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悦凯娱乐 >

第487章 结局篇之五-冷王毒宠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30 17: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悦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86章 结局篇之四-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又是许久之后,已经安排好一切的北宫若湛才重新回到了众人面前,请示蓝夜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并且说已经安排北宫若尘带领麒麟族人等天黑之后便立刻启程,悄悄返回紫照之城。

  蓝夜云叹了口气,吩咐他先回去休息,若有需要,一定会请他帮忙。

  既然暂时无计可施,蓝夜云本就失了不少血,重伤之后失血的状况又进一步严重,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众人便各自散去,让他先好好歇息一下再说。

  方才蓝夜云一直咬牙隐忍,以免众人担心,直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他才垮下了勉强挺直的脊背,急促地喘息着,额头上很快冷汗涔涔。

  不为别的,只为肩上那个伤口一直在剧烈地疼痛着,虽然血已经止住,疼痛却仿佛越来越严重,简直令人无法忍受。而且最奇怪的是,他越来越觉得体内有一股极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却又找不到出口,所以在他体内到处乱窜,令他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不停地鼓胀着。

  但是当他掀开衣服仔细去寻找的时候,却又发现至少身体表面没有任何异常,即便是鼓胀最严重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哪怕是极其细微的凸起。

  虽然如此,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让他恨不得拿把刀把自己的身体劈开,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放出来,以求解脱。

  “真是奇怪,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一边尝试着在那些鼓胀最厉害的地方不停地揉捏着,看能否缓解一下这种不适,蓝夜云一边喃喃自语,“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经脉不再畅通,很多地方都被堵住了一样,所以那些被堵住的地方才会鼓鼓胀胀的。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阿筝伤我的这一下导致的?该不会我的身体也要被她给黑化了吧?”

  不经意间竟然推理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蓝夜云顿时吓了一跳!说起来,他倒是还没有机会调查一下被黑化之后本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该不会虽然仅仅是被黑芒笼罩黑化不了他的体质,但是那些黑芒直接射入他的身体之后,帝王之血便不起作用了?

  如果是这样,会不会一觉醒来之后,他这位原本血统最纯正的凤族之王也变成了妖凤?可别呀,如果是这样,玩笑可就开大了!

  越想越觉得担忧不已,蓝夜云不自觉地在房中团团乱转,却是完全无计可施,反倒觉得浑身上下那些鼓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简直已经蔓延到了每一条哪怕是极其细微的经脉当中!

  光转圈是没有用的,蓝夜云猛地停住脚步,跟着咬了咬牙,立刻走到床前盘膝落座,试试能否用灵力将这些被阻塞的经脉打通,那么或许鼓胀的感觉就会消失。

  强迫自己最快的速度收敛心神,凝起灵力,令其在经脉中缓缓地运行。不多时,蓝夜云便万分惊喜地发现,这一招居然起效了,至少灵力所过之处,鼓胀的感觉果然大为减轻,但是那仿佛阻塞了经脉的东西却并没有消失,只是在灵力的催动下缓缓地向前行进,直到全部集中在心口附近,再也无法向前推进半分。

  无论如何努力,情形也不再有任何改善,蓝夜云不得不暂时放弃,喘息着睁开了眼睛。太奇怪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楚寒筝射进他体内的那些黑芒吧?

  如果始终不能将它逼出体外,会不会早晚经脉不通而死?

