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76 假扮-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75 见面-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秦御感受到顾卿晚的目光,转过头看了过去,两人四目相触,秦御的心跳漏了一拍。

  就见顾卿晚站在门口的灯笼下,灯笼散下温和微红的光芒,笼在她的身上,她的一双水眸宛若落进了灯火,闪动着动人的波光,神情怔忪的瞧着他,绝美的面庞上却带着一些难言的神情。

  一瞬间,秦御觉得她一定是认出了他来,他竟觉得万分紧张,连嗓子眼都干涩了起来。

  那边,顾卿晚见秦御转身,却骤然松了一口气,心底却又不自觉的泛起一股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怅然若失来。

  那个人并不是秦御,只是一个背影肖似秦御的男人罢了。

  他的脸被火严重烧伤,还有些没有完全长好,一双漆黑的眼眸更是完全和秦御迥异,正是因为这双于寻常人无异的眼眸,顾卿晚才毫没怀疑,只以为这是一个和秦御身形相似的人罢了。

  “两位夫人!”

  高健宏瞧见了顾卿晚和庄悦娴忙走了过来,行了个礼,见顾卿晚的目光落在了他身后之人的身上,高健宏回头望了眼,道:“哦,这是我家药铺里的包掌柜,他前些天也遭遇了火灾,脸上还没长好,有些丑陋,不曾惊吓到两位夫人吧?”

  秦御闻言,不觉扫了高健宏一眼。

  他好像有些明白,彼时顾卿晚被强迫进府为奴的那种感觉了。

  若然他还是礼亲王府高高在上的郡王,莫说是脸上被火烧伤了,便是长成怪物模样,出来了,也没有人敢提上一句。

  必定都还小心翼翼的怕戳了人伤口,可如今他做了包掌柜,却没有人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反倒只关心,他这幅尊荣,是不是吓到旁人。

  这并不是高健宏对他有恶意,而是身份的高低,决定了高健宏的高高在上,说话便会不自觉的带出一股将低贱之人不看在眼中的味道,也不会顾忌那么多。

  这种不被尊重的滋味,确实不好受,既然秦御根本就不是那包掌柜,但他还是觉得不舒服了。也因此,生来便高贵,不懂得尊重为何物的秦御,第一次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顾卿晚那么好,她却还是不开心,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的原因。

  秦御想着这些的时候,顾卿晚却也有些出神的盯着那位‘包掌柜’,她总觉得这个人和刚刚有些不大一样。

  方才他站在影壁那边,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让人觉的高大威仪,很有压迫力,而此刻他站在她的面前,略垂着头,虽然也是不恭不卑之态,但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好像他本来不该是这样的,这般的他,身姿和气质都不和刚才一样了。

  庄悦娴点了下头,道:“不会,高公子多虑了。”

  顾卿晚也跟着道:“还没谢过方才包掌柜的救命之恩,请包掌柜受我一拜。”

  顾卿晚说着冲秦御深深福了福身,秦御哪敢受她的礼,一个闪身直跳出了老远,他反应太大,倒弄得庄悦娴和高健宏有些惊愕。

  顾卿晚也有点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秦御也发现自己反应太过了,便忙开口道:“夫人有身孕,哪里能受夫人的礼。”

  顾卿晚站起身来,庄悦娴已是笑道:“原来是包掌柜救了我家小姑子,民妇当真是感激不尽,救命之恩,倒不好单单说谢了,往后包掌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但请开口。”

  秦御连连摆手,目光又禁不住回到了顾卿晚的身上,道:“在下当时冲进去时,浓烟滚滚,夫人又昏迷不醒,这会子可有何不舒服的地方?”

  顾卿晚见他神情关切,难免想到了他抱着自己从火里出来的一幕,当时她晕晕沉沉的,不大清醒,看到他的眼眸中写满了关切和紧张。

  可她一眨眼的功夫,那关切和紧张便不见了,她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没想到这人倒是真的关心她。

  顾卿晚觉得有些古怪,可旋即又觉得人家是心肠太好,毕竟在当时情况下,能冲进去救人的,必定是大大的好人,既如此,关心陌生人也是说得过的。

  顾卿晚在秦御灼灼的目光下,本能流露出笑意来,抬手抚了抚小腹,道:“我很好,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多谢包掌柜的关心。”

  她说着,目光落在秦御的肩头,却是一怔,道:“包掌柜被烧伤了?”

