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悦凯娱乐 >

第489章 结局篇之七-冷王毒宠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30 17: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悦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88章 结局篇之六-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就在龙神默默的注视之下,六百年也如弹指一挥间,巫玛帝国最后的时限也渐渐逼到了眼前。随着蓝夜云这位凤王后裔和沈醉欢等六部之王后裔的出现,凤王朝浴火重生的时刻也终于来临了!

  要想夺回天下,必须先破除**封印,而要破除**封印,就必须先找到凰后后裔,要想找到凰后后裔,必须先拿到凤魂引。然而麻烦的是,凤魂引藏在锁龙潭下的凤王陵中,除非恢复凤族体质,否则根本拿不到。可是不能从凤魂引中看到凰后后裔到底是谁,就没可能破除**封印,当然也就恢复不了体质,所以就当时的情况而言,根本就是一个死局。

  只要打不开这个死局,凤族夺回天下就是一句空话。而当时,因为也知道六百年时限即将到来,高灵诺当然不甘心将大好江山拱手让人,早已开始更加疯狂地屠杀他认为的凤族人,不择手段的想要破解六百年定数。为了避免更多的无辜者死于非命,也为了让凤王朝浴火重生,潇揽月接受了帮助蓝夜云打破这个死局的任务,化身灵狐小白……

  “等一下!小白?!”

  这声惊呼已经不仅仅是沈醉欢等六人齐声发出来的,其中声音最高的居然是蓝夜云,这七人合奏越发高亢嘹亮,竟把尊者和潇揽月震得同时缩了缩脖子,却仍旧没能把他们心中的惊奇表达出万分之一!

  小小小……小白?!潇揽月竟然是小白?那只灵狐竟然是潇揽月化身而成的?这……这……

  “很难接受吗?”潇揽月满脸无辜地掏了掏耳朵,“你们都已经见过姐姐幻化出真身的样子了,我变个白狐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这倒也是……

  其实见过了楚寒筝幻化出真身的样子之后,他们倒并不是觉得幻化成白狐有什么难以接受的,而是怎么都想不到小白竟然是潇揽月变成的!

  难怪就算他们回到京城之后,颇具灵性的小白也一直没有回来找楚寒筝,原来小白一直就在楚寒筝的面前晃悠呢!

  便在此时,蓝夜云突然皱了皱眉:“你就是小白?”

  “是。”潇揽月点了点头,“怎么,你不相信?那我现在可以变个身给你看看。”

  “那倒不是。”蓝夜云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说,以前你跟阿筝同吃同睡同沐浴,那她所有的一切岂不是都被你给看光了?”

  潇揽月闻言忍不住失笑:“宁王,你对姐姐的独占欲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哎,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吃这种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不该看的我绝对一丝一毫都没有看到,否则就会双目失明。”

  蓝夜云倒是微微吃了一惊:“那么严重?”

  “一点都不严重。”一旁的尊者含笑摇头,“所以你只管放心,这是我下在揽月身上的一个禁咒,他是不敢违抗的,否则现在早就双目失明了。”

  蓝夜云点头:“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这也就是说,当初我在风月洞天碰到你,根本不是巧合?”

  潇揽月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本来就是在那里等你的……”

  潇揽月的任务是化身小白,帮助蓝夜云打破这个死局,所以他早早便在风月洞天内等候,并且装作巧遇的样子认了蓝夜云做主人,好找机会帮他拿到凤魂引,从而找出凰后后裔,破除**封印才能成为可能。

  当然,作为涅槃大陆的守护神,又早对所有的一切了如指掌,潇揽月自然知道所谓的凰后就是楚寒筝,但他却不能直接告诉蓝夜云,否则便算是泄露天机。所以他只能在必要的时候给蓝夜云以必要的提示,剩下的一切必须靠他自己的努力去完成。

  当然,也正是因为知道凰后就是楚寒筝,当日楚寒筝因为被逼婚而一命呜呼之时,潇揽月化身而成的小白才能及时拿了蓝夜云的灵丹跑去救她,却没想到当时的楚寒筝体内早就已经承载了一个来自现代社会的灵魂。

  作为龙神,潇揽月不受凤王陵中那些结界的限制,随时都能拿到凤魂引,而且这本来就是他的第一个任务。只不过连他都没有想到,楚寒筝居然在**封印尚未破除的情况下就恢复了体质,便乐得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楚寒筝。

