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56 可以娶妻了-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5 可悲的云瑶郡主-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礼亲王很快便被秦逸拉回了秋爽院,再度屏退了下人,礼亲王妃看向秦御,道:“你和你父王说吧。”

  秦御便站起身来,神情无比郑重的走到了礼亲王的身前,撩袍便直挺挺的双膝跪了地,膝盖触碰上大理石的地面发出一声微微沉闷的声响。

  礼亲王并不知道他们的计议,此刻骤然见秦御如此,倒被骇了一跳,接着面色微变,看向礼亲王妃,道:“这臭小子又闯啥大祸了?”

  秦御,“……”

  礼亲王妃有些不快起来,维护儿子,道:“王爷这说的什么话,王爷且出去走走问问,哪个不说王爷福气大养了两个好儿子,阿逸和阿御都是可造之才。”

  礼亲王自然知道这个,两个嫡子气老子的时候,虽然让人恨不得按着打一顿,但出去,却也都是能顶起一方,不容小觑的人物。

  面上闪过自傲之色,礼亲王这才再度看向秦御道:“那你小子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说着,先扭头往外看了看太阳。

  秦御知道自己平日对礼亲王的态度多少有些不佳,如今果然就报回来了,他脸上微红,神情略有些不自在,却磕头道:“父王,儿子有后了,您马上就要有孙子或者孙女了,儿子恳请父王给予他们嫡出的身份,求父王成全。”

  礼亲王好容易见这个倔强的儿子向自己低头一次,正悠然的装模作样品茶,谁知道一口没喝下去,便听到这样爆炸的消息,顿时一口茶全部喷了出来,幸而身前秦御微微低着头,不然一口茶非得全喷他脸上不可。

  饶是这样,秦御也被礼亲王给喷了一头茶水,模样顿时有些狼狈,礼亲王已经跳了起来,指着秦御,脸色难看,手指点了半天,这才又一屁股坐了回去,道:“顾氏怎么会有孕的?”

  不怪礼亲王多心,王府不是那等没规矩的人家,妾室的避子汤是一定会送的,秦御还没娶妻,避子汤是定然没少的,顾卿晚又是如何怀上身孕的?

  怀了身孕却还离开,弄的如今秦御要死要活的,还要给孩子嫡出的身份,迎娶顾卿晚。

  礼亲王便不得不考虑是不是顾卿晚都算计好了的,不然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秦御听礼亲王口气不好,便知道他是误会了,脸色微沉的道:“是儿子偷偷让人换了她的避子汤,这事儿和她没关系!”

  秦御的话掷地有声,说的好似多荣耀一样,礼亲王的脸色却变得更难看了,拍着桌子道:“为了留个女人,还要靠这种手段,你还好意思说出来?哈,可笑的是,孩子都有了,还是让人家姑娘离了你跑了,这也就算,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这儿还要死要活要将人找回来,还要为人家铺正妃的路,也不想想人家稀罕不稀罕啊。可真是,你的骄傲呢骨气呢?!老子养你一场,不是让你叫个妇人玩弄折辱,肆意作践的!”

  礼亲王骂的难听,秦御双拳握的咯咯直响,身体也崩的像一张弓,一张俊面时儿涨的通红,时而又变得铁青,转而又苍白了下来。

  只是到最后,他也没像从前一样,一言不合便甩脸走人,额头豆大的汗珠沿着眉骨往下滴,最后他身子颤了下,脊背又弯了下去,抬起的一只腿也再度跪了下去,又磕了个头,道:“儿子非她不娶,求父王成全。”

  礼亲王见他如此,神情微动,眸中闪过些不可置信,旋即他道:“顾家的事儿,没有回旋的余地,她的身份不可能!如若本王不准呢。”

  秦御身子一僵,却抬起头来,看着礼亲王,道:“那儿子只要不孝,等找到了她,儿子便随她在外头过她想过的日子了。”

  礼亲王顿时便被气的浑身发抖,急喘连连,直想将手中茶盏砸到秦御脸上去。

  这臭小子,这意思是,为了个女人,就要抛弃家族,抛弃父母?

