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六十七章 沈先生,有人带走了你儿子-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八章 沈先生,醋坛远名杨-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瑾棉快速的穿了衣服,一下楼才想起来,沈先生带着阳阳去晨练了,拍了额头一下,转身回了卧室。去卫生间洗漱,站在镜子前看着手上无名指多了的戒指,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刷牙的动作快了几分。

  下楼做早餐,熬了素菜粥,蒸了超市买的小包子,又拿出来几样小咸菜,等包子蒸熟,沈先生带着阳阳回来了,沈鸿煊目光落在厨房,一眼就看到瑾棉手上的戒指,推了一把阳阳,“快点走。”

  阳阳闻了闻包子的香气,揉了揉咕噜咕噜叫的小肚子。加快了脚步,站在自己的专属小板凳上,胡乱的洗着脸,就要下去,“认真洗。”

  阳阳瞪着眼睛,他今天没得罪爸爸啊!还是认命的老实洗干净小脸,见沈鸿煊点头,丢开手巾跑到餐厅,爬上自己的座位老老实实的坐好。开饭咯。

  瑾棉端着包子放好,拿了个小碟子放到阳阳面前,沈鸿煊已经走了出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瑾棉端过粥,“吃饭。”

  一听开饭,阳阳拿着包子啃了一口,满足的吧嗒嘴,好吃。

  有阳阳在,瑾棉忍住了要说戒子的事情,阳阳看了眼妈妈,又看了眼心情很好的爸爸,大人的世界他不懂,还是吃饭吧!

  送阳阳去学校,瑾棉坐着沈先生的车去公司。

  一路上瑾棉就在偷瞄着沈鸿煊的手,没见到戒指。有些失望,随后又想到沈先生昨晚是求婚,沈先生怎么会有戒子,这么一想心里的不舒服也没了,手指无意识的摸着手中的戒子,脸色带着浅浅的微笑。

  沈鸿煊分心盯着瑾棉,嘴角勾着笑容,心情好还放了音乐。

  沈鸿煊停好车,瑾棉跟着沈鸿煊走进大厦。两个人等着电梯,瑾棉坐着沈鸿煊专属电梯,等到了公司楼层,电梯开了,瑾棉迈出电梯,又迅速折回到沈鸿煊身边,“沈先生,戒指我收了,可是求婚不算数。”

  沈鸿煊看着电梯关门,摸着耳边,眼里满是宠溺的微笑,不算吗?

  等到了20层,沈鸿煊一出电梯,方硕就多打量了几眼。哎呦?今天头的心情不错。

  不过沈鸿煊的好心情,随着拆开挂号信没了,方硕看着丢过来的信,黑了脸,莫凯怎么这么执着,一天换一样的玩法,在看着信里的报纸,还真是小心眼的男人,想到这里多看了头一眼,恩,恋爱中的男人心眼更小。

  方硕回到自己办公室,打电话给马晓,“兄弟,别难为我了,咱都是给人卖命的。”

  马晓,“…….”

  随后马晓大骂,“你以为老子想难为你,不难为你就是难为我自己,呜呜,我也不容易。”

  莫凯,“…….”

  二人互相吐槽,心里满是草泥马翻腾着,挂了电话,比着互相的惨状,两个人都舒服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古人诚不欺我。

  而楼上孙淼办公室,孙淼拿着手中厚厚的资料,从第一页开始看,本来不在意的态度,随着翻看抓着资料的手越来越缩紧,直到看到雅琪母亲的名字还有照片,资料的一角直接被撕裂,眼里闪过惊恐,怎么会是她。

  孙淼拿着雅琪的照片,闭着眼睛和宋碧霞一对比,两个人还真相,是她,那个被她送走的孩子,当年她换了孩子怎么会养在身边,深怕被叶志远发现问题,叶志远一次出门,就将女孩送给了农村妇女,等叶志远回来时说生病死了,叶志远当时还对她很愧疚来着。

  现在倒好,这孩子不仅长大了,而且还抢她女儿的男人,她怎么允许,瑾晴已经有人怀疑了,要是让雅琪在普光,她的处境就危险了,孙淼抿着嘴,她现在要怎么办?他台爪划。

  孙淼继续看着资料,壹会所?雅琪竟然被自己哥哥卖到了壹会所,看到这里孙淼哈哈大笑,宋碧霞抢了叶志远,一定没想到女儿会被卖了吧!接着看,脸色又阴沉了,竟然被许昊焱给收了,最可恨雅琪还没有被人碰过,难怪许昊焱护着。

  说来这还要感谢沈鸿煊,莫凯原来接了沈杰明的活,挑中了刚卖进来的雅琪,后来莫凯和沈鸿煊有了关系,也就忘了雅琪,但是以前莫凯就交代过,别人也不敢碰,直到雅琪遇到许昊焱,底下人询问了马晓,马晓才想起来,只是一个女人,就卖了许昊焱人情。

