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311 初为父母-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310 产子-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秦英帝盯着太后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他从前是和太后做了不少对礼亲王府不利之事,那都是因为礼亲王是摄政王,礼亲王的两个儿子都太能干了,秦御更是从小就得先皇的喜欢。

  秦英帝的皇位坐的不牢固,他时刻担忧会被礼亲王府篡权,他对付礼亲王府是为了稳固他的皇权,削弱王府的势力,也是在不断的试探礼亲王府的态度。

  先有礼亲王到别庄上修身养性,稍稍放权,后有礼亲王交了兵权,并且秦御还当众救驾,差点丢了性命。

  礼亲王府确实是一直在退让的,虽然秦御没能一命呜呼,这让秦英帝有些郁闷,也因此怀疑过当日秦御救驾的真假,但是在礼亲王府做了如此多退让的时候,他作为皇帝都不该再对礼亲王府用威。

  正是该用恩,让大臣和天下人看看他这个皇帝的气量的时候。

  是,秦御风风光光的迎娶了顾卿晚,确实是打了秦英帝的脸,但是秦英帝却也想的明白,秦御坚持迎娶一个孤女,总比他娶个有强大背景的贵女强啊,礼亲王府不看重联姻,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礼亲王府确实是不准备谋反的。

  秦英帝准备恩赏礼亲王府,准备让大臣们都看看,他这个君王对忠臣一定是不计前嫌,恩宠有佳的。这才千挑万选,给秦逸选了永宁侯府大姑娘冯梓月赐婚给秦逸。这永宁侯府可不是个空架子,至今永宁侯手中还握着兵马,永宁侯府在京城也是侯府中的头一份儿,再说冯梓月,那也是才貌兼备,配秦逸,是门当户对,金童玉女,一点都不委屈秦逸的。

  至于赐给秦御的侧妃,虽然是太后选的人,但周清秋也是京城扬名已久的才女加美女,又是周首辅的孙女,那赐给秦御也是只高不低啊。

  当然,秦英帝还有另一重考虑,周家和顾家的恩仇,周清秋进了王府,礼亲王府势必不太平,周鼎兴是他的人,周清秋成了王府侧妃,也算是往礼亲王府安插了一枚棋子,并且周府想让周氏女往上爬,也得更卖命的为他这个皇帝效劳。

  首辅的孙女,他都赐给礼亲王府做侧妃了,世人和大臣们,总不能再说他这个皇帝亏待礼亲王府了吧?

  本来是一桩彰显君恩的好事儿,结果倒是好,让太后这么一弄,全成了坏事。

  这顾卿晚若是真难产没了,再来个一尸两命什么的,可让世人如何非议他这个皇帝!

  秦英帝看着太后梗着脖子,全然没觉得做错的样子,简直要背过气儿去。

  太后却上前坐下,道:“皇帝,哀家知道你想施恩礼亲王府,但你也想想,万一礼亲王府是以退为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如何风光的迎娶一个罪臣之女,便已经足可见其不臣之心了!你想想,这历史上哪朝那代的摄政王最后能功成身退,急流勇退的?不是被皇帝铲除,便是铲除了皇帝,端看谁的手段更高罢了!”

  秦英帝却突然开口,双眸微眯,道:“义亲王也是摄政王。”

  太后声音一噎,半响才道:“那怎么能一样!若没义亲王,你也做不成皇帝!他当初既能扶你登基,今日又怎会篡位夺权?”

  秦英帝冷笑,抬起手来打断了太后的话,道:“那可不一定,皇家无亲情!往后,前朝之事儿,太后还是少操心些吧。”

  秦英帝言罢,不再多看太后一眼,拂袖便起身大步离开了,直气的太后胸前起伏,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一时又想起方才被王德全亲的事儿,一股呕吐感又泛了上来,太后转身便又往净房奔去。

  且不说太后吐了多少次,被折腾的够呛,只说秦英帝回到了乾坤宫,越想就越觉得烦躁。派人前往礼亲王府去打听,回禀的消息却是,燕广郡王妃还没顺利诞下孩子,恐怕情况有些不好。