  庄悦娴和高健宏跟着顾卿晚望去,这才发现,秦御的肩头确实是被火灼烧过,黑色的衣裳黏连着血肉,瞧着烧的还不轻。

  秦御见顾卿晚的目光紧紧盯着他的肩头,神情有些愧欠紧绷,他忙抬手遮挡了一下,笑着道:“一些小伤,不碍事的。两位夫人都是贵人,又怀有身孕,少看少接触一些血腥才好。在下便先退下了,两位夫人也受了惊吓,快快进屋歇息吧。”

  秦御言罢,又瞧了顾卿晚一眼,这才转身往万府里头去了,很显然,他是住在这里的,也莫怪顾家失火时,他能那么快赶到救了人。

  顾卿晚和庄悦娴暂时在万宅安置了下来,顾卿晚和庄悦娴坐在花厅中,喝着刚刚熬好的安神汤,询问着紫竹关于顾家人员伤势情况,紫竹回道:“当时刚着火没多久便被发现了,故此奴婢们都被救了出来,除了文晴被烧伤了腿,比较严重,九儿被烧倒的衣架砸了背,旁的都是些小伤,并无碍的。”

  顾卿晚略舒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紫竹脸上却掠过冷色,道:“姑娘,问题出在饭菜上,然则咱们府里的饭菜都是自己做的,只是食材却都是每日里在外新鲜采购的,多半是这些新鲜的食材被高家人动了手脚,这才致使咱们吃了晚膳便都昏迷了。”

  顾卿晚点头,眯了眯眼,道:“这个高师爷,当真以为是土皇帝了,杀人放火怎样的事儿,竟也做的如此明目张胆!”

  庄悦娴也是摇头,道:“这高师爷是县令老爷的心腹,既得信任和器重,想必那县令老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顾家失火一事儿,便是告官想也无用。大抵正因为如此,高师爷才敢这样草菅人命!且,不过一言不合,他便下此狠手,看来并非第一次这样做了,根本就是对这种谋人性命的事儿驾轻就熟啊!”

  顾卿晚见庄悦娴气的不轻,不由轻笑着拍了拍庄悦娴的手,道:“这样的混账东西,嫂嫂和他生什么气。从前便听说这下头的县城,天高皇帝远,才养成了那抄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今儿咱们也算是见识了。”

  “姑娘,如今该怎么办?奴婢倒是听说朝廷每年都会派巡查御史下来巡查,要不奴婢去打听下今年可有御史下来,设法将那御史引过来?还是将此事捅到知府衙门去?”

  紫竹对没有护好顾卿晚和庄悦娴甚是耿耿于怀,故此积极的想着办法。

  庄悦娴还在沉吟,顾卿晚却冷笑了一声,将茶盏放下,道:“对君子自然该有君子的法子,对这种小人,他也配用那么君子的手法对待?今日夜里,你带紫云潜进高府,也不必取那高师爷的性命,灌他一碗疯药,让他不能再为非作歹便罢了。”

  庄悦娴和紫竹显然没想到顾卿晚的法子这样的简单粗暴,顿时都愣住了。

  顾卿晚却冲两人挑了挑眉,道:“干嘛都这么看着我?”

  紫竹收回视线,抽了抽嘴角,道:“奴婢就是觉得姑娘这法子实在是好!”

  顾卿晚禁不住被她那副受惊又无语的表情逗笑,庄悦娴也跟着摇头一笑,道:“大嫂从前倒没发现,晚晚还有当土匪的潜质。这行事风格倒是不拘一格。”

  顾卿晚轻笑,“嫂嫂就别打趣我了,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都是那高老爷逼我的。再说了,这告知府,是肯定不行的,高师爷既然敢为非作歹多年,定是那知府不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地方上的官员往往都是一丘之貉,退一步说,就算知府是个好的,咱们如今的身份不也不适合告官嘛。至于那什么御史,就更靠不上了,若是御史刚好要来,高家也不敢这么放肆。对这种人,你和他客气什么?既知道是为民除害,不是滥杀无辜,干嘛那么拘泥于形式,非要折腾一场再用什么律法惩罚那高师爷,倒迂腐了。”

  庄悦娴却一笑,道:“是,是,晚晚的歪理总是多。嫂嫂看你是跟着那燕广王学的,听闻燕广王便是个行事霸道,不讲常理的。”

  自从知道顾卿晚已是礼亲王府的燕广王郡王妃,庄悦娴便不再避讳谈论秦御了。顾卿晚想她大抵还是没有放弃劝自己回京城的念头。

  庄悦娴有此念头,顾卿晚也能理解,就是在现代,女人一旦有了孩子,男人犯错,父母大抵也会劝说为了孩子凑合着过,更遑论这古代呢。

  不过,听庄悦娴这样说,顾卿晚倒一怔,她眨了眨,觉得庄悦娴说的还真有道理。

  她是法治社会长大的,按理说不该有此直接动手的念头才对,然而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在很多方面都融入了这古代,开始变得像一个古人。

  秦御那人,身份尊贵,手握杀生之权,行事从来霸道直接。这古代并非什么法制社会,而是皇权在上,阶级社会,若非潜移默化的受了秦御的影响,顾卿晚想,她便是再融入古代,大抵也是不会如此行事的。

