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银泰娱乐 >

第118章-春暖香浓

发布时间:2018-08-29 16: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银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9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楚行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陆明玉攥着帕子坐在外间榻上,眼睛呆呆地看着裙摆上的石榴花,心里乱如麻。

  她好慌,前所未有地紧张。

  这不是她第一次当新娘,但上辈子嫁给楚随时,婚前她与楚随见过很多面,说过很多话,楚随明朗喜欢逗人笑,她在楚随面前特别放松,不怕楚随,自然敢看他。但楚行不一样,除了远远地偷看,除了小时候替楚行针灸趁他闭着眼睛认真看过一眼,陆明玉几乎没有近距离正视过楚行。

  不喜欢他的时候,没必要仔细瞧,喜欢上了,便是不敢看了。

  想想也够奇怪的,都没有看清过楚行的容貌,她竟然那么喜欢他。

  可她喜欢他的君子之风,喜欢他的面冷心热,喜欢他的英雄伟岸,与他模样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楚行的容貌也是顶好的,如果他闭上眼睛,她就敢看他了。

  胡思乱想,一会儿想他一会儿怕他,堂屋里忽然传来慌张的脚步声,陆明玉心一紧,身体自发跳到地上,刚站稳,采桑就从珠帘那儿冒出了脑袋,紧张兮兮地提醒她,“姑……夫人,国公爷来了,自己来的,走路稳稳当当,不像喝醉了。”

  今晚怎么伺候姑爷夫人,她们两个大丫鬟都事先准备过的,却没想到姑爷根本没喝醉,堂屋里醒酒茶都早备好了。

  陆明玉现在哪有心情关心楚行喝没喝醉,光是“楚行来了”这个念头,就够让她六神无主了。

  但毕竟是……有经验的人,短暂的慌乱后,陆明玉硬着头皮走出外间,刚出门,就见堂屋门口一暗,一双大长腿跨了进来。男人腿长,右腿先进来的,大红衣摆撑开,露出里面同色的中裤。

  鬼使神差的,陆明玉的视线从楚行裆.部掠过,虽然楚行衣服穿得好好的,陆明玉还是噌地红了脸,出门时想好的寒暄之词都忘了,僵硬地站在那里,眼帘不敢抬,茫然地看着男人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看见了,又好像做梦似的,那么地不真实。

  楚行停在她面前,隔了一步左右的距离。

  她换了嫁衣,但依旧是一身大红,夏日天热,衣领做的都低,大红的领口衬得她脖颈肌肤丁香花似的白净细腻。脖子是白的,脸颊是妩.媚的浅胭脂色,诱人去吃。视线在她红红的嘴唇上停留片刻,才注意到她颤啊颤的眼睫,知道她紧张,楚行目光上移,略微错愕道:“真的长高了。”

  “扑哧”一声,旁边采桑没憋住,笑了出来。

  楚行淡淡地扫了过去。

  他自然没生气,可是采桑怕他,缩缩脖子,局促地跑出去了,顺便体贴地带上门。

  屋里顿时只剩下一对儿新婚夫妻。

  陆明玉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垂着眼帘,慌不择言道:“真,真长了?”

  楚行唇角上扬,因为仔细打量过她了,他上前一步,一手搭在她单薄的肩膀上,一手抬起,按着她后脑将她压到自己胸口。陆明玉浑身紧.绷,楚行如同未觉,手心贴着她脑顶往自己这边挪,掌刃最终抵住锁.骨,低声道:“到锁骨了,去年,只到胸口。”

  他声音很平静,只有浓重的酒气呼了出来,落在她脑顶,再飘到鼻端。陆明玉一直都不喜欢酒的气味儿,可这酒气是楚行身上的,她竟然没有感觉,然后不知道是吸了酒气变得有点飘飘然,还是被他夸的,陆明玉忍不住笑了,小声道:“是长了,跟我二姐姐差不多高了。”

