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悦凯娱乐 >

第486章 结局篇之四-冷王毒宠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30 17: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悦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85章 结局篇之三-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楚寒筝神色不动,攻击更是越来越猛烈:“谁让你一定要与我为敌,你若乖乖臣服于我们妖凤,这些苦头岂非都可以免了吗?”

  蓝夜云摇了摇头,眼中掠过一抹苦涩:“看来端木俊对你的黑化还真是足够彻底呢!我现在甚至怀疑,你根本不是阿筝!”

  楚寒筝冷冷地笑了笑,笑容依然充满了诡异的邪气:“不是俊把我黑化的够彻底,而是我本来就是妖凰,不需要他来黑化。总之你不必妄图用这样的话来挑拨离间,我很清楚我自己是谁,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你仍然要执迷不悟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话音落地,她双翼上射出的黑色光芒更加密集,宛如狂风暴雨,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眼见得她来势汹汹,蓝夜云皱了皱眉,只得双翼一振向后急退,先躲过这一波的攻击再说。谁知就在此时,他却突然感到脑中一阵晕眩,动作竟然比预计的慢了半步,紧跟着右肩已经有一股剧烈的疼痛骤然袭来,令他不自觉地闷哼一声,整个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歪歪斜斜地坠落了下来!

  楚寒筝射出的黑芒,终于结结实实地击中了他!

  沈醉欢等人见状自是大吃一惊,立刻不顾自身的安危急掠而至:“王爷!”

  右肩的剧痛仿佛斧砍刀劈,而且迅速变得麻木,令蓝夜云深度怀疑整条右臂是不是都废掉了!所以落地之后他不自觉地踉跄几步,幸亏沈醉欢及时将他扶住才不曾狼狈地跌倒在地。右肩的伤口令他痛得浑身颤抖,却咬牙强撑着安慰众人:“没事,皮外伤……”

  “王妃太过分了!”玉凝眸气得直跺脚,“王爷不忍心伤她,她倒如此下得了手!”

  楚寒筝也随后落地,脸上却几乎没有任何表情,若说有,也只是嫌这一下将蓝夜云伤的不够重,竟然没能当场要了他的命!

  尽管脸色惨白,蓝夜云还是挣扎着笑了笑:“你别捧我,我不是不忍心伤她,是根本上伤了她……”

  “好!丫头,接下来交给我们了,你歇着吧!”看到这一幕,端木俊自是兴奋万分,抬手拦住了还要往上冲的楚寒筝,:“离离,好好伺候王后!”

  墨离离立刻点头:“是,大人放心!”

  眼看着蓝夜云受了重伤,端木俊当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早已双手齐挥:“上,杀了他们,重重有赏!”

  一声令下,原本正在半空中盘旋的妖凤立刻怪叫着,齐齐地冲了过来。既然蓝夜云已经被楚寒筝重伤,最大的威胁已经不复存在,怎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若能幸运地杀了蓝夜云,那更是大功一件!

  当然也知道仅凭这些小喽啰恐怕还不足以将蓝夜云等人彻底消灭,端木俊双臂一震,立刻就要召唤出羽翼加入战团,以争取把握住这次机会永绝后患!

  看到这一幕,沈醉欢等人不由瞳孔一缩,难道今日果然在劫难逃?还以为能够抵御王妃的黑化便可以与他们一较长短,谁知……

  然而就在他的羽翼即将冲出体内的一瞬间,却突然听到一阵阵呻吟声传来,紧跟着扑通,扑通数声闷响,飞在半空的妖凤居然先后跌落在地,各自双手抱着心口来回翻滚起来,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

  端木俊不由愣了一下:“你们……”

  “大人,情况有些不妙!”墨离离立刻开口,“他们这是到了必须吸食鲜血的时候了!”

  这句话出口,端木俊顿时恼恨万分地咬牙:“怎么可能?不是还不到时候?!”

