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四十九章 沈先生,狠狠的回击-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五十章 沈先生,被嫌弃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两日后一早,酒店的房门被敲响,瑾棉动了动耳朵,又缩紧了被子里,沈鸿煊轻轻的抽出胳膊。穿上睡衣,轻脚下了床。

  方硕走进来,见到头的穿着,嘴角微微抽搐,现在是九点多了吧!他勤劳的头呢?这两天头像是放假了一样,每日都是带着叶小姐去游h市不说,还每日不到八点绝不起床。

  反倒是他忙的跟狗一样!!

  “出结果了?”沈鸿煊见方硕发呆,心里一紧。

  方硕这才想起来意,一脸的喜色,“头,出来了,你的投标书中了。”

  方硕眼里满是崇拜,策划部整整忙了半个多月,还不如头一夜的成果。果然头是万能的。

  沈鸿煊额头的青筋微鼓,淡淡的瞟了一眼方硕,“中午回s市。”

  方硕,“……”

  果然是劳累的命,完全不知道是得罪了自己的头。

  等方硕离开后,沈鸿煊呼出一口气,嘴角上扬,冰冷的睦子不带任感情,好戏该开场了。

  瑾棉打着哈提坐起身。视线落在胸口的红梅上,脸滚烫滚烫的,这几天沈先生有些过于勤劳,逃似的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等沈鸿煊进卧室时,没见到床上的瑾棉,眼里的可惜一闪而过。

  瑾棉洗了澡换了衣服,走出来,见沈鸿煊坐在床上,看不清神色,心里咯噔一下。

  担忧的问,“投标没中?”

  沈鸿煊愣了,眼里映着瑾棉担忧的小脸,“恩,我要是一无所有,沈太太会不会陪着沈先生?”

  瑾棉想也没想的回答,“会啊!”

  沈鸿煊满意了。瑾棉眼里没有一点的犹豫与做作,只是笑容刚漏出来就僵住了。

  只听,瑾棉兴奋的道:“以后我养你,你就在家带孩子做饭,沈先生一定是有暖男的潜质的。”

  越说瑾棉越兴奋,好像幻想到沈鸿煊在家带孩子头疼的样子,咯咯的笑出了声。

  沈鸿煊,“……”

  等方硕回来的时候,沈鸿煊已经穿戴好。瑾棉收拾好了衣服,方硕疑惑的看着自己头臭臭的脸,和瑾棉一对比,就是两个极端,还是尽量降低存在感的好!

  由于宋麒麟昨天就完成了工作,需要回去,周岳恒跟着宋麒麟走了,瑾棉不顾舅舅黑了的脸,执意要留下来陪沈鸿煊,米思城因为家里有点事情也留下了,瑾棉三人简单吃了午饭,直奔着h市的飞机场去了。

  米家

  米思城有些急了,“爸,真不考虑下吗?”

  米东升摇头。“不考虑,你爷爷还能挺,长的在相都是假的,你爷爷不会看不出来,就算骗着说是你姑姑的孩子,你爷爷也更希望见到你姑姑,而且叶瑾棉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再等等。”

  米思城看向自己的哥哥,没想到哥哥的意思也是。

  米思城叹了口气,“好吧,我在查查,很少能让我有好感的女孩,我感觉她就是。”

  “感觉是不作数的,回s市吧!”米东升喝了口茶道:

  米思城拿着机票走了,米哥哥才开口,“爸,其实也有猜测吧!”

  米东升承认道:“恩,是有猜测,好了你去忙吧。”

  s市

  沈氏没有沈鸿煊在的日子,沈杰明好像从新掌控了沈氏,每天都很得意洋洋的,人也精神了很多。

  孙淼更是被人奉承,好像已经能够预料到沈鸿煊消失一样。

  唯一不变的是沈越泽,依旧每天出去跑业务,回来继续学习,两天的时间由于沈杰明的特意提拔,沈越泽的升值了,销售部副经理,本来有反对的人,可现实沈鸿煊不在,而且总经理万一没中标,就是沈鸿煊的责任,他们没有必要去得罪董事长。

