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悦凯娱乐 >

第483章 结局篇之一-冷王毒宠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30 17: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悦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82章 怎会变成这样-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厅的王座上,端木俊慵懒地斜倚着,悠哉悠哉地品尝着手中的热茶:丫头,真想不到我对你的黑化如此成功,竟然一次就彻底的把你变成了我的人。很好,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妖凰,涅槃大陆很快就是我们的了!

  便在此时,一个侍女打扮的年轻女子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屈膝见礼:“大人。”

  端木俊点了点头:“嗯,王后歇下了吗?”

  侍女点头答应:“是,王后已经歇息了。”

  端木俊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倒是这侍女欲言又止,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之色。

  注意到了她的表情,端木俊淡淡地挑了挑唇:“怎么,有话要说?”

  “奴婢不敢。”侍女立刻行礼,脸上的担忧变成了惶恐,“大人运筹帷幄,一切都已在掌握之中,奴婢不敢多嘴。”

  端木俊转头看她一眼,脸上的表情还算平和:“离开魍魉空间,怎的和我如此生分了?你我之间不比旁人,你也一直是我的心腹,有什么话不能直说?记着,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魍魉空间,你永远都是我的离离。”

  离离,也就是墨离离,闻听此言不由抬起了头,脸上有着明显的感激之色:“奴婢……”

  “不许自称奴婢。”端木俊淡淡地打断了她,“还跟过去一样就好,什么都不需要改变。”

  墨离离越发感激万分:“是,多谢大人。其实离离是想说,王后她真的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人,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吗?”

  端木俊挑了挑唇角:“不会,现在她已经彻底被我黑化,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妖凰。”

  墨离离皱了皱眉:“可是大人,王后从前的记忆并不曾受到任何影响,她也始终会记得蓝夜云这个人,离离听说之前他二人彼此倾心,生死不渝,万一……”

  “多虑了,没有万一。”端木俊摇了摇头,竟然丝毫不在乎,“我知道她的记忆不受影响,我也知道她始终记得蓝夜云,不过她的体质被彻底黑化之后,对蓝夜云原先的感情将不复存在,所以她再看到蓝夜云时,对他的感觉将和对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

  “那就好。”墨离离松了口气,“离离预祝大人此次能够夙愿得偿,永霸天下!”

  端木俊沉沉地一笑:“是否能永霸天下,就看丫头的了!”

  墨离离沉吟着:“大人的意思是说,要靠王后将那些凤族人的体质彻底黑化吗?”

  端木俊摇了摇头,却并不曾再开口。墨离离自是满心疑惑,却又不敢多问。

  她自是不知道,端木俊担心的并不是能否将那些凤族人的体质彻底黑化,而是将他封印在魍魉空间内的龙神。如果已经成为凤凰神的楚寒筝可以对付龙神,永霸天下才成为可能,否则……

  第二天一早,端木俊便命人准备了精致可口的早餐,坐在桌旁等候着楚寒筝的到来。

  不多时,墨离离快步而来,屈膝见礼:“大人,王后到了。”

  端木俊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温柔的笑意,起身迎接:“丫头……”

  只说了两个字,他便微微一怔,眼中已浮现出掩饰不住的惊艳之色,下面的话哪里还说得出来?

  正缓步而来的楚寒筝换了一身纯黑色的衣裙,就连头上的饰物也换做了纯黑的颜色,却偏偏绝不会给人单调之感,反而令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神秘而幽冷的气息,别具一种妖异的美感。

  白皙而绝美脸上不施脂粉,上挑的双眉带着一股冷凝的王者气势,再衬着血红色的双唇,那股妖异的美感更给人的视觉造成了强烈的冲击,让她看起来就像一朵明明带有剧毒却又妖艳无比的罂粟花,明知靠近就是死亡,却又忍不住想要不顾一切地靠近!

  好一会儿之后,端木俊的唇角才浮现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我的丫头果然是天底下最美的,这才是无可替代的妖凰!”

  说着,他对楚寒筝伸出了手,仿佛一位忠诚的骑士在虔诚地等待着自己倾力守护的公主。

  楚寒筝淡然一笑,将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中,并在他的搀扶下在桌旁落座:“我倒忘了问问你,之前我看到的魍魉空间中的你背后的羽翼是金黄色的,为何现在却又变成了黑色?”

