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四十八章 沈先生,投标书丢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九章 沈先生,狠狠的回击-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h市机场

  瑾棉带着太阳镜,遮住了大半的脸,抬头看着天空中高高挂起的太阳,秀眉缩紧,h市这几天的温度都在40度!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站在阴凉的地方,才好受了几分。

  米思城站在瑾棉身边,“到h市了,邀请你去我家如何?”

  “就我自己?”瑾棉疑惑的开口,她和米思城是不错,可也不到只邀请自己的地步。

  米思城这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笑着道:“不是,一起。”

  “恩,你和宋导师说个时间,他要是去我就去。”瑾棉擦着汗,回复着。

  车子终于来了。

  下车的负责人见到宋麒麟,连忙歉意的道:“宋先生很抱歉来晚了,有些堵车。”

  “理解,我们也是刚到。”宋麒麟不在意的道:

  负责人捕捉痕迹的打量了瑾棉一行人。收了视线,笑着道:“请上车,酒店已经安排好了。”

  瑾棉和宋麒麟一辆车,上了车瑾棉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宋麒麟自从上车后,就没在说话,瑾棉也打住了交谈的意思。

  车子到了酒店,华宇分公司负责人安排的是总统套房,因为米思城回家,周岳恒和宋麒麟一间。瑾棉自己住一间。

  负责人见几人满意,才开口道:“宋先生您先休息,晚上我在来接你们,给您接风,明天洽谈才开始。”

  宋麒麟人老了,h市气温还高,摇摇头道:“算了,晚上我们就在酒店吃了,不用特意来接,折腾一天,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一场仗要打。”

  负责人见宋麒麟是认真的,“好,那听您的,明天早上我来接您。”

  “恩,今天也辛苦你了。”宋麒麟道:

  “应该的。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负责人走了,宋麒麟坐在沙发上,交代着,“今天都去休息吧,思城,明天记得早点来,好了散了吧!”

  米思城和周岳恒走了,瑾棉留下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宋麒麟,“舅舅,您没事吧!”

  “没事,气温太高,不服老不行了,我休息休息就好了,这次机会难得,你好好学学。”

  “好的,舅舅,那你先休息,晚上的时候我来叫你吃饭。”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宋麒麟摆手。

  又和舅舅说了几句话,瑾棉才回到自己房间。

  华宇还真是有钱,订的是h市有名的绿林酒店。站在落地窗前,能将h市的美景尽收眼底。

  瑾棉摸出,熟练的拨通了沈先生的号码。

  “喂,沈总不在。”海青青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

  瑾棉楞了,沈先生上有她的备注,沈太太,她知道海青青是故意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更多的是愤怒,海青青竟然接沈鸿煊的电话,压下愤怒,冷冷的道:“谁让你接的电话?”

  海青青瞄着办公室的门口,见没有人,嚣张了,娇笑道:“当然是沈总给我的权利,叶小姐,那有男人不偷腥。”

  瑾棉眉头轻挑,异常的冷静,沈鸿煊是什么为人,她知道,就算是看上别人,也不会是无脑子的海青青,“啪”的挂了电话,她不想听海青青的挑拨,人是感性动物,第一次你不在意,第二次后就会信了。

  海青青洋洋得意的看着黑屏的,跟她斗还是太嫩了,这种傻白甜的大小姐,怎么能够玩的过她,好像能够看到自己成为沈太太的时候,自我感觉相当的良好。

  “谁让你进来的。”沈鸿煊冷冽的目光凝视着海青青。

  沈鸿煊突然回来,吓了海青青一跳,慌乱中沈鸿煊的掉在了办公桌上,海青青看着气场全开的沈鸿煊,终于害怕了,“我,我”

  我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全。

  沈鸿煊目光落在自己上,眼神异常的冰冷。

  海青青压下心里的恐惧,咬着嘴唇,有些委屈,“沈总,我是来送文件的,我不是有意碰你的电话的。”

  沈鸿煊绕开海青青坐在椅子上,对着方硕身后的方硕道:“买个新回来,把卡卸下来。”

  海青青脸一变,沈鸿煊嫌弃她,她的目光落到上,沈鸿煊再也没有碰过,眼里闪过不甘心。

  海青青眼里满是委屈的泪水,脆弱的好像随时都能够掉下来,看准了时机,向着沈鸿煊扑了过去,沈鸿煊一个转身,“碰”海青青直接趴在了地上。

  方硕整个人都傻眼了,目光落到海青青胸口,这姑娘也是有多疼!

