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四十章 沈先生,发狠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一章 沈先生,喜当爹-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瑾棉头越来越晕,手腕处火辣辣的疼,才过去几分钟,好像过去一个世纪那么长一样,“咚”掉到了床下。头重重的磕到地板上,头疼的要裂了一样,大脑也清醒了几分,眼睛眯着看到床脚处的手提包,咬着牙扭动着身体。

  另一个房间

  叶妈妈坐在瑾晴身边,脸上的笑容就没降下去过,“瑾晴今天真美。”

  瑾晴坐在巨大的梳妆台前,洁白的晚礼服衬托的瑾晴更加圣洁,瑾晴的属性和白色特别相配,她很满意这身礼服,笑容也越发自信。

  叶奶奶笑着打量,“可不是,我孙女能不美,你说是不是淼儿?”

  叶妈妈笑容一僵。她是懦弱,可是打心底反感孙淼这个人,婆婆不问她这个亲妈,却问干姑妈,这不是打自己脸吗?手心微微攥紧。

  孙淼根本就没听到叶奶奶的话,还沉浸在项链中,跟魔障了一样,满脑子都是瑾棉的脖子,又换成沈鸿煊妈妈的脖子。两者在重叠,脸色发青。

  叶妈妈看着不对劲的孙淼,轻轻推了一下,“妈在和你说话。”

  “谁让你碰我的。”孙淼突然陪人触碰,吓了一跳,脸色立马变了,眼神阴冷的盯着叶妈妈。

  叶妈妈僵硬住了,心里忽忽在跳,孙淼的眼神太吓人。

  “你没事碰淼儿干什么?”叶奶奶开口了,第一句反倒是训起了自己的儿媳。

  “妈,要不你出去看看?”瑾晴第一反应想要支走叶妈妈。

  叶妈妈心里难受,女儿和婆婆都帮着外人。

  孙淼才反应自己失态了,见叶妈妈脸色不好,暗道坏了,亲昵的拉过叶妈妈,“嫂子。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这几天公司的事情比较烦,有个案子一直谈不下来,我也是着急,真不是有意针对你。”

  可叶妈妈心里还是不舒服,脸色没缓和。

  “跟你道歉你还拿把,出去看看外面,这里不需要你了。”叶奶奶见叶妈妈不给台阶下,冷声道:

  “干妈。你别说嫂子,嫂子不是故意的。”孙淼劝着叶奶奶,可是脸上的委屈劲,根本就是在火上浇油。

  “还不赶紧去?”叶奶奶火了。

  叶妈妈眼泪在眼眶直打转,走了出去。

  孙淼勾出胜利的笑容,宠昵的上前拉过瑾晴,“让干姑妈看看,我们瑾晴就是漂亮。”

  叶妈妈擦了下眼泪,走下了楼,一眼看到丈夫身边熟悉的身影,又不敢确认,抬脚走了过去,到了面前,叶妈妈惊喜的道:“大哥?”

  宋麒麟本来就很厌烦应对叶志远。见到叶妈妈眼里的笑意真诚了几分,打量着自己的妹妹,贵妇态十足,精致的妆容,在也找不回记忆中的淳朴,尤其是妹妹正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宋麒麟心里不喜,脸上的笑容也淡了,“碧霞。”

  叶妈妈压下激动的手,有些责怪的问道:“哥,你一走就是十几年,真是狠心都不回来看看。”将在叶家受的气发泄到了宋麒麟身上,怪宋麒麟离开不回来,她也不会没有娘家撑腰。

  这是怪他了?宋麒麟愣了,凝视着自己的妹妹,当年他和叶家闹的不愉快,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最后他带着母亲出国走了,妹妹都没来送他们,只因为叶志远当天要参加聚会需要她陪,现在更是怪他不回来?

  宋麒麟那份见妹妹的亲情淡了许多,态度生硬了几分,“那几年妈的身体不好,不适合走动,也就没回来。”

  “妈,好吗?”憋了半天叶妈妈才说出一句话。

  “挺好的。”

  叶妈妈在蠢,也知道刚才惹怒了大哥,大哥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是很好,为人太耿直,不喜欢虚的,想到多年不见的母亲,眼泪在眼眶上打转,:“是我不好,我是不孝女。”

  宋麒麟见妹妹在叶志远面前大气不敢喘的样子,无奈的叹着气,到底是亲妹妹,“我受到邀请回国了,妈也跟着回来了,你有时间去看看她,她虽然怪你,可心里也想你。”