  墨离离还未开口说话,蓝夜云已经一声低喝:“走!”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沈醉欢等人一语不发,嗖地便没了踪影。

  好歹是六部之王的后裔,若论与端木俊对敌当然会落在下风,但若论脚底抹油,成功逃脱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何况与蓝夜云交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尽管取得了暂时的胜利,楚寒筝却有些疲惫,才听话地不曾继续出手,将剩下的战局交给了端木俊。所以看到蓝夜云等人居然三十六计走为上,她也已经来不及阻止 ,只得狠狠地跺了跺脚,空自恼恨。

  眼见又一次唾手可得的胜利就这样白白地从眼前溜走,端木俊那个气,不由狠狠一脚踢在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妖凤的身上:“没用的东西!废物,你们这帮废物!”

  那人登时被他踢出去老远,不由一声惨呼,呻吟声也越发凄厉了。

  叹了口气,墨离离上前两步相劝:“大人息怒,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们。照理来说的确还不到吸食鲜血的时候,但他们已经很久不曾召唤出体内的羽翼,一下子消耗了过多的元气,这才支撑不住,以后就会没事了。”

  尽管可以召唤羽翼,他们却跟刚刚被黑化的那些凤族人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吸食一次新鲜血液,否则就会全身爆裂而死。

  尽管又气又恨,端木俊却也知道接下来还要靠他们帮自己完成夺得天下的大业,只得咬牙忍下怒气:“没用的废物,还等什么?滚!”

  这个滚字自然就是让这些妖凤尽快去吸食一些新鲜血液,以防真的一命呜呼。

  皱了皱眉,墨离离开口替他们请示:“请问大人,这新鲜血液……”

  “京城之中不是有很多麒麟奴吗?”楚寒筝淡淡地开口 ,语气淡漠得仿佛在谈论着一些卑贱的蝼蚁,“虽然是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不过血液倒是足够新鲜,就先从他们入手吧!”

  墨离离不敢多说,只是转头看向了端木俊,后者已经毫不犹豫地点头:“照王后的话去做。以后只要是王后的吩咐,通通照做,不必向我请示。”

  墨离离立刻答应一声:“是,大人!”

  看着她带领所有的妖凤暂时离开,端木俊又是恼恨地咬了咬牙:“可恶,一个大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错过了,真是天不助我!”

  楚寒筝眼中同样闪烁着恼恨不已的光芒,却妖异地冷笑着:“天不助你,我助你,蓝夜云早晚会死在我的手中,你放心吧!”

  端木俊眼底深处掠过一抹诡异,面上却早已笑得温柔:“有我的丫头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蓝夜云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我会跟你一起面对,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危险的。丫头,你记住,我宁愿不要这天下,也不会让你出任何差错,明白吗?”

  这话显然说得十分动听,楚寒筝看着他,眼波竟然也变得温柔起来:“说过让你放心,就凭蓝夜云还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这好几次事情都是坏在他的手中,我们必须想个办法,先把这个罪魁祸首除掉!”

  端木俊点了点头:“没错,是必须尽快将他除掉,可问题是有什么好办法呢?”

  楚寒筝暂时沉默下去,目光却不停地闪烁着,显然正在凝神思索。好一会儿之后,她突然一挑唇角,勾出了一抹妖异的诡笑:“其实也不难……”

  端木俊顿时大喜:“你有办法了?”

  楚寒筝招手示意他靠近,在他耳边轻声的说着:“蓝夜云对我不是旧情难忘吗?那我们就……”

  听着听着,端木俊唇角的笑容早已比楚寒筝更加妖异。

  “王爷!你还撑得住吗?”

  好不容易回到宁王府,扶着蓝夜云在椅子上落座,东陵临风立刻吩咐苍陌去拿他的药箱,顺便万分担忧地问了一句。

  不是他要多嘴,而是蓝夜云此刻的样子实在是糟糕透了。尽管只是被楚寒筝射出的一道黑芒击中,他肩头的血却不停地往外涌着。虽然几次试图封住伤口附近的穴道以减缓血流的速度,却根本于事无补。任何人都经不起如此严重的失血,包括蓝夜云也一样,所以他的样子若是不糟糕才比较奇怪吧?