  而且当日蓝夜云与楚寒筝一同跌入锁龙潭,楚寒筝的周身之所以会泛起那种金光,连她同蓝夜云一起包裹在了其中,并且因此而捡回了一条命,正是因为她是凰后后裔,并且已经恢复体质的缘故,否则他们早就死在了潭底,还说什么凤魂引,更别说夺回天下了。

  对当时的潇揽月而言,他的任务除了帮助蓝夜云打破这个死局之外,还负责守护他这位凤王后裔,以在必要的时候保证他的安全。不过取得凤魂引之后,潇揽月便发现比起蓝夜云,楚寒筝可能更需要他的保护,正好楚寒筝对他也十分喜欢,便顺手推舟地认了楚寒筝为新主人。

  虽然凤魂引已经顺利到手,但楚寒筝这位皇凰什么时候露出庐山真面目也是要讲究机缘的,太早或者太晚都会干扰计划的顺利运行。可就在这个时候,因为不知道楚寒筝已经恢复容貌,成为绝代佳人,看到蓝夜云居然愿意娶一个丑女为妻,她的一众姐妹对她冷嘲热讽,竟令潇揽月在恼怒之下想要为她打抱不平,一把抓去了她的面纱,让她提前露出了真面目。

  如此一来,蓝夜云势必会提前知道楚寒筝就是凰后,潇揽月便算是泄露了天机,这才遭到了尊者的惩罚。为了进行弥补,他不得不屡次在蓝夜云启动凤魂引时用一团黑雾遮住了楚寒筝的脸,这才令蓝夜云几次三番的努力都以失败而告终,始终看不到凰后究竟是谁,还为此忧心忡忡,却不知道只不过是白担心罢了。

  总之,后来的一切也算是按部就班,进行得十分顺利,直到高灵诺万般无奈之下直接对楚寒筝下了手,想要将她当众处死,以永绝后患。蓝夜云被逼无奈,不得不出手救下楚寒筝,导致凤还巢计划正式开始运行,潇揽月便重新变回人形,暂时回到萨罗白塔,静观事态的发展。

  后来,蓝夜云将一切对楚寒筝和盘托出,众人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先行前往人鱼部落的栖息地,一方面为蓝夜云解毒,另一方面第一个破除东之封印。

  但对当时的众人而言,想要破除封印简直难如登天,根本不知该从何处下手。这个时候潇揽月就领到了他的第二个任务,那就是指点着蓝夜云等人破除第一个封印,好让他们从中得到一些提示,好举一反三,为破除其他的封印积累经验,打下基础。

  于是在赶往人鱼部落栖息地的途中,楚寒筝等人遭遇了飞天军团的袭击,并且受到重创,眼看就要全军覆没。幸亏这个时候一场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这才令飞天军团暂时退去,给了他们重整旗鼓的机会。当时众人以为那是天意,其实是潇揽月这位龙神私自降下了那场大雨,这才犯了天条,遭受了天谴,被天雷劫打得浑身是伤。可以说,为了帮助蓝夜云等人尽早夺回天下,他也是蛮拼的。

  后来在他的帮助下,蓝夜云等人顺利地破除了东之封印,看到此行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便再度暂时离开,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蓝夜云,让他们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了。

  直到后来,蓝夜云等人赶到大沙漠破除西之封印时,潇揽月才再度出现。

  不过他这次的出现却并不是为了破除西之封印,而是为了陌如玉……

  说到这里,他暂时住了口,接过尊者递过来的茶碗喝了几口。蓝夜云已经渐渐听出其中的端倪,便开口问道:“也就是说,虽然陌如玉的记忆被人强行封存了一部分,但你早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潇揽月点了点头:“那是当然,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出现了。而且现在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陌如玉虽然记不起自己的来历,却总一口咬定我跟他是敌人的原因了吧?”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各自恍然,别忘了陌如玉原先虽然是个普通的凤族人,但后来他的体质已经被端木俊黑化,变成了妖凤,而妖凤就是被龙神封印在魍魉空间内的,潇揽月又是如假包换的龙神,从这一点来说,他们的确是敌人。这也就难怪陌如玉虽然被封存了记忆,但潜意识中却总是对潇揽月满怀敌意了。

  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蓝夜云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么说起来,陌如玉其实也挺可怜的,白白被端木俊利用了一场。”

  “嗯,只能算他倒霉。”潇揽月点了点头,“所以他对姐姐所有的纠缠其实都是端木俊的阴谋,倒怪不得他。而他之所以要帮助姐姐破除西之封印,其实是奉了端木俊的命令。”

  如果在此之前听到这句话,蓝夜云自是免不了疑惑不解,不过综合刚才听到的一切,他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因为只有破除**封印,阿筝才能恢复体质和力量,从而打开魍魉空间?”

