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93-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2番外16你胆子真大(二更)-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你……你是谁?”温晴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是,现在的温家已经与神秘的势力界结盟,甚至于温晴自己都已经被检测出了在古武上很有天分,她是自傲的,所以在听到覃咏思竟然被M国势力界的首领甚至于凤家的人看中,温晴就彻底不能淡定了。

  她是要给覃咏思一个教训的,可是没有想到中途竟然会出现一个陌生女人。

  这个人出现得极为诡异,如果不是她真的是在自己面前,温晴甚至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个幻觉。

  顾溪桥淡淡地看着面前的温晴,打了个响指,“我是谁你暂时不用管,不过你刚刚说要让覃小姐看着你登上世界的顶端?”

  这句话说得温晴心头一跳,她握紧了自己的手,心中安慰着自己,F国的人都说了,自己的天赋很高,就算是在古武界也是上等的资质,站在世界顶端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温晴对此深信不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资质,F国的这些人也不会给派了这么高手让自己差遣?

  想到这里,温晴掩下爱了心中暂时的不安,她抬头看向顾溪桥,本不安的心逐渐恢复了自信,“没错,我的精神力已经得到了古武界的认可!”

  古武界!

  现在就是世界上最强悍的势力!

  得到了古武界的认可,温晴跟温家实际上已经是处于华国世俗界的顶端了。

  所以,温晴这般做法也不是没有理由。

  “行,那我们明天见,”顾溪桥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今天回家好好珍惜最后一晚的狂欢吧。”

  她衣袖一挥,温晴等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看到温晴这些人一瞬间全不见了,覃咏思瞪大了双眼,几乎要忘了呼吸。

  “覃咏思?”低沉清越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让覃咏思回过神来,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女生,“女……女神?”

  “……”顾溪桥扶额,“其实刚刚温晴说的没错。”

  “没错?”覃咏思终于恢复了正常,她想了想刚刚温晴说的事情,眉头微拧,“你是说,温晴真的是有那个天资?”

  如果真的是这样……

  覃咏思抿唇,手指紧握着。

  “对,她的精神力跟天赋都很强,明天古武界大选的话,按照她的天资,会有不少大家族争着抢她。”顾溪桥说的倒是没有半点儿掺假,一个家族,最重要的就是人才,所以每年的大选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去拉拢那些真正的人才。

  “古武界……”如果说温晴的话还有怀疑,对于顾溪桥的话覃咏思却没有半分的怀疑,也因此,她觉得绝望正在朝自己一点一点的压过来。

  古武界,是凌驾于世界顶端的一个势力,那是令全世界的势力都是极为忌惮的一个存在。

  即使覃咏思不是古武界的,也知道这个事实,如果温晴真的变成了古武界的人,那么她所谓的报仇真的就变成了一个笑话一般的存在。

  “所以……你想不想变得比温晴更强?”顾溪桥摸着下巴,轻轻笑着,长长的睫毛微微垂着,黑色的瞳孔却没有被遮住,淡淡的,撩人心弦。

  变得比温晴更强?

  覃咏思看着顾溪桥,不敢置信涌了出来,对方到底是在跟她开玩笑还是在干嘛?!

  如果是在知道温晴有这个天赋之前,她可能还会挣扎一下,可是明天之后,温晴即使古武界的人了,并不是她看不起自己,而是因为仅仅是“古武界”这三个字,就足以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您确定是没跟我开玩笑?”覃咏思苦笑着道。

  顾溪桥摇头,“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就去参加古武界的大选。”

  古武界的大选,覃咏思怔了一下,“可是……我并没有报名。”

  “这都不是事,”顾溪桥从兜里掏了一下,掏出了一块金色的牌子,“有了这个,你就可以去参加大选。”

  覃咏思愣愣地接过面前的木牌,她听说过,参加大选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提前一年报名,只是报名也有选拔,很苛刻,能入选的就很少;还有一种,就是接受古武界那些家族的邀请,邀请的方式就是给看中的人一块特质的牌子。

  那些牌子也有人晒过,形状跟面前的金牌很像,只不过材质不一样,那些牌子的是木的,而面前这块,是金的。

  金色的木牌上,写着一个龙诶凤舞的字——顾!

  “明天,我在古武界等你,”顾溪桥收回了手,淡淡地笑了一下,“那么,再见。”

  说着,她转身,欲要离开。

  这时候,站在覃咏思肩头的红色鸟儿终于忍不住了!

