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悦凯娱乐 >

第490章 结局篇之八-冷王毒宠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30 17: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悦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89章 结局篇之七-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总之,一切准备妥当。后来在龙神的运作之下,楚玉祁很快便遇到了假装迷路的容雪黛,并且顺利将她带回都城,结为了夫妻。而龙神家族之所以选中楚玉祁,是因为楚玉祁就是凤族王族的后裔,凰后后裔注定会在这个家族里产生。

  不久之后,容雪黛便顺利地生下了楚寒筝,也就是凤族的救星,凰后后裔。生产的痛苦让容雪黛很快便昏死了过去,等她重新清醒过来,才万分惊异地发现楚寒筝竟然就是被端木俊的内丹选中的人,导致她一出生就带有了妖凰的体质!

  事实已经造成,容雪黛自是不敢怠慢,立刻将此事秘密禀告给了龙神家族。得知此事,族长立刻传回消息给她,说这一切都是天意,让她不必理会,只管安心将楚寒筝抚养长大,楚寒筝自会完成她应该完成的使命。

  为了传递消息的方便,龙神家族派人来与容雪黛联络时,都是幻化成灵狐掩藏身形的,所以那次楚玉祁看到一只白狐从容雪黛的房间出来,并不是错觉。

  总之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楚寒筝也慢慢地长大。虽然尚且年幼,却已能看出眉眼之间的国色天香,从小就是个绝顶的美人胚,竟然很快便芳名远播,几乎传遍了整个京城,就连高灵诺也开始注意到了她,言谈间曾经流露出过将楚寒筝许配给他膝下某位皇子的意思。

  这对楚寒筝而言,当然不是一件好事,她可是凰后后裔,与巫玛帝国不共戴天,怎能彼此婚配?当然必须想个法子阻止,并且令高灵诺永远打消这个念头。

  不过不等她想出合适的办法,楚玉祁便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皇后兰若瑶一命,兰若瑶感激之余,又见楚寒筝小小年纪便貌美无双、玉雪可爱,便奏明帝王,许她为未来的太子妃。

  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楚寒筝无意中闯入了镇魔殿,竟导致体内妖凰的邪性发作。不过这个意外却让容雪黛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还算高明的办法。

  之前楚寒筝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一幕其实正是事实,那就是凰戒的确是被容雪黛给拿走了。原本当年凤王朝覆灭之时,凰后的确运用空间法术将凰戒藏在了另一个空间之中,几百年来一直安然无恙。直到楚寒筝这次邪性发作,容雪黛才想到凰戒的力量可以暂时压制她体内的邪性,便从空间中取走了凰戒,并且故意放在了楚寒筝的脸上,一来压制妖凰的邪性,二来也可以暂时遮掩她的倾世之貌,可谓一举两得。

  果然,楚寒筝变得无比丑陋之后,她与太子的婚事便再也不曾被人提及,否则恐怕她早就成为太子妃了。

  完成这件事情之后,容雪黛的任务也算是顺利完成了,便暂时离开,回到了龙神家族,将楚寒筝留在了靖远侯府。接下来的一切就要她自己去承受,去接受她应该接受的历练了。

  不过当时楚寒筝毕竟还只是个刚满六岁的孩童,没有足够的力量自保,很容易出现意外。所以,容雪黛临走之前将凤族王族的不传之秘,也就是那些武功秘籍之类悄悄留了下来,而且再三叮嘱楚寒筝绝对不要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父亲楚玉祁。

  当然,只有这些秘籍是远远不够的,龙神家族又将夏薇派到了她的身边,以一名普通丫鬟的身份负责伺候她,更重要的还是暗中保护。

  这所谓的保护只能是在楚寒筝有生命危险时,她才能暗中出手化解危机,除此之外,楚寒筝所受到的一切嘲弄欺凌,都是她浴火重生之前必须接受的历练,夏薇绝对不得插手。

  完成这一切之后,容雪黛便假装重病而亡,从此消失在了世人的视线当中。而因为凰戒的存在,楚寒筝的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个鸡蛋大的肿块,让她变得奇丑无比,受尽了世人的嘲笑。不止如此,自从闯入镇魔殿导致妖凰的邪性发作之后,她便开始准时在每月月圆之夜的子时看到那个诡异的空间,才会从此变得疯疯癫癫,越发被人当成了妖怪。

