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四十六章 沈先生,被沈太太气到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七章 沈先生,背后阴人狠-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晚上,瑾棉就像是烙饼一样,翻来覆去,捂着脑袋数了万八的羊,结果越数越精神。后半夜坐起身,一直睁着眼睛到天明。

  一直躲避不去想,可是还是直观的印在脑海,瑾棉深思,她和沈先生她大部分在被动,都是沈先生夸出一步,她一直以为两个人是婚后慢慢积累的感情,和爱情还是差了一份,直到今天面对本心才发现,沈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心底深深扎了根。

  昨晚的神秘电话,瑾棉恐惧了,恐惧一切都是假的,又恐惧自己丢了心,许昊焱出轨时。瑾棉更多的是不甘心,被背叛的不甘心,可是现在她恐惧了,她是内心缺乏安全的人,是沈先生给了她的家的感觉,现在要如何?光棍的想,带着儿子离开?

  早上,阳阳瞪大了眼睛,“妈妈。你放了三勺糖了。”

  “啊!”瑾棉一看绿豆粥中糖高高的像是小山一样,没法吃了。

  “你快吃,吃完妈妈送你去上学。”瑾棉将粥推开,对着阳阳说:

  “妈妈,你怎么了?一早上好像有心事一样,爸爸呢?”阳阳歪着脑袋问着,今天的妈妈好奇怪。

  她也想知道沈先生哪里去了呢?没精打采的,“妈妈没睡好,爸爸出差去了。”

  说完自我安慰,对,沈先生就是出差去了,可是女人的哭声又钻进了脑海,脸色不是很好看。

  阳阳快速的喝着粥,妈妈今天好吓人,“妈妈,我吃好了。”

  “恩。好,咱们走。”瑾棉站起身抱下阳阳。

  阳阳纠结着,“妈妈,我还没背书包,妈妈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阳阳今天在家照顾你吧!”

  生病了?瑾棉愣住了,她可能真的生病了。

  目光柔和的揉着阳阳小大人的样子,她还有儿子不是,笑着道:“妈妈没事。先送你去学校,快去拿书包。”

  阳阳眨了眨眼睛,正常的妈妈好像回来了,“恩呢,等等我妈妈。”

  瑾棉拎着包,拿过钥匙,拉着阳阳出门了,刚走到锦绣园大门,瑾棉愣住了,竟然是斐永斌,下巴上青色的胡渣,眼睛红红的,瑾棉还从来没见过狼狈的斐永斌。

  “斐大哥?”

  “瑾棉,送阳阳上学?”斐永斌见到瑾棉也愣了。

  “是啊。我们先走了。”瑾棉开口道:

  “好,昨天谢谢。”斐永斌见阳阳背着小书包的样子,想到刚才欧阳泞,无情的睦子有了别的情绪。

  “昨天已经谢过了,而是我不是已经得到了报酬。”

  “呵呵,的确是。”斐永斌笑道:

  瑾棉拉着阳阳走后,还有些惊悚,机器竟然笑了,果然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沈先生以前也是冰冷的,后来不也是,想到沈鸿煊,瑾棉抿着嘴,她不会武断,对谁都不公平,她在等沈先生回来。

  想明白后,瑾棉心里压抑好了许多,回来的路上,瑾棉还去了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半天了。”

  刚走出电梯,听到思思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瑾棉拍着胸口怒了。

  自知理亏,思思拉过瑾棉,“嘿嘿,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

  “的确是惊到了,喜没有。”瑾棉翻着白眼开了门。

  思思连忙跟了进去,四处打量,“果然是沈冰山的风格,黑白色调,这人真阴暗。”

  瑾棉把水果拿到厨房,洗了些葡萄,就听到思思在点评装修。

  “行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是解禁了?”瑾棉坐在沙发上吃着葡萄问。

  思思跟着坐了下来,有些谄媚的道:“这还不都是你的功劳。”

  瑾棉打量着思思,“说吧到底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你一出来都不去看情郎,反倒上我这里。”

