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95 秦御被揍-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94 回京-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弦禛的态度,完全就是一副不承认,不认可的样子,秦御心知顾卿晚就这么一个哥哥,在顾卿晚心目中,顾弦禛这个哥哥的分量,绝对不亚于其父。

  他在顾弦禛的冷淡逼视下,又扬起一个善意诚恳的笑来,道:“大哥说笑了,卿卿和大嫂都不是耳根子软,没主见的女子,御也并非巧言令色之人,如何能哄骗得了她们。”

  顾弦禛闻言又挑了下唇,突然神情一冷,二话不说,身影一动,袖口鼓风便蕴起一拳重重砸在了秦御的胸前,秦御完全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没防备之下,身体便被顾弦禛狠砸了一拳,顿时便往后踉跄着直退了七八步,后背撞上船杆,抬手抓住,这才算稳住了退势。

  胸口火辣辣的疼,一股子气血翻涌,唇角顿时便溢出了一点献血来。

  “二爷!”

  宋宁等人都看的清楚,顾弦禛这一拳没留力,结结实实携万钧之力砸在了秦御身上,这一下子就足够秦御遭受内伤,吃上一壶了。

  见秦御当即便吐了血,宋宁等人皆是面色一变,就要上前。

  秦御却忙抬起手来,做了个阻止的动作。顾弦禛却嘲讽的挑起唇角,道:“算你还有点担当,这一拳打你欺凌弱女,强占为妾,你可有话说?”

  秦御苦笑了下,咽下喉间腥甜,这才道:“当初是我让卿卿受委屈了,我无话可说,也请大哥相信我,往后我秦御不会再让自己和妻儿受半点委屈,哪怕这委屈是来自于我也不行!”

  顾弦禛闻言眸光略动了下,抬手道:“该清算的账,还是要清算的,你不必顾忌,我也不会留手,要将我顾弦禛的妹妹带走,便先赢了我的拳头再说。”

  顾弦禛言罢,飞身而起的同时,两拳紧握,已先后打向秦御的面门,拳风霍霍,尚未贴近,已吹的秦御双眼无法睁开,心神一震,匆忙侧身避开,同时也抓着栏杆,借力身体腾起,一脚拦腰踢向顾弦禛。

  顾弦禛两拳打空,身体以刁钻的角度后仰,避开秦御踢向自己的一击后,一个后空翻,再度向秦御扑去。砰砰的拳脚撞击声传来,两人谁都没留手,缠斗在了一起。

  船都在两人的拳打脚踢下,摇晃的厉害。

  顾弦禛说了他不会留手,果然是招招凶残,顾弦禛虽然说了不用秦御顾忌,但顾弦禛是顾卿晚的大哥,又对他厌恶已极,秦御哪里敢伤到了顾弦禛?

  他是想留手的,但是他很快发现,他根本就没法留手。

  顾弦禛先是一拳砸的他内伤了,如今再冲上来缠斗,顾弦禛的武功本就比他要高一些,秦御如今再不出全力,简直就是找死。

  故此被重重打了两下后,秦御也不敢再留手,全力以赴起来。

  他心下苦笑,顾弦禛太狠了,先是一个下马威,打的他内伤了,接着又说什么不必留手,也用这个理由,显得顾弦禛自己出手毫不留情,也不算失礼。

  顾弦禛一定还算准了他,两人先交手的时候,他不敢尽全力,故此上来便只攻不守,拳脚凌冽,狠狠打了秦御十多下。以至于待秦御知道这样不行,开始不留手时,因前头受伤严重,又被压了气势,以至于就算是尽了全力,结果还是挨打多,反击少。

  宋宁站在一边儿,见秦御被顾弦禛教训的没还手之力,前所未有的狼狈,不禁在心中暗叹。

  这顾家兄妹二人,可真真都是狠角色啊。

  顾卿晚看着无害,一直被欺负,结果最后却将张牙舞爪,好似猛虎的主子栓的牢牢地,让往东简直不敢往西。

  这顾家长兄也不是省油的灯,逼得主子不得不动了手,用了全力,结果还是连连败退,被教训的毫无反击之力,就是这样才更让人挫败难过啊。

  这是妥妥的下马威,这么一场下来,主子往后不服这大舅兄都不行,头一场较量,妥妥的被压了一头啊。

  见顾弦禛一拳砸在秦御的腹部,秦御躲避不及,虽然做出防范措施,抵挡了一下,但还是被震得退后了两步。

  宋宁简直不忍心看下去了,见顾弦禛半点停手的意思都没有,宋宁挪了挪脚步,悄然低声吩咐旁边的是侍卫道:“还是去禀郡王妃一声吧。”

  船舱中,顾卿晚回去后没有躺下,反倒坐在桌子旁,拖着腮出神。

  并非她不为秦御说好话,大哥对她的疼爱,顾卿晚心中再清楚不过。也因此,大哥对秦御可谓怨恨极深。本来大哥便为顾家覆灭,大哥没有保护好她,没有做好做大哥的责任而愧疚难过。结果秦御还在顾家最困难的时候,在大哥照看不到的时候,欺负了她。

