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优博娱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沈先生,沈越泽太狠-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发布时间:2018-08-27 15:5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优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沈先生,一直想干的事-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孙淼胸口缓解了疼痛,踉跄的站起身,盯着儿子的阴着的脸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到了现在,她要是在认为儿子是小绵羊就太蠢了,刚才如果不是儿子冷静的几句话,沈杰明一定会打死她。

  沈越泽连忙扶住孙淼,“妈,你哪里不舒服?”

  孙淼坐在沙发上,捂着胸口,擦拭了嘴角的血迹,胸口这一脚一呼吸都在疼,孙淼忍着额头的汗水,“去叫医生,让管家备车。”

  沈越泽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反而抽出纸巾递给孙淼,“妈。你认为现在沈杰明会让我们出去吗?”

  孙淼接过纸巾,苦笑了一声,“你说的对,沈杰明怎么会放我们出去,你去找下止疼药,我在这里躺一会。”

  沈越泽站起身,轻轻的扶着孙淼躺好,见孙淼头发散乱,脸上的五指印异常的清晰。红里翻着紫色,手指动了动,转身去找佣人找止疼药。

  孙淼盯着儿子离开的背影,闭上眼睛,刚才儿子没叫爸,叫的是沈杰明,盗投标书,弄走叶瑾晴的血液,李萍的死,沈鸿煊被调查,一系列都是在越泽回来后,从越泽的表现,一切都是不用再猜,像,自己的儿子,真相叶志远。他鸟贞技。

  沈越泽回来。扶着孙淼吃了止痛药,“妈,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孙淼不死心,见没人小声的问,“是不是都是你。”

  沈越泽眼里闪过流光,微不可见的点头,孙淼闭上了眼睛随后睁开,“扶我去客房。”

  沈越泽盯着孙淼,弯腰抱起孙淼。送到一楼的客房,放在床上,转身去卫生间浸湿了手巾给孙淼擦了脸,又去厨房拿了些冰裹着手巾给孙淼敷脸。

  孙淼单手敷着脸,动了动手,怕被沈杰明监视,在沈越泽手上写着字,“去找叶志远救想办法。”

  沈越泽攥紧了手,低着头,“妈,你休息吧!我就在外面,有事情喊我。”

  孙淼见沈越泽走了,有些拿不准,沈越泽的意思。会不会去找叶志远,以前她还了解,现在她真的好想刚认识自己儿子一样,她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越泽,可是现在不是时候,沈杰明一定已经监视上了他们。

  躺在床上,孙淼眼里闪过不甘心,她还有好多的事情没准备,眼里的恨意怎么都掩饰不住,当年就该下狠手,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如果让她过了这一关,她不会放过所有人。

  锦绣园,方硕听见开门声,见头回来,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他真怕沈杰明狗急跳墙。

  阳阳见妈妈和爸爸进来,蹬蹬的跑过去拉着瑾棉的手,“妈妈。”

  瑾棉摸着阳阳头上的羊毛卷,勾着嘴角,“晚上吃饭了没?”

  阳阳点头,“方叔叔带我在外面吃过了。”

  “恩,真乖。”

  沈先生带着魏南和方硕去了书房,瑾棉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她和沈先生都还没有吃饭,下楼来到厨房才想起来冰箱是空的,本来打算今天去买菜的,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瑾棉打量着冰箱还剩些什么。

  一瓶什锦罐头,一盒午餐肉,一颗娃娃菜,还有两个鸡蛋,就剩下这些东西,瑾棉翻动着橱柜,一看面条也没了,就剩下一代五斤装的面粉,现在出去买东西太晚了,瑾棉拿出面粉想了想,开始和面。

  她不知道沈先生要多久才能出来,做疙瘩汤或是面皮容易坨,估计了面粉活着面,包饺子。

  阳阳怀里抱着车子模型,点着脚尖看着妈妈和面,“妈妈,你要做什么好吃的?”

  瑾棉笑着,“妈妈打算包午餐肉咸的饺子。”

  阳阳舔了舔嘴唇,“饺子,我也要吃,妈妈包的饺子最好吃了。”

  瑾棉点了阳阳的鼻尖,“小馋猫,好了,我回来就看见你在玩,是不是没去写爸爸留的大字,小心一会检查揍你屁股。”

  阳阳以为方硕来接他,爸爸回来会很晚,所以没去写,呜呜,爸爸回来这么早做什么,抱着车子模型跑了,四篇大字呢!

