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075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76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御花园的净房,周围树木清幽,到了夏天几乎是一片绿荫遮蔽,此时冬日树木萧条,但仍有松柏傲然青翠,楚随之前就是躲在一棵柏树后,陆明玉一路过来才没看到他。

  对上楚随含笑的凤眼,陆明玉若还猜不到楚随是专门躲在这里等她的,那便白活了两辈子。

  下意识的,陆明玉先迅速扫视一圈周围。

  “这里没人,我都看过了。”楚随自以为体贴地道,说话时朝堂妹楚盈使了个眼色。

  楚盈受堂兄之托,帮忙骗了阿暖姐姐过来,虽然堂兄说他只是想为之前做错的事向阿暖姐姐道歉,楚盈还是觉得有点不合适,故而心中不安,手心出汗,路上不敢看陆明玉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与陆明玉说话。这会儿见堂兄示意她可以走了,楚盈心里松了口气,轻轻地挣脱陆明玉手,低着脑袋道:“阿暖姐姐,我先去净房了。”

  不等陆明玉回话,楚盈红着小脸跑向了不远处的净房,她没带丫鬟,只有桂圆跟着陆明玉。

  楚随看向桂圆,“你去照顾二姑娘。”

  桂圆气得简直想笑,不可思议地盯着楚随,“楚二公子,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们国公府的丫鬟了?”她是丫鬟,但她只听陆家主子们的话,楚随意图不轨骗姑娘过来,桂圆知道自家姑娘不待见楚随,又怎会乖乖受他驱使?

  陆明玉则是直接转身,“咱们走。”

  她出于一片好心陪伴楚盈,却没料到楚盈竟然别有居心,好意被辜负,陆明玉不至于多恨楚盈一个真正十岁的半大孩子,但她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与楚随周旋。

  “阿暖,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两件事想跟你问清楚。”楚随快步绕到陆明玉身前,低着头,神色认真地看着陆明玉,诚恳的语气听起来近似温柔,“阿暖,我只问这两件事,问清楚了,以后我再也不来碍你的眼。”

  陆明玉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绷着脸抿着唇,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去。

  “阿暖,你送我的荷包我还留着。”楚随脚步不动,却伸手拦在陆明玉面前,握紧的拳头松开,立即落下来一个绣着荔枝、桂圆、核桃的竹青底荷包,线绳捏在男人修长白皙擅长作画的手指间,随着男人之前的动作轻轻摇晃。

  荷包近在眼前,上面一针一线,都是她亲手绣的。

  七岁的她,背着身边的丫鬟,偷偷地用大姑娘的女红针法绣了这个荷包,每一针,都缝进了她对楚随的一片心意,每一线,都知道她藏在心底的羞涩憧憬,憧憬自己早日长大,再次穿着大红喜袍嫁给他。

  可楚随配不上这个荷包。

  陆明玉突然出手,想把荷包抢回来。

  楚随早就在防着她,清清楚楚地看着小姑娘的眼神从意外、悲伤转为冷漠愤怒,楚随瞬间握拳,将荷包严严实实攥在了手心。但他手臂位置没动,陆明玉小手没抓到荷包,结结实实拍在了他手上。

  清凉细腻,继岳阳那段短暂的露水姻缘后,这是楚随第二次被一个豆蔻少女碰手。

  还是一个貌若牡丹、身份尊贵的好姑娘,一个真正配得上做他妻子的姑娘。

  楚随心中起了一丝涟漪,看陆明玉的目光越发的温柔,眼看陆明玉气得缩回手,盯着他拳头一副犹豫到底要不要为这个荷包继续逗留的样子,楚随再次低头,俊脸几乎与陆明玉脸庞持平,哄孩子地柔声道:“阿暖,我保证,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马上把荷包还你。”

  陆明玉沉着脸,眼睛只盯着他的拳头。

  这荷包是她亲手绣的,那么多年过去了,她以为楚随早就丢了,故而回京后也没想过这茬,没想到楚随竟然还留着。这说明楚随心中有她?陆明玉才不信,就好比表哥萧焕送她一样普通的礼物,她不喜欢,就让人收起来,放在哪里丫鬟们肯定心中有数,哪天她想看了,丫鬟们翻翻就拿出来了。

  “阿暖,你今天走了,下次我还会想办法见你,难道你想每次出门都提防我?”楚随循循善诱。

  陆明玉咬唇。

  “你怎么这么无.赖?”桂圆听不下去了,低声威胁楚随,“赶紧把我们姑娘的荷包交出来,不然我告诉夫人去!”