  从那以后,尽管楚寒筝的确受尽了欺凌,夏薇却始终牢记着自己的使命,除非她有生命危险,否则绝不敢随意出手干涉,默默地等待着她浴火重生、华丽归来的那一刻。

  原本一切都非常顺利,可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意外却仍然发生了。

  为了成为太子妃,四小姐楚寒筠与其母联合设计,要将楚寒筝嫁给身染恶疾的韩俊彦,好让她与太子解除婚约。楚寒筝不肯听从,被楚寒筠失手误杀,导致现代社会雇佣兵蓝天伊的灵魂穿越而至,二者结合成了一个崭新的生命体,这也算是天意。

  原本有夏薇在一旁保护,这个意外应该不会发生的。巧合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夏薇就要去萨罗白塔向尊者禀报事情的进展,而且每次离开,她都会以回家探亲为理由。那天晚上正是她前往萨罗白塔之时,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意外偏偏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

  不过幸好,潇揽月觉察到了楚寒筝遭遇的危机,这才偷了蓝夜云准备拿来解毒的灵丹送去给了她,却不知为时已晚,此楚寒筝已非彼楚寒筝。

  当然,这个变故不只是蓝夜云,连潇揽月都是不知道的,到现在为止他虽然仍旧无法解释为什么**封印破除之前楚寒筝就恢复了体质,但却从来不曾怀疑过楚寒筝的真实身份,一直以为她就是如假包换的凰后后裔。

  也正是因为夏薇同样来自龙神家族,所以在大沙漠之中两人迎面碰上时,她对潇揽月的态度才会那么恭敬,简直给人一种恨不得跪下来顶礼膜拜的感觉。

  而且当时虽然陌如玉的记忆被封存,他的直觉却相当准确,否则他也不会告诉楚寒筝潇揽月和夏薇是一伙的。

  而夏薇的态度也无声地传达出了两人在龙神家族中地位的高下。她只不过是龙神家族中一个普通的成员,而潇揽月……

  说到这里,潇揽月突然住了口,跟着挠了挠头,很有几分不好意思:“这样标榜自己,还真有些难为情。”

  蓝夜云不由微笑:“你只不过是实话实说,哪里算得上是标榜了?何况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龙神家族中的地位必定不低。”

  潇揽月笑了笑:“事实倒是事实,不过由我自己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炫耀之嫌。当然宁王不俗,我就直说了,其实,我和大哥都是龙神家族现任族长之子。”

  ……我去!这么牛叉闪闪?!

  尽管早已猜到他地位不低,却仍然没想到竟然高到这样的程度,蓝夜云等人早已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目光像探照灯一样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位族长之子。

  “喂!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潇揽月早已抬起袖子遮在了自己的面前,瓮声瓮气地说着,“其实族长之子也没什么了不起啦,跟你们比也没有多长了鼻子眼睛。”

  你太谦虚了!虽然没有多长了鼻子眼睛,你却是如假包换的神,而我们不过是些普通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不过这也终于可以解释,潇揽月看起来为什么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了,堂堂龙神之子,这天底下还有他做不到的事吗?啊,不对,还真有。别的不说,至少他们不就没办法净化端木俊的体质,还得让蓝夜云去送死吗?

  果然,就算是神也不是万能的呀!

  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蓝夜云便知道他们又想起了这件伤心事,便立刻开口岔开了话题:“故老相传,萨罗白塔内一直有尊者居住,恐怕已经有千百年了吧?莫非你大哥已经几千岁了?”

  潇揽月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了,我和大哥虽然来自龙神家族,但我们都还年轻着呢,大哥跟你年纪差不多,我比大哥还要小几岁,否则怎么会一直叫你的王妃做姐姐?我要是已经几千岁了,岂不是太吃亏了吗?”

  蓝夜云反倒越发不解:“那……”

  “那当然是因为居住在萨罗白塔内的尊者并不仅仅是大哥一个人,而是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一次交接。”潇揽月有些得意地说着,“反正如果我们不愿意,世人是见不到我们的,他们也根本不知道所见到的尊者究竟是一个人还是好几个人。”

  蓝夜云恍然:“原来如此。那么交接的原因是……”

  “寂寞难耐呀!”潇揽月叹了口气,“你试试一个人独居在那高高的萨罗白塔上是什么滋味,一天两天还好说,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那滋味……用姐姐的话说,实在太酸爽,当然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换一次人。”

  蓝夜云忍不住失笑:“阿筝就是喜欢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你倒也学了不少。”

  “好玩嘛!”潇揽月也笑嘻嘻地说着,“而且不妨告诉你们,本来这次在帮助你们夺回凤族天下的任务中,应该是我留在萨罗白塔作尊者,大哥化成白狐跟在你身边的,可是你们也看到了,就我这脾气哪里坐得住,所以便软磨硬泡,硬是跟大哥换过来了。”

  众皆无语:这样也行?

