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六十一章 沈先生,你是来敛财的吧-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二章 沈先生,逢赌必输神技能-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度假三天已经是奢侈,当日下午就踏上了归程,飞机起飞,瑾棉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升起的晚霞。心里满是不舍,这三天没有繁忙的工作,没有任何人打扰,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宁静幸福。

  沈鸿煊大手抓紧瑾棉,“明年我再带你来。”

  明年,瑾棉垂下头,沈先生的意思,今年不会再出来了,瑾棉有些出神,以前不感觉到委屈,因为她没有爱上沈先生,只是利益关系,有没有婚礼。有没有蜜月她都不在乎,反正她都是要走。

  可是现在她委屈了,她渴望有浪漫的婚礼,渴望有甜蜜的蜜月,她猛然发现,自己变的很贪心,心里微微叹气,沈先生有多忙她知道,能陪她出来三天。她应该该满足,对着沈鸿煊甜甜的一笑,“好。”

  沈鸿煊目光认真的看着瑾棉,瑾棉眼里的叹息怎么逃得过他的眼睛,用力握紧瑾棉,时间不对,现在还不是时候,允诺一样,“今年所有的事情会尘埃落定,以后每年我都带你出来旅行。”

  瑾棉闭上眼睛靠在沈鸿煊的肩膀上,轻轻点头,明明已经说服了自己,可是心里还是涩涩的。

  沈鸿煊张了张嘴,最终没说出口,我欠你一场婚礼,现在不是时候。我怎么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沈鸿煊看向窗外的云层,是该加快速度了。

  第二日早上,飞机降落在s市国际机场。

  方硕早早就来了,眼泪汪汪的看到沈鸿煊,他终于可以解放了,这三天忙的晕头转向的,他现在严重失眠。

  瑾棉看到方硕发青的眼眶,有些不好意了,“辛苦你了。”

  方硕心里一暖。“我应该的。”

  沈鸿煊目光落在方硕身上,“今天休息吧!明天早上再来。”

  这是放他假了,方硕惊喜了,他算算,这是半年来第一次休假?扯了扯嘴角,他可真是工作模范。

  方硕打车走了,沈鸿煊亲自开车回家,将瑾棉送回家后,开车回了公司,方硕休假,公司需要他盯着。

  沈鸿煊前脚刚进公司,公司所有人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本打算今天沈鸿煊再不回来就找事的沈杰明,恨的心里直吐血。他肯定,沈鸿煊是掐好了点。

  孙淼从董事长办公室回来,坐在电脑前,有一封邮件,以为是助理发过来的工作邮件,点开一看,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握着鼠标的手都在发抖。

  “沈鸿煊再查你和叶瑾晴的关系,以后小心一些。”

  孙淼从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平静,连忙回复,“你是谁?”

  发送了半天都没有人回复,孙淼阴着脸,她只在叶瑾棉面前露出过马脚,一定是叶瑾棉告诉的沈鸿煊,很好,她没动手,倒是有人动手。

  叶志远办公室。

  叶志远皱着眉头,“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过没事最好不要过来。”

  孙淼大方的坐在沙发上,有些委屈,“当然是有大事,没大事我怎么会亲自过来,不知道是谁给我提醒,说沈鸿煊在查我和瑾晴的关系。”

  “你说什么?”叶志远猛的站起身,脸色十分的难看。

  “我说沈鸿煊对我和瑾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在查瑾晴和我的关系。”

  孙淼又重复了一遍,叶志远眼里闪过怒气,对孙淼喝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现在怪我?”孙淼也火了。

  “不怪你,难道怪我?谁让你换的孩子啊!你自作主张换走了我和碧霞的女儿,现在更是留下把柄,这些不是你的错?”

