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082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83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百姓们发自肺腑的掌声中,灯楼伙计弯着腰,恭敬无比地将装有玉马烛台的黄梨木盒递给了楚行。做伙计的最讲究眼力,楚行身手了得气度不俗,身边更有侍卫追随,定是达官贵人,看过楚行那神乎其技的一箭后,伙计佩服地快要五体投地了。

  楚行单手托着木匣,从前面回到陆明玉一行人前,下意识地先看向堂弟。

  这玉马烛台,他是以帮堂弟讨好陆明玉的名义赢来的。

  陆明玉一直在瞧着他,见楚行竟然真想演戏演到家,陆明玉登时从那无法自抑的倾慕钦佩中回神,绕过兄长冲到楚行身前,伸手就把黄梨木盒抢到了自己怀里,再故作一脸欢喜地仰头,笑盈盈朝楚行道谢,“谢谢表舅舅,表舅舅箭术太厉害了!”

  这是楚行主动提议送她的,陆明玉才不想被楚随沾到。

  她个子矮,卖起乖来都能让楚行忘了她重生的事,以为陆明玉只是着急拿到心仪的彩头,楚行没有多想,自谦道:“运气不错。”

  能让竹箭穿透小小的扳指而不落,那怎么可能是运气?

  陆明玉刚想再夸楚行两句,左侧忽然传来一道不屑的哼声,却是萧焕阴沉着脸讽刺道:“国公爷就别谦虚了,有时候谦虚过了头,反而显得假。”大家都射空了,他无所谓,如今风头被楚行全部抢走,看着表妹那么崇拜楚行,那么喜欢这对儿烛台,萧焕就憋不住心里的酸水了。

  陆明玉瞪他一眼,再歉意地看向楚行。

  小姑娘水亮的眼睛里装满了自责尴尬,楚行脸色柔和了些,没理会萧焕的挑衅,低声对陆明玉道:“打开看看?”如果没有萧焕,他送完礼物就不会再多说,但现在,楚行得打消陆明玉因萧焕而生出的自责。

  他心胸宽广,陆明玉笑着点点头,走到陆怀玉、楚盈四女那边,打开匣子看。莹润纯净的和田玉烛台,远看漂亮,近看更精致细腻。楚盈、楚湘都订好了一套,不羡慕,陆怀玉原本对这对儿烛台没兴趣,现在看了,不由地朝兄长撒娇,“二哥,你也给我买一会儿蛇的吧?”

  陆嘉安平时花钱比较大手大脚,这会儿身上没带银子,家里能用的碎银也不多,但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拒绝妹妹,便道:“二哥现在没带那么多银子,明早再带你过来挑,他们有十二套,可能每套都不一样。”

  先答应了,明早再带妹妹去母亲面前要钱。

  陆怀玉没有怀疑,刚要点头,贺裕忽然道:“今晚之后,这家灯笼生意肯定会十分兴隆,刚刚你们射箭,我听已经有富贵人家去灯楼订那套生肖烛台了,明早再卖,我担心烛台都被人订走了。我身上有些银子,正好兰芳也想买,表妹随我们一起去吧?趁现在知道这家灯楼的有钱人还不多。”

  陆怀玉喜出望外,兴奋地朝他笑,“裕表哥真好,那我先用你的银子,明天再把钱还你。”

  贺裕黑眸含笑,看着她道:“表哥表妹,什么还不还的,表妹喜欢就好。”

  他容貌是偏冷峻的,但一笑起来,整个人的气度就暖了,陆怀玉看着那双仿佛别有深意的眸子,想到今晚贺裕先是为她射箭赢花灯,又是主动送烛台给她,心里就有了一点小小的猜测。奇怪的是,换成以前,如果知道庶出舅舅家的表哥可能喜欢她,陆怀玉定会恼火愤怒,但此时此刻,陆怀玉只觉得窃喜。

  亲昵地挽住贺兰芳的胳膊,陆怀玉抬脚前问妹妹,“阿暖要上去看看吗?”

