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四十三章 沈先生,是个惧内的-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四章 沈先生,两口子都爱撕衣服 钻石200加更!!-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晚上下班时,沈鸿煊带着瑾棉刚出走出大楼,像是看到了自己偶像一样,宋越泽拦住了两人,“哥。”

  沈鸿煊挺住脚步。冷漠的道:“有事?”

  宋越泽脸上有些沮丧,很快就又笑了起来,“嫂子说今天请我回去吃饭。”

  瑾棉,“……”她只是一句客气话而已。

  沈鸿煊的脸黑了,“是吗?沈太太?”

  “那个,我”瑾棉刚开口。

  “嫂子反悔了是吗?”宋越泽睁着大眼睛看着瑾棉,大有瑾棉说一句不肯的话,给你哭的意思。

  瑾棉到嗓子眼的话,又硬咽了回去,“没有,我想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刚说完,沈先生的冷气又放了,阵阵凉意吹着瑾棉。宋越泽一点都没感觉到一样,想要靠近瑾棉,被沈鸿煊不动声色的挡住,沈鸿煊眯着眼睛盯着宋越泽,拉着瑾棉率先走。

  宋越泽耸耸肩膀,追了上去,跟在后面道:“嫂子,我什么都行。”

  方硕已经开车过来,宋越泽很有眼力架的上了副驾驶。瑾棉二人坐在了后面。

  一上车,宋越泽的嘴就没停过,说着在国外的见闻,一些有趣的事情,很会活跃气氛的阳光男孩,瑾棉听的津津有味的。

  沈鸿煊幽暗的眼神微闪,宋越泽,孙淼和沈杰明的私生子,五岁的时候来的沈家,小时候就嘻嘻哈哈跟在他身后叫哥哥,虽然没叫几天,他就走了,对宋越泽的了解并不多,对他的了解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

  宋越泽在国外的生活,阳光男孩,活泼开朗。喜爱交各种朋友,一直都没有任何出格的事情,沈杰明对宋越泽也是喜爱有加,可是宋越泽好像真没继承沈杰明和孙淼二人性格,一直大咧咧的,沈鸿煊抿着嘴。

  车子开到幼儿园门口,刚停下来就在人群中看到阳阳,一群小丫头在围着阳阳,阳阳脸紧绷着。躲避着女娃娃的魔爪。

  阳阳见到瑾棉下车,松了一口气,“妈妈。”

  女孩子们见到瑾棉来了,都老实的站好有些羞涩齐齐的叫着,“阿姨好。”

  “小朋友们好。”瑾棉笑着打招呼。

  阳阳扯动着瑾棉的手,示意快点走。

  瑾棉拉着阳阳的手,对着不远处的老师道:“李老师,阳阳我接走了。”

  李老师回着,“好的,沈夫人。”

  瑾棉牵着阳阳的手,抱阳阳上车,阳阳见到沈鸿煊惊呼道:“爸爸,今天你来接我了。”

  沈鸿煊抱过阳阳,忍不住动手揉着阳阳的脑袋。“恩,在幼儿园乖不乖。”

  瑾棉坐上车,车子启动,也竖起耳朵听着。

  阳阳摆着手,“我很乖,只是好多小朋友要和我做朋友,今天两个小姐姐还打了起来。”

  “为什么打起来了?”瑾棉忍不住问。

  “因为老师分配一男生一女生做活动,然后两个小姐姐为了跟我一起就打起来了,有个姐姐还说我是她男朋友,妈妈什么是男朋友?”阳阳纠结的道:

  瑾棉满头黑线,这才多大就知道男朋友?还为了这个打架?