  一年没见呢,她怎么可能不长,不过母亲说了,女子及笄前个子长得快,之后没多少能长了。

  楚行记不得陆怀玉长多高,他只喜欢眼前的妻子,多高都喜欢。

  手下小姑娘的肩膀娇小玲珑,楚行正要试着捏一捏,下边陆明玉因为这简单的小寒暄,身体放松了,脑袋也没刚刚那么晕乎乎的了。意识到两人的姿势过于亲密,陆明玉轻轻地挣脱他,低头走向中间的桌子,“我给你倒碗醒酒茶吧。”

  今晚他肯定喝酒了的,不管醉没醉,喝点茶总会舒服些。

  楚行微微偏头,闻到身上的酒气,以为她不喜欢,便暂且将心头的火压下去,过去喝茶。

  陆明玉倒好茶,低头递给他。

  她的手白皙纤细,托着青釉瓷碗,比青瓷还要细腻莹润,楚行多看了两眼,才接过茶水。

  陆明玉垂眼在旁边等着,听着头顶他咕嘟几声,喝得特别快。陆明玉抿唇偷笑,喝了那么多酒,肯定口渴了吧?等楚行放下茶碗,陆明玉伸手去够茶壶,想再给他倒一碗。然而她的手才碰到茶壶,男人的大手就覆了上来,轻轻地笼罩她,掌心如裹着一团火。

  陆明玉心提了起来,余光瞥向他。

  “我去沐浴,你回房等吧。”楚行松开她,转身就走了,早走,早归。

  陆明玉却还愣在原地。

  等他,等他做什么?

  刚刚吸进来的酒气瞬间都变成了烟火,在她体内一朵一朵地炸开,陆明玉仿佛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看见他走到西次间门前,站住了,似乎要回头,陆明玉惊慌失措,逃也似的转身,匆匆几步闪进了东次间,一路直奔内室。

  新房里龙凤喜烛早就点上了,目光落到铺着合.欢被的床榻上,陆明玉越来越慌。她怕楚行,怕看到他,也怕他用那双凤眼鹰隼般打量她。太紧张,陆明玉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她走到桌前,挨个吹了灯火,只留那龙凤喜烛照亮。

  烛光昏暗,内室瞬间暗了不少,床这边有屏风挡着,更是安全。

  可当陆明玉爬到床上,放下纱帐时,低头一瞧,却还是看清了身上的绣样。

  看得见,但陆明玉已经没办法了。

  她在床里侧躺下,拉上被子,闭上眼睛等着。

  好像听到了水声。

  楚行衣袍里面,会是什么样?

  陆明玉想象不出来,但她好热,担心闷出一身汗变臭了抱着也不舒服,陆明玉连忙从被子里面爬出来,把被子压在底下,继续躺好。

  好像一盏茶的功夫都没用到,陆明玉就听见了脚步声,她越发紧张,紧紧闭着眼睛。

  楚行挑帘进来,第一眼,发现屋里昏昏暗暗的,第二眼,没找到人。楚行意外地挑挑眉,往里面走两步,还是没……

  目光一定,楚行终于发现了他的新娘子,娇娇小小地躺在大红锦被上,一身红衣与被子差不多的颜色,若非一头青丝铺散开来,他险些没看出来。看着新娘子充满戒备意味的背影,楚行眸色渐渐转深。

  她以为吹了灯,以为早早躺好了,就可以睡了?

  楚行慢慢走了过去。

  陆明玉一动不动。

  楚行在她身边躺下,也是直接躺在被子上,面朝她,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动作,只有绵长有力的呼吸吹向她,带着春风般的热意。陆明玉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了,忽然腰被人抱住,用力一转,她便跌进了他宽阔的怀抱。

  男人刚沐浴完,用的是凉水,浑身散发着一种清凉的气息。

  陆明玉觉得很舒服,她喜欢他身上清冽的雪松香。

  “怕吗?”楚行握着她肩头,下巴贴着她脑顶,低低地问。

  陆明玉没有摇头。

  “我尽量轻点。”楚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也觉得他的钥匙跟她不太匹配,但这是他们的洞.房花烛,有些事无法避免。

  陆明玉能说什么?

