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88番外12你的机会来了(五更)-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87番外11在线等!急!(四更)-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溪桥看着埃默里,然后从兜里掏啊掏啊,掏出了一本老破老破的古籍,双手递给了他,“这是您当初给我的,为我解了不少疑惑,现在完璧归赵。”

  埃默里看着这本书,淡淡地摇头,“曼曼当初就是因为这东西离开了我,这本书我不会再要了,你收着吧。”

  当年因为这本书,于曼跟容飞霜闹了矛盾,甚至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这一去,就是二十年没有出现,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埃默里在德尔讯森林的交界处找了二十年,都没能找到她,他发誓找不到她永远不会使用医术。

  这二十年间,他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直到他接到了容飞霜的电话。

  那时候,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不相信她就这么离开了。

  他堕落了一段时间过后,就强打起精神,那个人从小就那么害怕孤单,一个人在地底下,也不知道有多害怕,于是他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在N市找到了她的归处。

  其实,如果那时候,他不是以为她实在德尔讯森林消失的,而是满世界的找,大概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吧?

  二十年过去了,埃默里跟以往有了很大的差别,脸上多了些皱纹,头发也变成了花白色。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一片祥和,单是看这样的他,谁又能知道,以前的他是一个医术极为高明的西医?

  顾溪桥没有多留,她只是拿着那本破旧的古籍,一步步的下山。

  “顾姐姐!”刚到半山腰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向她扑过来。

  声音听起来有点儿耳熟,那一团白色的东西在距离自己几厘米的时候,就这么突兀地停在了半空中。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直接将那道人影提起来。

  被提起来的人脑子有些眩晕,然后一抬眼,便看见了一双冰冷的双眸,他不由打了个寒战,脖子瑟缩了一下。

  “石头?”顾溪桥看着被江舒玄提起来的人,一下子便认出了他。

  江舒玄也眯眼看了下被提起来的人,以他的精神力,自然也知道来人就是石头,不然也不会仅仅是用手将人拎起来。

  他眯眼打量了石头一会儿,手一松,石头双脚着地,不过还是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你你你……你怎么还长这样?”他盯着江舒玄半晌,被惊到了。

  怎么说也过了二十年吧,他怎么还是一点变化也没有?

  江舒玄抬起眼眸,瞥了石头一下,“再过六十年,我也还是这样,而你,会变成那样。”

  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指了下埃默里住的方向。

  “你这样会没朋友的。”石头一板一眼地道。

  江舒玄轻轻笑了一下,对石头开启了嘲讽技能,“我有老婆啊石头。”

  石头:“你确定要跟我互相伤害”

  江舒玄漫不经的来了一句,“没,我只想伤害伤害你。”后面,还加了两个字石头。

  “你可以叫我李空青,谢谢。”石头面无表情地道。

  江舒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可把石头气死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石头心底的那种紧张感忽然就消失了,他的面色十分平静。

  尽管脸上表现地再平静,也掩饰不了激动的内心,他的手指深深嵌入了掌心,嘴唇紧紧抿着,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顾溪桥,确认对方是真的没事之后,才松下了一口气。

  “顾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石头忍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看向了顾溪桥。

  二十年了,他都从那么点高,长到了这么高,她却还是如以前一样,没有半点儿的变化。

  “刚回来没几天,”顾溪桥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轻笑了一声,声音极为清朗,“村长他们还好吗?”

  石头一步一步地往下跳,就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正说着,村长他们一堆人已经赶到了山上来。

  “桥桥,你可回来了,”村长看到了顾溪桥,确认那是她,她一点儿事也没有的时候,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你不知道,当年你出事的消息传回来,石头这孩子一个人在你的那个院子里呆了七天,最后还是埃默里先生把他劝回去的。”

  石头一生下来就喜欢粘着顾溪桥,小时候也只听她的话,那时候知道顾溪桥陨落的消息的人都是瞒着石头的,只是最后还是给石头知道了。

  “是我的错,”她考虑太不周了,想到来这里,顾溪桥默默地看了一眼石头,“我让伍弘文转交给你的东西练得怎么样了?”

  石头闷闷地说了一句,“可以窜天……一般。”

  他说这话的时候,江舒玄瞥了他一眼,漆黑的眸中明晃晃的鄙视,不过一掠而过,石头瞬间就想起了自己被他一把拎住的事情,立马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说一句。

  “好好练,以后必成大器。”顾溪桥拍拍他的肩膀。

  石头信誓旦旦地点头,“你放心,顾姐姐!”

