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yy娱乐 >

004魏家-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发布时间:2018-08-20 15: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yy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03徒手捏子弹-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听到顾溪桥的话,刀疤的脸忽然变成了青黑色,黑黝黝地眼眸看着她,在这昏暗的囚室里极为诡异,他咧了咧嘴,“就算是傀儡,我也是主人手中最为出色的傀儡……”

  这年头,连傀儡都能装逼了?口袋中的手机震了一下,顾溪桥瞥他一眼,然后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是百里彬的,问她明州的情况,还有大长老跟一条的。

  刀疤脸见顾溪桥低头不说话,高状的身体忽然间膨胀起来,青黑色的脸扭曲成了一个弧度。

  “人形沙皇弹。”站在华佑霖身边的洧曦惊恐地出声,她对这些弹药之类的很有研究,一看见这茬,脸色一变,声音都在颤抖。

  刀疤脸看着惊恐的洧曦,目光中露出嘲讽的神色,对,就是这样,惊慌、恐惧,这样的情绪才能配得上人类,“这是主人给我的最大杀器,我要一个念头,就会‘砰’地一声炸……”

  刀疤脸还没说完忽然就卡壳了,他满脸惊愕地看着顾溪桥,顾溪桥将手机往上一抛,双手捏了几下,朝他灿然一笑,笑靥如花。

  “砰!”

  “我让你炸!”

  “砰!”

  “我看你是不是还会上天!”

  “砰砰砰!”

  几拳打完,手机刚好落下,顾溪桥将刚刚没有编辑好的短信编辑完毕,然后点了下发送。

  涨成一个球的刀疤脸被揍回了原样,一道普通人无法看见的黑气从他身上飘出来,顾溪桥从口袋里掏了一个竹筒出来,收起了这道黑烟,原本傀儡满是自信地认为顾溪桥不会对他动手,会留着他往下查下去,他一定想不到,顾溪桥竟然就这么解决了他。

  “小华子,”顾溪桥指着那个傀儡的身体,对华佑霖道,“装逼会被我打的。”

  华佑霖认真地点头,然后一脸惭愧,“顾姐姐,是我太弱了。”

  “是挺弱的,不过也不能怪你,你天资不好。”顾溪桥叹气,将手机跟竹筒都装进兜里,“就是浪费了我的一碗麻辣烫,我才吃了一半啊。”

  她向来把最好吃的留到最后吃,想想碗里还有一大块里脊肉没吃还挺心痛。

  “我下次争取让你吧麻辣烫吃完。”华佑霖连忙道。

  “你加油。”顾溪桥瞥了他一眼,摸摸下巴,在琢磨她话里的可信度。

  华佑霖点头,“当然,我请你喝奶茶!”

  听着这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场面中其他的三人还在怔愣中,刚刚那暴力血腥的画面还在三人脑海中流转,洧曦愣愣地出声,“帅,好帅……”

  邵戈看了洧曦一眼,觉得这个人不正常,哪个女的遇到这种血腥残暴的画面会说帅的?

  不过,他将目光转到顾溪桥跟华佑霖身上,觉得最不正常的还是这两个,而且刚刚,顾溪桥那样子时真的很帅啊。

  “顾小姐,谢谢,”言先生向前走了一步,苍白的手指抵着唇咳了两声,对顾溪桥刚刚非人类的实力,他脸上没有起半丝的变化,有点散漫,有点悠然,“我叫诸葛言,以后若是有事,顾小姐可以尽管来找我。”

  说着他报出了一个地址。

  听到他的话,顾溪桥点点头,“顾溪桥,外面军队在,三分钟后就能到,我们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带着华佑霖离开,墨色的长发从背后滑到了肩上,随着她走出去,房间里的白色蜡烛又一根根点燃,房间明亮了不少,竹影摇曳。

  华佑霖走之前拉走了邵戈。

  三道身影很快就从面前消失,诸葛言站在原地,嘴角似乎是弯了弯。

  他身边的洧曦却是张大了嘴巴,“少……少爷,您刚刚竟然……”竟然说了自己的真名?