  歇息片刻之后,他又尝试了几次,却发现只能将造成经脉阻塞鼓胀的东西集中在一起,却无论如何逼不出来,不由疲惫不堪地瘫倒在了床上,暗中叹了口气:阿筝,到底是不是你造成的?如果是,恐怕最终我还是要死在你的手里。当然,这也正常,因为普天之下,本来就只有你才能真正杀了我……

  蓝夜云不知道自己最终到底是睡着了,还是被肩头的伤给痛昏了,总之,不知什么时候他便渐渐失去了意识,一直昏昏沉沉,浑浑噩噩。

  迷迷糊糊之中,他似乎曾经听到耳边有人不停地呼喊,所以他也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却仿佛有千斤重,而且意识也是时有时无,时断时续。

  整个身体更是时而轻如鸿毛,仿佛在半空中飘飘荡荡,时而重于泰山,仿佛连地面也能砸出个坑来。时而又觉得自己仿佛被架在火堆上生生地炙烤,热得不只是衣服,恨不得连皮都扒掉三层。有时却又仿佛置身冰窖,冻得浑身颤抖,很不得把全天下的棉被都拿来盖在身上。

  总之,虽然他的意识一直不曾清醒,却仿佛把全天下最难受的感觉都经历了一遍。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所有的感觉突然一下子都消失了,他只觉得有一种浑身的骨头和肌肉都已经不在一起的感觉,仿佛一块一块地分离了开来,完全不成体统。

  很想看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已经支离破碎,蓝夜云挣扎着,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只不过当头顶的纱帐映入眼帘的时候,他的眼中是没有焦距的,只有一片茫然。

  “夜云?”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虽然极轻但却充满惊喜的声音,蓝夜云眨了眨眼,慢慢转头看了过去,跟着微微皱了皱眉:“醉欢?”

  “是!是我!”守在床前的沈醉欢连连点头,不止声音哽咽,眼中更是迅速泛起了一层水雾,“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简直要把我们都吓死了你知不知道!”

  轻轻晃了晃脑袋,蓝夜云的意识总算慢慢回归,却完全不明所以:“怎么了?我不就是眯了眯眼吗?没大一会儿吧?”

  “眯了眯眼?没大一会儿?”沈醉欢忍不住叫了起来,“我的祖宗,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了?”

  蓝夜云吃了一惊,不由慢慢翻身坐了起来:“什么?三天三夜?有那么久吗?”

  忙起身替他把枕头垫在身后,好让他躺得更舒服一些,沈醉欢抽空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可不有那么久?这三天来你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简直把我们吓得魂都没了!好在现在你终于清醒过来了,不行,我得赶紧告诉他们一声,好让大家都放心。”

  得到消息之后,众人立刻争先恐后地奔了进来,看到蓝夜云暂时无恙,也都狠狠地松了口气。玉凝眸早已忍不住喜极而泣,苍陌等人虽然勉强忍住了眼泪,却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一时哭的哭,叫的叫,好不热闹。

  蓝夜云倒是没想到自己的状况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变得那么严重,还以为练功练累了,只不过是眯上眼睡了一小觉呢,原来竟然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了!

  “说真的,夜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等众人好不容易安静下去,沈醉欢才得空问了一句,“那天我们离开的时候你明明还好好的,可是一直到晚上都不见你出门,我们不得不闯进来一看才发现你已经昏迷过去了。”

  蓝夜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就是觉得浑身难受,便运功调息了一会儿,然后觉得有些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沈醉欢皱了皱眉:“那现在呢?还浑身难受吗?”

  蓝夜云同样眉头紧皱,仔细感觉了一番才发现,此刻除了浑身虚弱的一动都不想动之外,情形居然与三天前几乎一模一样,那些阻塞经脉,令他感到浑身鼓胀的东西仍然集中在某一处,根本不曾消失!

  看来更有可能是楚寒筝射入他体内的黑芒在作怪了。暗中叹了口气,蓝夜云也不想让众人担心,便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现在好多了,就是觉得浑身无力。”

  沈醉欢果然松了口气:“浑身无力就对了,你可不知道这些天你出了多少汗,我们一天要给你换十几次衣服,每次都是刚换上不多久就立刻被冷汗湿透了。”

  蓝夜云越发满脸轻松地微笑着,故意调侃了一句:“是吗?凝眸也帮我换衣服了?那我不是太吃亏了吗?都被她给看光了。”

  “想的美!就是我们几个啦!”沈醉欢哼了一声,却掩不住满脸的关切,“你现在真的没事了吗?要不要吃些东西?”