  “谁说我没去,他上课去了。”思思开口道:

  瑾棉,“……”

  果然谁都不能撼动周岳恒的地位,刚才还有点惊喜,这小没良心的竟然来看她,现在一点喜都没了,继续吃着葡萄。

  “别生气啊,你也理解理解我,我当然要去岳恒那里先报个到。”思思撒娇着。

  瑾棉翻着白眼,真拿她没办法,“好了,好了,别摇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思思松开瑾棉,看着水灵的葡萄,也吃了起来。

  二人消灭了一小盆葡萄,思思才神秘的道:“你知道我神秘嫂子长什么样子不?”

  “知道啊!我早上送阳阳的时候还看到你哥了。”瑾棉收拾着茶几道:

  思思眼里满是八卦,“我说我哥昨天怎么没回来,这是来找老婆了,我跟你说,昨天家里都炸庙了,这两个老的要见孙子和儿媳妇,也不管儿媳妇什么出身了,只要我哥能结婚,人能带回来就成。”越说思思越不服气。

  “还有这事?”瑾棉也来了精神,斐家顶层家族,竟然不注重门第了?

  “对啊,一点都不公平,我哥娶个普通人就成,为什么我就不能嫁个普通人,还说岳恒是算计我,难道我哥娶个普通女人,不是在算计他?”思思怒了。

  瑾棉嘴角抽搐,思思这个大咧咧的性格,一点都没有心眼,说好听的是善良,说不好听就是傻大姐,斐家怎么放心,找个普通的男人,尤其还是把思思迷的死死的,这不怕以后拿捏思思。

  想到算计斐永斌,瑾棉翻着白眼,无情的机器是那么好打动的,她和欧阳婉才接触,也知道欧阳婉心思纯净,估计是这样才被斐永斌另眼相看,算计斐永斌,别闹了,这也是斐家放心的原因,还有就是斐永斌都三十二了,瞧着以前的架势,可能一辈子不婚呢,现在儿媳妇和孙子都有了,当然妥协了。

  思思发发牢骚也不说了,贼兮兮的问,“你和沈鸿煊怎么样?”

  “能怎么样?”瑾棉淡淡的回答:

  “你俩是不是有事情?这不是你啊,瞧着一脸的怨妇样。”

  那么明显,瑾棉楞了。

  思思一看瑾棉不说话,急了,“我是乌鸦嘴,不会真的有事情吧!”

  “昨天晚上沈先生出差了。”瑾棉心里也憋得慌,开口说了出来。

  “哦,昨天没满足你,所以怨了?”思思表情古怪的拉着长音。

  瑾棉,“……”

  “啪”拍了思思头一下,“你想什么呢?重点不是出差,是被一个女人叫走的。”接着瑾棉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就说,沈鸿煊不是好人,你们分开三年,他到底怎么样你也不知道,看着沈鸿煊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腹黑,老狐狸,你怎么玩的过他,现在更是大半夜被别的女人叫走,人渣中的人渣。”思思攥着拳头,恨不得撕了沈先生。

  思思骂沈先生,为什么瑾棉感觉很爽呢?随后轻飘飘的道:“也不知道谁,前几天还崇拜沈先生来着。”

  “谁那么不开眼?这样的人渣也有人崇拜。”

  瑾棉,“……”

  思思见瑾棉不说话,翻动着,递给瑾棉,“这个号给你,私家侦探,效果不错,你可以去查一查,有了证据,哼哼在找沈鸿煊算账,如果是真的,绝对不能姑息,男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结婚了还没断干净就是不负责任。”

  瑾棉怎么感觉思思在报复一样,拿过一翻动,好几家的侦探电话,“你不会用侦探,去查周岳恒吧!”