  这简直是……

  礼亲王气的砰砰直拍桌子,一脚抬起便踹在了秦御的胸口上,秦御被踹的身子晃了晃,勉强支撑住,又直挺挺的跪在了礼亲王的身前。

  礼亲王妃见礼亲王气的还要踹,顿时看不下去了,她起身走到了礼亲王侧后,抬手按在礼亲王的肩头,道:“王爷明知道他的心思,何必非要言辞锋利的百般试探刺激他呢。”

  礼亲王脸色到底好看了一些,却嗤了一声,道:“从前倒没瞧出这小子还是个情种。”

  礼亲王妃闻言顿时收回了手去,道:“是啊,我这两个儿子,倒是半点不随他老子,个个洁身自好,情种总比滥情好,谁能想到,咱们礼亲王府也能养出情种来呢。”

  自打刘侧妃死后,礼亲王又死皮烂脸的非要修复和礼亲王妃的关系,慢慢的礼亲王妃也扛不住了,夫妻二人的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

  此刻见礼亲王妃甩了脸,开启了冷嘲翻旧账模式,礼亲王大叫不妙,忙笑着又拉回了礼亲王妃的手,道:“王妃说的是,情种也很好,既然他都非那顾氏不可了,你们娘三都觉得顾氏好,便冲着顾氏救过王妃的命,本王也得答应啊。更何况,本王这若是不答应,只怕好好的儿子都要离家出走了。”

  他说着,到底又回头瞪了秦御一眼。

  秦御见礼亲王应了,却是浑身一松,礼亲王妃心疼儿子,已是笑着道:“你父王都答应了,还不快谢了你父王,起来吧。”

  秦御又叩谢了礼亲王站起身来,待他和礼亲王妃重新落座,礼亲王才揉着下巴道:“这事儿只怕不好办,皇上是说什么都不可能应下此事的。”

  “顾家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礼亲王妃微微蹙眉道。

  她这么问,还是想弄清楚顾家到底是因何覆灭,虽然秦英帝万万不可能给顾家平反,但知道了原因,方能知道秦英帝对顾卿晚会是何态度。

  礼亲王闻言看了秦御一眼,这才道:“当日顾家覆灭的很快,且毫无征兆,倒是没发现什么……也是顾家和王府没什么交情,便也没细查其中究竟。倒是前些时日阿御从顾氏手中拿到了半块传国玉玺,本王吩咐细查此事,才发现,当年皇兄驾崩前很可能召见过顾明承,那半块玉玺大抵就是当时皇兄交给他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顾家私藏了玉玺,加上周鼎兴动了不少手脚陷害污蔑,皇上明显对顾家起了疑心,加之顾明承好几次和皇上政见不一,随着皇上皇位越做越稳,比起顾明承这个有过大功的元老恩师,自然是周鼎兴更好驱使,皇上又不是什么深情厚谊之人,故此便动了手。”

  礼亲王言罢,轻叹了一声才又道:“可惜顾家父子二人,对我大秦忠心耿耿,就这么便被莫须有的罪名抄家砍头。大抵皇帝心中也知理亏,不甚安宁,这才在皇长姐替顾氏姑嫂求情时,放了她们一马,未曾没入官奴。”

  秦逸一直姿态闲适的坐在一旁品茶,闻言这才放下了茶盏,看着礼亲王,道:“父王,既然皇上不可能给顾家平反,那咱们便逼着他不得不为顾家平反,何如?”

  他言罢,秦御骤然抬眸看了眼秦逸,双拳微握,神情微紧。

  而礼亲王却是一怔,接着礼亲王的神情变得从未有过的严厉和沉肃,盯视着秦逸,道:“混账!谁给你这样的念头的!往后,此等话休得再提!”

  秦逸闻言,眸光微闪了下,却不过淡淡一笑,“父王心里有数便好,儿子们总归还是都听父王的。”

  礼亲王妃先开始还没明白秦逸的试探之意,只当他是在想法子为促成秦御和顾卿晚的亲事,顾家平反,皇帝不肯,那便只能逼着他没办法,不得不为顾家平反了。

  这也不失为一个法子,可礼亲王的反应却过大了些,这才让礼亲王妃骤然懂得了秦逸的话背后的意思,一时间她轻呼了一声,脸色有些微微发白。

  王府出面,逼着秦英帝给顾家平反,让秦英帝背负上薄情寡义,残害恩师的昏君罪名,然后王府还迎娶顾卿晚为儿媳,这是和秦英帝彻底撕破脸啊。

  礼亲王府如今和皇帝处于一种比较微妙的地步,皇帝忌惮礼亲王府,但又还不到完全容不下的地步。而礼亲王府一直采取的是避让态度,但该强硬的时候,却也分毫不让,比如说这次秦御的亲事上。

