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18我有特殊失忆技巧(一更)-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17归来-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事情就是这样。”一饼坐在桌子边,将所有的事情跟顾溪桥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看着坐在顾溪桥身边的江舒玄,他就这么冷冷的坐着,跟以往没什么两样。

  可偏偏,这人什么都不记得,就记得顾溪桥,从将她带回来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坐在顾溪桥床边,一步也不离开。

  一饼松了一口气,“好在老大他还记得你。”

  “这件事都知道吗?”顾溪桥正了神色。

  “就我跟一筒知道,”一饼摇了摇头,现在多事之秋,要是被人知道江舒玄什么都不记得了,事情会变得更麻烦,“但是现在长老会需要老大出面。”

  所以一知道顾溪桥醒了,他就立马赶过来。

  “你出去等着。”顾溪桥看了眼一饼,她的神色只在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变化了一下,之后都是非常沉稳。

  这样的顾溪桥让一饼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江哥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顾溪桥看着江舒玄。

  江舒玄抿唇,“我记得你。”

  一醒来,就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周围所有的人都是陌生的,他是恐慌的,只凭着一抹熟悉的气息找到了顾溪桥,周围的都是陌生的,只有她是熟悉的。

  其实他害怕顾溪桥知道这件事,因为一饼知道的时候,反应太大了。

  可是这时候顾溪桥知道了,她没有吃惊,也没有露出其他表情,她就这么看着他,这样的她让他安心。

  “嗯。”顾溪桥看着江舒玄,指尖搭上他的脉搏,他的手非常的冷,碰上去的感觉如同冰雪,他的脉搏,没有问题,“那你记得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吗?”

  “只记得你。”江舒玄垂着眼眸,声音有点失落,只记得她,只记得脑海中有这么一个怎么也不能忘的人,至于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他什么都不知道。

  “没事,”顾溪桥握住他的手,她看着他,清眸中有点雾气,还记得她就好,“江哥哥,刚刚那人是一饼,你最信任的小弟,现在你要去跟他见几个人,我陪你一起去。”

  “不,你休息,我马上回来。”江舒玄沉默了一下,然后道。

  “那行,你到时候别说话,人家说什么你看他们一眼就行。”顾溪桥起身送他出去,然后一点点跟他说着要怎么对待长老那行人,还将关系网给他理清了。

  好在他以前就这么冷,话也不多,这会失忆了也不难办。

  江舒玄很乖的点头,他什么都不知道,本来他不想去见那群人的,但是现在顾溪桥说什么他就听着。

  他精神力强大,很快就将顾溪桥说的那些人都记在了脑海里。

  等顾溪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江舒玄整个人的气势一变,冰冷,刺人。

  “老大,”一饼看着江舒玄,看到他走错了路,嘴角抽了一下,“这边走。”

  江舒玄脚步一顿,然后转了个弯。

  “江少。”古武界所有人都站在大厅里,长老、族长、继承人,还有华国势力界与世俗界的管理人——凤九。

  江舒玄就这么坐在唯一空着的一个位子上,垂着眼眸,不说一句话。

  大长老先是汇报了一些古武界的事,然后将目光转向江舒玄,“M国那边……”

  “嗯。”江舒玄看了大长老一眼,他眼眸深邃,声音低低的,带着点冷意。

  听得大长老心神一震,江少现在越来越恐怖了。

  江舒玄从头到尾,只说了几句话,不是“嗯”就是“我知道了。”

  可是,就是这么几句话,把古武界的这一群长老们都震得不要不要的,一个个不敢多说其他,冷汗直流。

  看得站在一边的一饼嘴角直抽搐,还是顾小姐牛,教老大的这个应对方式简直可以应对任何事。

  坐在一边的九凤见大长老一直没有提自己的事,终于忍不住了,“江少,我废话就不多说了,今天来主要是为了顾小姐,她做事简直太不顾大局了……”

  凤九说话的时候,二长老在拼命给他使眼色,你说谁不好,偏偏要说顾小姐?

  是不是想死?是不是?你是不是?!

  不知道江舒玄跟顾溪桥,这两个一个比一个恐怖吗!