  端木俊笑了笑:“我的羽翼本来就是黑色的,只不过只要我愿意,就可以随时改变羽翼的颜色。那些所谓的纯正的凤族人不是自诩自己的血统纯正,可以召唤出金黄色的羽翼,看不起我们黑色的羽翼吗?那我就让他们看看,召唤出金黄色的羽翼也没什么了不起。”

  楚寒筝点了点头:“能够召唤出羽翼的凤族寿命可达千年,却还不能与天地同寿,自被龙神封印在魍魉空间,至今也有一千年了吧?怎么你……”

  “我是妖凤,也就是半人半妖的体质。”端木俊回答,“所以我能召唤出羽翼之后,寿命就比那些能够召唤出羽翼的普通的凤族人又长了一倍。”

  楚寒筝点头表示明白,端木俊已接着说道:“不过比起你来,我还差得远呢!你已经具备凤凰神的体质,可以与天地同寿了。所以,我最多只可以再陪你一千年,剩下的时间你就只能自己度过了。”

  楚寒筝皱了皱眉,突然觉得心中有些不舒服:“我会帮你想办法,让你也能幻化出真身,好永远跟我在一起。”

  “真是我的好丫头。”端木俊温柔地笑了起来,并且上身前倾,在她的腮边轻轻吻了吻,“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更不会奢求永远跟你在一起。只要你待我之心如同我待你之心一样,别说是一千年,就算只能陪你百年十年,甚至一年,我也死而无憾。”

  因为被黑化成了妖凰体质,楚寒筝对他这如此亲密的举动自然不会有丝毫反感,反而有些羞涩地笑了笑,微微垂下了头。

  用潇揽月的话说,此刻的楚寒筝已经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一个人,除了容貌还是原来的样子,其他任何地方都已经再也找不出丝毫楚寒筝原本的影子。

  看到这一幕,站在一旁的墨离离不自觉地目光一闪。看来王后的确已经被彻底黑化,心中再也没有蓝夜云了,这倒是个好消息。希望在她的帮助下大人可以得偿所愿,再不会被封印在魍魉空间内受苦。

  高耸入云的萨罗白塔依然静静的地矗立着。,默默地见证着这片大陆上王朝的兴衰更替。

  “你确定我这个时候离开没有任何问题吗?”

  站在窗前的潇揽月静静地凝望着窗外的景色,神情看似平静,眼中却有一丝隐隐的担忧。

  尊者转头看他一眼,唇角的笑容依然空灵清透:“没问题的。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他们自己了,而你还没有到出手的时候。”

  潇揽月一怔,立刻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你的意思是说,接下来还有需要我做的事?”

  “嗯。”尊者点了点头,唇角的笑容却变得有些狡黠,“放心吧,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找上门来求助的,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大显身手了。”

  经他提醒,潇揽月显然想起了什么,不由慢慢地点了点头:“如果他们前来求助的事情并不是我们预先设定好的怎么办?或者说如果他们为了别的事情而把真正需要求助的事情耽误了,又如何是好?”

  尊者不由呵呵一笑:“怎么,跟那些凤族人在一起呆的时间太久了,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吗?如果他们来的时机不对,你认为能见到我们吗?”

  潇揽月俊脸一红,不由挠了挠头:“也是,是我瞎担心了。”

  尊者微笑:“总之不必担心,一饮一啄冥冥上苍早已注定,今日的磨难是为了明日的更美好,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们必须经历的历练。”

  潇揽月默默地听着,脸上的担忧倒是渐渐隐没,代之以一层与尊者极为相似的空灵清透。片刻后突然叹了口气:“我怀疑宁王已经猜到我的真实身份了,或者至少有这方面的怀疑。”

  尊者眨了眨眼:“何以见得?你不小心露出什么破绽了吗?”