  叶志远真的火了,这个女人竟然一直瞒着他,如果不是上次瑾晴坐牢,想必孙淼还不会说,他还奇怪,孙淼对碧霞的孩子都很仇视,怎么会对瑾晴爱护有加,处处护着瑾晴,原来根源竟然是孙淼换走了他和碧霞的女儿。

  “怎么,你心疼了?心疼宋碧霞和你的女儿?”孙淼赤红着眼睛,恨恨的道:

  “你简直不可理喻。”

  孙淼冷笑着,“对我不可理喻,我没宋碧霞温柔,要不你怎么会娶了宋碧霞。”

  翻旧账,叶志远脸色铁青,“你怪我,孙淼当年是你跟沈杰明跑了,后来沈杰明为了钱甩了你,你才回来找我,你有什么资格怨我。”

  孙淼的脸色一青一白,当年特殊年代,她的确看上了能回城的沈杰明,跟着沈杰明跑了,后来沈杰明不要她,她还打了孩子,也认清了沈杰明,才意识到叶志远的好,回头去找叶志远,可是当时叶志远已经和宋碧霞结婚。

  男人都薄情,开始叶志远恨她,后来不还是被她拿住,苟且后怀了孕,竟然和宋碧霞同一天生产,当时怀孕她就算计,如果同性别就把孩子换了,凭什么她的孩子要背负私生子,结果当年她生了龙凤胎,她只能换了女儿。

  后来跟着叶家回到了s市,被叶志远发现沈杰明对她还有意,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叶志远见孙淼脸色难看,暗自反省,他不该失控,可有不甘,一个纰漏都可能功亏于溃,深吸了一口气,他要稳住,缓和了语气,“是我不好,剩下的我来解决。”

  孙淼的脸色这才好些,她不能失去叶志远,姿态也降低了,“是我不好,当初我不该因为嫉妒换了孩子。”

  叶志远搂过孙淼,“当初那个女孩真的死了吗?”

  孙淼抿着嘴,咬死了,“死了,当年你不在,生病死了。”

  “哦”

  孙淼没说真话,叶志远也不说破,死没死又能如何,他更在意的是眼前,刚才只是顺嘴提了一句。

  “致远,你说神秘人是不是知道什么?他会不会对我不利。”孙淼有些心虚,连忙转移叶志远的注意力。

  叶志远眯着眼睛,分析着,“也不一定会知道,可能是沈鸿煊的敌人,查沈鸿煊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动作,所以给你提个醒,应该抱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心态。”

  一分析孙淼松了口气,多一个人知道就是多一分危险,皱着眉头,“他是谁?”

  “是谁?应该是上次偷投标书的人,你先别管了,剩下的交给我,只要你不露出马脚就好。”这才是叶志远担心的。

  “你真当我蠢,这么多年我也没漏出来过,放心好了。”说道这里,孙淼有些得意。

  “以后尽量在电话里说吧,别亲自来找我。”叶志远还是不放心,孙淼现在可能已经被盯上了。

  孙淼也懂,叶志远的担心,“什么时候是个头?”

  叶志远神色不明,“快了,在等等,好了你先回去吧!”

  孙淼有些不甘心,知道不能多待,今天是冲动了,拎着包离开了。

  锦绣园

  瑾棉泡了杯茶递给坐着的叶妈妈,“朋友送的绿茶,妈,你尝尝。”

  叶妈妈接过茶杯,楞了一下,大女儿竟然知道她喜好绿茶,抿着一小口,的确不错。

  瑾棉见叶妈妈喜欢,开口道:“喜好,一会走,我给你带回去一些。”

  叶妈妈的确喜欢,刚喝一口也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好茶,大女儿有这份心就好了,虽然不舍却拒绝道:“还是你留着喝吧!家里不缺茶。”

  “我这里有很多,都是沈先生朋友送的,我和鸿煊不喜欢茶,送了舅舅一些,还有一些本来就是给你留的,只是一直没机会给你,这次正好赶巧你过来,直接拿回去就好。”

  叶妈妈见大女儿说的是真的,欣喜的道:“那妈妈就不客气了。”

  瑾棉笑了笑,无论她是不是叶妈妈的女儿,却不能抹灭叶妈妈对她的好,能在物质上帮助,她也能换一些恩情。

  叶妈妈心里很复杂,她今天实在受不了家里的气氛,所以才试着给瑾棉打电话,她没有朋友,心里一直憋着,所以想找个人聊聊,才想多日不见的大女儿,她知道瑾棉不会回来,得到瑾棉同意,自己就赶了过来。

  瑾棉叹了一口气,打量着叶妈妈,多日不见好像衰老了很多,本不打算主动询问,终究心疼的问,“妈,找我什么事?”

