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四十二章 沈先生,屌爆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三章 沈先生,是个惧内的-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当方硕回来时,沈鸿煊换好衣服,又跟方硕出去了,阳阳坐在新铺的地毯上,兴奋的把玩着手中的四驱车。周边全是车子的模型,拿了这个不舍的放下另一个,肉嘟嘟的小脸蛋激动的直颤。

  瑾棉换上居家服饰,系上围裙走进厨房,洗了米,要做皮蛋瘦肉粥,现在是九点多,粥很快熬好了,阳阳的肚子咕咕的叫,闻到味道抓着小车蹬蹬跑过来,瑾棉点了下阳阳的?尖,“可以喝了,妈妈带你去洗手。”

  瑾棉找到小板凳,抱着阳阳站在上面。刚想给阳阳洗手,阳阳自己洗着手道:“妈妈,我自己能行。”

  瑾棉有些不信,见阳阳有模有样的,放心出去摆好碗筷。

  见阳阳回来,瑾棉抱起阳阳坐好,阳阳闻着碗里的粥,抬头问着,“妈妈。爸爸呢?”

  瑾棉坐在阳阳身边,“爸爸有事情出去了,咱们不等他。”

  “哦。”阳阳有些不开心,认为第一顿饭爸爸没有和他一起吃。

  “妈妈陪你不好吗?”瑾棉真的吃味了,怎么才见沈鸿煊一面,阳阳就特别喜欢。

  “没有,阳阳很开心。”阳阳笑眯眯道:有妈妈陪着就很好,摸着小胸脯,他是知足的孩子。

  开门的声音,方硕跟在沈鸿煊身后,拎着袋子走了进来,放下袋子方硕闻着粥味,饥肠辘辘的,他也有自知之明,头一定不会留他吃饭的,“沈总。我先回去了,有事情在打电话吩咐我。”

  沈鸿煊将袋子放好,点头道:“好,你先回去吧。”

  方硕眼馋着粥离开,瑾棉抱下好奇的阳阳,走到沙发前,一看都是衣服袋子,十几个袋子,女装四五个。剩下的都是小孩子的。

  瑾棉扯过小孩子的袋子,一件件的拿出来,兴奋的眼睛亮亮的,拉过阳阳不停的在比划着,小西服,小背带裤,休闲装,运动装,小皮鞋运动鞋,好家伙买了六七身,最后两身竟然还是整套的亲子装,瑾棉相信沈先生的眼光,看的瑾棉眼冒金星,恨不得都穿在阳阳的身上。一定暴帅很萌。

  阳阳眼睛弯弯的,身子蹭到沈鸿煊身边,小手不知不觉伸进了沈鸿煊的掌心,亲昵的拉着沈鸿煊的大手。

  柔软的小手,沈鸿煊回握了一下,沈鸿煊是没有孩子缘的,孩子见到他都怕,阳阳并不怕他,还跟他很亲,沈鸿煊的确有些触动,尤其阳阳挂着和瑾棉相似的脸,心里更是软了,低头问,“喜欢吗?”

  阳阳连连点头,“喜欢,谢谢爸爸!”

  沈鸿煊揉了柔阳阳蓬松的短发,瑾棉全部的衣服都欣赏完了,唯一可惜的是没有实践的机会,沈鸿煊拿过女装,“不看看这些?”

  瑾棉很个面子的翻动着,都是品牌,以前她不舍得买的,“喜欢。”瑾棉老实的回答。

  “喜欢就好。”沈鸿煊见二人开心,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好像比一个合同成功,更心满意足。

  沈鸿煊拉过瑾棉,头靠在瑾棉锁骨处,“没有奖励吗?”

  瑾棉很感动,这几天感觉就是在蜜罐子里一样,沈先生接受了阳阳,又为一个不相干的孩子做到这样,而且对阳阳也是发自内心的,瑾棉忘记了害羞,柔软的嘴唇落在了沈先生的额头。

  “妈妈,我也要。”阳阳见到有些吃味的道:

  瑾棉一下子跳出了沈鸿煊的怀里,她怎么就忘记了阳阳的存在。

  害羞的瑾棉,有着说不出的风情,沈鸿煊喉咙有些发紧,抱起阳阳严肃教导着,“男孩子被妈妈亲是没本事,长大以后让别的女孩亲你才对。”

  瑾棉,“……”

