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15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14太恐怖!-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溪桥这个时候已经收起了一方空间,只在皇甫家的周围布置了隔绝普通人的结界。

  然而血腥之气,早就传遍了整个明州。

  魏家,此时又迎来了一批人。

  有着白须的光头和尚、高深莫测的道长、神色安然的道姑……

  这些,都是古武界隐士的能人异士,他们可能实力没有大长老二长老这些人厉害,但是其他方面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道家斩妖除魔,咒语符令,周易玄学,他们无不精通,他们的最高境界就就是天人合一,所以天地间有什么,他们就会什么。

  佛教自古以来便能开天眼,看透天机,只是他们与世无争、普度众生,为人消除业障,其中上古流传的经书更是佛力无边,得道之人能够超脱轮回之苦。

  只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佛教跟道教所传承下来的也是寥寥数几,古武界至少还有几个大家族传承下来,然而这两个教已经没落了,只剩下几人在苦苦支撑。

  这些人已经感受到明州的一场浩劫,又受到古武界大长老的邀请,所以此时全都聚集在诸葛言的院子里,手持佛珠的方丈正在与诸葛言下棋,被他步步逼迫,不由感叹一句,“没想到诸葛后人竟然还在,论到天机,世上无人能与你们相比……嗯?好强的气息!”

  二长老站在院子里的某一处,闻言神色不动,只微微一笑,“应该是慕容少爷突破了。”

  “慕容少爷?这么强的气息,他应该正在从先天突破到后天吧?”道姑忽然开口,“他在今年的天地榜上不过七十名开外,竟然能突破到如此境界,古武界,又有一个妖孽崛起了。”

  “他是因为看到顾小姐的那一战才突破的,不过大师,他可算不上什么妖孽。”二长老对慕容非烨这么快突破也是讶然,不过相比较顾溪桥手下的那支和平小队,慕容非烨真是正常得不行了。

  二长老的这话一出,几位大师面面相觑一眼,慕容非烨这等资质,这不是妖孽谁是妖孽?

  脚底下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于此同时,强烈的血腥之气传过来。

  坐在椅子上的方丈站起来,他手中的佛珠在这个时候,忽然断了,哗啦啦地散了一地。

  几位大师立马破空向血腥的方向行去!

  方丈慢了一步,他目光深沉地看向诸葛言还有二长老,“这件事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诸葛言跟二长老等人的脸色没有半点儿变化,尤其是二长老,更是笑着点头,“是的哦,大师。”

  方丈大师:“……”他是不是耳朵有问题,是二长老脑子坏掉了,还是他耳朵坏掉了?!

  当然,没有时间让他想更多,甚至都来不及问二长老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立马跟着前面几位大师的留下的印记离开了这里。

  顾溪桥正负手看着和平小队的坑杀大阵,这些不是她教的,而是姚嘉木回去之后,跟伍弘文他们研究出来的专属和平小队的坑杀大阵,当初,姚嘉木这一小队凭着坑杀虐杀之法在选拔赛上风头无二,现在和平小队更是如此!

  看着面前的修罗炼狱,她的表情分外的平静,好像是在看电视剧一般。

  她这副样子,让破开禁制过来的几位大师面色一变,等看清了真正的领头人,他们心中的震骇更深,“顾小姐?你这是在干嘛?”

  上次山洞一行之后,他们对顾溪桥的印象几位深刻,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她。

  和平小队的人还在练他们的坑杀大发,对突然出现的几位大师没有半点儿的好奇,彼此都在专心地磨练配合,这几十人配合出来的默契还有强悍的实力让几位大师的震撼一层接着一层地往上涌,天!这到底从哪儿出来的妖孽!还这么多!

  血腥,暴力,强大!

  饶是经历了无数风雨的大师们也是被这种场面刺激得心神发颤,然而更加发颤地却是顾溪桥接下来的话。

  “几位大师们,我不干什么,只是——”顾溪桥朝几位大师笑笑,分外礼貌,“在帮我的兄弟姐妹们找个练手的,他们平日里关门造山,我怕他们的实战能力不够。几位大师,你们有意见?”

  我怕他们实力不够,所以我就给他们找了这些人练手!

  你们有意见?

  没有最好,如果有——

  那就憋着!

  这句话她说得平静无波,但是听起来却是凶残霸道!

  极为大师面面相觑之后,皆是缄默了,顾溪桥上次为古武界奋不顾身,他们知道她并不是此等残暴之人,眼下这番应该有其他原因,虽然他们不想看这种惨案,但是就如同顾溪桥字里行间的意思,他们不敢阻止!也没能力阻止!

