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一百零九章 沈先生,敌人后院着火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一百一十章 沈先生,脸皮变厚了-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总裁办公室只剩下兄妹二人,空荡办公室内,冉烨霖明明坐在沙发上,可冉冉却好像感觉不到一样,冉冉感觉到了害怕。试探的叫了一声,“哥。”

  冉烨霖冷着脸根本就没有看冉冉,冉冉偷看一眼,抿着嘴,是她冲动了,有很多机会能够见到叶瑾棉,为什么非要今天硬闯进来。

  范泽敲响办公室的门后走了进来,冉烨霖站起身,无视了冉冉,对着范泽道:“买机票,送冉冉回国去。”

  冉冉惊愕的盯着冉烨霖,“我不要,我要呆在华夏,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冉烨霖低着头,两耳不闻,认真的看着文件。

  范泽伸手拉住冉冉,老大决定是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如果这个脾气能改,当初就不会武断的替楚楚做决定,也就不会有误会,最后连楚楚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叹了口气。对冉冉使着眼色。

  冉冉不甘心也知道说不通哥,这么多年她就知道。

  出了办公室的大门,冉冉拉着范泽的手,“泽哥哥,求求你帮我劝劝哥哥。”

  范泽有些为难,他是看着冉冉长大的,在他的眼中,虽然冉冉有些毛病,却还是乖巧的女孩,“你去给阿姨打电话试试,老大至少是比较听阿姨的。”

  冉冉眼睛一亮,对的,她怎么忘记了还有妈妈。

  瑾棉从华宇出来就没在回公司,先回去了家,路过超市瑾棉停下车,挑了条鲈鱼。买了酸菜,又买了一条五花肉,想了想,又买了西兰花才结账离开。

  回到锦绣园四点钟,瑾棉拿出电话打给沈先生,“我到家了,接阳阳的任务交给沈先生了。”

  沈鸿煊勾着嘴角,“遵命。”

  挂了电话瑾棉轻笑了一声。

  沈越泽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站着,沈鸿煊挂了电话。看了一眼办公室碍眼的,“还在这蹙着干什么?”

  沈越泽抿着嘴,“董事长,那我先出去了。”

  沈越泽转身要开门,沈鸿煊幽暗的目光盯着沈越泽,“藏好了尾巴!”

  沈越泽停顿了一下,回身笑着道:“哥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会懂的。”

  沈越泽勾着嘴角走出了办公室,沈鸿煊嗤笑了一声,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五点,酸楚炖了五花肉,酸酸的味道刺激着瑾棉的味蕾,忍不住拿了汤勺喝了一口,嘴里快速的分泌着口水,一口咽下去。瑾棉眼睛都亮了。

  瑾棉忍着继续吃的冲动,看了一眼时间,鲈鱼蒸好了,带上手套拿出来,滴了酱油搞定,端着放到了桌子上,五点半准时,钥匙开门的声音,瑾棉喊道:“快点洗洗手吃饭。”

  说完瑾棉折回了厨房,关了火,拿下砂锅,拎着竹子垫子放在座子上才端着砂锅出来,阳阳已经快速的洗了手爬上了桌子,正盯着桌子上的晚餐流口水。

  沈鸿煊换了身衣服才下来,瑾棉已经摘下围裙坐好,笑着对沈鸿煊道:“沈先生开饭。”

  沈鸿煊笑着坐好,看着桌子上颜色鲜艳的菜也饿了,一听开饭,阳阳动着筷子夹了一块肉,送到自己的嘴里,香,目光落在盖着的砂锅身上,“妈妈,锅里面是什么?”

  瑾棉带上手套开了盖着,酸菜的酸味瞬间充斥了客厅,阳阳小眉头紧皱着,小胖手捂着鼻子,“妈妈,这是什么?”

  沈先生闻到刺鼻的酸味也变了脸,见瑾棉一脸享受的样子,忍住了。

  瑾棉见父子二人的表情,“不好闻吗?我还嫌弃不酸,特意放了醋呢!”