  想象着阳阳长大的画面,就看阳阳漂亮过分的脸,长大了也一定祸国殃民的,女生会排着队亲,就是不知道阳阳长大了会不会恼沈鸿煊害人。

  阳阳纠结着道:“可是阳阳才三岁,只认识妈妈,也喜欢妈妈的亲亲。”

  “噗。”瑾棉没忍住笑出了声,抱起阳阳,“别听你爸的,阳阳长大要矜持,离女孩子远远的,女人是老虎听过没。”

  “没有听过。”

  “等吃完饭妈妈找给你听,以后记住除了妈妈外,别的女人都是老虎。”

  “恩,阳阳记得。”

  越听沈鸿煊的脸越黑。

  吃过粥,沈鸿煊抱着阳阳去洗澡,瑾棉拎着兜子上楼,将阳阳的衣服先挂在客房,她的衣服拿到卧室挂号,在一个衣服兜子里,掉出来个小袋子,瑾棉拿起蕾丝袋,拎出里面的衣服,烫手的丢在了床上,性感睡衣。

  沈先生果然是大闷骚。

  瑾棉连忙装好,丢在衣柜的最下面,不放心的压了两层,才关上柜子。

  将手提袋叠好放到盒子内送到了杂物间,才走到主卧边上的次卧,沈先生说这个是给孩子的卧室,现在空荡荡的,正好给阳阳弄个房间,越想瑾棉的眼睛越亮,等和沈先生商量下。

  浴室门被打开,阳阳头发擦干,包裹着沈先生的衬衫,阳阳脸蛋红扑扑的被送出来,瑾棉刚清洗了阳阳的新衣服回来,就见阳阳害羞的站在床边,蓬松的头发,水灵灵的大眼睛。

  萌翻了瑾棉,抱起来就一顿狂亲,“啊,阳阳太可爱了。”

  阳阳被抱到床上,死守着自己的下身,“妈妈,你放开,我还没穿衣服。”

  瑾棉见阳阳别扭劲,乐了,这小家伙才三岁时害羞了,难怪刚才死活不让她给洗澡,瑾棉手痒的去掀衬衫。

  沈鸿煊出来,就见自己老婆,正调戏男童,眼睛死盯着阳阳下身,手还在扯衣服,别扭吃味了,解救了阳阳,直视着瑾棉,眼神好像在说,“要看,我的给你看。”

  “变态”大骂了一句,瑾棉逃似的跑出了卧室。

  阳阳亮晶晶的盯着沈鸿煊,“爸爸,你好厉害,能教教我吗?”

  面对求知欲的阳阳,沈鸿煊僵住了,他能告诉孩子,你老子在耍流氓?

  没走远的瑾棉,哈哈哈大笑了起来,沈先生也有搬石头砸到自己的一天。

  下午阳阳到底小,在卧室的房间里睡觉着了。

  沈鸿煊下楼,看瑾棉在厨房忙活着,站在厨房门口,眼神有些迷恋,沈先生存在感太强,瑾棉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本想表现自己的贤妻良母,最后反倒手忙脚乱的,怒了,“你不去休息,看我干什么?”

  “喜欢陪着你。”沈鸿煊勾着嘴角,难得说了一句情话。

  咚咚,瑾棉心里蹦蹦的跳,沈先生这段时间动不动就放大招,瑾棉真怕自己哪天得了心脏病,可是心里这滋味,美极了!

  “喜欢那就看着好了。”瑾棉梨涡漏了出来,看醉了沈鸿煊的心。

  瑾棉锅里炖着排骨,沈鸿煊为了阳阳的事情又耽误了两天,早就回书房工作去了,要不是上次狠狠坑了沈杰明一把,沈鸿煊的估计都打爆了。

  瑾棉下午将阳阳干了的衣服熨好,整?的挂好,小内内贴身衣物归放整?,在阳阳熟睡的时候,到底被她看到了小鸟,亲自给阳阳穿上内裤,轻轻盖上被子,亲了亲粉嫩的脸颊。

  这厢夫妻很温馨叶家沈家已经炸了锅。

  叶志远派人一直守在锦绣园,瑾棉和沈鸿煊一出现就被拍了照,尤其是沈鸿煊还来了一个大特写,孩子的小脸漏了出来,叶志远死死的盯着像极了瑾棉的孩子,再看沈鸿煊的态度,一种八点狗血剧在脑海浮现。

