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081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82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剩下两盏无骨灯,因为射穿纸环难度大,众人又等了大概两刻钟,花灯才一坏一被人领走。

  陆明玉悄悄搓了搓手,逛街时一直在走,不觉得冷,现在站了半晌,岸边湿气又重,终于感觉到了冬夜的寒意。萧焕自诩箭术不错,前面没能表现,这会儿眼睛盯着对岸去拿新灯的伙计,一心盼着要替表妹赢灯,因此没有察觉陆明玉的小动作,楚行却注意到了,沉默片刻,回头。

  魏腾与陆家护卫们站在一块儿,瞧见主子找他,魏腾立即走了过来。

  楚行侧身,凤眼看着几步外的两个妹妹,吩咐魏腾:“此处湿气重,两位姑娘年幼,你去灯楼问问可否有茶水,端两碗……”说到这里,他好像才想起身边的姑娘,低头问陆明玉,“四姑娘需要茶水吗?”

  陆明玉眼睛对着河水,其实早在魏腾靠过来她注意力就都在楚行主仆身上了。虽说自己只是楚行照顾妹妹顺带想起的,听着男人低沉的询问,陆明玉心底还是升起一丝暖意,转过来,朝楚行盈盈一笑,“好啊,谢谢表舅舅。”

  笑得乖巧,眼睛却只盯着男人衣摆。

  楚行点点头,让魏腾给陆明玉等五位姑娘一人端一杯,魏腾走后,楚行继续面朝湖水而站,旁人都会与同伴闲聊两句,就他,自始至终没跟陆明玉说过几句话。陆明玉由衷地钦佩楚行,一个难得的真君子就在旁边,陆明玉咬咬唇,垂眸,悄悄打量楚行。

  看到的是楚行腰带以下。

  楚行身形挺拔,比父亲还要高一点,黑袍随风而动,偶尔露出里面白色中裤,双腿修长,陆明玉不由地跟自己对比了下,不比还好,一比心里就酸溜溜的,楚行鹤立鸡群,她却属于同龄姑娘里个子矮的。

  看完腿,又忍不住看楚行的靴子,再与自己对比一番,陆明玉意外发现楚行的脚比她大了好几圈。这个陆明玉就不羡慕了,姑娘家脚还是小点好看,真有楚行那么大,还怎么穿绣花鞋啊。

  脑海里浮现楚行穿绣花鞋的模样,陆明玉窃笑出声,笑完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忙紧紧闭嘴。

  楚行扫了她一眼。

  陆明玉抬起头,没事人似的眺望对岸。

  灯楼伙计端着一方托盘走出来时,魏腾的茶水也到了。陆明玉捧着茶碗,抿一口,身子暖和不少,为了方便看热闹,陆明玉连续喝了三口就把茶碗放了回去,一扭头,恰好对面伙计大手一挥,露出了托盘上的东西。

  “诸位请看,这是用上好的和田玉雕刻的一对儿玉马烛台。宋氏灯楼每年都会做十二套十二生肖烛台,今年是马年,我们又初来京城,掌柜大手笔,将这对儿玉马烛台拿出来当了彩头,若是单卖的话,这一对儿便要一百两。”

  中年伙计高声介绍道,话音一落,周围就响起了百姓们的吸气声。

  陆明玉没听到,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玉马烛台,眸光比星光还亮。

  身为当今皇上的外甥女,陆明玉自小见过的好东西数不胜数,但天地之大,总有她没见过的新奇物事。眼前这对儿烛台,分别是一匹玉马拉着一辆车壁镂空的同色玉雕马车,灵芝状的马车车顶冉冉升起,顶部构成了烛火托台。

  从玉马、套索、车夫到车轮、车壁、灵芝车盖,整块和田玉浑然一体,看不到半点杂色。

  玉质剔透,倒映着柔和的灯光,如此巧夺天工,除了美,陆明玉找不到别的词形容。

  “这对儿玉马烛台便是咱们今天的压轴戏了,良玉难得,我们掌柜怕糟蹋了好东西,故而就不把烛台摆上去了,咱们直接瞄准那个扳指射就行。但这次射箭的人要交纹银二两,咳咳,不是我们贪钱,真贪钱何必拿出这对儿烛台?实在是怕大家都抢着来,那咱们今晚都不用睡觉了是不是?”

  百姓们又大笑起来。

  “阿暖?”萧焕低头,再次问道。

  陆明玉想要这对儿烛台,但她不太信得过萧焕的箭术,小声问道:“你行吗?”