  “哈哈,男朋友就是以后的老公。”宋越泽开口了。

  阳阳惊了,老公他知道,就像爸爸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小脑袋猛摇头,他才不要,大眼睛终于注意到宋越泽,好奇的打量着。

  瑾棉瞪了一眼宋越泽,有他那么跟孩子说的吗?可是她又无法反驳。

  宋越泽笑眯眯的看着阳阳,“我是你小叔叔。”

  阳阳先是抬头看向沈鸿煊,见爸爸点头,才开口道:“小叔叔。”

  “真乖。”

  到家的时候,阳阳已经和宋越泽熟了,还大方的带着宋越泽去了自己房间,宋越泽很有耐心,哄着阳阳坐着游戏,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阳阳很快喜欢上这个叔叔了,吃饭的时候,还主动夹菜给他。

  沈鸿煊开口询问,“在销售部如何?”

  “挺有意思的,销售部最有活力的地方,能学到很多的东西。”宋越泽老实的回答。

  就问了一句沈鸿煊不在开口,吃过饭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书房,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宋越泽和阳阳互动,等瑾棉收拾完厨房,沈鸿煊抱起阳阳,“不早了。”

  “哥,那我先回去了。”

  宋越泽拾趣的走了。

  瑾棉和沈鸿煊本质很像,是喜静的两个人,对宋越泽还真有些消受不起,如果不是为了观察宋越泽,沈先生早就撵人了。

  沈鸿煊抱着阳阳往卧室走,“很喜欢小叔叔?”

  “恩,但阳阳最喜欢爸爸。”阳阳搂着沈鸿煊亲密的道:

  爸爸一直忙,好久都没亲自给他洗过澡了,小叔叔再好,也没有爸爸好。

  沈鸿煊满意了,嘴角上扬。

  瑾棉跟在身后,差点没乐出声,其实沈先生吃醋了吧!

  瑾棉的分数下来了最高分,接到s大的通知,让她去学校,早上送完阳阳,方硕送瑾棉去了学校。

  到了教导处,教导主任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叶瑾棉?”

  “主任,对是我。”瑾棉回答着。

  教导主任热情的道:“是这样,你被宋教授选中,以后就跟着他学习,要珍惜这次机会,宋教授可是只带博士生,你是唯一一个研究生,机会难得一定要把握好。”

  瑾棉抿着嘴,“您说的是宋麒麟教授?”

  主任笑着点头,“原来你知道他啊,他可是学校请回来的。”

  她当然知道,她舅舅怎么会不知道,她从来没想过跟自己的舅舅学习,她有自知自明,现在的情况,估计也是舅舅利用职权做到的。

  教导主任又交代了几句后,“去教学楼,503,宋教授已经在那里等你了。”

  “恩,好。”

  瑾棉在s大生活了三年,对学校很熟悉,很快来到教学楼前,站在503的门口,“咚咚”敲响了房门。

  “请进。”门内传来宋麒麟的声音。

  瑾棉拧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宋麒麟面前还站着一个人,宋麒麟见到瑾棉笑着道:“棉棉,你现在沙发上等会。”

  “好。”瑾棉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宋麒麟接着对男人道:“岳恒,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等处理好在继续工作。”

  周岳恒点头,“谢谢,老师我知道了。”

  宋麒麟满意的点头,他一共没带几个学生,这个周岳恒是他看重的,对周岳恒的态度很满意。

  瑾棉一开始没注意周岳恒,也是背对着没认出来,听到名字,瑾棉视线落了上去,果然是周岳恒,一脸严肃的表情,真和沈鸿煊有一拼,不过好像憔悴了很多。

  宋麒麟见瑾棉打量,叫过瑾棉介绍道:“棉棉,他可是算是你大师兄,周岳恒今年的博士,以后我要是忙,有不懂的问他。”

  周岳恒见到瑾棉,眼睛亮了几分,虽然对宋导师的和蔼的态度好奇,还是开口道:“没想到,你考研了。”

  “我也没想到我们还是同一个导师。”

  “你们认识?”宋麒麟好奇的问。

  “恩,学妹。”周岳恒回答着。

  瑾棉再次打量周岳恒,他明看出来宋麒麟和自己关系不寻常,没有说是她闺蜜的男朋友,让瑾棉高看了一眼,面对宋麒麟的疑问,瑾棉老实的点头。

  宋麒麟活了多久,一看不简单,笑着对周岳恒道:“这是我外甥女,以后你做大师兄要多多关照,可惜结婚了,要是没结婚还真想牵红线。”

  周岳恒笑笑,明白宋麒麟的意思,“导师,您说笑了,我女朋友会杀了我。”

  宋麒麟满意的点头,他的确是有意,怕周岳恒有什么心思,故意说的。

  “哈哈,岳恒还是个惧内的,我就不打趣了,你先回去吧。”

  “好,我先出去了。”

  周岳恒离开后,宋麒麟坐在沙发上,有些责怪瑾棉,“这么久怎么没来看看舅舅?”