  不怪叶志远这么想,估计换个人都要往狗血上猜,沈鸿煊是谁,圈子里的冷面神,生人勿进,熟人越界死的,什么时候抱过孩子,可是现在抱了,而且圈子里曾有个戏言,谁家孩子不听话,就恐吓他和沈鸿煊谈谈心,足见沈鸿煊在孩子心目中的恐惧地位,可是现在竟然有个孩子很亲近沈鸿煊,还搂着脖子,沈鸿煊还没一巴掌拍死,这就说明了一切。

  最后一张三人站在一起,俨然就是一家三口的节奏。

  叶家书房乒乒乓乓的,叶志远差点脑淤血,他认定了孩子是沈鸿煊的,沈鸿煊对瑾棉那么好也解释了,后悔,多么好的棋让他放走了。

  反倒是沈家。

  黑云压顶一样,压抑,气压十分的低,“哗啦”名贵的瓷器被扫到了地上。

  沈杰明怒视着孙淼,“这就是你说的好棋,果然是好棋,瞧瞧,一家三口团聚了。”

  孙淼脸色也难看,又不敢顶撞沈杰明,当了一辈子的三,孙淼太了解沈杰明,这个是个狠人,当年为了权势,他什么都能够放弃,连他们第一个孩子,都被他狠心打了,只为了得到沈鸿煊妈妈的信任,后来一步步靠着狠辣有了今天的地位,她有多久没见过沈杰明如此生气?

  “你怎么不说话啊?”沈杰明独角戏唱的没意思,问着孙淼。

  孙淼见沈杰明已经冷静了,才开口,“当初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想过两个人有过联系,这不能怪我们,只能是太巧合。”

  “巧合?”沈杰明哼了了一声,他现在什么都怀疑,怀疑当初的车祸根本就不是很严重,沈鸿煊就是在演戏。

  孙淼从沈杰明眼里看到了猜想,脸色阴暗,当年沈鸿煊母亲死的时候,沈鸿煊还是个只知道哭的孩子,这十六年在国外,对他的消息更是一无所知,强势带着股权回国,抢了总经理位置,一步步谋算,孙淼都有些心惊,他才二十八岁,让她想起沈鸿煊睿智的外公,越来越棘手。

  “现在我们怎么办?认了那个孩子?”孙淼不甘的问道:

  “不认也得认,又是我们陷入被动,哈哈哈,果然是我好儿子,好儿子。”

  连续念了两声好儿子,孙淼心里抖了,沈杰明真的发怒了。

  沈杰明走了,孙淼坐在客厅,又掰断了一根指甲,沈鸿煊有了继承人,不管他是不是不举,可是有了孩子,他的威信会更高,想到瑾棉,孙淼冷着脸,连她都被骗了。

  锦绣园

  阳阳已经醒了,换上瑾棉洗好的睡衣,乖巧的在厨房,帮妈妈递东西。

  而书房中,沈鸿煊正在和方硕通话,“都准备好了吗?”

  方硕整理好资料,“一切都杜撰好了,也联系好媒体出版,在首页面上登陆了信息,只等明天一早就发布出去,头现在少一家你的全家福。”

  “等一会我给你发过去。”沈鸿煊开口道:

  “好,还有事小少爷户口的事情已经谈妥了,明天早上您直接带孩子过去就成。”方硕接着道:

  “恩,把m国所有关于阳阳的痕迹都消除了。”沈鸿煊又交代了一句挂了电话。

  下楼瑾棉刚做好饭,糖醋排骨,莲子粥,芙蓉蛋羹,可乐鸡翅,清炒菜心,沙拉,六道菜?活。

  “沈先生,你倒是会赶时间,快洗洗手吃饭。”瑾棉解开围裙撵着沈鸿煊。

  阳阳举着手,“爸爸,快洗手,妈妈做了好多菜。”

  沈鸿煊收起了冷气,像是个普通男人一样,“我马上来,不许偷吃。”

  家,这才是家的感觉,他格外珍惜。

  一顿饭跟打仗一样,最后都挺着肚子,一桌子的菜都进了三个人的肚皮。

  晚上睡觉,阳阳在瑾棉描绘的故事中熟睡,沈鸿煊皱着眉头上了床,霸道的抱起阳阳放到瑾棉的另一侧,瑾棉哭笑不得,沈鸿煊搂过瑾棉,“睡觉。”

  瑾棉无奈转身搂着阳阳软软的身体,吃醋的沈先生怎么这么可爱呢?

