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80番外4你今天是去抢银行了?-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79番外3她在哪?-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江以睿就这么的将覃咏思带进去了,他身上的气势太强,闫寒这些人根本就不敢拦他。

  等他走开有一定的距离,闫寒身边的一人才皱着眉开口,“那谁啊?竟然就这么走了?”

  “竟然敢当着闫少的面将覃小姐带走了?”另一个剃着平头的人就想上前,京城最近闫家正在风头之上,无数大小势力想跟闫家合作,只有他们家成功了,在闫少被打脸的时候他当然是要出面,可是刚跨出一步,就被旁边的人给拦住了。

  平头男人有点不悦地抬头,发现是白家的人,不由皱眉,“你想干嘛?”

  如果早二十年,他一定不敢对白家人这么说话,但是现在的白家只是当年留在的一个支脉,混得比三流家族也不如,现在只是他们身后的跟班一个,不悦之色就这么表现了出来。

  “李少,这个人不能动啊。”白家的人也没有觉得不高兴,而是四周看了一下,看见了没人之后,便低声道。

  平头男人挑眉,“哦?怎么个不能动法?连闫少也不能动?”

  要知道闫家可是连市长都不敢随便动的人。

  白家人没有再解释,只是平淡地说了一句,“昨天晚上有幸见到他跟凤家的人在一起。”

  他没有说的是,凤家的人对那位极为恭敬,可仅仅是跟凤家的人在一起这句话,就足以让闫家的这群人忌惮了。

  凤家,是京城唯一能跟古武界直接接触的人,统帅都不敢随意得罪。

  两厢一对比,就知道强弱。

  所以,在听到这个人跟凤家人有关系时,重任呢尽皆面面相觑,然后沉默了,不敢再说什么。

  最终,站在一边的年轻人打破了沉默,“哎,要是我能够通过古武界的检测,不求拜个高人当做师父,就算是拜个普通人当做师父,我们家也就一飞冲天了。”

  “对啊,跟王公子一样,他就是因为拜了个厉害师父,才能让王家到了这种地步,要不然,凭王家,怎么可能当选得上统帅?”白家的那人接下了话茬。

  王家,可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今年十月初就是古武界的一个家族公开收人的日子了,希望我们家有人能够当选。”平头男人低声感叹了一句。

  没有人对他的这种说法有什么怀疑,更多的是对这种想法的憧憬,谁没有一个英雄之梦,古武界放的门槛很低,入门功法古武界论坛的网站就有,只要谁能成功练成,就能进古武界。

  王启明当初就是因为七岁成功晋级到入门,才被古武界的一个高手收做弟子,然后让王家发展成这个状态,王启明也被奉做顶峰的人。

  听到这些话,闫寒抿了抿唇,但是没有回答,说起来,闫家的那些人让他娶温晴,也不过是因为温家跟凤家有点儿关系。

  他抬起头,看着覃咏思消失的方向,握了握拳头,不再说什么。

  “你们继续玩,我有事,先回去了。”闫寒冷着脸走开了。

  众人这才想起了,今晚这场聚会的主角是闫寒,但是因为提到了凤家,提到了古武界,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忘记了闫寒的存在,不过这也不怪他们。

  闫家跟凤家,真的没法比。

  既然主角都走了,其他人也都觉得没意思,散开了,不过心底对覃咏思有了改观。

  以前,对覃咏思他们在他们心底可有可无,虽然知道闫寒对覃咏思是真的有想法,但是他们心底知道覃咏思不可能成功,闫家是不会让闫寒取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但是现在覃咏思跟凤家可能有点关系,自然不能无视她了。

  楼上。

  江以睿进了一个包厢,然后将菜单递给覃咏思。

  覃咏思接过了菜单,翻开一看,小篆?她不禁抬头看了下江以睿。

  江以睿这才想起来,似乎有点儿不对,这个包厢是这个会所给他专门安排的,里面都是他惯用的东西,菜单也是特制的小篆,这个包厢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来的做多的是他的父母,不过他的父母自然能看得懂小篆,一般带王启明跟唐安他们来的时候,他都会让经理给他拿一份简体的。

  今天倒是忘了,“抱歉,我让人重新给你拿一份。”

  “没事,我能看得懂。”覃咏思笑着道。

  她真没怎么在意,一是因为她看得懂小篆,二是因为她觉得面漆那这人不会跟闫寒身边的那群人一样,故意想看她出丑。

  大概是这人给她的感觉就是很正派,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只不过一举一动之间都很古风,虽然他长得挺现代的。

  “你能看得懂这个?”江以睿惊讶得抬头,自己爸妈就算了,他们本来就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人,但是他认识的人之中,真正能看得懂小篆的少之又少,而且基本上是年过半百的学者。