  “阿暖走,我给你买一整套。”人家有表哥宠着,萧焕这个表哥看得自己的表妹被人比下去,当即替陆明玉做主道。

  “又显摆你有钱了!”楚湘被萧焕欺负过,小姑娘还记得呢,忍不住刺道。

  陆明玉也被萧焕土财主的语气弄得十分尴尬,贺裕提议为二姐姐买一对儿,本来挺好的事,萧焕出口就是一整套,岂不是显得贺裕小气?悄悄地看向贺裕,却见贺裕根本没听见萧焕说话似的,垂眸看着身边的二姐姐,目光温柔似水。

  仪表堂堂,功夫了得,还舍得替二姐姐花钱……

  陆明玉难以察觉地扫了一直默不吭声的贺礼一眼,突然想多给贺裕机会亲近二姐姐,便笑着对陆怀玉道:“二姐姐去吧,我已经有了,就不去了,这边河景挺美的,我跟大哥、二哥在外面等你们。”

  顺便体贴地替堂兄陆嘉安解了围,不然亲妹妹去买东西,他不跟着不太合适,去了,却没有银子只能看别人替妹妹付钱,那多尴尬啊。

  陆明玉狡黠地转向堂兄,陆嘉安感激地朝小妹妹眨下眼睛,附和道:“对,怀玉你们先去,我让人赁条船来,时间还早,咱们坐船再逛逛。”

  陆怀玉嗯了声,与贺裕兄妹一起去挑烛台了。

  萧焕冷哼,陆明玉暗道不妙,怕他又胡言乱语得罪人,陆明玉示意他跟着自己往旁边走了走,离楚行等人远点,才皱眉劝道:“表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真的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因为要对我好出口伤人……”

  “我伤谁了?”萧焕先是射箭落空,后面又被表妹当面拒绝,心头本就压着一团火,一听表妹竟然还冤枉他,萧焕胸口的火苗噌地喷了出来,强忍着才没有对表妹怒吼,但那盛怒的眼神,都表达了他的愤懑。

  陆明玉最不喜他的臭脾气,既然萧焕不肯承认,她就点明给他,“你没有讽刺表舅舅假谦虚?你没有讽刺裕表哥出手不够阔绰?表哥,知道我为何不喜欢你吗?我就是不喜欢你这目中无人的脾气,好像天底下谁都比不上你似的!”

  萧焕眼中戾气更盛,想辩解,却无法反驳。

  才十六岁的少年郎,贵为王府世孙,霸道嚣张惯了,第一次告白失败,短短一段路连续被心上人训斥,萧焕的自尊无法再容忍,一气之下什么能挽回颜面就说什么,“不喜欢就算了,我又不是非要你喜欢!”

  说完不屑地看看陆明玉,为了证明他确实没那么喜欢她,萧焕迅速转身,负气离去。

  陆明玉震惊地望着他背影。

  如果她喜欢萧焕,萧焕这样对她,陆明玉肯定会委屈地想哭,但她对萧焕只有兄妹情,因此短暂的错愕后,回想萧焕看似愤怒其实受伤的脸庞,陆明玉只觉得无奈,还有一丝丝心疼。但她不后悔,表哥脾气本就被舅父、舅母惯坏了,这时不劝他,一直纵容他任意妄为下去,将来肯定会有更多的麻烦。

  至于萧焕会不会因此厌恶她,陆明玉倒不是特意介意,反而盼望萧焕忘了她,喜欢上别人。

  收回视线,陆明玉神色如常地回到了众人身边。

  “阿暖姐姐,你没事吧?”楚湘小声地问,她没听清两人说了什么,瞧着萧焕好像朝阿暖姐姐发脾气了。

  陆明玉笑着摇摇头:“没事,我嫌他说话难听,让他一边逛去,他有点不高兴。”

  楚湘恍然大悟,随即哼道:“我也不喜欢他,对了阿暖姐姐,一会儿咱们一起坐船赏灯吧?”