  可惜,凤九并没有看到二长老的眼神,二长老抽了抽嘴角,最终还是放弃了。

  “所以?”江舒玄没等凤九说完,便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眸漆黑如墨,就这么斜眼一望,也让人觉得喘不过气,凤九首当其冲,他完全没想到,话还没说完,江舒玄的反应就这么大。

  “江少,我不可否认顾小姐的强大,只是他们这群人这次差点害了整个城的人。”凤九试图说服江舒玄,“我知道,她破了这个阵法,但是我也知道如果不是她,根本就不会有这个阵法。你们古武界有你们古武界的规定,但是我跟你们也有过约定,就是不要伤害世俗界的人,这一次,整个明州都差点毁灭。江少,我希望您能约束顾小姐,约束她的团队,他们的能力太强大,做事不顾后果,简直就是华国的灾难。”

  江舒玄是麻将军团的老大,同时也是维持古武界与世俗界的平衡点。

  凤九知道,这件事只有跟江舒玄说,才能得到重视。

  凤九原以为江舒玄会听他的的意见,顾溪桥这个名字他之前没有听过,所以不觉得她有多么重要。

  可没想到他说完之后江舒玄只是漠然地看着他,“你说,我今天把你的命留在这里,怎么样?”

  他的神色没有半分变化,凤九想努力从他的脸上找出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可是他找不到,脊梁骨忽然爬上了一层寒意,他忽然发现,江舒玄是认真的,他真的想杀他。

  凤九心中一惊,然后紧接着就是忍无可忍,“就因为你这个态度,才让她有恃无恐!”

  凤九想不明白,这一次明州整个城的人差点儿都死了,如此网络上也是引起了一番争端,这让凤九极为愤怒,古武界的人一个个武力高强,就不拿世俗界的人当成一条人命了?

  二长老已经将头磕在了桌子上,这二傻!

  “我就是这个态度,以后还会是这个态度,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江舒玄伸手扣着桌子,声音一下一下的,大抵是有些不耐烦了。

  江舒玄什么都不记得,但是这个时候心底却涌起了一股悲怆。

  似乎很久之前也有这么一幕——我的孤独是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

  顾溪桥,还有她身边的那些人,他们为整个明州付出了这么多,暗地里救了无数的人,没有人关心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反而得到了这些人的指责和质疑。

  江舒玄觉得自己特别生气。

  坐在一边的慕容非烨,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垂下了眼眸,嘴角一抽,就这么的,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凤九看着江舒玄,简直要气炸了!他有什么想说的,说你惯得太过了吗?说你应该约束她一点吗?可是你会听吗!可是,就算是再气,他拿江舒玄一点儿办法也没!

  他能怎么办能怎么办?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江舒玄这种人?

  “江少,你别动怒,这件事我们解决。”大长老终于施施然起身,从德尔讯森林回来的江舒玄好像变了个样子,性格让人莫测,大长老也挺怀疑江舒玄会不会一巴掌将凤九弄死。

  江舒玄点头,大步跨出,他不想再多呆一秒。

  慕容非烨看到陌璃离开的身影,不由摇头,然后发了一条短信给百里彬——【陌璃跟你妹妹碰上了。】

  然后也不管百里彬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也离开了,离开之前看了一眼凤九,微微摇头,这人说什么不好,非要跟古武界的这群人说顾溪桥,这不是自个儿找死?

  站在大门边的陌璃看着江舒玄就这样看也不看她一眼的离开了,不由开口叫道,“哥!”

  她没有进门看那些人究竟在谈什么,只是听说江舒玄在这里,所以便离匆匆赶来了这里,在门口堵住了他。

  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江舒玄,很固执地不肯移开目光。

  即使,他的目光从未在她脸上停留过甚至一秒的时间。

  江舒玄终于停下了步伐,慢慢转身,他眯眼看向陌璃,他的脸风华依旧,眼眸里却全然是冰色,声音冷冽,“你叫我哥?”