  尽管脸上已经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原本总是熠熠生辉的双眼也黯淡无光,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昏死过去的样子,蓝夜云却满脸轻松地笑了笑:“放心,还死不了。”

  “闭嘴!什么要死要活的!”沈醉欢立刻轻斥了一句,“不过是区区皮外伤,当然死不了,还用得着你说?”

  “这伤口好奇怪。”解开蓝夜云的衣襟,东陵临风眉头紧皱,仔细观察着那个圆圆的伤口,“看起来明明就是普通的外伤,为什么血就是止不住呢?”

  那伤口的直径也就两公分左右,流出的血无论颜色还是状态都非常正常,并没有中毒的迹象,而且伤口也不在要害,照理来说应该不难处理才对。可是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血就是不停地流着,简直太奇怪了。

  蓝夜云摇了摇头白,倒并不觉得意外:“别忘了现在阿筝已经是妖凰,原本作为凤凰神的神力也已经带了邪气,所造成的伤口当然是普通的方法对付不了的。”

  东陵临风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几乎要哭出来了:“那该怎么办?再这么流下去,就算死不了也废了。”

  蓝夜云支撑着坐直身体,运起灵力点了伤口附近的穴道,只是随手一试,却没想到血流的速度果然一下子减缓了许多,众人不由大喜,沈醉欢更是连声大叫:“快,快拿药敷上!”

  东陵临风自是不会耽搁,立刻将最好的金疮药敷在了他的伤口上,一开始血流还会把药冲掉,幸而经过几次努力之后,总算勉强把血止住了。

  众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疲惫不堪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边紧盯着蓝夜云的伤口,随时准备应付任何可能的突发状况,东陵临风一边说道:“是不是因为王爷是凤王后裔,又能召唤雨羽翼,所以他的灵力跟我们的不同,才可以为伤口止血?”

  众人的疲惫一点都并不比他差,沈醉欢更是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只要能够止血,其他的都不重要。”

  众人暂时安静了片刻,却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蓝夜云的伤口上。好在过了好一会儿,伤口仍然没有任何异常,显然血的确已经暂时止住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一把抓起茶壶嘴对嘴地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苍陌这才将盘旋在心中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王爷,我总觉得刚才王妃那一下子你不应该躲不开呀,也就是说你本来不应该受伤的,是不是?”

  “我也注意到了。”东陵临风跟着开口,“其实比起之前的进攻,王妃那一下子也并没有厉害多少,为什么你会躲不开?总不会是想借着受伤博取王妃的同情,好让她住手吧?”

  蓝夜云忍不住苦笑:“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阿筝现在已经被端木俊黑化了,这些小伎俩怎么可能起效呢?我刚才不是不想躲,而是的确躲不开,因为就在我想要躲闪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晕晕乎乎,动作便不够快了。”

  苍陌愣了一下:“晕晕乎乎?为什么?”

  “为什么你应该知道。”东陵临风叹了口气,“当然是因为失血过多了。”

  “什么失血过多?”苍陌本能地摇了摇头,“那个时候王爷还没有被王妃所伤……啊!我知道了,是因为王爷把他的血给了我们?!”

  如同之前所说,蓝夜云之所以能够抵御楚寒筝的黑化,是因为他体内有帝王之血,所以他才想到,如果将他的血输入六人的体内,是不是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御黑化呢?