  雅琪她不能自己动手,也不能让瑾晴动手,不过盯着雅琪哥哥的信息,赌徒一个,眼里闪过光亮。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敲响了,秘书走进来,“孙总,唐小姐找您。”

  唐苗苗换了行头,穿着淡绿色连衣裙,收腰型,衬托了完美的身材,腰身也盈盈可握,在配上染黑披着的长发,少了风尘气息,多了稳重清纯。

  孙淼的打量让唐苗苗内心紧张,昨天晚上她住在宾馆,真没有人来抓她,更坚定了跟着孙淼的心,成为人上人,深怕孙淼不满意,今天的穿着是费了心思的。

  “不错,行了,收起的小家子气,一会跟我去见见人。”孙淼盖上资料,眼里闪过鄙夷,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唐苗苗惊喜了,抬起了头,眼里迸发着渴望。

  孙淼眼里闪过狠辣,“给我记住了,你是我远方亲戚,刚大学毕业来s市工作,你的证件已经让人办妥了,以后就叫我表姨,听明白了吗?”

  能换一种身份,洗刷不堪的过往,唐苗苗惊喜的连连点头,“记住了。”

  孙淼满意了,“好了,跟我上楼,见见杰明也算认认亲。”

  唐苗苗跟着孙淼的背后,眼里闪着光亮,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孙淼推开了门,沈杰明放下文件,见孙淼皱了下眉,这几天随着孙淼的身份普光,以前觉的孙淼挺好的,可是现在倒是觉得有些小家子气,而且孙淼的存在,也在提醒着他的过往,如果不是二人有共同的秘密,沈杰明压下心里的不耐烦,“出什么事了?”

  孙淼察觉了,脸上的笑容也没变,拉过唐苗苗,“老沈,这是我远方外甥女,正巧来找工作,我就带你来看看。”

  孙淼不提,沈杰明都要忘了,孙淼还有亲戚,不过也没在意,不动神色的打量着唐苗苗,对上唐苗苗害羞的微笑,愣了一下,“恩,你看着办吧!”

  孙淼深怕沈杰明不喜,一直紧绷着神经,也没发现沈杰明的异常,听到沈杰明的话,呼出一口气,成了,对着唐苗苗说,“你现在外面等我。”

  唐苗苗听话的出去了,沈杰明知道孙淼有话说,多年的默契还是有的,孙淼直接的问,“唐苗苗这个人怎么样?”

  “你要说什么?”沈杰明皱着眉头。

  孙淼得意的把计划说了,但是隐瞒了唐苗苗当过风尘女子,在怎么都是她亲戚,她不想让沈杰明看轻她。

  “恩,既然是亲戚,晚上叫鸿煊夫妻,一起吃个饭,只怕他们夫妻不会来。”

  孙淼笑了,“我有办法。”

  “恩,那你去安排吧!”沈杰明对孙淼办事放心。

  出了办公室,孙淼看了一眼唐苗苗,“你先去租房子,租个小区好点的,这里有张卡,里面有十万拿好,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一起吃个饭。”

  唐苗苗听到十万,抓着卡的手微不可见的抖了下,兴奋的,孙淼嗤笑了一声,高傲的走了。

  楼下,公司的游戏第一篇,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一早上来,瑾棉就被这个惊喜砸懵了,跟着周岳恒去了开技术部,虽然看不懂专业编码,但是人物图片瑾棉还是能够看懂的。

  瑾棉激动的道:“这么快,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以为最少要三个月。”

  周岳恒身上也散发着喜悦,第一篇成功,已完成就可以争取和华宇合作,年末游戏就能开发出来,一个游戏出来,无论是卖了还是合作,都会让公司提升一大步,离他的目标也能进了,等娶思思的时候底气也更足。

  周岳恒看向孟奇,“这要感谢孟奇,他找的朋友都是有经验的,不需要前期的摸索,有框架直接开始就好了。”

  瑾棉笑着对身边的孟奇道:“谢谢!等第一篇成功,我做主给所有人加薪百分之十。”

  最沸腾的就是技术部了,技术的工资本身就高,百分之十可不是小钱,大家都激动了,回去工作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晚上还没下班,瑾棉提前上楼等沈先生一起回家,推门走进办公室,沈鸿煊在交代方硕事情,老实的坐在沙发上等着。

  方硕走了,沈鸿煊起身来到瑾棉身边,“今天有高兴事?”