  “应该没有。”潇揽月摇了摇头,“不过在我告诉他们关于妖凤的那些事情的时候,我想他可能是从中发现了什么端倪。”

  尊者点了点头:“倒也正常,宁王一向是个聪明绝顶的。不过猜到了也无所谓,反正你的身份早晚是要告诉他们的。”

  刚刚说到这里,他突然眉头一皱,跟着屈起手指默念了片刻,嘴角立刻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妖凤还真是迫不及待呢,这就开始行动了。”

  潇揽月皱了皱眉,跟着一声冷笑:“依我看他也够天真的,以为打开魍魉空间重获自由就可以得偿所愿了吗?也不想想一千年前他是如何一败涂地的。”

  尊者衣袖轻挥,依然淡定:“他当然知道对他而言最大的威胁是什么,不过如今跟一千年前相比,对他而言最有利的就是楚寒筝的出现。”

  潇揽月抿了抿唇,又是一声冷笑:“还是天真,以为有了姐姐就可以扭转乾坤,与龙神抗衡了吗?”

  尊者笑了笑:“他当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试试总没有坏处。毕竟楚寒筝已是凤凰神,拥有神力,再加上具备妖凰体质,要说她能与龙神抗衡,也并非全无可能。就算失败,不过重新被封印回魍魉空间罢了。”

  这一次潇揽月沉默下去,许久之后才淡淡地笑了笑:“可惜他却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一次已经不是重新被封印回魍魉空间那么简单了!他一直以为的救星,其实是他的催命符!”

  尊者又笑了笑,抬头仰望着头顶的天空:“不得不说,端木俊对楚寒筝的黑化的确是相当成功的,这下蓝夜云可有的苦头吃了……”

  这句话让潇揽月脸上好不容易褪去的担忧又缓缓地浮现了出来,不过咬了咬牙,他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相信宁王他一定可以做到的,还有姐姐,就算被端木俊黑化得再成功,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她爱的人始终只有宁王一个!”

  尊者笑了笑,不曾再开口:希望如你所愿。

  此时的端木俊的确已经开始行动了,因为他已经等了一千年,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啊!啊……救命啊!”

  伴随着阵阵凄厉的惨叫,数名正走在大街上的凤族人突然发现自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黑色光芒笼罩,紧跟着浑身上下便开始莫名其妙的剧痛,早已不由自主地跌倒在地,痛苦地翻滚起来!

  然而在翻滚的间隙,他们终于看清了黑色光芒的来源,不由齐声惊呼:“凰……凰后?!”

  怎么会是这样?!站在他们面前的女子虽然一身黑衣,面容冷凝,带着说不出的妖冶诡异之气,然而只看了一眼他们便确定那正是他们的凰后楚寒筝!

  不久之前,正是她与凤王一起破除了**封印,恢复了凤族人的力量和体质,又消灭了巫玛帝国,铲除了魔君父子,让天下重新回到了凤族人的手中,让每一个凤族人都感激涕零。可是如今,凰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要干什么?

  原来那股让他们痛不欲生的黑色光芒就是从凰后的手心发出来的,而且不管他们尖叫得如何凄厉,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在她面前的不是她一直倾力守护的同族,而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几人只来得及想到这里,便感到意识似乎瞬间远离,再重新回归时,站在一旁的墨离离已经厉声开口:“尔等的黑化仪式已经完成,还不快过来拜见大人和王后?!”

  仿佛是鬼使神差的,几人立刻挣扎着爬起身,跪在两人面前齐声高呼:“拜见大人,王后!”

  几乎与楚寒筝一模一样,几人的面容甚至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没有任何变化,眉宇之间却已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显然他们的体质也已经被黑化了!

  “哈哈!哈哈哈!好好,很好!”端木俊仰天狂笑,早已一把搂住了身旁的楚寒筝,“果然还是我的小丫头最能干,等这天下尽归我手,将只有你才有资格与我共享!”

  早已收回手的楚寒筝静静地站着,嘴角噙着一丝阴冷而邪异的笑。

  所谓端木俊的行动很简单,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凤族人的体质全部黑化,到时候蓝夜云等人就成了光杆司令,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还有楚寒筝这位凤凰神在,那简直就是一件无坚不摧的利器,蓝夜云之流根本不值一提!

  当然,最重要的是一千年前他要想将凤族人的体质黑化需要费不少的功夫,可是如今有了楚寒筝,他只需要将黑化凤族人的法子说出来,再配合楚寒筝的神力,黑化的过程便可在片刻之间全部完成!

