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16欢迎来到坑杀阵-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15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仙湖,这是明州最出名的一个湖,全国第三大湖。

  慕名来这里玩的人数不胜数,正巧,这又偏逢寒假,来这里的人更多了。

  以往来这里的人无一不是看景聊天唠嗑的,而今天,却变成了看人。

  自然是因为这群人皆是俊男美女。

  “阿弥陀佛。”方丈捏着顾溪桥早上送给他的一串新的佛珠,闭上双眼念着佛号。

  “我说大师,来都来了,您念什么佛号?”伍弘文叼着一根草,从旁边的一颗树上跳下来,咧嘴一笑。

  方丈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了伍弘文一眼,摇头失笑,“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行!您别跟我念这个!头疼!”伍弘文立马跳开。

  方丈只是笑着,不说话。

  顾溪桥这早上一出门,就邀诸葛言来仙湖玩,姚嘉木这些人一听就知道跟在顾溪后边儿有好玩的,于是寸步不离,魏辰浠一听有的玩,便也跟了出来,二长老跟慕容非烨自然也不会落下。

  没想到这一下,连两位大师都跟了出来,一位是这位方丈大师,另一位便是早上跟顾溪桥聊了一通的道姑。

  道姑则是站在水边,看着茫茫的一片仙湖,然后捡了些石子,在地上摆弄着。

  “可研究出些什么了?”方丈走到道姑身边,依旧捏着佛珠。

  “一无所获,还是不如百里家的那些人,也不知道百里族长研究出来们,事关我们一脉的生死存亡,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道姑叹了一声,然后看着方丈手中的佛珠,“这佛珠你倒是喜欢。”

  “里面有佛力,”方丈捏着佛珠,“顾小姐这一出手就是不凡,饶是我想拒绝也没勇气拒绝。”

  含有佛力的宝物,是所有佛家子弟梦寐以求的。

  “她不是普通人。”道姑低声道,那番见解还有行事风格,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能够做出来的。

  “确实不简单,这个阵法你倒可以让她一看。”方丈看了下悠然呆在一边的慕容非烨跟陌璃等人,向来避世足不出户的诸葛言都被她一语邀请出来,能让这些天之骄子都是如此信服,她能简单到哪儿去?

  还有阵法,当初在古武界边缘处的那些山洞,百里彬这个阵法奇才都是赞叹不已。

  “大师,都说拿人手短,你刚拿了我的,就在背后说人,岂是佛门弟子所为。”说话的是一个躺在树下藤椅上的女子,脸上盖着一本破书,遮住了一张容颜,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在她白皙的手指间,泛起一道冷芒。

  仅是白皙纤长的冰色手指,便能让路过的游人看得发呆。

  “非也,老衲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老方丈起身,朝顾溪桥那边看过去,“顾小姐也醒了,不若看看这阵法?”

  顾溪桥拿下了脸上的书,露出一张清雅细致的脸,“没兴趣。”翻出手机看祝源对她送给他的礼物到底满不满意。

  道姑惊讶地看了眼顾溪桥,眼前这个风清云淡的女生与她在这之前遇到的仿佛是两个人,昨天晚上的她霸道、冷酷、邪肆,让所有的人心中发颤,不敢招惹。

  然而今天的她温和自若,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这之间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

  “等等,大师,”顾溪桥爬起来,她看着方丈大师,忽然道,“我帮你看看阵法,你要不要念念往生咒?”

  饶是方丈大师一时之间也是哭笑不得,这往生咒哪儿是说念就能念的?

  道姑也是起身,笑道:“顾小姐,让老和尚没事念往生咒,这也就你你能干得出来。”

  方丈是如今华国佛法最为高深的大师,一身佛力极为金光闪烁,手段也快到通天的地步,就算是古武界的高层人士,见到他也得恭恭敬敬,顾溪桥竟然让他念往生咒?