  如此幼稚的威胁,楚随只当没听见,凤眼执着地盯着陆明玉,离得近了,越发觉得陆明玉五官精致,白净净的脸蛋仿佛水做的,更有淡淡的面脂香飘入鼻端。楚随轻轻吸了一口,嗯,是玫瑰香。

  又白又香,莫名想咬一口。

  男人喉结滚动,陆明玉刚刚正在犹豫要不要回答楚随的两个问题,听到声音,对上楚随眼里她熟悉的一抹暧.昧,她才忽然意识到两人挨得过近了。明天她就十三了,模样只会一天比一天更美,现在楚随就动了那种心思,若是以后继续纠.缠,他肯定更不愿放手。

  “桂圆,你去那边看着,有人过来马上提醒我。”

  主意已定,陆明玉冷着脸朝旁边的柏树后走去,楚随勾唇笑,自觉地跟在后面。

  “你站那里。”陆明玉指着柏树正后面道,她隔了三步站在树外,只要一人藏起来就够了。

  小姑娘防备之心太重,楚随无奈又好笑,对陆明玉,他好奇比惊艳更多,便是又那么一丝喜欢,他也不可能对她做任何超出礼法的举动,除非确定陆明玉同样心悦他,楚随才可能简单地握握她小手,偶尔偷个香,再多的绝不会做了。

  “你不是要问我问题吗?”男人只看她不说话,陆明玉扭头,对着路上冷声问。

  这是在宫里,为了陆明玉的清誉着想,楚随也不敢耽误太久,毕竟他只是想解惑,可没打算害陆明玉。咳了咳,楚随再次把荷包伸了过去,“第一个问题,那年你见到我连一声表舅舅都不喊,为什么会想到送我荷包?”

  陆明玉瞥眼那荷包,回想当日情形,一边在脑海里编造理由一边低声道:“那是我绣给我爹爹的,希望他将来连中三元,但当天我偷偷跑去男客那边玩,被你发现,我怕你去我娘面前告状,只好把荷包送你,希望你看在礼物的份上替我保密。”

  楚随微怔,狐疑地盯着陆明玉眼睛,“没想到七岁的事你也记得那么清楚,而且才七岁,就知道送礼贿.赂人了。”心中却不太信,一个七岁的小姑娘,怎么会在短短时间想到如此世故的办法?既然是送给陆三爷的,陆明玉为何不放在家中,反要戴在身上?

  陆明玉移开视线,冷冰冰提醒他,“第二个。”

  楚随放下手,想了想,弯腰,凤眼幽幽地看着陆明玉,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问:“在岳阳,我与义妹游湖,她小孩心性,拉着我要去坐船,阿暖看到这一幕,为何气得骂我,说再也不想看到我?”

  义妹……

  面对面听楚随撒谎骗她,陆明玉再忘情,仍然没忍住,讽刺地笑了出来。抬起眼帘,迎着楚随意外的目光,陆明玉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楚随,你与那位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心里清楚,那时我虽然九岁,却已经懂得礼义廉耻,亲眼目睹……自然要与你这种道貌岸然的风流子弟撇清关系。”

  楚随面容一沉,没想到陆明玉竟然猜出了他与董月儿的私.情。

  他想辩解,陆明玉却上前一步,朝他伸手,“二公子,您想知道的我都说了,请把荷包还我。”

  “你是说了,可你说的都是谎话。”楚随直起腰,在陆明玉震惊愤怒的目光里,不紧不慢地将那荷包放回袖袋。做了出尔反尔之事,他竟然还朝陆明玉灿然一笑,“宫里说话不便,我先走了,下次再找你谈。对了,湘湘肚子里藏不住事,所以我哄了盈盈帮我,盈盈单纯柔弱,阿暖要怪就怪我,别跟她生气?”

  陆明玉这会儿哪里有心思追究楚盈的错,被楚行气得涨红了脸,咬牙切齿:“你把荷包还我!”