  如今秦逸是借着顾卿晚的事儿在试探礼亲王的态度,倘若礼亲王应下了逼着秦英帝为顾家平反,秦逸也便可以理解为,自己的父王已有了取而代之的意思,该做的准备也该早日准备起来。

  然而礼亲王严词拒绝了,可饶是如此,礼亲王妃也一阵心惊肉跳,脸色半响都好不起来。即便是礼亲王府权势滔天,却也从未考虑过谋逆,更不曾有过不臣之心,礼亲王妃没想到,王府和皇帝的关系竟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吗?

  秦逸言罢,半响屋中都一点声音都没有,许久礼亲王才道:“兄长对我不薄,曾两次救我性命。”

  先帝对礼亲王这个弟弟确实不错,从前也曾不顾安危,救其性命。登基后,更是立马封赏了两位亲兄弟,给礼亲王和义亲王的封地也都是最好的,驾崩时还令礼亲王做了摄政王,信任有加,对秦御更是颇为费心。

  礼亲王的这话,便是说他不会做不忠不义之人,先帝走了还没十年,便篡权夺位,谋其儿子的江山。

  秦逸点头,却道:“既然父王无此意,那王府何妨再退上一步。西山健锐营的兵权,皇上惦记已久,索性就拿来换阿御的亲事吧。一来,阿御这边成全了,二来,也告诉皇上,我礼亲王府并无不臣之心,也能让他安心,缓和下关系。三来,咱们这边交了健锐营,义亲王府便该吃力了。”

  健锐营是拱卫京畿的五大军营之一,都是精锐,京城出事,半天便可抵达,兵权却一直捏在礼亲王的手上。

  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秦英帝这两年没少盯着健锐营,也有大臣暗中腹诽,倘若礼亲王府没有不臣之心,干嘛捏着健锐营不放?

  现在秦逸如此提议,倒让礼亲王略沉吟了片刻。确实,既然没有不臣之心,那边索性退一大步,礼亲王府和义亲王府,以为礼亲王府权柄更大些,加上秦逸兄弟都已崭露头角,故而一直立在风口浪尖上,倒成了义亲王府的挡箭牌。

  倘若这健锐营的兵权一交,义亲王府可就挪位,该备受皇帝重视了。

  秦御早先便央求过让大哥帮帮他,却没想到大哥竟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想到为了自己的亲事,竟要让父王交出健锐营来,他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愧疚。

  礼亲王思前想后,却道:“就这样办吧,本王先和太皇太后透个话。”

  此事就这样决定了下来,礼亲王起身而去,礼亲王妃也站起身来,像是松了一口气,笑吟吟的冲秦御道:“好了,现在家里的事情都解决了,你赶紧找人吧,务必把本王妃的媳妇和乖孙子找回来。”

  她言罢,扶着陈嬷嬷的手也走了。

  秦御站在屋中,一时间沉默难言,秦逸岂会不明白他的心情,起身迈步上前,拍了拍秦御的肩膀,道:“皇上盯着健锐营已久,用你的亲事换健锐营,他不会不应。放心吧!”

  秦逸的话,秦御如何不知?

  礼亲王府执意要娶罪臣之女,秦英帝面上确实会不大好看,但是相比掌在手中的健锐营来说,相信这点小事就不足挂齿了。

  更何况,他迎娶顾卿晚,总比迎娶贵女,让礼亲王府又得一门姻亲助力来的好吧。

  再一个,这还是礼亲王府自己非要迎娶的,旁人还不能说皇帝刻薄礼亲王府,反倒会说礼亲王府鬼迷心窍,说他秦御被女人迷昏了头。

  故此,秦御知道,倘若让礼亲王这么进宫,他迎娶顾卿晚一事儿,一定能成。

  “可是,健锐营是父王一手带出的,是礼亲王府保命的底牌,我……”秦御俊美的面容上闪过些懊丧和愧欠之色。

  并非他不舍得用健锐营去换亲事,事实上在他看来,健锐营和顾卿晚根本没有可比性,若他来选,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心爱的女人,选自己的妻和子。

  但是交出健锐营,这却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有健锐营在手,皇帝便是再有想法,都不敢对礼亲王府怎么样,健锐营是礼亲王府捏着的一张保命底牌。

