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50 刺猬秦御-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49 顾弦禛出手-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所谓的证人死掉了,秦御状告吴国公府派人刺杀他一案,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秦英帝只训斥了刑部几个官员,刑部官员又拿当日看守牢房的狱卒作伐子,算是给礼亲王府交代。

  秦英帝令刑部继续追查此事,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事儿也就只能这样了,连唯一的证人都没了,往下根本也查不到什么真凭实据。

  礼亲王府中,秦御也怀疑是周家和吴国公府动手脚杀了那刺客。

  不过将那刺客送上朝堂时,他便做了准备,事先预测到那刺客会被投入刑部牢狱,也已经让人盯着牢狱中的动静了,他不怕吴国公和周家动手脚杀人,就怕他们不动。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刺客确实死了,但他派去盯着牢狱的人却回报说,刺客确实是自尽而亡,周家和吴国公府并没查出做了什么。

  “当天夜里周二爷确实是去过大牢,但是他还没和狱卒疏通好进入大牢,那刺客已经自尽而亡了。”前来禀报的人如此道。

  秦御顿时便挑起了眉,道:“周鼎文去了大牢?他亲自去的?”

  “是,二爷。”

  秦御愈发觉得这事儿奇怪了,即便是周家真做什么,也不该让周鼎文亲自出现在刑部大牢啊。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得吩咐道:“派人盯着周鼎文,查查他当日到底去刑部大牢做什么。”

  周鼎文并没有将心中的怀疑和任何人说,他怀揣着这份心事儿,整日都心事沉沉的。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

  越想就越觉得那个刺客就是自己的儿子,以至于他心中充满了对大哥周鼎兴的愤恨和揣测。

  他通过一些法子,疏通了关系,买到了那刺客的尸体。夜半时辰,他从周府中偷偷出来,来到了城外的一处乱坟岗。

  刺客的尸体刚刚从乱坟岗被弄出来,已被清理过,静静的躺在一辆破旧板车上,周鼎文亲自提着灯笼上前,颤抖着手指挑开那尸体的衣襟,右胸口的三颗痣顿时露了出来。

  周鼎文触摸上去,那三颗痣是真实存在的,不是画出来的,也不是造假的。

  周鼎文像是被刺扎了一样,迅速收回了手,再度看向那刺客的脸,青白的脸在灯笼的光芒下,僵硬而扭曲,因是吊死的,舌头有些收不回去,恐怖的很。

  但周鼎文一瞬不瞬的盯着,怎么看都觉得这尸体的五官和他有点肖似。

  他手中灯笼突然脱手,落在地上,噗的一声灭掉了,接着他扶着板车,身体颤抖,夜色下响起了压抑的哭嚎声。

  翌日,鸿胪寺中,大雪纷纷,顾卿晚和庄悦娴让人在窗边儿的罗汉床上支了一个炕桌,上头放了红泥小炉,吃起了汤锅子。

  这汤锅子自然就是现代的火锅,窗户推开,窗外恰有两株红梅,沐了风雪,愈显清艳耀眼,忽有风过,卷起一些飞雪,夹着梅花的香气吹进轩窗,别提多舒爽惬意了。

  顾弦禛进来时,就见两人对坐正吃的开心,袅袅的热气在两人之间蒸腾,暖意散开,别提多温馨了。

  他脸上不觉也染上了笑意,顾卿晚见他进来,笑着道:“大哥怎这会子回来了,快来一起吃,文晴快去再拿一副碗筷来。”

  顾弦禛是用过膳食的,只瞧两人吃的高兴,顿时便又来了食欲,陪坐下竟又用了不少。

  他这些时日每日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白日里并不常见到他的人,也不知道后来顾弦禛跟苏子璃说了什么,苏子璃也不再厚着脸皮过来搅扰。顾卿晚和庄悦娴每日彼此作伴,倒也过的清净。

  今日顾弦禛用过膳,果然是有事寻顾卿晚,吩咐丫鬟将庄悦娴扶下去歇息,他便和顾卿晚一起挪步书房。

  “今日还真是有件事要劳烦妹妹帮忙。”

  顾弦禛进了书房,示意顾卿晚坐下,一面开口冲她说着,一面走到了书案前,从书案上拿起一张人像图来走向了顾卿晚。

  顾卿晚接过,看了两眼,见上头画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容,很是陌生,便挑眉询问的看向了顾弦禛。

  顾弦禛道:“这个人是从前周家的一个管事,刘顺才。二十二年前,他带着一干婆子丫鬟伺候着周二老爷周鼎文的独子去逛灯市,结果一个没留神,弄丢了小主子。刘顺才知道闯了大祸,回去后也是被打死的命,故此当日便也偷跑成了逃奴,倒连累的其家中两个孩子和媳妇成了周鼎文泄愤的对象,全被生生打死。”

  顾卿晚并不知道周家这些事儿,闻言挑了挑眉,道:“大哥需要我做什么?”