  当然维持的时间不可能太长,但只要能在与楚寒筝交手的时候起到一定的作用也就足够了。

  于是这次出发去阻挡楚寒筝对凤族人的黑化之前,蓝夜云便将自己的血依次输了一部分在六人的体内,为了保证的确能够起到该起的作用,他的失血量当然不会很小。

  果然,刚才虽然不是故意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品,白少枫却仍然在躲避不及的情况下被楚寒筝的射出的黑芒笼罩,令他们惊喜万分的是,蓝夜云的血果然起到了足够的保护作用,让他没有沦为妖凤。

  这个结果对众人而言当然是个好消息,却没想到因此害得蓝夜云失血过多,身体虚弱,这才伤在了楚寒筝的手中,却又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了。

  所以看到东陵临风点头,沈醉欢立刻摇了摇头:“既然如此,以后我们就不能用这个方法了,无论如何,夜云才是最重要的,你绝对不能出丝毫差错。”

  “这话怎么说的?”蓝夜云看他一眼,皱了皱眉,“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凤族人,你们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我们都是最重要的,谁都不能出丝毫差错,既然这个法子有效,为什么不用?”

  “问题是,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连续使用。”东陵临风叹了口气,眉宇之间满是担忧之色,“就算这个法子有效,但你体内的血是有限的,而王妃又在连续不断地黑化凤族人,如果每次都靠你的血来保护,恐怕用不了三两次你就一命呜呼了,那个时候,我们包括凤族才真的是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沈醉欢也跟着叹了口气:“没错。最大的问题是王妃他们想要黑化的是所有凤族人,就算你的血保护了我们六个,也根本治标不治本。但要说用你的血去保护所有凤族人,那又绝不可能……”

  不错,这才是他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所以除非有从根本上阻止楚寒筝继续黑化凤族人的法子,否则他们最后恐怕还是死路一条。

  想到那些妖凤扑腾着黑色的羽翼在空中来回盘旋的样子,众人便不由各自咬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他们就召唤不出羽翼呢?

  “对了!”想到羽翼,玉凝眸突然开口,“今天如果不是那些妖凤突然需要吸食鲜血而失去了战斗力,恐怕我们还没那么容易脱身。你们说他们被封印在魍魉空间的那一千年,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难道互相残杀吗?”

  蓝夜云摇了摇头:“还记得哥舒天他们吗?因为被封印在幽冥深渊,所以相当于进入了沉睡状态,身体的各项机能便都暂时维持在被封印时的样子。端木俊等人的情形跟他们是类似的,因为被封印,身体几乎处在一个静止的状态,对新鲜血液的需求就没有那么强烈了。虽然会让他们有些痛苦,但还不至于浑身爆裂而死。”

  玉凝眸了然地点头,原来如此。但现在他们已经从魍魉空间脱身而出,重新开始需要新鲜血液了,恐怕那些普通的凤族人就要倒霉了……

  通!

  刚刚想到这里,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跟着房门被人撞开,北宫若湛急匆匆地奔了进来:“宁王可有法子救我族人?!”

  自从巫玛帝国被消灭之后,虽然蓝夜云暂时还没能帮北宫若湛解开麒麟族的封印,却早就已经传下话去,从此之后众生平等,麒麟族人再也不用世世代代为奴。

  这一消息不仅让所有麒麟族人欣喜若狂,恨不得天天放鞭炮普天同庆,也取得了绝大多数凤族人的大力支持。

  毕竟已经在被巫玛帝国统治的六百年间,凤族人虽然不至于像麒麟族人一样沦落到猪狗不如的地步,却根本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旦被高灵诺得知谁是凤族人,那就不是沦落为奴那么简单了,根本就是身首异处,全家鸡犬不留!

  所以他们已经亲身经历过亡国的滋味,对麒麟族人的遭遇也就感同身受,当然比任何人都渴望重夺天下,恢复自由身的滋味。

  更何况众生本就平等,要麒麟族人世世代代为奴,还要遭受那么悲惨的对待,的确是一件相当不人道的事情。因此对于蓝夜云的决定,他们非常愉快地选择了接受。就算有少部分人对此不以为然,甚至表示反对,却也不敢多言了。否则用蓝夜云的话说,就让他尝尝世世代代为奴的滋味!