  所以,这一路行来,不过区区半天的功夫,已经有成百上千的凤族人被完成了黑化,臣服在了他的脚下,怎不令他得意万分,仰天狂笑?

  很显然,再这样下去,这将是一场比魔君父子为祸人间还要严重的灾难!

  不过这本来就是端木俊所期盼的,所以他片刻也不耽搁,立刻拥着楚寒筝向前走去:“丫头,你受累了,走,我们继续,晚上回去好好犒劳犒劳你!”

  因为他们的黑化行动刚刚开始,众人还都不明所以,所以大街上不时有行人经过,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

  正因为如此,刚刚向前走了没多远,便看到五六个年轻男子结伴而来,端木俊立刻阴沉地一笑:“丫头,就是他们吧!”

  楚寒筝点了点头,立刻站定脚步,双手已经缓缓地抬了起来。谁知与此同时,那几个男子已经看到了他们,不由顿住脚步抬头一看,跟着万分惊异地跪倒在地:“参见凰后!”

  那是凰后没错吧?为什么看起来怪怪的?还有,凰后竟然没跟凤王在一起,这才是最奇怪的一点。

  看着跪倒在面前的几人,楚寒筝微微冷笑,笑容绝美而妖艳。下一刻,两道黑色的光芒已经从她的掌心疾射而出,瞬间将几人笼罩在了其中!

  “啊!”

  凄厉的惨叫紧跟着响起,几人已经毫无意外地滚倒在地,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们认错了人,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凰后吗?

  眼看着这几人的体质就要被完全黑化,一道金色的光芒却骤然袭来,向着楚寒筝迎面而去,伴随着一个男子的惊叫:“阿筝,快住手!”

  楚寒筝皱了皱眉,不得不收手后退,轻轻巧巧地躲开了那道金光。地上的几人却已经爬不起身,依然不停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端木俊的脸色瞬间阴沉到底,衣袖一挥冷哼了一声:“蓝夜云,你终于出现了!只不过你以为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能改变什么吗?”

  已经奔到近前的不止是蓝夜云,还有沈醉欢等人,这原本同属于凤族的正邪两派,终于真正地面对面了!

  然而蓝夜云的目光却只锁定了楚寒筝,不可否认,看到楚寒筝的确安然无恙,他倒是大大地松了口气,然而当他看到楚寒筝神情间,尤其是目光那明显的改变,却仍不自觉地倒退了两步,几乎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阿筝,你……你……”

  “不得对本王的丫头无礼!”端木俊一声厉叱,仿佛为了宣示自己的所有权,立刻抬手搂住了楚寒筝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蓝夜云,你既是凤族王族后裔,本王便是你的先祖,还不过来跪拜?”

  楚寒筝虽然也在看着蓝夜云,目光却平静无波,显然此时在她的眼里,蓝夜云跟路人甲乙并没有任何不同,往日那刻骨铭心的爱恋早已在被黑化的体质面前消失无踪。

  这一点显然才是蓝夜云绝对无法接受的,尤其是看到两人依偎在一起的一幕,他更是瞬间白了一张脸,眸中已经闪过一抹冰冷的怒意:“端木俊,你对阿筝做了什么?!”

  “大胆!本王已经说过是你的先祖,你还敢无礼?!”端木俊又是一声厉叱,越发紧紧搂住了楚寒筝,“丫头是本王的人,从此之后跟你就没有半分关系了,你若再敢存丝毫亵渎之心,杀无赦!”

  “何必跟他啰嗦?”楚寒筝皱了皱眉,淡淡地开口,语气淡漠得令人绝望,“待我也将他的体质黑化,他便彻底老实了。”

  说着她身体一动就要出手,苍陌已经突然一声尖叫:“王妃!不可以!王爷是你的夫君,你怎能……”

  “我的夫君是他。”楚寒筝皱了皱眉,一只手已经搭上了端木俊的肩头,“他是妖凤,我是妖凰,我们才是真正的夫妻。”

  “你……你胡说!”苍陌急得一声大叫,“不,王妃,你被骗了!你不是妖凰,你是凰后,你是王爷的凰后啊!拜托你赶快清醒过来吧!你仔细看一看,难道你已经忘了王爷了吗?”