  瑾晴的心情也不错,她在等待着沈鸿煊倒台,叶瑾棉的下场。

  孙淼来到销售部,直接推门进了沈越泽的办公室,沈越泽关了电脑,站起身,“妈,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委屈你了儿子,等过几天总经理的位置一定是你的。”孙淼心疼的摸着沈越泽的头。

  沈越泽瞪着眼睛,“妈,你说什么胡话,我哥不是做的好好的。”

  孙淼嗤笑了一声,“那是以前,关于h市的用地,沈氏很看重,是以后沈氏发展的突破口,是重中之重,如果沈鸿煊没有弄丢投标书,没中标也就降了威望,可是现在,没中标,沈鸿煊自身难保。”

  “我听说过,可是投标书怎么会丢呢?妈你一定要帮哥,咱们已经对不起哥了,不能看着哥落难。”沈越泽急了。

  孙淼整个人都听傻了,呆呆的看着自己儿子,怒了,“你给我记住,不是咱们对不起沈鸿煊,是他妈妈抢了你爸爸。”

  沈越泽动了动嘴,最终没在开口,耷拉着脑袋,孙淼看着就来气,走了。

  孙淼回到自己办公室,冷静了,到底是谁干的,摸出,看着号码,最终打了过去,“喂?”

  电话另一头,“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沈鸿煊的投标书是不是你干的?”孙淼直接问了出来。

  “不是,我还想问你不是你。”电话另一头的人回道:

  孙淼信,如果是他干的,她会知道消息。

  电话静了几秒,孙淼最后叹了一口气,“还要多久。”

  话说出口孙淼楞了,改口道:“我先忙了,挂了。”

  s市

  方硕去停车场开回车,先送瑾棉回了家,沈鸿煊跟着方硕离开了。

  瑾棉开门回到家中,终于有种到家的感觉,进了房间,打开窗子透了透气。

  上楼一看,眉头紧皱,阳阳的房间好多的脏衣服,回到主卧,床上也有沈先生的。

  她才离开几天?果然家里不能离不开女人,往洗衣机里放水,把脏衣服分开来洗。

  开始收拾客厅卧室,下午三点,瑾棉擦着额头的汗水,才终于干完。

  花瓶里的花都死了,冰箱里的东西都没了,拎着垃圾袋,挎着包瑾棉出了家门。

  到了附近的花店,订了百合花,又去了超市买了一些阳阳和沈先生爱吃的菜,四点钟才回到家中。

  一看时间还早,瑾棉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打算去接阳阳放学。

  来到幼儿园,只见李老师在,却不见阳阳的身影,瑾棉急了,“李老师?”

  “啊,沈夫人,您出差回来了?”李老师一看笑着打招呼道:

  “恩,这次去的有点久,阳阳呢?李老师。”瑾棉有些急了。

  “啊,斐泞的姑姑提阳阳和斐泞请假了。”李老师回着。

  瑾棉松了一口气,看了下时间,五点二十了,和李老师打了声招呼走了,摸出电话想要打给沈鸿煊,最后还是算了,沈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瑾棉拨了思思的电话,饭店思思看着来电,示意两个孩子闭嘴,才开口道:“棉棉。”

  “我回来了,阳阳现在在哪?”瑾棉问道:

  “啊,你回来了,事情解决了吗?沈鸿煊没事吧!”一连串的问题思思像是机关枪一样。

  瑾棉翻着白眼,“见面聊吧,你们现在在哪?”

  “在克瑞斯西餐厅。”思思报了地址。

  阳阳瞪着思思挂了电话,嘟着嘴,“我也要听妈妈说话。”

  思思揉着下阳阳蓬松的头发,“你妈妈一会就来,你个小没良心的,有了妈妈就忘了姨妈。”

  周岳恒见阳阳笑脸皱的跟包子似的,笑着拉过思思还要揉的手,思思消停了,耳朵红红的。

  阳阳和斐泞对视一眼,嘿嘿的笑了,思思瞪了一眼两个小混蛋。

  瑾棉一到,阳阳第一眼就看到了,挥动着小胖手,“妈妈,这里。”

