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五十六章 沈先生,家里缺酒-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五十七章 沈先生,你老婆已经露出锋芒-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曲结束,思思蹭到瑾棉身边,“叶瑾晴人呢?”

  “不知道,刚才出去了。”

  “喝多了?怎么好像无精打采的。”思思伸手摸向了瑾棉的额头。

  “没有,你怎么不跳了?”瑾棉笑着询问。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异常。

  “不跳了太累了。”思思摇着头靠在瑾棉身上,思思脸颊红红,很诱人。

  瑾棉手有些痒痒,捏着思思的脸颊,真想啃上去一口,感觉到周岳恒的目光,岔岔的松开了,扯了下嘴角,周岳恒看她的目光怎么好像在看情敌?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周岳恒见思思胳膊已经搂上瑾棉的脖子,一个巧劲,将思思带入怀里,换了个怀抱,思思已经醉了,眼睛迷离的盯着周岳恒。做了最大胆的事情,竟然捧着周岳恒的嘴就亲了上去。

  瑾棉呆了,思思看着是女土匪,其实最保守的一个丫头,今天竟然这么大胆?

  周岳恒也傻了,等回神,小巧的舌头在往他嘴里伸,甜甜的,扰乱了他的心。单手用力搂紧了思思的腰,有些窘迫的拉下思思。

  思思像是偷了腥的小猫,慵懒的窝在周岳恒的怀里,瑾棉借着灯光,思思脸红的都滴血了,同情的盯着僵硬的周岳恒,没忍住很没良心的哈哈笑了。

  另一头,沈鸿煊看了短信,撞开了椅子,边走边翻动着上的电话号,直接打给了莫凯。

  电话响了,正在办公室核对账目的莫凯一惊,他的私人打电话,一看是沈鸿煊,手停顿了一秒,笑着接起来。“什么”

  才说了两个字,沈鸿煊抢了话,语气中满是煞气,“莫凯如果瑾棉在你的地盘出了事,咱们没完,现在快去504。”

  说完沈鸿煊就挂了电话,一路跑下楼,不等跟过来的方硕,自己开车走了。

  方硕跟在沈鸿煊身后。听到了电话内容,抖了,连忙打车跟了过去。

  独留下傻眼的众人,一直淡定的沈老二呢?刚才是错觉吧!

  萧恩才反应过来,“二哥,应该是出事了,我去看看。”说完萧恩也跑了。他呆匠技。

  杨三也想跟过去,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如果需要帮忙沈鸿煊刚才就会说,明显是不希望别人帮忙,只能又坐了回来,方硕跟去了应该没问题。

  电话另一头的莫凯英俊的五官阴冷了,拿过电脑调查每个房间的监控,在会所这是隐秘。只是一般的时候不会用而已,直接找到504房间,莫凯没有犹豫点开,随即皱着眉头,在房间内根本没有瑾棉的身影,反倒是叶瑾晴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女人。

  认识叶瑾晴还是因为莫凯最近将瑾棉查了个底朝天,了解很透彻。

  点开话筒,正巧听到瑾晴说:“距离春药发作还有十分钟,我在等五分钟回去,找个服务生叫叶瑾棉出来,然后我会扶着她过来,你把鸭子叫来。”

  “恩,好。”到了要发生的时候,海青青竟然不怕了,反而很激动。

  “你现在就发信息给沈鸿煊,是不是太早了?”海青青有些担心的道:

  “不会,十分钟就算离的再近也赶不过来,我们速度快一点,直接拍照走人。”瑾晴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就好,明天我看叶瑾棉怎么做人。”海青青恨恨的说着,脸部都有些扭曲。