  秦英帝忙让太医院擅长妇科的几个太医都到礼亲王府去候着,又让太监往礼亲王府送各种药材。

  皇帝宣旨,致使燕广郡王妃难产的事儿,很快便传遍了。虽然有人认为,顾卿晚太过擅嫉了,听了圣旨竟然就难产了,实在是不值得同情。

  但大部分人还是同情她的,觉得皇上挑选这个时机,确实是不大合适,并且所赐的郡王侧妃还是周家的女儿,是个女人都得动气。

  消息传到了鸿胪寺,顾弦禛脸色顿时就变了,他信以为真,当即也顾不得什么了,悄然便从礼亲王府的后门潜入了礼亲王府。

  他一路摸到了连心院,潜藏在一颗大树上,居高临下望去,果然就见整个连心院慌乱成一团,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面色凝重,隐隐还听到她们的议论声。

  “郡王妃还没生吗?”

  “没有呢,郡王妃在前院都流血了,会不会……”

  “你疯了!快住嘴!”

  “走吧,这个时候都快别嚼舌了,仔细小命。”

  三个端着水盆等物的丫鬟匆匆自树下过去,直接进了连心院。

  顾弦禛握着树枝的手一个用力,咔嚓一声,树枝竟被他不小心给掰断了。顾弦禛微微闭了下眼,平复着情绪。

  连心院中,秦御一直陪伴在顾卿晚的身边,见她沉沉睡去,他又默默陪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想起来去看看糖包。

  糖包就睡在旁边的厢房里,这里已经做成了婴儿室,秦御过去时,乳娘已给糖包喂了一次奶,糖包也睡着了,正躺在小小的婴儿床上。

  “小郡王吃奶的劲儿可大了,吃了就沉沉睡了过去,这样的孩子长的是最快的。”乳娘见秦御俯身去看孩子,笑着低声说道。

  秦御点了下头,凑近了看,却见小糖包的脑袋,好似还没有他一个拳头大,秦御觉得不可思议,握着拳头放在糖包脸庞比了比,竟然真没拳头大,他禁不住嘀咕道:“怎么这么小。”

  乳娘觉得好笑,接话道:“二爷不知道,婴孩都这样的,长的特别快,等满月时,二爷再比比,一准吓一跳。”

  秦御难得笑了下,道:“嗯。”

  他仔细又瞧了瞧糖包的眉眼,觉得糖包果然像顾卿晚多一点,尤其是秀丽的眉和小小的唇,还有挺翘的鼻子,怎么看都和顾卿晚差不多,到底平复了女儿变儿子的失落感,屈指戳了戳糖包的脸蛋,道:“臭小子,看在你比较会长的份儿上,爹便勉强接受你了。”

  糖包却像是若有所决一般,动了动小眉头,倒将秦御给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将他给吵醒了,忙嗖的一下缩回了手,心里竟有些砰砰跳。

  总觉得这小子要睁开眼睛,他这个做老子的,想到要和儿子对视,竟然会觉得有点紧张?

  秦御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从前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都心不跳的,如今竟然因这个一个小屁点要睁开眼睛而紧张慌乱?

  不过显然是秦御想多了,糖包动了动眉头,又没了动静,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秦御一时便又有些失落,道:“就知道睡,蠢成这样,别说你是我秦御的儿子!”

  旁边乳娘和丫鬟们闻言不觉都低头闷笑了起来,秦御大抵也觉得自己有些拔苗助长,要求太高,太心急了些。俊美的面容上闪过些许不自在,站起身来,道:“让他安静点,别吵到了郡王妃休息。”

  乳娘和丫鬟应了,秦御才转身出了屋,想到先前发生的事儿,他迈步往连心院外去寻礼亲王和秦逸,谁知道刚出连心院,绕过一处抄手游廊,迎面便是一股劲风袭面而来。

  秦御脸上不自觉带着的笑意,瞬间收敛,眸光一沉,抬拳便迎了上去,砰的一声,他的拳头和对方的脚风撞击在一起。

  秦御往后退了两步,对方却也被击的身影往后飞掠,秦御一个马步稳住身形,抬起手臂,展臂便要先发制人,再度迎战。不想抬眸看清对手,却是一怔,道:“大哥?”