  萧焕瞅瞅对面用半人高的竹竿固定的木制扳指,摸摸鼻子,聪明地给自己留了一个后路,“碰碰运气吧。”他再自信箭术,也不敢在这样的挑战前乱夸海口。

  “那表哥慢慢来,看准了再放箭。”陆明玉低声鼓励道。现在也只能指望萧焕,家里二哥从文,大哥已经射.过一次花灯了,在场的亲人,只剩萧焕还有点希望。

  “万一我成功了,你给我什么奖励?”有人冲上去试箭了,萧焕漫不经心看了一眼,笃定对方没那本事,专心逗表妹,黑眸充满期待地看着陆明玉。

  “快去吧。”陆明玉嗤了声,轻轻推他。萧焕咧嘴笑,昂首挺胸去排队。他往东走,那边楚盈探头望望,瞧见兄长,小姑娘兴奋地跑了过来,朝陆明玉点点头,然后停在陆明玉身旁,仰头求兄长,“大哥,我……”

  说到一半,小姑娘瞄眼对岸的玉马烛台,低下头,又不说了,扭扭捏捏的。

  陆明玉心头一突,莫非楚盈也相上了这对儿烛台?那……

  陆明玉紧张地看向楚行,楚行能征善战,箭术肯定也非同一般吧?如果楚行也上场……

  察觉她的目光,楚行偏头看她。

  陆明玉及时避开,转身看河水,有点不安,但很快又释然。表哥排在楚行前面,如果表哥射不中,那她就没了再赢得烛台的机会,所以楚行射中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表哥输了,那对儿烛台就不是她的了。

  “盈盈想要烛台?”看着妹妹,楚行低声问。

  楚盈点点头,脑袋却转向了另一侧的灯楼,“大哥,我想要一对儿玉猴的烛台,可以吗?”

  她属猴,当然想要一对儿自己的生肖,刚刚妹妹跟二哥索要她的生肖,楚盈才跑过来的。

  楚行莫名松了口气,马上吩咐魏腾,“你立即去订四套生肖烛台,王妃、二姑娘、三姑娘、太夫人一人一套。”

  魏腾领命,匆匆奔向灯楼。

  附近有对儿普通夫妻听到楚行的话了,不由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一对儿玉马烛台一百两,一套生肖十二对儿,四套加起来,岂不快到五千两了?妻子震惊地张大了嘴,再看楚行,简直跟看财神爷一样。这人是谁啊,太有钱了!

  陆明玉也惊讶不已,但不是因为银子,而是因楚行对他三个妹妹的宠爱,出手就是一人一套……

  陆明玉忍不住看向那边的两个堂哥,却见二人都在看热闹,二姐姐不知何时站到贺裕身旁了,提着手里的牡丹花灯,似乎对烛台没什么兴趣。陆明玉幻想了下找堂哥去要烛台的可能,念头刚冒出来,她就笑了。

  不一样的,楚行早就有了俸禄,且是如今的国公爷,可以自行支配国公府的银两,家里两个堂哥都没有差事,一个月只有二十两的月例,就算这么多年攒了钱,也负担不起一千多两的大花销。

  更何况那是堂哥,陆明玉可不好意思去索要。

  要是自己也有个亲哥哥该多好?

  仰头望月,陆明玉轻轻叹了口气,她是长姐,只有弟弟找她来要礼物的份。

  楚行刚目送心满意足的妹妹回去,一转身,就听到了陆明玉的叹气声。

  联想妹妹的撒娇,楚行猜得到陆明玉也喜欢这漂亮的玉件儿烛台,但他没理由送她价值千两的礼物,想当做没听见,瞥见陆明玉落寞的小脸,楚行忽然又有点……看不得她为了区区一对儿烛台唉声叹气。

  “四姑娘喜欢那对儿烛台?”楚行用比方才同妹妹说话时更低的声音问。

  陆明玉意外地看看他,对上楚行深邃看不出意图的凤眼,她茫然地嗯了声,“挺好看的。”

  楚行眼帘轻动,垂眸道:“倘若世孙失手,我去试试。”

  他,他要帮她赢玉马?

  陆明玉受宠若惊,太震惊,她难以置信地掩住了小嘴儿,桃花眼怔怔地望着男人。

  楚行不习惯这样的注视,抬起头,低声道:“我……”

  他想说他也没有太大把握,那边楚随突然走了过来,楚行余光瞧见了,及时止声。

  “阿暖,想不想要彩头?”楚随停在萧焕的位置,笑着问陆明玉。

  两人做过夫妻,陆明玉自然清楚楚随的本事,冷冷讽刺道:“就凭你?”

