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65 离开京城-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64 大哥曰:做梦-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马车上,秦御被安置在铺了厚厚褥子的软塌上,此刻他已睁开了眼眸,眉心却微微拧着,抵着一阵阵的心绞痛。

  旁边秦逸按着他的肩头,亦是微微拧着眉,目光落在秦御心口插着的那把触目惊心的匕首上,道:“感觉怎么样?”

  秦御脸色有些苍白,额头冒出汗来,道:“无妨,大哥放心。”

  秦逸听他声音还算平稳,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道:“没事便好,再忍忍,这会子还不能拔刀,等到了大国寺便好了。”

  秦御点头,靠在了大迎枕上,心口传来的一波波疼痛,使得他有些说不出话来,因马车颠簸,伤口愈发牵心般疼痛,就像有根细线穿过了心房,被人提在手中,不时的牵拉。

  他菲薄的唇,已苍白如霜,索性闭上了眼睛。

  秦逸心知他不好受,一时却也无能为力,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声。

  今日的事儿,本便是礼亲王府一手安排的。

  目的有好几个,其一,既然要交兵符,那边索性来个大的,交兵符在先,秦御护驾重伤在后,秦英帝若然还对礼亲王府心存忌惮,不能相容,那便要失掉民心,往后也不要怪礼亲王府不客气了。

  其二,自然是帮秦御完成迎娶顾卿晚的心愿了。

  其三,却是让秦御重伤的消息传出去,兴许顾卿晚自己便忍不住回来了。

  虽是一箭三雕,然此刻瞧着秦御一脸苍白,痛苦万分的模样,秦逸还是禁不住开口道:“大哥真是疯了,才由着你这么闹腾,这若万一出点岔子,你的小命今日就真交代了!”

  秦御听从来温润沉稳,万事运筹在握的大哥竟然口气中也带了些暴躁,不由勾了勾唇,睁开眼眸,道:“大哥,我真无妨,就是些皮外伤,若然真刺到了心脏,这会子我也说不出话来不是。”

  秦御今日身上穿着顾卿晚给的那件护甲,又在心口缝制了牛皮囊血袋,刺客用了十成功力,有那件独一无二的护甲防身,到底还是戳进了身体中,虽然不至于刺伤心脏,但这样强的力道,对心脏来说,确实是重击。

  故此当时秦御喷血,是真受了严重内伤,这会子匕首未拔,血还在流,势必也伤到心脉,他觉得心脏一阵紧缩强过一阵的。

  “莫再说话了,好生躺着!”

  秦逸沉斥了一声,又冲外头吩咐道:“再驾快些!”

  秦御闭着眼眸,心思沉沉。

  如今他已经扫平了顾卿晚回来的一切障碍,她听到他重伤的消息,可会有所牵挂,可会回来看看?

  若是她心硬的,还是不肯回头……

  秦御禁不住握紧了拳,眉心又拧的更紧了些,心口的伤牵动着更加疼痛了。

  秦御被送去大国寺诊治,与此同时,秦英帝的圣旨毫不拖沓的送达了礼亲王府。前来宣旨的便是太监总管王福德,他被迎进了花厅,因秦御重伤,礼亲王和秦逸都去了大国寺,礼亲王妃伤心担忧过度,卧床不起,便由王府长史接待了他。

  “照顾不周,还望王公公见谅。”长史面露哀伤之色说道。

  王福德长叹一声,道:“哪里,哪里,燕广王都是为了护驾才……但愿燕广王殿下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顺利渡过这一关去。”

  长史又是摇头一叹,道:“王公公请稍候,下官这便去准备香案等物,请顾侧妃前来接旨。”

  王福德摆手,道:“无妨,无妨,洒家多等一会便是,想必顾侧……不,不,圣旨已下,是该唤郡王妃了。想来郡王妃也心情哀伤,难以自抑,洒家不急,哎,洒家来时,皇上也再三交代,一定要照顾王府亲眷的情绪,燕广王的事儿,皇上也是心伤不已啊。”

  长史点头应了两句,这才出了花厅,吩咐奴婢们收拾香案等物,又让人去雪景院请顾侧妃前来接旨。

  雪景院中,冷月神情清冷,再度替云姑娘检查了下脸上的易容,见并无任何不妥,经过她的易容,如今云姑娘这张脸瞧着和顾卿晚也没多大区别,不是熟悉之人,根本就发现不了端倪。

  她才收回了手,沉声道:“一会子不准你开口说话,可记住了?”