  “梅姐现在在哪儿?”顾溪桥将整个村庄逛了一圈,发现大多数人都还在,不过李燕梅家却搬走了。

  “梅姐姐嫁到京城去了,就是那个姓应的那家,他表哥还跟你一起来过我们这儿。”石头在李燕梅家停了一会儿,“不过她们家每隔几个月都会回来一次的,去山上扫墓,然后把你跟于婶的屋子清扫一遍。”

  说道这里,石头看了眼顾溪桥,他没有说的是,每回来一次,李燕梅就会在那屋子前坐着哭一会儿。

  “抱歉,”顾溪桥轻叹了一声,“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那你后来去哪儿了呢?”石头看向顾溪桥。

  “去养伤了,回不来。”顾溪桥轻声道,若是可以,她也想回来啊。

  这一下,石头挺了挺胸膛,“那我原谅你了。”

  明明都这么大了,怎么神态动作还跟小时候一个样儿?顾溪桥不由扶额,这孩子是不是成长的方式打开错误了?

  **

  京城,A大。

  覃咏思上完了一节课,本来是该回寝室的,然而这时候她肩膀上的嘻嘻身体忽然间变得滚烫,她心中一动,脚步急迫了几分,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丝变化。

  她转向校门外走去,看似闲庭漫步般的走着,可是速度远远超出了一般人。

  这种时候,覃咏思也没去公交站,而是直接拦了一辆车租车,说了一个地址。

  司机大叔奇怪地看了这女孩一眼,见这女孩长得白白净净,极为好看,也不像是什么脏东西,不由开口道:“小姐,你去那里干嘛?我跟你说,那个地方曾经是个工厂,后来出了事故,死了不少人,现在听说闹鬼,你一个姑娘家最好不要去。”

  听到了司机大叔的话,覃咏思垂下了眼眸,“我爸妈以前就在那边上班。”

  这个解释然赶时间大叔脸色一变,他低低说了一声抱歉,然后一路美誉再说一句话,将覃咏思丢在了那个工厂不远处就离开了。

  覃咏思没有说谎,她爸妈以前是在这一片工作,只是在这个场出事之前,就出车祸双双而亡了。

  她站在不远处这个工厂,看了好久,才轻叹了一声,慢慢朝里面走去。

  里面已经杂草丛生,一进门就感觉一阵凉气袭来,这地方确实阴森,如果是其他人,早就被吓跑了,但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覃咏思,她知道这里面只是煞气比较重而已,人若待久了会产生幻觉,但是对她没有影响,嘻嘻要是真的会喷火,在这里也会非常安全。

  “古籍上说,神兽会说话,”覃咏思将嘻嘻放在了一块板上,然后蹲在它面前,晃了下自己的手指,“你现在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

  嘻嘻站在石板上,用翅膀捂着脑袋,浑身都在颤抖着,这个样子,看起来极为可怜。

  它不说话,覃咏思也不催它,而是非常有耐心地看着它。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灼热,已经驱散了这个工厂本身的阴冷,覃咏思看着嘻嘻感觉快要燃烧起来的羽毛,不由往后退了几步,几张防火符被她夹在了两指之间!

  朱雀的火威力强大,水不能够使朱雀的火熄灭,覃咏思希望防火符有用!

  就在这时候,嘻嘻身上的火瞬间燃起,红色的火焰还有黑色的火焰,火焰所过之处一切化为灰烬!

  覃咏思看见黑色的火时微微愣了一下,不过也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将指间的防火符祭出去!

  只是她手中的防火符灵气再怎么充足,也不过是凡品,而嘻嘻的火却是天地灵物,普通的防火符根本就挡不了!

  “快离开这里!”这个时候,嘻嘻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偏偏,覃咏思这个时候头炸得生疼,仿如下一秒就要炸裂一般!

  脑海中不断有明黄色的物状闪过,一股熟悉的力量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她面前出现了一簇火红色的火苗!

  覃咏思眯着眼睛,一道防火符飞出!身体里忽然涌现的那股力量操控着这张防火符,普通的防火符瞬间爆发出万丈金光,挡住了红色的火苗!

  于此同时,辆黑色的车子正在不远处兜圈子。

  车内,江以睿的唇紧紧抿着,俊逸的脸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叽叽坐在驾驶座上,绿色的机械脑袋快要垂到了膝盖上,羞愧极了。

  “你不是说可以准确感受到嘻嘻的位置吗?”江以睿伸手揉了下太阳穴,眉头紧紧拧着。

  “本来是可以的,”叽叽哭丧着脸,“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好像突然间就感受不到嘻嘻了,你相信我啊蛋,你知道我是向来是不会出错的,这次真的不怪我!”