  往生咒随便一个人都能念,但是方丈大师一念的时候佛力便会随着往生咒扩散,会让他本身的实力受损。

  所以,如果不是有必要,他是不会轻易念往生咒的。

  “大师修行了这么多年,但是还没修得三明六通,”顾溪桥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破书,“修得六种神通,必先修心,当修到定心明净清澈时,就能心无所著。”

  方丈自顾溪桥拿了那本书出来过后,就再也没有从她手上的书移开过目光,一直盯着顾溪桥手中的书,口中道:“往生咒,我立马就可以念。”

  说完他就盘腿坐在树底下,开始闭六感,念起了往生咒,一串串金色的字符从他口中出来。

  谁也没有看到,这串字符在空中飘了一会儿之后,悄声无息地飘进了湖里。

  道姑:“……”你的骨气呢?

  不过她若有所思地看了顾溪桥,目光又滑向她手中的书,越发觉得这人不凡了。

  顾溪桥只是朝道姑笑笑,然后翻身下来,把道姑摆弄的棋子移动了几粒,就又回到了藤椅上。

  道姑将目光移到了石子上,本来是漫不经心的,但是忽然间怔住,这一刻也顾不得什么,立马掏出了通讯器,之间颤抖着发了一条讯息过去。

  看着顾溪桥躺在藤椅上,似乎兴致缺缺,又要继续将书盖在脸上,伍弘文忙吐出了口里的草,“哎二桥,你等等!话说,你提议来玩儿的,怎么一来就躺在这里睡觉?”

  “我乐意。”顾溪桥将书在手中转了一下,伍弘文趁机瞥了一眼,是一串串扭扭曲曲的文字。

  二桥这货,什么时候跟江大爷一样了,都喜欢上了这种扭扭曲曲看得人头疼的书?

  伍弘文翻了翻手机,没翻到什么好玩的,便凑到顾溪桥面前,“这仙湖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知道,顾溪桥不会突发奇想到这里来。

  “你头顶这片区域,是航空禁区,”顾溪桥朝伍弘文笑眯眯地说着,“还有,这湖说是湖,还不如说是——尸地!知道尸地是什么地方吗?就是存放尸体的地方。”

  靠!尸地?!伍弘文再次转身看着深不见底的湖水,先前还觉得没问题,怎么被顾溪桥一说之后,看着湖,怎么看怎么觉得阴森森的?

  “行了,骗你的。”顾溪桥起身,将书塞进口袋,然后双手插在兜里,朝另一边走去。

  那里,诸葛言正在跟一个老人下棋。

  一群人正在围观。

  “小伙子,你这棋艺,行一步想百步,我自叹不如。”那老人看着面前的死局,摆摆手,输得心服口服,他原是华国有名的棋手,没想到这次出行竟然会遇到行棋如此缜密的小伙子。

  他看了诸葛言一眼,然后又看一眼,越看越觉得欢喜。

  长得帅气,为人沉稳,棋艺也高,由棋品观人品,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正好自家还有个孙女?

  他正要开口询问时,却见那小伙子抬头,笑着问了一句,“顾小姐,这局可有解?”

  “自然,”顾溪桥看了一眼棋局,然后又看了眼老人,“可否让我一试?”

  老人立马起身,“这位姑娘,这局真有解?”

  顾溪桥没有回答,只是捏起一粒黑子,下在了虎口之处,她这么一下,让老人没有反应过来,周围的人也没有反应过来,棋子落在这,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诸葛言没有说话,他看着顾溪桥下的那粒棋,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忽然笑,“我这布了半天的局,都教你这一步给毁了。”只是棋局好破,死局难破。

  顾溪桥只是看着这局棋,笑而不语,死局?那也要看在谁手里!

  老人跟围观的人看着这棋局半晌,最终抚掌而笑,惊喜连连,“妙,妙啊!”