  它拍了拍翅膀,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嗖”地一声朝顾溪桥飞过去!

  “嘻嘻!”覃咏思看到这一幕,惊恐地出声,“女神小心!”

  嘻嘻的火她是经历过的恐怖,她用升级后的防火符都阻挡不了它的火,可见嘻嘻火焰的伤害力,此时,见到嘻嘻竟然想顾溪桥扑过去,她怎能不惊慌?!

  然而,下一秒,覃咏思不由瞪大了双眼。

  因为,她看见,顾溪桥只是伸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漫不经心地在嘻嘻头上拍了一下,嘻嘻就这么的被拍到地底下。

  覃咏思的嘴巴已经张成了“O”形。

  强悍的神兽大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

  还有,这可是神兽,女神怎么这么随便就将伸手给拍下去了?!

  覃咏思看着躺在地上的嘻嘻,真怕下一秒,嘻嘻就一把火烧了整个京城。

  震惊的还在后面,被拍下的嘻嘻没有一点儿发怒的样子,反而拍了拍翅膀,跟个没事的鸟儿一般站起来,然后看着顾溪桥。

  覃咏思敢对灯发誓,她从那只向来高冷的神兽大人眼中看到了委屈还有讨好,还有一系列她看不懂的情绪。

  “桥美人!哇哇哇!”嘻嘻将身形变大了好几倍,直接扒住了顾溪桥的腿,“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顾溪桥腿微动,嘻嘻就被弹开,她低下头,一双漆黑的眼眸看向嘻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好好跟在覃小姐后面。”

  说完,她整个人就消失在嘻嘻面前。

  嘻嘻哭得更伤心了。

  “让你当初作死,”这时候,一个绿色的机器人忽然出现,它手中还抓着一朵粉红色的花,“你知不知道,那段时间哈哈整整半个月都没吃饭。”

  嘻嘻看着突然出现的一个机器人跟一朵花,哽咽地道:“那哈哈呢,我回来的几天都没有看到它。”

  它知道哈哈跟他们不一样,哈哈只是一只普通的狗而已,十五天不吃饭,嘻嘻吸了吸鼻子,已经不敢想象下去。

  “死了。”叽叽看着嘻嘻,淡淡地道:“哈哈只是一只普通的狗而已,在你死的第十五天,它也死了。”

  说完,它也不等嘻嘻回答,而是看向覃咏思,“覃小姐,明天的大选,你加油。”

  嘻嘻则是整个鸟都愣了。

  其实从覃咏思给它用的那个狗碗时它大概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对劲了。

  可是当真正从叽叽口中听到这些时,它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哈哈……它死了?怎么会?

  嘻嘻想往开心点的地方想,可是,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怎么不会呢?哈哈,毕竟只是一只普通的狗,它不像自己一样,是神兽,也不想叽叽一样,是超能,更不像狗剩一样,已经生出了灵智……

  覃咏思将嘻嘻带回去,可是一整晚,她发现神兽大人不吃也不喝,只是呆在那只价值连城的碗里,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空气。

  **

  大选前的前一晚,京城所有的人都不安宁。

  温家,温晴握紧了拳头,F国的人又给她打了一次电话,这一次,她已经彻底忘了顾溪桥这个人的恐怖,而是期待着明天能够一鸣惊人!

  招待所,M国势力界的首领则是喝了一杯茶,感叹道:“顾小姐真的已经找到了覃咏思?”

  “没错,”西塞莉叹了一声,“这个覃咏思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竟然让桥桥这么关注。”

  “主要还是为了嘻嘻大人吧,”M国的首领放下茶杯,“顾小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收过徒弟,这一次竟然将令牌都给覃咏思了,看来是存了要收她为徒的想法了,想想这世界又要出一个怪物……”

  听着这两人的一来一去,旁边的年轻人不由打岔,“首领,我看着这个覃咏思天赋很一般啊,根据F国的调查,这次天分最出众的那匹黑马应该是温晴才对,你们怎好像比较关注那个叫覃咏思的?”

