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107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8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小孩子得了好东西都会显摆,既然姐夫已经见过了,年哥儿就跑去找姐姐。倒是恒哥儿,大了几岁,没那么黏姐姐了,更喜欢多跟姐夫待会儿,而且准姐夫偷偷塞了个一模一样的金元宝过来时,恒哥儿镇定多了,咧嘴笑笑,把元宝藏到荷包里继续跟在准姐夫身边。

  后院,陆明玉刚得知大姐姐有喜了,趁来二房送嫁,陆明玉把陆锦玉拉到一旁,悄悄贺喜。

  “还不确定,阿暖别声张悠易互通

  宝祖。”陆锦玉有些羞涩地道,“晌午用完席,回家我就请郎中号脉。”

  “一定是好消息。”陆明玉回忆了下前世,很确定大姐姐这次怀上了,还是个小外甥。

  陆锦玉轻轻摸摸小腹,脸上是初为人母的温柔喜悦。

  “姐姐!”

  年哥儿的声音远远传来,二女一同回头,就见年哥儿兴奋地沿着走廊往这边跑呢,身后跟着同样跑红脸的大丫鬟。眼看弟弟差点撞到一个端着碟子的丫鬟,陆明玉低声斥道:“年哥儿不许乱跑,慢点走过来。”

  年哥儿没听见,颠颠跑到姐姐面前,举起手里的金元宝给姐姐看。

  “哪来的?”陆明玉诧异问。金子贵重,弟弟年纪小,顽皮好动,乳母丫鬟们不可能让他随身带着金元宝玩,万一丢了,她们可担待不起,这样成色的赤金元宝,一个大丫鬟一年的月钱也换不来。

  “姐夫给的!”年哥儿美滋滋地道,攥着金元宝嘿嘿笑,“只给我了,没给三哥。”

  姐夫?

  脑海里浮现楚行冷俊的脸庞,陆明玉面颊刷的红了。

  “不可能,国公爷都知道讨好年哥儿了,敢不讨好恒哥儿?”陆锦玉揶揄地看着妹妹,“都是小舅子,肯定也给恒哥儿了,不信年哥儿你去问问。”

  年哥儿一听,眨眨眼睛,转身就要跑。

  “回来!”陆明玉一把拽住弟弟,绷着脸教他,“叫国公爷,不许喊姐夫。”

  年哥儿不懂,委屈道:“姐夫让我这么喊的。”

  陆明玉彻底傻了,她以为姐夫是弟弟们不懂事乱喊的,谁想到楚行竟然……

  耳旁传来一声轻笑,陆明玉咬唇扭头,正准备找个理由跟弟弟一起走,陆锦玉却抢先调侃了起来,“我还纳闷呢,这国公府再有钱,堂堂国公爷也不至于随身带着几个金元宝啊,原来人家是有备而来,存心要贿.赂小舅子喊姐夫呢。不行,我也过去看看,兴许喊声四妹夫,也能收块儿金元宝!”

  “姐姐!”陆明玉耳朵根都快烧起来了,拽住长姐胳膊撒娇。

  陆锦玉笑够了,等年哥儿走了,她才欣慰地拍拍妹妹小手,庆幸道:“说真的阿暖,国公爷为人家世没什么可挑的,但他太冷,先前我虽然为你高兴,但也有点担心他冷冰冰的,不懂怜惜人。今日看他这么会哄年哥儿他们,我总算放心了,他对小舅子们都这么好,阿暖嫁过去,还不把你宠上天?”

  陆明玉低着头,情不自禁想到了那碗茶。

  她只是随口提到自己喜欢景宁惠明,楚行就说他记住了。她当时记他对茶的嗜好,是因为姑娘家心思细,是因为她很喜欢他,楚行也这样,莫非他一样看重她?喜欢却不明说,只会哄小孩子,这人真是……

  脸皮太薄吗?