  叶妈妈知道,自己父亲因为她强行嫁给叶志远,被她活活气死,一直疼爱她的母亲,更是和她断绝关系,听到母亲要见她,激动的嘴都在打颤,“给我留地址,我明天就去。”

  说完反应过来,连忙看着叶志远的脸色,见叶志远捕捉痕迹的点头,松了一口气。

  动作再小也被宋麒麟看在眼里,真的被气到了,差点转身离开。

  “大哥,有时间多来家里坐坐。”叶志远一见气氛不对,笑着道:

  宋麒麟冷哼了一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志远这是看重了自己身份,冷冷的道:“当年我就说过,不会再进你家的门,这话我还记得。”

  叶志远脸上的笑容不变,眼里却很不快,气恼宋麒麟依旧不给他面子,尤其是宋麒麟知道秘密,更是让他如翅在喉,现在还要笑脸相迎,谁能想到,当年特殊年代出来的大学生,会有今天的成就,他还要借着宋麒麟的光认识上层的圈子人。

  沈鸿煊回到会场,找了一圈瑾棉人不在,无人接听,冷着一张脸,拦住了几个服务生,终于找到叫走的那个服务生,服务生听着沈鸿煊的描述,笑着道:“叶小姐,十分钟前别叶夫人叫到楼上去了。”

  叶妈妈明明在楼下,沈鸿煊抿着嘴,凌厉的目光看向服务生,“谁让你传的话?”

  “今天的伴郎,让叶小姐去二零四。”服务生老实的回答。

  沈鸿煊抬脚上楼,“砰。”猛的推开二零四。

  吓了瑾晴和孙淼几人一跳,沈鸿煊抿着嘴又重新带上了门,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找到,门牌一定做了手脚。

  瑾晴被沈鸿煊刚才的眼神吓到了,手有些抖,“淼姑姑,你说沈鸿煊会不会刚才听到了咱们的谈话。”

  孙淼也不敢肯定,她也吓了一跳,打住了要追出去的脚步,现在去找沈鸿煊,不是掩耳盗铃吗?万一听到了她们要算计瑾棉的事情,平白给沈鸿煊一个把柄。

  叶奶奶镇定的道:“听到也没事,咱们只要不做就行,幸好没说你假怀孕的事情。”

  瑾晴松了口气,对还好。

  沈鸿煊站在门外听了个全部,他还疑惑她们的惊慌,没想到还有这个消息,抬脚看着二楼的房间。

  突然响了一声,沈鸿煊看见来电,“瑾棉,你在哪?”

  瑾棉额头全是汗水,她一直用舌头划开,现在洁白的满是血迹,正暗自庆幸这几天只和沈先生联系过,直接回拨了过去,就听见沈鸿煊的声音,忍着掉下来的眼泪的,“握,我在二楼,沈,鸿,煊,救我。”废了好大的力气说了一句话。

  接着控制不住的呻吟,沈鸿煊手背上的青筋直鼓,“棉棉,棉棉。”

  瑾棉最后一根弦已经蹦了,根本听不到沈鸿煊的话,沈鸿煊已经墨色的睦子盯着十几个房间,挂断了电话,回拨了出去,轻声一步步贴着墙走,也亏了是南方,墙身不厚,尤其是酒店更是,越过一个个没有电话铃声的房间,直到最里面的一个,熟悉的铃声,“碰”的一声撞开房门。

  只见瑾棉躺在地上,衣服被手腕的血打湿,沈鸿煊眼睛干裂,快步冲了过去,抱起瑾棉放在床上,瑾棉眯着的眼睛张开了一些,碰到床,身体剧烈的反抗,强迫自己瞪大眼睛,“许昊焱滚别碰我。”

  沈鸿煊紧搂着瑾棉,瑾棉嘴唇都被咬破,疼惜的道:“是我,沈先生。”

  瑾棉再次睁开眼睛,确认着来人,委屈的眼泪刷刷的掉,脸不自然的潮红又爬了上来,瑾棉眼神迷茫。

  “该死的。”沈鸿煊的手颤抖了,小心的解开身后的绳子,深怕触痛瑾棉血肉模糊的左手。

  “给我拿医疗箱来,二一六。”

  刚被叫来的方硕,听着沈鸿煊的声音,打了个冷战,最快的速度去找医疗箱。

  沈鸿煊仅仅的搂着瑾棉,扯破被单一角,给瑾棉磨破的手绑上。

  又打了一个电话。

  “莫凯,有没有春药的解药?”沈鸿煊咬牙切?的道:

  莫凯在家楞了,沈大少要解药,这是被人暗算了?不过这声音还真恐怖,“不是我不帮,春药哪里有解药,最好的解药就是找个女人,沈少”

  话还没说完,回应的是一片忙音,莫凯贼笑了一把,又在猜想等沈鸿煊好了,谁又该倒霉。

  方硕刚过来,愣了,见瑾棉不正常的潮红,手腕上的伤痕,终于明白头的怒火从何而来。

  沈鸿煊挡住方硕的目光,接过医疗箱,打横抱起瑾棉,对着方硕道:“在酒店开一套总统套房,速度要快,我在楼上等你。”

  方硕领命下了楼,沈鸿煊将西服披在瑾棉身上,上了电梯,到了顶楼,方硕随后赶了过来,刷了房卡,沈鸿煊挡住方硕,“把刚才上楼的监控删了,剩下的没你事了,明天早上买两套衣服过来。”

  说完“砰”的关上了门。

  瑾棉在沈鸿煊身上扭动着,手腕又疼,眼泪哗哗的就没停过。

  沈鸿煊轻轻的将瑾棉放在沙发上,伸手擦着瑾棉眼泪,“乖,上完药,一会就好了。”

  沈鸿煊搂着瑾棉,将客厅的空调大开到最大,才单手打开医疗箱,小心的清洗瑾棉的伤口,疼的瑾棉只哆嗦,秀眉都要拧在了一起,沈鸿煊快速处理着伤口,包扎好才放心。

  目光落在瑾棉的嘴上,“砰”茶几上的茶杯尽数落地。

  莫凯还在暗爽,前几天被沈鸿煊吓到也是有怨气的,不过现在这口气出了。

  再次响了,吓了莫凯一跳,一看是沈鸿煊,脸上满是古怪,沈鸿煊不会真太监吧,不对要是太监不会有反应,难道沈鸿煊不行?

  带着猜疑接了电话,“喂。”

  “阿斯利酒店,许家在办订婚,给我砸了。”

  这回莫凯真的吓到了,砸了,好霸气,莫凯心里抖了抖,幸好没得罪沈鸿煊,就这股子狠劲,不是谁都有的。

  “我可是好市民,企业家”莫凯是商人,就算对手再狠,他也要争取利益。

  沈鸿煊冷笑了一声,打断莫凯废话,“我沈鸿煊欠你一个人情。”

  “好,果然是朋友,我立马就办,沈总想要砸什么程度?”莫凯得到自己想要的话,正经了。

  “先让订婚成功,然后将所有的东西都砸了。”沈鸿煊眼神冷冽的说道:

  莫凯哈哈大笑起来,得到沈鸿煊的一个人情,今天果然是幸运日子。

  沈鸿煊挂了电话,瑾棉好了许多的小手,已经伸到了沈鸿煊的衣服内,他一把抱起瑾棉向卧室走。

  快速的脱掉瑾棉的衣服,沈鸿煊幽暗的眼神直视着瑾棉,“知道我是谁吗?”

  瑾棉难受,伸手去拉沈鸿煊,“沈先生,你是沈先生。”

  沈鸿煊压了上去,火热的嘴唇在瑾棉身上到处点火,瑾棉水润着大眼睛,撅着上了药有些红肿的嘴,“快。”

  沈鸿煊眯着眼睛忍着眼里的欲望,见瑾棉恼怒的撕着他的衣服,“撕拉。”沈鸿煊楞了,瑾棉已经贴了上去。

  再忍他感觉自己真不是男人了,额头上全是汗水,明明知道瑾棉神志不清,却还固执有些掩耳盗铃的问,“愿意给我吗?”

  “愿,意”瑾棉断断续续的说:

  “这是你说的,沈太太。”沈鸿煊再次伏上去。

  卧室内的温度逐渐升温,男人的低吼,女人娇喘声,在卧室内奏响诱人的乐章。

  订婚大厅。

  许昊焱终于接待完最后一个客人,计算着时间,药效该发作了,和许爸爸开口道:“我先休息一会。”

  “好,去吧。”许爸爸开口道:

  许昊焱加快脚步上了楼,直奔着二一六去,路过二零四的时候,眼神好像能够看透立面一样,勾着残忍的笑容,叶瑾晴先得意,订婚可不代表能结婚。

  许昊焱想到以后瑾棉要在他身边委屈就全,心里的快感洗刷着他的身体,脚步又快了一些。

  映入许昊焱眼帘竟然是破开了房门,空空如也的房间,许昊焱脸部狰狞,大步走进去,地上的血迹,瞳孔微微紧缩,一直被怨恨的大脑清醒了几分,真的慌了。

  瑾棉种了春药,她能去哪里?他恨瑾棉,心底更在乎,血,地上的血,好像染红了许昊焱的睦子,他有些后悔了,心里只剩下担心,暗骂自己不争气,可是心跳最诚实,他太了解瑾棉,真出事,瑾棉一定不会活着,他敢这么做,还是心底认为瑾棉是爱他的,许昊焱慌忙的跑下楼。

  许昊焱算计的都对,唯一纰漏就是瑾棉体质,春药要发的太快,而且许昊焱过于自信,留下了瑾棉的手提包,不过就算没留,沈鸿煊也会先一步找到。

  许昊焱下楼的动静太大,引起了大厅的注意,许昊焱眼神寻找着,许爸爸连忙上前:“出了什么事情?”

  “没,没什么。”许昊焱强迫自己冷静下回复,视线却扫着众人,没有沈鸿煊,许昊焱松了口气,冷静的许昊焱回忆房间是被外撞开的,一定是沈鸿煊,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脸色又不对,瑾棉中了春药,沈鸿煊根本就没受伤,暗骂自己蠢。

  许爸爸不满的看着儿子,训斥着,“毛毛躁躁像什么?今天这么多人在,给我打起精神。”

  许昊焱低头,“知道了爸。”

  时间推移,吉时到了,瑾晴在叶爸爸的陪同下步入大厅,底下在怎么看笑话的人,纷纷热烈鼓掌,今天的来人都不蠢,许家不说,叶家也不同了,孙淼来捧场他们没感觉,在圈子里二婚的太太一直没地位,何况还是小三,而沈鸿煊来就不同了,沈鸿煊代表了沈氏,一下子提高了叶家的层次,这也是叶志远今天笑容不断的原因。

  瑾晴小心的看着周围,没见到沈鸿煊和瑾棉松了一口气,安定了许多。

  叶致远将瑾晴交给许昊焱,许昊焱冷冷的接过手,刚才还娇羞的瑾晴笑容僵了,却要保持着笑容,亲昵的上前一步,幸好许昊焱还注意许家的面子,没有躲开。

  许爸爸上前,“感谢各位来参加犬儿的订婚宴。”

  哗啦的掌声响起,算是送上了嘱咐,宋麒麟坐在前面,刚才他还看到沈鸿煊和瑾棉,怎么不见了人。

  台上两位主角已经换好了戒指,瑾晴落落大方的站在许昊焱身边,接受着众人的赞美,什么金童玉女,郎才女貌,瑾晴很享受,在灯光中笑的更妩媚,她终于胜了叶瑾棉,虽然可惜计划不能成,但完美的订婚也让她骄傲,叶瑾棉连婚礼都没有的人,怎么跟她比。

  这时大厅的门被撞开,门外有些慌乱,一群蒙着面带着铁棍的人冲了进来,见桌子就砸,哗啦声,人群的尖叫声,在大厅回荡,许爸爸脸色铁青,瑾晴已经藏在许昊焱身后。

  许爸爸上前,被领头的人狠狠的推开,对着众人道:“谁敢用拍照,就别想出这个门。”

  拿出的人又将放了回去,领头的满意了,大喊一声,“给我狠狠的砸。”

  稀里哗啦,来的人都是人精,从最开始的慌乱冷静了,纷纷退到两边,见来人只是砸东西,松了一口气,他们都是商人,有些人不能惹,他们都懂,老实的站着等人离开。

  许爸爸脸色异常的难看,被许昊焱护着。

  精美的酒塔被推到了,所有的桌子都翻了,整个大厅再无华美可言。

  领头的人嚣张的巡视了一圈,指着许爸爸坐的椅子,“这个也给我砸了。”

  许爸爸胸口现在还疼,许昊焱愤怒的想要上前,被许爸爸一把拉住,过来的小弟一棍子砸碎,领头转身要走。

  许爸爸这才出声,“我们许家到底得罪了谁?”

