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316-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315 被兔兔解决掉的侧妃-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秦御进了宫,直接便被太监带进了乾坤宫,他走进大殿,就见周鼎兴和周江延父子跪在殿中,眼眶都有些发红,神情愤然。

  秦英帝坐在龙案后,表情也不大好,略拧着眉,见秦御也面色沉冷的走了进来,秦英帝还以手按了按眉心。

  “臣弟叩见皇上。”

  秦御上前跪下行礼,秦英帝这才放下手来,道:“正好,朕正要召你过来垂问。周家现告你纵容郡王妃,败坏周家姑娘清誉,你可有何话说?”

  秦御瞧向周家父子,却是冷笑,道:“皇上,臣弟还要告周家人故意闹臣弟儿子的洗儿礼,污蔑臣弟妻子呢。”

  “燕广王你莫要欺人太甚!”周鼎兴沉怒道。

  秦御却嗤笑一声,道:“周大人这话奇怪,本王怎么就欺人太甚了?是谁家的女儿穿衣裳不检点,出了事儿,却闹的本王儿子的满月宴不得安宁的?又是谁无凭无证的,就状告本王妻子的?这不是污蔑又是什么?周大人可是朝廷大臣,是堂堂首辅,该不会觉得仅凭臆测就能随意给人定罪吧?”

  周鼎兴,“你!”

  见两人瞬间便吵了起来,秦英帝也是烦躁不已。

  本来赐婚的好事儿,被太后横插一杠,成了坏事。顾卿晚难产,后来秦英帝传礼亲王询问,礼亲王也是一副忧心忡忡,暗示顾卿晚后来虽生下了孩子,但却伤了身子,身体堪忧的样子。

  秦英帝便一直没好将赐婚圣旨再次颁下,想着等满月宴过后,再次宣旨,此事便算是掀过去了,谁知道倒好,周家这边竟又给他出了幺蛾子。

  秦英帝自然不认为周清秋好端端,衣裳会出问题,便道:“燕广王先冷静下,周家嫡女遭受此等事儿,心情是该体谅一下的。”

  秦御这才转开视线,只是却依旧没有软化的样子。周江延双眼通红,砰砰磕头,道:“皇上,好端端的一阵风怎么就能将衣裳给吹散了,一定是王府中有人对小女的衣裳动了手脚啊。更何况,当时怎么就那么凑巧,刚好就遇上一群男客到花园去欣赏浮云堂呢。一定是有人安排好的啊。”

  周江延也再度行礼,道:“皇上,臣的孙女清誉有损,臣心中虽痛,但更不能容忍的却是有人枉顾圣意,若然有人企图用此等手段来抗旨,岂非对圣旨,对圣上最大的不敬?臣万万容不下此等忤逆之事啊!”

  周鼎兴说的无比痛心,他言罢,重重叩头,一副忠肝义胆之样。

  周江延也跟着父亲叩拜,秦御面上浮现嘲讽之色,道:“两位周大人可真是好口舌,就这么会子功夫,就敢当着本王的面,给我礼亲王府扣上忤逆这么大的帽子。这也便算了,竟然还企图拿皇上当枪使,啧啧,本王今日算是见识了。皇上,既然周大人已经给我礼亲王府定下了抗旨的大罪,那就请皇上下旨抄斩吧。”

  本来秦御羞辱传旨太监,最后弄的总管太监竟然生生疯了,秦英帝便压着怒火呢,此刻见秦御仗着王府势大,竟然猖狂至此。

  秦英帝再也忍不住了,龙颜震怒,一拍龙案,道:“秦御!不管如何,周府的姑娘都是在礼亲王府中出的事儿,王府总该给周家一个交代!”