  顾弦禛便将这两日发生的事儿告诉了顾卿晚,道:“周鼎文如今心中已经存疑,就只差真正的人证,证实他的猜测,他便会和周鼎兴反目成仇。故此,大哥需要将刘顺才这个逃奴送到周鼎文的面前去。”

  见顾卿晚好似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下头,顾弦禛方道:“大哥先前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到了这个刘顺才,并且控制住了他,但是这两日却出了一点意外,总之这个刘顺才是不能再用了。然开弓没有回头箭,大哥便只能临时寻了个和刘顺才面容身材都有六七分肖似的人,让他代替刘顺才出现在周鼎文的面前。”

  顾卿晚闻言便明白了顾弦禛的意思,道:“大哥是想让我为其易容?”

  见妹妹一点就通,顾弦禛点头笑道:“从前倒不知妹妹有此能耐,如今也正好让大哥也跟着见识一二。”

  顾卿晚和庄悦娴来鸿胪寺那日,因为怕出意外,顾卿晚给自己和庄悦娴都简单的易容了下,故此顾弦禛才知道她有此技能的。

  顾卿晚含笑点头,道:“我也是这些时日总颠簸在外,行走不便,所以才琢磨了这些东西。”

  顾卿晚有心解释了一句,顾弦禛却从来没发现顾卿晚的异常,也许以他的聪明,早发现了顾卿晚变了一个人般,但却因为对妹妹的疼护之心,让他不会拿猜疑的态度对待唯一的妹妹,只以为妹妹是遭受家族巨变,迅速成长起来了。

  毕竟因玉莲花的融合,顾卿晚连很多小动作都和原主一模一样。

  此刻听闻顾卿晚的解释,顾弦禛眸光怜色和愧色同时闪过,沉默一瞬,才吩咐人将要易容的人带过来。

  片刻后,却有两个男人进了书房,一个年过半百,容貌和图上的刘顺才相似,另一个看打扮应该是要扮刘顺才的小厮。

  两人刚进来,后头却又有个身影晃了进来,一双眼眸闪着光,好似桃花盛开,一身青莲色锦缎长袍穿的风流倜傥,正是苏子璃。

  他见顾卿晚只扫了自己一眼,连招呼都不打,便挪开了视线,一副视而不见,不欢迎的姿态,顿时便抗议道:“表妹今日要大展身手,表哥可是特意跟过来捧场的,表妹怎么也该给个笑脸啊。”

  顾卿晚让那假刘顺才坐在屋子中间的凳子上,比对着那张图纸,细细观看他的五官,淡声道:“技不外传,恪王既然知道我要施展独家绝技,就该避嫌才对啊。”

  苏子璃却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自行便撩袍坐在了顾弦禛旁边的太师椅上,道:“本公子自然知道技不外传,可我这不不是外人嘛。自己人,客气就生分了。”

  顾卿晚翻了个白眼,吩咐人去取自己易容的东西来。顾弦禛便指着那小厮模样的男子,道:“好好跟着学,以后在周鼎文眼皮子底下给他易容便是你的事儿了。”

  那小厮忙躬身应了,又冲顾卿晚行礼谢她传教之恩。

  很快文晴拿来了化妆工具,顾卿晚一面给小厮讲解,一面在假刘顺才的脸上做修饰,眼见她不过用那些奇怪的东西,来回在假刘顺才脸上弄了两下,其眉眼顿时便变得更加深邃立体,和图像上更想象了,苏子璃不觉啧啧出声,忍不住站起身来,就近了也跟着细看。

  他的目光,先开始还落在假刘顺才的脸和那些奇怪的笔和脂粉上,渐渐的便滑落到了顾卿晚的手上,她的手可真是漂亮啊,白嫩纤柔,指甲修剪的很整齐,并没留长,也不曾染蔻丹,却指盖长长,泛着自然的粉色光泽。

  一束光线从窗外打进来,就落在她的手上,手背上的淡青色血管隐隐可见,显得愈发柔弱细嫩,长长的手指夹着笔,灵动的上下动着,偶尔一抬笔,衣袖下滑便会露出一点皓腕。

  苏子璃正看的出神,突然就觉一股劲风迎面而来,他定睛一看,就见两根手指成鹰勾,直取他的双眼,他忙往后仰倒避退,道:“顾兄,有话说说说啊!”