  领头面具人转头,“我就是个跑腿的许老爷子。”

  这群人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前后几分钟,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昊焱愤怒的踢着椅子,“该死的。”

  许爸爸见儿子失态的样子,眼里闪过失望,强撑着身体对大众歉意道:“今天让众位受惊了,改日我许海沧做东,给大家赔礼道歉。”

  来宾都不想待了,心里在有不快,许爸爸态度已经表露了,也只能忍着,纷纷告辞。

  叶志远脸色也不看,可是现在他和许家联姻,只能留了下来,安慰着许爸爸,“你也先休息休息。”

  许爸爸摇摇头,好像瞬间老了许多,“不了,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先带着瑾晴回去休息,别吓到孩子。”

  叶致远见许爸爸坚持,“那好我先回去。”

  许昊焱看着远去的叶家,瑾晴走的飞快,好像深怕那群人再回来一样,许昊焱有些恍惚,如果是瑾棉又会如何?

  许爸爸刚想叫儿子,见儿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感觉今天对儿子太失望了。他助丽亡。

  叫来经理将大厅处理了,幸好这是自家的酒店,如果是别处,许家还要赔上人情。不过许爸爸也能料到明天的新闻。

  莫凯接到回复,嘚瑟的打给沈鸿煊,“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莫凯有种被用过抛弃的感觉,撇撇嘴丢了。

  第二日清晨,阳光洒进卧室,沈鸿煊手拄着头侧卧着,把玩着瑾棉长长的头发,眼里的柔情怎么都掩饰不住。

  听到咚咚的敲门声,沈鸿煊下床披上睡衣,方硕拎着衣服兜子走进客厅。

  “今天有什么动静?”沈鸿煊接过衣服询问。

  “许家订婚宴被砸,在新闻头条。”方硕回道,眼睛偷瞄着头,他百分百确定是头干的,眼神落到头脖子上的咬痕,昨天是有多激烈。

  “下楼等我们。”冷冷的道:

  方硕傻笑了一声,连忙关门走了。

  沈鸿煊回到房间,听到房间外的动静,瑾棉已经醒了,鸵鸟似的缩在被子里,昨天最后沈先生来了,瑾棉记得,然后耳根子烧了起来,她不会是强了沈先生吧!

  地上撕碎的衬衫就是证据,瑾棉看到了,她该怎么见人?瑾棉怂了。

  沈鸿煊开门进来一看,他太了解瑾棉,看着一副淡淡的样子,其实脸皮最薄,上了床,想要拉开被子,瑾棉死死的抓着就是不松手,沈鸿煊戏谑的道:“既然还想睡,我在陪你睡一会。”

  听着脱衣服的声音,瑾棉吓到了,她两腿间像是撕裂一样疼,暗骂网上都是骗人的,谁说第一次只疼一下,她现在腰以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说,羞辱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完全忘了她昨晚有多疯。

  闷闷的瑾棉扯下被子,对上正在穿衬衫的沈鸿煊,知道自己被骗了,可她没有勇气说一个字,脸红的吓人。

  沈鸿煊当着瑾棉的面换好衣服,坐在瑾棉身边,“我知道你累,但是我们要换好衣服,先去医院看你的手腕和嘴唇,然后在回家休息。”

  “嘶。”要开口说话的瑾棉,舌头疼的直冒凉气。

  “别开口说话先,我给你换衣服。”沈鸿煊盯着瑾棉嘴,压下去的怒火再次升腾,昨天的教训轻了,不过没事,只是利息而已。

  瑾棉拼命的摇头,沈鸿煊不给瑾棉机会,已经扶起瑾棉,“昨晚你哪里我没见过,身子也是我擦的,现在害羞晚了沈太太。”

  瑾棉呆了,失身虽然不是本意,但是瑾棉给了沈先生,她不讨厌还有一点惊喜感,可是沈先生会给她擦身子,那么霸道的人,竟然为她服务,瑾棉眼眶不争气的红了,昨天的委屈,害怕负面的情绪一股子全来了。

  无所不能淡定的沈先生慌了,手足无措的,“我弄疼你了?别哭。”

  瑾棉眼泪就是不停的掉,沈先生搂着瑾棉,有些别扭道:“不哭,我给你买糖。”

  “噗”本来特别委屈的瑾棉,忍不住笑了,脑海里满是沈鸿煊死面瘫去买糖的画面,怎么想怎么有喜感。

  笑了,沈鸿煊松了一口气,已经给瑾棉穿上了裙子,最后拉好链子大功告成,幸好昨天用手巾擦拭了瑾棉的头发,看着还很顺,沈鸿煊满意的点点头,拿出干净的手巾,擦着瑾棉的眼泪。

  瑾棉心里涨涨的,温柔的沈先生,好像俘虏了她。

  沈鸿煊去浴室简单洗漱,弯腰要抱瑾棉,瑾棉不好意思,要自己走,沈鸿煊凉凉的道:“你能走?”