  点了点头,蓝夜云接着问道:“尊者留在萨罗白塔,就是为了守护涅槃大陆吧?”

  潇揽月笑了笑:“宁王果然聪明。世人常说龙神家族早就已经没有了实体,只剩下精神与天地同在,不生不灭,所以始终猜不到我们究竟存在于虚空之中的哪一处守护着涅槃大陆。其实根本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玄,我们的确存在于一个与你们不同的空间,为了方便守护涅槃大陆才建造了萨罗白塔,并且派遣尊者居于其中,作为连接两个空间的传输站。”

  蓝夜云不自觉地点头:“原来如此……”

  潇揽月看他一眼,接着笑了笑:“我们龙神所在的空间,你们是去不了的。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处在冥想的状态,不需要食物和水。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人猜测我们已经没有了实体,只剩下精神与天地同在。”

  蓝夜云笑笑:“世人的想象力就是如此丰富,随他们。”

  容雪黛之谜也已经彻底解开,那么接下来唯一剩下的事情就是尽快幻化出真身,好阻止楚寒筝,彻底消除这场劫难了。

  眼见众人再度沉默下去,潇揽月便含笑站了起来:“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顺便考虑考虑到底该做何决定。”

  很快,房中便只剩下了七人。无视于众人绝望而哀伤的目光,蓝夜云反倒笑得越发云淡风轻:“都说了不用考虑了,我的决定不会改变的。”

  “我觉得龙神不可能没有其他的办法,他肯定是不愿意告诉我们。”沈醉欢突然咬了咬牙,“他们既然是神,怎么可能连妖凤的体质都净化不了,偏偏要你拿命去拼,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看也是!”绝望之下,苍陌也顾不得许多了,竟不怕潇揽月听到一般嚷嚷了起来,“之前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都做到了,怎么会被这个小小的问题难住?我再去找他!”

  说完,他跳起身就要跑,蓝夜云已经一把拉住了他:“别添乱。这一路行来,他们帮了我们多少忙你们不是不知道,如果真有别的办法,他们怎么会不说?做人可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其实苍陌也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被他这一阻止,方才那股怨气早不知丢到了何处,好一会儿之后才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那该怎么办呀?王爷,你……”

  蓝夜云笑了笑,安慰一般拍了拍他的手:“你就当我们之间是一场宴席,天下本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何况现在凤族已经夺回了天下,有我没我对大局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当然我还没有子嗣,所以我会去问问龙神,凤族的天下交到谁的手中比较合适。当然,不管交到谁的手中,身为六部之王的后裔,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尽心辅佐,让百姓们重新过上从前那安居乐业的生活的,是不是?”

  这岂非已经跟交代遗言没有什么两样了吗?刹那间,众人心头的绝望和悲痛更加强烈,泪水更是早已流了满脸,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

  已经打定主意坦然面对这一切了,可是看到六人的样子,蓝夜云心里却也一阵难受,脸上的笑容便有些维持不住了:“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是存心想让我走的不安心吗?”

  “你走了之后,王妃怎么办?”沈醉欢咬牙,努力将泪水憋了回去,“你也知道,她现在是因为迷失了本性才会如此,等她清醒过来,得知你为她而死,你以为她还能活吗?”

  “所以就靠你们啦!”蓝夜云微笑,“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多劝劝她,无论如何让她好好活下去,否则我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假手他人?”沈醉欢赌气一般说着,“要劝你自己去劝,王妃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除了你,我们谁也劝不了!”

  蓝夜云看着他,笑得越发温和:“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还跟我撒娇耍脾气?放心吧,你们到时候只管尽力去劝,实在劝不了,大不了我再托梦给阿筝,好好劝劝她也就是了。”

  “你……”沈醉欢忍不住咬牙,“你是打定主意要去送死了吗?死不了你就觉得不痛快是吧?!”

  蓝夜云依然微笑:“那好,你告诉我,我要怎样才能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前提下阻止阿筝,解除涅槃大陆这场劫难?”