  瑾棉感觉,阳阳绝对是最灵活的小肉球了,和好面盖上,洗净手,午餐肉加娃娃菜还真没做过,切了菜午餐肉剁碎,一共才一小盆的馅,瑾棉尽量的控制着饺子的大小,也只是包了五十个饺子,还剩下一些面都干了面条一起煮了。

  饺子出锅,瑾棉自己乘了五个又夹了了些面条,单独给阳阳夹了五个,剩下的分成两盘盖好放在餐桌上,端着两个碗去了阳阳的房间。

  阳阳已经写了两篇的大字,目光紧盯着妈妈手中的碗,瑾棉放下碗递给阳阳,“晚上吃多了积食,只能吃五个,喜欢吃妈妈明天早给你包。”

  “恩恩,知道了妈妈。”阳阳拿过筷子吹着碗里的饺子。

  瑾棉坐在床边,端着碗和阳阳一起吃着,五个饺子加上小半碗面条瑾棉吃了八分饱,正好,摸着阳阳鼓鼓的肚子,“妈妈先去刷碗,一会给你那些消食片。”

  阳阳也有些难受,晚上好不容易忽悠方叔叔去吃的烤肉,又吃了饺子,撑了。

  瑾棉送下去碗筷,去茶几柜里找了笔和纸,留言给沈先生压在碗下,才上了楼。

  阳阳盯着妈妈递过来的消食片,“妈妈,我还是喝水吃了吧!”

  瑾棉笑着,“不行,你现在就涨肚在喝水不是更难受,乖不苦,这个是山楂味道的。”

  阳阳试探的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吧嗒吧嗒嘴,还真不苦才送进嘴里,瑾棉抱着阳阳换好衣服,看了一眼闹钟,“好了,乖乖躺下该睡觉了。”

  阳阳不敢啊,“妈妈,我还剩一片大字没有写。”

  “噗。”瑾棉笑着点阳阳的额头,“现在才着急,好了,快睡觉吧!我去跟爸爸说。”

  阳阳乖乖的躺下,他要的就是妈妈这句话,嘿嘿。

  瑾棉拍着阳阳的背哼着歌,阳阳很快呼吸均匀,瑾棉掖好被角,亲了亲阳阳的额头,才离开。

  回到主卧室前特意看了一眼书房,得,沈先生估计又是一半会出不来,洗了澡,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世界经济概论,她还没忘了,过几天要考试的消息。

  晚上十点半,沈先生终于带着人走出了书房,方硕苦着脸跟在身后,他为什么要跟魏南一个房间?呜呜,头的家里为什么只有一个客房,一个客房。

  沈先生肚子早就饿了,怕回去打扰瑾棉休息,知道瑾棉一定会留饭给他,先下楼吃饭,从餐桌上拿着纸条,沈先生勾着嘴角,掀开扣着的盘子,推给魏南一盘,“你也没吃饭,这盘饺子给你。”

  魏南见头还有一盘,点头接了过来,坐在餐桌前拿着筷子吃了起来,方硕嘴角直抽抽,他也饿了,烤肉不是他喜欢的,晚上都没怎么吃,本来肚子里就没多少东西,还在书房两个小时,现在问着饺子的味道,更饿了。

  沈先生快速的吃完,将盘子送到厨房刷好,对着还在吃的魏南,“吃完了收拾了。”

  “好。”

  头走了,方硕立马凑近魏南,“给我留两个。”

  魏南目光盯着方硕靠近的脸,向后仰了下,转过身将剩下的三个都吃进了肚子里,“好吃。”

  气的方硕直咬牙是,该死的魏南。

  魏南站起身端着盘子进了厨房,目光落在盖着的碗上,一碗面,停下了脚步。

  方硕已经气恼的回了客房,大字的躺在床上,不让他吃面,他就霸占整张床,让魏南去睡沙发。

  “给。”

  方硕睁开眼睛,见床头柜上放着一碗面,上面还飘着荷包蛋,咽了咽口水,“给我的?”

  “你不吃我吃。”

  见魏南要拿走,方硕急了,“别,别,我吃。”

  魏南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去了卫生间洗漱,方硕端着碗坐起身,呼呼的吃着,等肚子里饱了,他才感觉魏南也不是那么讨厌,放下碗去了厨房回来,站在床边磨着牙,该死的魏南呈大字躺在床上,他收回刚才话,魏南最可恶。

  沈鸿煊回到卧室,瑾棉搂着书睡着了,勾着嘴角,轻轻的抽走书,洗漱上床,身体到底是有些凉,一碰瑾棉就醒了。

  “怎么醒了,快睡。”沈鸿煊对着瑾棉的眼睛道:

  瑾棉打着哈提钻到沈先生的怀里,“没有沈先生,睡不踏实。”

  沈鸿煊搂紧瑾棉,“我在,睡吧!”