  江以睿看了叽叽一眼,没有说话,一双眸子盯着前方的路,刚刚他本来是在公寓,叽叽在跟唐安一起玩游戏,忽然间叽叽说感受到嘻嘻出事了,他这才急匆匆地开着车子出来!

  可没想到,等到这里的时候,叽叽竟然说它感觉不到嘻嘻的具体位置了!

  江以睿降下了车窗,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吐出了一道烟圈,一双漆黑的眸子在扫着周围,这里人烟罕至,看得出来,嘻嘻是真的出问题了,只是为什么他一点都感觉不到能量的波动?

  叽叽一开始是能感受得到,但是现在却不知道,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江以睿将烟头摁灭,叽叽看了他一眼,“桥美人说,你不能抽烟。”

  “你信不信我回去让她把你给拆了?”江以睿的眼眸简直可以将人冻死。

  叽叽这时候才发现,虽然胖蛋眼睛跟桥美人的特别像,但是眼神却跟江大爷没个两样!

  吓屎个人!

  江以睿等车里的烟雾散开了之后,这才将车窗升上去,掉头往市里面开。

  就在他刚掉头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精神力的波动!

  这是——

  江以睿的眼眸从未有过的亮!棱角分明的俊颜上先是惊愕了一瞬,下一秒浮现了惊喜之色,就好像久旱逢甘霖一般,本来已经不期待会出现的东西竟然就这么的出现了!

  老实说,叽叽跟在江以睿好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江以睿这样的喜形于色。

  它张嘴,刚想问一句什么,江以睿一轰油门,车子犹如离弦的剑一般直接开走!

  车子往前面开了两分钟不到,他就踩了刹车。

  叽叽一个不小心直接撞到了挡风玻璃上,好在这个挡风玻璃够硬,没有被撞碎,江以睿看着前面的两个岔路口,目光明明灭灭,感知在这个时候又断了,现在有两个岔路,他要走哪一条?

  “胖蛋!那边!”叽叽这个时候猛地蹦起来,“我感受到了叽叽的气息,它的状态很糟糕!”

  江以睿先是苦笑了一下,刚刚,或许是错觉吧?

  “过去看看。”他下了车,朝叽叽说的那个方向走去,发现这里是个废弃的工厂。

  没有走几步,他就看到了正靠在水泥墙上的覃咏思,她垂着头,看不清脸色,但是胳膊上有一块烫伤,嘻嘻在她脚底边的石板上,奄奄一息。

  叽叽忙去将嘻嘻抱起来,然后看向覃咏思,在看清她左手手臂上的烫伤后,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的衣袖应该是被自己扯下来了,手臂上好几块透明的水泡,也有的区域呈现呈褐色,俨然是三度烫伤了!

  “这怎么回事?”叽叽看着都觉得心底在发凉,这是嘻嘻干得吗?

  只是朱雀的火如果真的碰到了普通人,只会将人烧成灰烬,或者有功法护体不惧朱雀的火,无论哪种情况,都不该是眼前这样的才对啊!

  覃咏思抬起了头,听到叽叽的话,只是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防火符,递到叽叽面前。

  叽叽虽然不认识防火符,但是它在强大的系统资料里一搜,瞬间就查到了这是个什么东西,“防火符?竟然能防得住嘻嘻的火,覃小姐,你很有潜力。”

  听到了了叽叽的话,覃咏思只是朝它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让叽叽不由咧嘴,伤成这样了竟然还能无动于衷!这忍耐力,也是没谁了!

  江以睿看着覃咏思右手握紧的拳头,手背上青筋报出,自然是知道她不是不疼的,只是强忍着,“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将车开过来。”

  “谢谢。”覃咏思朝他礼貌地道了一声谢。

  江以睿很快就将车开过来了,他打开了后座的门让她进去,在她上车之前,他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覃小姐,在我来之前,你在这儿的时候有看见其他什么人吗?”

