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100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1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两军交战,战术不可能一成不变。

  距离上次与大齐交战惨败后,倭寇沉寂五年了,这次大举来袭,准备充足野心勃勃,因其盘踞海岛而生,极擅海战,夜晚偷袭城镇,如蝗虫过境,抢完财物马上退回海面,转眼又随波偷袭下一处,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

  前世楚行等将领与其恶战整整九个月才将沿海一带倭寇彻底肃清,这次楚行提前警示过沿海诸守将,因此倭寇第一波偷袭虽然也成功了,却遭受了不小的损失。楚行赶到登州,凭借前世对倭寇老窝的了解,采取围魏救赵之策,径自捣毁两座倭寇盘踞的海岛。

  倭寇惨遭大创,一番休整后,临时改变战术,至此,楚行前世的记忆再无大用,两君全靠真本事打了起来。敌方顽强,楚行亦非当年初次参与海战的那个武将,早已熟悉海战之法,加上他身体康健,与倭寇交战时便如虎添翼,于年底顺利剿灭了这批倭寇,肃清二十余座倭寇藏身的海岛。

  战事结束,却有残局还要收拾,故楚行这个年是在外面过的,忙到二月底才奉诏回京。

  ~

  因为额头的伤疤,陆明玉自落马后就待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过年时疤痕彻底消失,一点痕迹都没留,但正月天寒地冻的,陆明玉也没有兴致去外面逛,每日要么去找二姐姐陆怀玉玩,要么就陪祖母、母亲说话,天气暖和她会偶尔陪弟弟们去花园里捉捉迷藏,阴雪连绵便坐在暖榻,看书打发时间。

  看似与前几年的日常没什么不同,但只要陆明玉知道,她心里藏了一件事。

  楚行,说他回京后,要与她面谈。

  陆明玉不觉得她与楚行有什么好谈的,事情过去了这么久,陆明玉已经看淡了,当时确实怨楚行无情,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陆明玉心底的伤口也渐渐愈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喜欢的男人不喜欢她吗?

  站在楚行的立场,他没有任何错,她落马是她自己的选择,是一时冲动的后果,楚行是真的不必因为愧疚自责,更不必用成亲的方式弥补她的一片深情。感情这回事,得到回应了,两情相悦便会越来越浓,但得不到回应,陆明玉一来不会无理怨恨对方,二来不会傻傻地继续喜欢,就像现在,她已经把心收回来了,她不喜欢楚行了,楚行自然没必要再“补偿”她。

  陆明玉烦恼的是,楚行既然说了要面谈,肯定会想办法见她吧?谈这种事情,他肯定不会光明正大地直接来家中求见,不敢对父母提那么不合礼数的要求,他多半与楚随一样,会趁她出门堵她一次。陆明玉一点都不想见楚行,不想跟她谈那尴尬的过去,如此她就得关注楚行何时归京。

  偏偏陆明玉并不记得前世楚行何时凯旋了,她只知道楚行立功升了官。

  足不出户,陆明玉只能寄希望从父亲口中得知,但陆嵘自认女儿不喜欢楚行,怎么会在女儿面前主动提起楚行?女儿走了,陆嵘才会同妻子聊聊沿海的战况,萧氏最疼女儿,也是最不愿女儿嫁进楚国公府的,怕女儿重蹈前世的覆辙,因此她听说楚行怎么消息,也不会告诉女儿。

  陆明玉又不好意思让身边的丫鬟留意一个外男的音讯,故对楚行近况一无所知。

  这天早上,陆明玉领着两个弟弟去给祖母请安,五岁的年哥儿也开始启蒙了,在祖母这边吃了一块儿梅花糕,乖乖跟着哥哥、五叔去桐荫堂读书。陆明玉闲来没事,留在宁安堂陪祖母绣帕子打发时间。

  “初九阿暖又要过生辰了。”阳光暖融融地照进来,朱氏绣了两针,歪头瞅瞅旁边低头绣花的孙女,笑着道,“这半年阿暖长得真快,都快追上你二姐姐了。”

  陆明玉最喜欢听长辈们夸她长个子,嘴角高高翘了起来。二姐姐体型与上辈子没什么变化,前世陆明玉十五岁出嫁也才到二姐姐下巴,如今才十四,便与二姐姐鼻尖儿齐平了,看来小时候祖母的话真的有道理,荤素都吃,不挑食才能长高。

