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72 偷吻(为状元文晴mayday加)-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71 偷窥的秦御(求月票)-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洗好了一件衣裳,便果然甩了甩手,正要笑着起身,不想动作间,腹部那里传来特别明显的一股震动,就像是里头有人把她的肚皮当小鼓轻轻敲打了一下。

  顾卿晚先前从来都没感受到过胎动,骤然被撞了下,她不由按着小腹,惊呼一声,“啊!”

  她起身的动作不禁也停顿到了那里,她这一下倒惊的庄悦娴和文晴几个都面色大变,庄悦娴站起身来,便一脸紧张担忧的快步走了过去,“怎么了?怎么了?”

  顾卿晚却一下子抓着庄悦娴的手臂,跳了几下,雀跃而惊奇的道:“嫂嫂,他动了,他刚刚动了下呢,你摸摸,你摸摸。”

  她说着便将庄悦娴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腹部,整张脸都在熠熠发光。

  文晴几个长松一口气,庄悦娴也是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的点了点顾卿晚的额头,道:“都当娘亲的人了,这样一惊一乍的,倒将嫂嫂一个好吓。”

  顾卿晚却吐了吐舌头,拍着小腹,道:“乖宝宝,再动个给娘和舅母正式打个招呼啊。”

  那边秦御因为在脑补教训孩子的画面,所以但顾卿晚惊呼时,他便反应慢了一拍,惊慌之下差点没直接从树上掉下去,等他稳重身子要冲出去时,顾卿晚已经冲庄悦娴说是孩子在动了。

  因此秦御又是狠狠一震,瞪大了眼,再度错过了冲出去的时机。

  他怔怔的瞧着兴奋的直跺脚的顾卿晚,不由唇边挑起了一抹笑容来,他很高兴自己没有错过他们孩子的第一次胎动。

  他甚至隐隐觉得,一定是父子连心了,他的孩子知道了他这个做爹爹的到来,这才和他打招呼呢。不然他怎么早不动,晚不动,偏偏这个时候动了起来呢。

  秦御心头方才还涌动着的嫉妒,瞬间就成了自豪愉悦。

  看,他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多聪明,多懂事!

  那厢,顾卿晚将庄悦娴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屏息等待,可惜宝宝却再没动过,顾卿晚不由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小腹,道:“真是个小懒虫。”

  她说着,不由眉目一亮,道:“嫂嫂咱们给宝宝先取一个乳名吧,这样我们方便称呼他们,再来,听说现在就叫他们的名字,多多和他们说话,等到宝宝生出来就能知道自己唤什么,叫他名字,他就能有反应呢。”

  庄悦娴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不由笑着道:“哪里有这样的事儿,不过先取个乳名倒也好。可是,又不知道是生男孩还是女孩,这乳名也不好取啊。”

  顾卿晚便拉着庄悦娴坐下,笑着抚摸着肚子,道:“取个乳名罢了,哪有那么多的顾虑,先取了,等生下来不合适再换好了。嫂嫂希望生个男孩,还是女孩?”

  庄悦娴脸庞不由微红,羞愧的抚了抚肚子,道:“嫂嫂这么些年都没能为你大哥生下一儿半女的,本以为不会有孩子了,谁知道老天怜悯,意外的给了这个宝贝,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嫂嫂都感恩喜欢。不过你大哥年纪也不小了,如今顾家又凋零,嫂嫂还是希望能为你大哥生个嫡子,给顾家留下香火,不然嫂嫂真没面目面对顾家的列祖列宗。”

  顾卿晚便倾身过去握了握庄悦娴的手,道:“嫂嫂会如愿以偿的,既然如此,嫂嫂就赶紧想想,给小外甥取个男孩的乳名好了。”

  庄悦娴想了片刻,大抵是太爱这个孩子,思来想去好几个,最后竟连连摇头都觉不好。

  顾卿晚自然能理解她的心情,掩唇微笑,道:“不过乳名罢了,说不得将来觉得不好还要换的,嫂嫂可莫把自己想累着了。”