  瑾棉快步走了过去,抱着蹬蹬跑过来的阳阳,手上的重量好像又沉了,视线落在阳阳的肚肚上,好不容易减下去的肚囊,又长了回来。

  阳阳揪着衣服,眼睛一转,搂着瑾棉的脖子,“妈妈,我想你了。”

  瑾棉抱着阳阳坐下,看着阳阳嘴角的酱汁,拿过餐巾纸给阳阳擦了下,“撒娇也没用,你的身体不能再吃肉了。”

  阳阳认错的底下头,“我知道错了,妈妈。”

  瑾棉揉着阳阳的头发,手感一点都没变,嘴角勾了起来。

  思思打量瑾棉看着不错,才开口问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

  “恩,解决了。”瑾棉回答着。

  思思还要问,周岳恒在下面拉了一把思思,瑾棉明显不想谈投标的事情。

  瑾棉的视线落在二人一直紧握的手,笑了。

  思思大方的让瑾棉看着,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反倒是周岳恒脸有些发红。

  瑾棉见阳阳吃饭了,就要告辞。

  正巧许昊焱走了进来,瑾棉皱着眉头,她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

  许昊焱视线紧紧的落在阳阳的身上,脸色铁青,雅琪见到瑾棉也楞了,随后扯了下许昊焱的衣服,许昊焱竟然抬脚向着瑾棉走了过来。

  聊的正开心的思思,目光落到许昊焱和雅琪的身上,讽刺的开口,“许大少的红颜知己还真是多,有个大肚子的未婚妻不说,现在更是跟着一个。”

  许昊焱的脸色不好,见瑾棉像是没看到他一样,抿着嘴,“你管的太宽了。”

  “您可别吓我,谁想管你,我这个人就是见不得人渣,本来还想吃,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思思嘴一点都不客气,边说还拉着周岳恒要走。

  许昊焱的脸都绿了,雅琪头一次见到思思,被思思彪悍的讽刺惊到了,目光落到了瑾棉的身上,思思注意到了,走到雅琪身边,嗤笑了一声,“假的就是假的,在学也不像。”

  瑾棉皱着眉头视线落在雅琪的身上,雅琪的脸色发白,咬着嘴唇看着许昊焱,许昊焱拉过雅琪,“斐思思,你有什么冲我来。”

  瑾棉感觉胸闷,尤其是发现雅琪竟然在学她,看许昊焱的态度,让她感觉到恶心,开口了,“思思走吧,和一个不相干的人生什么气。”

  思思笑了,瑾棉真的不在乎许昊焱,火力又开了一把,“对是一个不相干的,不过真好奇,许昊焱的眼光,怎么就喜欢白莲花。”

  瑾棉,“……”

  许昊焱目光盯着瑾棉,耳边还想着瑾棉说的不相干的人,尤其是自始至终瑾棉的视线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视线一直追着瑾棉,雅琪抿着嘴,果然假的就是假的,她也不会放弃。

  瑾棉出了餐厅,带着阳阳告辞了。

  瑾棉带着阳阳回来的时候,沈鸿煊已经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听到开门声,视线落在母子二人的身上。

  “回来了,我先去做饭。”瑾棉换好鞋去了厨房。

  阳阳蹬蹬的跑到沙发前,刚要扑,被沈鸿煊拦住,“你又胖了。”

  爸爸的脸太严肃,阳阳老实的站好,“我错了。”

  “恩。”

  阳阳小身子抖了,爸爸生气了,继续开口道:“我明天开始不吃肉。”

  “恩。”

  又是一个字,阳阳沮丧着小脸,老实的站着。

  “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一个月不许出去玩。”沈鸿煊认为阳阳已经意识到错误,开口道:

  阳阳苦着脸,早知道就不多吃了,“我记住了。”

  等瑾棉做好饭出来的时候,阳阳已经坐在沈鸿煊的怀里,沈鸿煊拿着故事书,在给阳阳讲故事。

  “吃饭了。”瑾棉叫着父子二人。

  阳阳闻着香气,咽了咽口水,又摸了摸肚子,他吃的太饱了。

  “噗”瑾棉发现阳阳自从回来后,越来越活泼了,脸上的小表情太丰富了。

  沈鸿煊看了往餐桌前靠的阳阳,“咳。”咳嗽了一声。

  阳阳老实的从新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妈妈,我吃饱了,不吃了。”

  “好。”

  晚上等阳阳睡着后,瑾棉回到卧室,惊讶道:“今天不用工作?”