  连从小跟在他身边的她跟洧旭,都已经十几年没有听到过他的真名了,连与他们交往甚密的魏家,也只是称诸葛言为言先生。

  今天竟然跟了一个女生说了自己的真名,虽然那个女生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刚刚那个男孩,”诸葛言看着地上摇曳的身影,忽然出声,“应该是死了才对。”奇怪,一个本该死了有两月的人,竟然还活生生站在他面前。

  “什么?”诸葛言说话的声音太小,洧曦没有听见。

  “没什么。”诸葛言却没有再说,而是看着门口。

  门口的方向已经传来了脚步声,须臾,魏辰浠就带着一众军队出现在两人面前。

  “竟然真的是三分钟。”洧曦看着手里掐着时间的手机,愣愣地开口。

  确信诸葛言没事的洧旭终于松了一口气,见洧曦孩子啊喃喃,不由疑惑地问了一句,“什么?”

  “没什么,你们没有将顾小姐留下来吗?”洧曦看着洧旭,“她救了我跟少爷!”

  “什么顾小姐?”洧旭摸摸脑袋,有点搞不清他这个双胞胎妹妹在想什么。

  洧曦瞪眼,“就是你出去,没有看到一个女生跟两个十二三岁的男孩?”

  “洧曦你是不是病了?这里就一条路,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人啊!”

  于此同时,明州,一间封闭的密室中。

  “老大,事情被搞砸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对着手机那头恭敬地说着。

  连表情都是谨小慎微。

  电话那边的声音非常温润,“遇上了她,这件事怪不得你,你明天回京城,这件事我已经让老五过去了。”

  “大人!请再给我一个机会!”听到那边的声音,中年男人腿一软。

  “你如果还继续呆在明州,她不出五天就会把你揪出来。等老五到了,你就赶紧回来,京城有其他事情待你处理。”话音一落,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中年男人擦了擦冷汗,老大向来不会危言耸听,他说那个人五天之内将人揪出来,想必那个人真的有这个能力。

  一想到这茬,中年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得加快速度,这边的计划不能因为他而打乱,等五大人过来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事情安排好。

  步行街。

  “顾姐姐,你在看什么?”华佑霖看着一路盯着树看着的顾溪桥,不由疑惑地出声。

  顾溪桥将目光从树上移开,微微摇头,“没什么,邵……邵邵,你跟小华子也很久没见了,晚上去我们家吧。”

  邵戈挠挠头,“不了,我家就在前面。”

  “去吧,”华佑霖咧嘴笑了一下,“你那个破家回去干嘛,哥哥我现在有钱了,你以后就别回去了,你这个年纪应该是去学校的。”

  听到这句话,邵戈更加摇头,“还是不打扰你们了,我一个人自在惯了。”

  他想得很清楚,华佑霖现在过得很好,如果把自己带回去,到时候说不定到时候连华佑霖都会过得不好,反正他一个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别跟他客气,”顾溪桥将手插进兜里,手指划过路边枯萎的一截树枝,清亮的眼眸微微眯起,“他是个有钱人,放心,花的不是我的钱。”

  “啊?”顾溪桥的一番话让邵戈一时间有点惊愕。

  “就去那家奶茶店吧。”顾溪桥放下手,走向不远处的一家奶茶店。

  华佑霖仔细想了一下顾溪桥的话,转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看着邵戈道,“邵邵,这钱真的是我自己赚的,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是神医后人吗?我在京城的时候救过几个人,他们都给了我丰厚的报酬。行了以后再说,去喝奶茶,要不然顾姐姐肯定以为我要赖账了!”

  他拉着邵戈走近奶茶店。

  “不对,顾姐姐怎么知道我名字?”邵戈忽然想起来这么一件事,他记得华佑霖只对他说叫她顾姐姐就行,可是没有跟顾姐姐介绍过自己啊,她怎么知道他名字?