  顾弦禛探出的手指,转了个圈,顺势便绕到了苏子璃的颈后,拎着苏子璃的后领便往外走。

  “唉,轻点啊!表妹,快救命啊!”

  苏子璃作怪般乱叫,顾卿晚抬眸扫了他一眼,奉送一个活该的眼神。

  顾弦禛将苏子璃拎出了院子,这才松手,也不和他拐弯抹角,便道:“管好眼睛,休要再打我妹妹的注意!”

  苏子璃见他神情沉冷,不觉眸光微闪,道:“顾兄既然打定主意要到大燕去,将顾妹妹许配给我岂不正好?”

  顾弦禛闻言挑眉,道:“明媒正娶?认真的?”

  苏子璃略沉默了下,竟然神情一肃,点了下头,道:“明媒正娶!”

  顾弦禛倒笑了起来,道:“恪王不介意我妹妹曾跟过人?”

  苏子璃顿时便也笑了起来,道:“她不是都被那燕广王扔了吗?本王还有什么可介意的,再说,本王对这个也没那么看重,你知道,我们大燕的民风比大秦还要开放一些呢。”

  顾弦禛点头,却道:“是,恪王也祸害了不少黄花闺女了,想来在这上头是能看开一点。”

  苏子璃脸色一僵,一双眼眸顿时幽怨起来,好像顾弦禛做了多伤天害理的事儿一般,愤而控诉的盯着顾弦禛。

  顾弦禛见他一副万分受伤模样,却根本不为所动,也不再搭理他,转身便往回走,头也不回的又道:“恪王如若还想安然回国,最好别再留意踏入此处,骚扰我的妹妹。”

  苏子璃一时面露不甘,追了一步,道:“顾兄什么意思,我当真没想委屈令妹,真明媒正娶!”

  顾弦禛身影连顿都没顿一下,已是穿过了月洞门,“明媒正娶我也怕委屈了我妹妹。”

  苏子璃,“……”

  顾弦禛根本就不考虑苏子璃来做自己妹婿的事儿,且不说顾卿晚对苏子璃没什么男女之情,即便顾卿晚能看上苏子璃,顾弦禛也不会同意。

  苏子璃是要回大燕争夺皇位的,若然不成功,便不提了,将顾卿晚嫁给他简直是送命。若苏子璃成功了,做了皇帝的苏子璃,未必能将顾卿晚扶上皇后之位,毕竟他在燕国没有任何根基,就算退一万,顾卿晚真能当上皇后,那皇后之位在顾弦禛眼中虽是女人尊荣的标志,却绝非幸福的归宿。

  更不要说,顾卿晚如今腹中还有秦御的孩子。

  他回到书房,顾卿晚还在专心致志的给那小厮讲几个需要注意的易容细节,又说了片刻,她退开一步,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过了,让这位大哥去洗个脸,你来在他脸上试一试,有哪里不好的我再当场指点。”

  假刘顺才忙站起身来,恭敬道:“不敢当大姑娘大哥之称,大姑娘折煞属下了。”

  顾弦禛走上前来,冲其摆了摆手,他才退下去清洗脸上的痕迹。

  方才顾弦禛已经将顾卿晚神奇的易容术看在了眼中,难免心思微动,道:“晚晚这技艺可有旁人知道?”

  顾卿晚便抿了下唇,将教过礼亲王府暗卫使用易容术的事儿告诉了顾弦禛。

  顾弦禛登时冷哼一声,道:“真是便宜了他礼亲王府!”

  顾卿晚笑了笑,倒没后悔,她并非古人,对什么独门技艺不外传之类的并没什么概念,而且她也并不觉得这种化妆术算她的独门技艺。

  她看向顾弦禛道:“大哥也派些人过来,我也教他们这易容术吧?左右我如今整日里吃吃喝喝,也怪无聊的,这些易容的东西都是纯天然的,对我接触了也不会有什么害处。”

  顾弦禛如今手中还是缺人手,对手中可用之人也格外珍惜,能少牺牲,自然是好,抚了抚顾卿晚的发髻,道:“如此就有劳妹妹了。”

  顾卿晚失笑,“哥哥说哪儿的话,做妹妹的帮哥哥还说什么辛苦不成?”

  顾弦禛点头,又宠溺的刮了刮她挺翘的鼻子,道:“我顾弦禛的妹妹如此能干,做哥哥的可要被比下去咯。”

  顾卿晚却眨了眨眼,道:“哥哥才是能耐呢,若我猜的不错,那个什么刺客根本就不是周家丢失的小少爷吧?”

