去忙你的营生吧。”知画勉强扬起嘴角笑了笑,同冬花挥手告别。

  冬花将知画送出铺子,在身后叮嘱道:“你一个人路上要小心些,我有时间便去看你。”

  知画摆了摆手,却没有再回答。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她没有一晚能睡得安生。她知道她的主子是怎么去,一直知道。

  在那个火光照天的夜里,在那个只剩下废墟的房子里,知画比所有人更早一步到达,也捡到了其他人没有见过的东西。

  那个刻着印记的药瓶,三年来,一直藏在知画的怀里。药瓶上那个曾经见过的印记就如同一块火红的烙铁,让知画反反复复地惊醒。

  仇人,仇人在那里等她。

  临近年关的夜总是来得要更快一些。黄昏时候,一辆顶盖青色,四角都垂着青铜浇筑而成的蟒牌的马车驶入了城门。

  马车里面,当今天子唯一在世的兄弟祁阳王正倚着马车壁在小酌。

  宦官躬着身子,端了个酒盘跪坐在旁边:“王爷,马车直接进宫吗?陛下一定早就在盼着您了。”

  “那是当然,我是他唯一的哥哥了,还活着的。”祁阳王又饮了一杯酒,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宦官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话,略微沉默了一下。他在心里正演练着见到陛下该说些什么吉祥话时,马车外突然响起马夫的惊呵声和马的长吁。

  “不要命了!”

  马车突然停住,车内的人也踉跄了一下。

  马夫在外面甩起重重的鞭子,斥道:“狗胆包天的东西,也不看看是谁的车架,就这样冲出来!”

  “小女子知画求见祁阳王。”女子清脆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

  “知画?”祁阳王转了下手中的杯盏,心中如同被什么东西刺中一样地,生生疼了一下。

  “王爷,知画近日收集小姐旧物,发现了小姐留给王爷的一点东西。知画的小姐是王爷的故友,您还记得吗?”

  女子焦急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她说得隐晦却很急促,生怕马夫会赶她走一般。

  马车内伺候的宦官低着头,嘴角却有些不屑的笑容。说得隐晦,什么故友旧物,恐怕就是自己想纠缠祁阳王吧?也是,谁叫这位身份尊贵的王爷如今府中还空无一人呢?

  “让她进来吧。”祁阳王似乎起了一些兴致,吩咐宦官下车,只单独同那女子相处。

  “王爷,这女子来路不明,您一人与之相处,恐有安危。”宦官劝道。

  祁阳王笑起来,只是笑意中有几分嘲讽:“我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还不如一个弱女子?”

  宦官知晓祁阳王是不悦了,忙作揖下了马车。他是皇帝留在祁阳王身边的人不错,陛下要求他注意祁阳王是不错,但这等风花雪月、耳鬓厮磨的话,想来皇帝陛下也不会多有兴趣。

  “知画拜见祁阳王。”知画上了马车,忙向里面的人行礼。

  祁阳王依旧是那般慵懒的姿态,他一只手捏了个酒杯,一只手搭在马车壁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日会返京?”

  知画恭敬答道:“知画并不知王爷今日会返京。只是自从寻得小姐旧物,知画****都在城门处等待。”

  “斯人已逝,知画不愿意小姐的心愿还不能完成。”知画匍匐在地上,似乎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望着面前这个胆怯的丫鬟,祁阳王面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惘然。大抵人都是这样,越是年岁渐长,越容易追忆往昔。

  这个依旧穿着苏府下人装的小丫鬟,一下子就将他的记忆拉回了数年前。

  “师兄既有所求,那陌素就陪师兄一家一家地寻、一家一家地看。”

  “师妹看什么如此入神,我唤你几句也未曾理我?”

  “师兄,我方才是看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礼物。此物初见,便让我有怦然心动之感。”

  当日在甄宝斋之中,她与他并肩而立,她目光柔情,他知她在看自己,故而出言戏谑。只是那时候的他尚未意识到,心动的人又岂止他师妹苏陌素一个。

  “原来那根子夜良辰是师兄送给明月公主的……陌素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担心夕云公主见到明月公主的簪子与自己的一模一样心生不悦。但凡女子,总有些妒忌心理的。”

  “师兄,你能不能不要进宫?”

  “师兄,你今日一定不要求娶明月公主。”

  那个笑容勉强的她,那个气喘吁吁跑来提醒他的她,一下子掀开时间的厚布,那样栩栩如生地重新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

  她与他都是才高八斗的李大家子弟,她更被师父收为关门弟子。她的聪慧,他从不怀疑。所以那时候她来问他簪子的事情,他知道她早就猜到了。

  她那般聪慧,更加知道卷入王位争夺中是如何危险,就连师父也不愿意卷入这种凶险之中。可那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依然来提醒他了。

  也就是那一日,还是三皇子的祁阳王魏泓睿知道了,他一母同胞的弟弟魏泓涵同样在提防自己、算计自己。

  “王爷。”知画的声音将魏泓睿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魏泓睿将胸口的酸涩按下,问知画:“你家小姐留了什么给我?”

  “小姐留了一副画像给王爷。”知画低着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她问道,“王爷应该知道,我家小姐自入京以后,容貌一直有刻意用药物遮掩吧?”

  虽是提问,但知画却没等魏泓睿回答,而是自顾自往下说:“知画也是多虑了,王爷是见过小姐未及笄前容貌的,自然知道那样的花颜长不出后来的平淡。小姐在娘家不受重视,为避麻烦,才自掩锋芒。这张画像,就是小姐的自画像。”

  魏泓睿闻言心中的涩味再也挡不住,彻底蔓延开来。他一直对苏陌素颇多重视,却因始终迈不过男人好颜色的那一关,而未能早下决心娶她过府。

  那日,他见她与花清越自马车上下来,两人执手相看,方知自己早已心动了。

  如今知画却说,他犹豫的事情全然就不存在过。她从不曾颜色平淡,从不曾长相平庸?

  看着知画慢慢将卷轴打开,魏泓睿弯腰倾身向前,只想看清楚苏陌素的真容。

  亮光骤现,魏泓睿眼前一花。他往后忙退却一步,但匕首却已到了面前。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06章 番外图穷匕见-贵夫临门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