  再不忍,也得憋着!

  一直站在旁边皇甫璇看到顾溪桥对几位大师非常有礼貌,她面色一喜,立马“普通”一声跪下,血泪纵横,“这些人残暴凶恶,我皇甫家向来遵纪守法,如今却被上上下下都被屠戮得一干二净,此等灭门惨案,求大师救我们一命啊!”

  正在游走于各个小队的姚嘉木听到皇甫璇的这句话,不由轻笑一声,“到死了还狡辩,真是不知死活。”

  年轻的道姑看到这样的皇甫璇,不由摇了下拂尘,念了句道号,然后向前走了两步,俯身想要扶起皇甫璇,“顾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看到这样的道姑,皇甫璇面色一喜,连忙伸手,想要起来。

  这个时候,一道清越的冷冷的声音自前方传来,“大师,我劝你不要乱动。”

  这道声音很轻,但是却仿佛印刻在了人的脑海里,道姑震惊地回头。

  顾溪桥却朝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只是她的脸上还有眼底却是一片冷色,感觉不到丝毫的笑意,薄薄的唇间慢慢吐出了一句话,“毕竟,我要是疯起来,我自己都害怕,您说呢?”

  随着她的话出现,她的周身浮起了八根带着紫色电光的金针。

  于此同时,强悍无比的精神力瞬间压出,所有的大师面色一变再变,脸表情都静止了一般,他们看着顾溪桥,心一阵地猛跳,比起上一次见面,此时的顾溪桥更强了,强得不止一个档次!

  他们都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女,她的面色冷淡,表情跟刚刚来的时候没有明显的变化,却让他们这些人一个个的发自内心的惊恐。

  道姑手直接是一抖,因为这句话,是顾溪桥对着她说出的,她受到的精神波动不是其他人能比,有那么一瞬她觉得自己会随时死掉!这个时候,她自然没有办法救皇甫璇,而是苍白着脸走到一群大师中,她看着顾溪桥古井无波的侧脸,心中一片惊慌不定。

  这一下,没什么问题了,顾溪桥的目光淡淡地在皇甫璇脸上划过,然后再次放到了和平小队的身上。

  和平小队的虐杀仍在继续,然而这时候,没有人再敢说一个不字,顾溪桥的这一边,彻底地没了声音。

  虽然他们心底都比较排斥灭人满门这个结果,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顾溪桥现在一看就知道怒气不轻,甚至于,或许灭掉这整个家族就不足以平息她的怒气!

  她的精神力也是不稳,仿佛一触她整个人都会炸掉,这种时候没人再敢说什么。

  毕竟道姑就差点儿死在她手上!

  不远处,刚刚晋升完赶到这里的慕容非烨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这妖孽,真是,闹这么大动静!”这一下,恐怕整个势力界都是人人自危,不比上次顾溪桥一个人单挑的画面,眼前这是和平小队,她手下的实力,单单一个人这么强就算了,可是她手底下的人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面对这个不讲理、一言不合就灭门的势力,谁敢招惹。

  慕容非烨咂嘴,算起来,皇甫家不是第一个,以前是再商业界,顾溪桥手上不沾一滴血地就灭了京城的两个豪门。

  只不过现在到了古武界,手段更为血腥一点,她的性格,倒是一点也没变。

  “顾小姐!”

  这时候,和平小队,终于坑杀了这些人,然后前来复命。

  “记住,下次有谁欺负我们和平山庄的人,就这么欺负回去,捅破了天,我给你们顶着。”顾溪桥抬头看着他们,神色极为认真。

  靠!慕容非烨,还有那些大师们一个个傻眼了!

  感情这些人这么血腥,都是顾溪桥这厮惯成这样的!

  欺负你们?你们不欺负古武界就算不错了!慕容非烨嘴角抽了一下,他依然记得上一次和平山庄在古武界弄出来的动静,比起这一次,上一次闯试炼阁——那算个屁!

  “是!顾小姐!”和平山庄的这些人,心中热血沸腾!