  这简直就是戳大哥的心窝子嘛,大哥能饶过秦御,认可秦御就怪了。

  顾卿晚知道,这个时候她越是替秦御说话,大哥只能越厌恶气恨秦御。只有让大哥收拾秦御一场,稍发泄点心中的气恨,她再替秦御求情才能起到作用。

  故此,当时她毫不迟疑的进了船舱,这会子听着外头的摔打声,顾卿晚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也不知道两人会不会越打越关系僵硬。

  哎。

  顾卿晚轻叹了一声,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相信大哥,大哥不是没分寸的人。秦御嘛,根本就不可能将大哥如何,所以两个男人之间的事儿,她还是少操心点的好。

  “郡王妃,二爷好像伤的挺严重的,您不去看看吗?”

  文晴站在外头,看了看战况,第三次跑了进来,冲坐在桌前发呆的顾卿晚道。

  顾卿晚回头看了眼文晴,见她面带焦急担忧之色,不由抬手点了点她,道:“文晴啊,你搞搞清楚吧,我大哥如今是替我出头哎,我怎么能出去拆我大哥的台呢。再说了,我去了,说不定我大哥更恼火,更下手无情呢。”

  “可是,难道就任二爷挨打吗?这万一打出个好歹来,可不是伤了情分吗?”

  文晴在外头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不是打着玩的,两人是真的大打出手,跟对付仇人一样。

  顾卿晚端起茶盏来喝了两口,压了压心绪,这才道:“放心吧,我大哥有分寸,更何况了,现在我大哥气才撒一半,若是阻拦了,下次他不得聚集更多的怒气,再来一回?左右两人已经打上了,那就索性打个痛快吧,不管谁输谁赢,起码这事儿打过就算过去了。你也甭出去看了,你这进进出出的,闹得我头都疼了。”

  文晴见顾卿晚揉着额头,一副不胜其扰的模样,倒是没再劝说,也没再跑出去看,走到顾卿晚身后,拧着眉头满脸担忧的给顾卿晚揉捏起额头来。

  又过了一炷香时辰,有侍卫突然跑了过来,冲进来,满脸惊慌的跪下道:“郡王妃快救救二爷吧,二爷快被顾大爷打坏了。”

  顾卿晚,“……”

  侍卫定然是宋宁派来报信的,若非秦御真吃了大亏,相信宋宁轻易不会忤逆秦御的意思,做这种暗地里通风报信的事儿。

  顾卿晚到底是心软了,冲文晴道:“你去,就说我晕船,吐了。”

  文晴闻言便明白了顾卿晚的意思,忙提起裙子便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了甲板上,大喊道:“大夫呢,快叫大夫。船摇的太厉害了,郡王妃晕船厉害,吐了两回,这会子肚子也有点不舒服,怕是动了胎气,快叫大夫!”

  文晴的话像是一道符咒,顿时便让缠斗的顾弦禛和秦御分了开来,顾弦禛停了拳头,拧眉道:“你们郡王妃21住在哪里?带路!”

  “哦,哦。”文晴点头,忙带着顾弦禛往船舱走。

  秦御平息了下气息,捂了下疼痛处,也跟了上去。

  船舱中,顾卿晚靠在床头,身上盖着锦被,正往门口张望,文晴带着顾弦禛进来,顾卿晚才笑了出来,道:“大哥!”

  她面色红润,双眸晶灿,气色极好,半点不舒服的样子都没有,顾弦禛如何能不知道方才怎么回事,回眸目光微凉的扫了眼文晴,这才上前盯着顾卿晚,道:“没出息!真让那臭小子哄了心了!”

  顾卿晚不由脸上一红,倾身过去,拉着顾弦禛在床边坐下,撒娇的抱着他的手臂晃了晃,道:“他是我孩子的父亲嘛,再说了,马上就要回京了,大哥将他打出个好歹来,可让我怎么面对礼亲王和王妃呢。”

  顾弦禛闻言却嗤笑一声,道:“什么怎么面对?大哥同意你跟着他进王府了?他们还敢有意见?你进王府,大哥还有意见呢!”

  顾卿晚见顾弦禛一脸恼火,不觉缩了缩脖子,忙靠过去又依偎着他,撒娇的摇了摇,道:“大哥啊,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我都答应他了,妹妹虽然是女子,却也不想做言而无信的人啊。”

  这时候秦御也追了过来,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眼便看见顾卿晚坐在床上,倾身靠在顾弦禛的肩上,抱着顾弦禛的手臂,神情娇憨的撒着娇。

  秦御顿觉身上伤口更疼了,男女七岁不同席,顾家兄妹这也太不讲究了啊!

  怎么能这样!不能这样啊!