  正因为如此,虽然封印未解,麒麟族人的地位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终于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了!

  原本得到蓝夜云的许可之后,北宫若湛兄弟是想立刻带着所有族人返回他们的故国,那片已经成为废墟的紫照之城,好重建家园的。

  但是思来想去,他们却认为如今最重要的仍然是解开麒麟族的封印,恢复麒麟族人的力量。虽然承蒙蓝夜云的恩赐,他们已经不用世代为奴,但那个封印却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痛,更是每一个人身上一个无法磨灭的烙印,必须彻底去除,以求得心灵上真正的解脱。所以二人才暂时留在此处,等凤族的天下稳定之后想办法解开封印,然后再带领族人回归故国。

  何况现在楚寒筝就已经出现了异变,一对原本生死相依的恋人竟然变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而且这一次凤族落在明显的下风,随时都有可能被彻底黑化,北宫若湛兄弟当然更不可能离开。不过虽然他们屡次找上蓝夜云,表示愿誓死相助,蓝夜云却知道他们根本帮不上忙,一再拒绝罢了,否则也只是白白牺牲无辜。

  不过虽然封印未解,又忙于应付楚寒筝,蓝夜云却知道在他的命令之下,至少绝大多数凤族人都已经能够与麒麟族人和平共处,应该不会爆发大规模的冲突,北宫若湛这话却又从何说起?

  所以皱了皱眉,他很是有些不解:“你的族人怎么了?莫非是与我凤族……”

  “不,不是。”北宫若湛立刻便摇了摇头,眉宇之间掠过一抹恼恨,“是那些妖凤,他们居然吸食我族人的鲜血!这短短片刻工夫,已经有几百人死在他们手中了!”

  众人先是一愣,跟着彼此对视一眼,各自咬牙,居然知道先对麒麟族人下手,看来在这帮妖凤的眼中,仍然将他们当做了猪狗不如的奴隶!就凭这一点,这群不人不妖的东西就没有资格君临天下!

  “立刻带你的族人走!”蓝夜云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带他们回紫照之城,相信妖凤不会舍近求远,专门跑到那么远地方去吸食你族人的鲜血。我们会尽快想法子消灭妖凤,到时候危机就彻底解除了!”

  至少目前来说这算得上是唯一的法子,谁知北宫若湛却摇了摇头:“如果一走了之就可以的话,我早就走了,何必来向宁王请教?宁王对我麒麟族有再生之恩,现在你们正是用人之际,无论如何我绝不会离开!”

  蓝夜云淡淡地笑了笑:“问题是你留下根本于事无补,反而会害得越来越多的族人死在妖凤的手中。你既身为麒麟王,就该万事以麒麟族为重,不可因为个人恩怨耽误大事。”

  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北宫若湛脸上顿时掠过一抹为难,不过仅仅是片刻之后他便做出了决定:“好,我让若尘带领我族人回紫照之城,我留下帮你们!”

  说完他不等蓝夜云表示赞成或反对,便转身疾奔而去。揉了揉眉心,蓝夜云有些无奈:“我都说过他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怎么如此固执?”

  沈醉欢笑了笑:“你得理解他的心情,毕竟几千年来,麒麟族终于不必再世代为奴,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别说是留下帮忙,就算让他为你死了,恐怕他也心甘情愿。”

  “是啊!”玉凝眸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留下帮不上什么忙,但留下总是他的一番心意,至少可以求个心理安慰。就像我们一样,其实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你若让我们走,我们是决计不会答应的。”

  什么是生死与共?这就是。

  众人纷纷点头,沈醉欢已经尽可能地振作了精神:“就像你说的,北宫若尘带领麒麟族人回到紫照之城之后,端木俊应该就不会千里迢迢地跑到那里去吸食他们的鲜血了,所以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仍然是如何才能阻止王妃继续黑化凤族人,并且帮那些已经被黑化的人恢复体质。”