  这回海青青是真的哭了,胸口疼,眼泪刷刷的掉,假的眼睫毛不幸掉了,方硕嘴角抽搐。

  海青青可怜兮兮的看向沈鸿煊,却对上了沈鸿煊慑人的目光,恐惧了,沈鸿煊的忍耐没了,“滚。”

  海青青突然意识到,如果不是自己手里攒着谎言,沈鸿煊一定会撕碎了她,连忙爬起来,逃似的跑了。

  沈鸿煊坐在椅子上,冷冰冰的对方硕道:“看着她,再去g市查查,一个星期,我不想再看这个女人。”

  方硕抖了,知道头是真的怒了,也就海青青自认为有海管家的一份情,又见过海管家清醒,就以为拿捏住了头,可是她不知道,海管家的情义对头是微不足道的,而她说知道的事情,头一直都没信过,只是迷惑敌人的手段而已。

  海青青在卫生间内,整理好衣服,只听门外有女人的声音。

  “真不要脸,以为自己是谁,还进沈总的办公室,除了沈太太,谁进去过,你们看到她哭着出来没,真是解气。”一个早就看不惯海青青的职员毫不客气的道:

  另一个女职员,嘴角带着笑,几个人目光落在关闭的门内,互看了一眼。

  “可不是,想爬床,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三个女人就是一台戏,沈太太她们领教过,收了对沈总的心思,可是一个比她们还不如的女人凭什么,出口字字揭破红心。

  等女人走了,海青青阴着脸走出来,越说反而不甘心,她要成为沈太太。

  瑾棉是被电话叫醒的,拿起来一看,“思城,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尽地主之谊的,找你和岳恒吃饭。”米思城已经到了酒店,打着电话开口道:

  “已经这么晚了?”瑾棉一看时间六点了。

  “我在留下等你们,先挂了。”米思城说完就挂了电话。

  瑾棉看着黑屏的,她不记得自己说过要去啊!躺在床上翻动着,没有沈先生的电话和信息,心里不是滋味了,又安慰自己海青青一定没有告诉沈鸿煊接到自己电话,心里也有气,沈先生万年狐狸白当了,丢开,拖着身子起床。

  熟不知,沈先生换了新,海青青又删了来电,当然不知道,这时沈鸿煊也看着,恼了,小没良心还不给他打电话,想拨过去,又怕在休息,纠结了。

  瑾棉换了身衣服,拎着包下楼了,米思城和周岳恒已经在等她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瑾棉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你算是快的。”两个人神同步的回复。

  瑾棉视线落在二人身上,秒懂了笑道:

  米思城尴尬的道:“走吧,我带你们去有名的一条街,那里的吃的都很不错。”

  “不是简单吃些吗?明天还要早起。”瑾棉问着。

  “没事,用不了多久,走吧!”米思城站起身道:

  夜晚的h市凉快了许多,阵阵凉风,吹走了酷暑,坐着米思城的车,来到一条街,人还真多,瑾棉视线落在吃的地方,肚子饿了。

  “怎么样不错吧!”米思城停好车道:

  “是不错,一看你就长带着女朋友来。”瑾棉的打趣道:

  米思城笑着不说话,三人挑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饭店,走了进去。

  等吃过晚饭,回到酒店,已经晚上九点了。

  瑾棉躺在床上,拨通了阳阳的号。

  s市

  阳阳一听声音,连忙拿起来,“妈妈,你怎么才打电话来,在不打过来我都要睡着了。”