  他们身上都是冲天的血气,经过了鲜血的洗礼,他们的气势变得更强,如果说他们以前还只是一些嘻嘻哈哈的半吊子,那么现在已经具备了强者所需要的一切。

  对于顾溪桥屠杀的这个决定,他们没有任何的怀疑,尤其是开始与那些人对战的时候,他们能明显感觉到,皇甫家的这些人体内有一股邪恶的力量,这道力量跟他们在京城对抗的暴民一模一样。

  如果说有差别,就是——皇甫家的这些人有了自己的意识,当初那些暴民是没有意识的。

  也就是说,创造这些人的手法,有了显著的突破。

  顾溪桥点头,然后一步一步慢慢走到皇甫璇身边,伸出手捏住皇甫璇的下巴,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着吗?”她的笑容带上了一贯的温和,细细的,淡淡的,眸中是带着令人迷醉的潋滟,如果换个场面,她这个样子必定会引得粉丝的疯狂舔屏。

  然而此时——

  皇甫璇的目光中只有惊恐,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顾小姐,我自问跟你无冤无仇。”皇甫璇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底牌,是的,她干了什么没人知道!

  “无冤无仇?”顾溪桥松开了双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雪白的餐巾纸,漫不经心地擦着自己的手指,“原本你动华家倒也没什么,但是你动了小华子,哦,对了,就是那个被你们折磨得只剩下了一口气的华佑霖,知道他是谁吗?我认的弟弟。”

  轰!皇甫璇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还有,帮助邪佞伤害普通人,”顾溪桥扔了纸,白皙的手指指向地底,“这底下,就是你们的实验室吧,你是不是想让华家人进实验室,变成怪物,最好我也落进实验室任由你摆布是不是?”

  皇甫璇往地下一坐,脸上没有了一丝光彩,原本自己做的一切没人知晓,却没想到,竟然都在顾溪桥的掌控之中!

  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以顾溪桥刚刚血腥的手段,她自己再没有一丝获救的可能,原本以为自己获得了不凡的力量,可没想到,她在顾溪桥手中,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顾溪桥看了皇甫璇一眼,然后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给发了一条信息。

  “小木头,马上让人把她带回京城,交给祝源医生,他会教她,怎么做人。”顾溪桥发完信息之后,便将手机塞回口袋,然后转身离开这里。

  她浅色的大衣别说血,甚至连一点儿皱褶也没有。

  “顾小姐,就这么明目张胆地送回京城,不怕中途有人把她截走?”慕容非烨看了眼皇甫璇,勾了勾嘴角。

  顾溪桥脚步顿了下,轻笑一声,“他们要是不怕我顺着痕迹摸到他们的老窝,就……尽管来。”

  然后,空气一阵波动,她整个人都消失在这一方空间。

  “几位大师,”姚嘉木笑眯眯地朝几位大师拜了一下,“顾小姐刚刚不是有意的,毕竟,她从心底还是很尊敬你们的。”

  这几位大师心头狠狠一跳,然后苦笑一声,尊敬,这人哪儿看出来顾溪桥对他们的尊敬了?

  “你们随我来一看就知道了。”姚嘉木这些人可忍不得这些个德高望重的大师对顾溪桥这般误解,于是一摆手,直接用事实说话。

  几位大师面面相觑一番,最终还是跟姚嘉木过去了。

  慕容非烨看着满眼的红,咂了一声,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跟过去了,他其实也很想知道,顾溪桥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

  要知道,她这一怒,直接就震了整个明州。

  这个时候,伍弘文从底下冒出来,他的脸上是一片杀气,如果不是因为脚下的人都死透了,他真想将这些人拉起来,再杀一遍!“大家跟我来。”

  伍弘文带着他们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入口,然后进了一个底下密室。

  刚刚他们坑杀的时候,顾溪桥突然传音,说地底下有玄机。

  所以,一杀完,伍弘文就立马寻找起来,果然找到了一出密室!

  厚重的门一打开,在场所有的人都震住了,就连早有预料的姚嘉木,脸上都是一片愤怒!

  这底下是一个实验室,实验室应该之前被人清理过,重要的东西都被人带走了,只剩下了不重要的东西,比如……实验体。

  这些实验体不是完整的,而是残缺的,残缺得支零破碎。

  要怎么来形容这些惨相?

  姚嘉木看着脚边的一只手掌,这只手很小,按照骨骼来讲,最多不过十岁!

  “皇甫家一直在帮助那些人做实验体,最终他们成功了,用无辜人的性命,让皇甫家的人一个个变得无比强悍,皇甫家的每一个人,都是踩着无数人的性命强大起来的,”他指着满地的残骸,双眼发红地看着身边的几位大师,“你们同情皇甫家的人,谁来同情这些人?!”

  “大师们,你们要庆幸,顾小姐尊敬你们,”姚嘉木转身离开,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声音,“要不然,凭着你们刚刚想要救皇甫璇的这个动机,早就死无数遍了。”

  所有的大师都沉默了,尽管他们知道顾溪桥杀这些人是理由的,但是真正知道这些理由的时候,他们却一个个颤抖着。

  刚刚那个要救皇甫璇的道姑看着试验台上摆放的一具婴儿的尸体,心中即使对顾溪桥的惭愧又是对此的愤怒,这种时候,她终于明白了顾溪桥如此愤怒的原因!