  ……

  沈醉欢刹那间无语,狠狠一拳捶在了桌子上,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有别的办法,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没办法,是不是?”蓝夜云淡淡地笑了笑,“你以为能活的时候,我想死吗?只不过如果用我一个人的命就能换回涅槃大陆的祥和宁静这笔买卖无论如何我必须得做。”

  “呜呜呜……”

  一阵压抑不住的痛哭声终于传来,众人转头看时,玉凝眸已经嗖地跳起身,一边捂着嘴一边跑了出去,显然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到底是女孩子。”蓝夜云摇了摇头,“醉欢,去看看她,顺便好好劝劝她,让她不要伤心。”

  沈醉欢迟疑片刻,终于还是站起身追了出去。当然不放心玉凝眸倒还在其次,毕竟这里是萨罗白塔,绝不至于有什么危险,最重要的是他也有些承受不住房中这压抑而绝望的气氛了,再呆下去,他一定会疯的。

  目光环视一周,蓝夜云接着开口:“你们也去歇着吧,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们做呢!”

  毕竟是生死相依多年的兄弟,几人也看出其实他想一个人静一静,便各自默默地起身离开了。

  对蓝夜云而言,他的确想一个人静静地度过生命中这最后的一个夜晚。楚寒筝对凤族人的黑化越来越严重,已经再也不能继续耽搁下去,必须尽快阻止。明天尊者帮他幻化出真身之后,便是他的死期了!

  只不过等他唤回楚寒筝的本性之后,还来得及再跟她说几句话吗?如果来得及,他一定要劝楚寒筝好好活下去……

  大概也知道这一刻他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尊者和潇揽月竟然一直没有再出现。蓝夜云便一直静静地坐在水池边望着那蔚蓝色的湖水,脑中不停地回忆着与楚寒筝相识相知相恋的一切,竟丝毫不曾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决定好了吗?”

  耳边突然传来尊者的声音,蓝夜云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明媚的阳光已经从窗口透了进来,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轻轻活动了一下因为一个姿势保持得太久而僵硬的身体,他毫不犹豫地点头:“早就决定好了,来吧!”

  尊者笑了笑:“真的考虑清楚了?我可以再提醒你一次,唤回楚寒筝的本性之后,不但凤凰神的神力会消失,你以后再也不能幻化真身,甚至连羽翼都召唤不出来,而且还会赔上一条性命,所以你确定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蓝夜云不由淡淡地笑了笑:“连命都没有了,还管什么幻化真身,召唤羽翼?”

  尊者点头:“这倒也是。那么,你确定?”

  蓝夜云仍然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确定,这就开始吧!不过我想先请问尊者,帮我幻化出真身之后,我要怎样做才能唤回阿筝的本性,净化她的体质?”

  这个问题原本再正常不过,可是尊者却仿佛有些难为情,竟然抬起手挠了挠头,又挠了挠眉心,好一会儿之后才眨了眨眼,说出了两个字:“洞房。”

  有那么一会儿,蓝夜云简直怀疑自己的听力出现了问题,不由瞪大了眼睛:“哈?!什么?!”

  尊者一声苦笑:“明知道我难为情嘛,还要我再说一次?”

  蓝夜云掏了掏耳朵,仍然有些不敢相信:“你刚才说……洞房?”

  “是。”尊者点了点头,“等你成为凤凰神之后,只有跟楚寒筝成为真正的夫妻,你体内凤凰神的神力才能彻底进入她的体内,从而净化她的体质,唤回她的本性。”

  “这……我……”蓝夜云倒是越发张口结舌,满脸匪夷所思,“只……只能这样?就没有别的法子了?”

  “或许是有的,只不过我不知道。”尊者摇了摇头,继而有些不解,“据我所知,你跟楚寒筝不但两情相悦,而且早就已经拜过堂了,不过是洞个房而已,至于那么为难吗?还是说因为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妖凰,所以你不愿意再亲近她?”

  “当然不是!”蓝夜云立刻摇头,“我曾经发过誓的,阿筝是我的人,这一生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是人是妖,是魔是仙都好,总之她就是我的人,这一点不会改变!”

  尊者满意地点头:“那你……”

  “我得为她的未来考虑呀!”蓝夜云皱了皱眉,“唤回她的本性之后,我立刻就会死,不能再陪着她了,那我若是跟她洞了房,她就是我的人了,难道从此之后让她一辈子守寡吗?虽然她也有可能遇到一个不在乎这些的人,但万一遇不到呢?我岂不是害了她了吗?”

  这几句话令尊者沉默下去,好一会儿之后才微微一叹:“你对楚寒筝果然情深意重,自己都死到临头了,竟还能为她考虑得那么长远。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只有这一个法子可以化解涅槃大陆的劫难,是牺牲她一个还是牺牲整个涅槃大陆,你自己选择吧!”