  庄悦娴这才嗔了顾卿晚一眼,道:“就你古灵精怪的,每日里道理多,主意也多。嫂嫂还是再想想吧,总觉得没个合适的。等想到了,再写信问问你大哥的意思才好。”

  顾卿晚却撇撇嘴,道:“还是嫂嫂贤妻良母,取个名儿也得巴巴的念着让大哥来定,怪不得人人都想要当男人呢,谁让女人们都这样的温柔如水呢。”

  庄悦娴见她歪理一大堆,不由失笑,用食指点了点顾卿晚的脑袋,这才道:“你倒是说说,你想生男孩还是女孩?”

  顾卿晚抿唇笑了笑,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了那时候秦御说的,希望她能生个女孩的话来。她蓦然一笑,道:“还是女孩吧,不是都说女儿是娘的小棉袄吗?”

  庄悦娴便道:“女儿是比儿子贴心些。”

  顾卿晚抚了抚小腹,扬眉一笑,道:“那就叫她……”

  她想了会儿,便一拍手道:“就叫小糖包好了,希望她将来能像糖包一样,永远内里都是甜蜜蜜的,永远只知道甜味儿,不要品尝到苦涩的滋味。”

  庄悦娴闻言双眸一亮,道:“这个乳名好,寓意好,又不是那种大富大贵的名,老人常说小孩子不好养活,就要起这样的贱名儿才好呢。”

  顾卿晚得意的扬眉,又戳了戳肚子,道:“小糖包,你有名字了哦,来,听到了喜欢的话就给娘亲动了下啊。”

  肚子却全然没个反应,顾卿晚便佯怒的轻拍了一下,道:“懒糖包。”

  这会子太阳已经彻底落了下去,起了风,院子里有些冷了下来,文晴笑着上前,道:“姑娘和夫人还是回屋说话吧,天冷了。”

  顾卿晚便和庄悦娴起身挪了步,她们一走,丫鬟们也就都纷纷散了。

  那厢,秦御却还呆在树上,他含笑喃喃念了两遍,“小糖包,小糖包……”

  不觉便牵唇一笑,觉得顾卿晚取得名字,当真是好。

  有他这个做爹的在,他的女儿自然不会知道苦字怎么写。

  还是生个女儿啊,娇滴滴的女儿,就像她的娘亲一样,他自然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免得生个小子,他会控制不住嫉妒狠揍那小子,再惹了顾卿晚的不快。

  顾卿晚自从来到这古代,已经慢慢的适应了古代人的生活节奏,今日她出去逛了大半日的街也着实是累了,回到房中没多久,她便躺下歇息了。

  几乎是头挨上枕头的一刻,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睡着没一会儿,窗户一动,秦御从窗户闪身而入,双足落地后,他定定的在窗前站了片刻,这才挪步到了床前。

  隔着床幔,里头顾卿晚侧卧面朝外,露出模糊的身影来,秦御竟觉得有些紧张,他又怔怔看了她片刻,这才伸出手轻轻挑起了床幔。

  月光倾泻而入,悄然笼着床上微蜷着侧卧的身影,她的乌发铺展开来,映衬的脸庞更加白皙如玉,呼吸清浅,睡容很是恬静,秦御的心跳有些快,他缓缓俯身,慢慢的靠近顾卿晚。

  借着明亮的月光,他终于将她看的清清楚楚,不再是隔着遥远的距离,想靠近又忐忑害怕,也不再是脑海中那个虚幻的念想,更不是午夜梦回之时抓不住的空虚。

  他近乎贪婪的盯着睡梦着的顾卿晚,原以为寻到她会有的愤怒,质问统统都没有了,只剩下满足和欢悦。

  他总算是找到她了!

