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87 行踪暴露-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86 谈心-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被秦御按在腿上,死命亲吻,秦御只觉她就像清甜的蜜糖,甜而不腻,沾染上了便就想要更多。他渐渐就有些克制不住,火热的大掌不知何时已探入了顾卿晚的衣衫。

  谁知道手还没摸到了地方,啪的一声响,就有东西掉在了地上。

  这一声响一下子便打碎了两人间的意乱情迷,顾卿晚睁开眼眸,娇喘着推开秦御,嗔道:“大白天的,你干嘛!快松开我啊。”

  古人可不讲究白日宣淫,更何况,外头丫鬟下人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顾卿晚听着外头的动静便一阵耳红。

  她推着秦御要起身,偏秦御不肯松开,将她又抱紧了一些,他将头埋在她的颈窝,深吸着气,缓缓平复,良久才闷闷的道:“孩子怎么长的这么慢,真想你明日就生下她来……”

  顾卿晚闻言却是一怔,抿了抿唇,道:“你这人可真是的,这孩子可是你耍尽心机,算计我怀上的,如今倒又嫌弃起来了啊!”

  她说着推了下秦御,秦御忙道:“我怎么会嫌弃?就是这若再让我憋个五个月,当真是要命啊!”

  顾卿晚听秦御这样说,不觉眸光微闪。见他一脸的痛苦之相,无精打采的,她低头闷声笑了下。

  现代信息发达开放,顾卿晚就算是头一次怀孕,也知道除了头三个月和月份实在大的时候,夫妻生活还是可以有的。

  不过她瞧秦御这样子,还有他说的那些话,秦御好像是不知道这些呢,顾卿晚憋着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告诉秦御的好,让他从前那样欺负她!

  “谁说还要憋五个月?我还要坐月子呢,坐完双月子身子才算恢复了。要孩子是你的决定,这会子倒来后悔,晚了!”

  她言罢,嘲弄的冲秦御挑了挑眉,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秦御闻言一算,这岂不是还要生生忍上七个月?他顿时觉得生无可恋了。

  抱着顾卿晚沉默良久,他才开口道:“咱们就只生这一个孩子,你觉得怎么样?”

  顾卿晚见他果然是什么都不懂,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好像坑了秦御一大把一样,酸爽酸爽的,她又挑了挑眉,道:“糖包是个女儿,你是打算放弃郡王爵位,将来给你闺女招赘吗?”

  秦御顿时便有些垂头丧气起来,对孩子的热情都有些大大折扣了。

  他年纪不大,还不及弱冠,生活经验不足,接触的也都是勋贵人家,见多了正房怀孕,就使劲给丫鬟开脸收通房抬妾的。因而自然就以为女人怀孕了就不能再碰了,不让肯定是要伤着孩子的。

  如今他半点收通房纳妾的想法都没有,就想守着顾卿晚过日子,又是年少方刚之时,想到还要生生憋个大半年,秦御便对生孩子此事有了心理阴影。

  儿子还是要生的,他目光禁不住落在了顾卿晚凸起的小腹上,道:“要不卿卿还是给我生个儿子吧。”

  顾卿晚顿时抬手拍了秦御一下,道:“你有点出息成不?我说你们男人怎么就那么自私呢!女人十月怀胎多少辛苦,一朝分娩更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疼的死去活来也就罢了,孩子生下来身体也要发生一连串的变化。你们男人倒好,就关心你们那点破事儿!我们受了这么多的苦,你们就算憋一年又怎么了?我们不是为你们生儿育女啊?感情孩子生下来前,你们男人除了一颗种子,旁的都不愿付出啊?”

  顾卿晚横眉冷目,秦御顿时精神一震,抬手拍抚着顾卿晚的背脊,道:“卿卿说的太有道理了,天底下哪有这种道理,甭说是憋大半年了,憋再久点都没问题啊,还是媳妇受苦更多!憋着,必须憋着啊!”

  顾卿晚,“……”

  她觉得秦御虽然和礼亲王父子不大和睦,但却深谙礼亲王那套哄妻之道,如今可当真是……无耻!

  秦御言罢见顾卿晚没了声,哪里还敢再表现出半点痛苦不情愿的样子,如今顾卿晚怀有身孕,当真是应了那句天大地大媳妇最大。

  他捡起方才掉在地上的东西,却见方才打断他们缠绵,掉在地上的竟然一本账册。

  秦御翻开就见里头记录了不少药材和价钱,他随意翻了两下,便道:“卿卿是不是有意涉足药材一道?”