  那边年哥儿又跑到前院找姐夫,看见三哥跟姐夫站在一块儿,年哥儿颠颠跑了过去。

  “你去哪了?”恒哥儿皱眉问,嫌弟弟四处乱跑。

  “我去找姐姐了。”年哥儿盯着哥哥的手,想看看哥哥有没有元宝。

  楚行闻言,莫名心中一乱,凤眼低垂,发现年哥儿竟然一直都攥着他给的元宝,楚行暗暗头疼,抱起五岁的小家伙,帮年哥儿把元宝放到他腰间的荷包里,顺便低声问:“姐姐是不是问年哥儿哪来的元宝了?”

  年哥儿点了点头,看着姐夫白皙冷峻的脸庞,小家伙闷闷道:“姐姐训我了,不许我叫你姐夫,让我喊国公爷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

  楚行脑海里顿时多了一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她模样秀美,却抿着唇绷着脸,桃花眼冷冷地瞪着他。

  楚行懊恼不已,他知道恒哥儿喜欢他,猜到今日过来做客多半会遇到两个小舅子,便提前准备了两个小元宝当礼物,因为恒哥儿喊他姐夫,他才鬼使神差也想听年哥儿叫,却忘了年哥儿只是个五岁的男娃,根本藏不住话,竟然让她知道了此事。

  她大家闺秀,肯定恼他厚颜无耻了吧?

  看着年哥儿纯净清澈的大眼睛,楚行想教小家伙别再事事都告诉姐姐,话出口前又怕这话也被陆明玉套出去……抿抿唇,楚行谨慎地揭过这茬,转向正门那边道:“迎亲队伍快到了,咱们去看新郎官。”

  年哥儿眼睛亮了起来。

  恒哥儿跟在准姐夫旁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仰头问:“姐夫,你哪天娶我姐姐啊?”

  他喜欢热闹,但又不想亲姐姐太快嫁出去。姑姑、大姐姐都出嫁了,恒哥儿已经知道姐姐出嫁意味着什么了,意味着他多了一个姐夫,却要隔好久才能见到姐姐一面。

  楚行听着街上越来越近的锣鼓吹打声,再想到自己,嘴角浮上一抹浅浅的苦笑。

  何时娶她?这根本不是他能决定的,但楚行知道,至少陆明玉及笄之前,他肯定娶不成。

  “恒哥儿希望是哪天?”看眼怀里乖乖听他们说话的年哥儿,楚行谨慎开口。

  “明天!”年哥儿想也不想就抢着道,小家伙还想再放一次鞭炮。

  楚行好不容易才忍住笑,低头看大的。

  恒哥儿认真琢磨了会儿,才试探道:“明年吧,姐夫,你娶完姐姐,能让姐姐继续在我们家住吗?你也搬过来跟我们住。”这样他就每天都能看见姐姐,还可以让姐夫教他功夫了。

  恒哥儿期待地望着楚行。

  楚行却把恒哥儿往自己这边拉了下,看着从旁跑过的一个小公子道:“人多,恒哥儿小心。”

  成功地避开了话题。

  ~

  新郎官贺裕踩着吉时来接新娘子,一番俗礼之后就要接新娘子走了。

  陆家众人都来送嫁。

  陆明玉跟姑姑、大姐姐走在一起,她是挺为二姐姐高兴的,但因为知道楚行也来了,所以到了前院,陆明玉一边装着心里只有出嫁的二姐姐,一边悄悄寻找楚行的身影。

  此时恒哥儿、年哥儿已经被陆嵘叫走了,楚行作为陆家的准姑爷,这会儿与陆锦玉的丈夫徐承锐、陆筠丈夫姚寄庭站在一处。女眷们出来了,姚寄庭、徐承锐几乎同时看了过去,各自寻找妻子,楚行却与其他宾客一样,先看向了被女眷们簇拥在中间的新娘子,跟着目光再不易察觉地往新娘附近的陆家女眷移去。