  潇揽月赞许地点头:“正是如此。刚才我已经说过了,除了等待内丹选定的主人之外,端木俊当然也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一个人身上,一直在不停地物色着其他的救星,这才有了巫玛帝国的建立。但是很可惜,赐予巫玛族人,尤其是**巫师力量之后,他们想尽办法却依然没能打开魍魉空间,端木俊便对他们彻底失望,自然也就放弃了他们。”

  蓝夜云目光微闪:“放弃?”

  “嗯。”潇揽月又点了点头,“帮助巫玛帝国夺得天下之后,为了镇压你们凤族人的力量,才有了**封印的诞生。而当初端木俊就曾经跟**巫师说过,就算凤王与凰后的后裔破除了其他封印,也破不了西之封印,因为西之封印是由他们自己人守护的,而这所谓的自己人就是陌如玉。”

  蓝夜云恍然地点头:“没错,西之封印就设在陌如玉的身上!”

  “是的。”潇揽月答应了一声,“所以**巫师对这一点原本极为放心,但他们却没有想到,因为始终无法打开魍魉空间,端木俊早就放弃了他们,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姐姐的身上,这才指使陌如玉帮助你们破除了西之封印,让**巫师大吃一惊,却又无可奈何。不过从那个时候起,他们便知道巫玛帝国绝对逃不开六百年的劫数了。”

  蓝夜云点了点头:“这么说,接下来陌如玉屡次帮了我们的大忙,也是因为端木俊的指使?”

  “那还用说?”潇揽月点了点头,“你们这**封印破除得越顺利,端木俊便可以越快地从魍魉空间里脱身而出,他当然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们。而且他自认为本身拥有的力量比你们要大得多,完全不怕你们恢复体质和力量之后会反过来将他消灭。”

  于是,在潇揽月和端木俊这对不共戴天的仇人的帮助之下,蓝夜云等人顺利地破除了**封印,恢复了力量和体质,最终消灭了巫玛帝国,夺回了天下。

  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来了。

  这个故事毕竟跨越了几千年,的确足够漫长,用了一点时间将刚才潇揽月说的一切稍稍消化了一番,蓝夜云才接着开口:“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陌如玉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他的出现是为了指引阿筝在合适的时候帮助端木俊重获自由,那我可不可以由此认为,其实你早就知道缱绻泉水只有魍魉空间才有,而魍魉空间也只有阿筝才能打开?”

  潇揽月微微一笑,居然点了点头:“可以。”

  蓝夜云皱了皱眉:“也就是说,你原本可以阻止端木俊重现人间的,但是你却默许了这一切。”

  潇揽月仍然点头:“没错。之前我说不知道缱绻泉水在哪里,其实是骗你们的,因为我知道陌如玉一定会把这一点告诉你们。”

  “这不是重点。”蓝夜云摇了摇头,“重点是我刚才的问题,你明知道妖凤重现人间就会为祸天下,为什么不阻止阿筝打开魍魉空间?”

  潇揽月呵呵一笑:“不用着急,我们在这里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解释清楚这个问题。你应该还记得上次我就说过,我们之所以把妖凤封印在魍魉空间,而不是彻底消灭,是因为他们本质上也是凤族人,所以**可灭,但精魂常在,只要满足条件还会重生?”

  蓝夜云点头:“是,我记得你还说过,要想永绝后患,只能将他们黑化的体质彻底改变,并且永远杜绝他们再次黑化的可能,但是这一点龙神做不到,而那个能做到的人虽然不是你,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一直在我们跟前晃悠。”

  潇揽月点了点头:“没错,所以现在那个能做到的人既然已经出现了,我们当然会默许姐姐打开魍魉空间,好绝了这个后患。而且当时有一句最重要的话我没有告诉你们,谁能打开网魍魉空间,谁便能绝了这个后患。”

  这句话让蓝夜云安静了片刻,跟着一声惊叫:“阿筝?!原来你说那个一直在我们跟前晃悠的人是阿筝?”