  楚寒筝转头看着蓝夜云,脸上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若说有,也只是比方才更加妖异了几分:“我当然没忘,只不过过去我跟他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罢了,现在我已经记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也请你记住,我不是凰后,我是妖凰。”

  苍陌,不,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已目瞪口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原本他们还想当然地以为,楚寒筝的体质被端木俊黑化之后,导致她之前的记忆全部消失,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那么只要他们想办法恢复她的记忆,让她记起与蓝夜云之间缠绵悱恻的一切不就好了吗?

  谁知这两下里一照面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楚寒筝完完全全记得从前的一切,但她已经彻底变成了妖凰,蓝夜云再也不是她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换句话说,她并不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做出了这一切,而是她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仍然这样做了,岂非更加令人绝望吗?这、这可怎么办?

  端木俊对楚寒筝的表现无疑十分满意,早已笑得万分温柔:“丫头,你说的对,我才是你的夫君,只要有我在,任何人休想动你一根头发!这些人竟敢对你无礼,我来教训他们给你出气就是!”

  说着,他松开手就要上前,楚寒筝已经一把拉住了他,阴沉沉地笑着:“何须夫君亲自动手?我只需将他们的体质黑化,他们自然就拜倒在你我脚下了!”

  端木俊微笑:“那就辛苦你了。”

  眼看着楚寒筝双掌一立,苍陌又是一声尖叫:“王妃不可!你上了端木俊的当了,王爷才是你的夫……”

  后面的君字还未来得及出口,两道黑色的光芒便从楚寒筝的手心急射而出,向着众人劈面罩来!

  蓝夜云脸色一变,跟着双掌一挥,两道金色的光芒已经迎了上去,同时一声呵斥:“小心!快退!”

  眨眼之间,四道光芒便碰到了一起,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但见黑色和金色的碎芒星星点点地爆裂开来,仿佛元宵佳节时那璀璨的烟花,蔚为壮观!

  端木俊挑唇一声冷笑:“不愧是名满天下的凤王,果然有两下子!丫头,还是让我来对付他吧,我可不想让他伤了你!”

  楚寒筝一声冷哼,脸色早已变得阴沉,却是半步不退:“伤我?他还没有那个本事,你就等着瞧好吧!”

  说着她双掌一挥,掌心射出的黑色光芒更加迅疾而猛烈。端木俊不再说话,嘴角却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诡笑,看着这对昔日的恋人自相残杀,果然好有趣呀!

  当然,丫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对付蓝夜云的,最好现在就将他彻底黑化,让他跪在我的面前,那样就更有趣了!

  至少这句话楚寒筝说的很对,那就是凭蓝夜云现在的本事的确伤不了她,即便伤得了,他也根本下不去手。

  毕竟楚寒筝的体质被黑化,但他没有,所以楚寒筝可以对他无情,但他做不到。正因为知道楚寒筝是在体质被黑化的情况下才会毫不留情地对他出手,所以从内心来讲,他不怪楚寒筝,要怪就只能怪端木俊,是他把楚寒筝害成这个样子,是他让楚寒筝忘记了跟他之间的一切!

  所以看到楚寒筝源源不断地对自己发动了攻击,蓝夜云眼中的痛苦盖过了一切。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甚至觉得干脆死在楚寒筝的手中算了!

  不过,当他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从端木俊的脸上扫过,尤其是看到他唇角那丝阴冷而得意的微笑,他又猛然一咬牙关,死?没那么容易!我要消灭这个妖孽,把从前的阿筝找回来!

  展动身形躲避着楚寒筝的攻击,蓝夜云不忘叮嘱身后的众人:“千万小心,躲开这些黑芒!”

  众人何尝不知一旦被楚寒筝的黑芒击中体质便会被黑化,不用他叮嘱也早已全神贯注地闪身躲避。不过与此同时,众人也是眉头紧皱,总这样躲也不是办法,究竟怎样才能帮助王妃恢复体质呢?

  端木俊一声冷笑,突然猛一挥手:“上!消灭他们!”

  一声令下,原本就在随时待命的众人立刻一拥而上,瞬间将沈醉欢等人围在了中间!