  “这段时间比较忙,一时抽不出时间。”

  这段时间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又是考研,又是阳阳的问题,的确忙的瑾棉团团转。

  宋麒麟也没抓着不放,“我听你妈妈说,你和沈鸿煊有过孩子,好像叫阳阳?”

  真关心还是假关心,瑾棉能分得出,宋麒麟是真的关心她,瑾棉也有亲近的心,“恩,三岁了,小男孩。”

  “当时你怀孕的时候才十七?”宋麒麟眼里浓浓的愧疚,想到沈鸿煊又恨得直咬牙,十七岁,当时沈鸿煊二十五,他怎么下去的手。

  这让她怎么回答?她能说根本不是她吗?

  见瑾棉半天不说话,有些感慨女生向外,叹气道:“有时间,带孩子来家里看看,你外婆听到有曾孙了,天天盼着呢!”

  “恩,好。”瑾棉痛快的答道。

  其实她也有目的,舅舅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知道什么,却对她一句话都不提,刚才的愧疚她没看错,她也想从未见面的外婆那里找找答案。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都是宋麒麟围绕着瑾棉询问生活,也会听阳阳的趣事,又递给了瑾棉一个书单,让瑾棉回去看写出来读后感,如果没有书籍,让瑾棉去他家里拿,宋麒麟也忙,瑾棉就告辞了。

  出了门口,吓了瑾棉一跳,周岳恒竟然站在门口,看这架势,估计是一直在等着。

  没等瑾棉开口,周岳恒开口道:“能谈谈吗?”

  瑾棉看了下时间,思索了下,“好,等我打个电话。”

  正等着瑾棉回来吃饭的沈鸿煊,接到瑾棉电话,“回来了?”

  “没有,我有点事情,中午不能陪你吃饭了。”瑾棉有些歉意的道:

  “没事,你照顾好自己。”沈鸿煊回着。

  挂了电话,瑾棉脸上的笑脸一直都没下去,对着等待的周岳恒道:“咱们走吧!”

  二人到了校园外的西餐厅,瑾棉搅动着柠檬茶,“找我谈什么?”

  “正式介绍下,周岳恒,斐思思的男朋友。”周岳恒开口道:

  “我知道你,当初思思追你,为你做这个,为你做那个,堂堂大小姐更是为了你去打工,真没想到还真把你给感化了。”越说瑾棉越来气,思思追了三年啊,这个男人竟然才答应,口气也是差差的。

  周岳恒不在意:“我是个孤儿,母亲在我十六岁时候就死了,一切都是靠我自己才有了今天,我看的太多人情冷暖,所以心是封闭的,是思思打开了它。”

  “你想说什么?三年时间打开你的心?呵呵,不是为了可笑的自尊?现在来和我说这些又是有什么目的,或是希望通过我带给思思什么?你确定没谋思思什么?”瑾棉不客气的问题,像机关枪一样,都命中红心。

  周岳恒笑了,果然是思思的朋友,一点也不生气严肃的盯着瑾棉,“我周岳恒现在是一无所有,但是谁能保证十年后的周岳恒,我认为我有能力去给思思最好的生活。”

  瑾棉抿着嘴,周岳恒的确有这个能力,瑾棉相信,口气缓和了,“找我来谈什么?”