  “不用,我不在这两天有人替我处理了。”沈鸿煊靠在床边回道:

  浓浓的讽刺意味,瑾棉转了下眼睛,沈氏能人有很多,以前都堆积在沈先生身上,也是沈杰明授意的,现在认定了能扳倒沈先生,所以工作都分了出去,瑾棉笑眯眯的道:“也挺好,正好给自己放了假。”

  沈鸿煊搂着瑾棉,目光流动,“的确是,既然分出去了,就别想在丢回来。”

  瑾棉,“……”

  她怎么感觉,好像都在沈先生的算计中呢?

  第二日一早,沈先生有场硬仗要打,先走了,瑾棉一早去了s大,今天是陪舅舅去华宇交接的日子。

  瑾棉到学校时,宋麒麟已经整理好资料,见瑾棉进来,“来了,咱们走。”

  “舅舅,就我们两个吗?”瑾棉拿过宋麒麟的包问。

  “恩,岳恒和米思城去帮我查资料了,今天就是交接也没什么事情,咱们两个够了。”宋麒麟笑着道:

  “恩,好。”

  华宇的专车已经在楼下,瑾棉跟着宋麒麟上了车,半个小时后,达到了华宇大厦。他引估血。

  总经理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宋麒麟下车,伸出手笑着道:“这次麻烦您了,宋教授。”

  “不麻烦,应该的。”宋麒麟客气的回着。

  总经理的目光落在瑾棉身上,宋麒麟笑着介绍:“我外甥女,也是我学生,这次洽谈能成功,我外甥女功劳不小。”

  瑾棉有些不好意思,她是出力了,但还没有舅舅说的功劳不小,知道宋麒麟是在给她刷好感,为以后和华宇合作铺垫,心里感觉暖暖的,就算父母对她不怎么样,可是舅舅对她好的没话说。

  总经理看向瑾棉,哈哈大笑,“看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不错,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能力,以后错不了。”

  能在商圈混的人都不傻,宋麒麟的确有夸大的成分,但能让宋麒麟看重,也是有本事的,自然乐意捧着说。

  瑾棉淡笑道:“您客气了,我还要向您和舅舅学习。”

  总经理满意的暗自点头,请宋麒麟进去。

  瑾棉紧跟着宋麒麟上了电梯,总经理道:“宋教授,总裁已经等着您了,让您外甥女交接,我带你过去如何?”

  宋麒麟对华宇的总裁也很感兴趣,华宇外资企业,总部在m国,回国内才短短五年,就已经在s市站住了脚,s市圈子只计算本s的,如果算上华宇,顶尖的生物链还要加上去一个,在国外宋麒麟与华宇的老董事长有过接触,可是对于新接任的总裁却没有见过,自然同意,“好,我也想见见神秘的总裁。”

  总经理笑了,他们总裁的确神秘,就连他都没见过多少次。

  总经理安排了人接瑾棉,带着宋麒麟走了。

  瑾棉跟在助理身边,来到会议室,将文件一个个拿出来与助理核对。

  沈氏

  沈鸿煊一到公司,就被叫进去开会,沈鸿煊抿着嘴,方硕跟在沈鸿煊的身后,向楼上的大会议室走了上去,1号会议室,是专门股东开会的地方。

  沈越泽焦急的等在门口,见到沈鸿煊过来,连忙拦住,“哥,你小心些。”

  沈鸿煊愣了,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暗中盯着沈越泽,这小子一点动作都没有,勤勤恳恳的,现在更是关心他,沈鸿煊幽暗的睦子闪过复杂,心里有了一丝暖意。

  “恩。”