  楚随依然笑,仗着陆明玉拿他没办法,大摇大摆从柏树后绕了出来,准备沿来路离开,去那边与三皇子等人回合,未料才走出十来步,前面突然出现一道灰袍身影,楚随面色微变,正要趁对方发现他前躲起来,身后却响起一道委屈无比的哭声,“表舅舅……”

  楚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要转身,穿粉色宫装的小姑娘却从他身边跑过,粉蝴蝶似的飞向肃容大步而来的兄长,一手还高高抬着,看动作像是在擦眼泪。楚随被陆明玉前后的差别震得浑身僵硬,直到脑海里浮现几年前,陆明玉也是这样哭着跑开,然后昧着良心跟兄长告状,说他欺负人……

  楚随顿觉头疼无比,想也不想朝陆明玉追去,意图阻止她告状。

  陆明玉听见脚步声,吓得忘了装哭,加快速度奔向楚行。

  前世的夫妻,如今一个跑一个追,被人看见成何体统?

  楚行额头青筋突突地跳,低声喝道:“都站住!”

  陆明玉信任他又怕他,闻言心头一跳,立即停了下来,看眼对面脸色铁青的男人,前一刻还莫名笃定楚行会帮她,此时忽然又没了底气。楚行是君子,可他也是楚随的堂哥,他真的会替她撑腰吗?

  楚随也怕兄长,但他的怕与陆明玉不一样,在楚行开口后,楚随依然往前跑了几步,最后站在陆明玉旁边,咬牙威胁,“你再敢诬陷我,或是提荷包的事,我就把你送我荷包的事说出去,说你早就喜欢我了。”

  陆明玉恨楚随的欺瞒,看不起他拈花惹草始乱终弃,但她自认还算熟悉楚随,说这话不过是威胁她,绝不会真的却外面乱说,因此她紧紧闭着嘴,楚行一到跟前,马上变脸,泫然欲泣地躲到楚行身后告状,“表舅舅,他抢了我的荷包……”

  总归要试一试的,试了还有机会要回荷包,不试,恐怕这辈子都讨不回来了。

  为了装得更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小辈,陆明玉咬咬唇,小手一举,轻轻地扯住了楚行一角衣袍,还哀求地晃了晃,“表舅舅,你是他哥哥,你帮我要回来行吗?他欺负我,还让盈盈妹妹帮他忙,现在盈盈还在净房里躲着……”

  这一刻,陆明玉无比庆幸她个子偏矮,也无比庆幸明天她才会变成十三岁,小一岁,“撒娇”的底气就足一点。

  楚行注意力都在那只扯着他的小手上,听到楚随为了接近陆明玉竟然把他单纯善良的亲妹妹牵扯进来了,楚行心头那点陌生的悸动才瞬间沉了下去。抬起头,楚行看向堂弟,眼神冷,声音更冷,“时谦,四姑娘说的都是真的?”

  他就是发现堂弟不见了,出于担心,才来这边找找看的。

  楚随不敢与兄长对视,垂眸,正好瞧见陆明玉幸灾乐祸狐假虎威的……可爱嘴脸。

  楚随又气又喜欢,这只狡猾的狐狸,她以为找来兄长,他就没辙了?

  余光瞧见堂妹踟蹰着走过来,楚随昂首挺胸,坦荡荡回视兄长,平静道:“大哥,我有些疑惑,只有阿暖能解释,因此设计在此见她。利用盈盈是我不对,回家后,我甘愿受大哥惩罚,但荷包一事另有隐情,恕我必须再保留一段时间,何时阿暖跟我说实话,我再还她。”

  “表舅舅……”陆明玉急了,又晃了晃楚行。

  楚随却抢在兄长发话前弯腰,盯着陆明玉问,“阿暖,天地良心,你敢看着我大哥的眼睛,再说一遍这荷包是我抢来的吗?”

  楚行闻言,转身,低头看一侧的姑娘,长眉微皱。陆明玉本能地望过去,就对上了楚行古井无波的狭长凤眼,如鹰如隼,仿佛一眼就能看穿她心。这样的眼睛,陆明玉嘴唇动了动,却再也无法撒谎。

  前面还在告状,转眼就无法自圆其说了。

  像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陆明玉垂下眼帘,看着楚家兄弟的衣摆,她自嘲地笑了。怪谁啊,还不是怪她自己,怪她上辈子瞎了眼睛,以为楚随一心一意对她,怪她重生后压抑不住错付的思念,得知楚随中了案首,一高兴,亲手绣了一个荷包给他,更怪她低估了楚随的心智,以为他会摄于兄长的积威,乖乖把荷包还她。