  找这样的势头长下去,及笄的时候,她可能比二姐姐还高。

  陆明玉美滋滋地想。

  “十四啊,是大姑娘了,最近那么多来咱们家提亲的,阿暖一个都没看上?”朱氏当然不是白夸的,存心要套孙女话呢。

  陆明玉手上动作慢了下,跟着又恢复了之前的速度,撒娇地斜了祖母一眼,“姑姑十六岁才嫁人,祖母这么快就盼着我嫁出去了?我偏不嫁,就要一直赖在家里,天天来祖母跟前烦你,讨祖母的压箱底。”

  小姑娘妙语连珠,朱氏笑得合不拢嘴,把针线活放一边,也不让孙女绣了,转过孙女道:“祖母也舍不得阿暖,但阿暖与你姑姑不一样,阿暖更招人喜欢,提亲的人那么多,祖母想知道阿暖到底稀罕什么样的。”

  陆明玉转转手腕上的翡翠镯子,眼神微黯。

  喜欢什么样的?

  她不知道。她曾经喜欢楚随那样明朗爱笑谈吐风趣的,结果楚随背了一身风流债,换个冷漠威严绝对不会风流的楚行,结果楚行心里没她。冷的热的都喜欢过了,都伤了一次心,如今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陆明玉却发现她对挑选良婿没了兴趣。

  好像什么样的都不喜欢,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我喜欢爹爹那样的,要仪表出众,要有状元之才,更要洁身自好,对妻子一心一意。”低着脑袋,陆明玉笑着敷衍道,总得说点条件才能堵住祖母的嘴。

  朱氏一听,发愁了。孙女的条件,对她来说不高,就得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孙女,只是既要能考状元又要生的跟儿子一样玉树临风无人能出其右,朱氏感觉她这辈子是找不到第二个了,在朱氏心里,她的长子便是世上最顶尖的好男子。

  没人能超过儿子,但朱氏心里有个能与儿子媲美的。扫眼门口,朱氏握住孙女小手,悄悄道:“阿暖,祖母还是想不通,楚国公品貌出众,模样不比你爹爹差多好,本事,他们一文一武,真比起来还是楚国公更出息,你到底不喜欢他哪里啊?”

  一大家子,只有朱氏是乐意孙女嫁给楚行的。

  “好端端的,祖母提他做什么。”再次听到久违的人,陆明玉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她捡起刚刚放下的针线,继续绣。

  朱氏叹口气,“我也不是故意提他。昨晚你祖父跟我念叨朝堂那点事,说楚国公明天就回京了,皇上肯定要重重赏他,我这才想起去年他来提亲的事。”丈夫可能是年纪大了,以前从不跟她说朝廷大事,这两年晚上单纯睡觉的时候多,睡觉前丈夫就喜欢抱着他说些琐碎,朱氏很多都不懂,但她挺喜欢听的。

  陆明玉手莫名一抖,明天楚行就抵京了?

  那感觉,就像曾经信誓旦旦要抓她的猛兽突然回来了,陆明玉平静了大半年的心再次波动起来。脑海里浮现楚行冷峻肃杀的脸庞,浮现楚行训诫楚随时的威严模样,想到真见面楚行八成也会用那种眼神,追问她为何不肯嫁,陆明玉顿时惴惴不安。

  第二天,陆明玉连祖母那边都不去了,抱着书缩在梅苑,寸步不出。

  说实话,陆明玉不知道她到底在紧张什么,就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前一刻才告诉自己不用太在意,也许时隔半年楚行早忘了他出发前送来的那几个字,后一刻便又情不自禁幻想与楚行见面的情形,怕他的威压。

  “姑娘,国公府两位姑娘来做客了。”揽月挑帘进来,轻声回禀道。

  甘露、桂圆都已出嫁,揽月、采桑升了陆明玉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两人与陆明玉差不多的年纪,但在梅苑耳濡目染这么多年,已能独当一面。

  陆明玉心尖儿一颤,如果祖母的消息没错,楚行上午才进京,下午楚盈就来了,若说楚盈此行没有别的目的,陆明玉说什么都不肯信的。只是人都到了,陆明玉再心知肚明,也得开门迎客。