  蓝夜云摇了摇头:“我昏迷的这三天,阿筝他们是不是又继续黑化我凤族人了?有没有直接找到宁王府来对你们下手?”

  此言一出,所有人不由彼此对视一眼,各自默然不语,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奇怪。

  立刻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蓝夜云不自觉地直起了身体:“怎么?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又有一大批凤族人被他们黑化?”

  众人依然不做声,蓝夜云抿了抿唇,干脆一掀被子就要下床:“我自己去看!”

  “王爷!”苍陌立刻按住了他,急得不要不要的,“你的身体还十分虚弱,连站都站不稳了,还是先好好休息休息吧!”

  蓝夜云淡淡地摇头:“我的脾气你们知道。”

  众人又彼此对视一眼,接着把目光集中到了沈醉欢脸上。叹了口气,沈醉欢一声苦笑:“好吧,我们也知道根本瞒不住你,你先沉住气听我说。”

  蓝夜云重新坐稳:“你说。”

  又迟疑了好一会儿,沈醉欢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开了口:“你昏迷的这几天,王妃他们并没有急着出来黑化凤族人,因为他们一直在忙着筹备……大婚仪式。”

  随着最后四个字说出口,众人不由浑身一紧,一颗心各自吊到了嗓子眼,随时准备着应付蓝夜云的雷霆之怒。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蓝夜云的反应很平静,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沈醉欢,等了一会儿没有下文便淡淡地开口:“然后呢?”

  “呃……沈醉欢反倒愣了一下,跟着小心地求证,“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蓝夜云立刻点头:“听清楚了,你说阿筝在筹备大婚仪式。”

  沈醉欢越发有些抓狂:“是啊,可是你要明白,这大婚仪式不是你和王妃的,而是……”

  “我知道。”蓝夜云点了点头,而且又笑了笑,“是阿筝和端木俊的。”

  原来没有烧糊涂?

  众人先是松了口气,然而紧跟着却越发觉得蓝夜云的反应极不正常,一颗心反而吊得更高了,看他的反应如此平静,这该不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沈醉欢眉头紧皱,突然一把抓住蓝夜云的手用力晃了晃:“夜云,你别吓我!我知道王妃是你这一辈子最爱的人,你不能失去她,所以你有火就发出来吧,哪怕我陪你打一架也行,你这个样子我、我我我……”

  “是啊王爷!”苍陌也快哭出来了,“不然我们不还手,你随便打,只要能把心里的痛苦和怒气都发泄出来就行,你千万不要这样子,会憋出毛病来的,而且,而且真的好吓人啊!”

  蓝夜云静静地看着两人,片刻后突然淡淡地挑了挑唇:“你们以为我要疯了?”

  “啊……”苍陌挠了挠头,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王妃是你的人嘛,你、你怎么可能受得了她、她嫁给别人……”

  “我是受不了,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蓝夜云又笑了笑,而且这次他的笑容变得很温和,“但是你们别忘了,她现在要嫁给端木俊只是因为被端木俊黑化,而不是背叛了我,既如此,我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咦?!这么说,王爷没事?

  众人顿时惊喜万分,这才敢稍稍松了口气,苍陌更是连连点头:“对对对,没错!王妃没有背叛你,她只是身不由己,我们只需要把王妃抢回来就行了!吓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你一听说王妃要嫁给端木俊就会大开杀戒……”

  蓝夜云笑笑:“我体内的麒麟血已经不再有邪性,大开的什么杀戒?不过我绝不会允许阿筝嫁给端木俊,他们的大婚仪式什么时候举行?我必须前去阻止!”

  “后天。”沈醉欢回答,“端木俊说他已经等了王妃一千年,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了,所以大婚仪式必须尽快举行,而后两人便可共享天下。”

  蓝夜云点了点头,原本温和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隐隐的冷厉:“后天?很好!我会准时出席他们的大婚仪式的!”