  秦御这才略收敛了暴躁之色,道:“既然皇上如此判,臣弟便让上一步,臣弟不再追究周府扰我儿满月宴之过,也不再计较两位周大人污蔑王府之事儿。臣弟以为,如今最关键的是,怎么解决问题,而非互相攻歼。”

  他言罢,又扫了周鼎兴二人一眼,道:“周姑娘是被威远伯三公子救上岸的,皇上,众目睽睽的,郑三抱着衣不蔽体的周姑娘,自然该郑三将周姑娘迎娶回来了。皇上不若就将周姑娘下旨赐婚给郑三公子吧,相信有圣旨赐婚,威远伯府必定不会委屈了周家的姑娘。当然,因为事情出在王府,王府也愿意承担一部分的责任,王府愿意为周姑娘准备一份嫁妆,毕竟周家清贫嘛。”

  秦御说到最后,口气微嘲。

  周江延顿时脸色通红,直起身来,怒声道:“我周家嫁的起女儿,用不着燕广王如此!”

  秦御却挑眉,摊手道:“皇上看,周大人也同意嫁女了,皇上便赶紧赐婚吧。还有,这可不是王府不愿承担,是周大人不肯呢。”

  周江延哪里就是这个意思,他何时同意将女儿嫁给郑三那个纨绔没用的庶子了?!

  周江延一脸焦急愤恨,周鼎兴也开口,道:“皇上……”

  秦英帝却已经不耐烦了,秦英帝想的清楚,周家的女儿已经那样子了,是不可能再赐给秦御做侧妃的,周家状告礼亲王府,可却半点证据都没有,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将礼亲王府怎么样。

  既然如此,秦御的说法未必不是一种解决办法,秦英帝实在是不想在这儿听这两家人争吵不休了,他抬手道:“朕会令人前往礼亲王府中查问此事,若然此事真于礼亲王府无关,那么就按燕广王的意思吧。周姑娘能够风光出嫁,也算是做了弥补了。行了,都告退吧。”

  秦御行礼,率先道:“皇上圣明,臣弟告退。”

  他率先起身,退下了。

  周鼎兴简直是老泪纵横,颤巍巍的道:“皇上……”

  秦英帝叹了一声,起身上前,扶了下周鼎兴,道:“不是朕不帮着爱卿,爱卿口口声声说是礼亲王府害了你孙女,可却又半点证据和线索都没有,你让朕如何帮你?行了,此事朕会派人再去王府查查看的。”

  秦英帝对此事其实并不上心,周鼎兴虽然是他一手提拔,但是对周鼎兴,秦英帝却也不能完全放心。周府进一步和礼亲王府交恶,这对秦英帝来说也不算什么坏事。

  他安慰了一句,便大步流星离开了。

  周江延咬牙还要再言,周鼎兴却拉住他,阻止了。

  此事已定,周家确实没有真凭实据,再追着秦英帝不放,秦英帝只会觉得周家不懂事,龙颜震怒,周家更讨不到什么好。

  秦英帝果然派了宫中慎刑司的太监到王府调查了一番,最后自然是一无所获,什么也没查到。又过了两日,秦英帝便下旨将周清秋赐婚给了威远伯的三公子,令其择日完婚。

  秦英帝大抵因此事也窝火久已,尤其是前有秦御出手伤了传旨太监,后有周清秋出事,秦英帝都颜面无存,皇威有损。

  故而周清秋赐婚旨意传下的同时,给秦逸赐婚的旨意也再度传到了王府。

  经此周折,王府若然再抗旨不尊,便是真要和秦英帝再度撕破脸了,因此,秦逸二话没说接下了旨意。

  连心院中,顾卿晚有些歉疚,冲秦御道:“都怪我没能看好兔兔,若不然大哥兴许还能回转一二,现在却是……”

  秦御见她面露担忧,便坐在了她的身边,将她揽在怀中,道:“放心吧,这回皇上赐婚大哥,当是没什么坏心。那冯姑娘,从前是来参加过王府赏花宴的,既是母妃看中的,当还不错。大哥本来也早该定下来了,再说,从前我不也被赐婚过,最后还不是……总之,大哥若真不喜欢,总会有法子的。”