  顾卿晚从秦御手中接过册子,正是方才朱公公拿给她的那本,她点头道:“我这不是离开京城了嘛,总得挣钱养活自己和孩子啊。”

  秦御沉默了一瞬,这才道:“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当然得我来养,将来郡王府的东西都是你和孩子的,我也是你和孩子的。你如今有孕在身,还是不要太劳累的好。再说了,你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整日接触那些药材,万一不小心摄入了什么对孩子有碍的药材,到时候可如何是好?不过,你若当真喜欢捯饬这些东西,等将来孩子生下来,修养好了身子,我再让人给你好生寻摸个店铺,你看这样可好?”

  顾卿晚自然也知道孕妇接触药材不好,也是因此,她才让朱公公替她跑了一趟药材市场,而不是自己亲自去考察。

  她确实对开药铺很有兴趣,原本也是打算弄个药材铺,经营壮大,养家糊口的,如今秦御追了过来,回京却是早晚的事情,事情便又另当别论了。

  顾卿晚见秦御小心翼翼的瞧着自己,好像是怕自己又恼了一般,她不觉心头一软,主动环抱着秦御,道:“秦御,你不必这样。有事我们商量着来便好,我又不是不讲道理,一意孤行的人,我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好不,你说的都对,是我操之过急了,现在接触药材是不好,我先不办这个事儿就是了。”

  秦御见顾卿晚这么爽快便答应了,也将自己的劝说都放在心上,好像找到了和她和平相处的正确办法,一时将顾卿晚抱起来,开怀的原地转了一个圈,又重重的亲了她一口,道:“我秦御的媳妇自然是最通情达理的!”

  两人正在屋中亲近,外头的巷子里,却有一队人驾马匆匆而来,马蹄声顿时便踏碎了小巷的宁静。

  这两日这条巷子频频出事儿,先是万家被高师爷带人闯了,闹出抢人的闹剧,接着顾家又被一场大火烧了个精光,昨日一群衙役又冲进万宅,听说是被顾家的姑爷给砍了一条腿,丢了出来。

  如今巷子里住的人家都在等着县令老爷对此事的回应,听到巷子里马蹄声震动,便都纷纷趴着门缝往外窥探。

  却见来的果然都是官府中人,骑着高头大马,身上都穿着官袍,前后都有兵马随行,瞧样子来头还都不小。

  这一行人,驱马进了巷子,果然是直奔万宅而去。

  一时间,整个巷子都沸腾了,都说这顾家和万家这次是闯了大祸事,官府老爷这是亲自来拿人了!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巷子,等那一行人到万家门前时,已有不少人奔出来聚涌过来看热闹。

  万宅门前,章县令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忙上前去扶周知府,周知府挪动着肥胖的身子跳下马背,也不知是人太富态,还是心里紧张,踉跄了一下被扶住才算站稳。

  他一站稳便甩开了搀扶,盯着万宅紧闭的门看了两眼,这才舔了舔唇,道:“我的仪容可曾乱了?赶紧收拾下。”

  周海龙看了章县令那张肖像图,便汗流浃背,五年前他进京述职,曾有幸在宫中见过秦御一次。而先前秦御救驾重伤,出京养病的消息,也恰好送到了知府衙门。

  因此周海龙有些怀疑这万家的姑爷便是出京养病的燕广王,他只是怀疑,并不曾确定。然而就算是怀疑,这也够让周海龙紧张害怕的了。

  当即便带着人,奔了过来,此刻他站在万府门外,整理着仪容,心里不停祈祷,不是燕广王那魔星,千万不能是啊。

  “大人,整理好了。”

  随从给其正了正头上官帽和官袍,周海龙的身旁,章县令见知府如此,顿时心便又往下沉了三分,道:“大……大人,这顾家到底是何来历,怎让大人如此忌惮……这……”

  周海龙并没有告诉章县令自己的那些猜测,他觉得此事要谨慎为先,万一他猜错了呢。

  此刻他回头瞪了一眼章县令,道:“最好不是本老爷所想的那样,不然,你我这次可就真走到鬼门关上了!”

  他言罢,亲自上了台阶,竟然屏退了随从们,走到门前,亲自叩响了门环。

  很快,里头的万家小厮便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周知府满脸堆笑,道:“请这位小哥代为通报一声,下官随州知府周海龙求见。”

  小厮哪里见过这等阵仗,本来瞧见外头周海龙一身蓝色朝服他就有点发懵,再闻周海龙自报家门,得知这位真的是知府老爷,小厮顿时便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道:“见过大人,见过大人。”

  章县令原本见周知府的样子,还有些提心害怕,此刻见小厮如此,章县令便觉得周知府多半是弄错了,若有贵人在此,小厮怎可能被吓成这个样子。

  周海龙却不敢懈怠,又道:“你快进去替本官通报你家主子。”

  小厮浑浑噩噩的爬起来,跑进院子便去通禀万娘子,道:“不好了,外头来了好些官兵,还有知府大人都来了!”