  只见对面之人,杀气腾腾,面上还带着一张鬼面具,正是沈沉的打扮。

  “你怎么照顾晚晚的!”顾弦禛沉喝一声,再度朝着秦御打了过来。

  秦御频频退后,抬起手臂抵挡着顾弦禛的攻击,忙解释道:“卿卿没事儿,大哥听我说啊……”

  “还想狡辩!”

  砰砰的声音不停于耳,至到秦御大声道:“大哥,你已经做舅舅了。卿卿早在一个时辰前便生了!”

  顾弦禛一怔,停下手来,两人还呈交手的姿势,顾弦禛紧紧盯着秦御,道:“果真?”

  秦御忙是一笑,道:“自然,卿卿生了个男娃,我这便带大哥去看她和孩子。”

  见秦御的神情不似作假,异色眼眸中更是带着初为人父的欢喜,顾弦禛收回了手,知道自己一准是冤枉了他。

  他却并不觉得抱歉,谁让眼前这小子有前科呢!

  一甩袖子,背着手,顾弦禛道:“带路!”

  秦御摇头一笑,带着顾弦禛避开丫鬟婆子,到了屋。

  “卿卿刚刚睡了,我先带大哥去看看孩子。”见顾弦禛点头,秦御带着他往婴儿房去,丫鬟和乳娘光在屋里伺候的就足有四个人,见秦御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个男人。

  四人忙都站了起来,福身无声的行了个礼,秦御摆了摆手,几人便都退了下去。

  秦御侧身请顾弦禛到了床前,顾弦禛取掉了脸上覆盖的面具,这才凑近,俯身看去,不觉唇角略挑,道:“生的真精神,多少斤?”

  秦御顿时便被问的一愣,只因他不知道啊,先前丫鬟报喜时,他一门心思都在顾卿晚的身上,后来也忘记问了。

  这可是大舅兄第一次和自己和颜悦色的说话,秦御觉得自己若是说不知道,一定要遭大舅兄的眼神击杀,他摸了摸鼻子,脱口道:“八斤!”

  他常常听人说,八斤的大胖小子,八斤总是没错的,还吉利。

  顾弦禛闻言却是一惊,道:“八斤?那晚晚可是受了罪了,当着没事?我去瞧瞧晚晚。”

  顾弦禛虽然觉得糖包八斤还没他七斤的儿子靖哥儿七斤看着脸大,不过却要水灵的多,他也没见过几个孩子,自然也是没概念。

  竟然信了秦御的话,不过他到底比秦御年长几岁,知道生个八斤的孩子不容易,当即便更惦记妹妹,转身就去看望顾卿晚。

  顾卿晚也已睡了有一个时辰了,听到脚步声,她便朦朦胧胧的醒了过来,这好瞧见顾弦禛大步走过来,顾卿晚还以为是在做梦,眨了眨眼,却见顾弦禛已到了床前,脸上含着温暖的笑,道:“大哥吵醒你了?感觉怎么样?”

  “大哥?你怎么来了?”

  顾卿晚往外瞧了眼,大抵已经正午了,外头阳光万丈,这大白日的顾弦禛竟然就来了王府,也不怕被人发现。

  顾卿晚忙撑着身子要起来,秦御跨前一步,扶住了她,坐在床上,直接将她揽坐起来,令她靠着他的胸膛,道:“没事儿,大哥行事谨慎,不会有碍的。”

  顾弦禛也是点头,道:“母子平安,顺利便好,可吓坏大哥了。”

  “我好着呢,早就不是从前体弱多病的样子了,对了,大哥见到糖包了吗,生的是不是像我啊?”

  顾卿晚禁不住双眸发亮,笑着问道。

  顾弦禛点头,道:“和你小时候一个模样,难为八斤竟还生的那么顺利,妹妹辛苦了,可有哪里不舒适的?”

  顾卿晚一怔,糖包生下来五斤六两啊,八斤是什么鬼?