  像覃咏思这么大就能看得懂的,在他的记忆中,真的只有她一个。

  覃咏思没觉得有什么好得意的,“因为有需要,所以专门研习了。”不过是因为风水古籍上大多是小篆,画符什么的都靠小篆,所以她才专门研习了小篆。

  不过这种事她没有解释,说起来她跟对方不熟,没必要解释,再者,一个风水师,听起来就很像神棍。

  她点了两个菜,就放下了菜单,江以睿没有看菜单,而是招来经理,点了她说的两个菜之后,又说了三个菜名,这才让人走了。

  等菜的间隙,江以睿将目光转向覃咏思,准确来说,应该是转向覃咏思手中的鸟儿。

  “能给我看看吗?”他轻声道。

  覃咏思将鸟儿递过去,“它有点儿高冷。”这不是说假,也不是一点儿的高冷,她给它喂食的时候,它的脖子都是向上仰着的,眼前这人非富即贵,一个不好将它捏死了,她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

  “没事。”江以睿摇头,然后伸出了掌心。

  覃咏思便将手上的小鸟儿放进了他的掌心。

  江以睿另一只手上忽然出现了一粒鸟粮,姑且算是鸟粮吧,灰灰的,加上包厢的灯有些暗,覃咏思看不大清楚他掌心究竟是什么。

  红色的鸟儿本来是不搭理江以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头,看着江以睿手中鸟粮,拍拍翅膀就歪着身子奔了过去。

  它将一粒鸟粮吞下之后,这才大发慈悲的抬头看向江以睿,本来只是随意一看,但是对上江以睿的眼睛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整个突然就飞了起来,在江以睿的面前拍着翅膀。

  它对面的覃咏思整个都愣住了,这只红色的鸟儿出生也不过两天而已,之前也没见飞过,怎么现在就会飞了?

  江以睿看着面前飞的鸟,轻声地开口:“嘻嘻?”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带着点冷意,但是此时这两个字却是显而易见的温柔,覃咏思不由看了面前的红色鸟儿,再看看江以睿。

  嘻嘻?这是什么鬼?

  然而,令她更疯狂的出现了。

  那只红色的鸟儿竟然张开了它矜贵的嘴,说了六个字,“叽叽叽叽叽叽?”

  江以睿将手机拿出来,对它拍了个照。

  这个时候菜已经上来了,他没有管上菜的人,而是直接看向覃咏思,“它还没有名字吧?你看嘻嘻这个名字怎么样?”

  他的眼睛本来就很好看,这个时候灯光一映,只觉得那双眼眸是漫天星光,覃咏思本来已经给它想好了名字,这只红色的小鸟儿有点像神话传说的里的朱雀,朱雀在易经的四象是少阳,也是南方七宿的总称,身上的毛发也是火一般的颜色,按照风水学,她想好了一个叫“离火”的名字。

  但是现在,她看着江以睿,竟然觉得自己没法反驳。、

  因为那只鸟儿在他说了“嘻嘻”两个字之后,又“叽”一声,向他看过去。

  “嘻嘻也行,”覃咏思喝了一口茶,“哪个xi?”

  江以睿,“嬉笑怒骂的嘻。”

  覃咏思的筷子明显得顿了一下,这半晌后才嗯了一声。

  难为你还说出一个成语,但是再高端地成语也改变不了这只很想朱雀的鸟儿叫嘻嘻的事实!

  江以睿也没有讲话,虽然对某人取名的方式不敢恭维,却没有要改名的想法,因为他刚刚叫“嘻嘻”两个字的时候,眼前这只鸟儿也是有反应的,而且,这只鸟真的是朱雀,这一点儿也没错。

  朱雀是四灵之一,世间只可能出一只朱雀,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认定这只就是当年陨落的那只,毕竟当年网上的视频他看过。

  嘻嘻一直是他们家那位心头不能碰的刺,如果真的能看到它,她这件心事也能了了。

  只不过还有百分之二十,他还得确认它喷火,最后将它从眼前这人手中买过来,才可以。

  今天萧一晨也说过,这只嘻嘻以前还是一只蛋,一只被眼前这女生珍贵地保存了将近二十年的蛋,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他不会贸然找她买下蛋,否则眼前这女生就该掉头就走了。

  “我叫江以睿,这是我的号码,你可以存一下。”江以睿最后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不过他没有拿名片,报给她的号码是他一天小时都开机的,除了家人也只有几个兄弟知道,“你应该看过神话故事吧?”