  华佑霖在门口忘了一下,一眼就望到了顾溪桥正坐在窗子边,“哦,她啊,掐指一算。”

  说完他让邵戈坐到顾溪桥那边,而自己去排队买了三杯奶茶。

  邵戈其实是有些局促不安的,他捏着手中的奶茶杯,这个奶茶店装修很精致,身边来往的都是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而他,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平日里在桥头,那些穿着光鲜的人看到自己的时候都是皱着眉,恨不得远远避开。

  眼下,看着身边两个人在讨论着改让他上哪个年级,邵戈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一股暖意,他都忘了已经有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邵戈一直在听华佑霖说京城的事,忽然间华佑霖突然不说话了,只是看着窗外,他不由拔高了声音,“华佑霖、华佑霖?”

  华佑霖怔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只是握着奶茶杯的手不由紧了紧,他抿着唇,垂着脑袋,闷闷地道:“没事。”

  “走吧,我们出去看看。”顾溪桥拿着自己没有喝完的奶茶,先一步走了出去。

  华佑霖看着她的背影,最后也跟了过去,邵戈一头雾水跟在两人后面。

  不远处的街头围了一群人,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和一个穿着黑色的短外套皮靴的年轻女人,两人身边,倒着一个身着不凡的妇人,脸上极为苍白,年轻女人做了一番急救措施以后,年轻妇人幽幽转醒,周围人都爆发了一声惊呼声。

  年轻女人看着老人,语气存着一丝教导,“华家前几天医死了人,已经被魏家勒令不准再使用医术了,没想到你们现在竟然还敢出来医治人。没想到你们华家除了华靖雅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了可以拿出手的人,堂堂华家,沦落到这种地步。医者,仁义之者;心,为父母之心。你们以后,还是少出来祸害人吧。”

  被一个可以做自己孙女的人教导,老者脸上也是染上了一层羞愧,但是眸中却也有着愤怒,“皇甫璇,我们华家不会医死人!”

  他只干干说了这一句,只是再多边界的话却说不出来。

  “这件事你去跟魏家的人说吧。”皇甫璇看了他一眼,并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

  她的容色张扬,冷艳、高贵、傲气,周围的人看着她,都是一脸的敬仰,显然她的名气极大。

  皇甫璇对这样的目光已经习惯了,只是忽然间感受到一道刺眼的目光,她停下来,朝那个方向看过去,看到了一双黑亮的眼眸,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

  男孩的目光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平淡,但是皇甫璇确信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不过并没有在意,而是转过头继续离开,眼角的余光突然撇到了一抹艳色,她脚步一顿,将目光停在那个人影的脸上,五官犹如画笔描绘般的细致,清雅如玉,那是一张怎样的脸,皇甫璇不能用语言形容。

  只是在茫茫人海中,只有她最为显眼,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皇甫璇见过的俊男美女不少,但是能媲美得上这个女人的,似乎也只有那人……她似乎怔了一下,再次回神的时候,那个女人跟男孩已经不见了。

  就在她停住脚步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大步走过来,低声道:“小姐,魏先生找您,那位的病又犯了。”

  听到这句话,皇甫璇也顾不得刚刚那个女人,就算再好看,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她没多放在心上。而是急切地跟着黑色西服的大汉上了一辆黑色的卡宴,车后,画着一朵茶花。

  又赢得了一批人艳羡的目光,还有一堆人议论纷纷,兴奋得脸色通红一片。

  “茶花,这是魏家的车!”

  “那个就是皇甫小姐!”

  “我以前跟她一个学校,她真的很聪明,现在不过二十四岁,就已经获得了双博士学位,听说已经得到了皇甫一家的真传。”

  “我知道,明州的医药第一世家,皇甫璇,连魏家都对其有礼相待!”

  “嘘,你不要命了,魏家岂是你能议论的?”