  顾弦禛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鬼知道周家丢的少爷在哪儿。”

  顾卿晚一时也是摇头而笑,她并不知道同一时间,礼亲王的书房中,礼亲王也在和秦御兄弟谈顾卿晚易容术的事情。

  临近年关,各处都在做汇总呈报之事,今日便是统管王府暗卫的黑鹰前来禀报暗卫之事的日子,他将一份账目呈给了礼亲王,礼亲王看过后顿时便露出了震惊之色来。

  他又定睛看了两眼,这才惊愕的看着黑鹰,道:“果真两个来月就起码减少了九万两的开销?这怎么可能!”

  平日没什么神情的黑鹰也显得有些激动,道:“王爷,确实是如此,就因为暗卫们学了这易容之术,这两个来月的死伤状况确实有很大的减少。王爷也知道,暗卫的培养都是用金银堆积出来的,养一个暗卫死士出来,少说也得花费几千两银子培养,伤了都是用最好的伤药,这医治也花费不小。这些花费,还不算暗卫被俘获了,有的嘴巴不严,供出了暗桩等重要信息,所带来的巨大损失。并且如今暗卫们对这易容术还不能运用自如,等时间再久一些,他们的易容术再纯熟,到时候作用只会更大,将更能减少伤损,属下粗略估计,只这易容术,一年便能为王府省下七八十万两银子啊。”

  礼亲王闻言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这易容术竟然有如此神奇之功。

  旁边坐着的秦逸在一愣之后,心中也是微震,不过他想想也便觉得可以理解。

  顾卿晚所教那易容术确实奇妙的紧,暗卫都是去执行危险任务,有此易容之术,在任务后藏匿逃逸,或者办差上都要便宜的多,死伤少了,相应的各种投入损失都能省下银子来。

  除了花费时日从各地挑选适龄,身份合适,还骨骼奇特的少年,到用最好的武功高手培养,教导他们各种技艺,这些不算,暗卫们平日吃用穿戴都是最好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其死心塌地,若有伤,不管多重都会全力以赴的救治,不惜金银……等等这些,说暗卫的培养是用金子来堆砌的,这话一点都不为过。

  如今暗卫的死伤大大减少,短短时日便能省下这么些银子来也是情理之中。

  这样的技艺,随意便拿了出来,这样的女人,也莫怪他那弟弟会深陷情网,难以自拔。

  秦逸想着,不觉看向了旁边坐着的秦御,果然就见秦御微低着头,一张俊美的面容隐在暗影中,虽然看不出神情,整个身影却透着股让人喘息不过的沉郁之气。

  秦逸轻叹了一声,挪开了视线,若有所思。

  那厢礼亲王又问了黑鹰几句便令其退了下去,接着便神情微动的冲秦御道:“顾氏还没任何线索,到底去了哪里?能找回来,还是赶紧找回来吧,她一个女人家,一直在外头哪里安全好过?”

  秦御却豁然站起身来,他的动作太大,以至于一下子腿弯撞到了太师椅,直推的太师椅往后一移撞上了后头的墙柱,发出一声沉闷的重响,异常刺耳,吓了礼亲王一跳。

  秦御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几乎是嘶吼的道:“谁他娘知道那女人去了哪里!她那么个天仙一样的人,我这等凡夫俗子哪里配得上!儿子身子不适,先告退了。”

  他言罢,转身就走,气的礼亲王一怔之后,抬手便将桌上砚台砸了过去,秦御竟然也不躲闪,狠狠被砸了下后背,背后一片狼藉,身影却半点没停留,快步便冲出了书房。

  砚台四分五裂,礼亲王兀自呵骂,“这混小子!鬼崽子,冲老子发什么邪火!不孝子!”

  秦逸见礼亲王着实被气的不轻,也是无奈,劝道:“父王也知道,阿御他不是冲父王发的火,他年轻气盛,这两日也是真急红眼了,不好受。”

  礼亲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额角,又骂道:“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能耐成这样还有脸冲老父使火,本王怎么就养出这么个怂包来!”

  秦逸,“……”

  礼亲王又骂了两句,最后还是道:“你再从王府中抽些人,好好再找找,一个大活人总不能凭空就消失了。”

  秦逸应了,却道:“父王,便人找到了,只怕那顾氏也不会愿意再回王府,屈居侧妃之位的。自古高位,能者居之,顾氏之能,可担阿御正妃之位。倘为侧妃,却是乱家之源,父王,这人,当真还要找?”

  礼亲王又怔了一下,眉头紧紧拧起,半响才道:“先找到了人再说,就你那没出息的弟弟,人找不到,老子看他也跟着废了!真是不让人省心!”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51 巧遇-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