  “很简单,我不会放弃思思,现在联系不上她,所以希望你帮我传个话,告诉她别和父母闹,给我三年的时候证明自己,当然也帮我告诉她,三年内她要是相亲就死定了。”

  瑾棉挑眉,对周岳恒认同了几分,低头吃着午餐,直到吃完才勾着嘴角,“我会替你传达。”

  “谢谢!”周岳恒看着镇定,其实心里一直绷着,就怕瑾棉不同意,他找过思思的哥哥,可人家根本不见,这让他很懊恼,以前的确是有顾忌,可是分开越久,才越证实自己的心,斐思思这个人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不是地位,只是这个人,现在能联系上,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瑾棉打车回公司的路上,给思思打了电话,将周岳恒的话一字不漏的传了过去,思思半天没说话,正当瑾棉以为哭了的时候,思思开口道:“我要考研。”

  瑾棉,“……”她果然一直跟不上思思的回路。

  想到可行性,思思接着道:“这样我就能和岳恒见面了,果然是我看上的男人,就是霸气,帮我告诉他,敢看别的女生,准备着做太监吧!”

  头一次瑾棉认为,两个人还真配,是思思影响了周岳恒,还是周岳恒本质就是如此?

  “今年的时间过了,小姐。”瑾棉揭破了思思的美梦。

  “啊,我又出不去了,我妈真是要关死我的节奏,我跟你说棉棉,你快来我家里解救我吧!”思思抓狂了。

  公司

  沈鸿煊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董事长您找我?”

  “鸿煊,明天晚上你淼姨办了迎接阳阳的家庭聚会,晚上带着瑾棉和阳阳来。”沈杰明和蔼的道:

  “好,董事长把地址发给我,明晚接了阳阳我们过去。”沈鸿煊答应道:

  “好,好,最经忙不忙?”沈杰明继续关心着。

  “我忙不忙,您不知道?”

  沈杰明一噎,脸上的和蔼没变,“是爸的失职,你也多注意休息。”

  沈鸿煊挑眉,今天沈杰明抽风了?不动声色的道:“您要是没事,我先回去工作了。”

  “恩,好,回去吧!”面对沈鸿煊的冷态,沈杰明亲自送沈鸿煊出去。

  关上门,沈杰明一直攥着的拳头才松开,沈鸿煊睦子讽刺,现在开始演父子深情来拉动地位了?

  瑾棉到公司时,竟然碰到了孙淼和瑾晴,瑾晴亲昵的上前,“姐。”

  她可以不回话吗?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冷冷的道:“恩”

  孙淼心里不大舒服,瑾棉一副冷冷的姿态,越来越像死去的沈鸿煊妈妈,忍不住出口,“棉棉,她是你妹妹。”

  “我知道。”对于孙淼会为瑾晴出头,瑾棉一点都不意外。

  瑾晴见孙淼脸色不大好,上前一步,笑着道:“姐,我在家呆着也没意思,已经来沈氏工作了,现在是淼姑妈的助理,以后还希望姐姐多多关照。”

  瑾棉心里警惕了几分,她在瑾晴脸上丝毫看不出别的情绪,好像和她真是亲密无间的姐妹一样,瑾晴和孙淼站在一起,瑾棉有种错觉,二人好像一个人一样,瑾晴现在的行为,越来越像孙淼,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有淼姨关照你就成了,我就是个小秘书而已,没事我先上去了。”她不想面对虚假的毒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

  瑾晴让开路,“恩,好,姐明天见。”

  等瑾棉上了电梯。

  瑾晴依然带着笑容,拉着孙淼走出了公司,脸上的笑容才被阴沉所取代,一路上所有的员工对瑾棉很恭敬,瑾棉都淡淡的回复,这就是沈太太的地位,而她去找许昊焱时,每每都要面对许昊焱身边妖精的讽刺,她如何平了心中的怨恨,尤其是她不会忘记那晚许昊焱叫的是谁!

  坐在车内,孙淼不赞同道:“你想工作不去许家公司看着许昊焱,非要来这里,还巴结瑾棉做什么?”

  想到这里孙淼有恨,她护着的孩子,竟然奉承她讨厌的人。

  孙淼一提许昊焱,瑾晴脸色就不好,“怎么?”

