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壹心娱乐 >

第621章 暴走-重生之千金毒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4: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壹心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20章 总有机会-重生之千金毒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凌熠辰收到秦宣的传信的时,秦影已经在帝锦澜的军营中了,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刺杀,最终都以失败告终,而因为秦影的到来,帝锦澜倒是放松了对边城的进宫,以往是每天必定攻击边城的,现在变成了三天攻击一次,还是来晃悠一圈就离开了。

  “陛下,昌顺帝这是想做什么?”宁青已经被帝锦澜这样的方式给弄得疲倦不已,城中的士兵也疲倦不已,好在这段时间,都分成了四支队伍,黑夜交替,白日交替,倒不会显得太累,只不过人的疲倦心里确实无法改变的。

  “消磨我们的战斗意志。”凌熠辰缓缓的开口,“秦影只怕已经进了西宁的军营。”

  “那,是不是很快就能传来昌顺帝的死讯了?”宁青激动的问道,自从他得知秦影是沐婉兮的亲姐姐,并且跟沐婉兮长得一模一样之后,就务必期待秦影能接近帝锦澜,然后一刀捅死帝锦澜,这样,他们就万事大吉了!

  “你脑子进水了吗?”帝锦澜颇为嫌弃的开口说道,“帝锦澜要是那么容易死了,他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宁青摸了摸脑袋,可是有前车之鉴啊,皇后娘娘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伤了帝锦澜,若不是皇后娘娘没有功夫,帝锦澜只怕已经死了!

  “是不是想说,兮儿已经伤过帝锦澜一次了,秦影定然能伤第二次?”凌熠辰不用看也知道宁青在想什么。

  秦铭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啃着点心:“秦影不是婉兮,帝锦澜就算在再蠢,也不会被一个冒牌货给骗了,还被一个冒牌货所杀,帝锦澜要真是沦落到这地步,只怕他都会死不瞑目!”

  “他死不瞑目不是更好吗?”宁青恶狠狠的说道,他可不想被秦铭教训,秦铭这臭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以前见到他,连话都说不利索,现在还会调侃他了!

  “就怕咱家秦小影死不瞑目啊!”秦铭换了个姿势,撑着下巴,“为什么我就不能早点知道秦小影是兮儿的姐姐呢,若是早点知道,就可以在兮儿成亲之前,把人换了……”

  周围的气息瞬间变了,宁青默默的往后退,嘴贱找死,活该!

  凌熠辰浑身都散发出骇人的杀意:“你要把谁换给谁?”

  “把秦小影换给尉迟凌枫!”秦铭果断的开口,开玩笑,得罪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可不会看在他是兮儿的哥哥的份上,对他格外留情。

  凌熠辰一副算你识相的模样,让秦铭松了一口气,对于凌熠辰来说,沐婉兮就是死穴,纵然是他的宝贝女儿,也比不上沐婉兮在他心中的地位,任何想要动沐婉兮的人,对于他来说,都是敌人。

  “话说,兮儿应该要生了吧。”秦铭小声的问道,“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

  “这才三月,还早呢。”凌熠辰淡淡的说道,还有足足一个月,不会这么早的,三月底他就回帝都去,陪在兮儿的身边,等待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的降临。

  “时间算来也该差不多了,最近西宁那边的攻击不怎么频繁了,陛下要回帝都去吗?”秦铭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若是凌熠辰回了帝都的话,他跟宁青在边境应该还是能撑到凌熠辰回来的。

  “月底回帝都。”凌熠辰缓缓的说道,“预产期是四月底,我月底回去,也差不多了。”

  秦铭点点头:“那我下去安排一下,到时候陛下回帝都了,我们也会守住边城等您回来的。”

  凌熠辰笑着点点头,不知为何,今日,他总觉得心烦意乱,好似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无论怎样都无法集中注意力,心情也变得有些焦灼。

  “主上,西宁又来叫战了。”宁青前来禀报,西宁最近虽然叫战没有以往那么频繁了,但是还是会时不时的来叫战,纵然他们不应战,他们也不会在意,一如既往的跑来叫嚣。

  “又来叫战吗?”凌熠辰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血光,“点兵,迎战,今日定要让他们来的所有人有来无回!”

  宁青有些吃惊,这段时间他,他们都没有迎战,主上今日却要求迎战,还要一个不留,心情浮动很大:“陛下,出什么事了吗?”

  “朕的心情很暴躁,想杀人!”凌熠辰连战甲都不穿,直接拎着龙吟剑,就往外走,“正好有人送上门来找死,朕就不客气了。”

  宁青有些震惊,凌熠辰在暴走,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过濒临暴走的他了,明明从遇到皇后娘娘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暴走的情况,当然,皇后娘娘被昌顺帝抓走的时候,几乎暴走,最后都控制下来了。

  “暗一,暗二。”

  “属下在。”

  “跟在主上身边,保护好主上的安全,主上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宁青极为担忧的说道,不知道秦铭跟陛下说了什么,陛下怎么会突然的狂性爆发。

  这次领军叫阵的人,是帝锦澜身边崛起的新秀,出自西宁的新贵家族,上官家,上官家的长子,上官飞云。

  上官飞云跟宁青有过几次交战,不过上官飞云终究是太年轻,虽然吃了一些亏,却也于性命无碍,今日来叫阵,他本想着,无论是宁青还是秦铭出来迎战,他都打算跟他们对博一场,然后就撤走,只是城门还没有打开,就从城楼上飞身下来一个人,惊得上官飞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还没有看清楚那个跳下来的人是谁,血花就已经溅开了,转眼间,数名士兵已经命丧其手,摆好的阵型,瞬间就乱了。

  “不要乱,不要乱……”上官飞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城门已经打开,秦铭跟宁青竟然双双带兵杀出城来,有史以来第一次,难道杀出城的人是——泰安帝!