  沈先生脸绿了,他说怎么这么酸?

  瑾棉伸着筷子夹了一大口放在嘴里,享受的眉头都舒展了,见父子二人不动筷子,分别给两人夹了一筷子,“快尝尝,这时东北有名的菜,我今天在公司无聊时翻到的菜谱,你们快尝尝,虽然是第一次做,还不错。”

  阳阳目光盯着爸爸,咽了咽口水,一股子酸味,掩盖了别的菜香,阳阳已经没了食欲,盯着饭碗里的酸菜,好想哭!

  沈太太满怀期待的目光盯着你,沈先生狠了狠心,筷子伸进碗里,夹了一大筷子送进了嘴里,简单的动作,吐咽,嚼都没嚼,沈先生还是黑了脸,酸的沈先生不是不喜欢吃,可是酸菜实在是太酸了,抿了抿嘴,一股酸味,大口扒了几口饭,才好受了一些,“沈太太,你放了多少醋?”

  瑾棉定准了酸菜,边吃边回着,“不多,也就是小半瓶。”

  沈先生,“……”

  阳阳见妈妈不停送进嘴里的筷子,胃里在蠕动,酸的。

  瑾棉见阳阳只盯着自己不吃,“阳阳怎么不吃?”

  阳阳哭着脸,可怜兮兮的盯着爸爸,沈先生低着头,彻底无视了阳阳的求助,阳阳最终在妈妈期待的注视着,吃了进去,苦着脸,“好吃。”

  瑾棉已经吃进去小半锅酸菜,不想再分享出去,听到儿子说好吃,瑾棉想了想,“好吃,你们就在吃点。”

  沈先生和阳阳这回动作出奇的一致,猛摇头,“不用了,不用了,留给沈太太(妈妈)”

  瑾棉一听抿着嘴,“你们真不吃?”

  “不吃。”二人猛摇头。

  瑾棉笑了,“那好,我自己吃。”

  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阳阳本以为就一天的酸菜,没想到,连续一个星期妈妈都在炖酸菜,呜呜,沈先生为此还特意问了医生,知道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躺在床上,瑾棉打着哈提,“沈先生,我今天见到冉大哥的妹妹了,不过我感觉冉大哥好像见到他妹妹不说很高兴。”

  沈鸿煊拍瑾棉的手顿了一下,还好瑾棉现在怀孕,反应迟钝了好多,沈鸿煊,“恩”了一声。

  瑾棉没几下就睡着了,沈先生轻轻的吻了瑾棉的额头,搂紧瑾棉闭上了眼睛。

  沈家

  孙淼在洗澡,沈杰明的目光落在孙淼的上,人一旦产生了疑心,就像长了草一样,老实驱使你去一探究竟,看了一眼浴室,摸上了孙淼的电话,沈杰明滑动着屏幕,上锁。

  沈杰明眉头深锁,一定有问题,如果没问题何必上锁,孙淼出来见沈杰明拿着她端详,一把抢了过来,“你干什么?”

  沈杰明冷了脸,“我就看看你,怎么有什么心虚的事情怕我知道?”

  孙淼这才意识道自己反应过激,却又不敢放下手中的电话,找着由头,“我有什么心虚,我动你,你都不愿意呢!”

  沈杰明眼神闪了下,带着炸的口气,“别扯到我身上,反倒是你,一定有事瞒着我,要不反应不会这么强烈,孙淼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你还能骗的了我?”

  孙淼手心出了汗,心一横,知道今天不说出个什么,沈杰明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带着怒气搬滑开,丢给沈杰明,“好,你看,我让你看,沈杰明你有没有良心,我原来不记名分的跟着你就不谈了,明明是我先认识的你,现在却陪着小三的骂名,当初要不是你丢下我们,女儿会死吗?还有后来我帮你做了多少事,你现在怀疑我,你良心被狗吃了?”

