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093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94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马车停在了马场前。

  楚随、三皇子、四皇子不约而同望向车门。

  只有楚行,微微侧身,目光落在了附近的草地上。不管走到哪里,身份越显赫的人越会被人留意,陆斩身为兵部尚书,早在京城,他要带妻子、孙女出游的消息就传开了。陆斩是武将提拔起来的,在这边几次随皇上出游都策马而行,那么这辆马车里坐的是谁,不言而喻。

  楚行自然不会怕一个豆蔻少女,但他不想看见陆明玉,不想勾起那段他努力忘掉却无论如何都望不掉的暧.昧回忆。他两辈子都没有过女人,两辈子的第一次肌.肤之亲,在连续几晚情不自禁回想之后,楚行不得不承认,就算他对陆明玉没有男女之情,他可能永远也忘不掉她了。

  忘不掉,又绝无更多可能,那就只能避免更多接触。

  一侧楚随漫不经心看过来,对上兄长冷漠的侧脸,楚随有些意外又觉得再正常不过,他这个大哥,除了家人,仿佛就不曾对外姓女子在意过。

  车帘动了,楚随立即看了过去,就见一只白.嫩嫩的小手缓缓挑起车帘,下一刻,陆明玉低头弯腰走了出来。她穿了一条胭脂红的长裙,草原凉风吹来,她裙摆摇曳,似大红的花瓣才风中晃动。上面是条白色小衫儿,衣领袖口都是淡青色,衣摆上绣着出水芙蓉。单看身段,楚随心中便涌上一股只有在遇到陆明玉才有的悸动,他迫不得已地往上看,却恰好对上陆明玉投过来的目光。

  蓝天草原,她一袭红裙站在马车上,如花娇美,但她居高临下地看过来,看见他,原本微红的面颊陡然转冷,更是迅速低垂眼帘,犹如见到什么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

  东西……

  楚随忽然记起上次两人见面陆明玉对他的评价,她骂他,骂他是被人碰过的东西。

  先是挨了冷眼,随即记起不好的回忆,见到美人的愉悦心情一消而散,楚随往旁边走了两步,眼睛看着别处,不想让陆明玉以为他多放不下她似的。可默默站了会儿,楚随又忍不住悄悄观察陆明玉。

  有一段日子没见了,这丫头出落得似乎更美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打扮的关系。

  陆明玉因为要面对楚行而忐忑紧张的心,在看到楚随那一刻也稳稳地定了下来。两兄弟谁都没看,下了车,陆明玉恭恭敬敬地朝两个皇子见礼,“臣女见过三殿下、四殿下。”

  四皇子认得她,更记得父皇对陆家姐弟的宠爱远远超过自己,才九岁的男娃,情窦未开,陆明玉再美他也不会对她生出好感,反而倨傲地瞥了陆明玉一眼,“今日我与三哥在此练马,你过来做什么?”

  陆明玉头还低着,闻言意外地挑挑眉,不太明白四皇子为何这么大的火气。

  刚想解释一番,就听有人道:“四弟,这是阿暖,姑母的女儿。”

  不是替人解围的语气,而是单纯的解释,声音清朗平和,听起来特别让人舒服,就像真把她当亲戚一样。陆明玉站直身体,笑着看向三皇子,三皇子刚给弟弟解释完,一回头对上陆明玉明艳的笑脸,三皇子莫名有点害羞,问陆明玉:“表妹来这边玩吗?”

  陆明玉看向他身后的马场,点点头:“我也是来学骑马的。”

  说完退回祖母身边,给刚刚下车的朱氏介绍两位皇子。朱氏进过宫,怎么行礼她都知道,只是才屈膝,三皇子就笑道:“免了免了,您是表妹的祖母,不用这么客气。”

  少年郎憨厚谦和,朱氏越看越喜欢,道谢过后,笑眯眯地转向楚行:“世谨怎么也在这儿?”一眼都没往楚随那边看,犹记孙女跟她告状,说楚随骂孙女的爹爹也就是她的宝贝儿子是瞎子。

  长辈问话,楚行不得上前一步,垂眸回道:“皇上命我教导三皇子骑马。”

  视线却不受控制地落在了老人旁边小姑娘胭脂红的裙摆上,绿油油的草地,惊心动魄的红,像她嘴唇的颜色。

  朱氏大喜,把孙女拉到前面,笑道:“真是巧了,阿暖今天也要学骑马,都说世谨骑术好,那你有空也指点指点阿暖?”在朱氏看来,楚行是孙女的长辈是亲戚,教地肯定比那些马官好,如此她更放心。

  楚行哪还敢教陆明玉骑马,正要婉拒,陆明玉抢先开了口,撒娇般抱怨长辈:“祖母您又糊涂了,国公爷要教三殿下,哪有空管我,走吧,祖父肯定为我安排好了人,咱们先挑马去,别耽误三殿下的正事。”