  “那么明显吗?”瑾棉挑着眉头。

  沈鸿煊把玩着瑾棉的手,手指摸着戒指道:“沈太太,都写在你脸上了。”

  瑾棉现在像个慵懒的猫,舒服的靠在沈鸿煊的肩膀上,小手拉着沈先生的大手,迫不及待的道:“还真有喜事,游戏第一篇要出来了,沈先生公司有了重大进步,等过几天就能去找合作了。”

  沈鸿煊挑眉,“还真是喜事,那我也给沈太太一个赏。”

  瑾棉期待了,看着逐渐放大的俊脸,瑾棉黑了脸,到底是沈先生赏她,还是自己被占便宜。

  吻已经落了下来,湿润的舌头画着瑾棉嘴唇的轮廓,就在沈鸿煊要加深吻时,办公室的门响了。

  瑾棉看着沈鸿煊黑脸,“噗”的一声笑了。

  见瑾棉笑的欢,沈鸿煊磨着牙,落下狠话,“看我回去收拾你。”

  瑾棉:“……”

  门开了,竟然是孙淼,沈鸿煊流氓像没了,只剩下刺骨的冷冽,“有事?”

  瑾棉看了沈鸿煊一眼,恩怨被挑到了明面上,沈先生对孙淼的态度更冷了,掩藏的再好,熟悉沈鸿煊的瑾棉也发现了眼底的恨意,视线落在孙淼身上,沈妈妈的死估计也不简单吧!

  孙淼对沈鸿煊的冷已经习惯了,也没在意,见瑾棉也在,正好也不用在去跑腿,带着假笑,“一家人好久没吃饭了,晚上一起吃个饭。”

  “没空。”

  好像是预料到沈鸿煊的回答,孙淼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惊讶的道:“哎呀,阳阳已经接到饭店了。”

  随着话音一落,办公室的气压猛的低了,沈鸿煊骇人的睦子,闪着冷光,瑾棉小脸也冷了,孙淼在威胁他们。

  瑾棉扯了把沈鸿煊,她倒要看看孙淼买的什么药,“淼姨费心了,留下地址我们回去。”

  孙淼扯了扯嘴角,报了地址,转头走了,她不怕他们不去。

  有人会说报警,别闹了,孙淼又没绑架,在名义上阳阳也是沈杰明的孙子,爷爷接孙子吃个饭还犯法了?何况还通知了他们夫妻。

  去饭店的路上沈鸿煊的脸都是臭臭的,瑾棉也磨着牙,千算万算忘了阳阳,是被保护的太好了吗?

  方硕前面开着车,抖了,呜呜,这可不怪他,以前都是他去接阳阳的,每次都提前走,今天是头自己说接儿子回家的。

  饭店包厢内,沈杰明已经到了,孙淼点了菜,菜已经上了桌子,阳阳老实的坐在椅子上,身下的小手互相拧着,没看到爸爸妈妈,他就知道被骗了,压下心里的不安,小脸紧绷着,这么一看得,还真有几分沈先生的冷。

  唐苗苗得到孙淼的示意,凑到阳阳身边,挑着肉夹给阳阳,“你是叫阳阳吧,饿了吧,来张嘴吃块肉。”

  阳阳小眉头一挑,还真像瑾棉,盯着筷子上的肉,很馋,可是忍住了,冷冷的盯着献殷勤的女人,他在这个女人眼里就是吃货吗?本来就不喜欢,现在更讨厌了,直接转了头。

  孙淼都看在眼里,暗骂废物,一个三岁的孩子都搞不定,唐苗苗也恼了,这小鬼头心智太成熟。

  包厢的门开了,阳阳顺着声音望过去,沈鸿煊先走了进来,瑾棉随后跟上,唐苗苗的目光落在沈鸿煊的身上,瞬间被吸引了,却不会忽视掉站在沈鸿煊身边的瑾棉,沈鸿煊的气场太强大,一般都会忽略掉他身边的人,但是瑾棉不同,像是颗东珠,散发着自己的魅力,一冷烈一和煦,两个人的气质互相补充,让人一不开眼。

  阳阳可不会注意这些,他只要见到爸爸妈妈就好,张开小胖胳膊,“妈妈。”

  别问他为什么开口叫妈,只因为爹的目光太吓人,呜呜,他错了,不该随便跟人走。

  瑾棉见阳阳完好,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小子,看着坐在阳阳身边的女人,勾着嘴角,她就说,这顿饭一定有问题,看了一眼移开目光,想挖墙脚,也要问问墙脚的意思不是。

  “大婶,你能让开吗?阳阳想和妈妈一起坐。”阳阳看着还不懂地方的女人,恼了。

  背叫大婶,是个女人都受不了,何况还是年轻的女人,唐苗苗僵了。

  沈鸿煊给了阳阳一个赞,大手一把抱起阳阳,“别人坐过的椅子,怎么能让你妈妈在坐,谁知道有没有病,来换个地方。”

  瑾棉,“……”