  顾溪桥捏着奶茶,带着华佑霖两人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华家上个月医死了人,已经关了医馆门,现在皇甫家一家独大,华家几乎没有了生存的地位,现在华家就是这个状况,这也是我一开始就没有带你去华家的原因。”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递给华佑霖。

  华佑霖接过来一看,是一封邮件,上面详细地写着华家的事情,“顾姐姐……这?”他一愣,顾姐姐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你的实力还不够,华家的实力也还不够,小华子,你告诉我,还想振兴华家吗?”顾溪桥喝完了奶茶,捏扁杯子,随手往后一扔。

  身边路过的一个年轻人刚想说不能随手丢弃垃圾,却发现那个奶茶杯就像长了眼睛一般,竟然还拐了一个弯,径直地落在几十米远的垃圾桶里,他:“……”

  “嗯,”华佑霖用力点头,“我恨华家,但是华家不能消失,我爸妈死前,我发过誓,华家决不能亡。”

  “那你加油,”顾溪桥起身伸了个懒腰,“我们回去,给你写个大致的方向,这件事我不会多过插手。”

  天兴酒店就在不远处。

  等到邵戈到的时候,一时之间有点无语,所谓的“家”,就是这个酒店?

  等到了套间的时候,邵戈被坐在电脑前的那个花花绿绿的机器人惊到了,他指着那个机器人,“它它它它它……”他竟然看到了一个机器人在打游戏!

  “叽叽。”顾溪桥瞥了叽叽一眼。

  叽叽立马转过头,朝邵戈挥手,“邵邵,你好哇。”

  邵戈已经被劈得里嫩外焦,“它又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华佑霖耸肩,“谁知道呢?别纠结了,先进去洗澡。”

  顾溪桥租的是套房,有两间卧室跟一个客厅,此时她从一件房间里出来,手上拉着一个箱子,看着华佑霖道:“你今天放在我房间的箱子没有拉走。”

  华佑霖嘴角一抽,不过还是哦了一声,然后慢慢箱子拉到自己的卧室里,从里面找出了一套衣服给邵戈。

  邵戈则是看着雪白的床上的那只火红的鸟儿,目光满上惊叹,“好漂亮的鸟儿。”

  “谢谢夸奖。”那鸟儿转过了头,朝他说了一句,然后又立马低头,邵戈这下子看清楚了它爪子上的一个梨子手机。

  邵戈:“……”

  他僵硬地拿着衣服进了浴室,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不过一开始顾溪桥强悍的实力就已经折服了他,所以他只震惊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整理今晚发生的事,顾姐姐,究竟是什么人?

  屋外的华佑霖看着嘻嘻,“嘻嘻,你吓到我的小伙伴了。”

  嘻嘻抱着梨子手机飞出了门外,一脸认真地点头,“下次我争取注意一点。”

  “桥美人。”嘻嘻抱着手机飞到顾溪桥的房间里,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一粒褐色的丹药飞进了它的嘴中,它立马识趣地闭嘴。

  顾溪桥拿过了叽叽的电脑,飞快地在键盘上敲着字。

  “那个邵戈,精神力不错。”叽叽抱着一代瓜子,盘腿坐在床上,一边咳,一边道。

  瓜子壳被它随手一扔,然后凭空消失。

  “人也很怪,看到你们,竟然没有去报警。”顾溪桥打了个响指,打印机凭空而出,她将写的东西打印出来,“去把这个拿给小华子。”

  叽叽接过一叠纸,扫了一眼,有点惊讶,“你让小华子一个人去将华家扶起来?可是皇甫家,肯定不会让这件事发生。”

  华佑霖毕竟还小,叽叽觉得顾溪桥这个想法不太可行。

  “他从小就在社会上打拼,心思比一般成年人都重,所以这件事我不插手,他只管振兴华家,”顾溪桥靠在椅背上,打开了游戏,嘴角勾起一抹笑,“不过皇甫家若是敢做什么小动作……”

  看着顾溪桥的笑,叽叽打了个寒颤,然后出门将这叠文件交给了华佑霖。

  不过这一来一去,它忽然明白了顾溪桥的心思,她是想让华家给华佑霖练手,并不是不管他,如果真是不管他,也不会随着他来明州一趟。

  魏家。

  “言先生,你的意思是,辰衍有一场大劫?”魏辰浠看着诸葛言,神色大骇。

  诸葛言低头,用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凶”字,侧颜温雅似玉,“说起来,这件事跟我有很大的关系。”

  “可有方法化解?”魏辰浠双手紧握,指尖似乎要刺破掌心。

  “非人类之力,无法化解,”诸葛言摇头,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张清滟的脸,“等等,有一人若可帮忙……”