  “好啊。”陆明玉诚心地笑,余光悄悄瞥向楚行,楚行正与陆嘉恒说话,身影挺拔。想到今晚还能再与他多待一会儿,哪怕说不上话,她心里也甜丝丝的。玉器清雅,令人心生喜爱,君子如玉,叫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亲近。

  “大哥,二弟,我还有事,先走了,豫之兰芳下来,你们替我转告一声。”

  眼看萧焕走了,贺礼也提出告辞,面上带笑,笑得却有点勉强。

  二夫人与武康侯夫人向来都瞧不起陆家大房三房,三房萧氏好歹是皇亲国戚,两个女人表现地不是特别明显,对大夫人就没那么委婉了。陆嘉恒看似粗枝大叶,但这些事他都清楚,故而与贺礼没什么交情,贺礼要走,他客气都没客气,只点了点头。

  旁边陆嘉安看着亲表哥转身,目光变了变。他知道,母亲有意把妹妹许配给贺礼,因为妹妹与贺礼青梅竹马,好像也挺喜欢贺礼的样子,陆嘉安就没有深思过这门亲事,但今晚贺裕对妹妹的态度,陆嘉安看得清清楚楚。对比起来,除了一个世子身份,论本事,贺礼不如贺裕,论对妹妹的心……

  陆嘉安不会因为区区一百两银子就偏向贺裕,但妹妹喜欢烛台,贺裕能想到讨好妹妹,贺礼为何想不到?别说没钱,武康侯府再没落,家底还是有的,贺礼深受舅母溺爱,手里会没银子?以下见大,妹妹这门亲事,他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

  在岸边站了会儿,陆嘉安使人去赁的游船来了。

  陆怀玉几人还没挑完,陆嘉安让大家上船等着,楚随看着船夫架起木板,他心中一动,率先上船,站在木板另一头,笑着嘱咐家里的两个妹妹,“慢点走,小心别掉到水里。”跟着扶住最先走过来的亲妹妹,直到楚湘踏上船板,才松手。

  男人面如冠玉,脸庞被灯楼绮丽灯光照亮,俊美脱俗。

  陆明玉却觉得他笑得像狐狸,不由放慢脚步,眼看楚盈也上去了,楚随还没走,可不就是等着扶她呢?

  陆明玉回头找兄长,却见二哥朝灯楼走去了,不知去做什么,大哥跟护卫们站在一起,一时半会儿不似能说完的。陆明玉想再等等,船上楚盈、楚湘一块儿叫她登船,再看楚随,凤眼挑衅地看着她,仿佛她不去,就是怕了他。

  陆明玉不想让他得意,想到还有一人,她窃喜地转向楚行。

  楚行就在不远处,他是想等陆嘉恒兄弟的,毕竟是陆嘉安赁地船,他们兄妹四人全部登船不太合适。无意回头,却对上了陆明玉隐隐含笑的脸庞,楚行愕然,正好奇她在笑什么,她竟然朝他走来了。

  “表舅舅,我看船上备了茶水,表舅舅先去喝杯暖暖身子吧。”陆明玉停在男人面前,乖巧地劝道。

  楚行当她只是客气,婉拒道:“不急,我再等等你两位兄长。”

  陆明玉这才明白他为何单独站在这里,她是假热络,楚行却是真把自己当客人,陆明玉既诧异楚行对礼节的奉行,又有点为难,扫眼还守在那里的楚随,她咬咬唇,硬着头皮继续道:“表舅舅太客气了,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还是先登船休息一下吧。”

  这次楚行却窥破了她真正意图,看看立在那边的堂弟,楚行暗暗头疼。

  难道上辈子堂弟就是靠这些小心机得到陆明玉青睐的?

  楚行不懂为何这辈子堂弟的招数不管用了,但既然陆明玉特意相求,楚行便无法坐视堂弟胡闹。堂弟想办法讨好陆明玉没有错,可他不能给人家小姑娘添麻烦。

  “也好。”应下陆明玉的“好意”,楚行径直朝岸边走去。

  陆明玉偷笑,紧紧地跟在楚行身后。

  听到脚步声,楚行顿了下,他以为陆明玉是希望他拉走堂弟,没料到是要他当盾牌?