  第二日一早,一家三口刚醒,s市彻底炸开了锅,一个知情人士编写了名为【亏欠的过往】这篇文章红了。

  文章前面的照片,沈鸿煊抱着孩子,身边女人拎着包的照片,闪瞎了所了人的眼睛,耐着性子看完,主线m国二人相遇——分开怀孕——后归国——女方人昏迷了也要嫁——孩子普光——认儿子。

  前段时间还津津乐道,叶大小姐对沈鸿煊一见钟情,人昏迷了也要嫁,原来这才是真相。

  明明就是沈鸿煊自己普光的阳阳,确弄出一幅知情人士的样子,好像有人在做文章一样,公司内部少有的明白人,把不赞同的目光投向了沈杰明。

  沈杰明气的肝疼,他什么都没有,可是谁信?

  沈鸿煊不动声色提高了自己的威望,暗自打压了一把沈杰明,公布了阳阳身份,解决了一切所有人拿阳阳做文章的可能,降低了所有对瑾棉的伤害,一箭五雕,吊爆了,沈先生完胜!

  早上沈鸿煊带着阳阳和瑾棉去办了户口,阳阳也有了正式的名字,沈瑞阳,保留了阳字,坐在车内,阳阳还在嘟囔着自己的新名字。

  瑾棉看着车子的方向是去公司,“不送我们回家吗?”

  “方硕在给阳阳布置房间,等晚上和我一起回去,今天先在公司。”沈鸿煊解释道:

  瑾棉拉着阳阳的手顿了,这样大摇大摆的带阳阳去公司真的好吗?

  很快到了公司,瑾棉还在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看待阳阳,结果发现担心多余了,女职员看她的表情好像看到了女主角,头上的光环一直在亮。

  阳阳今天和瑾棉穿了亲子装,同是背带裤系列,蓬松的头发,水汪汪的眼睛,精致的脸蛋,让一众女职员瞬间转粉,纷纷拿着偷偷拍照,连沈鸿煊放冷气都不拍了,瑾棉拉着阳阳,沈鸿煊被无视了?

  阳阳死死的拉着瑾棉的手,妈妈说的对,女人是老虎,小心肝都在颤。

  沈鸿煊带着老婆孩子一进大门,沈杰明就得到了消息,差点脑出血,连忙吃着降压药,认定了沈鸿煊是故意的。

  这次还真冤枉了沈鸿煊,沈鸿煊只是纯粹怕瑾棉母子无处去才带过来的。

  到了办公室,沈鸿煊进入了工作模式,像开了外挂似的,快速的看着文件,阳阳被秘书带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脸上好几次口红印,兜里鼓鼓的,秘书带回阳阳溜了,阳阳像是做错了一样,老实的站着,“妈妈阳阳不想要好吃的,都是阿姨给的,阳阳不让亲,可还是亲阳阳。”最后一撇嘴,做着总结,“我再也不好奇了。”

  “噗”瑾棉乐了,拿出湿巾给阳阳擦着脸颊,小家伙才眉开眼笑。

  电话响了,瑾棉一看是思思,连忙接着,“怎么斐大小姐终于想起小的了。”

  “放p,好你个叶瑾棉,我以为我就够野的,原来你才深藏不漏,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生了孩子啊!老娘竟然不知道,我竟然不知道。”活脱脱像个被戴绿帽子的丈夫。

  “咳咳”电话另一头不知道是谁被谁呛到了,思思收敛了一些,“快点给我交待。”

  瑾棉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现在全市的人都知道了,你还问我怎么知道,你要问,就问那些无处不在的知情人士吧!专门抢狗崽子的活。”思思背后咳嗽声更大了。

  瑾棉,“……”思思的战斗力好像提升了,现在怎么像女霸王龙一样。

  瑾棉啪挂了电话,思思听着忙音,“靠,棉棉挂了老娘电话。”思思的妈妈看着越来越往不归路上走的闺女,后悔了,她不该让女儿从小跟男孩子玩,现在还能掰过来吗?