  瑾棉听着阳阳奶声奶气的声音,嘴角上扬,“妈妈这不是掐着点打来了,今天在幼儿园乖不乖,晚上吃饭了没。”

  阳阳警惕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沈鸿煊,中有种电话要被抢的感觉,两个小胖手攥着,“我很乖,吃饭了,方叔叔带我去的。”

  沈鸿煊挑眉,他也去了,这孩子怎么就提方硕。

  瑾棉抿着嘴,说好答应她陪阳阳吃饭的呢?更不待见沈先生了,“阳阳真乖,妈妈很快就会回去了,阳阳想要什么礼物告诉妈妈?”

  “我要小汽车。”阳阳开心了。

  母子两个人巴拉巴拉的说了几句,最后阳阳道:“妈妈晚安。”

  沈先生终于坐不住了,拿过阳阳的电话,黑屏了,抿着嘴看着阳阳。

  阳阳扭动着小胖身子,站起身,想要逃回房间,“爸爸,晚安。”

  “站住,你妈妈没提过我?”沈鸿煊抿着嘴。

  “没有。”阳阳老实的摇头。

  沈鸿煊楞了,皱着眉头,阳阳很早慧,他不信这小子看不出他想要电话,就是不给他,收了阳阳,“小孩子拿不好,这几天有我保管。”

  阳阳,“……”

  其实爸爸是想接妈妈的电话吧!看着爸爸的眼睛,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戏了,摇着头,“大人真麻烦。”

  沈鸿煊,“……”

  等阳阳上楼了,沈鸿煊看着,抿着嘴,竟然真的没给他打电话。

  第二日的谈判很顺利,基本的事情已经谈妥,准备第二日继续谈。

  瑾棉回到酒店,摆弄着,抿着嘴,沈先生没有给她打电话,掘脾气也上来了,看时间还早和宋麒麟吃了晚饭,拨通了阳阳的号。

  阳阳和沈鸿煊坐着吃饭,听到自己电话声,眼睛亮晶晶的,可惜沈鸿煊已经拿着电话走了,阳阳掘着嘴,“明明是我的电话啊!”

  “阳阳,吃饭了没?这几天看到爸爸没?估计没有,每天都是方硕带你吃饭,今天估计也是了,你说咱娘俩这个命苦,沈先生也真是的。”电话一通,瑾棉嘴就没停,巴拉巴拉直接在说着沈先生的恶行。

  电话对面一直没有声音,瑾棉才反应过来,试探着叫了一句,“阳阳?”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可恶?”沈鸿煊凉凉的声音穿透了瑾棉的耳膜。

  瑾棉吓了一下,差点丢了,“阳阳呢?”

  “沈太太,是心虚了?”沈鸿煊低笑了一声。

  瑾棉闭着嘴巴,沈鸿煊再次开口,“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一说瑾棉火了,“沈先生有美人陪伴,我就不去打扰了。”

  浓浓的醋味,沈鸿煊挑眉,“没有美女,不要为不给我电话找理由,沈太太。”

  沈先生,不要脸。

  瑾棉靠着床边,秀眉一挑,“谁说我没给你打电话,来第一天我就打了,可惜不是沈先生接的,有证据,有记录。”明知道海青青是有意的,瑾棉还是控制不住心里冒酸水。

  沈鸿煊睦子闪动,“当时没在。”

  瑾棉抓到话语了,“意思没在她就可以接?”

  “沈太太,无力取闹的样子,我很喜欢。”沈鸿煊低沉的笑出声。

  瑾棉,“……”

  她怎么成无理取闹了?闭上嘴一个字都不说了。

  沈鸿煊一听半天没动静,“我的只能你接。”

  瑾棉耳根子红了,心里满意了,傲娇的回着,“知道就好。”

  沈鸿煊的脸柔和了,询问着,“这几天在h市习惯吗?”