  沈杰明本想拿的手停顿了,当初她的确是喜欢孙淼的,后来遇到了沈鸿煊妈妈,孙淼还为他堕胎,后来还默默的跟着他,要不是沈鸿煊的妈妈发现,也不会抛弃孙淼,到底是愧疚的,把丢回给孙淼,“好,好,我错了,好了别哭了,都多大人了,让孩子听见多不好。”

  孙淼哼了一声,也知道有台阶就下,不在说话。

  二人门外,有一丝脚步声,又好像是风声,如果不是长长的人影,好像没有人来过一般。

  时间过的很快,周三瑾棉要去做产检,沈鸿煊特意请了假,这次他一定要陪着,他还对不是第一次听到喜讯耿耿于怀呢!这次第一次产检怎么会错过。

  沈先生送阳阳上学,瑾棉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很无聊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信息,瑾棉丢开报纸,站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眺望着锦绣园的景色,已经进入十月,外面有了一丝的凉意,瑾棉裹紧毛衣外套,又窝回了沙发上。

  沈鸿煊回来,看了眼时间,“沈太太,预约的十点咱们走吧!”

  “恩,好。”

  叶瑾晴病房外,宋碧霞迟迟没有推开门,最后暗骂自己的出息,这几天孙淼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宋碧霞冷静的想,可能是她想多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嘴上说着狠话,心里却还是惦记。

  病房内叶瑾晴经过修养,已经能够下床活动,站了一小会有些吃不消才从新坐在病床上,吃惊的看着门口,她以为宋碧霞不会再来看她呢,心里明明不甘,却知道她的劣势,亲热的喊道:“妈,你终于来看我了,我知道错了,您能原谅我吗?以前我年纪小不懂事,这次我明白了,妈妈对不起。”

  宋碧霞仔细打量着叶瑾晴,并不是作假,宋碧霞心里舒服了,滑动着轮椅来到的叶瑾晴身边,“好孩子,妈妈也有不对的地方,你也别往心里去。”

  “我怎么会怪妈妈,还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呢!”

  叶瑾晴从小就嘴甜,能说会哄的,现在更是带上了假面具,反正好人处在嘴上,动动嘴,半个小时不到,宋碧霞心里一点的隔阂也没了,反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叶瑾晴眼里闪过嘲讽,还真好骗,手也不慢,还给宋碧霞削苹果。

  医生进来做常规检查,询问着叶瑾晴,“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瑾晴乖巧的回着,“医生,现在除了不能剧烈运动,已经不是特别的疼。”

  医生点点头,在手中的病例板上记录着,医生继续询问着叶瑾晴的病情,宋碧霞坐在旁边也插不上嘴,眼睛打量着病房,目光落在病床前的病人信息牌上,就在也移不开眼,医生走了宋碧霞都不知道。

  “妈,妈,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宋碧霞又看了一眼信息牌,心不在焉的回着瑾晴,“没事,妈妈就是想了些事情。”

  瑾晴动了动嘴,想要张口要钱,最后想了想闭上了嘴巴,宋碧霞抿着嘴,“妈还有些事,明天再来看你。”

  “恩,好。”

  瑾晴虽然疑惑宋碧霞突然变了的态度,面上不显,叮嘱着,“那妈回去小心点。”

  “恩好。”

  出了病房,宋碧霞直奔着去找了医生,“医生我想打听件事情。”

  医生不拦着路,停下脚步,“女士请问。”他围鸟扛。

  宋碧霞心里咚咚直跳,“两个a型血,能生产b型血的孩子吗?”

  医生还以为是什么事情,笑着道:“不能,两个a型血要不就是a型,要不就是o型,不可能出现b型血。”

  宋碧霞脸白了,手都在抖,医生担心的询问,“女生您没事吧!”

  宋碧霞摇头,“没事,谢谢医生。”

  医生走后,宋碧霞又拦了几位,回答的结果都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出了医院,坐在车内,宋碧霞抿着嘴回忆,从小瑾晴和她就不亲,当时她一门心思在叶志远身上,孩子也没生什么大病需要验血,唯一一次入学检查需要化验,还是孙淼带着去的,宋碧霞扣着自己的掌心,疼!

