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55 可悲的云瑶郡主-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4 退亲-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云瑶郡主这些时日的生活简直就像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噩梦,她出生便被养做嫡女,从小人便聪明,天生会讨人喜欢。

  长大后,成功攀上了太后,被认作养女,常常出入宫廷,在贵女之中,享有不低的地位,她名声好,人缘好,有才情。

  从前她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些天她才知道,原来她的一切,都是嫡母给她的,嫡母愿意捧着她,她便是京城顶尖的贵女。

  嫡母发了狠要践踏她,她竟和所有的庶女没多大的差别,一下子便从云端跌落进了地狱。

  镇海王妃迅速将她的丫鬟都看管了起来,又派遣了五个心腹婆子,轮流看守她。

  寻常窗户和门都被锁的牢牢的,只在用饭时,门才会打开一下,丢进来一些馊饭。云瑶郡主不能说话,手也废了,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直接用嘴去吃。

  她先时是不肯遭受如此侮辱的,可不吃便要饿着,饿了两天,头晕眼花,她却无法甘心就此死掉!

  于是她爬了起来,将头伸进饭碗中,狼吞虎咽的,然而饭没吃两口便打翻了碗,里头的米粒汤汁倒了一地。她流着泪,扑上去舔着地上的饭,像一条真正的狗。

  她要活下去,不能就这样死掉,她要报仇。

  将她害成这样的嫡母,还有顾卿晚那个贱人,她不会让她们好过!

  云瑶郡主苟延残喘着从最初的崩溃和绝望中活了下来,仇恨支撑着她,她开始想办法摆脱这种困境。

  然后她便发现,她竟然没有机会可以利用,即便她有用脚写字的能耐,并且她也偷偷摸摸的,费尽全身力气写下了一封给太后的血书,可她绝望的发现,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将血书送出去。

  婆子们看守的太严,她心中有万千的话,想要说出来说明收买她们,然任她心里想的多周全,却都败给了张口的一瞬。

  她发不出声音,她是哑巴了。

  云瑶郡主甚至想,镇海王妃是知道她会用脚写字的,然而她并没有废掉她的脚,镇海王妃的用意,大概不是仁慈,更不是忘记了。而是镇海王妃专门给她留下一线生机,却又将这生机后的路堵的死死,要让她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来回的品尝,饱受折磨。

  信完全送不出去,镇海王那边这么多天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见这个亲爹也是指望不住了。云瑶郡主唯一的希望便是自己和秦御的那桩亲事,她对太后还有利用价值,太后一定能发现她出了事儿的。

  到时候太后会替她出头,给嫡母好看!替她诊治……

  云瑶郡主不傻,她也清楚,如今又哑又残的她,大概是没法再嫁给秦御了的,但她觉得太后好不容易拿捏住了秦御的亲事,一定不舍得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

  起码太后会接她进宫,救治一番,真是太医也医治不好她,才会舍弃她。

  只要她能逃离这里,她就能得到喘息,她一定要报仇雪恨。

  怀揣着这样的希望,云瑶郡主一日日硬撑了过来,这日她正趴在门口吃晚饭,突然就听外头传来了一阵喧嚣声,接着连外头的婆子们竟也有了动静,好像都跑出去看热闹了,依稀还听到什么圣旨,接旨的话。

  云瑶郡主顿时身子一震,也顾不上吃了,迅速爬了起来,一脚踢开饭碗,扑到了门缝上,使劲往外看。

  一定是太后知道她的事儿了,一定是太后派人来接她了!

  云瑶郡主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眸终于焕发出神采来,果然,很快便有脚步声向这边而来,不是那几个婆子的脚步声,分明来了很多人。

  云瑶郡主愈发确定下来,她甚至已经看到了镇海王妃的身影,云瑶郡主愈发肯定起来,她的喉咙中发出古怪而扭曲的笑声,一双眼睛甚至因兴奋而充血,浑身激动的颤抖。

  她终于能够解脱了!

  房门被打开,云瑶郡主扑了出来,冲着镇海王妃便冲了过去。

  她要报仇,有太后撑腰,镇海王妃不得不将她放了出来,她这时候打了镇海王妃,镇海王妃也不能将她怎么样,她马上就要进宫去了!

  “郡王妃小心!”