  莫凯墨色的睦子满是讽刺的微笑,讲录音和视频保存了下来。

  站在莫凯身后的马晓打了个冷战,老板的右手中指敲了桌子,这是老板发怒的前兆。

  “马晓,找人去504看着,不要让人出来,在让五子送药过去,给她们两个灌上。”莫凯轻飘飘的几句话,已经决定了瑾晴和海青青的命运。

  马晓领命快速的出去了,他还记得五分钟后里面的人会离开。

  马晓出去后,莫凯找到牡丹园包厢的监控,手顿了一下,随后快速点开,一眼就看到好好坐在沙发上的瑾棉,正在和思思聊的开心,一点都没有中了药的痕迹,莫凯看了下时间,还有三分钟。

  站起身关了电脑,推门走了出去,门口守着的保镖要跟,莫凯抿着嘴,“站着。”

  魁梧的保镖二人对视了一眼,老实的站好,莫凯已经上了电梯。

  到了三楼一看还有两分钟,加快了脚步,站在牡丹园的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包厢内正放着音乐,也没有人注意门口的动静,瑾棉和思思还在聊,感觉边上的沙发陷了下去,瑾棉侧头一看,“莫凯,你怎么来了?”

  半个多小时,瑾棉的酒劲已经解了一些,只有留下脸上的红晕,睦子格外的水润,惊讶的看着莫凯,有一瞬莫凯承认他呆了,不自觉的向后靠了一下,见还有半分钟,视线再次落在瑾棉身上,“我找你有点事,这里太吵,和我出去一下?”

  莫凯不会无缘无故的找她,点头同意了,思思松开了瑾棉,挥了挥手,扑在周岳恒身上,瑾棉像周岳恒点点头,跟着莫凯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正好到点,莫凯回头注视着瑾棉,什么事都没有?楞了,那个春药他知道,药性特别的强,半个小时不会没反应,走廊特别的静,莫凯怕带瑾棉出来,瑾棉失态赶走了整层的服务生。

  又是两分钟过去,瑾棉眨眨眼睛,“你找我出来就是发呆?”

  “你没事?或是感觉有没有不舒服?”莫凯的话有些结巴,三十岁的他头一次问女人,你种了春药是什么反应。

  “挺好的啊,刚才有点酒精,现在清醒了许多。”莫凯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瑾棉还是老实的回答着。

  走廊又静了。

  504内,九分钟前,瑾晴刚要走出房间,门都被开了,走进来两个黑衣衣服的人,拦在门口,“给我老实在这呆着,谁要是敢出去,别怪我们不客气。”

  瑾晴整个人都傻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没错,504,少废话,老实在里面呆着。”说完砰的关上了门。

  瑾晴整个人都懵了,海青青更是跌坐在床上,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谁也不傻,黑衣明显不是能惹的,瑾晴知道的更多一些,真的怕了,随后又镇定了,她是叶家的女儿,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她要等,等背后的人,实在不行再给叶志远打电话,当然这是最后手段,不到非不得已,不能打,一旦打了她不好解释,尤其还有海青青在,对瑾棉做的事情也会普光,叶志远虽然会救她,估计也会打死她。

  想通了,瑾晴安静了许多,随后坐在床边摆弄着,看着时间,还有五分钟,叶瑾棉该发作了,在全班同学面前脱衣服,结果虽然不是计划中,但也让叶瑾棉出了丑,有吴林在,相信明天圈子里也传遍了。

  现在唯一让她不好解释的是,沈鸿煊来这里看到她怎么办?只希望能快点见到是谁要关了她们。

  海青青慌了神,还在重复怎么办。

  听的瑾晴脑袋嗡嗡的叫,不耐烦的喊道:“给我闭嘴。”

  海青青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瑾晴我们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废物,当然是等,现在给我安静点。”瑾晴冷喝道:

  看着时间还有一分钟到时间,瑾晴眼里闪着激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额头上冒着汗,腹部有些燥热,瑾晴眼里闪过惊恐,一步冲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女人,一脸的春色,她中了春药,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突然听到海青青惊恐的叫声,瑾晴洗了一把冷水,快步的走出去,只见刚才门口的黑衣人在给海青青灌药,那个瓶子瑾晴不陌生,终于慌了了,也怕了,“你们住手,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我要见他。”