  她正要开口,腰间却被秦御捏了一下,顾卿晚抬眸迎上秦御的目光,却见他挤眉弄眼的,道:“是啊,媳妇你实在是劳苦功高,辛苦辛苦,可要吃些什么?”

  顾卿晚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可也未曾多言,冲顾弦禛道:“我挺好的,大哥放心,别再为我担心了。”

  顾卿晚不知道,她这会子没澄清,以至于百年后,顾家还流传这一个传言。

  据说顾家的姑娘们都受送子娘娘的保护,曾经有位姑奶奶,生的娇娇弱弱,八斤的大胖小子,不到一个时辰就头胎顺利生产,以至于顾氏每位姑娘生子时,都会被科普一下剽悍的姑奶奶的故事。

  “对了,大嫂和侄儿可还好?”

  “你大嫂一切都好,就是惦记你,还说了,等出了月子便来看你。小侄子也很好,长的很快,前日大哥才去看过,真是一次一个样儿。”

  顾弦禛又和顾卿晚说了下庄悦娴的情况,得知一切都好,顾卿晚便笑了起来,道:“糖包和靖哥儿将来一起长大,一处玩耍才好呢。”

  顾弦禛笑了笑,便起了身,道:“你好好休息,大哥今日出来的匆忙,也没给糖包带见面礼,回去了让人送过来。”

  顾卿晚如今这样确实不好招待他,点了点头,让秦御送顾弦禛走。

  秦御将顾弦禛带出了连心院,却没送他走,而是将顾弦禛悄然带进了翰墨院中。

  书房里,两人相对而坐,上了茶,顾弦禛捧着茶盏用茶盖抚了抚茶沫,氤氲的茶水模糊了他的神情,他垂着眼眸,道:“今日之事你作何打算?”

  秦御自然明白他说的是圣旨赐婚一事儿,他想到方才在花厅,眼瞧着顾卿晚倒下的那一幕,浑身便又暴起一股戾气来。

  顾卿晚能这么顺利的产子,那都是她得上天庇佑,平日控制饮食,天天做那个什么瑜什么伽的。若是有个万一呢,秦御简直不敢想象。

  他不管顾卿晚是不是平安了,他只记得,有人谋算着让他的妻儿去死!

  他只要想到这个就恨不能马上杀人,他看向顾弦禛,沉声道:“自从我遇上卿卿,便多了一片名为顾卿晚的逆鳞,谁碰我便让谁去死!”

  顾弦禛闻言这才抬眸看向了秦御,四目相对,秦御声音决绝,道:“大哥放心,不管是周家的女儿也好,王家,李家,赵家什么的都好,我都不会迎娶。今日那道圣旨,王府并没接旨,先拖上一拖,在此之前,我想……周家也蹦跶的够久了!”

  顾弦禛眸光略眯,旋即勾唇道:“算你还有点担当,周家的事儿,你配合我便好。”

  周家的事儿,顾弦禛本来便布局已久,之所以迟迟都没有反动,是谨慎使然,操之过急,怕周鼎兴起疑察觉,毕竟他如今在京城如履薄冰,危机重重,一步都不能走错。

  原本顾家报仇的事儿,顾弦禛是没想过要王府和秦御插手的,但现在既然皇帝横插一下,将周家的女人赐给了秦御,那此事秦御便不能全然不管,那样怎么对得住他的妹妹呢。

  秦御和顾弦禛商量了下后续之事儿,送走顾弦禛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他回到连心院时,糖包正被顾卿晚抱着,旁边乳娘正教顾卿晚怎么喂奶。

  顾卿晚衣衫半露,里头的风光倾泻了出来,正扶着一边儿往糖包的脸上凑,糖包似是饿了,哇哇的哭,越是着急,越是擒不住,顾卿晚试了几次都不行,脸上冒出了一层汗。

  旁边的乳娘也手舞足蹈,道:“郡王妃还是让奴婢来吧,郡王妃何等尊贵,怎能亲自给孩子喂奶呢……”

  顾卿晚却抬眸扫了她一眼,道:“我说了,我来喂就好,你再来教教我,要怎么弄。”

  乳娘见糖包的脸蛋都哭红了,禁不住上前道:“郡王妃别紧张,手臂不要这么僵硬,放松点,兴许是小郡王感觉不舒服才哭闹不止,这个喂奶要这样子……”

  乳娘说着竟然伸手就要去帮顾卿晚摆弄,秦御眼见顾卿晚那一团比雪还白的肌肤在儿子面前晃来点去的也就忍了,可现在连个奴婢都要染指,顿时简直眼眸都要红了,沉喝一声,“住手!你在干什么!”