  她再度闭上眼睛。

  楚行将她放平,他慢慢坐了起来,柔和昏暗的烛光下,她静静地躺在他身边,美眸紧闭,双颊酡.红,嘴唇像颗樱桃。她的手乖顺地放在身体两侧,小手白净如玉,指甲盖是粉色的。五月的天,她脚上竟然还穿着一双红绫袜。

  楚行来来回回看,渐渐口干舌.燥。

  他不太确定接下来该做什么,或是该先做什么,无措的感觉才冒出来,楚行忽然想到了二叔送他的那箱书册。楚行不想承认烧书是个错误的决定,他堂堂国公爷,在战场上金戈铁马的将军,比她大那么多,会不懂如何行房?

  肯定要先褪了衣服。

  酒意上来,她闭着眼睛更是纵容,楚行低头,手碰到她领扣。察觉她颤抖,楚行屏住呼吸,抬起眼帘,看着她,哑声问:“阿暖,可以吗?”

  陆明玉咬唇,这种时候,她一个字都不想说。

  她不说话,脸更红了,楚行知道这是默认,便继续为她宽衣。男人的大手,握惯了刀剑,自己更衣利落简单,轮到帮他的新娘子,楚行动作无比地缓慢,因为她太美,因为他第一次认识到女人与男人的不同,目光移动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手。

  陆明玉始终闭着眼睛,心咚咚地乱跳。

  楚行最后褪了她两只袜子。

  陆明玉蜷了蜷脚指头,楚行差点忍不住去抓她。

  但他忍住了,因为想着更好的。

  一团黑影笼罩下来,陆明玉瑟瑟发抖。

  她看不见,但她感受了楚行的威风。太超出意料,她害怕,怕得脸都白了。她还记得上辈子,楚随那么温柔,她都受不了,如今轮到楚行,简直,简直就像……

  陆明玉忽然记起了那天吃早饭,恒哥儿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只煮鹅蛋,故意放在年哥儿的鸡蛋旁边,差距悬殊,把年哥儿羡慕地,追着哥哥要换。

  她痛苦地皱起眉头。

  楚行顿住,问她,“难受?”

  陆明玉眼泪落了下来。说他笨他还真笨,上来就奔那儿去,不知道先亲.亲她吗?

  楚行一看她落泪,还以为完全是因为不适,连忙翻身下去,抓起被子就把人蒙了起来,只露出脑袋在外面。他后悔了,后悔没有看二叔送他的书,因为他发现他虽然知道道理,却根本无法完成,就像钥匙不对,她不肯开。

  陆明玉是难受,但她还惦记着替楚行生孩子呢,而且嫁都嫁了,总免不了的。

  感受着楚行的克制,仿佛今晚都不准备再来,陆明玉心里突然化成了水。

  他是笨,可他知道疼她。

  闭着眼睛,看不见,胆子就大了起来,加上感动他的体贴,陆明玉扭捏了会儿,最终还是装作不经意般,嘴唇从他耳边擦过。楚行身心剧震,本能地追了过去。陆明玉没有躲,乖顺地给他,甚至他还是笨,她都没有表现出来,怕他再半途而废。

  “还没好吗?”一刻钟后,陆明玉哆哆嗦嗦地问,感觉自己要变成两半了。

  楚行抬起头,对上她苍白的脸,他艰难地撒谎,“好了。”

  陆明玉松了口气。

  楚行不敢再开辟新的疆土,飞快熟悉一下新占据的地盘,草草结束。

  陆明玉是喜欢他,可他又笨又……鹅蛋,陆明玉刚刚已经用尽了对他的喜欢,这会儿她只有委屈,缩到被窝里再不想给他碰。楚行知道她真的努力接纳他了,心疼地不行,躺下去,将人搂到怀里,诚心赔罪,“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都怪他准备不足,明天一定得找两本书来学学。

  陆明玉小声抽搭了会儿,太耗精力,迷迷糊糊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她睡着了,楚行才幽幽地叹了口气。

  书里真的有办法,能让他成功安置剩下的那大半钥匙?

  她哭得那么可怜,他都没忍心告诉她。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7章-春暖香浓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