  “是啊,要不我怎么每次周岳恒一出现,我就到了。”思思大方的承认。

  瑾棉丢回,“我不会用的,我在等他回来,直截了当的问。”

  思思一听,的确是瑾棉的性格,瑾棉看着柔柔弱弱的,眼里最容不得沙子。

  担心的道:“如果是真的呢?你打算怎么做。”问道这里,思思真的心疼瑾棉,恨不得把沈鸿煊大卸八块。

  才见了几次面,思思也能看出来,瑾棉已经把沈鸿煊放在心里。

  瑾棉沉默了,如果是真的,她该怎么办?像所有人说的,婚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不是她叶瑾棉干的,离开,可是鼻子为什么这么酸,瑾棉仰着头靠在沙发上,不让眼泪流下来,尽量不让思思听出些什么道:“等回来再说。”

  最终把带儿子离开的话,变成了这一句,瑾棉闭上眼睛。

  思思难受了,瑾棉一直是坚强的,拉起瑾棉,“走啊,我们去s大,去找岳恒,然后我们去看电影。”

  “我”不想去还没说出口,思思已经拉着瑾棉出了门。

  瑾棉出了门瞪大了眼睛,看着紧闭的房门,“斐思思,我的包,钥匙,都在里面,你让我怎么回家?”

  思思光记得拿自己的包了,见到怒了的瑾棉,“那个,大不了睡我家,或是找个开锁的呗!”

  瑾棉面对思思真的无力了,突然有些同情周岳恒,“也只能这样了。”

  接着瞪着思思,“今天你花钱。”

  “没问题,走了叶大小姐。”思思赎罪的保证道:

  思思开着车直奔s大而去。

  停好车,思思拉着瑾棉就上了周岳恒所在的教室,透过窗子,瑾棉看到周岳恒、米思城还有几个人,站在讲台上的是舅舅,这些人都是博士。

  “你不是也是宋教授的学生。”思思这才想起来。

  “我是研究生,现在他们讲的我也不懂,在打基础,看书。”瑾棉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看我家岳恒认真学习的劲多帅。”一见到周岳恒思思眼里就没了别人。

  两个人的动静太大了,本来南方隔音就不好,想不引起教室内的注意都难。

  宋麒麟见到瑾棉,对她招招手,瑾棉脸通红,今天的人算是丢尽了,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宋导师好,不好意思打扰了。”

  跟在瑾棉身后的思思,对着周岳恒眨着眼睛,周岳恒嘴角勾了起来。

  “好,要想听就坐下听吧,但是别再出动静。”宋麒麟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开口道:

  瑾棉本不想答应,思思扯着她衣服,红着脸道:“恩,好。”

  拉着思思坐在了后面,宋麒麟才继续讲着。

  一会思思就无趣了,周岳恒在前面听课,瑾棉也在认真的听着,思思趴在桌子上计算着时间。

  宋麒麟见瑾棉竟然听进去,眼里闪过惊讶,问道:“叶同学,来说一说今年世界经济趋势。”

  瑾棉楞了,嘴角抽搐,舅舅发什么疯,不去问那几个博士,问她做什么,订着所有人的视线,瑾棉站起身,思索一会道:“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6年多时间,但全球经济依然并不平静,各类潜在风险相互交织,并折射出全球经济的四大显著特点:首先,全球经济仍难以摆脱深度调整压力,全球已由国际金融危机前的快速发展期进入深度结构调整期。再次…..”他有岛扛。

  瑾棉越说,宋麒麟越满意,有些自己的小见解让人眼前一亮,米思城一直注意着瑾棉,听了瑾棉的话,陷入了沉思,随后越来越光亮,就连周岳恒一直以为瑾棉是来镀金的也改观了看法。

  “好,不错。”宋麒麟听到最后满意了。

  瑾棉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由轻视到赞同,呼出一口气,老实的坐好了。

  g市医院

  沈鸿煊在主治医师办公室中,听着主治医师的话,“沈先生,你别抱希望,老人家昏迷这么多年,精神已经萎缩,昨天突然恶化,已经挺不了多长时间了,您还是做好心里准备。”