  “淼姑妈别提了,我怎么不想去,可是你也知道,我什么都不懂,在公司呆了一天,跟个傻子一样,我想学,去爸哪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对我虽然不是无视,也是冷冷的,我连提都不敢提,只能求到姑妈你这里,来学学经验,至于奉承瑾棉,我又不想,现在她是沈太太,在沈氏谁不巴着她,我不奉承怎么办,要是她不让我来,我不是没地方学习了。”瑾晴委屈的道:

  孙淼怒了,“当我死了吗?她还一手遮天,我是她妈,你是我弄进来的,她有什么权利过问,你就老实的待着,不用再奉承,有我给你撑腰。”

  瑾晴嘴角不做痕迹的上扬,她就看不惯现在所有人都向着叶瑾棉,她要做的就从姑妈这里开始分化,至于其他的事情,她说的还真是真的,她不会忘记许昊焱的话。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瑾棉几分钟就搞定,看看你一上午时间,就弄出这些没用的?”许昊焱语气里的怒气,他秘书的讽刺,她都不会忘记。

  “姑妈,这样好吗?”瑾晴有些不确定的道:

  不确定的语气,就是在火上浇油,孙淼这段时间的怨气,已经达到了顶端,“现在我是沈太太。”语气有些尖锐的重复了一句,宣告着她的主权,她才是沈太太,沈鸿煊妈妈已经死了,更不会来个叶瑾棉撼动她的位置,沈鸿煊也别想抢她儿子的一切。

  瑾晴满意了,不在说话,对于阴着脸的孙淼,还是有些怕的,孙淼一直带着面具,除了在她面前漏过真面目外,孙淼一直都是和善的,现在就连瑾晴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刺激过头了。

  到了饭店,孙淼依旧是完美的贵妇,提着昂贵的手提包,瑾晴扶着走进,孙淼是这里的常客,服务生一眼就认了出来,“沈太太,您来了,还是老位置?”

  沈太太叫的孙淼心里舒畅,她才是沈太太,高傲的点头,“恩。”

  服务生很快带到了位置,拿了孙淼的菜单走了,孙淼不知道在想什么,换动着酒杯,“你爸,对你一直很冷?”

  “是啊,虽然不至于无视,但是我能看不出来,爸对我和弟弟是不同的,现在更是把我排到了瑾棉的下面,无视我,是不是我上次做错了事情,让他失了言面,爸才会这样,以前就算有些冷,也不会无视我的。”说道这里瑾晴心里还是难受的。

  孙淼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除了去叶家能够见到瑾晴外,看到瑾晴被叶奶奶宠着,就没做多了解,现在才知道,叶志远竟然也无视瑾晴,难道真的如瑾晴说的,丢了面子?

  办公室

  瑾棉回来的时候,沈先生不在,方硕开口道:“沈总刚出去,很快就回来。”

  “好,我知道了。”

  方硕走了,瑾棉拿出手中的书单,仔细打量,上面有一部分她看过,在办公室的书架上寻找着,还真找到一本,暗自赞叹,果然是超级学霸,拿起书津津有味的看起来,今天瑾棉没有穿职业装,穿的是沈鸿煊买的淡黄色裙子,靠坐在沙发看着书,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阳光洒进来照在身上,像是暖阳一样。

  沈鸿煊轻轻关上门,走到瑾棉面前,刚才出去的愁丝被融化的干干净净,坐在瑾棉身边,搂住瑾棉的腰,头靠了上去。

  瑾棉这才放下书,见沈鸿煊眉宇间的疲倦,心里一丝丝疼痛缠绕,沈先生在厉害,他也是人,高负荷的工作,也会有疲倦的时候,而且还要面对无形的战争,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有磨损。

  转过身子,纤细的手指,按在沈先生的头上,有规律的按摩,沈鸿煊眉头舒展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认真的瑾棉。

  “你看我干什么?”瑾棉被看久了不好意思道:

  “我才发现沈太太长的很美。”