  瑾棉上网搜索,可不是,这网络搜索量,像喝了敌敌畏似的,一路蹿红,还有各种标题党。

  【霸道总裁爱上我】

  【豪门狗血剧】

  【现实版狗血八点档】

  看的瑾棉脸越来越黑,她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上了头条,而且还拉了一票的粉丝,这是什么情况。

  瑾棉看着照片,顿了,在m国的自拍照,磨着牙,知情人士,就是沈先生这个大尾巴狼,又想到思思的比喻,嘴角上扬,心情好了。

  思思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我在ruth等你,敢不来,哼哼。”

  说完啪挂了电话,气顺了,果然挂电话就是爽。

  瑾棉看着黑屏的,无奈的摇头,拉着阳阳,“妈妈带你出去好不好?”

  “好,好。”孩子都有几分新鲜劲,一听要出去果断的答应。

  瑾棉收拾好东西,拉着阳阳的手,对着工作的沈鸿煊道:“思思约我,我先带着阳阳过去了,中午记得吃饭。”

  沈鸿煊从繁重的工作中抬头,“恩,注意点。”

  等瑾棉带着阳阳坐车到时,思思已经到了,“啊!你儿子真可爱。”

  阳阳缩在瑾棉身后,死活不让思思抱,瑾棉拉着阳阳坐好,“别吓到孩子。”

  思思怒了,“交待,怎么回事?”

  “就你看到的,我有个儿子三岁。”瑾棉和沈先生商量好了,对外阳阳就是他们儿子。

  “人不可貌相,你和沈鸿煊怎么勾搭一起的,国外生子,想想就激动。”越说思思越后悔,早知道她也去了,没成为见证者真可惜。

  瑾棉闭上嘴巴,一个子都不说,思思也不在意,知道问不出什么,瑾棉才不会和她分享,还好文章都写明白了,如果思思知道撰写人是根据电视剧添油加醋写的,估计会哭。

  思思有幸灾乐祸的,“这回许昊焱脸色一定很好看,当初让那个渣男劈腿,的活该,哈哈。”

  完全没想过最大的bug,瑾棉为人认真,如果真的和沈鸿煊有什么分开,怎么可能快速的进入恋情,不过要是想到也会认为是许昊焱死缠烂打上杆子,当年许昊焱追瑾棉,那叫一个轰轰烈烈的,利用自己是学生会长,动员社员,谋私利被多少人背地里骂王八蛋。

  思思的情绪来的太快,阳阳感觉这个姨姨好吓人。

  瑾棉看着阳阳紧绷如临大敌的脸,笑出了声,很有孩子缘的思思,被嫌弃的彻底。

  思思见瑾棉注意力根本没在她的话上很无趣,不是,根本就无视了许昊焱的话题。

  瑾棉拉着阳阳笑着介绍:“这是妈妈最好的朋友,来叫姨妈。”

  阳阳乖巧的道:“姨妈。”

  思思萌化了,完全把许昊焱忘记了脑后,瑾棉笑眯眯的看着思思和阳阳的互动,呼出一口气,她不想听到许昊焱,也不想在回忆前短时间的噩梦。

  而许昊焱干什么?坐在办公室,一个文件都没看,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电脑上一家三口的照片上,不甘,嫉妒,羡慕,怨恨,各种情绪,额头上的青筋直鼓,孩子三岁,认为瑾棉在骗他,一直在骗他,一点都不记得当初瑾棉不同意和他在一起,他的执着。

  瑾晴看到消息第一时间,摔了新买的电话,原来孩子是沈鸿煊的,她还巴巴的去告诉,认为他们一家团圆是她一手照成的,怎么会平静。

  又怕许昊焱打来无人接听,换上另一个,电话响了,“你怎么关机。”

  真够寸的,瑾晴听到许昊焱声音,激动了,“不小心摔了,昊焱我想你。”

  许昊焱抿着嘴,最后报出了地址,挂了电话。

  瑾晴连忙换好衣服,赶了过去,开门毫无前戏被许昊焱丢在床上,残暴的压了上去,“疼。”

  许昊焱需要发泄,不管不顾的,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瑾晴疼的死去活来,瑾晴差点咬到舌头,许昊焱竟然一遍遍叫着瑾棉的名字。

  吃过晚饭时,思思和阳阳已经好的像是哥们了,熟悉的车子在路边停下,见到下车的人,阳阳立马挣脱了思思,“爸爸。”

  沈鸿煊自然的抱起奔跑的阳阳,思思在瑾棉面前一直雄风阵阵的,一到沈先生面前,怂了,老实的坐着,大家闺秀。

  “我来接你们回家。”沈鸿煊无视了思思,对着瑾棉道:

  “吃过晚饭了吗?”瑾棉在意这个。

  沈鸿煊坚毅的脸庞瞬间融化,“刚才谈事情吃过了。”

  揉着阳阳的小脑袋,“玩的开不开心?”