  瞬间秒了瑾棉,不能,她腿疼的要死。

  任命的被沈先生公主抱着,护在他胸口。

  许昊焱昨天就住在酒店,早上的新闻忙的他头昏脑涨,刚出来透气,和沈鸿煊碰了个正着,赤红着眼睛,盯着沈鸿煊抱着瑾棉,视线对上瑾棉冷漠的睦子,许昊焱不自觉退后一步。

  再见到瑾棉手腕上的纱布,咬坏的嘴唇,许昊焱有些躲闪。

  沈鸿煊气场全开,直接锁定在许昊焱身上,冷冷的道:“昨天之事,我沈鸿煊记着,改日必定十倍奉还。”

  瑾棉,“……”霸气侧漏的沈先生,好帅的感觉。

  方硕抖了,他知道头从不说大话,说出来一定会做到,也很气许昊焱的做法,可心里还忍不住为许昊焱默哀,跟头一比,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方硕太了解头,昨天只是开胃菜而已。

  坐上车了,瑾棉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

  “是不是感觉你老公很帅,形象又高大了?”

  瑾棉瞪着眼睛,“……”

  这么臭屁的沈先生,和刚才是一个人?车子一晃,方硕也吓到了。

  “哈哈哈哈”沈鸿煊大笑了起来。

  到了医院门口,萧恩站在门口处,看着沈鸿煊出来,怒了,“沈鸿煊,我再说一次我是外科医生,不是口腔”剩下的话还没开口,声音卡主了。

  只见沈鸿煊怀里的女人,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能被沈鸿煊这么宝贝,萧恩嘴角抽搐,他和嫂子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他发疯的时候。

  再看到瑾棉咬破的嘴角,压下疑惑,笑着道:“是嫂子吧,我是萧恩。”

  瑾棉询问的盯着沈鸿煊,沈鸿煊回道:“一个神经病而已。”

  “沈鸿煊,你别以为我拍你,你就奴役我。”萧恩炸毛了。

  “是吗?”沈鸿煊拉了一声长音。

  萧恩怂了,对上瑾棉带笑的眼睛,脸皮厚的他耳朵也红了,抢先开口道:“医生安排好了。”

  瑾棉搂着沈鸿煊的脖子,好奇的打量着沈鸿煊,她才知道沈先生还有腹黑的一面。

  “知道你老公帅,咱回家再看。”

  瑾棉,“……”

  沈先生最讨厌了。

  萧恩跟在身后,对着方硕道:“这是吃到嘴了,瞧这嘚瑟样。”

  哪怕是事实,方硕可不敢回嘴,“……”

  到了口腔,女大夫心疼的皱着眉头,“你这小姑娘,怎么对自己也这么狠,这得多疼,都要咬烂了。”

  女大夫又见到瑾棉手腕上的纱布,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鸿煊,“就为了这个冰块自残,真出息,身体是父母的,要学会珍惜,为了不值得人不值得。”

  沈先生躺枪了,瑾棉尴尬的笑着,忍着痛解释道:“您,误会了。”

  “别解释,有力气好好休息。”女大夫不信。

  瑾棉闭嘴了,越解释越黑,沈鸿煊冷气已经在放了。

  女大夫开着药,对瑾棉叮嘱,“这些药按时吃,这几天吃些清淡的,戒腥辣避免伤口发,回去好好休息。”

  “谢谢。”沈鸿煊接过要单子递给方硕,弯腰抱起瑾棉。

  萧恩感谢道:“谢谢,吴阿姨。”

  女大夫摆摆手,“出去叫下一个。”

  萧恩出来松了口气,“我妈这个朋友太严肃了。”

  瑾棉眼睛弯弯的,对萧恩好感蹭蹭的涨。

  一路出来,瑾棉也看明白了,萧恩在医院的人员很好,这里是沈鸿煊住过的医院,又有昨天的证实,沈先生病就是联合萧恩装的。

  上了车,萧恩笑着道:“嫂子,等你好了我去看你。”

  瑾棉嘴角抽了一下,不是看她是去看热闹吧!