  楚行哭笑不得,姑娘家的小心思,真是难猜。

  不过陆明玉要跟他,楚行也不能再改了,来到岸边,他一边跨上木板,一边示意堂弟走开。

  楚随看眼躲在兄长身后的狡猾姑娘,心知没有机会再扶陆明玉,只好离开。

  他一边去了,陆明玉神清气爽,却不料游船突然晃了下,陆明玉手里还抱着烛台礼盒,脚下不稳,她本能地伸出一只手去抓前面的人。巧的是因为船晃,楚行正好转身,想提醒陆明玉慢点,结果他一转,陆明玉手就扑空了,但那力道冲劲儿已经收不回来,整个人朝前扑了过去。

  两人离得太近,没等楚行来得及做出反应,陆明玉已经撞到了他怀里。

  担心她摔倒,楚行下意识扶住了她肩膀。

  男人衣袍上带着夜晚的冷意,但他宽阔的胸膛,身上淡淡的雪松香,马上让陆明玉忽略了他衣服的冷。船板不稳,她心有余悸,心扑通扑通跳,可陆明玉分不清,她到底是在为刚刚的惊险惊慌,还是因为这个意料之外的怀抱。

  她完全僵住了,一动不能动。

  楚行却第一时间将人转到船上,迅速收手,凤眼对着陆明玉身后的河水,“四姑娘小心。”

  他声音沉沉,不带任何感情,连长辈的关心都没有,却似有点嫌弃她带来的麻烦。陆明玉原本发烫的脸突然白了,幸好被昏暗天色所掩饰。面对男人的冷漠疏离,陆明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几不可闻地嗯了声,逃避般去找楚盈姐妹。

  楚行这才隐晦地看了她一眼,十三岁的姑娘,身量娇小,但只有抱住她,才能真切感受她的娇弱,瘦小的肩膀,可能连他三分力气都承受不住,但也正是因为这份娇柔,方才被她撞到怀里,楚行竟然生出一种想要多抱一会儿的念头。

  他怎么能?

  晚风吹来,楚行及时甩开那荒谬念头,去另一侧找堂弟。

  楚行站在船尾,看着从容走来的兄长,楚行嘴角泛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大哥,在岸上的时候,阿暖跟你说什么了?”他看得出来,兄长抱陆明玉那一下只是意外,但楚行好奇陆明玉是怎么劝兄长帮她的。

  “她请我登船喝茶。”楚行扫眼旁边的船篷,坦然道,“不过我猜,她是不想让你扶她?”

  心思被看穿,楚行脸上掠过一道尴尬,自嘲道:“一片好心竟被当成驴肝肺,但大哥你也看到了,她冒冒失失的,如果不是大哥反应及时,她刚刚肯定落水了。”说话时,凤眼探究地盯着兄长。

  楚行侧头,面带训诫:“我只知道,君子不强人所难。”

  他一副严兄模样,楚行连忙告饶:“好好好,大哥教训的是,我下次换个法子。”

  楚行默认,转身,漫不经心地观赏两岸花灯。

  楚随瞄向对面的陆明玉,再想想兄长的年纪,放了心。年龄不合适,而且,兄长知晓他对陆明玉的心,还提点过他如何行事,陆明玉再美,兄长都不可能对她动心,至于陆明玉对兄长……再次看眼兄长冷峻威严的侧脸,楚随心情突然复杂起来,兄长冷冰冰的不近人情,有几个姑娘敢喜欢他?兄长还轻易不开窍,楚随都担心兄长这辈子婚事难定。

  ~

  陆怀玉、贺裕等人终于挑完烛台出来了,船夫忙碌起来,游船缓缓朝前行进。

  男女各占一个船篷,逛了两刻钟,快到祖父定好的碰面时间了,陆嘉恒让船夫靠岸,三拨人客套一番,分头走了。陆家兄弟几个还要去一品斋找祖父陆斩,楚行兄妹的马车离得比较远,贺裕兄妹离得最近,因此也最先回到武康侯府。

  贺裕一直将妹妹送回她的院子,才往他的院落走去。

  走着走着,却见有人站在前面,上元明月皎皎,无需灯笼,也认得对方是谁。

  贺裕若有所思,“二弟在等我?”