  既然要不回荷包,那就认了吧,静下来想想,陆明玉就不信楚随敢拿这荷包做文章,他留着荷包,无非是想有个东西牵制她。

  松开手,陆明玉什么都不想说了,两个楚家男人谁都没看,从楚行身边绕了过去。

  小姑娘侧脸从容,楚行心头却还盘旋着她松开他衣袍时,嘴角淡淡的苦笑。

  她失望了吧?信任他来求他帮忙,他非但没有马上替她要回荷包,反而引得堂弟问了那样一个问题。荷包不是三弟抢的,那定是陆明玉撞破堂弟私.情前送的,小姑娘送心上人荷包,不值得明面上称赞,但刻板如楚行,也知道这很正常。人家姑娘送荷包时一片真心,堂弟已经伤了她一次,竟然又……

  当着他的面逼陆明玉承认荷包是她主动送出去的,小姑娘得多尴尬?

  “拿出来。”视线移到堂弟脸上,楚行冷声道。

  “大哥?”陆明玉都默认了,兄长居然还想“伸张正义”,楚随心中不快,没想一抬眼,却见兄长眼中一片凛冽严寒,不似在看他这个堂弟,倒似一个骑在马上的将军,手持长.枪抵在敌将咽喉,命他投降臣服。

  楚随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兄长,他不怕,因为知道兄长不会杀他,但楚随浑身发冷。

  他想不通,兄长为何要如此偏心陆明玉。

  不就是一个荷包吧?没了荷包,他照样有办法问出他想知道的。

  取出荷包塞到楚行手中,楚随神色冷漠,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行没管他,也没有看手里带着堂弟余温的荷包是什么绣案,径自走向陆明玉。

  陆明玉早在听见那声威严的“拿出来”时,便震惊地停了下来。

  楚行走到她面前,伸手。

  他手掌宽阔,掌心白皙,带着一层薄茧,竹青色的荷包稳稳地坐在那儿,如皑皑雪山上冒出的一片嫩芽,格格不入,又莫名地相配。

  眼前闪现楚随离开时阴郁的脸庞,陆明玉胸口忽然涌起一道愧疚,因为帮她,楚行一定被楚随怨上了。她小心翼翼地捡起荷包,免得碰到楚行,准备先收起来再道谢,前面男人却转了身,这便要走。

  陆明玉一慌,下意识唤他,“表舅舅……”

  楚行顿足,微微偏首,沉默着等她继续。

  陆明玉低头赔罪,“对不起表舅舅,我,我不该把你拉进来,你帮了我,他,他不高兴了。”

  “他欺负你在先,我身为兄长,教训他是应该的,四姑娘不必担心,他想通了,自然会忘了这事。”楚行低声安抚道。姑娘们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姐妹反目,二十年兄弟手足,楚行相信堂弟的心胸。

  陆明玉依然低着脑袋,话里充满了愧疚,“不管怎么样,我都给表舅舅添麻烦了。”

  她音色甜濡,说这样的话更显乖巧,楚行脸色缓和不少,朝忐忑站在那边观望的妹妹招招手。等妹妹走过来,楚行扶着妹妹肩膀转身,替妹妹向陆明玉道歉,“盈盈骗了四姑娘一次,四姑娘真觉得对不起我,那咱们两相抵消,我不介意你,你也原谅盈盈一次?”

  他轻声细语,目光诚恳,眼里再无冰霜,陆明玉肩膀放松下来,看向楚盈。

  楚盈从来没做过坏事,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她眼圈红红,诚心地对陆明玉保证道:“阿暖姐姐,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了,你别生气好不好?”一边说着,豆大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陆明玉连忙将掏出帕子替她擦泪,笑着哄道:“盈盈别哭,姐姐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才不会生盈盈的气。”

  “真的?”楚盈不太相信地问。

  陆明玉温柔一笑,明灿灿的阳光下,她一身粉裙,笑靥如花。

  楚行默默地别开眼,叮嘱两句,转身离去。

  陆明玉牵着楚盈往回走,感受着袖子里那个荷包的分量,她慢慢地,侧头回望。

  男人一身素色灰袍,孑然独行,在湛湛蓝天下,那修长身影,竟比两侧苍绿松柏还要俊逸挺拔。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74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