  两个婆子见云瑶郡主浑身臭烘烘,像个疯子一样冲出来,忙忙上前挡在了镇海王妃的身前,同时抬脚,双双踹在了云瑶郡主的身上。

  云瑶郡主像是一块破布,摔出去重重撞在了门板上,她头晕眼花,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就见镇海王妃还站在那里,优雅端庄,从容不迫,连眼角都不曾动上一下。

  见她看过来,镇海王妃令婆子闪开,走了过来,道:“你以为你都成了这幅模样,太后还会管你吗?太天真了,太后那样的人,怎会在一条注定成为臭虫的弃子身上再多费精力?你一定以为太后来接你了吧?很遗憾,方才府上是收到了旨意,但却不是接你进宫的旨意,你自己看看吧。”

  镇海王妃言罢,示意旁边的婆子将圣旨拿给云瑶郡主看。

  婆子展开明黄色的圣旨,送到了云瑶郡主的眼前,云瑶郡主急迫的看过去,却被上头的内容打击的双目欲裂,浑身哆嗦。

  圣旨甚至不是下给她的,而是下给镇海王的,命镇海王即刻送她出家,并斥镇海王教女无方,治家不严,责令其暂时交了兵权,在家中悔过齐家。

  “看到了吗?皇上让你出家,不是出嫁!你和燕广王的亲事,没了。你害的你父亲连兵权都不得不交了,害的镇海王府被太后和皇帝记恨,害的家族蒙羞,这下你可满意了?”

  镇海王妃又上前了一步,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厌恶之情。

  云瑶郡主不敢相信这一切,突然发起狂来,像一只频临死亡的野兽,狰狞而恐怖,吓的婆子们都面色大变,护着镇海王妃连退了好几步。

  云瑶郡主还在用嘶哑的嗓子嘶吼着,满满的愤恨和不甘,镇海王妃看着她,又道:“你以为你走到这一步都是我害的?呵,其实不是,告诉你吧,是燕广王。你退婚的尾巴本来都让太后收拾干净了,是燕广王杀进谢府用剑审的欣荷,今日更是燕广王请回了太皇太后,将你的事儿都捅到了宫里去,莫说你如今人废了,便是你人还好好的,拿捏着欣荷,拿捏着你那些龌龊事儿,皇上和太后也得收回赐婚的旨意!”

  云瑶郡主一直都不知道这里头还有秦御的手笔在,她闻言声音像是破封箱终于散架了,一下子断了音。

  她瞪视着镇海王妃,似整个人都没法从打击中回过神般,又像是被直接抽去了灵魂。

  镇海王妃又道:“你费尽心机讨好想嫁的男人,他根本连亲手处理你都不肯,即便是上蹿下跳,甚至差一步就能嫁进王府,他却还是不将你看在眼中,连收拾你,都是算好了借的我的手,他多看你一眼都嫌恶心,更不屑亲手动你。可怜江哥儿将你碰到手心这么多年,却被你害的名声大损,呵呵……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便再抬举,都是个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蠢货!”

  听了镇海王妃的话,云瑶郡主却突然笑了起来,苍凉又自嘲的笑声可怖而扭曲,她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整个人也蜷缩成一团,哆嗦着。

  见她这样,镇海王妃到底起了怜悯之心,没再多言打击她,也没再施加旁的手段,只道:“我让婆子送你去家庙,从此往后,你就在那里好生过完余生吧,别再企图兴风作浪,镇海王府也不会少你一口吃的。你好自为之吧。”

  镇海王妃言罢,云瑶郡主渐渐停止了笑声,婆子上前抓起云瑶郡主来,拖曳着她往外走。

  云瑶郡主心中的恨并没有减少半点,她如今不仅恨镇海王妃,恨顾卿晚,还恨秦御,恨太后和皇帝。她一定要报仇,她会让秦御后悔,让所有人后悔!

  怀揣着这样的仇恨,云瑶郡主却死死低着头,克制着一切将恨意表现出来的冲动。因为她知道,这会子她一旦表现出强烈的恨意,镇海王妃便难容她,而此刻镇海王妃让她死,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

  只要这种死狗一样的可怜样,完全没有灵魂的绝望样,才能让镇海王妃放她一条生路。

  云瑶郡主被退亲,且被圣旨出家的消息,很快便传的满京城皆知。自然也很快传到了鸿胪寺中,顾卿晚听到此消息,却眼皮子都没多眨一下,她早便知道,云瑶郡主是不可能嫁进礼亲王府的。

  礼亲王妃已经发觉了云瑶郡主的真性情,如何会容她进门?而秦御早厌恶了云瑶郡主,再加上自己在这节骨眼上跑了,秦御多半也得迁怒云瑶郡主。

  庄悦娴见顾卿晚听闻此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倒觉得顾卿晚是在强行压制心中的情绪,越是这样越表示她的在意,她有些心疼这样若无其事的顾卿晚,禁不住开口道:“如今燕广王的亲事已经退了,晚晚,你若是心中真放不下他,暂且还是不要去大燕了,此一去,可当真是山高路远,再相见怕是遥遥无期了。”

  顾卿晚看向庄悦娴,见她一脸担忧之色,不觉微怔,接着便微笑了起来,解释道:“早先我离开王府时,便清楚他和云瑶郡主的亲事成不了,这才并不惊讶。大嫂且莫多想。他如今是退亲了,可如今太皇太后也回来了,经此一闹,太皇太后怕也得重视起他的亲事,这回亲事退了,总还有更好的等着赐婚。大嫂,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是不可能再走回头路的。”