  沈越泽呆呆的看着进入的沈鸿煊,刚才哥的语气不冷了,嘴角裂开,傻傻的笑了。

  沈鸿煊一进会议室,吵的翻天的董事们瞬间静了下来。

  沈杰明脖子通红,脸色铁青,被气到了。

  沈鸿煊的目光落在李老和?老的身上,眼里有了暖意,对二人点点头。

  沈杰明的脸色更不好了,沈鸿煊竟然无视他,直接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孙淼扯了扯沈杰明,沈杰明咳嗽了一声,“鸿煊既然来了,咱们就正式开会。”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漫无表情的沈鸿煊身上,希望能从沈鸿煊脸上看出些什么,结果继续失望了,沈鸿煊坐直了身子,棱角分明的脸颊一点变化都没有。

  沈杰明见会议室安静了,开口道:“鸿煊在总经理的位置,是公司的心脏,位置十分的重要,介于鸿煊这次性子严重,我们来讨论一下处理办法。”

  沈杰明是肯定了沈鸿煊没投中标。

  李老讽刺的笑了,“董事长不留情面的做法,亦如当年啊!”

  沈杰明脸又青了,忍着怒气,严肃的道:“李老说的不对,商场如战场,一个公司要长远就不能徇私,就算是亲儿子都不可以,我认为我的做法没问题。”

  老开腔了,“现在开始讲不徇私,那你身边的女人是如何进来的?我要是没记错今天是股东大会,股东名单上,怎么没见过她?”

  孙淼脸变了,没想到?老会当着所有人发难,脸色很难堪,沈杰明冷着脸,见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孙淼的身上,只能咬着牙,“你先出去。”

  孙淼感觉有人抽了她一耳光,她当了沈太太这么多年,依然没有让沈氏的原来尊重,暗恨的起身离开。

  沈杰明等孙淼离开后,咬着牙问?老,“这样满意了。”

  老笑着道:“恩,没外人了,董事长可以继续说了。”

  沈杰明没料到,一直不出现的两个老不死的今天会突然出现,好像自从他们二人来了,他就一直被人牵着?子走,视线落在沈鸿煊的身上,好像事不关己一样,睦子逐渐阴冷。

  “我的意思是投票决定,鸿煊这半年来对公司的贡献我们都有目共睹,但是这次的失误太大,你们都表个态。”沈杰明开口道:

  接下来的两分钟内,都是和沈杰明一条心的股东,纷纷开火,“我认为鸿煊不适合在总经理的位置上,能出一次错误就能有第二次。”

  一个开头,后面纷纷附和,沈鸿煊的目光撩过开口的人,以前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支持沈杰明,方硕低着头,叹气,如果董事长知道,因为今天暴露了好多的底牌,会不会气的半死。

  “说完了?”沈鸿煊特有冷漠的声音响彻了会议室。

  几个开火正欢的股东,像是被人攥着了嗓子,卡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沈杰明一看,脸黑了。

  沈鸿煊对方硕示意,方硕递给沈鸿煊一个文件,沈杰明心里咚咚直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啪”沈鸿煊直接讲文件丢给沈杰明,环视了一周后才开口,“h市批下的文件,沈氏的中标了。”

  “不可能。”沈杰明不信的拿起文件,红红的印章做不了假,沈杰明手有些发抖,眼睛死死的盯着文件,快速的看完呆了。

  “董事长,怎么不可能,还是你一早就知道结果?”沈鸿煊眯着眼睛欣赏着沈杰明的变脸。

  沈杰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见股东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沈杰明很快反应过来,“我这不是关心你,也是听h市的朋友说的,没想到竟然是假的。”

  “哦。”

  淡淡的一个字,沈鸿煊别有意味的回着,沈杰明阴冷的盯着沈鸿煊。

  李老发难了,“人老了,也不愿意理会公司的事情,可是我听说,还没有结论,竟然把丢失投标书的事情被传了出去,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传的满天飞,看来沈氏要整顿了呢!”

  沈杰明脸色异常难看,消失不是他放的,现在说谁会信,他只是推波助澜了而已,老不死的要整顿是在说他?