  覃咏思存了号码,刚刚这里的人叫他“睿少”,原以为他姓瑞,没想到是因为名字里有“睿”,“大概吧。”

  她看得最多的书就是风水书了。

  “也应该知道朱雀吧?”江以睿循序渐进。

  覃咏思正拿起筷子夹食物,已经感到不对劲了。

  “你眼前的这只鸟儿应该就是朱雀,可能会有点不正常,它太小,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火焰,如果你感觉周边的温度不正常,就带它远离人群,然后给我打电话。”江以睿也夹了一块肉,尽量用正常的语气说着。

  真的,他有点怕面前这女生会觉得自己是蛇精病。

  如果他不是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或者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人跟他说有会喷火的鸟,他一定会给人一个嘴丫子。

  不过他自己本来就不正常,很久以前他是觉得自己是这个家中最不正常的人,可是在他三岁的时候,看见自己妈妈凭空在空气中撕开了一个口子,自己的爸爸一挥手就能瞬移万里,机器人管家不仅会挤兑人还有智商能吃饭、家中养的花会说话会卖萌……那个时候,他才发现,那个家里只有他才是最正常的。

  所以,一直会说话的鸟,在他这里,已经算不上什么事儿了。

  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大的冲击。

  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女生不仅没有惊讶,还低声说了一句,“竟然真的是朱雀。”

  覃咏思说的声音其实很小很小,一般人是听不见的,但是江以睿是一般人?他不仅听见了,还听得非常清楚,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之后,继续给自己舀了一碗汤。

  “竟然是朱雀?”覃咏思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江以睿看了一眼她的表情,心想这个人戏真多,这演技比起萧姨来,也没得挑了,于是他淡定的道:“你要是怕的话,可以将它转让给我,价钱你随意。”

  覃咏思立马收起了惊讶的表情,“怎么能麻烦江先生。”

  江以睿:“……”

  两个人吃完出来,江以睿将覃咏思送回去,路上的时候,江以睿停了一会儿。

  覃咏思不知道他干嘛去了,不过人家的**她也没问,而是靠在了椅背上。

  江以睿离开的时间不长,三分钟之后就回来了,手上还拿了一个大袋子。

  到了学校的时候,江以睿将车开进女生宿舍门口,在覃咏思下车的时候将袋子递给她,“这里面有嘻嘻的日常用品,还有食物。嘻嘻……它跟我们家以前养的一只鸟儿很像,请你好好对它,还有食物,一天给它一粒就行,就在一个小罐子里。它如果馋了就给它吃一点儿鸟粮,大罐子里也有,如果食物没了可以打电话给我。”

  说完,他也没有等覃咏思拒绝,直接将车开走了。

  这个袋子是他让人送过来的,里面都是嘻嘻以前的用品,有几件,还是他们家美人亲自给嘻嘻做的东西,包括据说嘻嘻以前一直嫉妒哈哈的那只碗,哈哈之后都没再用过,而是放到了嘻嘻遗物之中。

  开车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正好红灯,他打开一看,说一条短讯。

  叽叽大人:胖蛋,听说你把嘻嘻的东西拿走了?

  江以睿:你又入侵我手机该自己的名字?

  他存的明明就是叽叽两个字!

  叽叽大人:那又怎样?有本事你跟桥美人一样反入侵丫~

  后面还带了一个荡漾的符号。

  江以睿:“……”跟一个比智脑还厉害的网络智能大战,这个连郁宁都做不到好吧?!

  叽叽大人:等等,你还没说你怎么将嘻嘻的东西拿走了。

  江以睿:本来我也想告诉你的,我看到了一个百分之八十像嘻嘻的一只鸟,不过你不要告诉我们家美人。

  叽叽大人:再叫美人小心大爷他抽你!忘记他几年前将你从A大拎出来然后送进国际训练营时的话了?!

  叽叽大人:等等,你说什么?!嘻嘻?!

  提到这个江以睿沉默了一下,他只是想进他们家美人的学校读会儿书,然后在家感叹了一句,自家那个爱吃醋又小心眼的老爸就在他第一天去学校的时候将他送进了训练营。

  这些在脑中一想也就一秒钟的事情,于是他淡定地回了一句:百分之八十,没有完全确定,你先别跟我们家美人说。

  叽叽大人:你这么谨慎的人都觉得是百分之八十了,那一定没错!不过先不能告诉桥美人,对了,你在哪儿?!

  江以睿刚想回一句,不过这个时候红灯已经过了,他只好先开车,将车开到路边停下的时候,他再拿出手机准备回一句。

  手机上已经有了新的三条消息。

  叽叽大人:江胖蛋你好慢!

  叽叽大人:算了我自己找你的位置!

  叽叽大人:我在你前面的烧烤摊!