  “说你们年轻你们还不信,等着吧,你明天就知道为什么了,”西塞莉懒得解释,她摆摆手,“我先回去了,今晚和平山庄有集体火锅,晚了就吃不到了。”

  她走之后,年轻人摸摸后脑勺,有点儿想不明白为什么西塞莉会这么说。

  不过他也是震惊于西塞莉对于首领的随意。

  首领一点儿也不在意西塞莉的态度,M国能有现在这个地位,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西塞莉跟顾溪桥的关系,他在心底,是无比感激西塞莉的,甚至有一度想将首领之位传给西塞莉,只不过被对方拒绝了。

  M国的首领看着身边还在纠结的年轻人,轻笑一声,“你是不是觉得古武界的实力是按照天赋来算的?”

  “难道不是?”年轻人瞪眼,不仅是古武界,所有的势力界都是这样算的好吗?天赋越强,以后的实力才会越强。

  “当然,”M国的首领叹息了一声,“古武界有一个人从天就不按套路出牌,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了,你知道现在古武界最令人恐惧的势力吗?”

  “你说的是和平小队?”这个最近横空出世的和平小队,在整个势力界已经火了半边天了,年轻人当然有听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首领要提起这个?

  “现今,大多数人只知道和平小队强悍无比,”M国的首领轻声道:“可是谁又知道,和平小队的每个人在进入和平小队之前,也只不过是一些天赋很普通的普通人甚至是混混呢?”

  这句话,让站在身边的年轻人猛然瞪大了双眼。

  次日。

  古武界的大选。

  基于华国人口的比例,来参古武界大选的人很多,他们都站在古武界与世俗界交界处的中央,等着各个家族的人来挑选人才。

  温晴跟严寒也在这些人之中。

  能来参加大选的人,除了真正有天赋的,即使有势力的,消息也是极为灵通,他们都知道温晴天赋不错,已经是内定的古武界的人了,对她自然充满了恭敬。

  温晴在听着周围人讨好的话语时,余光却是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覃咏思,她怎么也来这里了?”

  猛然听到这个名字,闫寒也是一愣,他朝着温晴的目光看过去,瞬间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霎时间有点怔然。

  看到了他这样,温晴不由嘲讽地勾起了嘴角,“走吧,我们去看看她究竟有没有天赋。”

  闫寒默默地跟着温晴过去了。

  覃咏思已经在测试天赋了,古武界测试的天赋简单粗暴,广场中央有一块黑色的石头,只要站在石头下面,用手触碰石头,石头就会显现精神力的级别。

  其中,普通人大部分都是低级,合格的一般是中级,高级的也有不过很少,至于超级别的,从未出现过。听说还有更高级的,只不过没有人见到过。

  而温晴早就已经测试过,她就是高级的,近年来精神力最高的一人。

  所以,她一出现,这里无数人才会如此追捧她,也是F国如此看重她的原因。

  覃咏思将手覆上去的时候,上面光芒一闪,然后显现了精神力——低级。

  “嗤——一个低级的也敢来参加大选,不知道古武界收人的最低标准吗?”温晴冷笑了一声,她附到覃咏思耳边,嘲讽地道:“是不是看着我进古武界眼红了,可惜,你永远只能追着我的脚步走!”

  闫寒看到覃咏思的结果之后,便松了一口气,昨天知道覃咏思被两个大人物接连相见的时候,他是有些惊恐的,不过在看到覃咏思没有什么天赋的时候,彻底放下了心。

  “不过我听说你没没有报名,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温晴看着覃咏思,声音扬了起来,“一个低级的普通人也敢来参加大选,你是不是被别人给开了后门,没有想到古武界竟然也会发生这种事情!”

  温晴一说话,那些急于攀附她的人也开始一人一言一语。

  他们没有看到,看管黑石的老人正怔怔看着覃咏思肩头的那只红色的鸟儿,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他挤到覃咏思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覃咏思:“小姐,请问您的这只鸟儿是怎么来的?”

  “二长老,什么叫这只鸟儿,不认识你嘻嘻大人了?”嘻嘻瞄了那老人一眼,骄傲地抬了抬头。

  二长老又愣了好一会儿,才毕竟毕竟地朝嘻嘻俯身,“嘻嘻大人,您回来了?”

  “嗯,先让她通过大选吧,桥美人要收她为徒的意思。”嘻嘻拍拍翅膀。

  二长老心底一惊,他看了覃咏思好几眼,然后朝她更为恭敬了,递给了一个进入古武界的木牌给她,“覃小姐诶,您稍等,我马上会处理好。”

  他知道,虽然现在覃咏思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过不了多久之后,她就会跟和平山庄那些人一样,一个比一个变态!

  没想到,顾小姐竟然要收徒了?

  这消息要传出去,整个古武界都要震惊了吧?

