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64 大哥曰:做梦-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63 请旨赐婚-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秦御昏厥了过去,却有人以为他是已经断气了,大殿中顿时便响起了慌乱的惊呼声。

  “燕广王护驾死了!”

  “刺客杀了燕广王!”

  “阿御!”礼亲王显然也被吓坏了,身子一摇晃,被后头的镇国公扶住,这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秦英帝也以为秦御是断了气,叹息了一声,面带哀戚的冲礼亲王道:“皇叔请节哀,阿御是护驾而去的,朕一定会查明此事,灭那谋逆之人九族,为阿御报仇!”

  “父王,阿御还有气息,快,太医!”抱着秦御的秦逸却惊声道。

  今日乃是过年,大好的日子,太医院本就没留什么太医当值,太医的品阶也不算高,今日只有两位太医应邀前来参加宫宴,这会子章院判和齐太医被抓了过来,章院判瞧了眼秦御的脸色,顿时便摇了摇头,被秦逸锐利的视线逼视,这才勉强冒汗,搭上秦御的脉息,旋即叹了一声,一言不发。

  礼亲王愤而拎着章院判的衣领,道:“你倒是赶紧开方子,想办法啊!”

  章院判满脸是汗,为难道:“王爷,不是微臣不开方子,而是郡王……郡王他虽还有一点脉息,但却宛若游丝,随时会断。这匕首直插进了心脏,即便是现在不断气,郡王也不可能挨得过拔匕首的重击啊,请恕微臣……无能为力啊。”

  “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秦逸红着眼眶,逼视着章院判,额头青筋鼓跳。

  章院判摇头,道:“或许可以让寂空大师一试,寂空大师武功高深,兴许能渡真气帮郡王续上一口气也说不得。微臣等无能,实在无能为力。”

  章院判其实是想说,匕首插入心脏,便是神仙也难救的,秦御如今这样断气,和没断气,其实也没差别了。

  然有秦逸和礼亲王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实在不敢这样说,只能祸水东引,将秦御推给了寂空大师。左右只要不是让太医院救治,这份责任他就担不着。

  秦逸闻言忙道:“备车,我这就送阿御去大国寺!”

  一旁秦英帝看了章院判一眼,章院判几不可见的轻摇了摇头,那意思分明是说,秦御没救了,根本就撑不到大国寺。

  秦御生而妖瞳,一向被视为通天眼,更被先帝说成是秦国的皇室祥瑞,秦英帝早便对其忌惮多多,如今见其已被判了死刑,不觉心中快慰,眸光略闪,却面露担忧之色,道:“快,用朕的龙辇,尽快送燕广王上大国寺,请寂空大师全力救治。”

  人群后,顾弦禛拧着眉,眼瞧着一身是血,宛若死人的秦御被送下去,他又将章太医冲秦英帝的眼神看在眼中,一时双拳微握,心中情绪复杂。

  宫宴到了这一步是没法再继续了,秦英帝令人排查宫中一切可疑之心,严审此事,诸大臣们也都被排查了一遍,连带着燕国使团也配合着接受了排查。

  以至于两个时辰后,众人才得以出宫,而随着众人离开皇宫,燕广王护驾,却不幸被刺客所伤,重伤不治,生命垂危,死前请求皇上赐婚顾氏的消息,也像长脚一声,迅速蔓延传遍了整个京城。

  且说顾弦禛和苏子璃出了皇宫,登上马车后,两人的神情却都有些发沉,苏子璃这会子早便褪去了醉酒之状,眼神清明,带着些光亮,见顾弦禛靠着车壁,双手环抱,一言不发,带着面具的脸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他不觉倾身,道:“今日宫宴上燕广王受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太监,顾兄觉得是为何人所派?还有,燕广王当真被一匕首刺中心脏了?燕广王有这么好对付?”

  苏子璃当时因为被扶下去在偏殿休息,故此并没有看到当时那惊险的一幕,所以他心中是不大相信秦御会轻易被刺客所伤的。

  顾弦禛却拧着眉,半响才道:“那刺客武功确实不弱,当时扬声迷惑干扰了燕广王,燕广王中匕首那一刺,刺客确实是用了十成功力,绝没留情,匕首也确确实实是插在了心脏位置,不偏不倚。”

  旁人这样说也就罢了,如今连顾弦禛也这么说,那就绝对不会错了。

  顾弦禛可是武状元,武功极高,眼力极佳,容不得人不相信啊。

  苏子璃瞪大了眼睛,怔了片刻,不觉一下子靠回了车壁上,道:“他竟真就这么死了,如此,你妹子不就成了寡妇了?这是否说明,本公子可以趁虚而入了?哎,早知道这样,本公子也不必费心弄个女人送到燕广王的身边去。”

  顾弦禛也觉得不大对劲,那刺客的功夫是很高强,但是秦御的武功也不弱啊,怎么就那么容易便让刺客得手了呢。

  是,当时刺客是喊了一声,迷惑干扰秦御了,然则秦御又不是没经验的嫩瓜娃子,他若真那么容易受干扰,应变能力那么差,反应那么慢,早就该死了几十回了,哪里还能风光到现在?

