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99 商议亲事-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98 家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离开京城时,徐国公老夫人还躺在床上,不大能说得出话来,虽然顾卿晚留下了药,又有大哥在京城照看着。加上舅舅愧疚之下,必定寸步不离的守着外祖母,但顾卿晚还是挂心的。

  如今听到外祖母竟然登了门,可见外祖母的身子是全好了,哪里会不高兴惊喜?

  她跟着礼亲王妃出了屋,那厢徐国公老夫人已进了院子,大抵是心急见外孙女,老夫人走的很快,旁边徐国公扶着她,一个劲儿的说着,“娘,您慢点,慢点!晚丫头又跑不了,马上就见到了。”

  徐国公老夫人却面露怒色,道:“你给我闭嘴!我这一病,叫我的晚姐儿吃了多少苦,你这会子怎么还有脸说话!”

  徐国公老夫人当着这么些人的面,怒骂许国公,先前许国公府拒绝收留顾卿晚姑嫂的事儿,大家都知道,徐国公见不少丫鬟都偷偷打量过来,一时面红耳赤,闭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顾卿晚老远便听到了徐国公老夫人的沉喝声,确实是听不出什么虚弱之感来了,她略加快了一些脚步,绕过假山,顿时便看到了疾步过来的徐国公老夫人。

  她穿一件暗紫色长褙子,花白的头发上束着一条藏青色抹额,人虽然还是瘦的有些病态,但是精神瞧着却极好。

  顾卿晚脚步略顿,倒有些近乡情怯一样,老夫人也瞧见了顾卿晚,脚步也是一顿,旋即眼眶便是一红,哆嗦着双唇,伸着手,道:“晚姐儿,我的晚姐儿……”

  顾卿晚见外祖母如此激动,身体里也像是注入了万千情绪,忙迎了几步,抓住了徐国公老夫人的手。

  徐国公老夫人的手干枯瘦弱,可却很是温暖,微微颤抖着。她一下子搂住了顾卿晚,拍着她的背,一声声的说着,“晚姐儿吃苦了,我的晚姐儿吃苦了……”

  老人的眼泪落进了顾卿晚脖颈后的衣领里,滚烫滚烫的,顾卿晚只觉被这样一个瘦弱的老太太拥着,竟像回到了小时候,无比的安心温暖。

  她也禁不住受了感染,从前面对顾弦禛都没大哭,此刻呆在老人的怀里,听着她一声声念叨着她受苦了,竟然眼前晃过这一年来的种种,忍不住潸然泪下到难以自制,呢喃着,“外祖母,外祖母……”

  两人这般模样,倒是礼亲王妃也跟着有些动容,眼眶一红,跟着抽出帕子来摸起眼角来。徐国公也是双目微红,想到顾卿晚这些时日受的那些罪,又想着萧氏的所作所为,自己的偏听偏信,一时愧疚又尴尬。

  “母亲,您快别哭了,您这大病刚愈,可不能再伤心伤身了。更何况,晚姐儿她如今有孕在身,也是不能哭的!”

  徐国公压了压情绪,上前扶了下徐国公老夫人劝解道。

  礼亲王妃也走上前来,道:“国公说的对,更何况,这祖孙相见是高兴事儿,老夫人可千万别再伤心难过了。”

  徐国公府的事儿,礼亲王妃从秦御那里知道了始末,因此看如今顾卿晚祖孙二人抱在一起的情景,便格外能够理解。对被萧氏迫害,倒是颠沛流离,却还始终念着外祖母,易容进府为外祖母治病的顾卿晚,礼亲王妃便也多了几分怜惜。

  两人一番劝,老夫人才止了哭,顾卿晚也不好意思的才身抹掉眼泪。

  礼亲王妃笑着道:“这才好,卿晚,快扶你外祖母花厅说话。”

  一行人进了花厅,各自落座,徐国公老夫人才冲礼亲王妃道:“老身一时激动,让王妃见笑了。”

  徐国公老夫人如此客气,礼亲王妃倒有些受宠若惊,道:“老夫人说的哪里话,都是一家人嘛,有什么见笑不见笑的。”

  她言罢,外头却传来了丫鬟的禀报声,道:“二爷来了。”

  说话间,双福素锦门帘被挑起,秦御高大挺拔的身姿已出现在门口,他显然是听说徐国公老夫人前来,匆忙赶来的。

  这会子天色已暗,外头门廊下的红灯笼照在他一张俊面上,宽阔的额头上映出一层细密的汗来。

  秦御之所以这么急慌慌的赶路,倒不是急着来拜见外祖母,而是害怕他和顾卿晚的事儿再起波折。

  这万一徐国公老夫人也怨恨在心,觉得他欺负了顾卿晚,非要带顾卿晚走呢,他脆弱的小心肝可经受不住如此的一波三折了。

  他冲进花厅,见气氛极好,顾卿晚坐在徐国公老夫人身边,脸上带笑。而礼亲王妃和徐国公老夫人也是面带笑意,瞧样子是在寒暄,他才长松了一口气。

  礼亲王妃却忙招手道:“还不快拜见老夫人。”