  顾卿晚闻言心下略松,倒想起来那冯梓月来,那次女学比试,她和冯梓月倒有点交际,觉得冯梓月确实是个明辨事理的。

  顾卿晚这才有了笑意,道:“若然大哥真娶了冯姑娘,我和冯姑娘倒也算不打不相识了。”

  秦御笑着拧了下她的腰肢,道:“卿卿和爷才是不打不相识,不相知,不相爱呢。”

  顾卿晚想着自己和秦御认识以来的桩桩件件,不觉也笑了起来,抬手揽着他的脖颈,道:“所以,从前我们打也打过了,闹也闹过了,下头,我们便再莫争吵打闹,只恩恩爱爱?”

  秦御扬了扬眉,道:“从前都是你和我打闹来着,今后你得让着我点才公平。”

  顾卿晚顿时便敛下笑容来,正要争辩,秦御却俯身吻上,堵住了她的唇舌,他的吻一如既往的霸道,顾卿晚气喘吁吁的应付,哪里还有争辩的气力?

  被吻的迷迷糊糊,就听秦御笑着道:“就这么说定了啊。”

  顾卿晚,“……”

  这个无耻的流氓,谁和他说定了!

  周江延就一个嫡子和一个嫡女,却尽数折损在了顾卿晚夫妻手上,周府和顾家的仇恨更加激化了。

  是日夜,周江延安抚了妻女后,进了周鼎兴的书房,道:“父亲,秋姐儿哭的厉害,儿子这做父亲的看在眼中实在是……父亲,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吗?顾家那个妖女,早知道今日,当初就该斩草除根!”

  周鼎兴摆手示意他不要激动,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谁能想到,顾家竟生养出这样一个女子来,倒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行了,此事容为父再思虑思虑,如今那顾氏女是燕广王府,切莫轻举妄动。你也看好了秋姐儿,不可让她再出什么岔子了。”

  周江延这才不甘心的点头称是。

  不想,周鼎兴还没想出什么妥善法子来对付顾卿晚,翌日朝堂上便突然有人弹劾周鼎兴,言道其卖官鬻爵,结党营私,并且还私自开采铜矿,私下铸造铜钱。

  这弹劾周鼎兴的不是旁人,正是大理寺卿王老大人。

  本来御史闻风奏事,跟吃饱了撑的似的,没事就爱弹劾弹劾人的,不然显得御史们多想吃白饭的。像周鼎兴这个位置,平日被御史弹劾一两次,也是常有的。

  然而这次却是来势汹汹,不同寻常。只因这王老大人,并非是无事生非,闻风奏事,王老大人拿出了证据来!

  不仅有周鼎兴卖官脏银去向的账目抄录,还有周党谋求私利,排除异己的罪证,更有周府管事偷偷出京,前往边境铜矿,铸造假铜钱的来往行踪罗列,连那铜矿的位置都被清清楚楚的列了出来。

  这一弹劾简直就是石破天惊,朝堂上一片哗然,周鼎兴当场便冷汗直冒,秦英帝更是龙颜大怒,将一众罪证甩到周鼎兴的面前去。

  周鼎兴跪在地上,虽然自辩了不少,但在罪证面前,却没多少的说服力。

  那些罪证都是顾弦禛弄来的,包括王老大人,都是顾弦禛安排弹劾的。顾弦禛先前只向秦御透露了,今日要弹劾周鼎兴的消息,让秦御配合,到时候让礼亲王府的人,一同上奏,请皇上暂停周鼎兴之职,令三司会审此事。

  其实便是顾弦禛不提此事,秦御也是定会配合的。

  秦御只是没想到,顾弦禛竟如此狠,怎么就找出来这么多真凭实证来,简直就是一下子捏住了周鼎兴的七寸啊。

  这些事一听便不是污蔑,因为验证起来,并不难。尤其是最后说周家私自开采铜矿,铸造铜币的事儿,那铜矿是跑不了的,还不是一查一个准儿?

