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59 戏演不下去了-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8 揭露-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让顾弦禛派了两个武功好的隐卫日夜盯着老夫人的松鹤堂,便是唯恐在她看不到的时候,萧氏和李嬷嬷会对老夫人下手。

  而她让顾弦禛设计徐国公这些天都留在府中,乃是算准了萧氏这几日必定会有动作,计量着让徐国公看个正着,只有这样萧氏才百口莫辩,也才能尽快的解决掉此事,只因她马上要离开,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耗费在国公府。

  今日紫鸢来送糕点,顾卿晚便知道是要动手了,她暗中给隐卫打了个手势,隐卫便去了徐国公的院子。交手后,隐卫只说了几句话。

  “国公爷难道就不想知道贵府老夫人重病的真相吗?”

  “国公爷且莫激动,李嬷嬷正要往老夫人的汤药里做手脚,现在国公爷随我过去松鹤堂,保准能看到了谋害现场。这是徐国公府,国公爷又武功高强,难道还怕我耍什么阴谋吗?”

  就这样,徐国公便随着隐卫悄然到了松鹤堂,并且从耳房的后窗潜进了屋子里。

  他进来时,刚好李嬷嬷就从外头走了进来,接着便是顾卿晚腹痛离开,李嬷嬷往汤药中加料。

  当场抓包,徐国公现身,看着面无人色的李嬷嬷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脸色铁青愤恨的逼近李嬷嬷,道:“你往药里放的是什么?说!”

  李嬷嬷浑身抖如筛糠,眼泪顿时便落了下来,到了这一步,她根本就无从抵赖。

  全完了,全完了!

  李嬷嬷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徐国公一把将她拽了起来,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是谁?”

  李嬷嬷闭着嘴不言语,徐国公冷冷一笑,道:“很好,母亲对你不薄,你竟然做出这样狼心狗肺的事儿来。背主的奴婢,全家杖毙!”

  徐国公言罢,丢开李嬷嬷,李嬷嬷便瘫软了回去。

  她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从前还是小丫鬟时,有次犯了错,差点被杖毙,是老夫人说她年纪小,无心之过,救了她一命,还将她要过去伺候她。

  后来一路做到了大丫鬟,陪嫁过来,老夫人又给她许配了好亲事,一向待她温和宽厚。

  因是老夫人身边的老人,连带着徐国公和府里的少年姑娘都敬重她三分。

  李嬷嬷知道这一切都是老夫人给的,她也知道自己狼心狗肺,她原本就是被萧氏威逼利诱慢慢走上不归路的,此刻一切都完了,反倒是心中的愧疚和懊悔,羞耻和自责达到了顶点,她没再挣扎,缓缓跪了起来,道:“是夫人,一切都是夫人指使的。”

  李嬷嬷是府中有头有脸的老人,寻常人根本就指使不动她,故此徐国公早有猜测,这会子听到了李嬷嬷的话,却还是如同晴空霹雳一般,身子晃了晃,往后退了两步,难以承受。

  李嬷嬷却哭着又道:“一年多前,奴婢那儿子犯了人命官司,是夫人帮忙掩下去的。后来,奴婢发现夫人有别样的心思,有心想将此事告诉老夫人,可是……可是谁知道奴婢那孽障竟然又欺辱了紫苏,紫苏投缳自尽,老夫人伤心不已,说一旦查出来定不轻饶。奴婢知道,这若是再告诉老夫人那孽障的事儿,老夫人定不容他,奴婢便是再有脸面也禁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没奈何,夫人又威逼利诱,奴婢才犯了糊涂啊。奴婢不求老爷能够绕过奴婢一家,只求老爷能绕了奴婢那才刚刚出生的孙儿。”

  李嬷嬷砰砰磕起头来,片刻便满脸的血色。

  徐国公从前南征北战,也就半年前,大秦四处平定,他才回到京城,长久呆了下来,彼时老母已经病倒,顾家也早已覆灭。

  徐国公的印象中,母亲和萧氏的感情还不错,家中孩子们也被母亲和媳妇教养的知理明义,乖巧懂事。也是因为徐国公常年不在家,才特别感激萧氏替自己操持家务,孝敬老母,家养子女。

  徐国公的心里,萧氏是个知书达理,贤惠孝顺的女人,即便是老母病重卧榻,每日的汤药也都是萧氏一勺勺喂进去的,老母吞咽困难,萧氏一碗药凉了热,热了凉,有时候要近一个时辰才能喂完,这些都是松鹤堂的丫鬟们有目共睹的。

  徐国公完全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

  想到这些,徐国公急怒攻心,竟是猛然喷出一口血来,往后倒退了两步。

  顾卿晚见此一惊,忙上前扶了一把,又给徐国公搭了下脉。

  急怒攻心,倒是并无大碍,顾卿晚扶着明显有些浑浑噩噩的徐国公坐下,徐国公才回过神来,道:“萧氏谋害母亲之事,还有谁知道?二姑娘和三姑娘,大少爷和二少爷可知?”