  “没有醒过来的可能?昨晚也没有任何迹象吗?”沈鸿煊幽暗的目光闪过冷意。

  “昨晚是恶化,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主治医师对沈鸿煊的话感觉到疑惑。

  “好,我知道了,谢谢您,以后还需要麻烦您。”沈鸿煊开口道:

  “您客气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有的植物人,会在临死前醒过来,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主治医师开口道:

  “恩,我知道了,谢谢。”沈鸿煊站起身,走了出去。

  “头,我们现在回去吗?”方硕开口询问。

  “恩,你订下午的机票。”沈鸿煊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满心激动的来,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方硕看到走廊走过来的人,转身先走了。

  海青青打远就看到沈鸿煊的身影,脸色的红晕就没下去过,心里蹦蹦的直跳,他在一个月前第一次见到沈鸿煊后,每日脑海里都是沈鸿煊的影子。

  在想到沈鸿煊身上的气度,还有后来查到的消息,海青青做了所有女人都会做的梦,她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爷爷竟然是沈家的老管家。

  “沈大哥,医生怎么说?”海青青走上前一步,调整好角度,从这个角度沈鸿煊不仅能够看到海青青的事业线,还能显得海青青更加的清纯。

  沈鸿煊闻到刺鼻的香水味,退后一步,幽暗的眼神不明,却快速的闪过嘲讽,海青青还在娇羞呢,沈鸿煊已经抬步离开。

  听到脚步声,海青青才抬起头,哪里还有人,看着沈鸿煊的背影,攥紧了拳头,一直认为自己是天骄之女的她,怎么会放弃,她要成为人上人。

  沈鸿煊回到病房门口,拿出,一看时间竟然快中午了?屏幕上一个未接来电和未接短信都没有,他昨晚走的多急,沈太太竟然不关心他,早上没打电话就打算了,现在都没关心他。

  听到脚步声,沈鸿煊将拿好,推门进了病房。

  病房内,在沈鸿煊印象中,魁梧的老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海管家离开就意外出车祸,沈鸿煊知道都不简单,而且他也查到,海管家一定知道些事情,是他找到的太晚了,如果早一些,说不定真的有醒来的可能。

  “沈大哥,你别难过,爷爷知道您能来,就很高兴了。”海青青见沈鸿煊坐在病床前沉思,自作聪明走进来安慰道:

  沈鸿煊最讨厌的就是作作,自作聪明的女人,如果沈鸿煊真容易被欺骗,也就不是沈鸿煊,面无表情的抬头,犀利的目光落在海青青的身上,“昨天晚上,你打电话说,海伯伯醒了是吗?”

  海青青昨天打了第一个电话,正是她守夜的时候,爷爷突然抽搐,大半夜的吓到了,才打了第一个电话,她记得,沈鸿煊上次走的时候说过,有任何情况通知他,不知道为什么沈鸿煊挂了,她以为没戏的时候,又打了回来,爷爷已经平静了,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爷爷好像要醒了。

  现在面对沈鸿煊的问题,海青青眼里有些心虚,却嘴硬的道:“是啊,当时爷爷的确是有醒了的迹象。”

  沈鸿煊不再说话了,方硕推门走了进来,“沈总,机票订好了,现在要赶去机场。”

  海青青见沈鸿煊站起身,急了,“沈大哥你要走吗?”

  方硕站在沈鸿煊身后,他见多了这样的女人,讽刺的盯着急迫的海青青。

  “恩,海伯伯有什么时候,以后打方硕的电话,方硕把电话留下。”沈鸿煊连头都没回,留下一句话走了。

  方硕哭了,为什么留他的电话,还是快速的留下电话跟了出去。

  直到人都走没影了,海青青才收回目光。

  去机场的路上,沈鸿煊再次拿出,依旧一个电话都没有,最后手指快过大脑,拨了出去,沈鸿煊愣了,随后宠溺的勾着笑容。

  本以为几声后会有人接听,沈先生还等着听到自己太太的声音,可惜电话最后成了忙音,沈先生的笑脸没了。

  从来不主动打电话的沈先生,今天不仅打了,还破例打了第二遍,依旧是无人接听,沈先生的脸色不好,暗骂小没良心。

  方硕坐在前面,头的动作没有错过,为什么他心里蛮爽的呢!可惜不敢拍照,留下纪念该多好。

  生气归生气,沈先生又开始担心了,不接电话是不是出事了,急了,“什么时候到机场?”