  云姑娘微微瑟缩了下,明显有些害怕浑身都散发着冷意的冷月和冷星,细声道:“知道了。”

  冷月瞧着她那连顾卿晚半点气质都学不来的样儿,顿时撇了撇嘴,道:“我们会盯着你,你敢多说一句,闹什么幺蛾子,多的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

  这云姑娘从前不过是青楼供男人狎玩的玩物罢了,何曾见过什么世面?被苏子璃赎身后,也没来得及做什么培养,便送到了秦御的面前。

  原本还有些在青楼中学来的狐媚手段和小心思,自从被用了刑,连那点子风尘气都被吓没了,一味的小家子气,看的冷月连连揪心。

  只觉她当真是亵渎了那张貌似顾卿晚的脸,简直多看一眼都嫌烦。

  冷月和冷星一左一右伺候着云姑娘到了花厅,王福德见‘顾卿晚’出来了,忙也放下了茶盏,站起身来,道:“顾侧妃的脸色可不大好,想必也是伤心多度了,哎,如此,洒家便不耽搁了,这便接旨吧。”

  冷月和冷星还不等云姑娘有所反应便强行搀扶着她,跪在了香案后的蒲团上,一众人都跪了,王福德才展开了明黄色的圣旨,宣起了秦英帝的旨意。

  旨意洋洋洒洒很长,很难懂,大致意思却是顾氏女虽是罪臣之后,然却端庄贤淑,才貌双全,念在燕广王救驾有功,允其所求,晋顾氏侧妃之位为正妃,且允燕广王择日按三媒六聘大礼,重新迎娶顾氏女为郡王妃。

  “钦此,郡王妃接旨吧。”

  王福德念完长长的圣旨,合上旨意,看向跪着的‘顾卿晚’道。

  云姑娘磕头谢恩,接过圣旨,被冷月搀扶了起来。

  “燕广王还在大国寺没有消息传回来吗?”

  王福德禁不住关切着道。

  云姑娘低着头,听凭冷月的吩咐,不敢多话,冷月扶着云姑娘,代为回答道:“公公见谅,我们郡王妃自从听闻二爷受了重伤,便精神恍惚,有些受不住打击……”

  王福德叹了一声,目光落在了云姑娘微有些端倪的小腹上,道:“听燕广王说郡王妃已经有了身孕,瞧这样子,也有四个月了吧?”

  冷月屈了屈膝,道:“公公好眼力,是有四个月了。”

  见‘顾卿晚’还是低着头不言语,王福德也没怀疑,只当她是刺激太过了,刚当上郡王妃,偏偏男人要死了,搁谁身上也受不了。

  他便笑了笑,道:“好生照顾郡王妃,这孩子可万万不容有失。郡王妃也请……”

  他原本是想说节哀的,转念想起秦御的死讯还没传回来,忙又改了口,道:“多多保证身子,要以小郡王为重。如此,郡王妃便快快回去歇着吧,洒家也回宫复命去了。”

  圣旨已被供奉进祠堂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秋爽院中,卧床的礼亲王妃听闻消息,一颗心总算是彻底放了下来,双手合十拜了拜,道:“佛祖保佑,此事总算是要顺当起来了。就是也不知阿御伤的到底如何了……”

  陈嬷嬷笑着道:“王妃不放心二爷,还能不放心世子爷不成?这事儿既然是世子爷安排的,当不会出什么意外的,王妃便放心吧。奴婢瞅着,世子爷比王妃还心疼紧张二爷呢。”