  药效发作,明明是怒吼声,也带了妩媚,二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笑道:“这个不用灌了,已经中了。”

  另一个人跟着笑了,松开海青青,两个人向门外走,瑾晴连忙去拦着,“你们等等,我是叶氏的千金,叶志远的女儿,你们放我出去。”

  二人躲开叶瑾晴,眼里闪过嘲讽,在这里他们谁也不认识,只认识老板。

  瑾晴扑了个空倒在了地上,眼看着门关了,海青青被灌了整整一瓶子,又被人打了一巴掌,头有些发晕。

  瑾晴咬着嘴唇,她现在不是想自己怎么中了春药,要自救,爬起来找拎包和,一看床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不见了,再去看海青青的,包也没了,瑾晴赤红着眼睛,嘴唇已经出了血,跑到门口,砸门,没砸两下,精神就恍惚了。

  马晓听着到叶瑾晴中了春药,楞了,嘱咐他们看着,上了楼,没见到老板,又择回了五楼。

  三楼门外。

  瑾棉恼了,“莫凯你让开,我要回去了。”

  莫凯抿着嘴,堵着门一动不动的,视线紧盯着瑾棉,已经过去五分钟了,瑾棉竟然还没事,他也不放心让瑾棉进去,二人又陷入了僵持。

  瑾棉嘴角抽搐,沈先生的朋友都好奇怪。

  沈鸿煊停好车,直接上了五楼,见到504门口的黑衣人,楞了,莫凯的人,黑衣人看向沈鸿煊,“先生请走开。”

  沈鸿煊抿着嘴,冷冷的道:“莫凯呢?我要见里面的人?”

  黑衣人懵了,能知道老板的名字,一定不简单,二人对视了一眼。

  马晓走过来,“沈总?”

  沈鸿煊见到马晓,“我要进去。”

  马晓知道经过,笑着道:“沈总,您太太不在里面。”

  沈鸿煊眼里结了霜,十几分钟过去了,瑾棉怎么了?没见到人,身上的煞气越来越浓烈,“她在哪?”

  马晓抖了抖,“应该在三楼。”

  沈鸿煊抬脚走了,马晓连忙跟了上去,二人刚到三楼,就见到瑾棉和莫凯的僵持。

  “啊!”瑾棉猛地被人带入怀里惊呼出声,闻着熟悉的味道,身上的防备没了,“沈先生?”

  沈鸿煊闻着瑾棉特有的体香,才感觉到真实,谁都不知道来的路上他的想法,只有一个信念,找到她,无论如何!

  当人真的找到了,毫发无损在自己怀里,沈鸿煊才感觉到真实,可是没忘了还有两个电灯泡。

  沈鸿煊单手搂着瑾棉的,冰冷的睦子看向莫凯,“谢谢!”

  莫凯扯了扯嘴角,“我没帮上忙。”

  他们在打什么哑谜?瑾棉眼里满是疑惑。

  知道经过的马晓,低着头,老板的确没怎么帮上忙,沈太太根本没中春药。

  莫凯的看着有话要说的马晓,示意了一眼,两个人走的远了一下,马晓才道:“叶瑾晴中了春药。”

  这么说叶瑾晴的药被自己喝了?当时在包厢到底发生了什么?

  瑾棉询问着沈鸿煊,“你怎么来了?”

  这才注意到沈鸿煊头发有些乱,想到刚才抱紧她的感觉,瑾棉不傻,一定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沈鸿煊摸出电话,翻出短信,瑾棉瞪大了眼睛,握着的手有些发颤。

  沈鸿煊没错过,“发生了什么?”

  莫凯带着马晓已经回来了,瑾棉才知道莫凯刚才的用意,从自己的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沈鸿煊,“叶瑾晴要害你,她给你的东西不要喝。”

  莫凯站在沈鸿煊身边,也看到了纸条,“那怎么会叶瑾晴中了春药?”

