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96 再进王府-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95 秦御被揍-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船舱中,不时传出呻吟声。

  “你轻点,轻点……”

  “别动,怎么那么娇气,再动我便不给你弄了!”

  “疼啊,疼还不准人家叫了?哎呦,你可心疼我点吧。轻点,轻点!”

  “嗯,真舒服……”

  船舱外,宋宁前来禀报事情,见文晴站在门外,面红耳赤,一副不知道往哪儿藏的模样,不觉略诧的扬了扬眉。

  他上前到了门口,拽了下文晴,文晴回头瞧见是他,顿时脸色更红,压着声音道:“走,赶紧走,别打扰两位主子。”

  说着拉了宋宁就走,宋宁还回头瞧了眼,顿时便听里头传来男人享受的闷哼声。

  宋宁面露心照不宣的暧昧表情,回拉着文晴便往人少的地方去了。

  船舱中,秦御脱了衣裳,身上只穿着一件绸裤,趴在床上,顾卿晚正骑坐在他身上,往他身上的淤青处拍药膏。

  她额头冒出了汗,又搓了两下,听秦御又叫着喊疼,顿时便没好气的将药酒瓶子丢在了枕头上,从秦御身上翻了下来,躺倒在床上,道:“行了,从前你拿烙铁止血,往自己身上烙的时候怎么没见哼哼一声,如今不过是几处淤青,倒娇气上了,我没劲儿给你揉了,后背就这样吧,前头你自己涂抹。”

  秦御坐起身来,捡起药瓶,道:“什么叫才几处淤青?你瞧瞧我这身上还有一块好皮肉没?你大哥是真狠。”

  秦御身上淤青叠着淤青,好像入目是没什么完好的地方了,顾卿晚不觉抿唇一笑,道:“那也是你活该,我大哥怎么不去揍旁人?谁让你抢了他妹妹呢。再说了,我大哥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你现在不断几根筋骨怎么可能?”

  秦御见她瞪眼看来,摇头一叹,道:“大舅哥凶残,往后我可得在卿卿面前做二十四孝夫君了。”

  顾卿晚掩唇笑了笑,其实她知道,大哥的武功固然比秦御高,但是若非秦御愿意为她低头,凭借今日船上那么多王府侍卫和暗卫在,大哥也甭想碰秦御一根手指头。

  就像大哥,明明心里恼恨秦御,但因为她原谅接受秦御了,大哥还是没有真出什么杀招。

  他们都爱她,也都在为她做出了妥协和让步。

  顾卿晚抬手抚了抚秦御胸前的伤,眼神温柔,又坐起身来,道:“躺下吧,我再给你上药,这淤青不搓开了,可有的疼呢。”

  秦御却舍不得她再费劲儿,将顾卿晚按了回去,道:“我去让宋宁上药,才刚想起来,这药膏既有活血化瘀的功效,你便沾不得。我去让文晴赶紧通风散散味,再打盆水来,你快些洗洗手。”

  “我的胎稳着呢,哪有那么娇弱……”活血的药膏碰一些,还不至于就早产了。

  秦御却已站起身来,一边儿往身上加衣裳,一边儿道:“小心谨慎些总是好的,我忘了这茬,你不是学医的吗,怎么也给忘了呢。”

  秦御说着就去推窗户通风,顾卿晚靠在床上,瞧着他急切的身影,却抿唇笑了笑。

  是啊,她怎么也没想起来。

  答案好像是,看到他一身的伤,心疼的忘了呢。

  顾卿晚一行到达京城,秦逸亲自带人到了码头接人,春末的京城,暖风阵阵,柳浓碧波,比冬日顾卿晚离开时要热闹的多。

  顾卿晚被文晴扶着走到了甲板,就见岸上,秦逸一身藏青色长袍,带着一众王府管事侍卫正翘首以盼,而秦逸的旁边还站着几个穿着官服的大人。

  顾卿晚略挑了挑眉,明面上秦御是因为护驾受了重伤,这才出京休养的,如今他回来的消息,显然也惊动了朝廷,想必那几个穿官袍的大人就是秦英帝派遣来的。

  顾卿晚眸光微闪,这时候秦御已躺在软塌上被宋宁几个抬了出来,他身受了一次“重伤”,差点死掉,心脉严重受损,这才出京三个来月,自然伤没完全好,脸色还有些苍白。

  顾卿晚走了过去,关切的俯身问道:“怎么样?”

  秦御拉着顾卿晚的手,冲她安抚的笑了下,侧头轻咳了两下。这时候秦逸在前,几位大人在后,已登船迎了过来,见秦御如此体弱模样,秦逸面露焦急之色,快行几步到了软塌之侧,道:“阿御这是怎么了?”