  一眼就看到了陆筠三人。陆筠、陆锦玉身量高挑,陆明玉矮了小半头,走在中间,梳得又是姑娘发髻,非常明显。两个月没见了,如今一看到人,楚行面不改色,凤眼却再也无法从陆明玉明艳动人的脸上挪开。

  大喜的日子,她穿了一条水红色的妆花褙子,粉面桃腮,笑靥如花。楚行最先看的是她的眼睛,发觉她眼里只有新娘子,楚行目光下移,不知怎么就落到了她樱红的嘴唇上。楚行记得,那日在灵珠阁见面,她穿的素净,脸上未涂脂粉,所以她嘴唇天生就是那样妩.媚艳丽的颜色,吻起来……

  趁身体内的火还没有失控,楚行及时避开她唇,未料一抬眼,就见她无意般朝这边看了过来阴阳九式。

  楚行下意识想要垂眸,可他又想真正看她一眼。

  因此陆明玉忐忑不安地扫过来,马上就对上了楚行那双狭长的凤眼,明明隔了很远的距离,陆明玉却觉得楚行就在眼前,她心如鹿撞,匆匆扭头,假装与大姐姐说话,人也放慢脚步,借右侧姑姑挡住了自己。

  她是害羞,落到楚行眼里,却只是躲避。

  楚行蓦地想到了他教年哥儿喊他姐夫,陆明玉是不是因此恼怒,不想见他了?

  自去年确定自己的心意,到现在两家开始着手亲事,楚行一共只与陆明玉说过一次话。当时亲了抱了,美好地像是做梦,然后随着时间一日一日过去,那次亲密也真的像场梦了,譬如此时,一被陆明玉“冷待”,楚行就忘了曾经小姑娘在他怀里的娇羞甜美,只觉得她一生气,可能就没那么喜欢他了。

  “国公爷有心事?”女眷们进去看新郎新娘辞别陆家长辈了,徐承锐见楚行眉头微锁,奇道。

  楚行回神,立即收敛了脸上的异样,朝他与姚寄庭道:“以后都是亲戚,二位叫我世谨便可。”

  徐承锐、姚寄庭齐齐颔首。

  萧从简忽然从后面挤了过来,一手搭在楚行肩上,“他们叫你世谨,你喊他们什么?”

  楚行从容看向两人。

  姚寄庭忙道:“二爷说笑了,咱们年纪相当,还是彼此以字相称吧。”

  他可不好意思让楚行喊他姑父。

  楚行客气地笑了下,视线在姚寄庭身上多停留了片刻,才移向堂屋,心底却有些复杂。去年上元佳节,他陪妹妹们赏灯,巧遇陆明玉,但上辈子,楚行陪的是明惠帝,君臣微服出游,同样遇到了陆家几个小姑娘。行人往来,明惠帝并没有上前打招呼,只是远远看了会儿,灯铺前陆明玉、陆筠、陆怀玉挨着排开,明惠帝看的是谁,楚行无从分辨。

  没过多久,陆筠就进宫了。

  楚行不知道明惠帝与陆筠之间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陆斩为何会舍得把陆筠那样的女儿送进宫,楚行只记得,陆筠未得善终。如今陆筠改嫁姚寄庭,听说是陆三爷亲自挑选的妹婿,想必也是怕陆筠重蹈覆辙吧?

  换做楚行,也不会让柔弱纯善的妹妹进宫的,即便明惠帝是个明君。

  ~

  新娘子出嫁了,陆家这边的宴席却一直到夜幕降临才结束。

  太夫人领着儿媳妇、两个孙女从陆家后院走了过来,瞧见站在院中与陆嵘说话的长孙,白皙脸庞泛着一丝醉酒后的浅红,显然准姑爷登门被灌酒了,太夫人微微一笑,打趣自家孙子道:“世谨还能骑马吗?”