  等他一回神,再找诸葛言跟顾溪桥,发现他们俩已经走远了。

  “顾小姐,大长老发过来讯息说,M国势力界那边派人送了你一批重礼,被他送去了江家。”姚嘉木终于溜达完了周边,然后给顾溪桥带回来这么一个消息。

  “M国?”顾溪桥停下了步伐,微微眯眼,颇有那么一咪咪的遗憾,“倒是乖。”

  “这还不是怕被你坑!”站在一边的伍弘文幽幽地出声,现在顾溪桥这名声,整个势力界都被传遍了,如今是人人自危,怕一个不高兴,就被她玩坏,想想那些人,他其实也是蛮心疼……哦不,是开心不是心疼!“不过M国,我其实还是想着能去玩一玩的。”

  “玩什么玩,”顾溪桥踢了他一脚,“这边的事儿都还没解决完,等完了,你们一个个给我晋级去!”他们这么点的实力,她真的蛮担心的。

  不过M国,也不是就没法儿玩了,顾溪桥叹了一口气。

  “这我当然知道,”伍弘文避了避,最后还是没避开,被踢到了,“今天这么平静的一天,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待会你就习惯了,”顾溪桥勾了勾唇角,她转身看着平静的湖面,水光潋滟的眸底漾起了一道波光,“不过谁说这是一盘死棋,到了我手里,死的也得给我变成活的。”

  伍弘文:“……”一看这货又开始坑人了。

  不过,好期待啊。

  顾溪桥没有再说话,找了棵树靠上,打开手机,祝源的消息果然发了过来。

  祝源: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一顾千年:不啊,我那是对你们充满了希望。

  祝源:……你的希望就是送我一具失去了生气的尸体?

  顾溪桥淡淡地在手机上打着字。

  一顾千年:放心,人还是活的,她左边口袋里有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粒白色的丹药,吃完她就活了,这段时间,你们就主研究医体内有煞气的人。

  正在京城的祝源反复看了顾溪桥的这条信息,又看了下正躺在床上的皇甫璇,不由咂舌,惹谁不好,你要去惹顾溪桥,还把她得罪的这么厉害。

  “哎,祝先生,”负责运送皇甫璇回来的和平小队的一员看到祝源这样子不由开口,“您可别同情这人,她的那个地底实验室,连婴幼儿都不放过!”

  “我知道。”祝源找到了顾溪桥塞在皇甫璇口袋里的那盒药,里面还附有一张说明书,祝源知道,顾溪桥这个人特别懒,一般如果不是得罪她太狠了,她根本就不会想出这么麻烦的一招。

  打开一看便是骨气洞达的字迹,祝源先将字整体看了一遍,反正这辈子他是写不了这么好看的字了,这才看向内容。

  这一看,他是久久都回不过神来,半晌后,咬牙切齿地发了一条短信。

  祝源:让你回实验室造福人类你就玩失踪!弄这些小玩意儿倒是在行,你这颗药是花了多长时间!你简直浪费!为了这么个人渣!

  他用无数个感叹号来表示自己此时此时的情感,这货,不骂不行,每天就每个正经事!

  顾溪桥淡定无比,秒回了过去:也对啊,我花了一个小时才研究出来。

  祝源:“……”他就这么被顾溪桥的一句话给打击得体无完肤,生无可恋。

  为了个人渣,浪费这么长的时间研究这么一颗药,有必要吗?

  祝源拿着手机,忽然又觉得按她的脑回路不会这么简单,他站在原地,看着皇甫璇发黑的身体,最后脑中灵光一闪,还没继续想,手机又是一年亮光,这是顾溪桥发过来的一封邮件。

  他迅速看了一眼,神色变了又变,最后变成了震撼,立马打电话给蒋教授,还有实验室里面的人,一边喃喃自语,“让普通人彻底治疗煞气,顾溪桥,还是你够厉害!”

  顾溪桥依旧靠在树边,又玩了一局游戏,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竹筒。

  她身边不远处,一个男孩呆呆地看着她,“姐姐,为什么你的口袋能装这么多东西?”

