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110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1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行人先去大雄宝殿上香。

  明惠帝上的头柱香,接下来萧氏与陆筠一道上前,一左一右跪在了蒲团上。

  陆明玉在后面站着,眼睛看着母亲,余光却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的一道注视。她知道楚行在看她,然而此地无处供她躲闪,只能红着脸给他看。这种被心上人窥视的感觉,又甜蜜又紧张,她心跳地比方才爬石阶时还快,扑通扑通的,都被一个叫楚行的男人占据了,哪里还有佛祖的影子?

  但母亲与姑姑一退回来,陆明玉还是低着头走了过去。

  “世谨也去上柱香吧,心诚则灵。”

  就在陆明玉刚跨出第一步时,身后忽然传来了明惠帝的声音。

  陆明玉顿时紧张起来,一时分不清明惠帝是真心希望楚行上香,还是在调侃她,不过以楚行谨守规矩的脾气,他应该不会过来与她一起拜……念头未落,就听那人低低应了声,然后脚步声就朝她这边来了。

  陆明玉紧张地垂下眼帘,恰好看到楚行走过来,一袭墨色长袍,人冷衣也冷。

  陆明玉不敢多看,快步走向前面离她最近的蒲团。她想等楚行一起拜佛祖,又不想表现地太明显,因此来到蒲团前,陆明玉才稍微放慢脚步,轻轻呼了一口气,屈膝,低头跪了下去。身体矮了,陆明玉暗暗往一侧瞟,恰好看见楚行也正在往下跪。

  这么准时,是与她抱着一样的心思吗?

  陆明玉唇角上扬,跪好了,她闭上眼睛,诚心拜佛:

  求佛祖佑我家人平安顺遂,心想事成,

  求佛祖佑我……夫君,一生安康,长命百岁。

  诉完心愿,陆明玉睁开眼睛,起身,烧香敬佛,插好香,转身时,陆明玉没忍住,抬起眼帘,悄悄看向楚行。楚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离开时也朝她这边转了过来。两人目光不期而遇,男人凤眼幽幽,情意藏于清冷湖底,陆明玉眼若桃花,倾慕之情似水,秋波暗递。

  这也是今日一路过来,两人第一次看了对眼。

  楚行神色不变,陆明玉双颊更红,羞答答地躲到了母亲身后。

  萧氏不动声色地挡在女儿面前,同时还要努力挡住小姑子,如护食的雌鸟,却笑容自然地同明惠帝道:“七哥,我们刚刚爬山累到了,想先去客房休息一会儿再游寺,七哥接下来有何打算?”

  在明惠帝眼里,对面一个是堂妹,两个是小辈,他没把她们当需要避讳的女人,自然也就没看出萧氏对他的防备,只把萧氏挡女儿的动作理解成了防着楚行偷窥,识趣道:“我们随便逛逛,你们先去吧。”他也不想让楚行占外甥女太多便宜。

  萧氏身体放松下来,明惠帝能轻易放她们离去,不纠缠,就说明他暂且没对小姑子动心。想想也是,同样一个貌美的姑娘,小姑子未嫁,明惠帝或许会生出男人对美人的占有欲,可小姑子已经出嫁,明惠帝骨子里的傲气也不会让他另起邪心。

  “七哥慢走。”萧氏由衷地送道。

  陆明玉心情有点复杂,舍不得楚行走,又巴不得明惠帝快点离去,但礼数总要尽的,因此走到母亲一侧,乖巧送道:“七舅慢走。”

  这称呼有趣,明惠帝喜欢听,没忍住又逗外甥女,“不如阿暖跟七舅一起走?”

  陆明玉顿时又躲到了母亲身后。

  明惠帝朗声大笑,朝楚行使个眼色,这就走了。楚行跟在他后面,步伐大,余光中小姑娘窈窕的身影转眼就消失了,他心生不舍,又无可奈何。

  ~

  萧氏娘仨在客房坐了一盏茶的功夫,这就出发了,去安国寺赫赫有名的观音峰。夏日天热,趁清晨这会儿凉快,早拜完早下山,正好回府用午饭。

  观音峰名曰峰,其实就是一块儿形似观音抱子的挺拔山石,位于安国寺东北角。因为盼望子嗣的女眷太多,观音峰才是安国寺香火最鼎盛的菩萨,也是萧氏三女此行最要拜的菩萨,先前去大雄宝殿,一是因为进了安国寺迎面就是大雄宝殿,二来则是为了迷.惑明惠帝、楚行两个大男人,免得他们猜出陆筠求子心切。