  “少爷,皇甫小姐来了!”洧曦在外面敲门。

  魏辰浠深深吸了一口气,“快请皇甫小姐进来。”

  一个高挑的人影进门,容色跟气质都是顶尖,她替诸葛言把了脉,眉头微拧,面上全然是担忧,“言先生,你最近做了什么?为什么病情更重了?再这样下去,别说五年,三年恐怕都……”

  “无妨,”诸葛言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仿佛皇甫璇说的不是他一般,“生死由天定。”

  “皇甫小姐,请务必救治好言先生,”魏辰浠拱手,“不管花多大的代价。”

  “我会竭尽全力,”皇甫璇看着桌子上摆的那张纸,上面写的字极为清俊,就如同写字的人一般清朗如玉,“言先生,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诸葛言只是淡淡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走出了门。

  “少爷,您在看什么?”洧曦看着诸葛言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空,从小到大,她都不懂这些。

  淡淡的光芒下,诸葛言的眉眼极为分明,他的眼眸深不见底,口中喃喃道,“天蓬跟天心双双黯淡,明州,大劫将至。”

  洧曦眨眼,没有听清诸葛言的话,于是兴致勃勃的说起来,“少爷,今天那个顾小姐是什么人,她真的好厉害,也很漂亮,比皇甫小姐还要好看!”

  “她不是明州人,”提到这个顾小姐,诸葛言也笑了一下,“应该是来自京城。”

  “京城?”洧曦目露向往。

  皇甫璇跟魏辰浠谈完诸葛言的病情后,便出门,听到这两人隐隐约约提到了顾小姐这三个字。

  魏辰浠愣了一下,“言先生,这位顾小姐是何人?”这还是第一次从他口中提到其他人的名字。

  这句话一问,皇甫璇不由将目光转向诸葛言,目不转睛,显然对他口中的“顾小姐”很在意。

  “命理不可算之人。”诸葛言摇头,手指抵唇咳了两声,然后道,“辰浠,皇甫小姐,我先回去休息了。”

  清朗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面前。

  皇甫璇目光微怔。

  次日。

  顾溪桥一早就起来,丢了几本书在酒店给华佑霖看,然后带着邵戈出去了,邵戈昨晚的吉他没有带回来,她带着他去找吉他了。

  “顾姐姐,为什么你跟华佑霖都不叫我名字?”路上的时候,邵戈突然问道。

  “叫你的名字很吃亏。”顾溪桥看了邵戈一眼。

  邵戈低头思索了一下,默默将自己的名字念了几遍,邵戈,邵哥?

  难怪!

  邵戈的吉他丢在他跟华佑霖被抓住的地方,但是俩人到的时候,没有看见吉他,反而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顾溪桥微微眯眼,“你怎么在这?”

  诸葛言转身,他的手中拿着的就是邵戈的那把吉他,这把吉他非常的老旧,但是被他抱着就如同一件精致的工艺品,他将吉他递给顾溪桥。

  邵戈看了一下,顾溪桥拿着这个吉他的时候,也仿佛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

  果然,美人就是美人,连吉他都知道看人脸。

  “顾小姐,”诸葛言朝顾溪桥笑了一下,“我是在等你。”

  【叮!触发随机任务,保护魏辰衍!完成任务积分,1000!】

  冰冷的机械音响起,顾溪桥看诸葛言一眼,摸摸下巴,“雇我做保镖,很贵。”

  诸葛言第一次发愣,他看着顾溪桥,一脸惊愕,他还没说,她怎么就能知道?

  ------题外话------

  “年年”升级的小剧场(年年,尹姐姐,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小剧场^_^)

  尹姐姐(冷漠):你跟黎帅哥订婚了?

  年年(惊吓):尹……尹儿……你来干嘛?

  尹姐姐(冷笑):抢婚

  年年(冷漠):尹儿,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尹姐姐(指着黎钰,似笑非笑):抱歉,让你失望了,我要抢的是他!

  年年:WTF?

  黎钰(笑):尹儿,你来了。

  两人,相携而去。

  年年:风中石化……

  ,!

[读者须知]:下一篇:005这么拽(一更)-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