  难怪孙淼会对叶瑾晴这么关注,当年孙淼生了龙凤胎,那她的女儿呢?是不是死了的那个,越想脸色越惨白,宋碧霞需要答案,声音尖锐的喊着,“去叶氏。”

  李叔吓了一跳,猛的踩了一脚刹车,宋碧霞额头撞红了一大片,李叔担心的问,“夫人,您没事吧!”

  宋碧霞红着眼睛,“开车。”

  另一头,瑾棉刚做了产检出来,沈先生听着一切正常,安奈着激动。

  瑾棉其实最担心就是孩子问题,听到发育正常,终于放下了心里的担忧,虽然萧恩再三保证打针不会有问题,可心还是悬着,下了床对声音道:“辛苦您了!”

  医生笑着,“不辛苦,请叫下一位。”

  瑾棉走出检查室,下一位竟然是雅琪,雅琪这次已经不再慌乱,还对瑾棉点点头,沈先生看了一眼雅琪,扶着瑾棉走了出去。

  沈先生电话响了,魏南的电话,“老大,看着叶志远的人回信,宋碧霞怒气冲冲上楼找了叶志远,到现在都没下来过。”

  沈鸿煊示意瑾棉,他过去打电话,让瑾棉等等他,瑾棉点头。

  走远了一点沈鸿煊吩咐着,“去查查今天宋碧霞去了哪里?”

  “好,我这就去查。”魏南道:

  沈鸿煊挂了电话,走回来,“咱们先去找下萧恩,然后就回公司。”

  瑾棉站起身,“我在医院的小花园等你吧!医院的消毒水味闻的我难受。”

  沈鸿煊想了想了,“好,我很可就出来。”

  “恩。”

  沈鸿煊推开萧恩办公室门,萧恩抬头示意沈鸿煊等一下,对着助理道:“你去吹一下手术室,快些做好消毒,后面有个手术等着呢!”

  助理点头,“好,我这就去吹下。”

  “恩,晚上的时候把所有最近的病例整理一份,我要带回去,好了你先出去吧!”

  “好,萧医生。”

  助理走了,沈鸿煊勾着嘴角,“没发现,你现在倒是越来越有医生的样子了。”

  萧恩最近收了许多的心,对工作是认真了许多,笑着,“其实我挺喜欢医生的,只是不想顺从老头子的意思,我这不是也没办法,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还不如早早的收心,认真的工作,现在看来也挺好。”

  “你这话应该说给萧伯伯听,他会很欣慰。”沈鸿煊笑着,他很欣慰萧恩的成熟。

  萧恩翻了个白眼,说了老爷子也不再信他的话,反而会认为是不是有别的目的,萧恩突然讨好的道:,“老大,看在我这么帮你的份上,以前的帐就一笔勾销了如何?”

  沈鸿煊抽搐着嘴角,僵硬的点点头。

  医院小花园外,瑾棉坐在长椅上,听到脚步声是雅琪,“是你?找我的。”

  雅琪坐在瑾棉身边,“其实我很羡慕你。”

  瑾棉抿着嘴,“为什么?”

  雅琪轻笑着,“我第一次见到沈鸿煊是在壹会所,我去敬酒,沈大少说,老婆不能闻酒味,后来的日子,关于你的消息沈大少的维护,你很幸福,难道我不应该羡慕。”

  还有这事,瑾棉还真不知道,不过心里却甜的,她发现雅琪只是想找个人述说而已,继续聆听着。

  雅琪看着瑾棉目光有着嫉妒,又带着羡慕,“我知道你恨许昊焱,不,不应该说恨,没有爱那里来的恨,可是你却牢牢的抓着许昊焱的心,不管是执着也好,还是不甘,他的心里始终只有你能进去,别人哪怕一分都不行。”

  瑾棉本来听到许昊焱是要走的,却忍住了,听到最后,瑾棉楞了,雅琪浓浓的哀伤,目光落在雅琪的肚子上,瑾棉懂了几分。

  雅琪突然站起身,“我是不是很烦,其实我只是没有人述说,所以看到你才会忍不住过来,好了沈先生来了,我走了。”

  沈鸿煊走近,盯着雅琪的背影,“沈太太,她来找你有什么目的?”