  言罢挽着祖母手臂绕过楚行,走开几步再停下,远远地朝三皇子点点头,“殿下先去挑马吧,我与祖母第一次来这边,待会儿再进去。”下定决心远离楚家兄弟。

  三皇子挺喜欢这个漂亮表妹的,但他早就想骑马了,因此寒暄后,他兴奋地转向马场。两个皇子走在前面,楚行随后跟上,楚随难以察觉地再看陆明玉一眼,这才跟了上去。陆明玉呢,对楚行的倾慕与对楚随的反感打成平手,反而彻底淡然了,拉着祖母在附近随便逛逛,等三皇子一行人选好马离开了,她们才进去。

  “四姑娘,陆大人昨日亲自为姑娘选了几匹良驹,都在这边,您再挑匹最合眼缘的吧。”身材魁梧的马官将陆明玉三人引到一处马厩,指着里面几匹骏马介绍道,“这些都是性格温驯的幼马,姑娘可放心驾驭。”

  陆明玉兴奋地走到栅栏前,左右看看,发现祖父为她挑的马比旁边马厩里的要小上两圈,不过谁让她个子矮呢,或许明年这时候,就能挑匹大一点的马了。心思回到眼前的五匹马上,陆明玉来回看一遍,很快就相中了一匹纯黑色的骏马。陆明玉喜欢它的大眼睛,水润润的,看着特别亲切。

  马官笑着夸陆明玉有眼光,都是虚话,那陆明玉听了也高兴。

  出了马场,陆明玉专门选了背离三皇子等人的方向,自己慢慢学。

  一开始是马官亲自教她如何与马屁培养感情,如何踩马镫、上马下马。陆明玉学什么都快,这些一点呢就通,然后马官牵马带她逛了几圈,前几圈马官走路,让陆明玉习惯慢行,后来马官也上了马,牵着陆明玉慢跑了几圈。

  “祖母,我会骑马了,你要不要也学学?”最后一圈结束,回来时,陆明玉自己策马,小跑着来到祖母身边。

  朱氏自认一把年纪,不肯学这些新鲜的,让丫鬟把毡子铺到草地上,她坐好了,笑着叫陆明玉兄妹俩去跑马,她在这儿看就行了。

  “祖母,那我先去跑两圈,就在附近,不会跑太远的。”陆明玉脆声道,眼睛亮亮的,刚学会骑马,虽然大腿两侧已经有点酸,但她还是十分兴奋,巴不得一直朝远处跑下去,跑遍整片草原。

  “大哥,走吧!”豪情万丈,陆明玉回头,朝兄长笑。

  陆嘉平好笑地提醒她,“慢点跑,别跑太快。”

  “我知道!”陆明玉嫌他啰嗦,催马先行一步。

  一口气跑出一里地远,陆明玉再次停马回望,高高地朝祖母挥手,得到回应,陆明玉继续前行。

  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鸟鸣,陆明玉仰起头,看到一只黑鹰,双翅展开,在天上翱翔。

  陆明玉这刚学会骑马,突然又羡慕雄鹰会飞了。

  “看,有人要猎鹰了!”陆嘉平提醒她。

  陆明玉放低视线,果然瞧见很远的地方有几骑停在那边,拉弓射箭,不知是哪家子弟。兄妹俩一起观望,几道利箭呼啸着朝那只黑鹰奔去,陆明玉看不清箭矢,却见黑鹰晃了下,随即直直地栽了下来,落地的地方距离兄妹俩应该不会远。

  “阿暖在这边等着,大哥去认识认识他们。”陆嘉平好武,有心结交射箭之人。

  陆明玉乖乖地点头,她也想看鹰,但她十三岁了,要避讳点。

  目送兄长出发,陆明玉调转马头,骑在马上慢慢溜达,低头看草原上五颜六色的野花。发现一朵单瓣的鹅黄小花,陆明玉心里喜欢,然而就在她准备下马采摘时,草丛里忽然有什么高高跳了出来,拇指大小黑黑的一块儿,陆明玉只觉得黑影一闪,那东西就不见了!

  陆明玉打了个寒颤,想先离开这里,却不知那只被他们打扰的黑壳虫子就落在了黑马左前腿上。马也知道害怕啊,刚刚就被吓了一跳,腿上忽然一痛,黑马猛地一甩蹄子,随即撒腿朝前狂奔!

  陆明玉一个不稳,险些被掀下去!

  “大哥!”马越跑越快,颠得她摇摇晃晃,陆明玉本能地趴下去紧紧抱住马脖子,脸吓得失了血色,惊恐绝望地喊兄长。骏马狂奔,疾风打在脸上,吹得陆明玉睁不开眼睛,她也不敢看下面一晃而过的草地,死死抱住马脖子,用尽力气求救。

  “阿暖!”

  堂兄的声音,祖母的声音,远远近近,陆明玉听到了,却吓得再无法回应。她疼,手指掌心疼,肚子被马鞍撞得疼,大腿更是磨得可能都出血了。马速不见放缓,陆明玉头昏眼花,身体渐渐不受控制,往□□斜。

  “四姑娘!”

  “阿暖!”