  “阿暖姐姐,你最近怎么不爱出门了?”从正房前往梅苑的路上,楚湘疑惑地问道。

  陆明玉猜到楚湘只是陪客,笑了笑,指着额头道:“年前一直在养伤,年后这几天天才暖和些,我二姐姐又要出阁了,我舍不得她,便没出去逛。”

  楚湘了然地点点头。

  陆明玉暗暗瞥向楚盈,视线才转过去,楚盈却像早就在等这一刻般,俏皮地朝她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来意。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兄长那么喜欢阿暖姐姐,“惯犯”楚盈是非常愿意帮兄长的,特别是楚盈知道,阿暖姐姐不会为此真生她的气。

  陆明玉却一阵头疼。

  “阿暖姐姐,我哥哥真的很喜欢你,一回府就托我来送信,你就看在他一片诚心的份上,看看这封信吧?”趁楚湘不注意,楚盈熟练地把一个小竹筒塞到了陆明玉手中。

  “最后一次,再有下次,盈盈别怪我狠心。”陆明玉皱着眉头,肃容道。

  回京就找她,陆明玉算是看出来了,楚行心志坚定,承诺要补偿她,就一定要补偿。陆明玉向来不喜欢一味地躲避问题,一会儿她先看看楚行信里说了什么,若楚行还是坚持提亲,她便回信一封,同他说个清楚。

  说清楚了,楚行再自诩君子,她不会再纵容这种私相授受。

  她绷着脸,楚盈不敢笑了,忐忑地点点头。

  陆明玉收好竹筒,喝了会儿茶,送楚家姐妹出门。送走客人,陆明玉咬咬唇,去见母亲。楚行此举根本没想掩饰,母亲肯定猜到了。

  “楚行让她们来的?”看到女儿,萧氏蹙眉问,没有哪个母亲喜欢女儿被男人纠.缠。

  陆明玉神色淡淡,带着几分不屑道:“他托妹妹问我是否真的铁心不嫁了,是的话,他尊重我的意思。”

  萧氏一看女儿脸色,就知道女儿是怎么回的,想了想,决定暂且原谅楚行这次的不敬,起身安抚女儿,“好了,让他死心也好,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娘给阿暖找个更好的。”

  “娘……”陆明玉靠到母亲怀里撒娇,“难道必须嫁一个吗?我现在谁都不想嫁。”

  萧氏低低笑,摸了摸傻女儿的脑袋。

  应付完母亲,陆明玉心情复杂地回了自己的梅苑,拿出楚行的信。

  “灵珠阁是家母一处嫁妆铺子,我已安排妥当,明日巳时在此等候,望能解惑。

  出此下策,实属无奈,若我心存半分亵.渎之意,罚我日后身首异处,客死他乡。”

  陆明玉刷的白了脸。

  如果看到前一句她只感受到了楚行的霸道强迫,后面那句,她却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怒气。

  楚行一定是生气了,气她不知好歹屡次拒绝他的好意?否则他承诺不会欺负她就够了,何必那般诅咒自己?想到前世听说的楚行死状,虽未身首异处却对上了客死他乡,陆明玉一把揉碎信纸,撕成了碎屑。

  谁要他发这样的毒誓了?

  他是不是很委屈?觉得一片好心不被理解?他是不是还认定她痴情于他?

  见就见,他想解惑,她便解他的惑,让他知道她陆明玉早已忘了他!

  将一手碎纸屑丢进恭桶,陆明玉躺倒床上,闭着眼睛生闷气。

  约她见面做个了断,一件明明可以心平气和解释的事,楚行偏要发毒.誓说重话,甩脸给谁看呢?他很委屈吗?凭什么他会觉得,他想把她让出去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就让,他想补偿,她陆明玉就必须接受他的补偿?

  “姑娘,该用饭了。”

  “不吃!”

  翻个身,陆明玉气鼓鼓地道,一点胃口都没有。

  短短两个字,话里全是火.药味儿,揽月吓了一跳,忙与采桑赶进来看情况。

  一进屋,却见自家姑娘披头散发地从纱帐里探出头,沉着脸道:“备水吧。”

  揽月看看采桑,都一样的茫然。

  陆明玉见了,马上笑了下,暗暗告诫自己不能生气。

  她得装成没事人的样子,再编个合适的借口给母亲,明日才好出门。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99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