  沈醉欢却是皱了皱眉,犹豫再三之后到底还是说出了口:“会不会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端木俊知道只要你一听说王妃要嫁给别人,就一定会赶去阻止,所以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请君入瓮,好把你彻底消灭,免得你再阻碍他们一统天下的大业?”

  蓝夜云笑笑,点了点头:“会。”

  沈醉欢一愣:“那你还去?”

  蓝夜云依然笑得淡然:“刚才你说他们在筹备大婚仪式,我就知道事情是你说的这样,而且这个法子一定是阿筝想出来的。而她之所以用这个法子,就是因为她知道,我虽然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却一定会出现。”

  众人闻言忍不住咬牙:王妃……

  虽然楚寒筝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她已经被端木俊黑化,对众人而言却依然有些无法接受。一路见证了他们从彼此漠不关心到倾心相恋的过程的苍陌更是忍不住咬牙切齿:“你既然知道这是王妃的阴谋,就不应该去送死啊!”

  蓝夜云笑了笑:“谁说我去送死了?我只不过是去阻止他们而已。”

  “你觉得你阻止得了吗?”苍陌哼了一声,“本来你就不是王妃的对手,何况他们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以逸待劳,我看恐怕你还见不到王妃的面就……要我说,你还是不要去了。毕竟你不去虽然阻止不了王妃,却好歹能留下一条命。你若去了,仍然阻止不了她,却会赔上一条命。”

  蓝夜云抿唇,跟着轻轻摇了摇头:“这一趟,我非去不可。不管怎样,我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阿筝成为整个涅槃大陆的罪人!”

  沈醉欢叹了口气:“你的意思我们明白,可问题是你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唤回王妃的本性,就算去了又怎么样?”

  蓝夜云沉默片刻,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唤回阿筝的本性吗?或许现在还不能,可是一旦阿筝和端木俊成了真正的夫妻,她的体质必定黑化得更加彻底,到那时就越发不可能让她恢复本性了。”

  沈醉欢皱了皱眉:“可你不是说这一切都是王妃的阴谋,她只不过是以大婚之名骗你自投罗网吗?既如此,她又怎么会跟端木俊做真正的夫妻?”

  “或许现在她还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你别忘了,还有端木俊。”蓝夜云一声冷笑,眸中闪过一抹刀锋般的冷厉,“端木俊何尝不知道,只有把生米煮成熟饭,事情才更加如同板上钉钉,所以这次他很有可能假戏真做,一方面引我上钩,一方面顺便与阿筝成为真正的夫妻,可谓一石二鸟。”

  “他还真好意思!”苍陌越发气得直跳脚,“都是个几千岁的老妖怪了,居然还妄图娶王妃为妻,他们根本就不般配好不好?!”

  众皆无语:这不是重点好不好?虽然端木俊的寿命已经长达千年,但他毕竟是半人半妖的体质,所以外表看上去依然年轻得很,而且容貌俊美,也算得上潇洒倜傥,至少一眼看去跟楚寒筝还是十分般配的。

  蓝夜云挥了挥手,总结一般说道:“总之不必多说,这一趟势在必行!”

  两日之后。

  虽然皇宫之中有些地方的改建尚未完成,此时却也已经处处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一派喜气洋洋的味道。

  夜幕已经降临,宫中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但见宫女侍从往来穿梭,各自忙碌,酒菜的香气随着晚风四散飘扬,令人垂涎欲滴。

  喜堂上更是早已布置妥当,到处一片耀眼的火红,一对龙凤喜烛早已被点燃,烛火朴扑地跳动着,映照着桌上的杯盘碗碟。总之所有的一切布置的都跟皇家子弟大婚毫无两样,甚至犹有过之,简直不亚于天子大婚。

  端木俊手下的妖凤们早已各自收敛了羽翼,个个换上了大红的衣衫,看去竟也能给人一种高朋满座的感觉。当然,今天的主角还是准新郎官端木俊。

  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的端木俊也早已脱下了那身漆黑的长袍,换上了大红的喜服,仿佛连脸上原本的阴郁之气也被冲淡了不少。虽然并没有刻意地注意周围的动静,他的嘴角却始终带着一丝阴沉的冷笑:蓝夜云,我已经恭候多时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新娘子来了!”