  阳阳不断点着小脑袋,“开心。”

  思思一根根的掰着自己的手指,她确定了和沈鸿煊气场不和,瞧刚才一直以她为中心的两人,现在都集中在沈鸿煊身上,“恭喜沈少,当爹了。”

  瑾棉,“……”她确定了思思和沈鸿煊八字不合。

  明明是恭喜的话,也成了讽刺一样,好像在说哎呦,沈太监,终于后继有人了,反正沈鸿煊是这么听的。

  阳阳捂着小嘴,思思姨妈好霸气。

  沈鸿煊拉起瑾棉,瑾棉想阻止沈鸿煊晚了,只听,“谢谢,我也提前祝愿斐小姐早出牢笼。”

  瑾棉,“…..”沈先生怎么抓踩人家的痛处。

  思思怒了,她被关在家里见不到周岳恒就够惨了,还是圈子了的一景,现在被沈鸿煊说出来,怎么都有脸被扇了的感觉,狠狠的道:“算你狠。”

  “我们回去吧,思思你也赶快回去,别让阿姨担心了,等我忙完解救你。”瑾棉连忙道:

  “我等着。”思思开口道:

  瑾棉呼出一口气,思思对上已经开启毒舌状态的沈先生,一定会被气死。

  回到家中,阳阳迫不及待去看布置好的房间,瑾棉跟了上去,被炫到了,海蓝色的壁纸,玩具车一样的幼儿床,地上铺着柔软厚厚的地毯,卡通衣柜,还有一箱子的玩具,阳阳更是欢快的在里面摸来摸去的。

  “喜欢吗?”沈鸿煊站在门口问着阳阳。

  小家伙现在都感觉在做梦,妈妈来接他了,爸爸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各种玩具,以前不敢想的都实现了,重重的点头,“喜欢。”

  “那就好,以后自己在房间里住,你大了不能再和爸爸妈妈一起住。”沈鸿煊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瑾棉,“……”

  阳阳眨着眼睛,懵了,他不能和妈妈住了,惊喜劲也没了,“可是我才和爸爸住了一晚,我想跟爸爸一起住。”

  瑾棉终于知道沈先生为什么一天就完工,完全是为了送走阳阳,瞧一本正经的教育孩子,沈先生,你够了。

  沈鸿煊为了自己的幸福,坚决守着底线,开荤男人,阻挡他的,都是阶级敌人。

  阳阳低着头,蹭到了瑾棉身边,小声嘟囔,“妈妈。”

  瑾棉心软了,抱起阳阳,“别听爸爸的,他要是不同意,今晚咱娘俩在这里睡。”

  沈太太拆了自己的台,沈鸿煊眯着眼睛,接过阳阳,“爸爸是开玩笑的,阳阳还小,还是要和父母住的。”

  阳阳欢呼了,瑾棉有股不好的预感。

  阳阳睡着了,沈鸿煊去工作,瑾棉没等到沈鸿煊也睡着了,睡着睡着身子凉凉的,怀里的孩子也没了,勉强睁开眼睛,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光了,阳阳在离自己半米的地方,沈先生还在自己的身上点火。

  瑾棉咬着牙,“别闹,孩子在。”

  “我知道,你不是要和孩子睡吗?我也要争取丈夫的福利。”说着压住瑾棉,嘴巴吞了瑾棉的抗议。

  沈先生用行动证明,他的怨气有多大。

  第二日早上,瑾棉摸着自己的身子睡衣穿在身上,沈先生已经起床,阳阳小胖手揉着眼睛,“妈妈,我做梦了。”

  “做了什么梦。”瑾棉有些不敢看孩子。

  “我做梦我坐在船上,摇啊摇的。”阳阳趴在瑾棉的身上讲着。

  瑾棉浑身冒着热气,不行,阳阳不能和他们一起睡,第一次是侥幸,万一被发现了,面对儿子问,“妈妈,你和爸爸在干什么?爸爸是不是欺负你。”到那时候她该哭了。

  儿子和父母睡攻防战,沈先生胜!