  叶妈妈脸一红,才发现自己每次来找大女儿都是别有目的,闷闷的道:“没事,妈就说来看看你。”

  瑾棉眼里闪过惊讶,没有所求还有些不适应,“那今天来是?”

  “妈就说在家憋挺慌,所以特意来你这里聊聊。”叶妈妈神色有些黯然。

  这是瑾棉真惊讶了,叶妈妈无论什么事情都会忍着,现在是受不了了?

  “妈,其实也没事可以多去外婆和舅舅那里走走,你的心情也会好很多。”

  叶妈妈脸上有些尴尬,她能说去了几次她老是抱怨,又伤了母亲的心吗?再有致远让自己求哥哥,哥哥现在都躲着她。

  瑾棉见叶妈妈不说话,也了解了几分,在学校的时候,舅舅一提妈妈就叹气,最终叹了口气,“妈,你有什么跟我说说,心里也能舒服些。”

  叶妈妈惊喜的看着瑾棉,大女儿竟然会主动,是不生她气了,实在是憋的慌,“棉棉以前是妈妈不好,你别放在心里。”

  “恩。”他女帅划。

  瑾棉淡淡的语气,叶妈妈也没在意,接着道:“这段时间也不知道瑾晴怎么了,动不动就发脾气不说,还喜欢砸东西,现在看到谁都烦,你奶奶只会怨我,就连你爸最近都不会回家。”

  瑾棉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有接话。

  叶妈妈就是需要发泄,瑾棉回不回并不影响她,一直在诉着苦,瑾棉越听眉头越皱,叶妈妈将所有的埋怨都推到别人身上,从来不看自己,叶奶奶能这么嚣张,还不是叶妈妈自身的原因,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叶妈妈越说,越激动,又有些怨上了瑾棉,明明瑾棉现在能够给她撑腰,却不管不问的,语气也变了,虽然细微,还是被瑾棉察觉,叹了一口气。

  “妈,你出来这么久行吗?”瑾棉打断了叶妈妈的话。

  叶妈妈一看时间,可不是出来了两个小时,脸上一慌,“棉棉,你陪妈妈回去一趟好吗?”

  “妈,不是我不陪你回去,你也知道奶奶见到我恨不得撕了我,还有瑾晴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我。”

  叶妈妈站起身,瑾棉说的对,说不定瑾棉走了,家里怎么折腾呢,拎着包连忙离开了。

  瑾棉送走了叶妈妈,回来坐在沙发上,苦笑了一声。

  叶妈妈刚进家门,迎头就是一个靠枕,力道有些大,叶妈妈后退了一步,见叶奶奶怒视着她,叶妈妈小心翼翼的问,“妈,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还问我,一中午午不在,死哪里去了?家里不用管了?”叶奶奶怒骂着。

  叶妈妈已经习惯了,摸出了路子,老实的站着挨训。

  “够了,妈,以后你别骂碧霞,是我让她出去的。”叶志远竟然这个时候回来。

  叶奶奶骂声卡在喉咙里,脸涨的通红,狠狠的剜了一眼叶妈妈,看到儿子警告的目光,哼了一声上楼。

  叶志远走过来拉着叶妈妈坐在沙发上,看到叶妈妈手中的茶叶,询问着,“这是去买茶叶了?”