  楚行点点头,“没喝多少,祖母放心。”

  陆嵘闻言,眉峰跳了跳。他酒量不行,但今日小舅子萧从简起哄,带姚寄庭、徐承锐、萧焕与几个武将一起灌楚行酒,陆嵘就在旁边,亲眼目睹楚行将那些人都灌醉了,他却屹立不倒,最后还是妻子闻讯过来,狠狠训斥了小舅子一番,不准小舅子再欺负楚行……

  好几坛子酒,楚行居然说他没喝多少?

  岳父看女婿,怎么看都能挑出错,陆嵘就觉得楚行这话是假谦虚三国伪君子。

  “伯父,那我们先告辞了。”楚行朝他拱手道。

  三爷变成了伯父,陆嵘觉得刺耳,看眼只比他小六岁的准女婿,敷衍地嗯了声。楚行年纪大,出战有危险,家里还有个辜负过女儿的楚随,如果不是怕女儿胡思乱想,陆嵘绝不会如此轻易答应婚事。当初在永定县把楚行当女婿人选考虑,不过是那天楚行奋不顾身救助普通百姓,他一时钦佩而已。

  楚国公府众人走了,到了自家,楚行跟在太夫人身后,先送长辈回房。

  路上楚二夫人与婆母闲聊,“没想到阿暖二姐姐竟然嫁给了贺裕,我之前总觉得她娘有意把她配给武康侯府世子呢,小时候也常看到他们表兄妹在一起玩。”

  太夫人笑道:“表兄表妹都这样,离得近了就容易让大人们误会,其实孩子们才没想那么多,就是兄妹情。”

  楚二夫人附和地点点头,“也是,毕竟姑娘们在后院拘着,难得有表兄弟来做客,瞧着新鲜,当然喜欢。”

  楚行听在耳中,当时没觉得如何,晚上躺下来,不知为何又想到了婶母的话。

  贺裕,贺礼……

  上辈子陆怀玉嫁的是贺裕吗?

  楚行与贺礼没什么交情,对贺礼的事没有特意留心过,但他想起来了,前世到他出事,贺裕都没有成亲,否则贺裕一定会请他去喝杯喜酒。再联想贺礼的品行,想到那次花灯节异于前世的偶遇以及贺裕对陆怀玉的照顾……

  难道陆怀玉也是前世嫁给弟弟,这辈子嫁给兄长?

  倘若贺裕知情,今晚……

  楚行莫名有些热,他支起一条腿,凤眼幽幽地盯着床顶。

  他喜欢陆明玉,但楚行从来没有幻想过与陆明玉有什么亲近举止,灵珠阁的两次亲.吻纯属冲动,等他娶了陆明玉,那些就无法避免了。可,一想到二弟曾经明媒正娶将她娶回家,曾经与她洞.房花烛,楚行忽然有种负.罪感。

  不是对不起二弟,二弟与她的缘分尽了,他与陆明玉是两情相悦。

  但楚行良心难安,无法彻底忘掉他与陆明玉的另一种关系。

  她呢,真到了那天,她能……

  想到陆明玉也记得她与二弟的曾经,楚行眉头一皱,越发烦躁起来。

  ~

  楚行孤枕难眠心烦意乱,今日的新郎官此时却痛快地很。

  “表哥,你带我来这边做什么啊?”

  夜黑人静,陆怀玉一身红装,看看周围黑黢黢的景色,她忍不住抱紧了贺裕手臂,满心不解。洞.房花烛,她为此忐忑好几晚了,没想到真到了这一晚,贺裕竟然避开丫鬟,偷偷带她来了花园。

  “一会儿就知道了,表妹别急。”贺裕捏捏她手,声音愉悦。

  陆怀玉咬咬唇,继续跟着他。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新婚夫妻俩来到了武康侯府花园内的湖水边。

  湖边停着两艘乌篷船,贺裕走到两船中间,终于停下脚步,转身,从陆怀玉背后抱住她,下巴轻蹭她脑顶,眼睛看着湖面上飘飘荡荡的船,低低问道:“表妹看这两艘船,熟悉吗?”