  恋爱的男人,脸色真如六月的天,说变就变的,“还有半个小时。”

  而另一头家中,瑾棉的电话一直在响着,可惜主人不在。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宋麒麟很忙,能站在这里讲课的时间很少,大家都认真的听着,宋麒麟一看时间吃饭点到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下次上课我会通知,下午我不在,有什么问题等我回来再说。”

  宋麒麟赶时间,交代了几句就走了,一直像软过动物一样的思思终于活过来了,“啊,下课了。”

  瑾棉翻着白眼,看着思思冲了出去,也不害臊的直接搂住周岳恒,“累不累,岳恒我竟然陪你上课了哎!”

  周岳恒嘴角上扬,任由思思拉着他,“中午想吃什么?”

  自从思思被关后,周岳恒看透了自己的心,再也不是思思主动,思思嘴角挂着甜甜的笑,“你说吃什么都行。”

  “咳咳。”瑾棉连续咳嗽两声,刷着自己的存在感,她真怕这丫头,忘了她这个电灯泡,不过今天她也当定电灯泡了,想到自己的钱包和,还害得自己无家可归,瑾棉就恨恨的。

  思思才发现瑾棉阴着脸盯着自己,尴尬的笑了,“对,对,还有棉棉,你想吃什么?”

  “我说吃什么就是什么?”瑾棉不打算放过思思道:

  周岳恒看着思思纠结的小脸,再看一直拉着脸的瑾棉,也知道自己女朋友估计惹祸了,替思思说话道:“今天中午我做东,谢谢你的帮助。”

  瑾棉不客气道:“好啊!”

  米思城这个时候蹭到瑾棉身边,“师妹。”

  “米师哥。”瑾棉笑着回米思城的话:

  思思的眼睛落在米思城身上,眼睛亮了,阳光帅哥哎!有暖男的潜质,再看对瑾棉的态度,眼里满是八卦。

  周岳恒无奈的看着思思。

  米思城看着周岳恒道:“周师哥,不知道能不能带上我这个蹭饭的呢?”

  “好啊,好啊!”思思替周岳恒同意了。

  周岳恒明显感觉米思城的心思在瑾棉身上,想到瑾棉已经结婚,可是思思答应了,他有不好说别的,笑着点头道:“欢迎。”

  瑾棉才是个蹭饭的,浑身一分钱都没有,光棍的很。

  坐着思思的车,几个人挑了个不错的饭店。

  瑾棉坐下死死的拉住要和周岳恒坐的思思,低声威胁道:“你要是敢再动,信不信你再被禁足?”

  思思本来八卦的心,老实了,瑾棉现在是她哥面前的红人,她可不想在被关,狗腿子的将餐单递给瑾棉,“棉棉最好了,你看你喜欢吃什么?”

  “哼,才知道,糖衣炮弹免了。”虽然这么说,手也蛮快的点了几样自己喜欢的,又把餐单递了出去,“你们看看喜欢吃什么?”

  周岳恒点了几样思思爱吃的,递给了米思城,米思城笑着道:“师妹已经把我喜欢的点了,我就不用了。”

  周岳恒的手顿了一下,瑾棉倒是没在意,上次吃饭瑾棉就发现,米思城和她的喜欢有些像。

  几个人的年纪都不是很大,聊的很开心,瑾棉大部分就是吃,早上她没有吃饭,最饿得就是她。

  周岳恒发现了,米思城一直在捕捉痕迹的问着瑾棉事情,而且瑾棉对米思城很有好感,眉头紧皱。

  一顿饭吃完,思思想和周岳恒二人世界,可是面对瑾棉的眼神,怂了,提议道:“我们去看电影啊!”