  叶妈妈被丈夫关心,心里发甜,“不是,我是去了棉棉哪里,她给我拿的。”

  叶志远睦子闪烁了下,见妻子满眼爱慕的看着自己,没由来的叶志远头一次感觉到愧疚,眼前的女人一直以他为天,她才是最可怜的人,什么都不知道,想到她还不知道女儿被换走,叶志远头一次温柔,“我带你去吃饭。”

  幸福来的太突然,叶妈妈连连点头。

  沈氏

  一天时间沈鸿煊都在忙,一叠需要他签字的文件,一上午才处理了五个,身边又没有方硕在,忙的连午饭都没吃上。

  “咚咚”办公室的门响了。

  “进来。”沈鸿煊低着头喊道:

  “头,这是刚接收过来的文件。”方硕走进来将文件递过去。

  沈鸿煊抬头有些惊讶,“今天你不是休假?”

  “睡不着,下午就过来了。”

  “正好,帮我把这些签字的文件派人送到各部门。”沈鸿煊递过去一叠文件。

  方硕出了办公室门,扯了扯嘴角,他可真是够贱的,突然休假了,还浑身不舒服,刚才头的眼里也是这个意思吧!他有些后悔来了,以后是不是没假期了?

  下午,瑾棉接到沈先生电话,并没有做饭,六点准时,沈先生回来到家中,看到收拾妥当的瑾棉和阳阳,“咱们走吧!”

  “好。”

  七点钟到了饭店门口,对比瑾棉的紧张,阳阳东张西望的,对这个特色的饭店很好奇。

  沈鸿煊停好车,拉着瑾棉的手,像是?励一样,瑾棉暗笑自己这点出息,对沈先生点点头,沈鸿煊才松开手。

  一家三口,还没进包厢,就听见包厢内吵杂的声音。

  “来来下注下注,我赌二哥今天不会带人来。”郑纾解看嗓门最大嚷嚷着。

  “我也赌,二哥不会带来。”老幺的声音。

  郑纾解不干了,“你们这些人,怎么能这样,都赌不来,这赌局还有什么意义。”

  萧恩嗤笑了一声,“那你怎么不赌,二哥会带来人?还好意思说我们。”

  “就是,郑老四,要不你赌能带来人。”杨三笑嘻嘻的道:

  “你们,好,我还就赌二哥会带人来了。”郑纾解狠狠的道,心里却期待着二哥一定要来,不来他就输惨了。

  瑾棉,“…..”

  这些人在拿她做赌局?

  听够了,沈鸿煊才推开包厢的门,刚才还乱糟糟的包厢静了,接着是郑纾解抽风一样的声音,“啊哈哈哈哈,给钱,给钱,我赢了。”

  杨三等人脸绿了,沈老二竟然真的带人来了,还不止,小家伙也带来了。

  沈鸿煊拉着瑾棉坐好,淡淡的看了郑纾解一眼,开口道:“三七分。”

  郑纾解笑声没了,想了想也合适,拿沈老二赚钱烫手,分出去三成也好,刚要开口。

  沈先生又开口了,“我七,你三。”

  瑾棉,“……”

  哈哈哈,杨三等人笑了,让郑四嘚瑟。

  “二哥,你太狠了,喝着我就赚了个本。”郑哭了。

  “怎么有意见?”沈鸿煊抱起阳阳坐好,目光闪了闪。

  “没,没。”郑四抖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瑾棉听到沈先生带他见朋友,她原来还紧张,现在已经放松了,这些人很有意思,而且不是还有沈先生护着呢!对着这些人的目光也不紧张了,反倒是淡定的坐好,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

  老幺蹭到阳阳身边,对着瑾棉叫道:“嫂子,你好,我是鹿凡,这里的老幺,你叫我老幺就成。”

  有了第一个开头,郑纾解也跟着开口,“我是郑纾解,他们都叫我郑四。”

  “我是杨知行,杨三。”

  萧恩笑嘻嘻的,“我就不用介绍了,嫂子对我最熟。”

  杨三眯着眼睛,重复了一句,“哦,最熟,照片都是你拍的。”

  萧恩哭了,瞪了一眼阴坏阴坏的杨三,“二哥,我有罪。”

  瑾棉,“…….”