  陆怀玉茫然地摇头,不懂他要做什么我和八神庵的故事。

  贺裕低笑,惩罚般抱紧了她,俯身在她耳边,幽幽地提醒道:“表妹十岁那年,来侯府玩,你想坐船,我明知你不喜欢我,还是跟你们一起来了这边。表妹,当时我就站在左边的船上,亲眼看着你笑着跑到右边,笑着去找他,一眼都没看我。”

  那年他十六岁,贺裕说不清楚当时为何想要亲近表妹,他只记得,看着表妹整日黏着堂弟打转,他很羡慕,很嫉妒,很不高兴。

  陆怀玉一下子就听懂了新婚丈夫的言外之意,她脸上发烫,有点觉得对不起他,又觉得委屈,小声哼道:“我那时候还小,又不知道你喜欢我。”

  “现在呢?”贺裕喃喃问,说话时嘴唇擦过她软软的耳垂。

  陆怀玉心尖儿一颤,挣脱他跑开了。

  贺裕没去追,看着她在几步外停下,贺裕笑笑,缓步朝左边的船走去,上船,转身,等她。

  他那么早就开始喜欢她了,陆怀玉心里甜甜的,羞答答朝男人走了几步,忽然又不想那么听话,抬头看向贺裕,然后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故意朝右边的船跑去。贺裕目光陡变,下一刻便从船板上一跃而下,踏着湖水朝她奔去。

  陆怀玉惊到了,僵在那儿,呆呆地看着他。

  贺裕风一般冲到她身边,到了跟前,他什么都没说,一把将新娘子打横抱了起来。

  点点星光下,男人神色严肃,陆怀玉有点怕,靠到他怀里怯怯解释,“我逗你的……”

  “我知道。”听出她的害怕,贺裕声音柔和下来。

  陆怀玉困惑地抬起头,既然知道,他为何还那么急?也不怕鞋子、衣摆湿了?

  “但就算是逗我的,我也不许你选他。”贺裕低头,看着她璀璨的杏眼道。

  这样烈火般的霸道,陆怀玉再也承受不住,羞涩闭上了眼睛。

  贺裕亲亲她额头,长腿一跨,重新上了船。

  船篷里黑漆漆的,进来贺裕就把妻子放到了榻上。

  陆怀玉心慌,“表哥,你……咱们该回去了。”他不是想在这里洞.房花烛吧?

  “就在这里。”贺裕欺过来,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

  陆怀玉紧张地大气不敢出。

  美人娇如花,贺裕最初还想怜惜,但盼了那么久,终于娶到心里喜欢的姑娘,贺裕才不管堂弟是不是喜欢她,才不管妻子是不是他从堂弟手里抢来的,他只知道,现在表妹是他的,无论是表妹的心,还是她的人。

  随着船内一声惊呼,平静湖面仿佛突然起了一股怪风,右边的乌篷船继续轻轻荡漾,左边这只,却被湖风牵扯着,晃得厉害,不知何时才会停下来。花园另一侧,武康侯府各处宅子前都因为这场喜事亮着灯笼,这晚都不会吹了。

  而武康侯府南面,隔了两条街的姚家,姚寄庭手里也提着一盏灯,刚接妻子回来。

  “祖母跟你说什么了,聊得这么晚。”姚寄庭一手提灯,一手握着妻子的小手问。

  晚宴他喝多了,只记得被人扶到马车上,记得妻子喂他喝醒酒茶,然后就睡着了。刚刚口渴难受醒了,唤了妻子好几声都没有人应,姚寄庭才发现妻子不在身边,喊来丫鬟询问,得知妻子去陪祖母用膳,至今未归。

  姚寄庭头还有点疼,先沐浴洗去一身酒气,再来接妻子总裁的恋人。

  陆筠垂着眼帘,细声道:“没什么,祖母听说锦玉有喜,叫我过来问问,嘱咐我记得送份礼。”

  夜深人静,她轻柔的声音似被雨水打湿,带着一丝无法遮掩的悲凉。姚寄庭默默叹息,停下脚步,低头问她:“单单嘱咐你送礼,几句话的事,用谈这么久?阿筠,祖母是不是又着急咱们的消息了?”