  顾溪桥理的关系网中,没跟他说他有一个妹妹,如果有,她肯定会告诉他的。

  顾溪桥不会骗他,那么就是她在骗他。

  “江舒玄,你站住!”陌璃上前,想要拉住他的衣角,可是还没有碰到他,脖子间就是一凉。

  她低头一看,是泛着寒光的七霜剑,她的脖颈间有一点儿痛。

  “你在骗我。”江舒玄就这么负手站着,冷冷地看着她。

  陌璃看着江舒玄,觉得他比以前更加深不可测,只是她依旧语笑嫣然,“谁说不是,我不仅是你妹妹,还是你最重要的人。”

  听到了这句话,江舒玄脸色一寒,七霜剑发出一声嗡鸣,直接割向陌璃的脖子。

  真是胡说八道,他连她是谁都不记得,她怎么可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一饼本来是站在一边,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立马拦住了江舒玄,低声在他耳边道:“老大,这个人你不能杀。”

  顾溪桥说了,一饼可信。

  江舒玄迟疑了一下,还是收回了七霜剑,却是再也没有看陌璃一秒,直接转身离开了。

  一饼跟在江舒玄身后,他看了眼陌璃,然后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真是越来越不近人情了。”陌璃看着江舒玄离开的身影,叹气,很快就又恢复了精神。

  不过一饼最后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慕容非烨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直到江舒玄离开了,他才走过来。

  “陌璃,”慕容非烨看着陌璃,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你知道江瞳的下场吗?”

  江瞳?一提起这个名字,陌璃眉头不由皱了皱,她在冰中呆了三年,对外界的事一无所知,一回来就听见舒晨不停念叨着桥桥,所以她找大长老问了桥桥是谁,然后就与要来这里的二长老来到了明州。

  到明州的每一件事都让人热血沸腾,陌璃根本就来得及看看古武界现今的情况。

  此时,被慕容非烨这么一说,她忽然想起来,这次回去后,竟然没有听到舒晨提起过江瞳,以前她是有意让江瞳加入江家的,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江瞳,她怎么了?”

  奇怪,如果看到她回来,江瞳应该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才是。

  “等回到古武界,你就知道了。”慕容非烨看着陌璃,笑得高深莫测。

  现在的古武界,被顾溪桥一番折腾,已经不是当初的古武界了。

  “慕容非烨!”陌璃皱着眉,开口就想用言灵术。

  “你最好别再对我使用言灵术,”慕容非烨回头看着陌璃,一张略带邪气的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否则,我会建议顾小姐告诉大家怎么让言灵术无效。”

  他现在心里不爽着,看着陌璃这样子,更加不爽,所以没有把顾溪桥跟江舒玄的关系告诉她。

  陌璃后面的话就这么硬生生地吞下去了。

  顾溪桥自江舒玄离开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江哥哥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暂时压下了这些疑问。

  “桥美人,早上好,快看微博!”叽叽在门口朝她打招呼。

  “你怎么这样?”顾溪桥打开手机,眼角的余光撇到叽叽残破的身体,指尖一顿。

  “别说了,被江大爷一巴掌拍的,”叽叽哭唧唧,“桥美人你要给我做主,现在江大爷简直无法无天了!”

  顾溪桥将目光转到手机页面上,“……他拍得好。”

  叽叽哭倒在地上。

  点开微博热门,入眼的就是头条,顾溪桥瞥了一眼,乐了。

  热门头条微博是这样一个标题《扒一扒我们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事》。

  “你们看看这个,第一张图这么粗的雷。是博主在阳台上拍到的,昨天博主本来实在仙湖旅游,途中却突发地震,一批军队过来将普通人带走,博主因为生病在旅馆没有出门,所以看到了这么一幕!你们再看看第二张图,这半空中密密麻麻的人影!还有仙湖边上的建筑,就跟被雷击中一样……【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你们觉得这是普通人能够干得出来的吗?”

  “博主,p图也要p得走心一点,你p得太夸张了(手动再见)”

  “博主,我建议你去二院(微笑)”

  “博主,你很棒(微笑)”

  一开始回复都是类似的,直到一个著名的P图大师发了一句,“这图,不是p的。”

  因为这句话,这条微博瞬间就炸掉了。

  大部分人都是呈怀疑的态度,但是有部分人却是信了,如果不是p的,那么事情就严重了,尤其是明州人在底下的留言“昨晚我们这里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就想说陷入了地底一样”!