  秦御脚步沉稳下来,几步到了近前,竟然撩袍跪地行了个大礼,道:“外祖母在上,请受外孙女婿一拜。”

  徐国公老夫人对秦御强占顾卿晚一事儿,自然是心有怨恨的,但是老人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在病床上,如今几个月都过去了,心情自然也平静了不少。

  徐国公老夫人不像顾弦禛血气方刚,行事难免过激,既然秦御现在已然是要陪着顾卿晚走到老的那个人,徐国公老夫人也不想再揪着过去不放,适当的表示宽容,有时候更能彰显气概,更让人高看一头,也更愧疚感激在心。

  这对顾卿晚来说,总是比闹的不愉快,让礼亲王妃对顾卿晚心生不满要好的。

  故此徐国公老夫人安安稳稳的坐着受了秦御这一礼,这才道:“晚姐儿的母亲去的早,晚姐儿的祖父和父亲又忙于政务,晚姐儿也算是老身看护着长大的。如今你既娶了她,这一礼老身受得。老身再托大多说几句,有老身在一日,徐国公府就是晚姐儿的娘家,晚姐儿和徐国公府的姑娘是一个样儿的,不求她们嫁的多荣光,只求她们能一辈子平安喜乐,不然我徐国公府也不少姑娘们的一口饭。”

  徐国公老夫人的话,虽然隐有锋芒,但也确实是承认了秦御的身份,才有这番话的。

  秦御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去。他觉得是不是顾弦禛和老夫人有联系,顾弦禛那边刚打一耳光,老夫人这边便赏个甜枣。

  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他五岁都知道这样能收买人心。如今被顾卿晚的家人用在他的身上,他竟然心中还真涌起感激服从之心了。

  真是见鬼啊。

  秦御点头,道:“谨遵外祖母的教诲,外孙女婿会对卿卿好的,外祖母放心。”

  徐国公老夫人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做工精致的荷包来,递给秦御,笑着道:“好,好,外祖母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小玩意予你做见面礼吧。”

  秦御这才双手接过荷包站了起来,旁边徐国公这时候才轻轻咳了两声,道:“母亲刚才有句话我得补充下,不管什么时候,徐国公府那都是晚姐儿的娘家。”

  秦御闻言瞧着顾卿晚笑了下,又冲徐国公行了个揖礼,道了声,“舅舅。”

  徐国公爽朗一笑,拍了拍秦御的肩膀,几人这才重新落了座。又寒暄了几句后,礼亲王妃笑着道:“本来我这两日便想着去拜访老夫人的,不想老夫人思念外孙女心切,竟然先来了。那有件事我也不客气,就现在和老夫人商议一下吧。”

  礼亲王妃说着目光在顾卿晚和秦御身上含笑扫过,才道:“老夫人也瞧见了,我这儿子是真喜欢卿晚,两个孩子如今也是情投意合的,这马上孩子都要生了。却有一件事还一直拖着,那就是迎娶卿晚为郡王妃一事儿。”

  其实,徐国公老夫人这趟来,也是惦记着此事的,闻言点头,道:“此事王妃是如何想的?”

  礼亲王妃便笑着道:“老夫人和国公爷知道,阿御先前请的旨意是赐婚旨意,并非晋封抬正室的旨意。他们这情况也算是大秦,甚至是前无古人的独一份了。按说,圣旨下来那日起,卿晚就是咱们礼亲王府堂堂正正的郡王妃了。只是这事儿到底是不能就这么过去,得再举办一场婚礼才成。依我看,既然请的是赐婚旨意,那咱们索性就按照迎亲的程序,三媒六聘的都走全了。抓紧时间在卿晚没生以前,八抬大轿将她名正言顺的再迎娶一回,老夫人觉得这样可好?”

  这个想法,显然不是礼亲王妃想出来的,而是秦御当初请赐婚旨意时便想好的,礼亲王和礼亲王妃也都是同意的。

  既然他们都满意顾卿晚,自然是不想委屈了秦御,也不想委屈了顾卿晚,那就重新迎娶一回,让旁人在此事上再不能指摘一句,看低一眼。

  也让他们的嫡长孙能够生而尊贵,得到最好的。

  徐国公老夫人闻言笑了起来,这也正是她的意思,她道:“既然是圣上的旨意,咱们自然是不好抗旨的,先前是阿御他有伤在身,小两口出京养伤,如今既然回来了,这事儿是得操办起来,也给王府填填喜气。”

  她言罢和徐国公对视一眼,道:“顾家虽没落了,但国公府还在,老身早说了,晚姐儿也是我们徐国公府的姑娘,出嫁自然是要从徐国公府出嫁的,王妃看什么时候让老身接了卿晚家去?”