  “哦?以前你就没发现是吗?”不自觉声音留了尾音,好像撒娇一样。

  “以前也美却少了韵味,现在青涩终于有了妩媚,我的功劳。”沈先生耍流氓了。

  听懂意思的瑾棉,又害羞了,有些恼怒。

  “在认真看下去,妩媚不足,看来是我不够努力。”沈鸿煊搂过瑾棉困在胸膛。

  瑾棉,“……”

  沈先生耍流氓,是不是只有她见识过。

  不逗瑾棉了,沈鸿煊能得片刻清闲也是奢侈,松开瑾棉笑着道:“沈太太的按摩很舒服,以后每晚睡前都帮我按摩按摩如何?我也会更卖力一些。”

  “啪”书丢了出去,瑾棉真是忍够了。

  “哈哈哈。”瑾棉炸毛的样子,沈鸿煊大笑出声。

  声音很有穿透力,外面的秘书和员工听到,吓了一跳,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沈总大笑,方硕呼出一口气,头心里藏的东西太多了,一直冷冰冰的,自从叶小姐来了后,不在那么冷了,可是他知道,头心里心里还在压抑着,尤其是刚才出去,回来时头脸色的倦意,他很担心,现在听到笑声,方硕对瑾棉产生了感激。

  沈先生充电后又工作了,嘴角带着嗜笑,这些人真当他好欺负?

  自从被沈先生捣乱,瑾棉就再也看不进去书,干脆丢开书,盯着沈鸿煊,认真工作的沈鸿煊,让她心里蹦蹦直跳,恋爱的感觉,比和许昊焱在一起更为强烈。

  和许昊焱她是被动承受,一点点累积的感情,而沈鸿煊不同,他给你的感观更强烈,不仅仅是他自己感情,也会带动你,点滴的生活,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她心里。

  瑾棉看的太认真,沈鸿煊想无视都不成,半天了沈先生竟然紧张了,耳朵上有一丝红晕,却又有着愉悦,“沈太太,你看够了吗?晚上回家给你开灯看。”

  “……”

  瑾棉慌乱的收回视线,脸成了红脚虾,沈鸿煊的话她懂,每次沈先生都想开灯,是她死活不肯,又被提出来,还是大白天,有个地缝瑾棉都能钻进去。

  扳回一局的沈鸿煊,见瑾棉的窘态,心里一阵阵的发痒,最后强迫自己去工作。

  今天沈鸿煊早早的结束了工作,揉着脖子,看着瑾棉认真的看书,对着瑾棉道:“我让方硕送你回去,今天晚上有个聚会,可能晚上会晚回去。”

  瑾棉皱着眉头,她记得上次聚会沈先生身上的女人味道,以前只是刺痛,现在心里酸水一股股的往上来,“我能去吗?”想也不想话已经说出去了。

  沈鸿煊愣了,他一直打心眼里保护瑾棉,不希望她接触这些。

  已经开口了,瑾棉也大方了,她就是去看着沈先生的,但是不能这么说,“我想了解你的一切。”

  沈鸿煊有一丝触动,也看到了瑾棉眼里的小九九,但是没说破,心里反倒是喜悦,沈太太沈在乎他,“你确定?”

  “对,我确定,沈先生,沈太太不是菟丝花,我想融入你的生活,因为我是你妻子。”瑾棉已经下定了决定,今天沈鸿煊的疲倦她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

  他们是夫妻,是不可分割的,她不应该只被保护。

  沈鸿煊心里涨涨的,妻子,瑾棉现在是真心承认了这个身份,而且不再是以前的演戏,是真的妻子,“好,我们一起去。”

  “真的?”瑾棉兴奋的惊呼。

  “真的,我的沈太太长大了。”沈鸿煊笑着道:

  沈鸿煊带着瑾棉开车走了,方硕则派去接阳阳回家,当起了保姆,就连方硕自己都在想,他还真是全能型人才。

  聚会地方是高级会所,沈鸿煊在给瑾棉科普,“今天来的都是一些企业的老板,这个聚会每一段时间举行一次,我回来已经参加了一次,这次是第二次,到了里面紧跟着我,这里什么人都有,但是如有不识趣的,记得有我。”