  一听春药,沈鸿煊身上的气压抵到了最低点,瑾棉手又抖了一下,红润的面容瞬间惨白,抿着嘴叶瑾晴竟然这么恨她,自嘲一笑,她和许昊焱还真是天生一对。

  沈鸿煊抓紧了瑾棉的手,有些担忧的看向瑾棉,知道瑾棉又想到了上次的事情,莫凯注意到瑾棉的变化,也想到了他查到的事情,嘴抿成了一字。

  瑾棉回握着沈鸿煊,讲到:“在瑾晴离开后,有个服务生进来给了我一张纸条,说是有人要给我然后就走了,随后瑾晴就回来,我装着闭着眼睛,直到她递给我果汁,我想起了纸条,本来想接过来弄洒,正巧门开了,瑾晴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我就和她换了果汁,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不会在自己的被子里下东西,没想到会是春药。”

  说道春药,瑾棉语气加重了几分,叶瑾晴是想她身败名裂,她的心竟然这么歹毒。

  “没事了,没事了。”沈鸿煊现在只有庆幸。

  牡丹园的包厢门开了,思思扶着门,“棉棉,你怎么还不回来。”

  随后看到瑾棉身边的沈鸿煊,指着沈鸿煊道:“我说呢,原来是你家沈先生来了,要过二人世界。”

  瑾棉,“……”

  思思这么一闹,瑾棉身上的紧绷少了许多,看着思思要倒,连忙走过去扶住,“你家周岳恒呢?”

  “嘿嘿,我家岳恒被人灌酒呢!快点和我去救救他。”思思拉着瑾棉喊道:

  瑾棉为难的看了着沈鸿煊,在沈先生点头后,瑾棉才扶着思思进去,责怪着思思,“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不能喝非要喝这么多。”

  思思不干了,“棉棉你真像我妈,今天我高兴。”

  门关了,隔音了瑾棉后面的回话。

  沈鸿煊摸出烟,点了一颗,缓解一直紧绷的神经。

  “给我一根。”莫凯开口道:

  沈鸿煊将烟丢了过去,莫凯自己点着了,深吸了一口,“504,叶瑾晴和一个女人在里面,我让人看着呢,两个人都中了春药。”

  沈鸿煊拿着烟的手顿了下,叶瑾晴还有合伙,“长的什么样?”

  莫凯的目光看向马晓,马晓大概描述了一下,沈鸿煊掐断了手中的烟,海青青。

  莫凯一看沈鸿煊严重的寒霜,知道沈鸿煊一定认识,“我有她们谈话的语音和视频,你要不要听?”

  “不是送给我?”沈鸿煊抬眼看着莫凯。

  莫凯吐出一口烟,“你想怎么解决?”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沈鸿煊的睦子里闪过幽光。

  “哈哈,和我想的一样,你不好出面,我帮你解决,你欠我一个人情如何?”莫凯手中的烟吸没了,又点燃了一根。

  “好,做的利索点。”

  “放心。”

  沈鸿煊脱了外套,嘴角带着嗜血的微笑,“把东西拷贝给我一份。”

  说着沈鸿煊站起身,要进牡丹园,开了门脚步停顿了一下,“她是沈太太。”

  莫凯楞了,马晓更是傻眼了,暗自想了下,老板的关注好像的确多了,偷偷的看向老板,脸色毫无反应,自己想多了?

  瑾棉坐在沙发上,淡笑着看着他们拼酒,沈鸿煊的到来,对于喝多的人,没引起多大的注意,只有女生注意到。

  沈鸿煊直接坐在瑾棉身边,自然的拿起瑾棉的双手握着掌心。

  瑾棉侧头,“喝点什么不?”

  “不喝了,我陪陪你。”沈鸿煊回着。

  “沈先生,我没出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瑾棉在沈鸿煊耳边说着。

  “恩。”

  回她一个字,瑾棉磨着牙。

  “你从哪里赶过来的?”竟然十几分钟就到了。

  “海德路。”

  瑾棉傻了,再快也要半个小时吧!