  见顾卿晚言辞肯定,竟然半点犹豫都没,庄悦娴叹了一声,还没再言,外头便响起了朱公公的声音,“徐国公果真来了,大爷让大姑娘赶紧准备一下。”

  顾卿晚闻言面上一喜,庄悦娴也顿时顾不上旁的了,忙忙起身,道:“妹妹此去徐国公府可一定要 多加小心啊,不能像从前一样,念及亲情便失了防备。”

  顾卿晚应了,寻出药童的衣裳来,穿戴易容起来。

  她收拾好,和梁太医汇合后,便一起去了顾弦禛的书房,刚进书房就见徐国公有些焦急的站在当间,正不住的往外张望。

  见梁太医进来,他面上一喜,上前主动作揖,道:“还请神医救治老母,必定厚报。”

  梁太医看了眼坐在书案后的“沈沉”,这才笑着道:“在下都听说了,令尊的病还得我见到人,把了脉才能断定可医,不可医。治病乃是医者本分,并不分国界,徐国公不必如此客气。”

  徐国公面露感激,脸上终于因梁太医的应承而多了些笑容,道:“如此,事不宜迟,还请太医这便随我进府吧。”

  梁太医看向顾弦禛,顾弦禛开口道:“治病时辰便是生命,耽搁不得,你便去吧。”

  梁太医这才躬身应了,侧身道:“这是我的药童黄芪,习惯了带他带下手,还得让他随我一起。”

  徐国公不过看了一眼顾卿晚装扮的药童便点头笑着道:“这是自然,府上早已为神医和小大夫准备好了住处。”

  梁太医含笑迈步,徐国公再度谢过“沈沉”,紧跟了出去,顾卿晚走在最后,和顾弦禛对视了一眼,丢给他一个不必担心的眼神,便也提着药箱,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她身上穿着的药童衣裳略有些宽松,冬日穿戴本就臃肿,再加上小腹刚刚凸起,倒看不出任何不妥来。只顾弦禛看着顾卿晚的身影却还是有些担忧,可念着病重的外祖母,却又只得叹了一声,随顾卿晚去了。

  这厢顾卿晚登上马车,摇摇晃晃的往徐国公府而去。

  那边礼亲王府的秋爽院中,秦御重重的跪在了礼亲王妃面前,神情郑重的磕头道:“母妃,如今儿子的亲事总算是退了,儿子除了卿卿,再不想娶旁人为妻,还请母妃成全。”

  礼亲王妃见素来桀骜骄纵的儿子,如此跪在地上恳求,一时间心中是五味杂陈。

  秦逸坐在旁边,道:“母妃,顾氏总是要找回来的,她腹中都已经有了阿御的骨肉了,若是男孩,那便是我礼亲王府的长孙了。嫡长孙总好过庶长孙吧,母妃想必也是不愿委屈了自己的孙儿吧?”

  礼亲王妃这些时日想的最多的便是顾卿晚的事儿,她觉得当初也许真不该强迫人家姑娘进府,如今人家带着孩子走了,明晃晃的打了王府的脸,也是王府仗势欺人在先造的孽。

  想到顾卿晚的好,想到救命之恩,礼亲王妃是根本没想过要顾卿晚堕胎的,事实上她听到顾卿晚有孕的消息,是喜忧参半的,喜大于忧,既便有忧,也没想到要舍弃那个孩子。

  且若没有身份的限制,礼亲王妃也是乐见顾卿晚成为自己的儿媳的,她看着秦御,站起身来,扶起了他来,道:“你皇祖母那边,母妃会去说,有什么事儿母妃都替你们挡着,你快将那丫头和母妃的孙儿找到吧。”

  秦御闻言面上一喜,礼亲王妃便又道:“晚会儿,母妃会和你父王商量这个事情。母妃想,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总有法子让皇上点头的。”

  秦御握着礼亲王妃的手,再度跪地,道:“多谢母妃。”

  礼亲王妃不觉也笑了起来,倒觉得压在心头的事儿,总算是有了出路一般明朗了起来,秦逸见他如此开怀,也笑了起来,道:“瞧你那点出息。”

  言罢,她又瞧向了秦逸,道:“你弟弟这亲事算是有着落了,你呢?总不能事事都让弟弟抢了先吧?”

  秦逸面上笑容顿时微僵,站起身来,笑着道:“母妃左右孙儿都要抱上了,还盯着儿子做什么?趁热打铁,儿子却瞧瞧父王回府没,若是回了,就赶紧商议出个策略来。”

  他言罢,脚底抹油的便跑了,惹的礼亲王妃又是一阵叹气摇头。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56 可以娶妻了-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