  “别提了,h市能热死人,40度啊,都不敢出去。”瑾棉哀嚎了。

  “恩,那就不出去,在酒店待着。”沈鸿煊别有目的的开口。

  瑾棉翻着白眼,这是怕有人约她吧,要不要告诉沈先生昨天他们晚上去吃饭了呢?还是算了。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瑾棉累了,心情好的挂了电话。

  沈鸿煊下楼的时候,将阳阳的递给他,“拿好。”

  阳阳,“……”

  爸爸嫌弃没有价值了吧!小胖手攥着,他还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

  在h市的洽谈很成功,三天就拿了下来,第四天,是h市政府办的酒会,h市开放用地的投标结束宴会,华宇虽然不参加,却有着邀请函,知道宋麒麟在,还特意又送来了几份。

  晚上瑾棉换上了裙子充当了舅舅的女伴,跟着宋麒麟去了长长见识。

  会场已经到了很多的人,拿出请柬,瑾棉跟着宋麒麟走了进去,瑾棉环视了一圈,好多的人。

  瑾棉二人刚走进来,米思城就注意到了,“爸,宋导师到了。”

  米爸爸顺着目光看过去,见到宋麒麟身边的瑾棉,惊讶的挑眉,米思城开口道:“爸,是不是很像。”

  “恩,的确是。”米爸爸点头。

  说话间,米思城已经带着米爸爸走了过来,“导师,这是我父亲。”

  宋麒麟注视到米爸爸,惊讶了,“米市长。”

  “您好,宋博士。”米东升笑着道:

  宋麒麟收回了惊讶,笑着打招呼,“您好,能见到您很高兴。”

  米东升视线落在瑾棉身上,“这位是?”

  “我外甥女,叶瑾棉。”宋麒麟介绍道:

  介绍自己外甥女的时候,宋麒麟很骄傲,米东升睦子闪动了一下,“能让宋博士看重,想来也是个人才。”

  “你客气了。”虽然谦虚,宋麒麟嘴角却不受控制的上扬。

  米东升打量着瑾棉,沉稳,一点都不做作,落落大方,嘴角一直带着笑,越看越有妹妹的影子,对瑾棉的喜爱多了几分。

  瑾棉知道米东升在打量她,她对米东升笑了笑,快速的看了一眼米东升,心里有些熟悉的感觉,压下心里的怪异,老实的站在宋麒麟的身边。

  米爸爸很忙,交谈了几句很快就离开了,留下米思城带着宋麒麟,坐到了位置上。

  瑾棉怪异的打量米思城,没想到,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还是个二代。

  “你怎么想到学商的?”瑾棉好奇的问。

  “噗,你不认为有个当官的父亲就要继承吧!我和你说,我们米家是从商的,只是出了我爸一个另类,我哥哥现在在打理着家族企业,要不我哪里拿得出四百万。”米思城解释懂道:

  瑾棉想了想,好像的确是。

  演讲开始了,大厅也安静了下来,这是正规的宴会,成功的企业家上去演讲,接着又讨论了h市的经济,这次的宴会就基本进入尾声了。

  宋麒麟就是来看看,还没结束就带着瑾棉走了。

  等米东升终于倒出时间过来时,“人呢?”

  “导师累了,就先回去了。”米思城解释道:

  “那个女孩是姓叶?”米东升问道:

  “恩,我查了,可是叶瑾棉的母亲并不是姑姑,瑾棉又长的很像,一直解释不通。”米思城皱着眉头道:

  “有时资料不一定是准的,在查查吧。”米东升叹气道:

  米思城见父亲颓废,宽慰着,“爸,你别想了。”

  米东升摆摆手,坐车走了。

  米思城叹气,他也知道爷爷撑不了几天了,一直耗着就是在等能不能找到姑姑,当年老爷子后悔了。

  还有三天就能回家,瑾棉有些归心似箭了,离开了才知道,脑海里老是在想沈先生。

  拨通了电话无人接听,瑾棉皱着眉头,放下,沈先生一定在加班。

  果然晚上的时候,沈鸿煊的电话打了过来,“老婆。”

  一句老婆叫愣了瑾棉,沈先生很少这么深情叫她,看了下时间已经半夜,听着沈鸿煊有些透着疲惫的声音,心也软了,“又加班了,这么不爱惜身体。”

  黑暗的办公室中,唯一亮着的是沈鸿煊的电脑,在电脑上正赶着投标书,听到瑾棉关心的话,心里的孤寂少了一些,“一会就睡了,你那边顺利吗?”