  江以睿彻底没话说了,他将车停在了这里,然后找到了不远处的步行街,路口就有一个烧烤摊。

  一个绿色的穿着花大衣的机器人很惹眼,不过这年头有智能的机器人太多了,人群也没有觉得机器人买烧烤幽深不对的地方,反而是觉得机器人的衣服冲击太大了。

  江以睿看着拿着一串串烧烤的叽叽正朝着自己走来,他不由打了一个你赶紧吃完的手势。

  叽叽抬头看向江以睿,“不行,这是我带给嘻嘻的,它以前最喜欢跟我抢烧烤肉吃了。”

  “今晚不见它。”江以睿面无表情。

  “为什么不带它回来啊?”叽叽急了。

  江以睿想了想覃咏思,“它现在不在我这儿,而是另一个人的宠物,嘻嘻在这以前是一只蛋,被那人带在身边将近20年,你觉得她会给我们吗?”

  而且,他也不觉得覃咏思像是会因为钱就将嘻嘻卖了的人,嘻嘻于她,可能有不一样的意义。

  “那我就看一眼?”叽叽瞬间就蔫了。

  江以睿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叽叽他们那个年代他没有经历过,不过单是看到古武界的记载他也知道那时的情况,也知道这一群同生共死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感情。

  尤其是和平小队那些跟嘻嘻一起经历过无数大战的人,每个人手机上都会有几张嘻嘻以前留下的照片。

  “过两天吧。”江以睿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机拿出来给叽叽看,“我拍了照。”

  叽叽看完就说,“这是叽叽没错,你看着眼神,这分明即使它吗!”

  它激动了好久,才平静下来,“不过没有看到,还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些年,桥美人收到的失望太多了,等我见到了它才能确定。”

  “嗯。”江以睿也是这么想的才没有在一开始就说出来。

  “现在谁在养它?”叽叽忽然道。

  江以睿进了车子,“A大大三经管系的学生,叫覃咏思。”

  “竟然也是A大?”叽叽说了一句,然后立马翻出自己掌上电脑,开始在电脑上忙碌了起来。

  江以睿发动了车子,“你在干嘛?”

  有了姓名,又有了具体地址,叽叽找起一个人起来不要太容易,它很快就翻出了一张照片,“胖蛋你看一下,是她吗?”

  江以睿看了一眼,然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照片,可不就是覃咏思本人!

  他手一抖,差点儿造成车祸!

  “没错,是她,你要干嘛?”叽叽这一眼不合就找人资料的事儿,真的,跟他们家美人也没什么两样了。

  叽叽淡定地回了一句,“我就看一眼那是不是嘻嘻。”

  江以睿没再看叽叽了,怕真会造成车祸。

  “这女生,真是……”查到覃咏思本人的时候,难免会看到她的资料,叽叽愣了一下。

  “怎么了?”江以睿淡淡地问着。

  叽叽回了一句,“没事,就是看到覃咏思以前的事情有点儿感慨,那个闫家,你最近注意一下,还有温家,没想到她潜在的敌人真不少,都这么低调了还有事情找上门来。”

  “我会注意的。”江以睿已经料到了,今天在酒店门口的时候他就差不多了解了。

  那一行人对覃咏思恶意满满,不过他那时候懒得理会他们。

  “注意了就行,奇怪……”叽叽又翻到了一条新闻。

  江以睿已经无奈了,“你又怎么了?”这个家中也只有美人能跟得上叽叽的思维了。

  “覃咏思,她上过报。”叽叽正了神色,不过它没有告诉江以睿,只是在心底奇怪了一下,一大家子都在车上,那辆车都毁成了那样,怎么只有覃咏思安然无事?

  太奇怪了。

  江以睿没有注意,而是看到叽叽平板上放着的一个女生宿舍的视频,真的是无奈了。

  叽叽只看了一点点视频,看到视频后,它对那只鸟是嘻嘻本鸟的想法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三确认了。

  A大宿舍。

  覃咏思拎了一大袋子的东西,她回去之后,寝室还没有人回来,现在也不晚,刚过饭点,估摸着叶萱她们吃饭去了,这才将袋子打开。

  第一个,是一个豪华的鸟窝,显然是用过的,不过保存的很新。

  第二个,是鸟的一些玩具,

  第三个,是一瓶灰色的小颗粒,很像江以睿晚上给嘻嘻吃的那个。

  第四个,是一只青花碗,覃咏思不是没有眼力的,自然知道这个碗不俗,她觉得自己的心在发抖,这些东西怎么看怎么不凡。

  颤抖着拿出第五件东西。

  这东西刚拿出来,寝室的门就开了。

  叶萱看清她手上的东西,不可置信道:“你大爷的覃咏思你今天该不会是去抢银行了吧?!”

  ,!

[读者须知]:下一篇:081番外5她是谁?-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