  潇揽月得意地一笑:“可不就是她吗?还有谁比她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还有谁比她在你们眼前晃悠的多?”

  “但这怎么可能呢?”蓝夜云越发满脸疑惑,“阿筝已经被端木俊彻底黑化,变成了真正的妖凰,她怎么去净化妖凤的体质?”

  潇揽月依然微笑,笑容中满含睿智:“所以,这就需要你的帮助了。可以说,妖凤能否被彻底改变,并杜绝再次黑化的可能,关键在你们两个人身上。”

  蓝夜云看着他,皱起的眉头依然不曾展开:“听不懂。”

  潇揽月看着他,笑容里的睿智渐渐被一种复杂取代:“说穿了很简单,必须先由你来净化姐姐的体质,让她恢复凤族人的纯正,然后姐姐才能去净化妖凤,还天下以太平。”

  听起来的确很简单。蓝夜云不由低下头往自己身上看了看:“那我应该怎么做?先前我发现我可以抵御阿筝的黑化,并且猜测可能是因为我体内帝王之血的缘故,是不是要用我的血才能净化阿筝的体质?”

  可是这一次潇揽月居然并没有急着回答,只是把目光转到了尊者的脸上。后者的神情却十分平静,而且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蓝夜云见状自是有些奇怪:“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你们也知道现在的情形有多么危急,如果不尽快阻止阿筝的话,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她所害。请两位无论如何帮帮我,帮帮阿筝!”

  潇揽月仍然不开口,只是对着尊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意思显然是接下来交给你。尊者似乎有些无奈,不由抬手揉了揉眉心:“帮我当然会帮的,别忘了我曾经答应过你,所以你有一次向我求助的机会,而当时你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楚寒筝。”

  经他一提醒,蓝夜云才猛地想起的确有这么回事,眉宇之间立刻浮现出明显的喜色:“对对,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既如此,请尊者无论如何帮我这一次!”

  是啊,之前怎么就忘了这回事呢?如果早一点想起来,就可以早点来向尊者求助,当然就没有那么多人被楚寒筝所害了!

  尊者衣袖轻挥,说不出的优雅尊贵:“帮你没问题,只不过你恐怕会后悔。”

  蓝夜云倒是一愣:“怎么可能?净化阿筝的体质是为了拯救所有凤族人,我怎么会后悔呢?”

  “我不是说这个。”尊者摇了摇头,“要净化楚寒筝的体质,仅靠帝王之血是不够的,你必须像楚寒筝一样幻化出真身,成为凤凰神,依靠凤凰神的神力,再加上帝王之血的威力,才能彻底净化她的体质,让她变回从前的样子。”

  一听这话,蓝夜云满腔的希望顿时落下去一大半:“幻化出真身?那不是完了吗?我做不到啊!”

  “你做不到,不是还有我吗?”尊者淡淡地笑了笑,“其实我之前答应你会为了楚寒筝帮你一次,就是要帮你幻化出真身,成为凤凰神。”

  “真的?”蓝夜云瞬间大喜,简直有些迫不及待,“既如此,那还等什么?快来吧!”

  “不急。”尊者摆了摆手,越发眼含深意,“其实变成凤凰神不是重点,重点是楚寒筝已经被端木俊彻底黑化,所以净化了她的体质之后,你就会……”

  说到这里,他突然住了口,蓝夜云却已感到心中咯噔一下,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怎样?”

  “死。”尊者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想要唤回楚寒筝的本性,你付出的代价,就是死。”

  蓝夜云彻底愕然,一直沉默的沈醉欢已经失声惊呼了起来:“怎么可能?既然只有变成凤凰神才能净化王妃的体质,那么成为凤凰神之后,夜云不就可以与天地同寿了吗?怎么还会死呢?”

  尊者的笑容依然清淡:“或者我的用词并不恰当,对凤凰神而言,那的确不应该说是死,应该说是灰飞烟灭。”

  有区别吗?