  大神打架,小鬼都退了,这个公司,这么一认识,小股东心里都有了思量,总经理可是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呢!还有两个不好惹的,顿了顿,后面沈杰明和李老的你来我往,小股东就再也没开过口。

  “董事长,我刚出差回来,发现有些工作分出去了,在这里谢谢董事长的体谅,我看都做的不错,以后就这样吧,你看如何?”沈鸿煊抓住机会不客气开口。

  沈杰明心里已经吐了血,他的人帮沈鸿煊干活,然后对付他,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又是他理亏,和蔼道:“我就是看你太辛苦,已经回来半年,各领域了解了,以后只负责自己的部分就好了。”

  “恩。”

  又是一个字,沈鸿煊不在看虚假的父亲,接着接过话语权,“这次投标事件,投标书丢失是公司内部人偷的,这让我很失望,幸好我及时补救,我已经查到了,这里是资料。”

  说着又丢了一个文件,递给沈杰明。

  沈杰明心抖了,今天哪里是来批沈鸿煊的,分明是沈鸿煊来绊倒他的。

  沈杰明摸着文件,严肃的道:“的确该严惩。”

  “您不看看?”沈鸿煊冷冽的目光看着沈杰明。

  沈杰明顿了,真怕立马是关于他的,冷静的开口道:“这是内部的事情,就不麻烦股东了。”

  “恩,董事长说的对。”

  沈杰明楞了,他反驳沈鸿煊的话都准备好了,竟然同意了他的提议。

  接着股东都走了,还对沈鸿煊恭维,能拿下h市的空地,各种夸张不要钱似的。

  等人都走了,沈鸿煊坐在对着沈杰明道:“您最好还是看看。”

  沈杰明也不演父子情深了,“你很好。”

  “也是您教得好。”沈鸿煊讽刺道:

  沈杰明已经拿出了文件,一看竟然是沈鸿煊身边的秘书海青青,还有叶瑾晴。

  沈鸿煊站起身,“您说了,这是内部的事情,就不劳烦股东了,董事长。”

  沈杰明,眼睛赤红,血压直线上升。

  方硕最后看了一眼董事长,头一直都在算计,如果当时董事长打开,能完全将错算到头身上,就算头能开脱,也不会给头带来多大的利益,反倒是董事长会赚会一些话语权。

  现在想动都不能动,头是算准了董事长不会打开,方硕抖了抖,头算计起来,没几个人能比的了。

  沈杰明将文件扫到了地上,他白班算计,最后砸了自己的脚,怎么会甘心。

  事情败露,海青青慌了,瑾晴也傻眼了,孙淼刚从沈杰明那里出来,对着瑾晴,怒气冲冲的问,“说,谁让你这么干的。”

  瑾晴知道瞒不住了,将神秘人的事情告诉了孙淼,气的孙淼直仰头,“你怎么不第一时间跟我说啊!”

  瑾晴急了,她怕沈鸿煊发难,“姑妈,我不会有事吧!”

  孙淼盯着瑾晴哭花的脸,恨铁不成钢,“现在知道有事了,早干什么去了?”

  瑾晴慌了,姑妈是什么意思,她也后悔,可是现在怎办?

  孙淼到底没忍心,“现在都看沈鸿煊的态度。”

  孙淼也想救瑾晴,可现在没办法,沈杰明在起头上,现在还怨上了她。

  瑾晴哭够了,出去洗脸,就听到。

  “你们听说了没,沈总的秘书被带走了,说是以经济犯罪起诉了。”

  瑾晴脸白了,推门跑了。

  刚走到门口,就被拦住了,“叶小姐是吗?”

  瑾晴慌了神,“不,我。”

  来人一看就明白了,给瑾棉带上手铐,“海青青说幕后指使人是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我不去,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都是海青青。”瑾晴喊道:

  瑾晴一个女人,怎么能有男人力气大,在职员指指点点的目光中直接被带走了。

  华宇

  一上午的时间,瑾晴才完成交接,确认没有问题后,坐在休息室中,等待着舅舅下来。

  中午时分,宋麒麟才笑着走下来,瑾棉连忙上前,宋麒麟问,“都交接完了?”

  “恩,都已经交给好了。”瑾棉回答道:

  总经理见助理点头,对着宋麒麟道:“这次真是太感谢您了。”

  “各取所需,别太客气,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先回去了。”宋麒麟笑道:

  “恩,好。”

  宋麒麟谢绝了总经理,带着瑾棉走了。

  总经理询问着助理,“如何?”