  礼亲王妃便也笑了起来,嗔了陈嬷嬷一眼,道:“嬷嬷这话说的,倒像我这做母亲的寻常不疼自己个儿孩子似的。”

  她言罢,笑容微敛又道:“阿逸这孩子从小便让人省心,这么些年,就没让我跟着担心过,只这亲事一门,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现如今连阿御的亲事都有着落了,孩子也都有了,你说他这当大哥的,可怎么就不着急呢。”

  陈嬷嬷见礼亲王妃又念叨上了这事儿,不由笑着劝慰,道:“姻缘到了,拦都拦不住,王妃去年不还在操心二爷的亲事呢,瞧瞧,这不说着落,就着落了嘛。”

  礼亲王妃点头,道:“嬷嬷说的也是,只是也不知道卿晚那孩子到底躲到了那里去,只愿她听到消息,能念着旧情,回来才好。”

  陈嬷嬷又宽慰道:“郡王妃有孕在身,便是为着小郡王,也总会想明白,还是回来好的,王妃放心吧。”

  鸿胪寺中,顾卿晚和庄悦娴本还是想等顾弦禛回来一起过年的,结果顾弦禛却迟迟未归,两人都是孕妇,比寻常人要嗜睡一些,实在是撑不住久熬,待顾弦禛回到鸿胪寺时,两人都已经歇下了。

  故此,秦御在大国寺中捂着伤口,望眼欲穿,希望能够等到顾卿晚主动探伤的时候,顾卿晚根本一无所知,盖着暖被,睡得万分香甜。

  顾弦禛下了命令,不准鸿胪寺燕国使团的人讨论传播宫宴上所发生的事儿,故此,翌日顾卿晚起身后,也还是没听到一星半点关于秦御重伤的消息。

  倒是用了早膳,顾弦禛将顾卿晚和庄悦娴都唤进了书房,落座后,便道:“昨日宫宴上,秦英帝已经同意了让苏子璃归国的请求,迟恐生变,今日苏子璃便会离京。昨夜我已经吩咐丫鬟给你们收拾了行装,马车都是经过特殊处理防颠簸的,你们两个一会子便也跟着燕国队伍一起离开吧。”

  先前几人便商量过,不管是庄悦娴还是顾卿晚,如今都不适合在京城中久留,能早些离开京城自然是最好的。只是因为礼亲王府必定在京城各路都安排了人手盯着,贸然离开反倒容易暴露,跟随燕国归国队伍走才是万全之策,加上秦英帝一直没同意苏子璃归国,所以顾卿晚和庄悦娴才不得不滞留在鸿胪寺不得脱身。

  如今万事俱备,东风也到了,两人当然也该尽快离开。

  顾卿晚点了点头,庄悦娴却有些放心不下,目露担忧和不舍,道:“夫君呢,夫君不能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顾弦禛安抚的凝视着庄悦娴道:“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好,待事情办妥了,自然会脱身前往和你们团聚,最多一个月时间,不必担心。”

  顾卿晚和庄悦娴都知道,顾弦禛不可能放下顾家的仇恨,闻言便都未再多言。

  “我和孩子都等着夫君,夫君万事一定要小心。”庄悦娴顺从的道。

  顾卿晚笑了笑,也道:“我会照顾好嫂嫂的,大哥自己也要小心,什么事儿都没有大哥自己的安危重要。”

  顾弦禛含笑点头,目光柔和扫过顾卿晚和庄悦娴,又道:“夫人和晚晚都是双身子,这一路上苏子璃必要夜以继日的赶路,因而我都已经安排好了,等出了京城,到了安全的地方,我的人便会护着你们脱离燕国队伍,我也为你们安排好去除了,朱公公会跟着出城,彼时夫人和晚晚都听朱公公的安排便是。”

  顾卿晚本也不愿和苏子璃长久为伍,闻言自然没有不同意的,点头道:“还是大哥周全。”