  她才发现,原来萧恩一直都是受气包一类的。

  见沈鸿煊对自己点头,瑾棉笑着道:“想必大家也都听说过我,我也不矫情,我是叶瑾棉,别看我年纪比你们小,托了沈先生的福,反倒成了你们嫂子,不管你们叫的是否心甘情愿,不服气,沈先生等着呢!”

  瑾棉故意这么说的,她能感觉到这些人对沈鸿煊的情义,也知道,这些人能真的接受阳阳,也不一定会接受她,沈先生这么霸气,她怎么能够丢脸呢!

  谁也没想到瑾棉会说出这样的话,杨三和郑纾解对视了一眼,这里只有他们两个没叫嫂子,虽然瑾棉借着沈鸿煊,却不让他们反感,反而惊喜,沈老二身边不需要什么都不懂的菟丝花,看瑾棉多了些认同。

  沈鸿煊勾着嘴角,看了一眼杨三和郑纾解,比自己收拾他们都爽,这就是他沈鸿煊的妻子。

  萧恩一直都笑眯眯的,他相处的最久,才不参与呢,心里坏笑,哼哼,一直看他笑话,看今天过后二哥怎么收拾你们两个,二哥可是小心眼的人,目光又落在老幺的身上,这小子才是最聪明的。

  沈鸿煊挑眉道:“怎么样,服气吗?”

  瑾棉,“……”

  沈先生,这是在嘚瑟吗?

  “哈哈,服气,服气,嫂子果然名不虚传,我杨三服了。”杨三哈哈笑着道:

  “我郑纾解也服了,嫂子以后叫我郑四就行。”郑纾解也笑着道:

  瑾棉呼出一口气,脸上有些笑容,看了一眼沈先生,我也不差。弄的沈鸿煊手有些痒痒。

  媳妇介绍了,还有儿子呢,沈鸿煊嘴角勾着,“来见见你们的侄子,你们懂的。”

  沈鸿煊刚才一笑,他们心里就一抖,沈老二没好算计,果然来了。

  老幺抱起阳阳,从脖子上摸出了个暖玉,“来,小叔叔给你礼物。”

  阳阳看了一眼爸爸,见爸爸点头,阳阳眼睛弯了弯,“谢谢小叔叔。”

  郑纾解低头看了一眼刚得到的赌金支票,哭了,刚分给沈鸿煊七成,剩下的三成也保不住了,还要被沈鸿煊记一次,以后一定要长记性,沈老二的钱不能拿。

  阳阳接过支票不懂了,沈鸿煊接过来,“爸爸,给你拿着。”

  瑾棉,“…..”

  其实沈先生是带儿子敛财的吧。

  杨三在兜里一摸,两个冰种老坑的骰子,“这个给你玩。”

  阳阳爱不释手的摸着,甜甜的道:“谢谢叔叔。”

  萧恩有些肉痛,上次贩卖照片刚得的钱还捂热乎又没了,“叔叔没带东西来,以后叔叔包你一年的炸鸡腿。”

  瑾棉,“…….”

  萧恩为什么老是踩沈先生的雷区。

  杨三嗤笑了一声,“萧老抠,你可真对的起你的名声。”

  萧恩想想好像是太抠,伸出两个手指,狠了狠心,“两年,不能在多了。”

  瑾棉感觉到沈先生的气压已经很低了,阳阳缩了缩小身子,他和这个叔叔有仇吗?为什么老是提炸鸡腿,伸手扯了扯沈鸿煊,“爸爸,不是我要吃的。”

  瑾棉揉了揉阳阳的卷毛,“爸爸知道,阳阳不吃炸鸡腿。”

  沈鸿煊眯着眼睛,冷冷的丢出五个字,“阳阳在减肥。”

  萧恩哭了,怎么就他踩雷区,“二哥,呜呜。”

  瑾棉,“……”

  一个大男人竟然像沈先生撒娇,瑾棉恶寒,又警惕的盯着萧恩,其实萧恩喜欢沈先生,是吧,是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章 沈先生,开启虐单身狗模式-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