  网民们彻底爆了,微博官方压都压不住。

  如果这件事再这样发展下去,后果真的就严重了,普通群众会陷入恐慌。

  顾溪桥摸着下巴,眼珠子转了一下,然后伸手转发了这条微博。

  v一顾千年:我其实是来自火星的我说什么了吗(再见)//@原po

  顾溪桥已经近一个月没发微博了,但是粉丝还是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她的微博,她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于是,整个主页的画风变成了这样。

  “没自拍,差评(再见)”

  “顾美人,你已经消失了36天45个小时(泪奔)”

  “好巧,我也是火星人。”

  “你美你说了算(微笑)

  “一想起你用那么美的一张脸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这句话,好吧,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信!”

  “我还是龙的传人、祖国的花朵、华夏的儿女,我说什么了吗?我炫耀了吗?”

  “终于找到组织了,我还以为大火星就剩我一个了(dog)”

  “麻批,劳资还不是人也没说什么!”

  “评论就服你,真的。”

  这还没完,几分钟后,黎钰他转发了顾溪桥的这条微博。

  v黎钰:妹跟我回火星吧,我是你的哥哥走X耳击//@v一顾千年:厉害了,我其实是来自火星的我说什么了吗(再见)//@原po

  “官方发糖,你们不是兄妹,敲黑板划重点!”

  “明月几时有,男神你特么还是一条单身狗(微笑)”

  “我男神跟女神都在一本正经的吹牛,好了我不说了,我的飞碟要开回巴拉巴拉星了。”

  “我爸妈从小就告诉我我其实是太阳人的后代,这个秘密我一直没敢说。”

  “楼上你不仅是太阳人,你还是炎黄的后代。”

  “我差点信了(再见)”

  “男神女神都是逗比的我你们了解我的痛吗(微笑)”

  然后宋关静、宁晴等等各个明星的转发,这一天,“我其实你火星的我说什么了吗”这句话火遍网络,火遍了整个华国,于是,热门微博话题榜也变成了《男神女神们,你们咋不上天》。

  一场风波,还没有开始,就这么被顾溪桥歪到了外婆家。

  “桥美人,还是你厉害。”叽叽围观了半晌,最终说了这么一句。

  桥美人果然还是桥美人!杀人不见血的那种!

  有关部门半天都想不出办法来镇压这条微博,就这么的被她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顾溪桥只是翻着评论,等到了诸葛言的院子时,她才关掉手机,只是在关手机的前一秒时,看到了一条新的消息。

  黎钰发过来了。

  黎钰:顾小姐,我在M国,遇见了一个好玩的人【图片】。

  顾溪桥将图片点开一看,手一顿,黎钰发过来的那张照片是顾惜瑾,她站在一个男人身边,照片并不清楚,但是顾溪桥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男人,也有一点眼熟。

  她眼熟,应该是见过,凭她记忆力这么好,应该不会忘记才是?

  顾溪桥若有所思。

  直到诸葛言叫她,她才回过神。

  “伤得怎么样?”诸葛言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来找他,他坐在院子里的桌子边,另一个位子上,放着一杯茶。

  “还行,死不了。”顾溪桥坐到放着茶杯的位子边,她估摸着,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太过动用玄气了。

  她体内的玄气太过暴乱,虽然被江舒玄梳理了,但是还有一股能量压在四肢百骸间,只能由她自己慢慢来疏通。

  好在经过这么一次,那些人也是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应该是没办法卷土重来了,趁着这段时间,古武界的实力,都需要好好提升了,尤其是现在江舒玄的状态,顾溪桥忧心忡忡。

  诸葛言神色放松了些许,其实看到她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她的伤问题应该不大。

  只是脑海中不是回想着昨晚的那一幕,他本来想开口问些什么,忽然间话头一转,嘴角浮起一抹笑,“还是谢谢你帮我救活了院子里的花。”

  诸葛言表情颇为淡定,他喝了一口茶然后继续道:“上次的棋局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有机会我们再下一局。”

  顾溪桥今天来是要问劫难还有转机的事,没想到诸葛言竟然提起了这个,她刚要开口,这个时候院子门开了。

  “吱呀。”

  门外站着一个身姿清俊的人影,他的神色很淡,眼眸是犹如墨一般的颜色,目光在院子里扫过,在看到诸葛言的时候目光顿了会儿,有点儿冷沉。

  ------题外话------

  九点半见!么么哒!

  ,!

[读者须知]:下一篇:019谁是最不能得罪的人(二更)-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