  “是个有本事的。”助理知道总经理问的谁。

  瑾棉刚坐到车内,总经理随后跟下来送着总裁,见总裁看向宋麒麟离开的方向,刚要开口,冉烨霖已经上了车闭上眼睛。

  车子动了,冉烨霖摇摇头,可能看错了。

  瑾棉拉着宋麒麟的胳膊,“舅舅,华宇的总裁是什么样子?”

  宋麒麟回忆着,“比沈鸿煊强。”

  瑾棉,“……”

  她确定了,舅舅和沈鸿煊就是冤家。

  瑾棉也不问了,反正她以后和华宇合作也接触不到总裁,今天能碰到总经理就不错了。

  下午没事,瑾棉给也自己放了假,回家休息去了。

  刚到家,看了下时间,有心担心打给了沈先生,“没事吧!”

  沈鸿煊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回着瑾棉的话,“解决了,吃饭了吗?”

  “我和舅舅一起吃的,现在已经回家了。”瑾棉笑着道:

  接着瑾棉抿嘴笑着,“沈先生,想我没。”

  “恩。”沈鸿煊勾着嘴角回道:

  瑾棉瞪着,就不能多回复一个字。

  好像能想到瑾棉的表情一样,沈鸿煊低笑出了声,听着沈先生畅快的笑声,瑾棉松了一口气,在怎么都是父子对决,沈先生刚才气压还是有些低,在坚强的人都会受伤,沈先生也是人。

  瑾棉又挑了几个趣事讲了几句,提了神秘的华宇总裁,“沈先生,你说是不是长的特别丑,所以才见不得人。”

  沈鸿煊一直听着,身上的冷意一点点的消散,直到瑾棉挂了电话,沈鸿煊的手都在摸着屏,沈太太,很敏感。

  瑾棉满意了,换上居家的服饰,上楼睡觉去了。

  “咚咚。”瑾棉是被砸门声吵醒的,声音一直没停过。

  瑾棉下了楼,透过猫眼一看竟然是叶奶奶一脸怒气,叶妈妈正在拦着,瑾棉皱着眉头开了门,“妈。”

  叶妈妈答应道:“爱。”

  “你没看到我,连人都不叫?”叶奶奶怒气冲冲的对瑾棉道:

  “奶。”瑾棉见到叶妈妈眼里的哀求叫了一声。

  叶奶奶冷哼了一声,直接穿鞋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叶妈妈歉意的看了一眼瑾棉,瑾棉对叶妈妈道:“妈,进来吧!”

  叶妈妈换了鞋跟着瑾棉进了客厅,环视了一周,她还是第一次来大女儿的家,再看大女儿的样子,面色红润,一看过得就不错,想到现在小女儿在被拘留,叶妈妈神色黯然。

  叶奶奶也嫉妒了,叶瑾棉这套房子,比的上他们现在的叶宅,脸色不是很好,口气冲冲的,“没有眼力价,还不去拿水?”

  瑾棉脸冷了,忍住去拿了喝的,叶奶奶瞪了瑾棉一脸,“你可真是好命,这是在睡午觉?”一说,叶奶奶脸色更难看了。

  “有什么事?”瑾棉冷冷的问着:

  叶奶奶一噎,狠狠的剜了叶妈妈一眼,叶妈妈眼泪掉了。

  瑾棉懵了,她是对叶妈妈有感情的,出声询问,“妈,你怎么哭了?”

  叶妈妈拉着瑾棉的手,“棉棉,瑾晴被拘留了。”

  明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心里暗骂自己,还期待什么?声音不自觉冷了一分,“妈,别哭了。”

  叶妈妈见瑾棉不询问瑾晴怎么被拘留,有些犯难了,大女儿看不上小女儿,这可怎么办,想到刚才在拘留所见到的小女儿,叶妈妈直接开口道:“棉棉,现在只有你能救她?”

