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五十三章 沈先生,得了大便宜-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五十四章 沈先生说:要不你删了,要不我扇你-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个星期过去,瑾棉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除了不能剧烈运动,正常走是没问题的,先去学校报了到。又听了宋麒麟几句叮嘱,而且舅舅最近也没有在接案子,倒是清闲了许多。

  她已经好了,约出周岳恒和米思城二人,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办。

  瑾棉先到了茶室,对于思思的出现一点都不奇怪,现在她都快赶上周岳恒的连体婴儿了。

  面对瑾棉打趣目光,思思自然的坐在瑾棉身边,反打趣道:“沈太太,真不容易,终于见到你了。”

  瑾棉嘴角扯了扯,她没好之前一直在沈鸿煊的身边,思思和沈鸿煊不对盘,来找过一次后就再也没看过她。这是在挖苦她?

  “别找借口,我看是你离不开某人吧!”瑾棉也不是好挖苦的。

  思思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她就怕瑾棉扯上周岳恒,“说不过你还不成。”

  不过视线却一直落在瑾棉身上,瑾棉表情很不自然,“你这么看我,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呸,谁爱上你,我有我家岳恒呢!”思思一脸的嫌弃。

  “那你看我做什么?”

  思思嘿嘿的笑了。“也是你一直没出去过,还不知道吧!你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了,不鸣者已一鸣惊人啊!我都没发现,隐藏的够深的。”

  瑾棉嘴角抽搐,“怎么传的?”

  思思清了清嗓子,“你一个星期前不是发了威,完全颠覆了你在圈子里被同情的地位,现在圈子里的太太谁最不能惹,就是沈太太,扮猪吃老虎直接要人命。”

  瑾棉,“……”

  还真是看得起她,不过八卦的力度也太浓了,这才就多久就传遍了。

  思思一脸坏笑的道:“哈哈哈,还说你是沈鸿煊家的母老虎,说沈鸿煊是妻管严呢!”

  瑾棉,“……”

  她说前两天沈先生看她的表情怪怪的。原来根源在这里,看思思笑的前仰后可的,看沈先生的笑话,才是她的重点吧!

  思思还真没和周岳恒说过瑾棉的事情,面对周岳恒和米思城疑惑的目光,小嘴吧啦吧啦,绘声绘色的还原了当时办公室的场景,听的瑾棉一愣一愣的,好像思思真的出现在办公室一样。脸部抽搐,思思不当演员真是白瞎了,斐爸爸那么严肃的人,斐妈妈也很正常,怎么生出个思思这个奇葩。

  周岳恒看瑾棉的目光不同了,快速的反应能力不是谁都有的,眯着眼睛笑了,果然是他看重的合伙人。

  米思城看的就更多了,叶家的人可没有这种见识,看瑾棉的眼睛亮晶晶的,听爸爸说,小姑姑当年也很厉害,如果最后没被赶出家门,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更坚定了瑾棉是的可能,看来问题出现在叶家身上。

  瑾棉连忙转移话题,她可了解思思,要是不开口,还不知道会围绕这个话题延伸到哪里,对着周岳恒道:“我这几天把这几本小说都看了,挑了两个合适的,你怎么看的?”

  周岳恒思量了一下,“这几本都比较合适,无论是自身的价值,还是ip的知名度,但是我们只能做一个,所以我也挑了《苍xx》《洪荒xx》这两本书对比下。”

  瑾棉思考着,周岳恒和她挑选的有一个是重复的,视线落在米思城身上,她也像多听一个人的意见。

  米思城笑着道:“我这几天也查了数据,有的点击是作假的,对于喜欢程度和架构的完善,我个人更看好《苍xx》。”

  瑾棉从包里拿出几本书的对比资料,分给两个人,又做了认真的对比,“那就定下来《苍xx》。”

  周岳恒和米思城笑着点头。

  方向定位了,剩下的就好办了。

  “你们觉得公司的办公地点在那里合适?”真是不当家不知道到愁,瑾棉现在深有体会,什么事情都要操心,可惜公司现在只有三个人,一个还不管事。

  开始思思不懂插不上话,现在终于来机会了,“地点当然是位子好的,要说s市位置好的就几个地方,沈氏大厦,华宇,当然还有我们家,可惜我家的大厦从不外租,只给本家用。”