  可是,事实却又摆在眼前,那刺客的一击,那十分的内力,那把插向心脏的匕首,都是亲眼所见。

  难道是秦御受了妹妹的影响,失魂落魄,以至于影响了他的应变,状态太差,这才轻易被刺客得手的?

  顾弦禛总觉得这不对,直觉上觉得一定有什么问题。

  他正想不明白,就听苏子璃嘟囔了几句,回过神来,顾弦禛道:“什么女人?”

  苏子璃忙摸了摸鼻子,道:“如今秦御都死了,顾兄不会真把妹子送去礼亲王府给秦御守寡吧?虽说秦御临死给你妹子争取了正妃之位,但这男人都没了,正不正妃的都是活守寡,又有什么意思?要不,顾兄你再考虑考虑本殿下?”

  顾弦禛却嗤笑一声,道:“免了,我妹妹的事儿,不劳恪王费心。”

  苏子璃面露衰色,撇了撇嘴没再言,倒是顾弦禛又道:“今日之事,半个字都别传到晚晚耳中去。”

  苏子璃巴不得不让顾卿晚知道呢,闻言自然点头应允,道:“顾兄这是怕晚表妹知道了,一时心软,回去礼亲王府吧?就知道顾兄是晚表妹的亲大哥,果然一切都为妹妹着想。这样的糟心事,还是不让晚表妹知道的好。”

  顾弦禛没再言,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再受打扰的模样。

  苏子璃也悠然的靠了出去,秦御要死了,苏子璃心里除了有些惋惜之外,高兴还是居多的。

  不管是出于家国来说,还是他个人的私情来说,秦御没了,都是好事儿。

  他先前在和顾卿晚达成协议,要助顾卿晚离开时,便提前派人去寻和顾卿晚相貌肖似的女人。

  顾卿晚离开秦御,他便想法子将那女人送到了秦御的身边去,一来秦御要了那女人,顾卿晚便不可能再回礼亲王府,回到秦御身边,再来,礼亲王府犹如铁桶,若然能趁此机会,在秦御身边安插一枚棋子,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儿。

  然而秦御却极是冷静,竟然并没上钩。不过现在秦御人都要死了,上不上钩的也无所谓了。

  顾弦禛却还在想今日的事儿,秦御临死请求皇帝迎娶妹妹,应该是因为妹妹腹中的孩子吧,人要死了,妹妹腹中的孩子可不就成了秦御唯一的子嗣了,自然要给那孩子一个好出身的。

  呵,人死了,还想让妹妹乖乖回去,为其守寡一辈子,简直是做梦!

  他顾弦禛死也不会为了一个郡王妃之位,和一个未来能做郡王的外甥,便将妹妹的一辈子都葬送进王府去的。

  所以,为了防止妹妹心软,起了妇人之仁,今日的一切还是死死瞒着晚晚的好。尽快安排苏子璃出京,彼时妹妹也跟着离开京城,这一切便都远离她了。

  顾弦禛如是想着,下定了决心。

  那厢,皇宫之中,秦英帝回答寝宫便禁不住龙颜震怒的摔了一只茶盏,怒声道:“给朕好好的查,宁可错杀三千,也莫放过一个!朕的眼皮子底下,竟然都藏着刺客,这还让朕如何安眠!”

  今日宫宴上伺候的太监和宫女,都是排查再三,选出来的忠心之人,尤其是伺候秦英帝的,那更是心腹中的心腹。

  就那斟酒的太监,命唤顺子,是御前太监,皇帝自己的心腹太监,竟然就是这样的人,出了如此大的纰漏,不仅先前都没发现其深藏武功,而且其竟然还是旁人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爪牙刺客。

  这简直相当于头顶时刻悬挂了一把剑而不自知,岂能不让秦英帝震怒不已?

  章院判还在旁边,给秦英帝处理着额头上的伤口,一阵阵刺痛,令秦英帝再度想到了那濒临死亡一刻感受到的匕首的寒气,那样的恐惧,这令他更加暴躁起来,怒声又道:“今日若非燕广王,朕还有没有命在都在两可间,查不出来你们也都不必回来复命了,都提头来见!”

  禁卫军统领冯毅和太监总管王德福跪在殿中,连连磕头,秦英帝见两人还不动,顿时又怒道:“还不快滚去查!”

  “是,是,皇上。”

  “微臣领命。”

  两人纷纷应了,抹着汗,急匆匆退了出去。

  秦英帝用了半盏茶水,压下了暴躁,这才又问章院判,道:“燕广王果真无治了?”