  顾卿晚担忧的抽出帕子略压了压眼角,红着眼睛道:“二爷这回遭了大罪,好在老天保佑,捡回了一条命来,只是回京路上,因为体虚的缘故,有些染了风寒。”

  秦逸面露心忧,这才看向顾卿晚,略欠了欠身,道:“这几个月真真是辛苦弟妹了,有孕在身,还要亲自照顾阿御,将他照顾的如此之好。”

  顾卿晚侧身略避了下,脸上有些微红,哪里是她照顾秦御的,秦御受伤都是她的原因,听秦逸这么说,她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那几位大人也拥了上来,秦逸如何肯让他们靠近秦御,当即便扬手道:“来人,二爷伤寒在身,还不快送二爷上马车,船上风大,弟妹身子重,也快上车吧。”

  他说着又冲顾卿晚道,王府的一众侍卫闻言冲上前来,簇拥着便将秦御先送了下去。那厢文晴也和接人的丫鬟们搀扶着顾卿晚下了船。

  秦逸紧跟着跳下船,上了马。

  甲板上,还没好好端详秦御的几个大人面面相觑。

  马车做了减震装置,非常宽敞,还铺展着软软的垫子,顾卿晚和秦御拉着手躺在马车中,马车行的很是平稳,轻轻摇晃的,舒服的很。

  顾卿晚昨夜因庄悦娴离开的事儿本就睡的少,这会子马车一晃,倒将她很快就晃睡了过去。

  她是被秦御唤醒的,睁开眼眸就对上了秦御一双含笑的异色眼眸,期间温柔和宠溺之色,满满的都要溢出来。

  见她睁开眼眸,秦御亲了下她的唇瓣,道:“卿卿,马上到府门了,你头发睡乱了,我唤文晴来给你收拾下,醒醒吧,嗯?”

  顾卿晚睡得头昏昏沉沉,闻言倒是清醒了过来,只是身体软软绵绵的,实在不想动。她在秦御的腿边略蹭了蹭,这才抬起手来,秦御便抓着她的手,一手穿过她的腋下,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这才起身出去,唤了文晴进来。

  文晴给顾卿晚重新梳了头,又拧了帕子,顾卿晚擦了一把脸,略整了下衣衫,马车已到了王府门前的大道。

  很快,马车在王府的正门外停下,外头传来宋宁的声音,道:“二爷,到了。”

  顾卿晚扶了秦御,两人缓步出了马车,顾卿晚只顾低头扶着装病的秦御,倒没留意外头,谁知道门前突然响起一阵请安跪拜声,倒将顾卿晚给吓了一跳。

  “恭迎郡王,郡王妃回府。”

  顾卿晚抬眸,就见马车停靠的地方竟然是礼亲王府的正门,而门前,一众王府的管事下人们上百人跪了一地,显然是专门在此迎接秦御和顾卿晚回京的。

  秦逸这时候才策马到了马车前,道:“父王和母妃想必早就等的急了,快些进府吧。”

  秦御也不动声色的紧了紧顾卿晚的手,顾卿晚瞧向他,隐约从秦御低垂的眸光中瞧见了几点忐忑和紧张。

  说起来,这还是顾卿晚头一次从王府正门进王府,秦御显然是怕这番景象反倒会刺了顾卿晚的眼,让她想起从前的事儿来,心里不痛快。

  顾卿晚既愿意跟着秦御回来,便是不打算再计较从前了,见他如是,不过回了一笑,便冲秦逸道:“劳烦大哥搭把手,扶夫君下车才好。”

  秦逸笑着道:“那是自然。”

  言罢,略扶了一下,将病恹恹的秦御扶下了车,又回头叮嘱顾卿晚慢点,吩咐丫鬟仔细些。

  顾卿晚也含笑扶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有侍卫抬着肩舆上前,顾卿晚先扶着秦御上去,这才跟着坐了上去,侍卫们抬起肩舆一路从正门,过仪门进了王府。

  到了二门又换了婆子们抬起肩舆,直接往礼亲王妃的秋爽院而去。

  秋爽院,礼亲王妃确实早就等的着急了,一早上已经让人问了好几次,她碍于身份自然不好跑到府门前却翘首迎接晚辈,这会子听丫鬟禀报,马上要进秋爽院了,她就再坐不住了,站起身便往院子里去。

  礼亲王见她这样不由在身后,道:“你看看你,怎么这会子功夫都等不及了,你就是不摆长辈的架子,也不能这么惯着他们啊,孩子都是让你给惯的,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

  话虽这样说,但礼亲王也没继续坐着,站起身来,施施然的跟在礼亲王妃身后也出了屋。

  院子中,秦御自然走在顾卿晚前头,被抬进了秋爽院,肩舆落地,秦御就见礼亲王妃面带惊喜和担忧冲了过来。

  秦御只当是自己装病,脸上弄了白粉,脸色不好,让礼亲王妃着急担忧了。这会子进了秋爽院,都是自家心腹,自然是不用再装了,他忙站起身来,道:“母妃别担心,孩儿……”

  结果他话没说完,笑容没扬开,礼亲王妃便扫都不扫他一眼,一阵风般从他身旁直接冲了过去,脚步都不带停顿一下的。

  秦御,“……”

  他回头,就见顾卿晚也被抬进了院子,礼亲王妃不等肩舆落地便到了近前,拉住了顾卿晚的手,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母妃这日日夜夜的盼着呢。”

  顾卿晚也回握了礼亲王妃的手,脸色微红的低了头,道:“卿晚不懂事,让母妃担忧了。”

  礼亲王妃连连拍着顾卿晚的手,道:“别再提这些,母妃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阿御那臭小子更是错的多。回来就好,往后咱们一家人和和睦睦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秦御嘴角抽了抽,这到底谁是亲生的啊!