  瑾棉真想翻白眼,这不是废话,斐家传承的时间久,虽然看着是s市商家三大家族,可是斐家才是真的世家,盘根错节的体系很大,斐家的大厦自己都不够用。

  而华宇更是不能用,以后要和华宇合作,在租华宇的地方,以后还不知道怎么传呢!对公司不好,现在只剩下沈氏了。

  本着减少成本的理念,瑾棉豪气了一回,“办公地点交给我去谈。”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沈太太,多好的资源不用太浪费了,一定要狠狠的砍价。”思思也不傻,她要的就是瑾棉这句话,看着沈鸿煊出血,她就感觉到痛快。

  瑾棉,“……”

  她有些不懂,沈鸿煊和思思有多大的仇。

  周岳恒皱着眉头道:“办公地解决了,公司的员工游戏技术人员倒好招,对于现在市场需求量不是很大,有很多的人都不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工作,可是运营方面就难了,好的有经验的人才请不起,中庸的用了要培养,太浪费时间。”

  瑾棉赞同周岳恒的话,现在他们缺财务,这个一定要是自己人,缺人事,运营等个职位的人,这些都不好招,突然眼睛亮了,“我们可以找同学啊,知根知底的。”

  米思城扯了个嘴角,“你确定要找我们的同学?”

  瑾棉看周岳恒也是这个意思,整个都蔫了,他们二人都是博士啊!顶尖人才,同学能差了哪里去,大学同学,别开玩笑了,瑾棉请不起,他们都毕业多久了,出身都是一表重本大学,有能力的同学都有工作了,挖不起墙角。

  “算了,看来只能在我的同学中找了,正好刚毕业,也不一定能有几个找到合适的工作。”最后只能从自己的同学下手了,不过犯难了,她不认识几个啊!视线落在思思身上。

  思思笑着接话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去联系同学,咱们办一场同学聚会,聊聊就出感情了,也知道各方面的情况,在筛选不错的。”

  “你终于靠了一回谱了,真是不容易。”听的瑾棉眼睛亮了,心里的小算盘巴拉巴拉的响,本科毕业工资不是很高,她能付的起,而且以后养成了也是自己人啊!

  “我什么时候不靠谱过。”听瑾棉的话,思思不愿意了。

  “门,钥匙,,作业”

  瑾棉一个词一个词的蹦,杀伤力杠杠的,思思瞪了眼睛,“你怎么都记得,是不是跟沈鸿煊学的小心眼。”

  瑾棉,“……”

  沈先生是躺枪了吗?

  最后敲定了,创业初期,米思城决定帮忙,搞定版权的问题,周岳恒和思思负责联络同学,瑾棉负责办公地点和公司的采买,几个人都有事,就各自散了。

  咖啡厅

  海青青坐在位置上怒视着,“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怎么上次没把我弄进去你很不甘心?”

  “我也是被利用的,不管你信不信。”叶瑾晴喝着咖啡淡淡的道:

  “你骗谁?堂堂叶家小姐,还有人利用你,我可没忘记,叶家对我的警告。”说道这里海青青就恨恨的。

  好不容易出了看守所,心里还惊的很,就被人带走了,警告了她一番,让她闭好嘴,海青青能不恨。

  这事瑾晴知道,是叶志远干的,为的就是处理干净,不让她在陷进去,也是给许家交代,看着海青青的怒容。

  瑾晴讽刺道:“别什么都怨我,怨就怨你自己,你要是没有别的目的,也不会就范不是,说到底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彼此彼此而已。”

  “你说的对,我走。”海青青忍够了,这几天她休息就不好,每日都在回想着沈鸿煊办公室的情形,现在更是易占火就着。

  海青青已经抬脚走了,瑾晴怎么会放过,“我能帮你对付叶瑾棉,让你接近沈沈鸿煊如何?”

  果然海青青停下了脚步,还不算蠢,讽刺道:“你真当我是白痴,你们是亲姐妹,会帮我对付她?”