  瑾棉嘴角抽搐,可是她也没地方去,只能跟着,本以为会离开的米思城竟然也同意了。

  周岳恒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女人,故意拉着米思城慢放了步伐,对着米思城道:“瑾棉已经结婚了。”

  意思多明显,你就别惦记了,米思城笑着道:“师哥想多了,我就感觉好像和师妹认识一样,像是妹妹。”

  米思城的目光太真诚,周岳恒松了也口气,信了!

  几个人进了电影院,看着最新的大片,瑾棉感觉都有些脱节了,和思思等着周岳恒买票,米思城买了零食,几个人进去了。

  两个多小时的大片,几个人看的还是津津有味的,思思是被关的,瑾棉是好久不看了,周岳恒是学习狂更不会来,像是米思城这样的贵公子也不会,这么一看还蛮有新鲜感的。

  出来的时候思思还意犹未尽的,拉着周岳恒的手,撒娇道:“以后,我们常来看。”

  “好,听你的。”周岳恒忍不住动手摸着瑾棉的脸颊。

  这么一看,瑾棉不好意思,步伐慢了下来,她的灯泡当了太亮了,米思城眼里闪过笑意,走在后面,忍不住询问,“思思,怎么得罪你了。”

  一提这个就来气,瑾棉恶狠狠的道:“她拉着我出来,把我的包和钥匙都锁在了家里。”

  “噗。”没忍住米思城笑了,瑾棉耸耸肩膀,“笑吧,我自己都想笑。”

  “你老公应该有钥匙吧!没事,我借你打电话打过去。”米思城开口道:

  瑾棉抿着嘴没接,“他出差了,不在家。”

  米思城眼里闪烁了下,瑾棉明显不想提自己老公,转移了话题,“你以后想干什么?继续考博士?”

  提到这个瑾棉眼睛亮了,“我想自己开公司,这个是我的梦想。”

  思思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住了,摸着瑾棉的额头,“你好好的沈太太不当,开公司,完全可以进沈氏啊!”

  瑾棉打开思思的手,“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以前瑾棉的确是不敢想,没有启动资金,可是现在不同了,叶志远的钱没有收回去,不花白不花,舅舅还给了一百万,她还有一套房子,折现也是一笔钱呢,有资金了为什么不行。

  思思瞪了一眼,她知道瑾棉很厉害,这么一想开公司也的确听她提过,瑾棉甩了一句文言文,思思翻白眼了,她的确没那么大的远大梦想,就是想吃吃喝喝一辈子。

  周岳恒眼睛亮了,以前如果瑾棉说,他会以为有钱胡闹,可是今天瑾棉的表现,另眼相看了,米思城都没想打瑾棉还有这么大的梦想。

  接着话题围绕着这个进行,时间过的很快,阳阳要放学了。

  思思临时有事情,开口道:“我把车给你,然后接了阳阳来我家?”

  瑾棉就知道会这样,“给我拿钱,我回家开锁。”

  米思城阻拦了思思的手,开口道:“正好我有车,我送师妹回去。”

  “那好,谢谢了。”思思眼睛一亮道:

  周岳恒还要开口,被拉走了,瑾棉瞪着眼睛,看着思思远去的背影,恨的直咬牙。

  “咱们走吧,我的车在前面。”米思城开口道:

  瑾棉脸微红,“那麻烦你了。”

  来到停车场,果然如瑾棉所猜,这个师哥是个有钱的主。

  已经到了放学时间,瑾棉去了幼儿园,没有发现阳阳,慌了,“李老师,阳阳呢?”

  “沈太太,阳阳被他爸爸接走了。”李老师解释道:

  瑾棉呆了,沈先生回来了?心里有些别扭。

  米思城下车见瑾棉发呆,“怎么了?”