  “姑姑,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陆明玉与姑姑并肩走,说话时发现姑姑脸色发白,额头鼻尖儿冒了一层细汗,陆明玉大吃一惊,急忙问道。

  前面萧氏闻言,立即转了过来。

  陆筠是有点不舒服,感觉头重脚轻,像是饿了一天突然站起来一样,浑身无力,脚步虚浮。但她不想让嫂子侄女担心,强笑道:“没有不舒服,可能是好久没出来走动了,刚刚一口气爬了那么多台阶,累到了。”

  “胡说,明明是病了。”萧氏没那么好糊弄,扶着小姑子肩膀帮她擦汗,再摸摸陆筠的小脸,湿凉湿凉的,如果是累了,那应该是热乎乎的,再说小姑子这脸色也不对劲儿。

  “咱们先回去,改日再拜。”萧氏扶住小姑子,正色道。

  “嫂子,就在前面了……”陆筠无力地反握住萧氏手臂,虚弱地哀求道。她今日出门为的就是拜观音峰,怎能半途而废?

  萧氏答应陪小姑子出门拜佛,其实心里并没把这个烧香当回事,不过是想陪小姑子散散心,再帮小姑子图个心里安定,可此时此刻,看着小姑子虚弱成这样也坚持要去拜佛,萧氏才突然意识到,小姑子这已经不是单纯地求个心安了,她简直是把观音峰当成了活菩萨,好像她去拜,观音峰就一定会送她一个孩子似的。

  谁会在菩萨佛祖身上寄予这么重的厚望?只有其他办法都不管用,又迫切需要完成一件事的人,才会如此“虔诚”。可仅仅是出嫁一年没有好消息,小姑子至于急成这样吗?是她太善良太渴望替姚家开枝散叶,还是,姚家给了小姑子太大压力?

  看着小姑子额头又冒出来的一层虚汗,握着小姑子明显纤细了的手腕,萧氏终于察觉到了不对。二侄女出嫁时,萧氏也看出小姑子瘦了,但瘦的没这么明显,小姑子说她在忙着学药草,萧氏就信了,可这才几天过去,为何又瘦了这么多?

  “嫂子,走吧。”原地站了会儿,陆筠缓过劲儿来,觉得舒服了些,撒娇地晃晃嫂子胳膊。

  确实再转个弯就到观音峰了,萧氏勉强点点头,然后走在小姑子左侧,暗暗留意小姑子的状况。陆明玉也担心姑姑,与母亲一左一右地守着。

  因为担心陆筠,娘俩心情沉重,都不说话了,陆筠则是没力气说,一心盼着快点走到观音峰前,先诚心求子。一行人静悄悄的来到拐角,未料一转弯,就见两道高大身影从对面走来,正是明惠帝、楚行。

  三女都吓了一跳,求子是女人的私.密事,谁也不想让男人撞破。

  明惠帝也愣住了,那晚他梦到霞云升起处大概就在这附近,刚刚逛了几处地方都不似梦中之景,发现这边有座观音峰,明惠帝忽然福至心灵。他一直都在盼望女儿,莫非那晚梦境是指引他来这里拜拜送子观音,便会顺利得女?

  明惠帝其实不太信这个,但送子观音,怎么说都是个好兆头,拜拜也无妨,左右今日寺里没有香客,不怕被人瞧见,却没想到与堂妹娘仨撞上了。

  明惠帝下意识看向了走在中间的陆筠。堂妹生了一女二儿,不需要再求子,外甥女还没出嫁呢,现在拜未免太早,那就只剩下陆筠了。

  察觉明惠帝的目光,陆筠羞愧地红了脸,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明惠帝不是故意给她难堪的,只是,他已经站在观音峰前了,此时再退避……

  心念转动,明惠帝故意质问道:“纤纤你是不是故意笑话我来的?否则为何我第一次来拜观音,就被你撞见了?”