  沈鸿煊上班,瑾棉在家陪儿子,阳阳独自完着玩具车,瑾棉坐在沙发前看着手中的经济书,记着问题,考研的时间近了。

  叶妈妈的电话打破了温馨,昨天没有接到叶家任何一个人的电话,瑾棉以为叶志远放弃了,看到叶妈妈的电话,瑾棉满意讽刺,叶志远怎么会放弃。

  “妈。”瑾棉接起来。

  叶妈妈坐在床边,急着道:“你这孩子,这大事,当年怎么不说一声,自己一个人承担,你才多大。”越说叶妈妈越心疼,眼泪掉了下来,瑾棉这孩子从小不需要人操心,她也就选择无视了她,反正让人放心,没想到私生了孩子,当年她给的钱不多,这孩子怎么过来的。他华休血。

  “不是,叶志远让打电话的吗?”瑾棉忍着眼里的酸涩问。

  “你说什么?什么你爸让的,是我今天才知道,你们都知道,就瞒着我。”叶妈妈难得生气的道:

  迟来的关心,瑾棉张着嘴,可是找不到要说什么,太复杂,叶妈妈关心她,她现在脑子乱乱的,叶志远不是自己父亲,叶妈妈的态度,自少现在是关心她的,她到底是谁?

  “我很好。”最后瑾棉只说了三个字。

  叶妈妈听着大女儿平静的语气,泪水也不留了,本以为大女儿该贴心了,可是才发现晚了,大女儿已经不需要她的关心,又有些怨了,大女儿太不讨喜了,至少反过来安慰她几句啊!

  “那行,你现在翅膀硬了,又结婚了,也用不着我了,有时间带孩子回来给妈看看。”叶妈妈闷闷不乐的道:

  “等有时间吧!”瑾棉滴水不漏的回着。

  不欢而散的谈话结束了,瑾棉盯着发愣。

  叶妈妈擦干了眼泪出来,碰到叶志远,“你回来了。”

  叶志远管擦着妻子红红的眼眶,“怎么哭了。”

  叶妈妈知道最近丈夫很关注大女儿,也想讨个好,“恩,刚才给棉棉打了电话,这孩子这么大事都瞒着,真是让人操心。”

  叶志远停下脚步,“你们怎么说的?”

  叶妈妈讲了过程,叶志远接着道:“你做得对,该见见外孙。”

  “恩,我在给棉棉打电话问问。”还不等叶志远说什么,叶妈妈自己领了命令,为了讨好丈夫,忘记了女儿语气里的不情愿。

  “辛苦你了。”叶志远神色不明的道:

  “不辛苦,你才辛苦。”叶妈妈娇羞着道:

  因为瑾棉要考试又要上班,阳阳上学问题,提上了日程,能接触更多的小朋友,小家伙还是开心的,沈鸿煊也速度,马上把儿子送进锦绣园附近最好的幼儿园,阳阳小朋友开始上学日程。

  瑾棉考研也已经完事,等公布消息就好,瑾棉又开始了上班生活。

  今天第一次瑾棉陪着沈鸿煊进入了会议室,瑾棉的到来,让高管一愣,随后又释然了,沈太太嘛,不过还是互相看了一眼,见瑾棉的从容淡定,暗暗点头,果然是大家小姐。

  瑾棉要是听到心声,一定会翻白眼,她的能力都是跟沈鸿煊历练出来的,面对冰山都能自如,你们这些在冰山前老实不得了的高层,怎么能够吓得住她。

  沈鸿煊听着各部门的汇报,这半月个的大会终于没在绷着脸,满意的点头。

  瑾棉一直在认真听着,越听眼睛月亮,沈先生回答的很精准,这笔死读书学习的更快,沈太太满意了,对着沈先生笑了。

  沈鸿煊一见瑾棉笑了,脸落了下来,弄的瑾棉不明不白的。

  回到办公室,沈鸿煊才开口,“以后不准动不动就笑。”

  瑾棉以为是在会议室严肃的地方,笑了不好,老实的点头,沈先生满意了,瑾棉现在越发动人,一笑不知道多有杀伤力,自己老婆怎么能给别人看。

  沈先生,你也太小心眼了。

  瑾棉想学习,沈鸿煊也放了瑾棉的权,有时候回送些文件,不懂的也会去问问底层的主管,沈鸿煊在怎么也是食物链的顶端,其他的地方还要瑾棉自己去。

  这不瑾棉替方硕送了销售部的文件,一路到了十八层。

  瑾棉来已经见怪不怪了,由最开始的好奇,现在淡定,女人眼里满是羡慕。

  “咚咚”瑾棉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等一会。”从办公室里传出声音。

  接着是听到两个人低语交谈,瑾棉知道一定是有事情,老实的站着等着。

  很快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瑾棉只见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走了出来,瑾棉让开路,男孩挡住瑾棉的去路,“瑾棉姐?”