  沈鸿煊真的不放心,瑾棉认真的点头,不过更心疼沈先生了,沈先生在强大,到底是刚回国,还是没有站稳,有的地方依旧身不由己,不过话又说回来,沈鸿煊能参加的,一定都是重头人物的聚会,瑾棉并不害怕,反而亮晶晶的,她也想见识见识。

  二人下了车,有专门人过来帮着停好,沈鸿煊带着瑾棉走了进去。

  顺着楼梯,走到了楼层的顶层,巨大的包厢内,已经来了很多人,瑾棉快速的扫了一圈,女人不少,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男人认识的也不少,有的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沈鸿煊就算再低调,也会被人注意,见到沈鸿煊身边的瑾棉,露出了不明的笑容,在这个聚会是不会带妻子的,都是情妇小三,来就是玩的,有的甚至独自一人前来,来这里也会猎艳。

  沈鸿煊上次来带了一个男助理,对人生人勿进,冷的冰山一样,到点就离开了,这次是终于开窍的,还有人像沈鸿煊举了举酒杯示意。

  沈鸿煊依旧面无表情,瑾棉不明白。

  这些人都不怎么关注新闻,前段时间沈鸿煊的全家福,是自拍照,第一角度有问题,第二随后第二天就被删除,网上像是被扫荡了一样,一条都找不到,瑾棉和阳阳又再次被保护藏了起来,而且瑾棉这段日子,还真感谢沈先生的功劳,女人味足了,变化有一点,众人也就没认出来,瑾棉这个正牌夫人。

  沈鸿煊带着瑾棉坐在了空置的位置上,瑾棉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柳橙汁,沈鸿煊拿了一杯红酒,对瑾棉不拿酒很满意。

  很快就有人来打探了,“沈总,好久不见。”

  “齐总,近来可好。”沈鸿煊回着。

  “还好,还好,跟沈总比不了,以后还希望能够合作。”齐总哈哈笑着道:

  “以后,有机会一定会。”

  “那就说定了。”对沈鸿煊他是佩服的,能力很强,又因为沈鸿煊的身份,多了几分恭维。

  有了第一个人开头,就有第二个人,沈鸿煊哪怕是坐着不动,也会有人拉拉关系,而沈鸿煊需要更广的人际网,来者不拒的谈着。

  瑾棉看着所有人脸上的面具,奉承也好,虚假也好,瑾棉真的感觉有些累,何况是应付的沈鸿煊,沈太太又心疼了。

  小手不动声色的扯着沈鸿煊的衣服,沈鸿煊心里一暖,他不是一个人。

  有奉承的自然少不了挤兑的,都是天骄之子,身份不比沈鸿煊差的人更有,以前都是一手遮天的,自从沈鸿煊回来后,家长就在他们耳边天天念叨,“沈家的大少怎么怎么样,你看看你们怎么怎么样?”

  听的多了,抵触埋怨也多了,说到底还是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死敌。

  吴启鹏看着沈鸿煊身边不断的人群,哪怕沈鸿煊冷冷的样子,也有人上前,心里怎么甘心,大步走上前。

  人群的眼睛亮了,传说中的太子爷对决?更有人不怕事大,还打起了赌,赌谁赢。

  吴太子爷来了,不开眼的让道,沈鸿煊冷冷的盯着过来的吴启鹏。

  “沈大少,果然名不虚,瞧这气度,难怪会让老爷子念念不忘,恨不得沈大少是他孙子一样。”

  瑾棉打量着吴启鹏,吴家三代长孙,在s市商圈食物链的顶层,沈家,吴家,斐家,三足?力,然后像是金字塔一样,第二层到底层。

  对于吴启鹏瑾棉不陌生,也是她的学长,和许昊焱关系还不错。

  沈鸿煊言简意赅道:“我姓沈。”

  吴启鹏没在意,反倒是把注意力放到了瑾棉身上,讽刺的道:“果然没有男人不偷腥,前段子不是传你不行吗?看来果然是假的,瞧这不是舍弃了妻子。”