  贺礼确实在等他,而且等了有一段时间了。身为世子,武康侯府未来的一家之主,贺礼在外人面前谦和有礼,在府中,他也从未像母亲那样瞧不上庶出叔父的一双子女,始终以礼相待。但贺礼觉得,有些话,他得跟堂兄讲清楚。

  “大哥,我与怀玉青梅竹马,姑母也赞同我们的婚事,只等她姑姑四月出嫁,母亲便会正式托人去陆家提亲。今晚大哥先射箭替怀玉出头,又大方送她玉器烛台,我知道大哥只把怀玉当表妹看,但……”

  贺裕面无表情听着,听到这里,他忽然笑了,抬手打断贺礼的话,“二弟会错意了,我对怀玉好,不是出自表兄妹的情分,而是因为我喜欢她。”

  贺礼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你明知道我与怀玉……”

  “知道你们青梅竹马?”贺裕轻飘飘地接话,知道,却不以为意,“确实,怀玉以前喜欢跟你玩,但那是他不了解我。二弟,你喜欢她,我不干涉,我喜欢她,我对她好,也请二弟淡然处之。从今天开始,咱们各自施展本事,倘若最后表妹还是选择嫁给你,那我会主动退出,绝不再做任何亲近她的举动。”

  世子之位是二弟的,贺裕从未羡慕或意图夺取,但他早就喜欢表妹了,今晚老天爷给他机会亲近表妹,贺裕自然要抓住,才不会因为什么兄弟情分白白把表妹拱手让人。更何况平心而论,他与贺礼还真没什么兄弟情,贺礼确实没言语轻.辱过他,但贺裕永远记得,曾经贺礼的朋友公然鄙夷他,贺礼只是一笑置之。

  贺礼对人的好,只流于表面,从未经心。

  这样的兄弟,不值得他拱手让出喜欢多年的表妹。

  “天色不早,我先回房了。”言尽于此,贺裕肃容从贺礼旁边经过,很快就消失在了转角。

  贺礼回头,望着贺裕消失的方向,他温润的脸上第一次露出阴鸷之色。

  各自施展本事?

  难道贺裕觉得,凭借一盏花灯,一对儿烛台,表妹就会选择他?

  他贺礼才是武康侯府的世子,是这偌大家业的继承人。

  ~

  贺家兄弟针锋相对时,陆家众人才刚刚登上马车。

  陆明玉、陆怀玉坐了一辆。

  没了外人,陆怀玉一坐好就把贺裕送她的礼物拿出来了,托着那对儿玉蛇烛台细细打量,越看越喜欢,举到妹妹面前给她看,“阿暖你瞧,我的玉蛇像不像龙?”

  真蛇吓人,但这对儿玉蛇雕刻地却圆润可爱,陆明玉笑着点点头,想起贺裕兄妹离开时二姐姐依依不舍的样子,陆明玉小声试探道:“二姐姐,裕表哥对你真好,他是不是喜欢你啊?”

  陆怀玉脸一红,心里却惊喜,连妹妹都这么觉得,看来不是她多想了?

  “哪有啊。”陆明玉低下头,摸摸烛台,扭捏地否认。

  陆明玉顿时懂了,二姐姐也对贺裕动了心。不过也可以理解,贺裕那一箭射得精彩绝伦,又懂得买烛台讨好二姐姐,连容貌也把贺礼比了下去,二姐姐舍他而就贺礼才是奇怪。

  只是……

  “二姐姐,我看二伯母的意思,好像要把你嫁给礼表哥?”陆明玉低低地提醒道。

  陆怀玉唇角一抿,她没什么城府,旁边又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一冲动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那是我娘的意思,又不是我的意思,只要我不答应,我娘就得听我的。”之前她觉得贺礼挺好的,但今晚陆怀玉意外发现贺裕更好,对她又有情,陆怀玉就不想嫁给贺礼了。

  “但礼表哥喜欢你啊,若他知道二姐姐喜欢裕表哥,一气之下,会不会去找裕表哥争吵?”

  一个女子,若是惹得兄弟不合,不提男方家里长辈怎么想,外人便先要骂她一声“祸水”。

  想到这里,陆明玉的心,忽然沉了下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81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