  今天的沈先生语气怪怪的,瑾棉忍住疑问,“挺顺利的,过几天我就回去了。”

  “恩,你注意身体。”

  “恩,你也是。”

  “你早点睡,我先处理完手上的事情。”短暂沉默后,沈鸿煊才开口。

  “好,沈先生注意休息。”瑾棉最后叮嘱一遍。

  挂了电话,瑾棉有些出神,她感觉到了沈先生好像有些不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日一早,瑾棉是被急促的电话声叫醒的。

  “喂。”

  “出大事了,棉棉。”思思语气很急。

  瑾棉的瞌睡也没了,心里蹦蹦直跳,直觉是沈先生,有些紧张的问,“出什么事了?”

  “我早上听我哥说的,沈氏不是要投标h市吗?昨天是最后一天,可是投标书丢了。”思思挑着重点来说。

  瑾棉的脑袋炸开了,才反应过来昨天沈先生为什么异常,咬着嘴唇,“你哥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是谁透露出去的,反正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还有人在传,其实沈鸿煊故意弄丢了,不想中标,现在各种猜测都有。”

  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沈先生会丢东西?一定是被设计了,谁干的?

  “我知道了,我先给沈鸿煊打电话,先不说了。”

  “恩,好,我先挂了。”思思挂了电话。

  沈氏

  董事长办公室

  沈杰明眉眼中都带着笑,沈鸿煊竟然丢了策划,真是老天都在帮他。

  孙淼开口道:“是不是沈鸿煊估计放的迷雾?”

  “不可能,这次投标成功,他的威望更高,怎么会扯自己的后腿。”沈杰明否定道:

  “那是谁干的?”孙淼也疑惑了。

  “不知道,不过,沈鸿煊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不是?正好你让手里人在h市撤了,已经没有咱们动手的必要了。”沈杰明哈哈大笑着。

  孙淼也笑了,“好,我这就叫人撤回来,现在是不是该叫鸿煊上来安慰下。”

  沈杰明勾着嘴角,“你说的对,在怎么我都说爸,应该安慰自己儿子。”

  很快秘书回复,“董事长,沈总已经去了h市。”

  沈杰明眼里闪过可惜,“恩,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孙淼皱着眉头,“他现在去h市做什么?已经结束了。”

  “不用管他,他已经蹦跶不起来了,你去安排下,这次等他回来,一定要撸下来他。”沈杰明已经忍够了沈鸿煊。

  孙淼睦子闪动了下,“好,我这就去安排。”

  酒店

  瑾棉换好了衣服,没有跟着宋麒麟去最后的签约,坐在沙发上拿着,她打过去,沈先生关机,只能求思思去公司看看,现在在等思思的电话。

  电话刚响瑾棉就接了起来,“在公司吗?”

  思思擦着汗,坐在车上,“不在,说是沈鸿煊和带人去h市了。”

  瑾棉呼出一口气,只要知道人在哪里就好,“好,我知道了谢谢。”

  “客气什么?”思思不愿意了。

  “那好我不和你客气了,帮我照顾下阳阳。”

  “好,我知道了,这就去,有我在你放心好了。”

  “恩,我先挂了。”

  瑾棉很讨厌自己干着急,却什么都帮不上忙的感觉,在客厅里直转圈。

  沈鸿煊下了飞机,全程气压都很低,派过来投标的负责人擦着冷汗,他也想哭啊,走的前一天还看到投标书,谁想到一打开没了呢!