  顾溪桥:“……我的口袋,它不正常。”

  “哦。”男孩点头,一脸了解的样子,“不正常啊。”

  顾溪桥:“……”现在我觉得你更不正常。

  她抿唇,看了眼男孩,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叠成了一个千纸鹤的模样,递给了那孩子,“拿着,送你的。”

  男孩看着手中栩栩如生的千纸鹤,惊叹了一下,然后抬头,却发现刚刚还在身边的那位姐姐已经离开了。

  “小少爷,你怎么还在这儿,快走!”一位中年人匆匆赶来,拉走了男孩。

  男孩被带走的时候不由将千纸鹤塞进了口袋,然后不时地回头看顾溪桥离开的方向。

  顾溪桥就这么离开了,不是说离开了,就跟凭空消失一般,因为不止这个男孩,连姚嘉木等人也找不到她在哪儿。

  众人围在一起,本来是在商量顾溪桥这货又去哪儿了,这时候,却见一个机器人慢慢走过来,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肩膀上还停留着一只火红的鸟儿羽毛极其漂亮,一路走来跟路人打招呼。

  几个小孩一路围着它转,姚嘉木嘴角抽搐了一下,“叽叽?”

  这俩货不是被顾溪桥留在魏家镇宅吗?

  “地震,”叽叽走到一行人身边,一来就对着陌璃说道,“这里要地震。”

  陌璃:“……”

  “不过你的言灵术不咋滴,”叽叽叹气,从胸前掏出了一黑色的吉他,坐到湖边开始随意拨了两下,“还是不能指望你。”

  嘻嘻看了几人一眼,又抬头看看天,然后拍拍翅膀飞走了。

  对于突然到来的嘻嘻跟叽叽,姚嘉木这些人越发不懂顾溪桥想要干什么。

  夜幕渐渐来临,就在姚嘉木觉得今天可能看不到戏的时候,大地忽然震动了几下,旁边的山上有山石掉落,不过还好没有伤到人,但是尽管是这样,人群还是慌乱了。

  “大家请勿慌乱,请跟着军队按秩序撤离,专家预测这一带会有地震。”这时候,一批军队忽然出现,军用卡车,直升机,轰隆隆作响,慌乱的人群被喇叭里沉稳的声音渐渐安抚了,有秩序地离开了这里。

  伍弘文看着空中飞过的直升机,他们都绕过了仙湖的湖面。

  这一下,他想起了上午顾溪桥跟他说的关于仙湖的传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不安。

  人群撤离的很快,姚嘉木等人站成一排,看着突然而来的军队,说是没有预谋的他们都不信,才刚震,这些军队就来了?

  “这天,黑得不正常啊。”方丈终于念完了往生咒,他站起身,看着已经渐渐转黑的天空,喃喃道,手中的佛珠还在快速转着,金色的佛力在流转。

  仿佛是要验证方丈的话,这个时候,黑暗的天空忽然破开了一道口子!

  一道白光从那到口子射出,姚嘉木这些人都被这道白光刺得眯了眼。

  刷刷刷!

  百道人影从那道口子中飞出来,每一个都有实质人影,这不是之前那些虚幻的有煞气凝成的人形,而是浑身散发着煞气的强大气息的人!

  “这,这是势力界通缉榜上的暴徒。”方丈握着佛珠的手一抖,大惊失色,百名暴徒也就算了,但是一个个实力仿佛进行了暴涨,都是极为逆天!

  怎么会,他们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阵法,”道姑看着天空,“耗费数十年的——灭天阵法,此阵一出,整个明州永无天日,城中枯骨无数。难怪,难怪一路走来,无数草木都已经枯萎。”

  方丈跟道姑都是心性极为沉稳的人,但是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心中大骇,光是这一百个仅仅是气息就能超越后天的高手就足够碾压古武界了,这世上有谁能挡?

  “大家都做好准备,”姚嘉木声音沉稳有力,“嘻嘻你保护好诸葛先生,我通知和平小队。”

  “姚少!”姚嘉木的话刚说完,一群人破空而来,一个个落到姚嘉木身后。

  “顾小姐让我等晚上七点时分赶过来!”领头的一人大声喝道,“幸不辱命!”

  “这么多人,足够我们一百个老家伙全都突破大成境界了。”虚立在半空中的一百高手看着底下的这群人,阴冷的笑着,他们一句话也不多说,一个黑色的旗幡从他们中间缓缓升起。

  赤魂幡,百万生魂炼制!周围陷入虚空黑洞,可吞噬天地万物!