  伴随着一声呼喊,墨离离扶着戴着红头巾的楚寒筝缓步进入了喜堂。端木俊立刻笑得温柔冲上几步轻轻握住了楚寒筝的手:“娘子,辛苦了!”

  楚寒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并不曾开口说话,墨离离已经接着高声喊道:“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虽然并没有高堂在座,大婚仪式还是顺顺利利热热闹闹地完成了,在墨离离“礼成,送入洞房”的呼喊声中,楚寒筝被送入了洞房,端木俊则留下与众人开怀畅饮,一切看起来都正常的不得了。

  扶着楚寒筝进入洞房,又伺候她在床上落座,墨离离才屈了屈膝:“王后还有什么吩咐吗?”

  楚寒筝摇了摇头:“下去吧!”

  墨离离答应一声,又行了一礼才转身而去,顺手把房门关了过来。周围顿时一片安静,只有烛火噗噗跳动的声音不时传来,反而衬得越发宁静了。

  隔了片刻,楚寒筝一把扯下红头巾扔在了一旁。大红的喜服和头上金光闪闪的后冠都未能冲淡她脸上的森冷妖异,简直看不出半点即将嫁做人妇的喜悦和羞涩。

  起身将累赘的喜服和后冠都脱下来扔在床上,她走到梳妆台前落座,却突然一声冷笑:“你果然来了。”

  人影一闪,蓝夜云已经出现在房中,语气同样清冷:“你知道,我一定会来的。”

  转头看着他,楚寒筝的笑容越发冷艳:“我当然知道你一定会来,否则我也不会用这样的法子。”

  蓝夜云静静地看着她,片刻后摇了摇头:“你的嫁衣只能为我而穿,所以你做出这样的事,我很生气。”

  楚寒筝微微一怔,继而笑得讽刺:“到了这种时候还说这样的话,你觉得有意思吗?我是妖凰,不是你的凰后了,从此之后,我的嫁衣再不会为你而穿!”

  “那只是因为你弄丢了自己。”蓝夜云依然摇头,语气竟渐渐变得温和,“阿筝,你找不到自己了,不过没关系,有我在,我会把你找回来的。”

  不知为何,原本已经被彻底黑化,楚寒筝对面前这个男子早就没有了丝毫当初的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将他除之而后快,免得他总是耽误妖凤一统天下的大业。然而听到这几句话,她却不期然地觉得心里最深处那个最柔软的角落仿佛被轻轻拨动了一下,一股极为异样的感觉缓缓地升了起来。

  然而这样的异样却只是存在了一个刹那,立刻便消失无踪,更令她忍不住冷笑连连:“你错了,过去我才是弄丢了自己,而现在我已经把原本的自己找回来了!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的,明知道这是一个死局,却依然心甘情愿地前来送死,还真是令我感动呢!不过可惜,你是凤王,我是妖凰,我们注定是势不两立,不死不休的!”

  蓝夜云摇了摇头:“凤族与妖凰的确势不两立,但并不包括你我。阿筝,问问自己的心,你真的已经完完全全放弃我了吗?”

  楚寒筝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为何嘴角的那丝笑容竟渐渐变得有些狰狞:“还真是个多情种呢!不过可惜,你这腔深情注定给错了人,看看来生还有没有希望吧!”

  说着,她的双手已经缓缓抬起,指缝间黑芒闪烁。蓝夜云皱了皱眉,仍是不甘心就此放弃:“阿筝,你真的要杀我?我一直不愿意相信你真的已经彻底被端木俊黑化了,就算你的体质已经改变,但我永远记得你说过的那句话,种在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我更愿意相信一个人的心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改变的,你的心里真的已经没有我了吗?”