  又是两道声音,都非常熟悉,从另一侧传了过来。

  离得近,获救希望大了些,陆明玉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又趴回马背正中央,暂且稳定了,她艰难地回头。风从前面吹来,额前碎发乱舞,陆明玉努力睁着眼睛,最先看到楚行逼近的身影,楚行身后是楚随,兄弟俩隔了大概两匹马的距离。

  视线回到楚行脸上,陆明玉不知为何就哭了。

  身处险境,陆明玉忘了她对楚行那一点点怨,她只想他帮她停住马,救她下来。

  “表舅舅,我快掉下去了……”陆明玉哭着道,刚说完,身子被颠得又往右侧滑了一段距离。

  楚行看见了,那马跑得太快,如果陆明玉掉下去,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他没有浪费时间说话,凤眼紧紧盯着陆明玉,竭力追赶。

  “大哥,我喜欢阿暖,我能救她。”身后楚随同样关心陆明玉的安危,他气陆明玉不肯原谅他年少犯的错,但他真的喜欢陆明玉,看到陆明玉遇险,楚随几乎第一时间翻身上马来救援,奈何他马术不如兄长,落后了一步。

  紧急关头,楚随说得很直白,意思很明确,他想做英雄救美那个人。

  楚行听懂了,他看着前面红裙被风吹乱的姑娘,看着那抹红色,好像她嫁进楚家敬茶那日,穿的红装。她怨恨二弟,但两人确实有夫妻之缘,或许老天爷安排陆明玉遇险,就是为了成全二弟?英雄救美,也许这次二弟的恩情,能抵消他之前的荒唐?

  脑子里想着这些,楚行速度同时慢了下来。

  “多谢大哥!”楚随成功超过了他。

  此时三人离得很近了,陆明玉人在前面,也听到了楚随的那句话,恍惚片刻才明白楚随的意思。楚随还是不肯放弃她吗?楚行……

  听不到楚行的声音,陆明玉僵硬回头,正好看到楚随从楚行一侧擦肩而过。

  那一瞬,陆明玉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眼里只剩楚行模糊的身影。

  明明领先的,为何会落后?

  因为他是好兄长,因为他想成全他的堂弟,因为他心里从未有过她。

  没有她,为何还要三番两次地救她,为何要送她小金马,为何要为她射箭赢烛台?

  因为他是英雄,他是君子,他是连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甥女也要照顾的表舅舅。

  楚行从未有错,错的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阿暖,把手给我!”

  眼泪一串一串地掉,视线里多出一只白皙的大手,陆明玉抬起眼帘,看到对面马上的楚随。

  “阿暖,把手给我!”楚随看到她哭了,看到了她空洞的目光,他突然很怕,只觉得如果抓不住她手,他这辈子便再也抓不到她了。这念头让他心慌,让他浑身发凉,楚随不信邪,以为她怕到忘了反应,瞥见她被颠得离开马镫的靴子,楚随再次逼近她,伸手要抓她的手。

  陆明玉笑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她猛地朝马背另一侧翻了过去!

  一个她不要了,一个不要她,这对儿兄弟,她谁也不用他们救。

  疾风如箭,她裙摆翻滚,裙摆扫过楚随伸出的手,楚随本能地抓,什么都没抓到,眼睁睁看着她落花般被风卷走,脑海里却被是她扭头时闭上的眼睛,是她眼角滑落的泪。“嘭”的一声,楚随终于回神,然而此时他的马已经冲出几丈之远!

  “四姑娘!”楚行虽然把救人的机会让给了堂弟,但他一直跟在后面,眼看陆明玉落马,楚行当即勒马。良驹脖颈吃痛,嘶鸣一声前蹄高举,楚行没等马蹄落下便跳了下去,冲劲儿太大,他踉跄两步,险些跌倒。

  几个箭步冲到陆明玉身前,楚行跪到地上,双手颤抖地将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姑娘转了过来。

  陆明玉脸色雪白,左额一片刺目鲜血。

  “四姑娘……”楚行一手托她后脑,一手捧住她脸,眼前闪现她落马的那一幕,楚行不知为何心慌心悸。脑海里一片空白,楚行一声一声地喊她,只想先唤醒她,只想确认她还活着,“四姑娘,四姑娘……”

  陆明玉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眼睛。

  楚行欣喜若狂,见她醒了,他理智也迅速复位,刚要安慰陆明玉让她放心,却震惊地看见她哭了,泪水滑落,桃花眼泛着泪光,用一种他曾经想忘却一直忘不掉的熟悉眼神凄婉地望着他,“表舅舅,我,我喜欢你啊……”

  楚行如遭雷击。

  陆明玉冷,全是都冷,但她努力不让自己睡过去。看着头顶的冷漠男人,她满心满眼都是委屈,委屈地忘了疼,“表舅舅,以后,再遇到喜欢你的姑娘,你可以,不喜欢她,但,别再,别再把她让出去……”

  声音越来越低,红唇无力合上。

  楚行怔怔地抬起头,却只见一滴泪珠自她睫间滚落,那双曾经装满爱慕的眼睛……

  不知何时,也闭上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92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