  虽然病例是假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可是被拿出来当谈资,终究是在打脸,又拿瑾棉做文章,估计明天圈子里就会传,冰山开桃花,沈家男人果然一代传一代,基因强大,爹养了小三,沈大少带小三,是不是最后也会在娶一个小三。

  沈鸿煊脸上都能掉冰渣子,危险的目光盯着吴启鹏,刚要开口说话。

  迟到的莫凯来了,见到沈鸿煊眼睛亮了,兴奋好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沈鸿煊竟然真的认识凌爷,他遇上点棘手问题,让沈鸿煊还人情,没想到第二日就解决了,而且凌爷还嘱咐人过来,现在他都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那么轻易用了。

  现在见到沈鸿煊跟见到亲爹一样,直接冲了过来,“沈大少。”

  看热闹的懵了,莫凯是谁,圈子里的霸王,又有一点背景,背地里的身份都知道,所以莫家是圈子里特殊的存在,不是最富贵,却是不能惹的,瞧莫家新人掌门人对沈鸿煊恭敬的态度,心思快速的转变。

  吴启鹏脸色也不好,他明里暗里怎么拉拢莫凯都徒劳,现在拉拢的人竟然对沈鸿煊示好,吴启鹏的脸色很精彩。

  莫凯坐在沈鸿煊身边,见沈鸿煊没抵触,高兴了,大咧咧的拿起酒杯喝了,沈鸿煊收起了反击,他倒是没想到莫凯会来,现在的确少了很多的麻烦,而且看着所有人的态度,沈鸿煊睦子闪动着。

  莫凯知道沈鸿煊的性子,莫凯想知道的事情,很少有不知道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对上次沈鸿煊砸了许家的订婚宴缘由现在了解的一清二楚,也看出了沈鸿煊对妻子的在乎,才注意到瑾棉,眼睛亮了,沈鸿煊是个难啃的骨头,他老婆不是吧!

  “嫂子,你也在啊!我是莫凯,沈少的好朋友,你叫我凯子就成。”莫凯笑着道:

  一声嫂子叫的那个自然,沈鸿煊目光落在莫凯身上,满意了冷气也不放了。他每围划。

  “你好。”瑾棉淡笑着回道,不过凯子这个始终叫不出口。

  吴启鹏被打脸了,所有人的视线落在瑾棉身上,刚才没注意,这么一看可不是沈鸿煊的妻子,叶家大小姐,嘴角抽搐,沈鸿煊还真是奇葩,竟然带老婆,妻管严?

  瑾棉面对所有人的目光,依旧淡淡的坐在沈鸿煊身边,对莫凯的问题,也滴水不漏的回复着,这么一看果然是大家小姐风度,身边的这些粉黛就不够看了,不是拈酸吃醋,就是攀比,浑身小家子气,暗自思考是不是以后有活动也带带妻子,至少长脸面。

  吴启鹏听到是瑾棉的时候,落在瑾棉身上,欣赏有几分,不屑有几分,为他朋友感到不值,可是瑾棉的表现,也足够让他眼前一亮,很少有人面对众人视线依旧淡然的。

  莫凯勾着嘴角,能俘虏沈冰山的人果然不简单,由虚伪带了几分真心。

  宴会上的明星也有,很多都盯上了沈鸿煊,终于见沈鸿煊带来了女伴,她们以为看到了机会,现在撕了手帕的心都有了,竟然带老婆,又嫉妒的盯着瑾棉,能带老婆的男人,都是好男人。

  又有恶毒的像,看着沈鸿煊冷冰冰的,其实是惧内的。

  女人的视线幽怨的落在沈鸿煊身上,坐在沈鸿煊身边的瑾棉怎么会感觉不到,清澈的睦子看了过去,没来得及收视线的女人有些慌乱,瑾棉淡淡的勾着嘴角,“老公,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儿子该睡觉了。”

  一声老公,叫愣了沈先生,轻柔的声音拂过沈先生的心。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沈先生,屌爆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