  众人早已面面相觑,满脸不可置信:不,不可能!不会的!王爷不会灰飞烟灭,他还要跟王妃双宿双栖,只羡鸳鸯不羡仙呢……

  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很难令人接受,尊者和潇揽月一直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催蓝夜云立刻就作出决定。

  倒是蓝夜云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便接着开了口:“我的灰飞烟灭是不是一定可以唤回阿筝的本性,解除涅槃大陆的灾难?”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尊者点了点头,“其实是因为楚寒筝刚一出生便接受了端木俊的内丹,被黑化的太彻底,否则只需要用凤凰神的神力加帝王之血的力量便足够了,但是现在……”

  “那我就放心了。”蓝夜云居然淡淡地笑了笑,“既如此,事不宜迟,就请尊者帮我幻化出真身吧!”

  “王爷不要!”苍陌几乎哭出来了,立刻开口阻止,“我们再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其他的办法的!”

  “是啊王爷!”东陵临风也接着开口,同样泫然欲泣,“如果王妃清醒之后看到你已经不在了,那她该会有多伤心?我想恐怕她也会跟你一起去的!”

  “尊者,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沈醉欢也知道他们根本没可能让蓝夜云改变主意,便干脆转而向尊者发出了请求,“您也知道夜云跟王妃两情相悦,他们少不得彼此,一个若是不在了,另一个也绝对活不成,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

  尊者闻言不由叹了口气:“这话怎么说的?好像是我要害得他们阴阳两隔一般。若是实在接受不了,宁王可以不答应……”

  “行了,你们都不用多说了!”蓝夜云挥了挥手,阻止了众人继续开口的打算,“我意已决,为了涅槃大陆,就算搭上这条性命我也认了,谁让我是凤王呢?尊者,这就开始吧!”

  “哦,不急。”尊者再度挥了挥手,神情间倒是没有多少变化,“楚寒筝刚刚帮你打通浑身的经脉,算是打好了初步的基础,想要幻化真身,还必须拿出一天的时间恢复一下。”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蓝夜云更是满脸不解:“什么?阿筝帮我打通经脉?什么时候?难道……”

  “没错,就是刚才。”潇揽月微笑开口,“其实你跟姐姐一样,体内都有凤凰神的基因,只要机缘到了,一定可以幻化真身。而你要想幻化真身,虽然少不了大哥出手相助,前提却是必须先由姐姐用凤凰神的神力帮你打通全身的经脉,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不曾出现,就是为了等待今天这样一个机会。”

  想起之前楚寒筝打在自己胸口那一掌,蓝夜云不由抚了抚早已痊愈的伤处:“这么说,只有让阿筝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尽可能多的神力打到我的体内才可以?”

  “是的。”潇揽月点了点头,“所以如果姐姐有机会将你置于死地,她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必定拼尽全力以求一击成功,却不知道这样反而成全了你。当然我也知道,一旦这样的机会出现,虽然可以成全你,却必定令你身受重伤,所以这一阵子你虽然不曾看到我,我却一直就在你的附近,好随时在你经脉被打通之后把你抢回来。”

  怪不得,否则世间哪来那么多的恰恰好?楚寒筝也就要置他于死地了,潇揽月也就恰巧出现了。

  一时不知应该再说些什么,蓝夜云不由叹了口气:“这岂不是与魔君对我的成全有异曲同工之妙?”

  潇揽月微微笑了笑:“差不多。其实当日魔君将你毁掉,你又借着姐姐凤凰神的神力重生,虽然成全你成功地召唤出了羽翼,但那个时候姐姐的灵力修为还没有登峰造极,所以你表面上虽然已经恢复了正常,其实有一些极其细小的经脉仍然未能完全畅通,所以如果我没猜错,这几天你应该感到浑身鼓胀的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经脉里对不对?”

  蓝夜云立刻点头:“对,就是如此!原本我还一直以为是被阿筝射出的黑芒射中的缘故,原来是因为这样?”

  “嗯。”潇揽月点了点头,“当然另一个原因是你体内有凤凰神的基因,而姐姐射中你的那道黑芒虽然带了妖凰的力量,同时却也带着凤凰神的神力,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这种基因,让你凤凰神的力量蠢蠢欲动,却又因为那些被阻塞的细小经脉而无法顺畅地运行,鼓胀的感觉当然就会越来越强烈了。”

  难怪自从被楚寒筝打伤,又被尊者治愈之后,浑身上下便畅通的不得了,鼓胀感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叹了口气,蓝夜云一声苦笑:“若是如此,我岂不是还要多谢阿筝的成全?”