  这些人虽然暂时收起了羽翼,但他们当年是与端木俊一起被封印在魍魉空间内的,而且在被封印之前,他们已经在端木俊的帮助下修习了邪功,这才召唤出了黑色的羽翼。所以他们看起来似乎只是端木俊手下的区区侍卫,实际上个个都是世间不多见的高手,单凭能够召唤出羽翼这一点,他们的本事就在沈醉欢等人之上!

  更何况他们胜在人多势众,以近百人的力量对付沈醉欢等区区六人,优劣立判。

  顿时,沈醉欢等人感到一股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尤其是那股仿佛来自地狱一般的诡异的邪气,更是令他们本能地一阵心惊,几乎无法抵御!

  幸好片刻的忙乱之后,他们很快便沉住了气,沉着迎敌。好歹是六部之王的后裔,还不至于眨眼之间就一败涂地,但是不可否认,以他们六人之力对付这近百人,的确吃力得很。

  蓝夜云虽然一直在与楚寒筝纠缠,却早已将这一切看在了眼中,心头顿时掠过一抹焦急不安。他看得出来,沈醉欢等人恐怕对付不了那些能够召唤羽翼的妖凤手下!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今日会与楚寒筝正面遭遇,之所以出现在大街上是因为得到暗影卫的禀报,说京城之中出现了一些异常,有数名凤族人体质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可能已经被黑化。吃惊之下他们才出来查看究竟,却没想到正好碰上楚寒筝等人,是以根本不曾做好交战的准备,这才一开始就落在了下风。

  既然形势如此明朗,蓝夜云迅速做出了决定,立刻纵声开口:“不可恋战,撤!”

  与其明知在不可能取胜的情况下盲目坚持,还不如保存实力,以图来日。

  尽管极不甘心,众人却都明白这个道理,立刻边打边退,寻找着最合适的机会突围。

  “撤?由得你们吗?”端木俊阴测测地冷笑着,“今天我就让你们尝一尝做妖凤的滋味,看从此之后谁还敢在我面前自诩是血统最纯正的凤族人!”

  即使千百年过去,这一点仍然是端木俊心中最永远的痛,每每提及,那份仇恨便足以毁天灭地!

  毕竟他永远忘不了,当年他谋夺皇位的行动失败之后,因为到处找不到他,端木泽便迁怒于他的母妃,竟然当众将她凌迟处死,场面惨不忍睹!

  所以他恨,一直恨!明明各方面的才华都胜过端木泽,但就因为他的母妃来自凤族的分支,不是血统最纯正的凤族人,所以皇位落到了端木泽的手中。他只不过是想为自己讨个公道,用事实来证明他比端木泽更适合做这个皇帝,却因此害得湘妃死得如此凄惨,他怎能不恨?

  所以他要报复,要报复全天下所有的凤族人,而最好的法子就是将所有人都变成妖凤,让纯正的凤族血统从此消失,岂不痛快?

  或许是因为看到蓝夜云这个如假包换的凤族王族后裔,尤其是知道他很快就要君临天下的缘故,竟又勾起了端木俊心底永远的痛和恨,所以一句话出口,他已双掌一挥急掠而至,一股森冷的黑色光芒已经劈到了蓝夜云的面门:“丫头,我帮你挡着他,你来黑化他的体质,快!”

  眼看着楚寒筝果然退在一旁,随时准备出手将他黑化,蓝夜云心中一沉,暗叫一声不妙,楚寒筝的身手已经在他之上,再加上一个端木俊,他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咬了咬牙,他一边与端木俊交手一边纵声呼喊:“阿筝!你看清楚,我是蓝夜云!你是阿筝,是我的凰后,你不是妖凰,不要再错下去了!”

  楚寒筝的双掌缓缓挥动着,指缝间早已黑芒闪烁,衬着脸上的森冷妖异,根本活脱脱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妖凰。一声冷笑,她根本不为所动:“不必白费心思,我知道我是谁,所以从前跟你的一切才是错的!”

  话音落地,她猛然双掌一挥,足以将人彻底黑化的黑芒再度激射而出,兜头向蓝夜云罩了过去!

  l;kg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84章 结局篇之二-冷王毒宠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