  如今因着他交了出去,一旦出事儿,他连累的便是全家,是父母大哥的性命。秦御的心情又怎么能不沉重愧疚。

  秦逸闻言却朗声一笑,捏了捏秦御的肩膀,道:“阿御放心,既然父王没那份心,健锐营的兵权,交了比不交强。大丈夫行事,当舍则舍,没什么好可惜的,只要值得便无悔。”

  他言罢,微微压低了一些声音,温润的眉宇间闪过一丝锋锐和睥睨之色,又道:“若然不谋反,健锐营也不过是好看的摆设罢了,捏在手中,是祸非福。且,倘若真到了那一步,这健锐营,皇上想用也没那么容易,听谁的,可未必就是虎符说了算的。”

  秦逸言罢,重重捏了下秦御的肩膀。眸光望着浓黑的夜色,神情莫辨,其实还有一层他不曾说出。

  那便是,真有一日,秦英帝逼反了礼亲王府,有今日交出虎符的事儿在,人们也会说礼亲王府仁至义尽了,是秦英帝逼人太甚。

  只因从政之人,大都不会相信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今日王府交兵权,换来一个顾卿晚,在他们眼中,多半只以为礼亲王府是借此时机,在向秦英帝表态退让,交兵权避锋芒是真,迎娶顾卿晚不过是礼亲王府寻找的那个台阶。

  这样的话,礼亲王府交兵权,确实算是仁至义尽,占了天理,忠义两全,占尽民心了。

  秦御听了秦逸的话,扭头见大哥面色坚毅,眉宇间傲色摄人,顿时一颗心便沉定平复了下来,笑着道:“谢大哥成全!”

  秦逸拍了下秦御的头,却道:“那就好生陪大哥喝一杯,明儿起来后,别再整日吊这一张脸惹母妃为你担心。”

  秦御面上微微一红,岂会不知秦逸让他陪着喝酒是假,帮他纾解心中沉郁是真,异色眼眸掠过暖色,迈步随着前头秦逸挺拔的身影而去。

  兄弟俩酒过三巡,礼亲王从宫中回来,直接去了秋爽院,片刻后,陈嬷嬷带了两碗解酒汤到了秦逸的修竹院,笑着道:“王爷说了,皇上应下了。王妃让奴婢送了两碗醒酒汤,嘱咐奴婢看着两位爷喝了,都早些歇息吧,冬日天寒,且莫太晚了。”

  秦逸笑了笑,冲秦御扬了扬酒杯,道:“这下消停了吧,再饮此杯,回去好好睡一觉。”

  这些时日秦御夜里辗转反侧,根本睡不安稳,眼底都是青痕,闻言少年脸上露出些许别扭又不好意思的笑,和秦逸碰了一杯,仰头一饮而下,道:“大哥放心,再不会让大哥和母妃为我担心了。”

  秦逸又笑了笑,陈嬷嬷见兄弟俩如此,也是摇头一笑,这么多年了,二爷也就在世子爷这个大哥面前,最像个孩子。

  她上前将醒酒汤,一人一碗奉上,看看两人喝下,这才收拾了东西,笑呵呵的回去秋爽院复命。

  秦御别了秦逸,独自回到翰墨院,心情已是这些时日来的最佳。他躺在床上,却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想到马上就能迎娶顾卿晚,他心中既期待又有些忐忑,也不知道顾卿晚如今到底跑到了那里,还有,他有种隐隐的预感,总觉得即便他将这个消息告诉她,她也未必就会跟着他回来。

  对她,他总是患得患失,也失了从前的潇洒和把握。

  秦御有些挫败的抬手揉了揉脸,突然起身,大步往雪景院去。

  自从顾卿晚不在王府,他便没法忍受自己住在雪景院,一直都住在翰墨院中,今夜却不知道为何,竟然突然特别想念雪景院。

  他像那日一般叫开了雪景院的门,进入雪景院的正房,和那日一样,这里没有灯,也没有半点人气。

  甚至比那日还要冷清空寂,可秦御却没觉得那么难以忍受了,他屏退了下人,躺在曾经和顾卿晚夜夜缠绵的拔步床上,裹紧了被子,深吸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竟好似闻到了一些熟悉的暖荷香,秦御略叹息了一声,将被子裹的愈发严实了一些,闭上眼眸,竟然很快睡了过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257 见外祖母-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