  也就是说,没有别的办法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蓝夜云突然咬牙:“那就牺牲她一个吧!九泉之下我会日夜祈祷,让她遇到一个不在乎这些的人,好好疼她一辈子。”

  尊者笑了笑,不曾再说什么,只不过在蓝夜云看不到的角落,他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狡黠而诡异的微笑。

  “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密室全都找过了吗?”

  听到下属的禀报,楚寒筝皱了皱眉,脸上满是阴狠和极度的不耐烦。

  自昨天蓝夜云被潇揽月带走之后,她越想越不甘心,何况她心里很清楚,只要蓝夜云一日不除,他们就一日休想安心!再加上现在潇揽月又已经出现,对他们造成的威胁就更大了。所以他们便迫不及待地带人来到了宁王府,干脆来了个主动出击。

  谁知里里外外搜查了个遍,眼看着夜色已经降临,偌大一座本来已经恢复往日繁华的王府竟再度变得空无一人,就连蚂蚁都不曾看到一只!

  也看出她神情不善,下属不敢怠慢,立刻点头:“是,王后,所有的密室全都找遍了,一个人都没有。”

  楚寒筝忍不住咬牙:“这是蓝夜云惯用的伎俩,动不动便化整为零!可惜我们来迟了,若是早来一步,他们绝对跑不了!”

  “丫头,不必生气,现在他们也跑不了。”端木俊挥了挥衣袖,阴测测地冷笑着,“有本事他们就躲一辈子,不要出来,否则……”

  “我们去萨罗白塔!”楚寒筝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蓝夜云是被潇揽月带走的,既然不在宁王府,就一定在萨罗白塔!”

  端木俊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抹阴沉,语气却温和得不得了:“你也知道萨罗白塔内住的是谁,要去也是我去,怎能让你去冒险?你还是回宫中等我……”

  “不行,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楚寒筝毫不犹豫地拒绝,“何况萨罗白塔内居住的究竟是不是龙神还不一定,不过是我们的猜测罢了,去看看再说!”

  昨日潇揽月将蓝夜云带走之后,端木俊便立刻想到这世间除了龙神之外,恐怕再没有人有那么大的本事。但也正如楚寒筝所说,这不过是他们的猜测,还有待求证。

  听到楚寒筝的话,端木俊眼底深处的阴沉更加浓烈,面上却依然温柔:“不管是不是,他们都绝对不好对付,你还是回去等我……”

  “那就一起去!”楚寒筝不由分说,抬脚就走,“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龙神,就算是,龙神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天下无敌!”

  端木俊挑了挑唇,勾出一抹得意而阴沉的冷笑:想让一个女人为了你不顾一切,这不是很容易吗?

  谁知刚刚想到这里,半空中便突然传来了蓝夜云的声音:“阿筝,是在找我吗?”

  所有人的脚步都不自觉地一顿,抬头看时,蓝夜云已经轻飘飘地落在了他们面前。只不过看到他的样子,楚寒筝立刻吃了一惊:“你、你的伤……”

  “都好了。”蓝夜云淡淡地微笑着,“不过你下手还真是狠呢,只差一点点,我这条命就断送在你的手里了。”

  楚寒筝越发惊异,一时说不出话来,倒是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有潇揽月在,蓝夜云的伤好的这么快倒并不如何奇怪,可问题是为什么他的样子看起来与之前那么不同?

  当然,并不是说他的容貌发生了什么变化,无论眼耳口鼻都跟过去一模一样,不一样的是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那么清雅高贵,不食人间烟火,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难道潇揽月在治好他内外伤的同时,又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才会让他发生这样大的变化吗?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一旁的端木俊突然冷笑一声开了口,“既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就该夹着尾巴躲起来偷笑,还跑到这里来送死?”

  蓝夜云淡淡地笑笑:“我不是来送死,是来找阿筝的。”

  “我跟你无话可说。”楚寒筝的语气比端木俊更加阴冷,“而且我说过,我们已经是敌人,不死不休!你既然主动找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下手更无情了,拿命来吧!”

  话音未落,她已脚尖点地疾飞而至,一只手狠狠地扣向了蓝夜云的咽喉,漆黑而尖利的指甲上闪烁着阴冷的光芒,仿佛死神的利爪,恨不得立刻将蓝夜云置于死地!