  章院判给秦英帝包扎好伤口,退开一步,道:“匕首确实插心脏,纵神仙在世,怕也难救,除非燕广王本身便是天神在世。”

  秦英帝长叹了一声,揉了揉额头,道:“行了,你跪安吧。”

  章院判跪安退下,秦英帝冷笑了两声,还没来得及高兴,外头便传道,“太后驾到!”

  秦英帝抬眸,就见太后急匆匆的进了大殿,还没走近便关切道:“怎么会好端端的冒出来了刺客,皇上哪里受伤了,快快让母后看看。”

  说话间太后到了近前,见秦英帝的额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顿时便是一急,秦英帝拦住要细看的太后,道:“母后放心,刺客已被诛杀,朕头上不过是一些皮外伤,不碍事,已经用了玉雪膏,连伤疤都不会留。”

  太后闻言这才放下心神来,在旁边坐了,挥手屏退了宫女,道:“哀家听说燕广王护驾,不幸被刺客所伤就快不行了?”

  秦英帝点头,道:“确实如此。”

  太后眉心微挑,道:“这可当真是古怪,礼亲王府又是交虎符,又是全力护驾的,难道当真是忠君无二?秦御那小子,历来最是狡诈多端,难以对付,又命硬的紧,当真就能被个刺客顷刻所杀?哀家怎么总不能相信呢。”

  秦英帝点头,道:“母后所言甚是,若非亲眼所见,朕也不敢相信。但眼见为实,朕也是习武之人,当时看的清清楚楚,匕首确实是被那刺客用十成功力送进了秦御的心脏位置,做不得假的。朕今日也留意过,那秦御一直心神恍惚。母后大抵不知道,秦御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为了一个顾氏,连规矩身份都不顾了,非要娶顾氏为正妃,礼亲王也是个糊涂的,竟然由着秦御折腾,还想交兵权换秦御扶正顾氏。大抵秦御是一直挂心此事,分了心神,这才精神恍惚,一时不察被刺客所伤的。这男人啊,一旦为情所困,呵呵……”

  秦英帝嘲讽的笑了两声,太后也道:“这样看,那顾卿晚还当真是个祸害,幸而和阿宁退了亲,不然可真是不知怎么祸害镇国公府呢。”

  太后言罢,不由道:“对了,刺客的来路可查到些眉目了?皇上可得好好查查此事才是。”

  秦英帝点头,拧紧了眉头,道:“这刺客……定然不是礼亲王府所派,那最有可能便是义亲王府了,母后。”

  太后脸色微变,道:“义亲王?不会吧……”

  秦英帝却看了太后两眼,冷笑道:“为何不会?朕的皇位,义亲王难道就不会觊觎在心?更何况,这义亲王府,可不止义亲王一人,义亲王可还有两个好儿子呢,他们也难保没有动心思,前些时日,朝廷上不是还有大臣想让朕过继义亲王的儿子为皇太弟呢,哼!”

  太后闻言眸光略冷,道:“皇上好生查查此事,趁此机会,这皇宫也该大清理一番了。母后在后宫也会配合着,做上一次大清洗。”

  秦英帝点头,道:“皇祖母可是出宫了?”

  太后嗤笑一声,“秦御重伤不治的消息传到后宫,礼亲王妃便晕厥了过去,太皇太后最是疼爱秦御,自然放心不下,随着礼亲王妃,一道出宫往礼亲王府等消息去了。”

  太后明显对太皇太后偏心秦御之事儿,怨念极深,在太后看来,她的儿子,既然已做了皇帝,太皇太后也该将其放在首位,然则不管是太皇太后,还是先皇,对秦御的关注却都超过了秦英帝,简直令人难以忍受。

  秦英帝不觉笑着宽慰,道:“再受宠,也不过是个短命鬼罢了,母后便不要再多做计较了。”

  太后不觉又面露后怕,道:“好在他还知道忠君,替皇上挡了这一劫,不然……母后现在想来还心惊肉跳的。”

  秦英帝劝慰了太后几句,这才道:“朕也并非忘恩负义,可薄寡恩之人,燕广王这一去,朕会完成他的遗愿,如愿给顾氏郡王正妃之位,善待其遗腹子的。”

  太后点头,想到那个女学比试上气的自己回宫后胸闷许久的顾卿晚,还是有些狠狠的道:“倒便宜了顾卿晚,顾家都倒了,竟还能爬上郡王妃之位。”

  秦英帝摇头一笑,道:“不过活守寡罢了,母后何需介怀。可笑钦天监还批命说秦御和顾氏乃是天作之合,朕看这顾氏分明就是燕广王命里的煞星嘛。”

  

[读者须知]:下一篇:265 离开京城-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