  “不,此事夫人并没告诉过几位少爷姑娘们。”李嬷嬷摇头道。

  徐国公却双眸微眯,脸色发沉,道:“他们不知?既不知,何故二姑娘和三姑娘会跟着你们一起说谎话污蔑表姑娘?说!”

  李嬷嬷道:“奴婢没理由为少爷姑娘们遮掩,他们是确实不知。夫人指使奴婢往老夫人的泰和丸饮食中掺杂了阿芙蓉,老夫人病倒,夫人只告诉二姑娘和三姑娘没有确凿证据,二姑娘和三姑娘恼恨表姑娘害了老夫人,自然都按着夫人的安排说话。”

  李嬷嬷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这才又道:“奴婢先向老爷指证是表姑娘为争宠往泰和丸中加阿芙蓉,又有三七丫鬟指证多次看到表姑娘因老夫人疼爱二姑娘和三姑娘而偷偷哭泣。老爷再听了二姑娘和三姑娘的话,有泰和丸为证,自然就会相信是表姑娘害了老夫人。加上表姑娘早已离京,无从为自己辩白,此事便就成了。”

  其实萧氏根本就没有顾卿晚害老夫人的真凭实证,但三人成虎,徐玉冰哭着说因为老夫人多赏她一根白玉簪子,顾卿晚不高兴便偷偷摔坏了簪子。徐玉雪又说顾卿晚划坏了老夫人赏她的石榴红云锦斗篷……

  诸如此类的小事,妻子和女儿们说的多了,再加上李嬷嬷作证,又有泰和丸为证,徐国公便相信了。

  徐国公想不到妻子儿女,连带着老夫人的心腹能联合起来污蔑顾卿晚,更也许他心底也有疑虑,但相比较外甥女,他本能的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妻儿,毕竟顾卿晚若无辜,那便说明他的妻女们联合起来在哄骗他。

  而此刻这样难堪的真相,到底被揭露了出来,赤裸裸呈现在徐国公的面前。

  妻女们不仅骗了他,他的妻子还谋害了老母,更让他背负上无情无义的罪名,愧对九泉之下的妹妹,在外甥女最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虽然听闻儿女们没有参与谋害老母的事儿,让徐国公多少松了一口气,但徐国公还是好似一下子苍老了数岁,背脊弓着摊在椅子里,抬手盖住了双眼,道:“拖出去!”

  有人进来拖走了李嬷嬷,顾卿晚看了眼徐国公,到底没说什么,转身出了耳房。

  与此同时,镇国公府中,镇国公夫人问及娄闽宁的去向,丫鬟打听后却回禀道:“世子爷又打听到了一位擅中风的民间大夫,领着那大夫去徐国公府了。”

  镇国公夫人闻言,顿时便怒的将桌上的糕点碟子扫到了地上去,旋即掩着胸口,喘息道:“这个孽障,他的母亲卧床多日,怎不见他关心半点,亲自去请医问药?那个女人早就成王府侧妃了,他倒是日日为她奔劳,不计得失,我看他真是鬼迷心窍了!”

  自从镇国公夫人听了太后的,替娄闽宁做主退了亲,娄闽宁和她的关系也确实是略转圜了一些,不过母子俩平日相处客套的却像是陌生人。

  镇国公夫人心中郁结,这些时日便有些不大爽利,倒称不上卧床,镇国公夫人这般也是想让娄闽宁多加关心,可显然娄闽宁并没有如她所愿。

  反倒自从前些日知道了镇国公老夫人中风一直卧床,娄闽宁便四处打听名医,已经带着大夫往徐国公府去了两次。

  今日听闻娄闽宁又去了徐国公府,镇国公夫人到底是忍不住发了大火。

  娄闽宁带着新请的大夫到了国公府,却被请到了花厅落座,等了一个来时辰,非但徐国公没露面,竟然连萧氏也没出面。

  茶水已经沏了几次,旁边的大夫已经面露不耐,坐立不安的。娄闽宁却还面色静淡,不动声色的坐着。

  终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便见总管事快步走了进来,抬手便连连作揖道歉,道:“世子爷大抵也知道,我家老爷伤了脚,不大方便出来。夫人今日带着两位姑娘出了门,恰也不在,倒让世子爷多等了。”

  娄闽宁闻言眸光微动,含笑道:“我也算不得外人,王叔不必如此多礼。”

  镇国公府和徐国公府是世交,娄闽宁从小就进出徐国公府,后来和顾卿晚定亲,更是经常在徐国公府走动,被老夫人和徐国公视同自家子侄对待。

  他这样说,王管家便也笑了笑,又看了眼旁边的大夫,道:“是这样,我们老爷前几日请了大燕国的梁太医前来为老夫人诊治,如今梁太医还在府上住着,这若是再带旁的大夫前去看诊,怕梁太医要多想,毕竟梁太医并非咱们大秦人士,惹恼了他,还要牵上大燕大将军的颜面,故此世子爷看……”

  娄闽宁听他这是不准备让大夫去给老夫人看病的意思,眸光又微闪了下,却起身道:“倒是我考虑不周了,如此希望梁太医能药到病除才好,我便不多打搅了,先行告辞。”