  本来就不爽的沈先生,果然嘴真毒,看着年轻姑娘脸都变了,刚才有一瞬的不自在也没了。

  一说有没有病,孙淼握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见是巧合松了一口气。

  桌子也大,沈鸿煊抱着阳阳和瑾棉坐在了与沈杰明对着的方向。

  自始至终沈杰明都没说话,看了一眼唐苗苗,才动嘴,“这是唐苗苗,你淼姨的远方侄女,咱们家亲戚本来就不多,今天吃个饭聚聚。”

  沈鸿煊嗤笑了一声,“您老糊涂了,我可没糊涂,是你的亲戚,不是我的。”

  沈鸿煊这么不给面子,沈杰明脸色不好,想要出口喝斥,孙淼扯了下沈杰明的衣服,“鸿煊说的是,是我的亲戚,这孩子刚到s市,就想带人认识下,也怪我没想周到。”

  瑾棉清澈的睦子,太过于清澈,孙淼感觉好像被看穿心思一样,瑾棉转了目光,看着阳阳眼里的馋样,笑着动了筷子,给阳阳直接夹了鸡腿,阳阳惊喜了,见妈妈点头,小胖手直接抓在手里。

  沈鸿煊侧头看着老婆看热闹的样子,睦子闪过笑意,也动了筷子,还真饿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就见他们一家三口在吃东西,沈杰明神色不明,孙淼更是愣了,唐苗苗视线紧盯着沈鸿煊。

  窥视她男人,她是看戏,可是不代表没情绪,这么直接盯着沈先生,当她是背景板吗?“沈先生,唐姑娘在看你。”

  谁也没想到瑾棉会直接说出来,唐苗苗慌了的低下头。

  沈鸿煊筷子都没停顿,给瑾棉夹了块鸭肉,“是在羡慕沈太太有个好老公,来尝尝还不错。”

  瑾棉,“……”

  有这么夸自己的吗?不过看孙淼像是见鬼似的盯着沈鸿煊,瑾棉满足了。

  随后似笑非笑的盯着孙淼,“淼姨,我看你远方侄女看来要治治眼睛,要是跟某人一样得了窥视病可就不好了,您说是吧!”

  这是直接打脸了?孙淼领教过瑾棉,对瑾棉也有几分忌惮,哪怕有了低,瑾棉的反应还是让她吃惊,眯着眼睛,又小看了叶瑾棉,在暗讽她?“棉棉说的是”

  “吃好了吗?”沈鸿煊的乱入,又打断了孙淼的话,恨的孙淼差点掰断了勺子。

  阳阳摸着鼓起的肚子,“饱了。”

  “恩,回家。”边说边行动,抱起阳阳,拉着瑾棉转身就要走。

  本来做好回击的瑾棉,勾着嘴角,原来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沈先生完美的演示了,瞧沈杰明二人只会变脸,却手不出一个不字。

  不过孙淼找她不痛快,她也想在收收利息,笑着对孙淼道:“谢谢淼姨请我们吃饭。”

  瑾棉露出的白牙,晃的孙淼胃疼,差点气的要吐血,看着紧闭的包厢门,阴了脸,鬼才专门为了请他们吃饭,她是为了让唐苗苗给沈鸿煊当秘书。

  可惜触碰了沈鸿煊的逆鳞,孙淼用错了方法,大可直接领到沈鸿煊面前,沈鸿煊为了演戏可能会收留当秘书,只是最不该就是拿阳阳做要挟,不过算是干了一件好事,至少阳阳小朋友被教育了,不知道后来孙淼知道是自己的功劳,会不会直接气背气。

  回去的车内,阳阳小朋友躲在瑾棉的怀里,爸爸看他的样子好吓人。

  沈鸿煊眯着眼睛,捏了阳阳脸颊,“看来是该对你教育了,回去跟我进书房。”

  “呜呜,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跟陌生人走了,真的不敢了,不要打我屁股。”阳阳吓到了,裂开嘴就嚎。

  就在瑾棉要哄阳阳时,沈先生冷冷的评价,“动作太假,没眼泪,下次演得像点。”

  瑾棉,“……”

  阳阳也不哭了,惊呼的长着嘴,大有爸爸怎么发现的,瑾棉黑了脸,喝着就她被骗了,不解恨的捏着阳阳的胖脸。

  最终阳阳小朋友还是进了书房,出来边揉着屁股,边崇拜的盯着沈先生,瑾棉心里直痒痒,一问,小家伙得意了,“男人的秘密。”

  瑾棉,“……”

  小屁孩一个还男人,眯着眼睛,露出了嘴边的酒窝,甜甜的笑,“好啊,既然阳阳是男人了,以后在闯祸爸爸再揍你,也别来找妈妈,谁叫阳阳是男人。”

  阳阳,“…….”

  呜呜,他真的不能说,说了得罪爸爸,不说得罪妈妈,这回怎么破?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六章 沈先生,别具一格的求婚-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