  秦御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他极为熟悉的,独属于她的味道。

  他微微闭了下眼眸,有些不能克制自己就这样只是看看她,他缓缓的伏低身子,抬起手臂来,做出拥抱的动作来,却终是怕吵醒她,更怕面对她再起争执。

  他甚至怕她再度拒绝他,再度逃离。

  他就那样保持着拥抱她的动作,盯着她沉睡的容颜看了良久。久到身子都僵硬了,这才无声的叹了一声。

  他想,娄闽宁也许说的对,爱是守护,是付出,并非掠夺。

  他从前做的不好,如今他会让她重新接受他,她在意他从前的强迫和欺辱,在意他逼她为奴,尽管他并没有真正那么做。

  既然如此,他将欠过的债如数还过,他们重新开始便是。

  秦御这样想着,突然异色眼眸微微一亮,如果当初他的逼良为奴,逼人为妾是她的心结,是他无论怎么对她好,她都不敢相信他的真心的原因所在,那么他就用行动消弭她的顾虑,解开她的心结。

  秦御深吸了一口气,到底忍不住缓缓的低下头来,慢慢的凑近顾卿晚的红唇。

  他一点点靠近,她的呼吸喷抚上他的脸庞,熟悉的气味,令得秦御心神不稳,心跳如鼓,竟比第一次强吻她时更加的紧张,他屏着呼吸,终于贴上了她一如记忆中娇软的唇瓣。

  他不敢加重动作,可她的唇是那样的诱惑,他是那样的思念她,他有些克制不住的浑身微微颤抖起来。

  到底禁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他含着她的唇瓣,隔靴搔痒的轻轻含弄了一下,可只这一下便惊动了顾卿晚。

  她身子动了一下,素来无法无天,胆大包天的秦御竟然被吓了一跳,匆忙退离,闪身躲在了床外阴影处。

  顾卿晚抬手揉了揉唇瓣,接着便又没了动静,秦御屏息等了良久,见她确实是没有醒过来,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悄步又回到了床边。

  他这次不敢再靠近她,单膝在床边跪下,倾身过去,隔着锦被,他将大掌放在了顾卿晚的腹部,轻轻的摸索了几下。

  他因习武的关系,五感会比寻常人敏锐一些,即便隔着厚厚的锦被,他也觉出了那种起伏的弧度。秦御脸上露出笑意来,只那笑容还没来得及扩散,他便瞪大了眼睛,浑身一震。

  只因掌心确实传来了一些动静,他确定那不是他的幻觉。

  他的孩子在动,是小糖包知道他来了,她在跟他这个父亲打招呼呢,就像今日傍晚在院子里时一样!

  秦御简直无法形容这会子心里的感受,他半响才又安抚的动了动手,道:“真是爹的乖女儿!”

  他已经坚信,顾卿晚腹中的一定是女儿,只有女儿才会这样的可爱贴心贴意。

  秦御偷着乐了一会子,顾卿晚却无意识的翻了个身,秦御忙挪开了放在她腹部的手,见她一下子改成背部对着自己,一时有些失落。

  他盯着顾卿晚的后脑勺看了良久,突然发现顾卿晚连后脑勺都生的那样好看,那样得他心意。

  他看着她,觉着只要她待在自己的身边就什么都是好的。

  秦御也不知道自己就这么不知厌倦的盯着顾卿晚看了多久,总之,他听到外头院子传来走动声,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天竟然已经亮了。

  他不能再呆下去了,他站起身来,控制不住抚过顾卿晚散在脑后的青丝,用手指挑起两缕来,凑至鼻端深深嗅了一口,又近乎虔诚的在她的发梢落下一个吻,这才转身而去。

  顾卿晚平日里是很警觉的,但是自从她离开王府,又有了孩子,便有些失了这种警觉,尤其是最近,许是外头自由的空气让她太轻松舒适,她的警觉性也越来越低。

  加上昨日逛街很累,她竟然对秦御的到来,半点都没察觉。

  当天大亮时,顾卿晚才悠悠然的醒了过来,外头阳光明媚,又是一个晴天。

  她心情极好的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坐在窗边做针线的文晴便听到了动静,放下针线,笑着道:“姑娘今儿可起晚了,饭菜都热了两回了,姑娘怕是饿坏了吧?”