  “那你就说错了,如果真念着我是亲妹妹,我会和你进看守所,至于我们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我只问你想还不是不想。”

  海青青认真的看着瑾晴的表情,眼里不掩饰的恨是不会骗人的,思量了几番,共同的敌人就是战友,她不会忘了叶瑾棉的咄咄逼人,又做回了位子上。

  瑾晴垂下眼帘掩盖了眼里的讽刺,要不是听姑妈提起公司的事情,她都忘了海青青多么好的棋子,尤其是这几天许妈妈有意无意的拿叶瑾棉和她作比较,眼里满是不屑的样子。

  沈氏

  沈鸿煊开完会回来,推门对瑾棉的到来感觉到惊讶,昨天还可是记得,瑾棉说不来公司的。

  听到开门声,瑾棉连忙转身,笑着上前,“刚开会回来啊!”说话间接过沈鸿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又拉着沈鸿煊坐好。

  无骨的小手揉着沈鸿煊的额头,沈鸿煊好久都没享受过这个待遇,瑾晴一看到他的殷勤劲,验证了他的猜测,他又不傻,他要是开口,瑾棉一定不会再服务,闭口不谈,闭上眼睛享受了起来。他阵系号。

  揉了十几分钟,瑾棉手了酸了,低头看着眉头舒展的沈先生,后悔了,她不该献殷勤,直截了当的说多好,现在可好,又有些恼了,沈鸿煊这个狐狸,怎么会不知道她有事,手越来越酸。

  脑袋上的小手没了,沈鸿煊睁开眼睛只见瑾棉揉着自己的手,正怒视着他,轻飘飘说了一句,“是你要揉的。”

  瑾棉,“……”

  果然对上沈先生,她就没有胜算的可能。

  “好了,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求我。”沈鸿煊拉过瑾棉直接带入怀里,大手揉着瑾棉的手做着按摩。

  手上的酸痛减轻了一些,瑾棉有些不好意思的要站起身,沈鸿煊哪里会让,“坐好。”

  僵着背脊,她忍了,谁叫她求着沈先生,转过身脸对着沈先生,“我说了你先保证不放冷气。”

  “恩。”

  得到了保证,瑾棉?足了勇气,“我和周岳恒开了一家公司,现在需要办公地点,看重了沈氏的位置。”

  沈鸿煊愣了,“你那来的钱?”

  见沈鸿煊没生气,瑾棉呼出一口气,“我把房子卖了啊,还有叶志远和舅舅给的钱,正好够了,还剩下一百五十万呢!”

  十几分钟,瑾棉就交代了所有的经过。

  沈鸿煊抿着嘴,“所以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刚才说好了你不能生气的,你保证了。”瑾棉有股不好的预感,连忙抢话。

  沈鸿煊眯着眼睛,“我没生气。”

  瑾棉,“……”

  没生气,为什么放冷气,沈先生不诚实。

  瑾棉连忙狗腿子的解释,“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是怕我不同意吧,所以先斩后奏吧。”沈鸿煊可不吃瑾棉这一套,冷冷的道:

  瑾棉,“……”

  沈先生,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接。

  瑾晴咬死了话,灌着迷魂汤,“就是想给你个惊喜,你看沈先生这么厉害,在s市谁不知道,我是你妻子,当然也要做出样子,这一说出去多有面,瞧沈先生多有福气,娶了个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妻子,多让别人羡慕。”

  “说的有道理。”

  一听有戏,瑾棉再接再厉,“所以,沈先生你看这办公地点给个方便如何?当然给最低价更好了。”

  “没问题!”

  哎,这么好说话?瑾棉后面的奉承还没说出口呢!

  沈鸿煊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满是笑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瑾棉越开朗,和阳阳狗腿的样子越来越像。

  “沈先生,你太好了。”瑾棉乐了,已经计算着能省一大笔钱。

  沈鸿煊低头在瑾棉耳边吹着气,“没问题是没问题,我给你个机会,任你挑选所有空置的办公地点,还给你免租金白送你如何?”

  瑾棉耳根子红了,心里的算盘却啪啪作响,沈氏的租金可是说是全s市最贵的几个,十几块钱每平方每天,要是租个上百平的地方,一天就是一千多,一个月四五万,一年四五十万,她们的办公地点不能小了,最少也要两百平,瑾棉抿着嘴,真的是好大一大笔钱。

  其实别的地方也可以租,便宜是便宜,可是公司是为了以后和华宇合作,地点就必须精挑细选了,是公司的脸面,这钱不能省。

  现在天大的馅饼在面前,不吃就是傻子,瑾棉也喝出去了,身子靠前,“沈先生,我要如何做呢?”