  他说着,大步便走了过去,乳娘被吓了一大跳,扭头就见秦御怒气腾腾的盯着她走了过去,那样子简直像是要活吞人。

  乳娘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哆嗦着道:“二爷,奴婢……奴婢在教郡王妃喂奶。”

  秦御却沉声道:“喂什么奶?!郡王妃刚刚生下孩子,正是该休养,禁劳累之时,你让郡王妃喂奶,那要你做什么?”

  乳娘脸色一白,她哪里敢说是顾卿晚坚持的,她也不想成为闲人被打发出去啊。

  小郡王身份尊贵,要知道选上小郡王的乳母,那可是祖上冒青烟的好事儿啊。

  “好了,你快起来吧。是我要喂奶的,你小声点,仔细吓坏糖包。”顾卿晚冲乳娘言罢,目光一转,嗔怪的瞪了秦御一眼。

  秦御摆手,冲乳娘道:“先下去!”

  乳娘简直如蒙大赦,忙爬起来快步退了下去。秦御这才看向顾卿晚,道:“不就是说话大声了点,这小子就能被吓到了?那也甭做我秦御的儿子了。你看,我吼了一声管用了吧,他不哭了!”

  顾卿晚这才发现,糖包还真是不哭了,正挤着眼睛,好像是要睁开眼眸的样子。

  顾卿晚一阵屏息,就见糖包黑黑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果然缓缓睁开眼眸了。顾卿晚忍不住俯身凑近了看他,蓦然呼了一声,“啊!”

  秦御笑着也凑了过去,道:“怎么了?瞧你大惊小怪……”

  他声音微断,四目相对,他瞧见糖包的眼眸,竟然和他一模一样,两个眼珠的颜色不尽相同。

  一个黢黑如同落入水中的黑曜石,一个色彩微浅,剔透的灰色,好像还带着一点点蓝,孩子的眼眸更加纯净水润,对比便也更加明显。

  一深一浅的眼眸,很大,镶嵌在他那么小小的脸蛋儿上,好看的有些不真实。

  秦御心脏一颤,有种父子连心的感觉油然而生,再没有任何一刻让他那么真实的感受到,这是他的儿子,是他的骨血和心爱的女人结合,共同创造出的小生命。

  如此的神情,如此的美妙动人。

  他喉咙发干,心神激荡,半响才舔弄了下薄唇,道:“好小子,是爹爹的儿子!”

  顾卿晚回过神来,狠狠瞪了秦御一眼,高高挑起眉来,道:“什么意思?难道若他生的和我一样眼眸,就不是你儿子了?”

  秦御忙笑,道:“卿卿息怒,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糖包竟好像真的是被秦御那一声吼吸引了注意力,这才不哭了的,这会子发现没什么好玩儿的,他眼睛一挤,又开始哇哇大哭。

  顾卿晚顿时手忙脚乱,道:“怎么又哭了!”

  作为新手妈妈,顾卿晚当真是拿哭叫的糖包没办法,想再给他喂奶,偏糖包就是不擒,乳娘大抵是听糖包哭的厉害,忙又走了进来,垂着头,道:“郡王妃要不还是让奴婢试试吧,奴婢听说好些孩子都是认奶头的,许是……许是小郡王方才已经吃过了奴婢的奶,便……”

  顾卿晚一听,心里便是一揪,孩子生下来不吃她的奶,偏认了旁人的,这种感觉当真很难受,让她有种被人抢了孩子的错觉。

  她愈发不肯将糖包交给乳娘了,这若是糖包再吃乳娘的奶,岂不是更不会要吃她的了?