  “不欢迎。”沈鸿煊关上了车门,方硕一脚油门车子开了出去。

  回到家中,瑾棉享受了女王级别的待遇,沈先生将她放在沙发上,后背靠着垫子,从冰箱里拿出她爱喝的纯果汁,放上吸管送到她手里。

  又拿过她的电脑,“我先做饭,无聊看会电影。”

  瑾棉看着沈鸿煊,意思,“你会做饭?”

  沈鸿煊被鄙视了,“一会你就知道了。”

  沈先生脱下外套,穿着衬衣,围着瑾棉可爱的围裙,瑾棉躺在沙发上,怎么感觉都不真实,好像做梦一样,嘴里的疼痛告诉她是真的,只是幸福来的过于突然,瑾棉眼里有些迷离。

  注意力很快被拉进了厨房,只见沈鸿煊站在灶台前,拿出,不停的翻动着,好像在确认什么,然后放下,翻找着东西。

  瑾棉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沈鸿煊洗着菜,只是为什么叶子都丢了,只剩下杆?在锅里到了油,滋啦,锅里有水,油溅了出来,沈先生一手拿着锅盖挡着,一边放菜杆子,这一幕好熟悉,好像一个综艺节目,奶爸做饭的桥段。

  瑾棉安静的盯着沈鸿煊忙碌,沈鸿煊聪明些,糖和盐会尝一尝,然后在放,一脸严肃好像面对重大会议决策一样,瑾棉不知不觉看傻了。

  等沈鸿煊端着碗走出来的时候,瑾棉才回神,皱着眉头盯着一碗的糊?面对沈鸿煊递过的勺子,死活不开口,这东西真能吃?酱油放了多少?明明是蔬菜粥,为什么好像咖啡酱一样?

  瑾棉的不给面子,沈先生微微激动的心像是被泼了冷水,不甘心到:“好吃,乖尝一口。”

  装死,瑾棉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刚从医院出来,她真不想再进去。

  沈鸿煊抿着嘴,低头尝了一口,本来自信爆棚的他,脸绿了。

  接下来一下午时间,瑾棉亲眼验证,沈先生和蔬菜粥做了斗争,一遍遍的做着,在这期间沈先生怕瑾棉饿了,特意下楼买了粥,瑾棉又喝了几袋奶,上了n次厕所,在晚饭前,瑾棉终于见到了白白的蔬菜粥。

  瑾棉坐在餐桌前,见沈鸿煊满意的表情,真的佩服五体投地,难怪沈鸿煊会成功,成为超级学霸,就这毅力真不是盖的。

  浅浅的尝了一口,眉头一挑,“好吃。”含糊的开口。

  见识了从黑暗料理到正常饭菜的过程,瑾棉懂了,不是不会做饭,而且没毅力要做好。

  吃过晚饭,瑾棉腿间的疼痛减轻了许多,至少能自己上厕所,避免了被沈先生送到卫生间的尴尬。

  澡瑾棉也不洗了,昨天折腾的太久,瑾棉钻进被窝就睡着了。

  去书房工作的沈鸿煊,回来就见瑾棉呼呼大睡的模样,勾着嘴角,去浴室润湿了手巾给瑾棉擦身子。

  等沈鸿煊忙完,已经晚上十一点,上了床,刚开荤的男人,注定这一晚是痛苦的,冒着绿光不能干什么,真是难熬。

  反倒是瑾棉钻进了沈鸿煊的怀里,寻找着熟悉的位置。

  宋麒麟家

  宋麒麟注视着自己的老母亲,“妈很晚了,睡觉吧!”

  宋妈妈抬头一看时间,“这么晚了,我回去睡觉。”

  宋麒麟注视着自己母亲失望的背影,他又何尝不失望,说好今天来的碧霞到底没有来。

  叶家,瑾晴打了一天的,许昊焱都没有接,最后甚至拉黑了她,只有摸着手指上的戒指,瑾晴才感觉到安心。

  今天注定是个不眠夜,许家受到了影响,公司股票跌了,蒸发了几千万的资产,要不是和如日中天的叶家联姻,会跌的更狠。

  叶志远一遍遍看着报道,整件事情透着蹊跷,沈鸿煊和瑾棉来了,可是最后并没有看到他们二人,随后就发生了这件事情,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天给瑾棉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孙淼心里也不舒服,不过更多还是在意项链的事情。

  这一晚可能只有瑾棉一人好眠。

  第二日早上,瑾棉见沈鸿煊穿着居家服,一晚上嘴消肿了很多,终于能够说话了,开口道:“你不上班?”