  覃咏思拧着眉,想了一会儿,然后摇头,只不过声音有点儿嘶哑,“这里只有我跟嘻嘻。”

  听到了这个答案,江以睿就不再纠结,直接将车开回了市里。

  车上没有急救包,江以睿自然没办法给她紧急处理伤口,只能加快车速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上车后,坐在副驾驶坐的叽叽从后视镜看着覃咏思,怎么回事,突然觉得这个覃咏思有点儿不一样了?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叽叽的烦恼江以睿不懂,他将覃咏思带到了京城的第一医院。

  只不过这个时候,医院的人尤其多,江以睿懒得排队,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电话只响了几分钟,就被接通。

  “佑霖哥,你现在在哪儿?”医院排队挂号的地方是在是太吵了,江以睿不由揉了下眉心。

  那边的声音有点儿低,“说了叫我叔叔,我叫你妈姐,你叫我哥,这什么情况,乱七八糟!”

  “行,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你先说你在哪儿?”江以睿知道华佑霖好几天前就已经来京城了,他知道按照华佑霖的性子肯定会忍不住来医院救死扶伤的。

  果然,那边答道:“在市医院,有事?”

  “我记得市医院给你留了专家门诊席位吧?”江以睿记得好像全国各大医院都有给华佑霖留了专家门诊席位。

  华佑霖嗯了一声,音调不变,“受伤了?”

  “不是,我一朋友。”江以睿等华佑霖说了地址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将覃咏思往里面带,一边走一边避免人群碰到她的手臂。

  越往里面走,人就越少,他就没有在护着覃咏思了,而是在前方带路,叽叽将嘻嘻托在手心,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

  华佑霖的办公室很清静,大概是市医院的人知道华佑霖不喜欢太吵的地方。

  江以睿敲门进去的时候,华佑霖正在看着显微镜。

  看到他们进来了,华佑霖便放下了显微镜,一抬头,便看到了覃咏思,他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想象不出来,江以睿竟然带了一个女性朋友过来?

  华佑霖的惊异在看到叽叽手中的那个火红的鸟儿之后瞬间消失了,他几乎是愣愣地叫出了一句,“嘻嘻?”

  叫完之后发现不对,这只鸟儿虽然像嘻嘻,但明显是只幼鸟,连毛都还没怎么长齐。

  江以睿知道华佑霖肯定会觉得奇怪,但是这个时候他没有开口解释,只是用眼神示意华佑霖待会儿再和他说。

  “二级烫伤跟三级烫伤,已经错过了最佳急救时期,”华佑霖拿出了一根消毒针,“你的这个水泡太大,会影响日常活动,我现在帮你挑破。”

  烫伤虽然有点严重,但是这只是个小伤,华佑霖用几根消毒针还有棉签纱布就差不多搞定了。

  最后的时候,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盒药膏给覃咏思手臂表面抹上。

  覃咏思看着这乳白色的软膏,涂在伤处的后,一股清亮的感觉像是钻进了心底,让人极为舒爽,手臂上的疼痛几乎是消失了,她大概是知道这盒药绝对不简单。

  其实不止这盒药,她也知道华佑霖这个人不简单,说起来她会认识华佑霖这个人完全是因为孟云昭。

  孟云昭不仅是医学系的还是医学实验室的,她自然是有自己崇拜的人,说起自己崇拜的医生们,不仅是覃咏思,寝室里的每个人都能倒背如流。

  没错,孟云昭在寝室里提起的人中就有华佑霖这个人。

  除了祝源之外,华国医学界最厉害的一个人,华佑霖的厉害不仅在于手术,还有发明各种医学类的器具,这些年来,为医学界贡献了无数的珍宝。

  覃咏思一边看着华佑霖给她缠纱布,一边想着,眼前这个人虽然脸上表情不多,但是也不会显得孤傲,反而让人觉得谦逊,怎么看都不像拥有着如此盛名的人。

  华佑霖给她缠好了纱布,然后叮嘱了一声,“回去不要碰水,这只手也不要活动过多,有几个口子比较大,我用针刺破了将里面的液体放出来了,但是放心不会留下疤痕的。”

  世界首屈一指的医生为自己处理烫伤,覃咏思怎么会觉得不放心?

  华佑霖处理完伤口之后,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起,他拿起一看,然后迅速接起,“祝大哥……好的我马上就来。”

  他匆匆说了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一边脱自己的外套一边向门外走去,“以睿,覃小姐的烫伤一个星期以内就能好,嘻嘻我刚看了一下,只是用力过度,休息一天之后就差不多了,祝源哥找我去实验室,我马上就得去。”

  话说完的时候,他人已经到了门外。

  一秒钟过后又推开门,“对了我进实验室不带手机,如果顾姐姐回来你就直接来找我!”