  见沈鸿煊上了车,大气都不敢喘的跟了上去,看沈总的火气,估计这次完了。

  沈鸿煊上车后就闭着眼睛,他昨晚上一夜没睡,到了酒店门口,沈鸿煊才睁开眼睛,进入顶好的房间休息,他要养精蓄锐,准备打晚上的仗,今天是最后的机会,明天过后封了文件,就再也没有机会。

  负责人走了去安排了,方硕也回了房间。

  而瑾棉还不知道沈鸿煊到了,又拨了一遍电话,依旧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沈先生是打不通了,瑾棉皱着眉头,难道还在飞机上?又试探的打给方硕。

  方硕刚洗完澡出来,看到来电,心抖了,他是接还是不接,头一定不希望夫人知道,可是不接,夫人也早晚会知道,纠结了几秒还是接了。

  “夫人。”

  “方助理,鸿煊呢?你们是不是到了h市。”瑾棉一看通了,连忙问道:

  方硕一听,得,这是都知道了,没有隐瞒道:“我们刚到,沈总昨晚上赶了一夜的投标书,现在在睡觉。”

  找到沈鸿煊,瑾棉心终于放下了,又有些磨牙,沈鸿煊什么都不告诉她,“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绿林酒店。”方硕老实的交待。

  瑾棉听她住的酒店,“我也在,几零几?”

  方硕楞了一秒,还真巧,“我住在1608,沈总在1808。”

  和自己一层,“等我去找你,拿副卡。”

  方硕看着挂断的电话,连忙穿上衣服,门铃响了,方硕连忙开门,瑾棉没进去,伸出手,“1808的副房卡。”

  方硕直接递给瑾棉,“这个是。”

  瑾棉拿到房卡就走了,方硕摸了摸头,关上了门,头我没出卖你,随后又笑了,有夫人在,头会开心吧!

  瑾棉站在1808的门口,拿着房卡,回想到第一次捉奸,感觉好像,摇了摇头,快速的划开房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套房的客厅窗帘是拉着的,沙发上有沈先生的衣服,拧开了卧室的房门,只见沈鸿煊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熟睡,眼眶发青,眉头紧锁着。

  瑾棉坐在床边,纤细的手指摸着沈鸿煊的眉头,沈鸿煊的眼睛猛的睁开,吓了瑾棉一跳,沈鸿煊楞了。

  瑾棉坐直了身子,“我是谁?”

  沈鸿煊起身,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的瑾棉,对瑾棉突然这么问,不解的皱了下眉头,“沈太太。”

  “呦,沈先生还知道,我是沈太太,我以为都忘记了呢?”瑾棉眼里闪过怒气瞪着。

  沈鸿煊懂了,瑾棉能找到这里,就一定知道了始末,睦子闪过冷意,他才走,消息就被放出去了。

  搂过瑾棉,“不是我想瞒你,告诉你也解决不了,多一个人知道也是徒增担心罢了。”

  瑾棉火了,她生气就是这里,“你怎么这么大男子主义,我是你妻子,不应该分担吗?什么事情都瞒着我,感觉自己连个外入都不如。”越说瑾棉越伤心。

  沈鸿煊楞了,瑾棉的情绪有些激动,锁着眉头,他做得不对吗?

  瑾棉拉过沈鸿煊的手,“我是你妻子,不是外人,你以前是习惯了自己去承担,可是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啊!夫妻是一体的。”

  瑾棉知道,沈鸿煊养成这种习惯,很像以前的她,什么事情都靠自己,她知道这种习惯是怎么炼成的,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真的为沈先生心疼了。

  沈鸿煊看到瑾棉眼里的心疼,搂过了瑾棉,“好。”

  瑾棉手回抱着沈鸿煊,终于笑了出来,在沈鸿煊怀里找了个位子,“睡觉。”

  “好。”沈鸿煊双手还在瑾棉的腰上,见瑾棉已经闭上眼睛,幽暗的睦子在闪动,一颗心在有力的跳动,只记得一个词,一体的。

  晚上的时候,沈鸿煊和瑾棉才醒过来,瑾棉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个比较正式的衣服,推开沈鸿煊的房门,沈鸿煊已经收拾整?。