  万氏闻言也是面色一变,焦急的看向高健宏道:“这可如何是好,定然是顾家的爷伤了衙役,知府大人亲自捉拿来了,宏哥儿还是快让那顾家的爷从后门逃吧……”

  高健宏示意万氏稍安勿躁,蹙眉问小厮道:“果真是周知府?周知府和你如何说的?”

  小厮吓都吓傻了,这会子被问起,想了想才道:“好像是吩咐奴婢进来通报。”

  高健宏道:“通报什么?”

  小厮搓了搓手,这才忙道:“对,他说他想要求见,让奴婢帮忙通报一声。”

  “求见?这就对了!”高健宏双眸一亮,兴冲冲的回头,安抚其母道,“母亲,你听到了吧?知府是来求见的,求见的自然是顾家的那位姑爷,儿子就说顾家两位夫人两头不凡。没事了,没事儿了,母亲就放心吧,儿子去通禀。”

  高健宏说着快步出了屋,他到了顾卿晚的厢房外,躬身行了一个大礼,这才提声道:“打扰爷和夫人了,外头周知府来了,要求见爷,请问爷可有什么示下?”

  屋中,秦御正抱着顾卿晚说话,闻言勾唇一笑,道:“你救的这个高家少年倒还算机灵,好生培养,将来也是可用之人。”

  顾卿晚却拧了下眉,道:“周知府?这么说我们的行踪是瞒不住了?”

  秦御心下却是一跳,他如今寻到了顾卿晚,虽和她说,不急着回去京城,可顾卿晚有孕在身,如今都五个月了,再过两三个月,身子更沉,根本就不适合行路。

  等孩子生出来,婴儿脆弱,就更不适合跋涉了。

  所以这时候不动身回京,就只能孩子起码半岁一岁的才能回去,这如何使得?

  且不说秦御常年在外,京城还有一大堆的事儿,单单是他的嫡长子生在外头,倒时候也是多有不便,乳娘接生什么的,都是麻烦。

  秦御知道顾卿晚现在不会乐意回去,因此还是动了一点小手段。

  当日他是故意亲自出面,出手便断了那衙役的腿的,他是算准了章县令要寻上周知府,而周知府是见过他的。

  行踪暴露了,顾卿晚在这里呆着也就不舒服了,他再行劝说,回京指日可待。

  此刻见顾卿晚拧眉盯着自己,秦御不确定她是不是察觉什么了,顾卿晚实在太聪明,秦御舔了舔唇,这才道:“未必是知道了,应该不会才对啊。”

  他言罢,冲外头扬声道:“不见!”

  顾卿晚却微眯了下眼,道:“昨日那些衙役是见过你的,许是回去后画了影像图也不一定,这个周知府从前见过你吗?”

  秦御却拧了下眉,面露深思之色,道:“不曾见过吧,我对他并无印象。不认识,不认识。”

  他和周知府确实没说过话,不认识倒是真的。

  顾卿晚点头,道:“许是高家的事儿闹的太大了,惊动了知府那边,咱们行事有嚣张,那知府是个谨慎的,猜到咱们有什么来历,这才前来试探吧。”

  秦御见她不曾怀疑,当即长松一口气,道:“八成如此,爷不露面便是,他们还能闯进来不成?”

  顾卿晚却道:“不露面只怕是打发不走他们的。”

  言罢,她站起身来,取了大长公主府的令牌来,又唤了紫竹来,吩咐紫竹送出去,又对秦御道:“这是先前大长公主给的,让那周知府以为我们是大长公主府的人,想来他就会离开不再打扰了。”

  大长公主虽然尊贵,但到底已经离开朝野多年,拿着大长公主府的令牌,不过说明和大长公主府有些关系,这个身份,足够让周知府等人消停,却也不至于太让他们忌惮,正好。

  秦御闻言眸光略动,点了下头,道:“如此也好。”

  紫竹将令牌接过,走到门口,递给了周知府,道:“我们家爷和夫人是来此修养清净的,不方便见客,知府大人还是速速离开吧。”

  周知府双手接过令牌看了两眼,面色微变,将令牌又递了回去,眼见紫竹吩咐人关上府门,周知府才双腿一软,倒在了身后章县令的身上。

  能拿到大长公主府主人才能拥有的令牌,这不用想,那图上之人,定然就是大长公主的嫡亲侄儿,礼亲王府那位混世魔王燕广王殿下了啊。

  这回可糟了,怎么就惹上这位祖宗了!

  周知府喘着气儿,哆哆嗦嗦的吩咐道:“赶紧,赶紧让随州上下全部官员,都速速前来七星县接驾!”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88 秦御的相处之道-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