  “大家快让开!这是赤魂幡!被它吞噬永不得超生!”方丈迅速向后退了一步,脸色一变。

  “重力盾!”伍弘文直接迎上去,那个半空中的赤魂幡突然一抖,然后迅速下降。

  姚嘉木瞬间出现在湖面上,身边一股旋风渐起,直接碾碎了落下来的赤魂幡周围的黑洞!

  慕容非烨身上的五彩玄力直接朝赤魂幡轰去!

  “结阵!”剩下的一百人的和平小队,其喝一声,瞬间变成了十个分队,九天八卦,生生不息。

  这一百人不过轻身境界,结成阵后,所散发的气息一点也不比后天高手弱,甚至,已经超越了大成境界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轰隆!”

  两方一对上,爆破声响起,最重要的是和平小队竟然没有落得下风!

  这一幕也不过数十秒,却让方丈大师跟道姑震撼得目瞪口呆,顾溪桥是怪物就算了,怎么她身边跟着的也一个个这么变态,那些,可是一百近大成境界的人物,能与整个势力界抗衡。

  “你们的顾小姐已经死在湖底,成为了这赤魂幡中的一份子了,不要再垂死挣扎。”百名大成境界的高手,四散而开,“灭天阵,开!”

  他们站在半空中,欣赏这些人惊恐的表情,顾溪桥已经死在了湖底,这些人,已经不足畏惧,就是他们手中的玩物,原以为这次行动会有点困难,没想到到头来却是如此简单,也不知道那两人就怎么陨落了。

  这百人嗤笑一声,然后迅速启阵。

  黑黝黝的天空,无数天火夹杂着煞气从天而降。

  每一片天火,都让人心底发颤,姚嘉木看着从天而降的天火,慢慢停止了手中的攻击,这天火无形无魂,所有的攻击,无效!全都无效!

  “不!”方丈大师,抬头,惊恐地说道,于此同时,身上金光大作!

  这阵法一出,全城的普通人皆亡,应了一句,枯骨无数。

  和平小队怎么会认输?他们都停止了攻击,一个个都结成了防御结界,这城中,有数百万的普通人!

  道姑看着手中的通讯器,好在,阵法的解决方法已经传给了门中子弟,这时候死,也没有了多少的遗憾,她拿起了手中的拂尘,脸上挂着安和的笑,她先念了一遍道号,“姚施主,我跟大师暂时能抵挡一番,你们能逃就逃吧,顾小姐现在生死不知,古武界一脉,还得靠你们,浩劫,终于来临。”

  姚嘉木抬头看着降落下来的天火,神色坚定如铁,“死也要等顾小姐出来!”

  和平小队的人,不会相信顾溪桥就这么死了。

  “众生皆灭!”百名大成境界的高手身上爆发出一道强光,冷笑一声,“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还是你们先灭吧。”一道清越的声音自这方空间响起。

  “轰隆!”

  整个仙湖湖面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

  漩涡中一片金光闪烁着的巨龙腾空而起,直接将半空中的赤魂幡卷入肚中!

  于此同时,一道浅色的人影,一步一步,仿佛每一步都踏在台阶上,可明明,她脚底下空无一物,她慢慢从漩涡中走出来,手中把玩着一道闪电凝聚而成的球,脸在这紫光下,明明灭灭。

  姚嘉木等人看着这道人影,爆发出一道惊呼,降下来的天火竟然被他们返回二十米!

  顾溪桥看着那百人,轻轻一笑,“还记得我上次说的话吗?你们来一个,我杀一个。欢迎来到我的,坑杀阵。”

  ------题外话------

  今天二更合一,应该不少(⊙v⊙)

  推荐友文,《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十八岁之前,她是落魄的弃女,无权无势,只能低调做人。

  十八岁之后,她是陆家二小姐,美得惊心动魄,行事张扬放肆。

  放肆到第一次见到厉先生,她就睡了他!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帝都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婚前,陆清欢不仅睡了厉先生,还大胆的想要用枕头捂死他。

  婚后,陆清欢继续睡了厉先生,可每一次滚床单,厉先生会让她几天都下不了床。

  ,!

[读者须知]:下一篇:017归来-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