  见瑾棉一身正装,知道瑾棉是要跟她去了,还得意的扬了扬头。

  沈鸿煊忍住了摸瑾棉头的冲动,有力的回握了下瑾棉的手,“咱们走。”

  “恩。”

  方硕等在楼下,见到头身边的夫人,笑了,跟在二人身后上了车。

  来到约定的饭店,人已经在等沈鸿煊了,沈鸿煊脸上带着假笑,“吴先生,来晚了不好意思。”

  姓吴的中年男人,笑呵呵道:“我也是刚到,沈总快坐。”

  沈鸿煊坐在吴强的对面,瑾棉挨着沈鸿煊坐着,吴强眼前一亮,视线落在了瑾棉身上,沈鸿煊眼神冷了几分,瑾棉也皱着眉头。

  “是这样,沈氏又准备了一个投标书,想托您帮忙送进去。”沈鸿煊直接开口说出目的。

  他接触了太多这样的人,他没时间扯皮,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说。

  吴强摸着酒杯,半天不说话,沉思了一会,“这个有些难,你也知道,明天下午就要封文档了。”

  瑾棉心里撇撇嘴,她可以肯定,今天一定不止一个人走了后门。

  “所以才请求您帮忙不是?”沈鸿煊继续打着太极。

  吴强的目光落在了瑾棉身上,沈鸿煊眯着眼睛,犀利的视线盯着吴强,吴强打着哈哈哈眼神有些躲闪。

  沈鸿煊对瑾棉道:“你先出去吧!”

  瑾棉看了一眼沈先生,最后站起身,出了包厢。

  吴强一看美人走了,抿着嘴。

  刚走出包厢,瑾棉就被人叫住了,“叶小姐?”

  瑾棉感觉声音有些熟悉,回头一看,竟然是米东升,惊喜了,“米先生,竟然是您。”

  米东升没有错过瑾棉眼里的亮光,上前一步,打量了瑾棉,一身正装,“在谈事情?”

  知道算计米东升不对,可是吴强那个人明显很难缠,瑾棉压下心里的歉意,“是,我和我先生来的。”

  “你先生?”米东升好奇了?对于瑾棉的信息他从来没有要过,相信自己儿子会查明白,他活了多久,瑾棉掩饰的再好,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瑾棉不动声色的看向包房,最后却实在开不了口邀请米东升进去,她无法做到算计一个关心她的长辈。

  到嘴边的话改了口,“恩,在立马谈事情。”

  米东升都准备好回绝的话了,临时瑾棉改口,眼里终于有了笑意,“不邀请我进去?”

  被说中的心思,瑾棉耳根子红了,“我”

  “走吧,我也好奇,进去看看?”米东升打断了瑾棉的话,刚才瑾棉羞愧的样子,太像他妹妹。

  瑾棉惊喜的抬起头,真诚的道:“谢谢!”

  见米东升点头,瑾棉推门走了进去,沈鸿煊和吴强都楞了,两个人还在打着太极,房门突然开了,视线都集中在瑾棉身上,瑾棉带着淡笑对着沈鸿煊道:“刚才出去遇到了一个长辈,说是要来看看我丈夫,我就邀请过来了。”

  沈鸿煊没错过吴强眼中的错愕,额头上已经开始冒着冷汗,视线落在瑾棉身后的米东升身上,也楞了,随后站起身。

  瑾棉连忙介绍,“这是米伯伯,这是我丈夫,沈鸿煊。”

  米东升笑着打招呼,“你好,叫我米伯伯就好。”

  沈鸿煊笑着道:“米伯伯,您好。”

  米东升打量着沈鸿煊,满意的点头,对瑾棉眨了下眼睛,“我就是来看看,看你们在谈事,我先出去了,有时间和瑾棉来家里坐坐。”

  “好,过几天我们再去看您。”沈鸿煊回道:

  “说定了,看你还忙,让瑾棉送我就好。”忙已经帮了,米东升看都没看吴强一眼,转身走了。

  瑾棉对着沈鸿煊眨眨眼睛,跟了出去。

  出了包厢,瑾棉开口道:“米先生,今天谢谢您。”

  “刚才还叫伯伯,现在就先生了?我还是更喜欢听伯伯。”

  “啊!”瑾棉惊讶的看着米东升。

  瑾棉的几个小动作,再次赢得了米东升的好感,“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瑾棉知道瞒不过米东升,把事情的原委说明了,米东升点头了解,没在说话走了。

  等瑾棉回去的时候,包厢内的吴强已经走了。

  “成了吗?”