  顾弦禛站起身来,走向顾卿晚和庄悦娴,抚了抚顾卿晚的头发,又深深望了眼庄悦娴,道:“好了,很快就能团聚的,我保证。快收拾下,登车吧,想必苏子璃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顾卿晚见庄悦娴站着不动,眸光一瞬不瞬盯着顾弦禛,不由掩唇一笑,冲顾弦禛眨眼道:“我马上要离开这里出京游山玩水了,才没不舍呢,大哥还是好好哄哄大嫂吧,我瞧着大嫂现如今是愈发娇气粘人了呢,哎呦,好不舍哦。”

  她言罢,还调皮的做了个羞羞脸的动作,瞥了庄悦娴一眼。

  庄悦娴顿时便被顾卿晚闹了个大红脸,作势要打顾卿晚,顾卿晚却往顾弦禛的身后一闪,避开庄悦娴,笑着快步出去了。

  两炷香后,顾卿晚和庄悦娴带着帷帽,坐进了马车。马车缓缓而动,很快便出了鸿胪寺,直奔城门。

  秦英帝允苏子璃归京的消息已传开,秦英帝到底不放心,大抵是怕苏子璃带走了秦国什么东西,或者苏子璃离京会暗藏什么阴谋,总之,这大过年的,秦英帝竟让礼部官员到城门相送。

  苏子璃和礼部尚书寒暄了几句,见其连连看向那辆打眼的马车,苏子璃知道不让其看上一眼,这城门是不好出的,便笑着策马到马车旁边,道:“这里头是沈二姑娘和沈将军的妾室,本是来秦国求医的,无奈并没碰上良医,寂空大师又闭关不肯接病人。沈二姑娘思家心切,对病情反倒更不好了。沈将军便嘱咐本王一道带她们归国,来啊,将马车打开。”

  苏子璃说着又冲马车中道:“表妹,是礼部的大人们前来相送,处于礼节,表妹也和各位大人打个招呼吧。”

  燕国的侍卫将马车门打开,众人望去,只见马车中一览无余,两个戴着帷帽,身穿燕国服饰的女子坐在车中,见车门打开,其中一个搀扶着另一个站起身来,同时行了个礼。

  顾卿晚行了礼,那礼部尚书却笑着道:“寂空大师每月只看诊一人,这人还要合乎大师的眼缘,于佛家亦有缘才成,这么些年,这规矩便没变过,倒劳姑娘千里迢迢白跑一趟了。”

  顾卿晚再不开口明显不行,她略压低了一些声音,用微细弱的嗓音,道:“小女也听闻了寂空大师的规矩,是小女无缘大师。今日劳诸位大人前来相送,请恕小女有恙在身,遮面相见,失礼了。”

  顾卿晚说的乃是秦国的话,只因她根本就不会说什么燕国官话,她的那种燕国官话,糊弄一下礼亲王妃那些不懂的内宅女子也便罢了。

  这些礼部官员,可是负责接待等事宜的,燕国官话他们就算自己不会说,也必定都听的明白,顾卿晚可不敢在这些人面前瞎胡来。

  “没想到,沈姑娘秦国官话说的如此流利,招待不周,下次沈姑娘再来秦国,定好生款待。”

  礼部尚书略客套了两句便笑着让开了道路,明显是再无疑心。

  顾卿晚又福了福身,马车门关上,礼部尚书便道:“恪王殿下此去千山万水,惟愿一路平顺。”

  “哈哈,多谢诸位大人吉言,告辞。”苏子璃朗笑着抬手为礼,带着人策马从城门奔驰而出,很快便行远了。

  马车中,顾卿晚推开车窗,撩起窗帘来,回望了眼渐渐变小的城门,眼前翩若惊鸿的掠过当初被秦御抓回京城的情景,还有礼亲王府的一幕幕,眸光略动,只觉恍若一梦,随着马车越来越远,尘土滚滚,她觉得那些事儿好像也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她摇头释然一笑,松开车帘,钻回了马车。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67 发现端倪-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