  “不去,在家陪你。”沈鸿煊拿过牛奶递给瑾棉。

  瑾棉已经感动麻木了,摇头道:“你很忙,不用陪我,我自己能行。”

  “没事,我在家也一样。”沈鸿煊吃着自己的早餐道:

  以前不知道沈鸿煊的处境,瑾棉不会在意,可是随着跟在沈鸿煊身边越久了解的越多,瑾棉真的担心了,何况二人已经捅破了最后一层纸,关系更亲密了。

  沈鸿煊见瑾棉为他担心,心里暖暖的,揉着瑾棉的头发,“我自有分寸。”

  如果担心是多余的,万年老狐狸,瞧这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态度,果然沈先生很讨厌。

  接连三天沈鸿煊都在家里陪着瑾棉,有时二人还会出去散步,早上心情好了,瑾棉还会和沈鸿煊跑跑步。

  第二日瑾棉给叶志远回了信,解释了突然离开,叶志远才放心。

  第四日

  沈鸿煊上班,瑾棉继续休假。

  沈鸿煊刚走,阳阳的电话打了过来,瑾棉这才暗道坏了,规定的时间忘记给阳阳打电话了,连忙接起电话,“阳阳,妈妈对不起,忘记时间。”

  小家伙皱着小脸,“我大方的原谅你了。”嘴上说原谅,心里也不开心,最近妈妈老是忘记时间。

  “最近想妈妈没,乖不乖?”瑾棉心情好的问。

  阳阳感觉到妈妈很开心,又忧郁了,以前能让妈妈开心的只有自己,想到隔壁维尼的话,她妈妈好久不来看她,每次来都很开心,说是谈恋爱了。

  小家伙开口道:“妈妈是不是给我找后爸爸了?”

  “你,你说什么?”瑾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结巴的问。

  阳阳伤心了,把瑾棉惊吓的语气认成了心虚,小家伙头越来越低,嘟囔着,“妈妈有了后爸爸还会喜欢我吗?后爸爸会喜欢我吗?维尼说,有后爸就有后妈,妈妈是不是不爱我了?”

  越说小嘴一撇,“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弄的瑾棉哭笑不得,“乖,阳阳别哭,妈妈会一直爱阳阳。”

  “真的?”阳阳抽泣着。

  “当然是真的,阳阳是妈妈的宝贝的。”阳阳终于放心了,妈妈还很有耐心和他说话,语气也没有变化,开心的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瑾棉靠在沙发上,她的计划由于几天前的意外,注定要改变,摸着,沈先生我可以信你吗?

  公司

  股东大会,由沈杰明狗腿子发难,“沈鸿煊,身为总经理,竟然四天为到岗上班,是严重的失职,应该撤销职位。”

  沈鸿煊冷漠的眼神扫过众人,犀利的目光注视着开口的人,“你说我没上班,就是没工作是吗?还是身为总经理就没有假期?”

  “当然沈总有假期,可是您和谁报备了?还是您说您工作去了?您能拿证据吗?”咄咄逼人回复。

  沈杰明像是没事人一样,沈鸿煊冷笑道:“今天是你的意思,还是所有人的意思。”

  面对沈鸿煊的目光好多人都躲闪,沈鸿煊手上股权很高,要不是总经理消失四天,他们也不会来开会。

  沈杰明脸色难看,沈鸿煊满意了,丢出合同,“这是我四天的成果,远达的合作拿下来了,而且远达自愿让利百分之五,不知道这个合同,能算证据吗?至于我离开,当然是请示了我父亲。”

  股东在乎的是利益,百分之五,盈利后他们能分多少?责怪看向沈杰明,董事长也真是的,都通告了,还开什么会。

  沈杰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却要笑着,“是我忘了,鸿煊干的好。”

  其他股东,左一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一句虎父无犬子,憋的沈杰明心里指疼。

  沈鸿煊接欣赏着沈杰明变脸,勾着嘴角,拿着合同走了。

  等人都走了,沈杰明砸了水杯,他算计了沈鸿煊一把,这狼崽子故意坑了他一次,自己在董事会树立了威信,还落了他面子,让董事会怀疑他的能力,果然无犬子。

  沈鸿煊回到办公室,给瑾棉拨了过去,“按时吃药了没?”

  瑾棉静静的听着惜字如金的人,对着她叮嘱絮叨,丝丝甜蜜绕心田,沈先生是可以信任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沈先生,你在哪儿?-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