  既然说了不是来送死,蓝夜云当然不会束手待毙,立刻双臂一展向后急退:“不要急着杀我,阿筝,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呢!”

  “说了跟你无话可说!”楚寒筝一声厉叱,速度骤然提升,“等我送你下了地狱,你有话去跟阎王说吧!”

  蓝夜云抿了抿唇,同样加快速度向后急退,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距离端木俊老远了。不知为何陡然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劲,端木俊立刻大手一挥:“追!别让蓝夜云跑了!”

  怎么越看越觉得蓝夜云不像是要跟楚寒筝交手,反而是故意将她引开?难道他有什么阴谋诡计吗?丫头可别上了他的当!现在正是借助丫头的力量最关键的时刻,她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正是因为太过急于置蓝夜云于死地,再加上之前两人几次交手蓝夜云都落于下风,甚至连命都差点搭上,一时之间楚寒筝倒并没有意识到不对劲,一路急追而去。

  看着她因为被黑化而满是戾气的脸,蓝夜云不由心中暗叹,阿筝,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咬了咬牙,他突然停住脚步,楚寒筝当然也跟着停下,却不自觉地眉头一皱:“萨罗白塔?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蓝夜云微笑,笑容温和:“当然是为了找回原本的你。”

  “这就是原本的我,不必白费功夫!”显然已经再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楚寒筝陡然一声厉叱,眼中刹那间竟然绿芒闪烁,“别以为有潇揽月撑腰,我就怕了你!他若不来,我杀你一个,他若来了,我杀你们一双!”

  哧!

  尖锐的破空声陡然响起,五道黑芒已经自她的右手指尖疾射而出。蓝夜云飞身而起,在躲过黑芒的同时突然浑身一震,便见一团耀眼的金光陡然自他的周身爆裂开来!下一刻只听噗啦啦一阵轻响,楚寒筝便万分惊异地发现她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只凤,如假包换的凤!

  是的,一只凤!从头到脚从上到下,真真正正的凤!原来蓝夜云竟然也能幻化真身,成为凤凰神了?!

  这一幕令楚寒筝无比惊异,眼中竟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慌乱!

  原本的蓝夜云就极难对付,她不过是仗着已经成为凤凰神才屡次占据上风,现在蓝夜云也能幻化真身,实力岂非与她更加不相上下?再加上潇揽月在一旁相助,他岂不是更加如虎添翼?

  便在此时,半空中的蓝夜云口中突然发出了一声清亮的啼鸣,跟着俯冲而下,笔直地冲着楚寒筝而来!阳光下,他的尾羽上折射出璀璨华美的金色光芒,散发着无与伦比的王者气势!是的,这才是真正的王者,那份雍容华贵,就算端木俊的实力再提升十倍,都是绝对模仿不来的!

  眼看着这只翱翔九天的凤越逼越近,楚寒筝当然不可能束手待毙,立刻咬牙一声冷哼,也要幻化出真身与他一较高下!

  谁知就在此时,她却突然感到浑身一紧,所有的灵力竟在刹那间全部凝滞,再也动不了分毫!大惊之下,她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蓝夜云已经振翅飞到了她的面前,右侧的羽翼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中,跟着振动左翼直飞而起!

  尽管此时已经动弹不得,楚寒筝却恼怒万分地一声尖叫:“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一边直飞而起,蓝夜云一边柔声回答:“不是说过了吗?我要把你找回来……”

  尽管此刻已经幻化出了真身,蓝夜云却仍然可以正常地发出人声,若不是楚寒筝也已经成了凤凰神,这略有些诡异的情景还真是不太容易接受呢!

  “我不要听这些!”楚寒筝依然尖叫,只不过除此之外,她已什么都做不了,“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幻化不出真身?!”

  蓝夜云微笑:“放心吧,没事的。”

  的确没事,因为楚寒筝方才之所以感到浑身灵力凝滞,只不过是因为她在看到蓝夜云幻化出真身的一瞬间,太过震惊,这才给了蓝夜云可乘之机,用凤凰神的神力暂时封了她的灵力而已。

  说话之间,蓝夜云已经飞到了高空,并且从萨罗白塔的其中一个窗口飞了进去。小心地将楚寒筝放在床上,蓝夜云后退几步恢复人形,脸上的笑容依然温柔:“阿筝,今天这里就是我们的洞房。”

  其实楚寒筝刚要破口大骂,一听这话,张开的嘴好久不曾合上,连接下来要骂些什么都忘了:“你、你说什么?!”

  l;kg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91章 结局篇之九-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