  楚随是文官,偶尔骑射打猎散心,还算有点天分。但楚随有自知之明,故意从陆明玉脑袋上面伸手,拍了拍兄长肩膀,自信道:“我是不行,但我大哥箭术出神入化,能百步穿杨,只要你想要,我便请我大哥出手帮你。”

  好一个借花献佛,陆明玉暗暗咬住嘴唇内里,忍笑看楚行。

  楚行照旧一脸冷峻疏离,见陆明玉看他,楚行淡淡问:“四姑娘真想要,我可以试试。”

  堂弟这番话,倒给了他光明正大帮她的理由。

  凤眼看着陆明玉,楚行希望小姑娘能给予配合。

  陆明玉真没想到楚行居然也会演戏,还演得那么天.衣无缝,她迅速反应过来,“兴奋”地道谢:“那我先谢谢表舅舅了!”

  楚行颔首,提前去那边排队了,把陆明玉留给了堂弟。

  “大哥给我面子才帮你,阿暖是不是也该谢谢我?”楚随轻.佻地挡在陆明玉面前,低声打趣道。

  自以为是,陆明玉懒得与他浪费唇舌,狠狠踩他一脚,随即凑到了楚盈、贺兰芳身边。

  楚随望着她背影,玩味一笑。美人娇俏灵动,脚上的痛,他甘之如饴。

  很快就轮到了萧焕。

  少年郎一身红衣,气度华贵,往那儿一站,拉弓搭箭,顿时吸引了不少小姑娘、新媳妇的视线。陆明玉望着这样出色的表哥,诚心地希望他能射中对面的扳指,可惜事与愿违,竹箭脱靶,风似的从扳指上方飞了出去。

  陆明玉心一紧,担心萧焕生他自己的气,连忙过去安慰,“表哥……”

  萧焕知道她要说什么,把弓箭递给伙计,萧焕无所谓地笑,指着灯楼道:“没事,走,咱们去买一整套。”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他出得起。

  他壮志豪情,陆嘉平兄弟、楚家兄弟都听到了。

  萧焕不在乎他们,陆明玉有些尴尬,当即以表妹的口吻嗔怪萧焕,“属你有钱是吧,可我就喜欢那对儿烛台,买来的没意思。”

  萧焕急了,“可我……”

  “表舅舅答应帮我试试了。”陆明玉把他拉到一旁,指着楚行道,“表哥,先让表舅舅试试,若他也射空了,你再给我买一对儿玉马的。”

  萧焕听到后面这句才满意。天色这么暗,扳指那么小,他笃定楚行也会失手。

  又轮了四五个富家公子,无人射中。

  楚行一身墨色长袍,面无表情地走到了灯楼规定射箭的地方。他气势凌人,围观的百姓们不禁安静下来,屏气凝神地看着他。陆明玉紧张地手心出汗,她希望楚行一击即中,因为她不想要萧焕买给她,也因为,如果那对儿玉马烛台是楚行射箭赢来送她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一会儿盯着楚行侧脸,一会儿盯着他稳稳不动的手臂,陆明玉心跳越来越快。

  就在她紧张得快要无法呼吸时,楚行倏然松手。

  陆明玉以为楚行的箭会很快很快,比贺裕的还快,然而楚行这一箭却慢的出奇,慢得仿佛随时可能会从半空跌落,然而它没有,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那筷子粗细的竹箭以不可思议的缓慢速度,稳稳地穿进了竹竿顶端固定的木制扳指,穿过一半,停了。

  真的停了,轻轻晃动两下,便一动不动。

  这一刻,万籁俱寂,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那支竹箭,犹陷梦境。

  陆明玉是第一个回神的,她微微张着嘴,看向射箭之人。

  楚行已经放下弓箭,站直了,余光里见小姑娘望了过来,以为陆明玉在为能得到玉马烛台高兴,高兴地要谢他,楚行侧过身,嘴角难得上扬。他也高兴,为能帮到一个渴望赢得彩头的单纯姑娘。

  可当他转过去,却发现陆明玉脸上并无笑容,反而呆呆的,乍一看有点傻。

  楚行本能地收起笑。

  陆明玉却在此时笑了,桃花眼如含雨露,亮晶晶地望着那个在她心里,早就堪比天神的男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80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