  看出明惠帝有心替小姑子解围,萧氏马上配合道:“是啊,刚刚我在那边瞧见七哥了,猜到你要来求女,我便也过来帮七哥拜拜,求观音早日送我一个活泼可爱的侄女。”

  明惠帝无奈笑,“罢了,既然来了,你们都过来帮我求求,阿暖就算了。”

  这是送子观音,不适合未出阁的姑娘拜。

  未婚夫就在那边,陆明玉扫眼观音峰,尴尬地歪过脑袋,看别处。

  萧氏低声嘱咐女儿在此等候,她叫上稍微自在些的小姑子去拜观音。

  观音峰耸立在一片平台上,过去还得爬十几层台阶,台阶两侧青松繁茂,遮掩了视线。陆明玉目送母亲、姑姑上去了,再扫一眼隔了二十来步的楚行,她红着脸背转过去,怕男人看她。可才转身,就听男人走了过来。

  陆明玉不由地攥紧了手帕。

  楚行停在她三步外,故意站在她斜后方,看着小姑娘羞红的面颊,楚行犹豫片刻,还是低声问道:“阿暖,二姑娘出嫁那日,我……你是不是生气了?”

  陆明玉眼睫颤了颤,明白他的意思,却故意问:“那天怎么了?我为何要生气?”这人真够傻的,她当然不能承认知道他教弟弟们喊他姐夫的事,不然多尴尬啊,更何况她本来就没生气,反而,还有点欢喜呢。

  楚行诧异,那天她明明就生气了,所以躲起来不给他看,只是,眼看陆明玉侧脸越来越红,低着脑袋俏生生羞答答站在那儿,又好像真的没有生气。

  “没什么,皇上要下来了,我先走了。”留给两人说话的时间不多,楚行最后看她一眼,艰难地转身。

  他往回走,陆明玉也舍不得他,偷偷回头,却见楚行墨色衣袍上有块儿灰尘,不知在哪沾到的。

  “你衣服脏了……”陆明玉小声提醒道,“左肩膀那边,有块儿灰土。”

  楚行脚步一顿,目视前方,反手拍后背。

  陆明玉见他拍了两次都没拍对地方,就又提醒了一次,然而楚行依然没有拍到灰尘。陆明玉替他着急,咬咬唇,趁母亲她们还没回来,陆明玉小跑过去,飞快在他背上掸了掸。楚行右手还停在肩胛骨的位置,感受着她小手的轻微力道,楚行凤眼斜向观音峰,大手却忽的下移,准确抓住了未婚妻的手。

  温如暖玉,柔若无骨。

  陆明玉傻了,在手被他抓住的那一瞬,她仿佛也变成了一座山石,一动不能动。

  楚行却马上松开她,仿佛无意抓错一般,转过来赔罪:“我不是故意的……”

  他声音低沉,声音里带着一种让她心痒.痒的特别味道,有点像调.戏。陆明玉觉得楚行不是那种人,她胡乱嗯了声,扭头往回走。

  山风吹来,她水绿的衣裙贴到身上,露出小姑娘窈窕纤细的身段,楚行凤眼追着她,舍不得,又没理由叫她回来,而她刚刚替他拂尘,又似乎偷偷在他心里缠了一圈红线,不管她走多远,手里都牵着他的心。

  楚行从未体会过这种奇妙的感觉。

  而就在他沉浸在未婚妻给的温柔里时,观音峰前,明惠帝拜完观音后,把位置让给了萧氏二女。

  萧氏陪小姑子一起去拜。

  明惠帝恰好站在陆筠这一侧,陆筠走过来时,他随意看了一眼,诧异地注意到陆筠苍白的脸色,那么白那么虚弱,一双桃花眼却明亮地出奇,如荡漾着月光的湖水,波光潋滟而迷人。明惠帝不自觉地偏头,目光紧紧定在陆筠脸上,看她虔诚无比地跪下去,红唇翕动,然后,一行清泪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

  明惠帝浑身一震。

  记忆忽然回到多年之前,他坐在龙榻上批阅奏折,忽闻瓷器摔碎声。担心两个小姑娘受伤,明惠帝匆匆赶去。多宝阁前,五岁的外甥女低着脑袋,微微张着小嘴看碎瓷片,不害怕反而觉得有趣,陆筠却一脸惶恐地望着他,脸蛋苍白,他还没说话,她眼泪就滚了下来。

  两张泪脸渐渐重合,再看跪在那里的陆筠,明惠帝胸口莫名地堵塞。

  他不舒服,明惠帝说不清原因,就是看不得她哭。

  她又为何落泪?

  因为疑惑,明惠帝继续观察陆筠,看着她磕完头站了起来,还没站稳,忽的朝一侧栽了下去!

  “阿筠!”

  明惠帝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抢在陆筠落地前将人揽到了怀里。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9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