  瑾棉突然主动,沈鸿煊有些不适应,看着瑾棉才说出一句话,已经烧红的脸,手臂一用力,抬头的兄弟顶到了瑾棉,“沈太太,你说呢?”

  瑾棉,“……”

  她怎么感觉好像被潜规则了,虽然对象是沈先生。

  沈鸿煊在瑾棉慌神的功夫打了电话给方硕,“下午的会议推迟一个小时。”

  瑾棉的脸都能滴血,她刚进来不久,沈先生要推迟会议,她都能想到方硕怪异的面孔,果真方硕呆滞了,随后一脸的贼笑,没想到头开窍了,还有这情趣。

  “啊!”瑾棉被沈鸿煊抱了起来,就见沈鸿煊走到门前,干净利落的锁门,瑾棉懵了。

  沈鸿煊的唇已经落了下来,不满瑾棉的走神,“专心点。”

  瑾棉欲哭无泪,反悔的话直接被沈先生吞到了肚子里,等沈鸿煊神清气爽给瑾棉穿好衣服,瑾棉真想那块豆腐撞死,他们竟然在办公室。

  瑾棉抿着嘴,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看着恢复衣冠楚楚的沈先生,瑾棉坐起身,“刚才说的话可算数,任我挑。”

  “沈太太,你先生说的话,什么时候反悔过。”沈鸿煊看着像是亮出爪子的瑾棉,后背有些疼,这丫头还真够狠的。

  瑾棉起身去了卫生间,从新梳了头发,洗了脸,直到脸色的红晕已经看不出来,才磨磨蹭蹭的走出来。

  尝过了别味情趣的男人,心里痒痒的很,见到瑾棉出来,搂过瑾棉,“我在给你一个机会。”

  “我不需要。”瑾棉连忙打断,这回她死活都不会同意,狠狠的踩了沈先生一脚,宣告了自己的决心。

  沈鸿煊暗自可惜,知道瑾棉脸皮薄,今天已经是惊喜了,只能在等以后的机会。

  瑾棉面对沈鸿煊越来越幽暗的睦子,吓到了,目的达到了,走为上策,“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先忙。”

  说着拎起自己的包,刚拧开门,谁想到寸劲,竟然碰到了方硕,“夫人,用不用我送您?”

  好像意有所指一样,瑾棉心虚闹了个大脸红,狠狠的瞪了一眼方硕逃走了,边走还边骂沈先生,衣冠禽兽。

  方硕有些委屈,他能说只是想拍个马屁?

  沈鸿煊抱着膀子盯着方硕,“我看你很清闲?”

  方硕,“……”

  他今天惹了谁?只怪自己知道的太多。

  回到家中,瑾棉给周岳恒打了电话,“明天和我去沈氏挑办公地点。”

  周岳恒愣了,一分钱恨不得掰两半花的瑾棉,怎么突然豪气了,还用上了挑?

  思思坐在周岳恒身边,自然听到了瑾棉的话,抢过,“怎么你家沈先生大放血了?说把,你砍下了多少钱?”

  “不花钱。”半天瑾棉憋住三个字。

  “啊!你是怎么做到的,沈鸿煊这人一板一眼的,竟然会这么徇私?”思思惊呼道,好像看到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一样。

  闹了个瑾棉大脸红,回想道办公室的事情,思思一听瑾棉半天没动静,脸上有些古怪,“你不会是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吧!”

  “你别管了,白给的房子还不好,不仅白送,还任选,明天你也去,挑个好的。”说完瑾棉就挂了电话,真怕思思再问,她可记得周岳恒在思思身边。

  思思看着黑屏的电话,有一丝错愕,哈哈大笑了出声,她太了解瑾棉了,一定是瑾棉吃了亏,沈鸿煊占了大便宜。

  周岳恒看着思思放生大笑,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晚上沈鸿煊要下班时,方硕严肃的走了进来,“头,刚接到消息,有人在查玛利亚医院的事情。”

  “谁?”沈鸿煊抿着嘴。

  “是国外的人再查,具体是谁不知道,我们这边反应过来反追过去,痕迹已经被抹干净了。”方硕有些不甘心,竟然会让人跑了。

  “继续盯着,别让人注意。”

  交代了方硕,沈鸿煊才离开,究竟是谁在查?阳阳的亲人?如果真是,是不是也能查到关于瑾棉的身世。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五十二章 沈先生,家有母老虎-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