  瑾棉手拉着沈先生,摇头,“没有目的,她帮过我,我帮过她,说以聊了两句。”

  沈鸿煊没在说话,“走吧!”

  “好。”

  叶氏

  宋碧霞头发散落着,赤红的眼睛盯着叶志远,这辈子在她心里叶志远是高高在上的,现在叶志远竟然给她下跪,再无儒雅可言,脸上红红的巴掌印明晃晃的,低头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宋碧霞知道叶志远在逼她,撕心裂肺的喊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叶志远你竟然瞒着我,你竟然瞒着我,还我女儿,还我可怜的女儿。”

  叶志远这才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咬死了,“碧霞,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儿也死了,我只能将错就错,我都是为了你啊!”

  宋碧霞有些疯癫,为了她,凄凉的落泪,“叶志远,我才发现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我原来从来不认识你,你说为了我?哈哈,真当我宋碧霞傻?是不是觉的我好奇葩,还是当年的傻女人。”

  宋碧霞见叶志远不说话,厉声的道:“叶瑾晴是你和孙淼的女儿对不对,对不对,沈越泽也是,对不对。”

  叶志远心里咯噔一声,头一次眼里有了慌乱,他本以为糊弄就能过去,是他小看了宋碧霞,“你怎么知道?”

  宋碧霞最后的幻想也没了,仇视着叶志远,“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时间点能对上,叶瑾晴长的想你,是我傻,早就猜疑过你和孙淼,却更信任你,叶志远,我瞎了眼。”

  叶志远攥紧了拳头,心里上过各种念头,却更恨孙淼捅的篓子,眼里闪过狠辣,死不死宋碧霞死了,随后否定了这个想法,一旦死了,更容易暴露,叶志远喊着愧疚,“都是我的错,你要想去告发就告发,我随你处置,这么多年终究是我亏欠了你。”

  宋碧霞心口疼,叶志远能走到今天她是亲眼见到的,谋略野心,沈越泽和沈家,目的不言而喻,冷笑着,“好,我去告发你。”

  叶志远心里响敲?似的,掌心死扣着自己,目光直视着宋碧霞,宋碧霞突然大喊了一声,终究败给了叶志远,败给了占了她一辈子爱的男人,眼里的泪水透着绝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们离婚吧!叶志远我们离婚吧!”

  叶志远猛的抱住宋碧霞,心底竟然慌了,就连他都不信,随后忍着心里的异样,他现在还不能离婚,怎么也要拖一段时间,声音伪装出苦楚,“我错了碧霞,是我对不起你,让我用后半生补偿你。”

  宋碧霞眼泪刷刷的掉,凄凉的很,推开叶志远,“你放心,我不会去告发你,叶志远这是我对你最后的爱,只求你放我走。”

  叶志远瞳孔微缩,盯着宋碧霞,他看到了绝望,心里一紧,却又一松,知道宋碧霞说的是真的,真的不会告发他,“等过些日子好吗?”

  宋碧霞闭上眼睛,“好。”

  沈氏

  沈鸿煊送瑾棉到了公司才上楼,魏南已经查清楚,宋碧霞问医生不难查,何况还问了好几个,沈鸿煊敲着桌子,“叶志远一定能拿捏了宋碧霞,以匿名的身份,给沈杰明发个信息。”

  魏南听着,沈鸿煊勾着嘴角,“告诉沈杰明,孙淼当年龙凤胎的女儿没死。其他的什么都不用说。”

  魏南点头离开,沈鸿煊敲着桌子,沈杰明多疑的很,他倒要看看,沈杰明的能耐。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一百零八章 沈先生,变质的血液-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