  “成了,原来还在打太极,你们走后,态度就变了,愿意帮忙拿着投标书走了。”沈鸿煊简单了说了经过。

  瑾棉眼睛弯了弯,“太好了,沈先生真棒。”

  “还多亏了沈太太,你怎么认识米东升的?”投标书解决了,沈鸿煊也松了一口气,询问着瑾棉。

  “他是米思城的爸爸,昨天的时候见过,刚才出去正巧又碰到了。”

  又是米思城?沈鸿煊抿着嘴,认定了是因为米思城的关系,才会帮忙。

  瑾棉看着没有动过的饭菜饿了,动起了筷子,“你明天要回去吗?”

  “不回去,我等两天后的结果出来在回去。”沈鸿煊眼里冰冷的道:

  方硕低头吃饭,暗道,头对中标很有信心,拿到了结果,会让好些人足篮打水一场空。

  瑾棉开心了,“正好我们能一起回去,太好了。”

  斐宅

  思思接了阳阳和斐泞回家,阳阳有些不开心,“思思阿姨,我爸爸呢?”

  “你爸爸出差了,所以这几天阳阳在阿姨家住,好不好?”思思解释道:

  阳阳锁着眉头,“爸爸,是抛下我去找妈妈去了吧,我都知道,阿姨不用解释。”

  思思,“……”他介讽才。

  斐泞拉着阳阳的手,“我们上楼。”

  阳阳精神了,抛下已经凌乱的思思,跟着斐泞上楼了。

  h市

  瑾棉吃饱了,沈鸿煊带着瑾棉回到了酒店,正巧碰到了刚回来的宋麒麟。

  宋麒麟眼睛盯着二人握着的双手,他说瑾棉怎么不去了,原来是沈鸿煊来了,瑾棉有些心虚,今天的理由是不舒服,现在活蹦乱跳的,有些不敢看宋麒麟的眼睛。

  “舅舅。”沈鸿煊开口道:

  宋麒麟挑眉,沈鸿煊一直叫宋导师,今天还头一次叫舅舅,见沈鸿煊挡住瑾棉,“恩。”了一声。

  瑾棉见宋麒麟走了,才从沈鸿煊身后走出来。

  沈鸿煊嘴角上扬,没开口,拉着瑾棉进入电梯,“你的房间。”

  “1812。”

  沈鸿煊点了18层,对着方硕道:“把,我的房间退了。”

  等到回到房间,瑾棉才反应过来,沈先生是要住进她的房间,“你不是有房间?”

  沈鸿煊搂过瑾棉,“你是要和我回房间,把你的退了?”

  瑾棉,“……”

  小别胜新婚,沈鸿煊直接用行动证明,两个人都很投入,“咚咚。”房门被敲响。

  瑾棉慌忙的推开沈鸿煊,整理了衣服,确定没问题,连忙去开了房门,只见宋麒麟站在门外,大步走了进来,看着沈鸿煊黑了的脸,心里畅快了,对着沈鸿煊道:“我找你有点事情要谈,咱们是出去,还是在这里?”

  沈鸿煊冷着脸,“舅舅,一定要今天?”

  “恩。”宋麒麟回了一个字。

  “出去。”沈鸿煊咬着牙说出了两个字。

  “好,棉棉晚上早点睡,我先带鸿煊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宋麒麟率先站起身走了。

  瑾棉,“……”

  瞧沈先生的气压,舅舅一定是故意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十七章 沈先生,背后阴人狠-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