  当上官飞云看清楚宛若死神一般,收割着西宁士兵的凌熠辰,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恐惧,传闻泰安帝凌熠辰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已经被称为战场上的死神,无情的阎罗,但是他只是听过这些传闻,如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怕的凌熠辰。

  凌熠辰便衣长袍,手持长剑,在士兵中冲杀,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也染红了他的眼,上官飞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场景,一人一剑,仿佛天下无敌,攻无不克,士兵原本是士气高涨,就因为凌熠辰这么突兀的杀入人群,那么嚣张,那么凌厉,竟然让士兵吓得纷纷后退,阵型再也维持不了。

  秦铭跟宁青又带着人杀上来,完全不留情,跟以往的姿态完全不一样,上官飞云打起了退堂鼓,让人敲响了退兵的锣鼓,然而,宁青早已经带人将后路给封死了,西宁的士兵陷入了被动挨打的状态中,他的人不停的倒下,而西宁的士兵,一个个仿佛都杀红了眼,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仿佛自己杀的不是人,而是在切西瓜!

  虽然把杀人说成切西瓜不太好,但是上官飞云心中,只有这个想法是最贴切的,尤其是凌熠辰,一剑一个,人头纷飞,鲜血四溅,这里完全就是修罗场,凌熠辰就是那浴血的修罗。

  “我们投降……”上官飞云声嘶力竭的嘶喊着,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屠杀依然在继续。

  秦铭看着杀红眼的凌熠辰,已经惊呆了,虽然他听说过凌熠辰死神的称号,但是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凌熠辰,冷酷残忍,杀人不眨眼,浑身染血他,比地狱的恶鬼还要可怕!

  秦铭一把抓住宁青:“宁将军,你对皇上说了什么,为何他这般样子?”

  宁青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秦铭:“不是你说了什么吗?我进去的时候,陛下的精神状态就很不对劲,很是焦躁,难道不是你说了什么吗?”

  “我什么都没有说啊,我就说了兮儿的预产期是在下月中旬,皇上是否要回帝都而已。”秦铭大声的吼道,皇上是怎么了,敌军将领都说了投降了,他为何还不停下屠杀。

  “快想点办法啊,陛下再这般下去,没有敌人敢投降的!”秦铭有些急了。

  “没有办法,能让陛下冷静下来的人不在这里。”宁青颇为无奈的开口,“陛下从认识皇后娘娘后,还是第一次这般暴走,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种状态,只要是敌人,都要杀光!”

  “陛下,兮儿来了!”秦铭朝着凌熠辰靠近,“陛下,陛下你冷静些,陛下……”

  凌熠辰根本无法停下来,也听不到身后呼唤的声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光他们,杀光他们,只有杀光他们,才能尽快回去,不知为何,他心里很是不安,很想现在就回到帝都,回到沐婉兮的身边去。

  “兮儿,兮儿……”凌熠辰一边呢喃着沐婉兮的昵称,一边挥动手中的长剑,心中的不安是为何,心中的暴躁是为何,为何想到兮儿,就如此的不安,如此的想杀人,为何?

  帝都之中,未央宫中,不停的传出女子凄厉的惨叫声,御医跟产婆在胃炎共忙进忙出,未央宫的守卫比平时多了三倍,沐婉兮竟然提前要生产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才刚满八个月,怎么就要生了!”冬儿急得在门口不停的走来走去,青瑶则是抱着凌一一,也是一脸的担忧。

  “别急,别急,皇后娘娘又不是第一次生产了,这是第二胎了,定然不会如第一胎那般辛苦的,你且安心吧,更何况产婆都是极为有经验的人,皇后娘娘不会有事的。”青瑶赶紧的说道,冬儿是这里的大宫女,若是她都六神无主了,其他人就更加慌乱了。

  “冬儿,不要慌,冷静下来,进去询问皇后,有什么需要你去做的,去安排的,将所有人的事情安排好,提前生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秦宣身为外男,本不应该在未央宫中的,但是凌熠辰在帝都,而他又是沐婉兮的哥哥,如今沐婉兮生产,自然是要守在未央宫中的。

  “居然又提前生了。”秦国公夫人也有些不安,“希望母子平安。”

  “话说,虽然是提前生了,可是皇后娘娘的肚子,看起来却像是足月了一般,希望没事。”秦相夫人齐玉燕安慰自家婆婆跟夫君,“更何况,兮儿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一夜都要已经过去了,里面情况到底如何了。”秦国公夫人拨弄着手中的佛珠,念着佛经,为沐婉跟腹中的孩子祈祷。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22章 戳穿-重生之千金毒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