  顾卿晚的肚子顿时就咕咕的叫了两声,自打过了四个月,她的肚皮便开始更吹气球一样,一天鼓似一天的,整日里饿的特别快。

  揉了揉肚子,顾卿晚含笑道:“可不就是饿醒来的嘛,不然我还能再睡一会儿呢,我现在是能睡又能吃,文晴,你快看看我最近是不是又胖了两圈啊?”

  顾卿晚苦恼的揉了揉脸,文晴却笑着道:“姑娘前几日坐车赶路颠簸,吃的又不好,不几日便瘦了两圈,先前养出来的肉都掉完了,哪里胖了?还是和从前一样美呢。”

  顾卿晚不由抬身拧了拧文晴的脸颊,笑着道:“哎呦,我们文晴怎么嘴就那么甜呢,将来也不知便宜了那个臭小子,能娶了我家善解人意的文晴。”

  文晴被顾卿晚打趣的脸蛋顿时一红,羞恼的跺了跺脚,道:“奴婢好心宽慰主子,您倒好竟然打趣编排奴婢,那奴婢就说实话好了,姑娘这两日确实又胖了两圈,不过姑娘还是得为小主子着想,该吃就得吃,小主子饿了,奴婢先去喊声,让小丫鬟准备摆膳了。”

  文晴言罢,转身便快速跑了出去。

  顾卿晚却被她的话吓的不轻,她现代时有个当明星的爱美的母亲,余美人从小就灌输给她,女人要控制自己,要时刻都美美的,就算不给男人看,也得美丽给自己看,千万不能放任自己暴饮暴食,长成胖姑娘,丑姑娘。

  故而顾卿晚从小就是个臭美的,如今为了孩子,却从来没有节食过,可眼瞧着一日粗壮似一日的腰身,还是担心会胖会变丑。

  听了文晴的话,她忙跳下床来,汲上鞋子就往梳妆镜前跑,她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又摸了摸脸,怎么看也没胖两圈,顿时便知是被文晴给戏弄了,一时忍俊不禁的笑了一声,道:“这丫头,真是翻了天了。”

  顾卿晚洗漱了一番,用了早膳,这才到了庄悦娴处,两人昨日在外头的绣楼买了一些新布料,相约了要一起给宝宝们做衣裳,顾卿晚带着针线等物进了屋,就见庄悦娴已经在挑选花样,比对绣线颜色了。

  她笑着上前,瞧了瞧庄悦娴选的花样子,道:“大嫂是想在衣裳上绣一只羊吗?”

  庄悦娴点头,道:“宝宝们都是羊属相的,嫂嫂听说在衣裳上绣上属相会保佑孩子健康成长,信不信的反正绣上也没什么辛苦的。”

  顾卿晚笑了笑,却道:“这个绣样儿倒是逼真,可不可爱啊,我给嫂嫂画只羊吧,绣在孩子衣裳上,一准可爱好看。”

  她言罢,兴冲冲的就吩咐了文晴去拿笔墨来,勾画了两下,很快纸张上便出现了一只大大眼睛的美羊羊。

  庄悦娴瞪了瞪眼,半响才笑着道:“你画的这是羊?”

  “当然了,羊宝宝嘛就是这样的啊。”

  顾卿晚扬眉,旁边紫竹也笑着道:“这画儿可真稀奇,小羊和人一样了,不过仔细一瞧,就能认出来这是一只羊,夫人,我瞧着这绣样精致可爱极了,到时候小主子们穿在身上不定多好看呢。”

  顾卿晚拍手道:“还是紫竹丫头识货!”

  庄悦娴失笑,还没来得及点头,却突闻外头传来一阵喧嚣声,她和顾卿晚不由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顾卿晚示意文晴出去看看。

  ------题外话------

  晚上还是九点半左右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273 门前闹事-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