  作为现代人,顾卿晚还是想亲自给孩子喂奶,先前回到王府,礼亲王妃已经准备好了乳娘,顾卿晚也不好说什么,心里想着,等孩子生下来她非要喂奶,谁还能不让不成?

  可她是个没生过孩子,养过孩子的,显然想是一回事,做起来却面临这么多的事儿。

  她哄着糖包,轻拍着他,柔声道:“糖包乖,我是娘亲呀,娘亲抱着你,亲自喂你奶喝不好吗?糖包不哭哦,不哭了。”

  糖包大抵是认出了母亲的声音和心跳来,竟真的慢慢安静了下来,睁着泪水汪汪的异色眼眸,似好奇又似要记住母亲的样子般盯着顾卿晚。

  顾卿晚忙将**送到了他嘴边,糖包似有感应,立马便歪了下小脑袋,擒住了。顾卿晚禁不住眼睛微红,被糖包裹着吸允的那一刻,像百花盛开,简直感动的想要落泪。

  她眨了眨眼,唇边露出一个满足而幸福的笑来,抬手轻轻抚摸着糖包浓密乌黑的头发,轻轻哼起了从前给糖包唱过的儿歌。

  秦御一直在旁边瞧着,他本来是很抵触顾卿晚要亲自喂奶的行为的。

  他还记得,方才他进屋看到顾卿晚喂奶的那一刻,简直是嫉火中烧,即便知道那是自己的儿子,可也有种被小东西占了便宜的感觉。

  方才糖包哭闹不休,秦御好几次都想要张口劝顾卿晚将孩子给乳娘,可瞧着顾卿晚苍白的脸色,满头大汗却还抱着糖包一下下拍弄轻哄的样子,他又实在张不开口。

  这会子瞧见糖包终于鼓着腮帮子开始吸奶,看着小东西安然的躺在顾卿晚的臂弯中,瞧着满身母爱光辉,笑容甜美满足的顾卿晚。

  秦御突然心中软的一塌糊涂,蓦然便不那么计较了。

  他轻叹了一声,瞪着糖包卖命吸奶,红着小脸的样子,挑唇轻笑,“臭小子。”

  接着他回头冲乳娘摆了摆手,乳娘皱着眉,看着顾卿晚喂奶的样子,似还想说什么,秦御却又冲她摆了下手,再次示意她出去。

  乳娘没奈何,不敢多言,转身退下了。

  顾卿晚却没注意这一幕,只是瞧着糖包,道:“我想自己喂他。”

  “那怎么行!哪有自己喂孩子的,也就是穷苦人家请不起乳母,这才自己喂奶。这次喂过,知道是什么感觉就得了,还是让乳娘带,这样你也好休息。你若不喜欢方才那个乳娘,母妃不是准备了四个呢,再瞧瞧其她三个,挑个合你眼缘的……”秦御其实有点不理解顾卿晚的想法。

  顾卿晚闻言却抬眸看向他,道:“不是乳娘的原因。喂孩子,难道不是没个母亲的职责所在吗?那有什么穷和富的分别。”

  见秦御拧着眉还要再言,顾卿晚又道:“我不管旁人如何,我的孩子,我要自己喂他,你不知道,母乳都是初乳最好了,就是刚刚生下孩子两三天的奶最好,越往后营养越少。母妃寻的乳娘,最好的便是方才那个,还没出月子,便被接进了府,可那也不是初乳了啊。”

  顾卿晚学医,她既这么说了,秦御便也接受了,道:“既然初乳就是这几日,那你便喂这几日看看,过了便还是交给乳娘吧。”

  顾卿晚想着方才糖包哇哇哭就是不擒奶头的样子,心里想着等喂过这几日,糖包已经习惯了娘亲的怀抱,哪里还会要什么乳娘。当下她也没再辩,点了下头,模糊的道:“再看吧。”

  秦御以为她是妥协了,又盯着糖包吸奶的样子看了两眼,喉头突然动了下,道:“真有奶吗?”

  顾卿晚,“……”

  她怎么觉得秦御的神情像是被抢了食物,虎视眈眈的恶狼呢。

  

[读者须知]:下一篇:312 筹谋-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