  “没事,阳阳早被沈先生接走了。”瑾棉解释道:

  “看来不用开锁了,你老公应该已经在家了。”

  “应该是吧!”瑾棉有些无精打采的。

  上了米思城的车,车子进来锦绣园,瑾棉刚下车,“滴滴”的鸣笛声,吓了瑾棉一跳,差点摔倒,米思城眼睛快的拉了起来。

  瑾棉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黑脸的沈先生下了车,幽暗的睦子正盯着她,瑾棉没由来的心虚,随后一想不对啊,明明是沈先生有问题,抬起头,清冷的眼神看了过去。

  沈鸿煊心里怒火中烧的,这个气。

  他火急火燎的回来,电话就没停过,下了飞机一直盯着,可惜一个回电都没有不说,在打依然无人接听,淡定的沈先生慌了。

  第一时间赶回家,一看,在沙发上,包也在家,就是不见他老婆的身影,得,又去了公司,也没有人。

  到学校转了一圈依旧没找到,宋麒麟也不再,人哪里去了?最后去接了儿子,以为能见到叶,没有,头一次他这么慌乱,失去了理智,最后才想起来瑾棉的朋友,一打电话可好,斐思思阴阳怪气的,“你还知道棉棉啊!真是不容易。”说着就挂了电话,好像他有病毒一样。

  思来想去,沈先生冷静了,听斐思思的意思,瑾棉没事,那就回家等着好了,没想到车子刚进来,就见瑾棉差点摔倒,现在在男人怀里,还一点做错的自觉都没有,越想脸越黑。

  阳阳见爸爸半天没抱他,小胳膊小腿自己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了瑾棉,“妈妈,妈妈。”

  米思城松开了瑾棉,视线落在阳阳的脸上,又是一惊,否定的想法,再次被提了起来。

  瑾棉抱起阳阳,故意不看沈鸿煊,对着米思城道:“这是我儿子,阳阳,阳阳叫叔叔。”

  “叔叔好。”阳阳搂着瑾棉的脖子叫着!

  “阳阳好。”米思城一眼就喜欢上了阳阳。

  得,沈先生彻底被无视了,冷气不要钱的放,米思城心里暗笑,最后道:“师妹我先回去了。”

  “恩,好,今天谢谢。”

  “客气什么,师哥照顾师妹是正常的。”米思城看了一眼沈鸿煊开车走了。

  瑾棉见人走了,抱着阳阳上楼,阳阳回头看了一眼沈鸿煊,“爸爸,快点。”

  瑾棉站在门口抱着阳阳,等着沈鸿煊开门,开了门,瑾棉换好鞋子,“阳阳上楼去换衣服,妈妈一会带你出去吃饭。”

  沈先生一听,这是要不开火的意思,还不带他?

  阳阳回头看了一眼妈妈,和黑脸的爸爸,站着没动。

  “阳阳先去自己的房间写作业,爸爸和妈妈谈点事情。”沈鸿煊挂好衣服,严肃的开口。

  阳阳果断的听了沈鸿煊的话,“好的,爸爸!”他今天也感觉妈妈有些不对劲,小大人似的叹气,大人真麻烦。

  瑾棉坐在沙发上,她也想谈,可是真的面对又恐惧了,万一沈先生承认了,她是不是要带阳阳走?

  “今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带。”沈先生忍到极限了,率先发了难。

  瑾棉一听火气上来了,她去哪里了,沈先生就管,口气冲的道:“我管你去哪里了吗?你凭什么管我。”

  静,瑾棉也不怕了,大眼睛盯着沈鸿煊,见沈鸿煊沉默,瑾棉火气越来越旺,口气也冲,“怎么沈先生不敢说?”

  沈鸿煊愣了,在他的印象里,瑾棉一直都是温和的,从来没发过火,瑾棉火气怎么这么旺。

  “我有什么不敢说?”沈先生的气势收了一些,对瑾棉发火很感兴趣。

  “哦,让我闻闻身上是不是有女人味。”瑾棉讽刺的道:

  沈鸿煊眯着眼睛,“你在说什么?”