  “飚了车,闯了四个红灯,明天要去交罚款。”

  瑾棉,“……”

  为什么她心里满满的感动,“我很幸福。”

  “知道就好,以后记得不许爬墙。”

  瑾棉,“……”

  “如果我要是爬了呢?”瑾棉磨牙问道:

  沈鸿煊幽暗的目光落在瑾棉身上,瑾棉后悔了,她不该好奇,现在反悔行吗?

  就在瑾棉心里蹦蹦直跳的时候,沈鸿煊搂过瑾棉,“谁敢挖墙脚,我让他成为最后一个太监。”

  瑾棉,“…….”

  沈先生,现在最后一个太监的名头还在你头上挂着呢!

  瑾棉不服气了,“要是你呢?你经不住外面野花的诱惑呢?我该怎么做?”

  “不会。”

  这么简单?随后瑾棉在怎么问,沈鸿煊就只回两个字,怎么沈先生又变成惜字如金了?

  吴林观察瑾棉和沈鸿煊很久了,听不见说什么,看着二人的互动,吴林也嫉妒了,原来传言是真的。

  看向周围这才想起来没见到瑾晴,大步走了过去,“看到瑾晴没?”

  听到瑾晴,瑾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抿着嘴,“不知道。”

  吴林还要问,感觉到沈鸿煊冷冽的目光,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端着酒杯走了,打了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也没多想,放下,以为瑾晴自己回去了,又有些埋怨,走了也不叫她。

  瑾棉和沈鸿煊的好气氛没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三三两两的开始告辞,瑾棉站起身,看着周岳恒抱着思思,“你能行吗?要不我送思思?”

  周岳恒搂着思思,“不用,我没喝醉,我送她就行。”

  瑾棉还是不放心,思思死死的抱着周岳恒,打着瑾棉的手,“不用棉棉,我要岳恒。”

  最后瑾棉终于妥协,眼看着周岳恒抱走思思,表情有些怪,周岳恒送思思会斐宅?不怕被打出来?

  沈鸿煊走到瑾棉身边,将身上的外套披在瑾棉身上,“周岳恒有分寸,放心好了。”

  瑾棉送走了以后一拨人,才和沈鸿煊走出包厢,马晓等在门口,对瑾棉道:“沈太太,酒已经结了。”

  在沈鸿煊冰冷的目光中,马晓逃了。

  瑾棉面对沈鸿煊的询问的眼神,解释了经过。

  沈鸿煊暗自磨牙,搂着瑾棉走了,“这里太乱,以后不要来了。”

  “恩。”

  就算沈鸿煊不说,经过今天的事情,瑾棉也不打算来了。

  二人刚走到楼下,见到方硕等着呢!

  方硕是到了打电话给沈鸿煊,沈鸿煊让在楼下等的,萧恩后跟过来,已经走了,他知道二哥现在不想见到他,只留下方硕一人跑了。

  回去的路上是方硕开车,瑾棉的确有些惊吓,酒又犯了后劲,靠在沈鸿煊的身上睡觉了。

  沈鸿煊侧头看着瑾棉,摸着瑾棉的头发,他知道瑾棉一定猜到了瑾晴的结果,只是她不问而已,嘴角忍不住上扬。

  睡梦中的瑾棉,做了春梦,感觉喘不过气,才睁开眼睛,对上沈先生的睦子,陷了进去,红着脸主动搂住了沈先生的脖子。

  主动的瑾棉,沈鸿煊愣了,随后用热情汇报着瑾棉,这一晚酒精壮胆子,瑾棉放的最开。

  等瑾棉昏过去时,沈鸿煊摸着瑾棉湿湿的头发,酒也是个好东西。

  沈先生,突然发现家里是该买些酒回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五十五章 沈先生,你老婆爬墙速来-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