  顾卿晚甩了甩头,甩掉脑海中秦御的身影,面上露出些许的不自在来,转移了话题,道:“你们行事要小心些,别留下什么把柄和行迹。一个小小的师爷府邸,以你和紫云的功夫,想必走这一趟,根本不在话下。”

  紫竹应下,顾卿晚想到受伤的文晴,又吩咐紫竹去弄烧伤药来,待她往烧伤药里滴了花蜜,亲自往文晴的房里去,一时不知怎么的,就又想起了那包掌柜来,念着其救命之恩,顾卿晚又多弄了两盒烧伤药,吩咐紫竹给包掌柜送过去。

  包掌柜本便是被寡母养大的,三年前包掌柜去赶考,寡母在家中却出了意外过世了。包掌柜伤心欲绝之下,又觉愧对寡母,索性弃书从商,给万娘子做了掌柜。

  自从在药铺被烧伤,他也无亲人照顾,便被万家接了过来,就住在万家前院的厢房中。

  说来也巧,这包掌柜的身高竟只比秦御矮了一点,秦御心知顾卿晚对当初自己逼迫她为奴的事儿耿耿于怀,便想解开她的这个心结。

  他又有些不敢一下子出现在她面前,生恐她再生出逃离之心来。

  便想到了这个替代的法子来,本是想装个什么可怜人,卖身到顾家的,可他左思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行。

  一来,顾卿晚一行如今全是女子,想来他装的再可怜,顾卿晚也不会买他。

  再来,他若那般出现在顾卿晚面前,也太惹怀疑了些。倒是这包谦,不仅名字取的妙,且还伤了脸,身形也和他相差不多,秦御简直觉得这个包掌柜的存在,就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

  故此,真正的包掌柜被秦御的人偷偷抗走养伤去了,而秦御也摇身一变,成了包掌柜。

  他那日在树上,遥遥看着浑然不一样的顾卿晚,这才意识到,她在他面前,好多时候表现出来的都不是真实的她。

  秦御也想用此身份去接近顾卿晚,从旁观的角度,好好了解顾卿晚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也以这种方式,作为对当初逼迫顾卿晚为奴的致歉。顾家起火时,他刚好正在让手下给他易容。

  紫竹将伤药送过去时,秦御正听侍卫讲顾家着火的事儿。

  侍卫道:“属下当时呆在树上,看到有人影在顾家巷子里晃便忙往顾家赶,谁知道那些人竟然如此明目张胆,迅速的往房顶和四周倾倒了酒和油,火把便丢了上去,属下也顾不上追赶这些人,忙就冲进了郡王妃的屋子救人,后来二爷便到了。”

  秦御听的额头青筋都鼓了起来,一想到竟差点栽在一个小小师爷的头上,他便有些难以忍受暴躁。

  他冷笑一声冲宋宁道:“可真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去搜罗了这些年那高师爷和邹县令的罪名,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还有,既要动,那周海龙便也好生动一动吧。”

  周海龙正是这随州府的知府老爷,显然,只收拾了高师爷和县令,并不足以消除秦御的怒火,连周知府也跟着倒了大霉。

  宋宁应了,这时外头传来紫竹的声音,秦御一个眼色,宋宁二人便忙闪身躲了。

  秦御走出去,紫竹已到了廊前台阶下,福了福身,道:“包掌柜救我们夫人受伤了,这是上好的烧伤药膏,是我们夫人亲手调制的,包掌柜试试看吧。”

  紫竹言罢,将手中两盒药膏一抛,秦御便妥妥接过了。紫竹也没多言,又福了福身,转身便走了。

  秦御听闻药是顾卿晚调制的,想也知道是她让送过来的,顿时脸上便犹如雨过天晴一般,有了笑意。

  他救顾卿晚和庄悦娴时,除了肩膀上挨了砸,身上还有一些烧伤,方才也没觉出疼来,这会子有了顾卿晚的伤药,简直不能忍受疼痛,迫切的想要抹药。

  他快步进了屋,关上房门,便宽衣解带的亲自涂抹起伤药来,宋宁站在一边,眼见自家主子跟得了宝贝一样,涂个药也跟莫大的享受一样,不由暗叹了一口气,告诫自己,将来千万不能将女人宠成郡王妃那个样儿。

  秦御并不知道宋宁的腹诽,倘若知道,宋宁的小命少说也得去半条,他费了不少时间涂完了药,也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药真的好,当即便一点都不疼了。

  可这却非但没有治好他的相思之苦,反倒更让他想念顾卿晚了,抚摸着药盒上的花纹,秦御道:“宋宁啊,你说爷若是突然高烧不止,作为救命恩人,你家郡王妃不会不来亲自看看的吧?”

  宋宁,“……”

  这不是戏弄郡王妃吗?宋宁觉得主子这是伤口没好就忘了疼,典型的不作就过不了日子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277 听话的文晴(二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