  成亲一年,妻子迟迟没有动静,姚寄庭不急,反而觉得孩子来晚点也不错,否则妻子一怀孕,夫妻俩想做点什么都不行。但姚寄庭知道祖母着急,总是换着法子给他们夫妻送补汤,或送一些让妻子看了面红耳赤的画本子。

  此事关系到姚家的香火传承,祖母年纪大了,姚寄庭理解祖母的盼子之心,故劝了几次没起什么用,姚寄庭不敢再在祖母面前说什么,只能私底下多宽慰宽慰妻子,左右祖母只是着急,心是好的,没有苛待过妻子。

  “阿筠,祖母年纪大想得多,她说什么你都听着,但不用往心里去。”姚寄庭抱住妻子,柔声在她耳边道,“阿筠,你知道,我从来没有着急过,绝不会为这种事情催你怪你。”前一句是真心安抚,后面这句就有点轻.佻了,引人遐思。

  陆筠听懂了,她脸皮薄,即便是晚上也不好意思在外面听丈夫说这些,不由推开他,加快脚步往前走。走着走着,晚风一吹,陆筠淡了羞涩,又想到了姚老太太的话。其实姚老太太没有因为孕事指责过她,只是今晚,老人家话说得过于直白,让她,让她多去侄女那边问问,让她多学学。

  陆筠知道姚老太太没有恶意,但她听了,就是有点不舒服,好像她生不出孩子,就是多大的错似的。她也想快点替丈夫生个儿子,她也想生个像弟弟、侄子们那么可爱的儿子,她真的很努力了,姚老太太让她喝什么她就喝什么,再苦都甘愿,丈夫拿着那些画本子,她虽然难为情,因为丈夫乐在其中,她也就同意了。

  可姚老太太要她去问侄女是怎么调养的,她怎么好意思开口?她是姑姑,侄女有了身孕她该去贺喜,但人家才怀孕她就去取经,侄女会不会觉得她只想着自己,并不是真的为侄女有喜而高兴?

  就算要问,也要再过一段时间才合适啊。

  姚老太太但凡多体谅她一些,都不会提出这样伤她颜面的要求。陆筠是笨,但她能感受出一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丈夫对她很好,只有晚上有时候霸道点,但姚老太太,陆筠越来越觉得……老人家并不喜欢她这个孙媳妇。

  “阿筠,不早了,咱们睡吧。”酒能助兴,姚寄庭今晚兴致颇好,一回房就抱住了妻子。

  陆筠摇摇头,垂眸婉拒道:“你晚上都没吃什么,喝了那么多,早点睡吧。”

  侄女出嫁,她也累了一天了,身体累,心也累,今晚打道回府时,她突然特别舍不得娘家。在娘家住着,她就不用见到姚老太太了,就不用怕看到姚老太太用那种,那种明明不满却要装出不介意的眼神,打量她肚子。

  “我不困,只想跟你生孩子。”姚寄庭一边亲她,一边诱.惑着道。

  孩子……

  陆筠犹豫了片刻,最终没再反对,任由姚寄庭将她抱到了床上。

  事毕,陆筠木木地躺着,良久才道:“我想去拜拜佛。”

  “好,初十我陪你去。”姚寄庭困了,拥着妻子含糊道,眼睛闭着。

  陆筠嘴角翘起,依赖地蹭了蹭他胸膛。

  睡着了,陆筠做了个美梦,梦见她去寺里上香,遇到一位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送子菩萨。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6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