  “恩,沈先生晚安,有个好梦,开心的好梦。”

  沈鸿煊知道这丫头,话里有话,轻轻的在瑾棉耳边道:“以后只有好梦。”

  瑾棉勾着嘴角,她就怕沈先生太执着,反倒是再次伤到自己,沈先生听懂了,瑾棉心里安稳了许多,蹭了蹭很快又睡觉了。

  而沈宅沈杰明却一直没睡,脑海里一直在回忆着他的一生,从开始设计与沈鸿煊妈妈见面,故意吸引妻子的目光,他是虚荣的,是骄傲的,故意若近若离,明知道沈老爷子不同意,他就利用沈鸿煊妈妈,未婚怀孕更是让沈鸿煊妈妈独自面对闲言闲语,而他躲了起来,就是在逼着沈老爷子,他从来都没喜欢过千金大小姐。

  沈老爷子是发现了孙淼和沈越泽的存在,又在公司打压他,所以他才下了杀手,他并不感觉不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只是想做人上人,有什么不对?他没有错,对他没错,哪怕当初纵容孙淼下毒,都不是他的错,只能怪沈鸿煊妈妈自己,如果聪明也不会被他算计,说到底沈杰明自私,只有利益。

  沈杰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里狠辣,如果沈越泽不是他儿子,就算剩沈鸿煊自己,他和沈鸿煊都是死仇,他从沈鸿煊今天的眼神里看出,沈鸿煊不会放过他,一心要让他偿命,而他,当初就不喜欢沈鸿煊,他更没有一丝的愧疚,有的只是后悔,当初手软而已,孩子还会有,想让他偿命,沈杰明嗤笑着。

  第二日一早,方硕离开了,魏南留了下来,拿着沈先生写的单子去买早餐,瑾棉睡了个好觉,下楼见沈先生在,笑着道:“沈先生,早。”

  “早,沈太太。”

  瑾棉坐在餐桌前,按了份小馄饨吃,因为有魏南在,沈先生严肃了许多,阳阳眼睛盯着魏南,满眼的好奇。

  沈先生道:“阳阳快吃,一会魏南送你上学。”

  “好的爸爸!”阳阳低着头,加快了速度。

  沈宅,女佣早早的起来做了早饭,沈越泽去客房扶着孙淼洗漱,盯着孙淼好像更肿的脸,眼眶下的青色,一看就是一晚上都没睡,抿着嘴。

  孙淼轻轻的推了下沈越泽,“我没事不用扶着我。”

  沈越泽松开,卫生间,孙淼见沈越泽站在她身边,给她挤着牙膏,目光看着沈越泽身后,有些紧张小心问,“你联系叶志远了吗?”

  沈越泽摇着头,“没有。”

  孙淼急了,“你这孩子,这可怎么办,不联系叶志远收买人,今天做鉴定可怎么办?”

  沈越泽脸上一点急色都没有,递给孙淼牙刷,“妈,你认为我能联系上叶志远?”

  孙淼脸上不好,昨晚沈杰明收了所有的,连网都掐了,孙淼更急了,这可怎么办?

  “啊!!老爷!”

  孙淼楞了,女佣的喊叫声,发生了什么?

  沈越泽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妈,我们出去看看。”

  孙淼抓着牙刷的手都在抖,这真的是她儿子?儿子淡定的模样,一定和儿子有关。

  沈越泽扶着孙淼走出来,只见沈杰明躺在地上,倒在血泊中,“怎么回事?”

  女佣抖着肩膀,颤抖着,“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老爷怎么会踩空直接跌落了楼梯。”

  女佣也被吓到了,她亲眼看见老爷从楼上摔下来,头朝着地,女佣的手都在抖。

  沈家的大宅有着年头,沈家祖祖辈辈都在之类,大宅的楼梯也是以前的设计,有别于现在的别野,就像叶家,宋碧霞滚落楼梯也仅仅是骨折,可是沈家从楼上滚落,搞不好碰到脑袋,意味着重视或是死亡。

  孙淼不信这只是个意外,沈杰明走了这么多年怎么会跌倒,死死的扣着掌心,她没错过儿子微动的嘴角。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沈先生,摊牌-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