  问题是,礼亲王府都查不到的事儿,顾弦禛是怎么挖出来的?!

  在礼亲王府的配合下,大臣们纷纷跪下奏请秦英帝严查,当日早朝周鼎兴便被除了官袍官帽,押进了刑部牢房,等待三司会审此事。

  早朝结束,秦御父子三人回到王府,走在前头的礼亲王才脚步微顿,回头看向秦御,道:“这事儿你那大舅兄干的?”

  秦御并没有告诉过礼亲王,沈沉便是顾弦禛假扮的一事儿,不过此事没能瞒得过礼亲王,秦御也并不奇怪。

  毕竟顾弦禛在顾卿晚生子那日,还闯过王府。

  他点了下头,承认道:“嗯。”

  礼亲王便点了下头,拍了下秦御的肩膀,道:“你这个大舅兄不简单,怪不得你对媳妇好,嗯,往后对你媳妇还可以再好点!”

  礼亲王言罢,没再多言,转身就走了。

  秦御嘴角抽了抽,禁不住看向秦逸,秦逸唇边憋着笑,却也拍了拍秦御的肩,道:“父王说的没错。”

  他言罢,也甩袖走了。

  秦御,“……”

  他本来就对媳妇很好,成不。为什么要说的,好像他对顾卿晚好,都是顾弦禛太厉害,怕被大舅兄收拾一般?他有那么怂吗?!

  秦御回到连心院,顾卿晚正趴在床上,拿着一个彩色的绣球,左右摇晃的吸引糖包的注意力。

  见秦御回来,她头也没回,只招手闷声笑着让秦御赶紧过去看。

  秦御大步走过去,就见顾卿晚兴奋的冲他眨了眨眼,道:“你看好啊。”

  她说着,晃着皓腕,将手中提着的绣球摇晃的快了些,秦御就瞧见糖包一双漂亮剔透的异色眼珠,也跟着来回摆动的绣球,咕噜噜的灵动万分的转了起来。

  顾卿晚晃的愈发厉害,糖包也转的愈发快,那绣球越发快了,在空中变成一道虹影,糖包眼珠慢慢跟不上了,最后都集中到了小小的鼻梁处,大大的眼眸,妥妥的斗鸡眼。

  瞧着好笑滑稽极了。

  顾卿晚收了绣球,禁不住亲了亲糖包,滚在床上,哈哈大笑,还看向秦御,道:“好不好玩?”

  秦御,“……”

  糖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斗鸡眼持续了一阵,这才慢悠悠的变了回去,恢复了正常。许是瞧见了父亲,还咧了咧嘴。

  天真无邪的样子,再瞧旁边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的顾卿晚,简直令人发指的心酸。

  秦御抬手安抚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发,一把将顾卿晚拖过来,不轻不重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道:“你这当娘的倒比儿子还调皮!”

  顾卿晚哎呦一声,抱着屁股揉着,嗔秦御,道:“你知道什么啊,我这是帮忙他练习视力呢,将来糖包是要拉弓射箭的,我多训练训练他,他小小年纪就能百步穿杨!”

  秦御失笑,拧着顾卿晚的脸蛋,道:“就你怪道理多,没听说百步穿杨要这么练的。”

  他言罢,这才将今日朝堂之事告诉顾卿晚,想让她也高兴下。

  顾卿晚听闻周鼎兴已经入了刑部大牢,略怔了下,旋即也是笑了起来,道:“大哥的目的一定不止于让周家覆灭这么简单,大哥是不会任祖父和父子一直背负污名的。”

  顾卿晚言罢看向秦御,秦御却道:“你的祖父和父亲,也是我的,我也不会让顾家一直蒙受冤屈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317 周府覆灭-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