  如此残忍的一幕,简直令人发指!

  方丈大师不说话,他闭了闭眼,比起上面的惨相,地底的这些,才是触目惊心!

  他看着满目的残骸,然后盘腿坐下双手合十,一字一句地念着往生咒,金色的字符从他口中飘出来,最后飘到这些人的残骸上,安抚着这些人的生魂。

  佛法无边,普渡众生。

  次日,睡在床上的华佑霖眼睫一颤,终于又有转醒,然后立马弹坐起来,看着身边的叽叽,慌忙道:“顾姐姐呢?!她在哪儿?”

  “小华子,桥美人没事儿,不过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叽叽咬着苹果,同情地看着华佑霖,“你这次的做法真的是一点也不聪明,虽然你是为了她着想,但是依照桥美人的性格,你觉得她是那种怕死的人?”

  “就是,就是!”嘻嘻从窗口飘进来,幸灾乐祸,“小华子,桥美人已经起来咯!”

  “你乐什么,”叽叽扔了果核,瞥向嘻嘻,“你还是好好担心自己吧,八弟,被那狮子叫做八弟,嘻嘻,趁顾美人问你之前,你还是想好怎么解释吧。”

  嘻嘻:“叽叽啊,做人还是别幸灾乐祸的好,除了哈哈,你觉得你来路正常吗?”

  不是来看他的吗,这两只怎么又互相伤害起来了?

  这俩熊玩意儿!华佑霖看着自己已经全然恢复的伤势,看来都是顾姐姐医治的,如此,她应该没事,华佑霖一言不发地穿鞋,然后拉开门出去找顾溪桥。

  他一开门,就看到了从隔壁门里出来的顾溪桥,只是她没有看他。

  华佑霖张嘴,想说什么,这个时候从大门的地方进来了一个道姑,得,顾溪桥这下是彻底不睬他了!

  他神色蔫蔫的。

  “顾小姐,我是来为昨天的举动,道歉的。”道姑脸上是一片哀戚,显然是为昨天晚上看到的地底的那些惨相而震惊,“对不起,是我鲁莽了。”

  如果是她遇到这种事,绝对不会比顾溪桥好到哪儿去。

  顾溪桥对道姑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扯嘴笑了下,“大师,不必道歉,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们道家主张顺应自然,无为而治,你们信天,我却是要逆天。”

  顾溪桥看着被吓傻了的道姑,然后直起身体,轻松的一笑,“所以,这件事不是终点,只是开始。”这条血腥之路,才刚刚开始而已。

  道姑觉得,这么疯狂的一个人,她该是劝这位还年轻、前途无量的孩子不要这么愤世嫉俗才是,但是此刻,她却一句阻止的话也说不出,反而是激情澎湃!

  道歉不成,反而被对方洗脑?!

  顾溪桥抬起脚步忘诸葛言的地方走去,这路上,又碰上了不少人。

  “晋级了,这功法果然适合你。”顾溪桥看着慕容非烨,摸着下巴点头,“一个月之内,晋升两级,果然是连Y国首领都敬重的。”

  慕容非烨:“……”

  靠!论恐怖谁有你恐怖!皇甫家说血洗就血洗了,跟你一比我简直弱爆了!所以你别这么说我我害怕!

  ------题外话------

  【喏尐奈】亲的生日小剧场,顺便,生日快乐(*^__^*)

  胖蛋:何方妖孽!

  奈奈:我不……

  高大花:蛋蛋,今天奈奈生日,我让她来书中一游,你再吓她我让你没蛋哦亲~

  胖蛋:……

  奈奈:没蛋哦亲~

  胖蛋:亲你想看什么呢?我们江家的地方随你玩的呢亲~

  奈奈游遍了整个江家,然后在顾美人的床上刻下了一行字——喏尐奈到此一游。

  晚上,终于送走了她的胖蛋用刻刀抹去这行字。

  可是还没有动手就被回来的爸爸mama当场捉到。

  胖蛋:……呵呵。

  顾美人:江哥哥,我们儿子是不是坏掉了?

  江甜甜(冷笑):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蛋。

  胖蛋:我生下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最后我发现我错了,这个家里我才是最、正、常的!

  ,!

[读者须知]:下一篇:016欢迎来到坑杀阵-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