  管家又弓腰连连赔罪,将娄闽宁和大夫直送到了府门口,眼见大夫登上马车,娄闽宁也骑上马背,王管家才抬手抹了一把汗,转身急匆匆的吩咐门房关门。

  娄闽宁却回头瞧了一眼紧闭的门,吩咐成墨道:“你送姜大夫回去吧。”

  成墨应了,娄闽宁又冲马车中的姜大夫致了歉,看着成墨护送马车远远而去,他才调转马头往徐国公府的东边巷子而去。

  片刻后,他从马上飞身而去,足尖轻点高高的围墙,已如一抹无形的清风,消失在花园中。

  娄闽宁对徐国公府很熟悉,避开下人和护院,直奔老夫人的松鹤堂。

  他是大半个月前才发现徐国公老夫人病重的,这些时日也为老夫人请了三次大夫,除去此次,每次徐国公都很是欢迎。

  今日却怪,等了尽一个时辰,主人都没出现。徐国公和萧氏明明就在府中,却都没露面。如此失礼这便罢了,竟连给老夫人诊治的大夫都给拒了,王管家的说辞虽还有道理。但却经不住推敲,梁太医一个外来人,住在府中,只要有心,梁太医如何得知其他人给老夫人看过诊?

  所以,很明显,徐国公府出了大事儿,且此事还和老夫人有关。

  娄闽宁原就打听到了顾卿晚害老夫人的事儿,他自是半点不信的,也是因此他对老夫人的病才格外上心。

  此刻既然发现不对劲,他当然是要一探究竟的。

  娄闽宁凭借着对徐国公府的熟悉,很快便到了松鹤堂,他发现松鹤堂确实不对劲,丫鬟婆子竟好似都被看守起来了般,大白日的,静悄悄没个人影。

  娄闽宁跳进院中,凝神聆听,很快便捕捉到了哭声,他眸光一凝,闪身冲着声音发出处靠近。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了徐国公的沉喝声。

  “萧氏,你该死!”

  那声音嘶哑中,透着满满的愤恨和痛苦,娄闽宁惊讶的脚步一顿,拧起了眉头。

  屋中,大抵是因顾卿晚这个药童,一早便撞到了国公府的丑事,也大概是徐国公考虑她这个大燕人,不久就要回到大燕去,好好安排,她该不会泄露国公府的阴私之事,故此徐国公遣退了不少人,却将顾卿晚留了下来,请她帮忙检查那一包药。

  萧氏被带了过来,听到李嬷嬷什么都招人了,她面上一慌后,便瞬间反应了过来,不可置信的指着李嬷嬷,道:“李嬷嬷,你为何要污蔑我?!老爷,我没有!你相信我,当真是卿晚她……啊!”

  萧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徐国公沉怒了那么一声,踢了出去。

  萧氏捂着小腹跌坐在地上,泪水盈盈的看着徐国公道:“爷,妾身是你的夫人,为你生养了五个子女,爷竟然相信一个奴婢的胡言乱语,却不相信妾身的话?爷,妾身十四岁嫁给你,三十多年的荣辱与沫,妾身是怎样的人,爷难道不清楚吗?妾身怎么可能去毒害母亲呢!”

  萧氏一副受了天大打击,简直无法承受的模样,见徐国公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竟然一脸麻木,半点都没被触动,萧氏心往下沉了又沉。

  不过她确信,自己行事时谨慎非常,万万没有让李嬷嬷抓到什么真凭实证,只要她能紧咬着和自己无关,力证自己清白,兴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萧氏想着突然惨笑了起来,点头流泪道:“好,好,爷不相信我,我还活着干什么!我以死证清白好了!”

  她说罢,突然用力往旁边的朱红柱子上撞了上去。

  萧氏以为徐国公定会阻拦,然而徐国公瞧着她却露出一个难看要死的笑来,萧氏也不知道是来不及收势,还是果真对自己够狠,砰的一声重重撞在了柱子上。

  她的脸上顿时蜿蜒下一道道的血痕,身子委顿在地,她这一撞确实不轻,用尽力气咬着舌才没直接晕过去,然她到底不是真的要寻死,还是留了些力的,故此也没一头就撞死。

  她撑着身子,忍着恶心,拖着血痕,一点点冲徐国公爬去,道:“老爷,妾身冤……枉,妾身……没有……”

  她好容易爬到了徐国公的面前,拽住了徐国公的衣摆,徐国公低头看着满头满脸血色,却还在演戏的萧氏,终于红着眼开口,嘶哑干裂的声音缓缓传出。

  “萧氏,你还不知道吧。母亲她能开口说话了,李嬷嬷污蔑你,难道母亲也在污蔑你吗?”

  萧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脸上的所有表情顿时扭曲裂开,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眼瞧着徐国公站起身来,一点点将他的衣摆从她手中扯了出去。

  萧氏跌落在地上,浑身如坠冰窟。

  

[读者须知]:下一篇:260 发现-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