  这几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下去,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无话可说。端木俊率领的妖凤本身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已经足够他们喝一壶了,何况最要命的还是已经成为凤凰神的楚寒筝……

  “如果王爷也能幻化真身,成为凤凰神就好了。”一片沉默之中,苍陌突然哀声叹气地开了口,“到那时,我相信一定可以阻止王妃的。”

  “我也相信。”东陵临风揉了揉眉心,“问题是如何才能幻化真身呢?好不容易才召唤出羽翼,而且还多亏了哥舒天无意之中的成全。要想幻化真身,总不能也需要端木俊的成全吧?”

  蓝夜云看他一眼,很有几分无奈:“别的本事没见长,一个一个的想象力倒是越来越丰富了!怎么着,还要把我送给端木俊,让他像哥舒天一样把我折磨一遍啊?”

  “说不定可以哟!”苍陌嬉皮笑脸地说着,“当初潇揽月就说过,必须把你整个人毁掉,再重新塑造,你才能够召唤出羽翼。万一再把现在的你毁掉重塑一遍,你就能幻化真身了呢?”

  蓝夜云顿时哭笑不得,忍不住咬牙:“信不信我先把你毁了重塑一遍?就算不能幻化真身,好歹能召唤出羽翼,也能帮我一把。”

  苍陌捏捏自己身上的骨头,然后严重打个哆嗦:“算了吧,我看我不是那块料,说不定你毁掉容易,重塑就难了!”

  虽然这些基本上算是一些废话,沈醉欢却似乎从中得到了一点提示,立刻说道:“说真的,夜云,我记得当初王妃曾经问过潇揽月,你体内有没有凤凰神的基因,能不能幻化真身,潇揽月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经他一提醒,众人都拼命回忆了一番,跟着不约而同地点头:“是有些不同寻常!”

  连蓝夜云也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没错,当时他说的是天机不可泄露。”

  “这句话就大有玄机!”苍陌越发兴奋,“如果根本没有那个可能,他大可以直接说不行,结果却来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肯定是因为你也能幻化真身,只不过是时机不到才不愿提前告诉你!”

  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么回事,简直就像给一片绝望中的众人提供了一丝曙光,令他们兴奋得眉飞色舞,仿佛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不过一片兴奋之中,沈醉欢兜头给众人浇了一盆冷水:“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告诉我们究竟怎样才能让夜云幻化出真身啊,你们高兴什么?”

  “当然值得高兴了!”苍陌的好情绪居然半点都不受影响,依然兴兴奋奋地说着,“只要王爷最终能够幻化真身,那么他所缺的只不过就是一个机缘而已,我们只需要安心等待,或者尽力去创造这个机缘就可以。反之,如果他根本没有幻化真身的可能,我们岂不是才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这倒也是,沈醉欢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跟着一脸苦恼:“可是这个机缘到底是什么呢?可惜当时潇揽月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他的意思大概就是要让我们自己去悟。”苍陌手摸下巴,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片刻之后,却又突然看着蓝夜云笑得贼兮兮,“王爷,你说这所谓的机缘是不是就是像哥舒天那样……”

  蓝夜云咬了咬牙,杀气腾腾地瞪着他:“你是有多想看我被人折磨的像一滩烂泥的样子?你以为我每次被人打的散了架都能够获得重生?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再说这样的话,我就先把你打成一滩烂泥再说!”

  讨了个没趣,苍陌瞬间耷拉下了脑袋,悻悻然地闪到了一边。既然此路不通,那到底怎样才能阻止王妃呢?

  一开始被黑化的只是普通的凤族人,现在已经波及到了暗影卫,再发展下去,一定是蓝夜云亲手训练出来的那些军队,到那时,则凤族危矣,天下危矣!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众人再度沉默下去,而且一直沉默了很久,都没有人再开口说一个字。

  l;kg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87章 结局篇之五-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