  瑾棉楞了,抬头认真的看向男生,实在是不记得这个人是谁,有些尴尬,“你是?”

  宋越泽笑着道:“都怪我,好久没回来,宋越泽。”

  “宋,越泽。”瑾棉舌头有些打结,孙淼和沈杰明的儿子,被送到y国读书,怎么就回来了。

  好像看明白瑾棉的意思,解释道:“我毕业了,就回国了。”

  “恩,好。”瑾棉有些窘态,不知道要说什么。

  宋越泽让开路,“你是要送东西吧,先进去。”

  “恩,好。”

  瑾棉走进办公室,还在回味着消息,太爆炸了,沈鸿煊同父异母的弟弟回来了,是单纯的毕业?

  主管一见竟然是瑾棉,也不拿把了,连忙站起身,“叶秘书,您来了。”

  本来瑾棉是有问题的,先也没心情问,淡笑着递过文件,“我给你送来文件,我先回去了。”

  “恩,好。”主管要送瑾棉,瑾棉摆摆手出了办公室。

  刚迈出办公室宋越泽还在等着她,瑾棉无力了,怎么母子两个都一样,一个中午,现在这个又是干什么?脸上的笑容有些疏离,“越泽,有事?”

  宋越泽像是没看到瑾棉的疏远,站在瑾棉身边,“听我你嫁给我大哥了,还和大哥有了孩子。”

  瑾棉警惕的盯着宋越泽,思量着他话里的意思,是来探听什么?不动声色的回复,“恩,你呢,怎么来公司了?”来而不往非礼也,瑾棉也在试探。

  宋越泽笑着眨眨眼睛,“爸,把我丢到销售部的底层,让我底层做起,我原本的意思是出去干,可是爸这个人你也知道,强势的很。”

  瑾棉心里转了个弯,宋越泽说的是真的,沈鸿煊霸占着高层,瑾棉也看出来了,父子两个一直在对弈,而宋越泽这个时候直接空降就是炮灰,所以底层是最明智的,瑾棉不咸不淡的回复:“恩,其实挺好。”

  “现在不能叫你瑾棉姐了,该改口叫嫂子了,那么嫂子带我转转?我今天第一天来上班,还哪里都不熟悉。”

  “我”瑾棉刚说个我,就被宋越泽抢了话,“嫂子是同意了,太好了。”

  瑾棉瞪着眼睛,她什么时候说了,到底没有说出反驳的话,宋越泽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随着接触,瑾棉嘴角抽搐,宋越泽真是沈杰明和孙淼的孩子?

  宋越泽太单纯,真的读傻了书?沈杰明瑾棉没见到几次,却能看清,机关算计的一个人,孙淼这个人也不差,怎么两个老狐狸,生了一个小白兔出来,传说中的负负得正?

  回到办公室瑾棉都有些神游,要不是宋越泽和孙淼的嘴太像,瑾棉一定认为是抱养的。

  沈鸿煊皱着眉头盯着瑾棉,“怎么了?”

  瑾棉把碰到宋越泽的事情和沈鸿煊说了,又说了宋越泽的表现,瑾棉暗暗称奇,“就是一个刚出校园,呆萌的阳光男孩,怎么会?”

  “和你像的有出入?”沈鸿煊搂过瑾棉提瑾棉说了。

  瑾棉老实点头,“的确是出入太大了,不应该是阴森少年吗?眼睛里机关算尽吗?”

  沈鸿煊嘴角微不可见的抽搐,“你电视剧看多了。”

  瑾棉不服气了,“我没看电视剧,小说上都是这么写的。”

  沈鸿煊乐了,奖励了沈太太一个深吻,“沈太太,我又没有说过,我太可爱了。”

  可爱,劈死瑾棉了,沈先生最近怎么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十一章 沈先生,喜当爹-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