  二长老的这番做派,让本来正在叫嚣着的温晴等人的话语都被梗在了喉头,这些人在来之前,都被警告过,这个看管石碑的人,是古武界权势地位都极为高的人,惹谁都不要惹他!

  可是,现在他们分明看见,这个在古武界地位极高的人竟然对覃咏思这么客气?

  覃咏思只不过一个普通人而已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大人,覃咏思分明就是偷偷进来的,我想不明白您我什么要挑选她?!”温晴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刚刚她测试的时候,二长老的表情都没有变化一下,为什么覃咏思这么低的精神力,却让二长老反应这么大?

  “偷偷进来的?”二长老冷冷地看了温晴一眼,然后目光柔和地看这覃咏思,“那位应该给你留下了信物吧?”

  覃咏思愣了一下,信物?

  她很快就明白了二长老说的是什么,从兜里郑重地掏出了一块金色的牌子。

  金色的牌子构造很简单,边缘是镂空的花纹,中央的那个字极为显眼,大大的“顾”字让人一看便觉得心底发寒!

  别说在场的普通人,就连看到这个字的二长老都觉得自己的精神力被影响了,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个虚幻的场景,似乎是看到一人一刀震碎江山的场面!

  “天,这究竟是谁写的字?竟然一个字就对人的影响力这么大?!”

  “高手,这一定说高手!”

  “不知道哪天,我也能成为这样的高手!”

  “……”

  二长老冷哼一声,将这些人全都震醒过来,“现在你们知道了吗?”

  二长老一出声,瞬间没有敢说其他的话了。

  温晴这些人脸色都非常不好,他们不敢明面上反抗二长老,只不过内心并不甘心,“凭什么,都说古武界是最公平的存在,为什么覃咏思这种人还能被招进古武界?!”

  “对,她不过一个精神力低级的普通人!竟然还是传说中的金牌!”

  温晴这些人都在说着,没有看到,他们身边的人早就已经远离了他们,看着他们的目光,如同看着一个死人的。

  没看到那位覃小姐肩膀上的是什么吗?!

  嘻嘻大人!

  那位面前最红的宠物!

  嘻嘻大人竟然跟着覃咏思,这说明什么已经不需要多过解释了!

  “覃咏思不过是运气好了一些而已,可是古武界是凭实力说话的,我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他们的选择错了!”温晴低下了头,拳头紧紧握着。

  而她身边的几人,已经在大声喊着“不公平”了。

  “不要再喊了,再喊下去,别说你们,就连你们的家族,也要被整个古武界除名,”这时候,一个拿着酒壶的中年男人慢慢走过来,看着温晴这些人,冷笑了一声,“顾小姐要收的徒弟,也是你们可以比的?”

  “顾……顾小姐?”温晴跟闫寒对着这个名字大概说不熟悉,但是其他人却对这个名字,这个姓氏如雷贯耳。

  再加上和平小队前几天的壮举,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刻入了大多数人的脑海中。

  “是不是不知道顾小姐是谁?那我不防跟你们多说一句,顾小姐,顾家,顾氏,九天,掌控着全球的经济命脉,不仅如此,整个古武界,都是以他们为尊,至于顾小姐,如果你们不知道她,可以回去问问你们发父辈,不过也不用了。”这个人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背着手离开了,在看到覃咏思的时候,目光中充满了羡慕。

  顾溪桥消失了二十年,现在的年轻人,几乎都没有人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人,也不曾记得她曾经辉煌了一个时代。

  只是老一辈的人从不曾忘记!

  他们势力界跟古武界最巅峰的时候,就是顾溪桥曾今带领过的那段时间!

  如今,仅存的最顶尖的势力,基本上都是她训练过的!

  和平小队!

  M国的十人小队!

  古武界的年轻一代!

  这些都是最巅峰的势力!

  随便一个势力,都是足以扫荡整个势力界的存在。

  还有全都来到京城的势力界,这些人都是各个势力界的高层。

  然而就在这大选之后,这些神秘的势力一个个全都出现了,为的都是一个人——顾溪桥!