  潇揽月笑笑:“当然应该。你阻塞的经脉只有姐姐凤凰神的神力才能打通,连我们都束手无策。”

  不过听到这句话,蓝夜云反而摇了摇头:“但是机会却是你们创造出来的,所以说到底,还是你们成全了我。”

  尊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衣袖一挥站了起来:“从现在开始,你还有一天的考虑时间,不必急着作出决定。明天这个时候再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想幻化出真身。”

  说完,他便转身而去。看着他的背影,蓝夜云毫不犹豫地笑笑:“不必考虑,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沈醉欢等人彼此对视一眼,眼泪越发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皱了皱眉,蓝夜云轻声呵斥了一句:“哭什么哭?都给我闪边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沈醉欢咬了咬牙,突然冲上几步一把抓住了潇揽月的手:“揽月,你看我有没有凤凰神的基因?不如你帮我幻化出真身,我去阻止王妃!”

  仿佛得到了提醒,其余几人也呼啦啦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问着:“我呢?我呢?我能不能做凤凰神?你帮我吧!”

  虽然被众人摇晃得连身体都站不稳了,潇揽月的唇角却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你们的心意我明白,但是很抱歉,不是每一个凤族人都能成为凤凰神的,就算你们是六部之王的后裔也不行。”

  潇揽月说不行,那就是不行了,谁让他是龙神呢?众人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脸上绝望反倒更加浓厚了。

  一时之间,房中的气氛变得异常压抑,简直令人喘不过气来,就连潇揽月唇角的笑容竟然也慢慢消失,脸上闪烁着明显的凝重。

  似乎是为了打破这令人难以承受的沉闷,蓝夜云故意轻松地笑了笑:“对了,之前我曾经问过你,阿筝的娘亲容雪黛究竟是什么来历,那个时候你还不肯说,现在既然一切都已经揭开了,这应该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吧?”

  潇揽月点了点头:“倒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

  蓝夜云笑笑:“随便聊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看到他的目光从沈醉欢等人的脸上掠过,潇揽月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也拿出了一副闲聊的语气:“其实你应该能想到,容雪黛也是我们龙神家族的人。还有,不只是她,就连夏薇也是我们的人。”

  原本的确也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蓝夜云不可避免地吃了一惊:“什么?原来他们都是龙神?难怪我一直觉得容雪黛神秘得很,阿筝更是几次三番地说过,夏薇绝对不只是个普通的丫鬟,她必定另有身份,果然被她言中了。”

  原来,随着巫玛帝国六百年时限的到来,龙神家族也认为凤族已经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现在终于到了夺回天下的时候了。于是他们便派出了龙神家族的成员容雪黛,负责将凤族的救星,也就是凰后后裔送到人间,而这个救星当然就是楚寒筝。

  之前根据蓝夜云等人的调查,他们一直认为容雪黛就是人鱼部落那个夭折的公主,其实不是的。容雪黛本是龙神,跟人鱼部落并没有半分关系,而那个夭折的小公主的坟之所以是空的,只不过是个意外,也可以算是个巧合,才会让蓝夜云等人误会至今。

  当然,正因为容雪黛是龙神,她必须有个合适的身份,才能够名正言顺地跟楚寒筝的父亲楚玉祁结为夫妻,好顺利地生下楚寒筝这个凤族救星。

  另一方面,完成任务之后容雪黛必须立刻离开,回到龙神家族,所以她的身份便不能太过引人注目,最好是少有人知,才越方便她随时离开。本着这样的原则,几经考虑之后,她便选中了人鱼部落。

  人鱼部落处在涅槃大陆最东端,距离巫玛帝国的京城十分遥远,再加上他们一直避世隐居,世人对他们本就没有多少了解,自然不容易引人怀疑。

  当然,要想让楚玉祁包括其他人都相信容雪黛的确是人鱼部落的公主,只靠她自己是远远不够的,这时便有了容毓朗的伯父伯母的加入。

  他们本身就是凤族的后裔,当然希望凤族尽快夺回天下,所以当容雪黛秘密找上他们,并且将一切对他们和盘托出,请求他们的配合时,两人自是满口答应,并且对天发誓一定会严守秘密,有生之年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一个字,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一样。

  所以可以说在涅槃大陆上,第一个知道容雪黛就是龙神这个秘密的人,正是容毓朗的伯父伯母。而他们也一直恪守着自己的誓言,直到离开人世,也没有将这个秘密透露给任何人。当然,容雪黛毕竟是龙神,就算他们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本事。

  l;kg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90章 结局篇之八-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