  瑾棉怒了,她明知道自己现在有些往泼妇方面发展也不管了,站起身直视沈先生,小脸气的涨红,“我说什么?昨天晚上一个女人电话,你不就走了?怎么是以前的女朋友,还是什么,咱们今天说明白,我叶瑾棉又不是非你不可,你不要有人要呢,现在说明白,我立马带着儿子滚。”

  沈鸿煊脸铁青,“谁要你?心里还有谁?”

  瑾棉呆了,沈鸿煊的重点是不是放错了,怎么像看了一条博文,男女朋友吵架,男人说,“我想先静静。”

  女人,“静静是谁?”

  瑾棉的沉默,沈鸿煊想到了刚才的米思城,恼了,他才走一天,就有人挖墙脚了,搂过瑾棉大嘴就啃了上去。

  “啊,你这个混蛋,别碰我。”瑾棉挣扎着。

  最后被沈鸿煊死死的压在沙发上,瑾棉越想越委屈,她是有尊严的,昨天晚上没哭,现在眼泪像是开了闸,刷刷的掉。

  沈鸿煊慌了,拉起瑾棉,“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瑾棉越哭越凶,“用你管,你去照顾你的情人去,我要给你离婚。”

  这回沈先生终于听到了重点,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里劈里啪啦掉的瑾棉,刚才还怒火冲天的沈先生,现在美滋滋的。

  “吃醋了?”

  瑾棉,“……”

  “别吃醋了,不是你想的。”沈鸿煊继续解释。

  瑾棉背过身子,耳朵却动了动,沈鸿煊看在眼里,嘴角忍不住上扬。

  “是海管家的孙女,上次回去不是没见到海管家,我就找人查了,没想到海管家植物人了,然后就留了电话给他孙女有动静告诉我。”接着沈鸿煊讲了昨晚的事情。

  瑾棉信了,昨天那个女人的确好像吓到了挺急,又不服气了,“她叫你鸿煊。”

  沈鸿煊眼里闪过冷意,搂着瑾棉,“一个不相干的人。”

  瑾棉气顺了,沈先生没出轨,又不好意的擦着眼泪。

  沈鸿煊戏谑的盯着瑾棉,“沈太太,现在咱们该算算帐了。”

  一股不好的预感,瑾棉紧张的道:“什么,账?”

  “不接我电话,你看看上有多少个未接来电,还有刚才楼下的野男人解释一下。”沈鸿煊解着衬衫的扣子道:

  瑾棉干巴巴的咽了咽口水,一看二十几个未接来电,沈先生这么紧张自己,瑾棉美了,可是沈先生解衣服扣子干什么?

  “我还有点事情,先上楼了。”瑾棉连忙站起身。

  “正巧我也有事情。”一把打横抱起了瑾棉,他现在一肚子火,也要发泄不是。

  “啊,你放我下来。”瑾棉红着脸喊道:

  “真的要在这里?我不介意。”沈鸿煊低头看向瑾棉。

  瑾棉,“……”

  沈先生怎么又在耍流氓。

  说话间上了楼,阳阳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着被抱着的瑾棉,“妈妈,你怎么了?”

  瑾棉头埋在沈鸿煊的怀里,浑身都在冒热气。

  “妈妈有点舒服,要趟一会,阳阳去写作业自己玩一会。”沈鸿煊一本正经的回着:

  阳阳还真信了,“妈妈,好好休息。”

  瑾棉狠狠拧了一把沈鸿煊,她现在开口说没事行吗?到底脸皮薄,没好意思张开口。

  阳阳回房间了,沈鸿煊抱着瑾棉回了卧室,瑾棉缩在床上,沈鸿煊脱了衬衫,“沈太太,你还没回答我,刚才野男人是怎么回事。”

  瑾棉,“……”

  好好的师哥,怎么成了野男人?沈先生已经脱了衬衫上了了床,瑾棉大脑当机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十五章 沈先生,半夜被女人叫走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