  礼亲王也走到了近前,一巴掌拍在了秦御的后背上,道:“还算你有点用,媳妇孩子都追回来了。”

  秦御肩背上都是伤,礼亲王这一蒲扇大掌轮上去,疼的秦御闷哼一声,脸色大变,额头上立马就冒出了冷汗来。

  礼亲王见他闷哼,哪里知道他是昨夜刚被大舅哥收拾了,还当他皮痒,又跟他这个当爹的对着干,故意哼哼的,当即礼亲王就又拍了两下,道:“小子,出门一趟,你还真将自己个儿当病秧子了?你再跟老子哼一声试试?!”

  秦御,“……”

  他心里苦啊,为什么回到家了,他还是想捡来的,没人疼,没人爱。

  那边,顾卿晚已和礼亲王妃互相挽着手往屋里去了,礼亲王扫向顾卿晚,见她单薄的春衫下肚子高高鼓着,顿时也兴奋了,丢了秦御便跟了上去,几步走到了顾卿晚的另一边,道:“哎呦,本王这大孙子长的不错啊,我说老二媳妇,这到底是几个月了,快生了吧?好!好!”

  一行人簇拥着顾卿晚,眨眼进了屋,同是出了一趟远门回来的秦御被撇在了后头,无人理。

  秦御肩背上的伤,本来就歇了一夜比刚被揍时还疼,这会子更是被礼亲王拍的浑身僵硬,冷汗直冒,别提多凄凉了。

  还是秦逸从后头跟了上来,冲愣着的秦御瞥了一眼,道:“行了,自己家,出门一趟还等人请你进去不成?”

  言罢,莫名其妙的看了秦御一眼,也越过他直接进屋去了。

  大哥,为什么连你也变了……

  秦御内心遭受一万点伤害,叹了一声,只能自己孤零零的跟上,最后一个进了屋。

  屋里,顾卿晚已被礼亲王妃拉着在罗汉床上坐下,正问着一路累不累,孩子老实不老实,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顾卿晚含笑一一作答,礼亲王妃满脸都是笑意,时不时看看顾卿晚鼓着的肚子,道:“算算也快八个月了,母妃早就准备好了稳婆和产房,乳娘也选了四个,你先歇息两日,等休息过来了,母妃让人带过去给你看看,不满意的话,也好趁着还有时间赶紧再挑。”

  顾卿晚忙道:“母妃挑的人,自然都是最妥当的,哪里会有不满意的道理。”

  礼亲王妃笑的格外满足,一下下揉着顾卿晚的手,道:“母妃早便想要个女儿,可惜没那福气,往后啊,母妃一定拿你当女儿一般疼。”

  她言罢,又问顾卿晚道:“孩子胎动可厉害?是不是很调皮,辛苦吗?”

  顾卿晚笑着抚了抚肚子,道:“孩子可听话,可体贴了,不是个调皮捣蛋的。我一直有给她做胎教,现在和她说话,她是会回应的啊。”

  礼亲王妃如今最在意的自然就是顾卿晚的肚子了,早也盼晚也盼,才算在顾卿晚生产前,将他们给盼了回来。

  听顾卿晚这样说,顿时来了兴致,惊异道:“胎教?什么是胎教?”

  连礼亲王也放下了手中茶盏,兴致勃勃的道:“老二媳妇啊,这孩子还在肚子里,怎么会和他说话,就有回应呢?这闻所未闻啊,虽然本王的孙子,就该与众不同,但也说的也太过了吧。”

  顾卿晚却又笑了笑,道:“这胎儿都是小天才,大家认为孩子在出生前一直安静地躺在母亲身体睡大觉,直到分娩时才醒来,这是错误的。其实,孩子两个多月就已经有触觉,感觉了呢,母亲给她说话,她都是能够听到的。六个月时,孩子的各种感觉器官就趋于完善了,对内外的刺激也已经能做出一定的反应。给孩子做胎教,她甚至刚生下来,唤她的名字,她都会答应的。不信,母妃来试试。”

  顾卿晚言罢,拉着礼亲王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轻声道:“糖包,我们跟着爹爹回到家了哦,这个是奶奶,我们糖包要不要给奶奶打个招呼啊?”

  几乎是她的声音刚落,腹部礼亲王妃贴着的那个地方,便被重重的捶了两下,礼亲王妃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又激动万分的张大了嘴。

  

[读者须知]:下一篇:297 不嫌弃-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