  江以睿没有想到,华佑霖出去之后,就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

  【八卦聊】

  小华子:蛋今天带一个女生来医院了!

  伍弘文:什么科?

  姚嘉木:产科是不是!

  洛文朗:蛋进产科了?(惊恐)

  王启明:我就在旁边的咖啡厅,等我四分钟(微笑)

  王启明:师!父!你回来了?!

  姚嘉木:徒儿乖,去帮你师父看看蛋究竟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

  王启明:保证完成任务!

  大临:对不起我现在只想笑,蛋啊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笑cry)

  江以妍:市医院对不对,等我火速赶来,哥!

  殷绍元:侄子你很有当年你舅我的风范!

  ……“嗯。”江以睿应了一声,然后他看了眼华佑霖没有来得及收进柜子里的白色软膏,找了个小袋子装起来给覃咏思带上,“这里有纱布也有药,放心这个药没有副作用,不仅烫伤能用,也能去疤痕美颜,带回去好好用。”

  覃咏思看着江以睿将抽屉里的白色软膏都拿出来了,不由替华佑霖感到肉疼,这些药看起来很贵。

  他拎着袋,将覃咏思送到楼下,说起来,覃咏思会受伤大多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给了嘻嘻那么多丹药,它也不会晋级那么快,以至于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

  “覃小姐,你这个样子不好照顾嘻嘻,要不把嘻嘻放在我那儿?”江以睿认真地提建议。

  覃咏思根本就没有想过拒绝,毕竟,江以睿说的对,她不方便照顾嘻嘻,第二,嘻嘻最近处于不稳定状态,她真怕到时候嘻嘻一个没有控制住直接将寝室楼给烧了!

  权衡之下,给面前的这个人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看起来,面前的这个男人应该能控制嘻嘻。

  “行,那就麻烦你了。”覃咏思对说了一声谢谢。

  “江以睿,你竟然有了女朋友,那贝尼怎么办?!”就在两人商量的时候,从住院部那边下楼的一个卷发的女生忽然下楼,冲到了两人身边,不敢置信地叫到。

  江以睿看向了那卷发女人,一双好看的眼眸眯起,声音冰冷如玉,“你哪个?”

  “我是杨贝妮的经纪人,你不记得了?”卷发女人看着江以睿,淡淡地道,就要伸手将江以睿拉过去,“你知不知道贝尼生病了!”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江以睿的衣角,就被两个黑衣人挡住了。

  “睿少,王少在外面等你。”两个黑衣人将卷发女人扔到一边去之后,恭敬地朝江以睿弯身。

  江以睿朝门外看过去,果然看到了王启明,于是将手中的袋子跟车钥匙扔给黑衣人,“将覃小姐送回学校,顺便将我的车开户去。”

  说完,他便朝王启明那儿走去,眉心紧紧拧起。

  叽叽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卷发的女人,脑子里的信息网立马就将这个卷发女子的信息查了个底朝天出来。

  “谢了。”江以睿朝王启明说了一句。

  王启明摆手,“我只是怕你将那女生的胳膊卸了,反正你又不是没做过这件事。”

  “去喝酒。”江以睿坐到了王启明的车上,面色不愈,王启明说的对,他刚刚是想将那卷毛胳膊给卸了的。

  王启明打了个响指,“行,我找几个人来陪您喝。”

  等等!正在开车的王启明忽然踩了一个急刹车!

  刚刚那个卷发女子,为毛有那么一咪咪的熟悉呢?

  **

  卷发女子看着江以睿跟王启明极为熟悉的样子,心下大惊,然后连忙跑到住院部,推开一间单人病房的房门,“贝尼,我告诉你,高中那个暗恋你的那个人竟然是个富二代!还跟国民老公特别熟!”

  卷发女子不认识江以睿,但是认知统帅的儿子王启明啊!

  能跟王启明这么熟的岂会是普通人?!

  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个长相极为古典的女生,眉毛极细,一双杏眼泛着柔光,光看脸,便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气息,闻言,她怔了一下,“你说什么?”

  卷发女子眼眸中闪过了一道精光,“我说,你还记得当年暗恋你的那个江以睿吗?我今天听到有人叫他睿少!他还跟国民老公王启明特别熟!贝尼,你的机会来了!”

  ------题外话------

  这个番外是我一直想写的一个题材,不过懒得开新文,就借用了番外,不长,这两天番外就能写完了~

  写完就发新文

  下一章六点辣

  ,!

[读者须知]:下一篇:089番外13-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