  楚寒筝手上的黑色光芒越来越浓烈,衬得她嘴角的那丝笑容也越发妖艳而狰狞:“说的对,种在骨子里的东西的确是不会改变的,我骨子里就是妖凰,你以为凭你这几句甜言蜜语就可以改变吗?”

  “不,不是的。”蓝夜云摇头,“你并非生来就是妖凰,你的骨子里仍然是纯正的凰后后裔,只不过是被端木俊的内丹黑化了体质罢了。所以从过去到现在到将来,你永远是我的凰后,这一点才是不会改变的!”

  “够了!”楚寒筝突然一声厉叱,“我把你引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听你废话的,受死吧!”

  话音落地,她已猛然双手齐挥,两道凌厉的黑色灵力瞬间向着蓝夜云急射而至!

  蓝夜云微微叹了口气,双臂一展,脚尖点地迅速后退:“不把你找回来,我不能死!”

  “哈哈!你以为今天你还逃得了吗?”楚寒筝突然仰天狂笑,双手挥动得也越来越迅疾,“不妨告诉你,今天的一切不仅仅是个局,杀了你之后,我就会跟俊成为真正的夫妻,今天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而你的命就是我送给俊的大婚贺礼!”

  在她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势之下,蓝夜云不得不全力以赴地躲闪反击,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猛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不由脸色一变:“结界?!”

  “不是结界,是空间法术。”楚寒筝冷笑连连,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意,“现在我已经把你带到了另一个空间,你的人进不来,你也出不去,除非你变成一具尸体!”

  蓝夜云目光一凝,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之前为了寻找凰戒,楚寒筝早已练成了空间法术,而他却始终慢了一步,再加上后来连连不断地发生了许多事,修炼空间法术就变得不再那么迫切,他便暂时放在了一旁,谁知今日这竟然成了置自己于死地的一个致命伤了吗?

  而且很明显,这空间法术已经被楚寒筝用凤凰神的神力和妖凰的妖力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完善,至少凭他的本事恐怕是无法从这个空间里脱身而出的,除非楚寒筝主动收手或者是遭受重创!

  但她本就恨不得置自己于死地,要她主动收手是不可能的,至于将她重创,恐怕更是天方夜谭吧?

  罢了,看来今天自己的命只能成为两人的新婚贺礼了。

  眨眼之间,两人已交手百余招,虽然暂时未能分出胜负,蓝夜云却知道自己已经越来越吃力,尤其是肩头的伤口更令他痛得几乎连手臂都抬不起来,更别说体内那鼓胀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更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这一刻反倒巴不得死在楚寒筝的手上,这些痛苦便彻底感觉不到了!

  这两天来,肩头伤口的剧痛其实比较容易忍受,反而是体内那不疼不痒的鼓胀感令他夜不能寐,茶饭不思,每日里坐立不安,每过一刻便越发恨不得拿把刀把身体剖开,把里头的东西抓出来!

  他实在很想知道,到底什么东西在阻塞着他的经脉,令其不能顺畅运行。如果不是唤回楚寒筝的本性这个念头在支撑着他,恐怕他早就自我解脱了!

  然而今天来了之后才知道,他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就凭他的本事,根本不可能让楚寒筝恢复正常!既然如此,恐怕就只剩下最后一招可以用了……

  砰!

  极端的不适令蓝夜云的战斗力大打折扣,脚下一个动作稍慢,终于被楚寒筝一掌击中了右肩,整个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歪歪斜斜地退出几步之后竟然扑通一声摔跌在地,脑中顿时一阵晕眩,口中早已血如井喷!

  也知道楚寒筝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置他于死地,所以顾不得喘口气,蓝夜云立刻双手撑地嗖的飞身而起,虽然依旧摇摇晃晃,至少重新站稳了身形。

  楚寒筝面容阴鸷,冷笑连连:“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拿命来吧!”

  l;kg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88章 结局篇之六-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