  礼亲王妃和徐国公老夫人一拍就和,也是满脸笑意,道:“不瞒老夫人,卿晚他们没回来时,我就在准备这个事儿了,就连请帖,我都写好了,只往上头填上吉日,立马就能发出去。这三媒六聘的赶一赶,三五日的也就走完了,只看国公府那边……”

  徐国公老夫人便笑着道:“国共府那边没问题,原本老身就单独为晚姐儿准备有嫁妆,不过晚姐儿出嫁不能马虎,还是容老身回去准备十日吧,如此,不若今日老身便将晚姐儿带回徐国公府吧?这两家一动起来,京城多少眼睛盯着呢,成亲前,晚姐儿总不好还住在王府。”

  礼亲王妃也点头,道:“还是老夫人想的周全,如此也好。”

  两人就这么三言两语便什么都决定了,秦御坐在一旁搓着手,俊美的面容上带着笑意,起身行礼,道:“谢母妃,谢外祖母了却我这一桩心事。”

  顾卿晚坐在徐国公老夫人的身边,却是一脸呆愣,她有点跟不上两人的思路,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她就要当新娘子了?

  顾卿晚还在愣神,礼亲王妃已是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道:“就这么说定了,以免夜长梦多,这个月的二十三便是吉日,老夫人,咱们就定在那天迎亲如何?”

  徐国公老夫人笑着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晚姐儿也甭收拾什么东西了,国公府你的闺房还是原先的老样子,外祖母都让人收拾好了。走,跟外祖母回家去。”

  徐国公老夫人拉着顾卿晚的手,要带她走,顾卿晚才彻底回过神来,站起身,有些惊愕的本能看向秦御。

  秦御却冲她眨了眨眼,走到顾卿晚的身边,低头在她耳边笑着道:“怎么了?不舍得我了?乖乖跟你外祖母回去,夜里我翻墙寻你去。”

  顾卿晚,“……”

  谁不舍得他了,谁要他夜里翻墙去看她了!

  见旁边徐国公看过来,似有打趣之意,顾卿晚不确定他是不是听到了秦御的话,一时脸上发红。

  她恍恍惚惚的就跟着徐国公老夫人上了马车,等马车滚滚,行出了礼亲王府前的巷子,顾卿晚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马上要成亲了。

  孩子都有了,大着肚子成亲,她这可真是在现代时没赶上潮流,到了古代竟还能做先驱人!

  可以想见,她这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将来肯定得记到野史之中,她这是一不留神就做了奉子成婚,没被侵猪笼的鼻祖吗?

  顾卿晚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有种啼笑皆非之感。

  见她一直垂着头不说话,神情恍恍惚惚的,徐国公老夫人将她揽进怀里,道:“原是想着我的晚姐儿成亲,要好生准备一番的,可……到底还是仓促了,委屈了我的晚姐儿。不过,外祖母一定会将亲事办的风风光光,不输给任何贵女的。”

  顾卿晚闻言心头发暖,略趴下,将头枕在徐国公老夫人的腿上,由着徐国公老夫人用干枯消瘦,布满皱纹的手一下下的梳笼着她的头发,就像小时候一样。

  半响她才道:“外祖母,我都明白,你们都是为了我好,我不觉得委屈,相反,经历过这种种,我更懂得珍惜,更懂得感激,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这么爱我。

  不管是徐国公老夫人,还是大哥,大嫂,甚至是礼亲王妃和徐国公这个舅舅,他们都有一颗为她考虑的心,这就够了。

  婚礼是不是足够风光,从前是不是受了委屈,顾卿晚都不想在意,也什么好在意的。

  她现在拥有的,已经远远非刚穿越来时可想,不知不觉,她竟已在这古代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找到了归宿,再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徐国公老夫人闻言却轻轻叹息了一声,抚摸着顾卿晚柔顺的头发,道:“苦尽甘来,外祖母的晚姐儿会一生顺遂如意的。”

  马车疾驰在入夜宁静的街头,离礼亲王府不远的巷子里,娄闽宁骑在马上,身影隐在暗处,眼瞧着徐国公府的马车远远转过了街巷,又默默矗立片刻,这才倏忽深吸了一口气,笑了下,调转马头。

  他这一动,跟着的成墨也回过神来,想着方才秦御小心翼翼亲自扶着大肚子的顾卿晚登上马车的样子,道:“世子爷,看样子燕广王成亲的好日子不远了……”

  娄闽宁未言,只略夹了下马腹,身下马儿便往镇国公府的方向奔了回去。

  她要成亲了,这,挺好了……

  入夜微凉的风拂面而来,娄闽宁如是想着。

  ------题外话------

  月票加更,晚上还十点

  T

  

[读者须知]:下一篇:300 不曾错过的真心(二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