  这个基本被掩藏在时间的人,终于再次出现在了大众面前。

  于此同时,无数人疑惑,这个顾溪桥,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值得这些人这么推崇,甚至于是盲目崇拜。

  直到一些些曾经被禁制的视屏终于可以正常播放了。

  普通民众终于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视频有很多,大多数都是那个女子的身影,无数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变异兽,她游走在那些变异兽中,却是闲庭信步。

  更重要的,是她教导那些古武界年轻人的方法……

  在看到这些温晴跟闫寒终于明白了顾溪桥的恐怖之处,也终于认识到了现今覃咏思的恐怖之处。

  顾溪桥那样的一个人,在古武界甚至于势力界的眼中,恐怕即使神一般的存在,和平小队之前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队,最后却被她训练成地球最恐怖的一个队伍。

  温晴翻到这一幕幕之后,不由跌坐在沙发上,怪不得,怪不得最近F国那边的人已经不再联系她了,看来已经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了。

  想到自己前几天还曾经看不起顾溪桥,温晴自己都觉得可笑,想必,当初人家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吧?

  “晴晴?怎么回事?为什么纪检会找到我们家中?”温父推门而入,最近温家已经被一堆传单吓到惊恐了,尤其是温父,现在已经是上面重点观察的对象。

  温晴呆滞地看向温父,“错了,我们都错了。”

  为什么要跟顾溪桥去斗呢?

  就在这时候,门再次被撞开,一行警察进门,为首的一人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举到温晴面前,“温晴,请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一挥手,就有人上来将温晴的手拷上。

  一般,警察抓人的时候,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会将人拷上的。

  温父看到温家唯一的希望竟然被警察带走了,不由大惊,“你们干嘛?!干嘛带走我的女儿?!”

  “温先生,请安分一点,”为首的警官看了一眼温父,“今天早上已经有人给我们传了一份文件,是你们温家与F国勾结出卖机密的证据,如果属实,你也跑不掉。”

  说着,一行警察就离开了。

  温父站在原地,似乎已经忘了温晴一般,半山回不过神来。

  只不过,他也没有安全多久,第二天在机场的时候就被突然出现的警察给带走了。

  于此同时,京城的势力又被清洗了一遍。

  受到影响的国家有很多,其中包括F国,这一段时间京城来的外交很多,又发生这样的事,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身居高位的,全都是心慌不安。

  其中,最不安的,要数闫家。

  “儿子,你快去,去清秋覃小姐的原谅!”闫夫人坐在沙发上,已经是魂不守舍了,温家不过三天的时间,基本上已经是废了,一想到这里,闫夫人整个人都是懵的。

  “你妈说的没错。”闫父站起身来,他看着闫寒,急急地道。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顾小姐收了一个徒弟,便是覃咏思。

  一瞬间,覃咏思遭受了全球人的羡慕嫉妒恨。

  那些视频出现之后,谁都不会否认顾溪桥的恐怖与强大,地球第一人,毋庸置疑!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手了覃咏思为徒?

  虽然闫家不知道为什么覃咏思会被这等人物看上,却也知道覃咏思今非昔比,震惊之余更多的却是害怕,他们自然是想起了之前对覃咏思威逼的事情!

  尤其是还打过要毁了覃咏思的主意!

  现在只要一想起这些,闫家人都是寝食难安,尤其是眼睁睁看着温家的灭亡。

  强大的温家人,甚至于于F国的势力界都有关系!

  可是,就算是这样,温家的覆灭也是来得极为快!

  闫家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完了!

  最后只能寄希望于闫寒。

  闫父坐在沙发上,似乎是老了好几十岁,他看着电视上的关于覃咏思与那位江以睿先生婚讯的视频,喃喃地道:“如果早知道覃咏思竟然是那位的徒弟,我怎么会强制让她跟儿子分开呢!”

  可惜,没有如果。

  A大边的公寓里。

  顾溪桥坐在窗子边的画板前,听到叽叽的回答,轻笑了一声,“现在想着去娶思思了?真是,以前的坚持呢?被狗吃了?那个闫寒……他如果还能坚持自己的决定,我说不定还能高看他一分,可惜。”

  她放下了画笔,画板上是一幅刚勾勒出一个轮廓的画面。

  叽叽看了一下,大概是看出了顾溪桥画的是谁,不由撇嘴,“桥美人你太偏心了,又给它俩画。”

  顾溪桥笑了一下,“嘻嘻跟哈哈也有很多年没见了,这,就送给这两只的礼物吧……唔,江哥哥呢?”

  “你忘了?江大爷昨晚被你赶去接哈哈去了!”叽叽瞪眼,“咦,等等,程导来了,我先去开门!”

  ,!

[读者须知]:下一篇:094番外终-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