  瑾棉坐在独立的沙发,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叶妈妈有些慌了,叶奶奶怒了,“她是你妹妹,你现在给我救出来。”

  原本瑾棉以为她已经摆脱了叶家,是这段时间过的太幸福,她都有些忘记了叶奶奶的讽刺厌恶声,妈妈又是为了瑾晴来找她,她自己都不知道,还有多少感情可以任由叶妈妈消耗。

  叶奶奶见瑾棉不说话,恼了,“聋了?我在跟你说话。”

  瑾棉冷漠的盯着叶奶奶,“我又不是警察,说放人就放人。”

  意思很明显了,我无能为力,叶奶奶怒了,“吃了二十多年的白饭,你立马给我去救人。”

  叶妈妈怕叶奶奶惹怒了瑾棉,连忙话道:“棉棉是这样,鸿煊起诉了一个秘书说是经济犯罪,我不怎么懂,谁想到那个秘书竟然说是瑾晴指使的,这一定有误会,一家人怎么会害一家人呢!棉棉你去和鸿煊说好不好,放了瑾晴,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呢!”

  瑾棉愣了,知道有人偷了投标书,可是没想到会是叶瑾晴,皱着眉头不解,叶瑾晴为什么这么做。

  叶妈妈看大女儿陷入沉思,“棉棉?”

  “妈,我帮不了,如何真是瑾晴做的,她就是犯罪,要是不是也会还她清白。”

  瑾棉态度的坚决,叶奶奶一直忍着爆发了,“啪。”一个耳光打在了瑾棉脸色,开口就骂,“你个野种,白眼狼,我今天话放这里,不救也得救。”

  瑾棉握着脸,一时疏忽,竟然挨了一巴掌,叶妈妈慌了,想要查看瑾棉的脸颊,有些责怪叶奶奶道:“妈。”

  叶奶奶冷冷的盯着叶妈妈,“闭上你的嘴,等回去在找你算账,没用的东西。”

  瑾棉扯过叶妈妈,站起身,冰冷的视线直视着叶奶奶,一字一顿的道:“我不是你孙女对吧!”

  “棉棉,你说什么呢?”叶妈妈懵了。

  瑾棉没理会叶妈妈,一眨不眨的盯着叶奶奶,叶奶奶破口大骂,“怎么,现在是沈太太,嫌弃叶家的身份啊!”

  瑾棉太了解也奶奶,越心虚声音越大,瑾棉抿着嘴,她不是叶家的女儿,叶妈妈却不知道的样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瑾棉瞳孔紧缩。

  叶奶奶深怕被发现什么,拉着还在哭的叶妈妈走了。

  叶妈妈楞了,“妈,你慢点,瑾晴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啪”叶奶奶一嘴巴子给了叶妈妈,“闭着,用你说。”

  叶妈妈领教过婆婆的泼妇劲,婆婆是个没文化的,当了多少年的老太太,也改不了骨子里的尖酸泼辣,闭上了嘴巴,见有人看过来,叶妈妈脸烧的慌,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跟出来的瑾棉,叶妈妈怨上了,都是大女儿的错。

  最后跟上叶奶奶上车回去了。

  瑾棉捂着已经有些发胀的右脸,去了厨房拿出冰块来。

  玲玲电话响了,瑾棉一看竟然是孙淼,缩紧了眉头,直接上楼不接。

  孙淼打了几遍无人接,也恼了,狠狠的挂了电话。

  下楼直接去了拘留所。

  瑾晴听到有人来看她,以为是被放出来,擦着眼泪一见是孙淼,“淼姑妈,呜呜。”

  孙淼看着瑾棉哭肿的眼睛,“行了别哭了。”

  语气有些差,瑾棉闭上了嘴巴,希意的问,“姑妈是不是带我出去?”

  瑾晴见孙淼不说话,慌了,孙淼开口道:“你先咬死你没干,剩下的我想办法。”

  “淼姑妈你一定要救我。”瑾晴呜呜的哭着。

  哭的孙淼脑仁疼,又有些心疼。

  晚上,沈鸿煊回来的时候,瑾棉的脸已经消肿了,还是被眼尖的沈先生看到了,“谁打的?”

  沈先生,发怒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十八章 沈先生,投标书丢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