  他双眸冒火,一脚已经跨进了门槛,结果顾家兄妹二人却齐齐看了过来。顾卿晚的眸光晶灿,在他脸上巡视了一圈,眼神微露疑惑的冲他挑了挑眉。

  像是在说,你进来干嘛,还嫌挨打不够吗,赶紧出去。

  顾弦禛的目光也落了过来,眸光却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见他进来,也高高挑起了右边眉毛,不耐烦之色从肖似顾卿晚的那双眼眸中透出。

  像是在说,我们兄妹叙话,怎么那么没眼力劲,果然一如既往的惹人厌。

  秦御,“……”

  他脚步顿住,心里简直要滴出血来,双拳紧握,脑子里意淫着冲上前把顾卿晚从顾弦禛身上拽出来,拖进自己怀里的情形,最后他脸上却露出了笑来,做出了完全相反的举动来,非常善解人意,体贴周到的道:“大哥和卿卿说话,我便不打扰了。”

  言罢,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出了船舱,末了,还很狗腿的轻轻带上了门。

  关上门的一瞬间,秦御一张俊面便黑如锅底,满是自我逼视的郁结之色。

  哎,媳妇和大舅哥都招惹不起啊,果然,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船舱中,顾卿晚刚刚打量了秦御两眼,留意到秦御脸上半点伤都看不见,她便知道大哥还是为了她,留了情。

  起码给秦御留了脸面,没伤他的脸。

  顾卿晚顿时便笑着拉了顾弦禛的手,笑着道:“谢谢大哥。”

  顾弦禛脸色一沉,轻哼了一声,道:“谢大哥什么?大哥可看不上他,若非怕你进了王府,不好面对礼亲王夫妇,你瞧大哥不打烂他那张迷惑你的脸。”

  顾弦禛的口气中带着些无奈,好像是拿顾卿晚这个妹妹没办法,顾卿晚决定跟着秦御回来,他便是对秦御有再多意见,也只能为妹妹多多考虑,做出妥协。

  顾卿晚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大哥最好了,还有,妹妹哪里就是看脸的肤浅之人?其实,秦御他也不差的。”

  顾弦禛嗤笑一声,拧了拧顾卿晚的脸,道:“大哥怎没瞧出来他不错在那里?真是女大不中留,这还没怎么样呢,就袒护着他了。等跟着他几年,我看他能将你吃的骨头都不剩!”

  顾卿晚忙抱着顾弦禛的手臂紧了紧,面露依靠之色,道:“那我是个傻的,大哥就更不能不管我了,大哥可要一直替我盯着秦御,他将来要是敢欺负我,大哥还像今日一样狠狠的替我揍他!”

  顾弦禛见她如此,心里倒升起些嫁妹的惆怅来,一时无言,半响才抬手摸了摸顾卿晚的头,道:“真想好要跟他回去了?”

  顾卿晚脸上微红,轻轻点了点头,道:“大哥,我知道我没出息,可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顾弦禛又叹了一声,握了握顾卿晚的手,道:“罢了,只是你要答应大哥,照顾好自己,不要再让人欺负了去,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顾家的女儿,顾家永远都是你的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在我顾家不管用。”

  顾卿晚闻言双眸微湿,眨了眨眼,逼回了泪水,这才坐直身子来,冲顾弦禛道:“我知道。大嫂想必已经等的着急了,大哥快护着大嫂早先安置吧,我在王府等大哥和大嫂的来信儿。”

  顾弦禛又看了妹妹两眼,这才站起身来,道:“大哥走了。”

  顾卿晚甜甜一笑,顾弦禛转身大步走了出去。秦御一直等在甲板上,见顾弦禛走了过来,忙上前两步相迎,又唤了一句,“大哥!”

  顾弦禛目不斜视,直接从他跟前走了过去,秦御有些挫败,拧了拧眉,谁知道前头顾弦禛下船前却开口道:“照顾好她。”

  秦御略怔了下,这才反应过来顾弦禛这是在和他说话,顾弦禛这话,等于是将顾卿晚托付给了他,等于是认可了他的身份。

  秦御顿时如受鼓舞,觉得被揍的地方好像也没那么疼了,挨了一场揍好像也还蛮值得的。

  他大步追上顾弦禛,正要说上两句,嘴巴刚张开,顾弦禛便一跺船板,身影飞纵而起,像来时一样,瞬间落回了岸边的坐骑身上,调转马头就远离了。

  这还是不待见他,不愿和他多说话啊,秦御抿了抿唇,觉得自己不该和顾弦禛一般见识。

  毕竟人家那么漂亮的妹妹,往后就给了他了,这若他是顾弦禛,心里也一定不痛快啊。

  秦御挑唇笑了笑,转身大步流星的往顾卿晚所在的船舱走去,他这一身是伤的,还是让媳妇的大哥给打的,可不能错过了让媳妇心疼照顾的机会。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96 再进王府-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