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43 回京遇刺-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42 批命-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被顾弦禛的话弄的一脸懵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秦御的牵扯竟然好似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样,从顾家不曾覆灭时便开始了。

  她有些哭笑不得,道:“怪不得秦英帝那么见不得我在礼亲王府中过的安宁呢。”

  她心中很明白,周鼎兴的这些话绝对是子虚乌有的,当时自己和娄闽宁还有婚约在身,祖父和父亲怎么可能将她的八字拿去和秦御的合算姻缘?

  祖父和父亲的品格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周鼎兴这样说,不过是为了让秦英帝难容顾家,收拾了顾家好为他上位成为首辅铲平道路罢了。

  “周鼎兴和祖父相争多年,一直盯着顾家,大抵是他查到了一些当年先帝驾崩前秘密召见祖父的事儿,又从刘民生的口中得知了祖父将盒子存放在当铺中,猜到了盒子里所谓何物,便动了取而代之的念头,向秦英帝告密。”顾卿晚猜测道。

  顾弦禛点头,道:“你猜的都没错,周鼎兴心里知道只有谋逆大罪才能彻底扳倒祖父和父亲,只说顾家有谋逆之心自然不足为信,便只能将顾家和权势滔天的礼亲王府牵扯在了一起,说祖父和父亲,暗中和礼亲王府来往从密,又密藏了传国玉玺,再有你和秦御亲事的批命,这便由不得秦英帝不忌惮重视了。”

  顾卿晚脸上有些不自在,嘀咕道:“秦逸才是礼亲王府的世子爷,难道周鼎兴去污蔑,不该说我和秦逸才是什么龙凤呈祥的姻缘吗?”

  顾弦禛见她一脸纠结,不由失笑,道:“秦逸确实是礼亲王府的世子,但先帝最喜欢的子侄却是拥有一双异色妖瞳的秦御,先帝一直将秦御当成大秦的祥瑞,亲自教导秦御书法,甚至有一次喝醉了还和大臣们感叹道‘若阿御为朕之子,必以江山传之’。就先帝这份喜爱,秦英帝对秦御的忌惮可比对礼亲王和礼亲王世子要多些的。尤其是秦英帝无子,前朝可是有兄死弟继的先例的。”

  顾卿晚恍然点头,觉得先帝也是个坑货,真不知他是真喜欢秦御,还是害秦御呢。

  帝王之爱,哪里是好消受的?

  “什么龙凤呈祥,合则兴天下,亏得秦英帝还是天下之主呢,这样的无稽之言也信!”顾卿晚嗤笑道。

  顾弦禛却摇头道:“这你可想错了,你和燕广王的八字确实是极为相合的,不然秦英帝也不能信了周鼎兴的话啊。据大哥所查,秦英帝在顾家覆灭前十天,曾先后传钦天监两位监正进宫,问了什么不得而知,可有趣的是,顾家覆灭没多久,这两位监正也相继病逝了。”

  顾卿晚顿时心头一跳,很明显,这两个监正一定是得到了和段大人的批命大同小异的批命,秦英帝才容不得他们的。

  她和秦御难道还真是八字极合?顾卿晚觉得难以置信,明明先时她遇到秦御就倒霉的。

  不愿再纠结这个问题,顾卿晚甩了甩头,道:“秦英帝能够稳坐太子之位,多赖祖父和父亲提他筹谋,却不想他竟如此凉薄,轻易便听信了周鼎兴的污蔑,简直忘恩负义!大哥如今到底是何打算?”

  顾弦禛眉目间因顾卿晚的话也闪过一抹冷厉之色,道:“祖父和父亲乃是大秦有功之臣,却背负骂名,含恨而终,大哥深恨秦氏子孙,恨不能将这大秦颠覆!然则大秦非但气数将尽,相反,虽有隐患但国祚起码还有上百年。这并非大哥一己之力便能改变的,不过有些事儿,却也并非完全不可为。旁人也就罢了,周家和秦英帝,大哥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的!势要让他们到九泉之下去给祖父和父亲磕头请罪不可!”

  顾卿晚抬手抚上顾弦禛的手,含笑道:“大哥,小妹帮你。”

  顾弦禛的眸光这才渐渐回暖,笑着紧紧握住了顾卿晚的手,道:“你啊,养好胎,回头生个健康漂亮的小外甥,就是帮了大哥最大忙了。”

  顾卿晚想着自己现在有了身孕,确实也不好折腾,笑了笑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会帮大哥照顾好大嫂,让大哥无后顾之忧。”

  顾弦禛面色微动,目光感叹。

  他知道顾卿晚这话并非只说说而已,她有那个能力,擅长医术的她在庄悦娴身边,顾弦禛确实能放心不少。

  不知何时一直被他和夫人照顾着的小丫头竟然也长大了,并且成了他最坚固的后盾,这种感觉当真是极欣慰又惆怅啊。

  顾卿晚将周鼎兴曾经给刘民生写过一封保证书,此刻保证书和传国玉玺都被留在了礼亲王府的事儿告知了顾弦禛。

  待说完这些事儿,她便实在撑不住打了个呵欠,困顿不已了。

  顾弦禛站起身来,吩咐丫鬟进来,嘱咐顾卿晚赶紧休息,夜里盖好被子,这才转身而去。

  他是不在这里过夜的,还得趁着天色没亮,赶紧去鸿禄馆去,临离开拐到了西厢房看了庄悦娴一眼。

  本以为庄悦娴早睡沉了,不想她心里惦记着事儿,睡的倒是极轻,他刚走到床榻前,庄悦娴便睁开了眼眸,尚且有两分惺忪的模样,道:“夫君和晚晚说完话了?”

  顾弦禛忙走了过去,拉住她的手,道:“我吵醒你了?”

  庄悦娴便笑着摇头,扶着顾弦禛的手坐起身来,见顾弦禛去拿床头架子上挂着的斗篷,她声音轻柔道:“我有几句话想和夫君说,一直没睡沉稳。”

  顾弦禛将斗篷披在庄悦娴身上,又折返去给庄悦娴倒了杯水递给她,这才在一边儿坐下,道:“你说。”

  庄悦娴抿了两口水,秀丽的眉微蹙了下,道:“夫君,妹妹的事儿,你是怎么打算的?”

  顾弦禛挑了挑眉,道:“夫人是何意?”

  他自然知道,庄悦娴也算看着半大的顾卿晚成长起来的,姑嫂两人又经历了相依为命,庄悦娴不可能嫌弃带着孩子的顾卿晚一直不出嫁,但听她的话音却又像是另有打算。

  庄悦娴也不兜弯子,道:“我这几日冷眼瞧着,妹妹对那燕广王也不是全然没有感情,我不知道夫君在外头是什么打算,但是却想劝夫君两句,逝者已矣,祖父和父亲想必也都希望夫君和妹妹过的好,而胜过为他们报仇所累。夫君便是看在妹妹的份上,对礼亲王府,凡事能留一线的话,还是莫弄太僵的好。”

  顾弦禛却眯了眯眼,声音有些微冷,道:“呵,他秦御强占了我妹妹,逼着她一顶小轿就从后门进了礼亲王府,难不成我还感恩戴德,对他客气不成?”

  庄悦娴叹了一声,倾身挪了下,靠在了顾弦禛的身上,这才缓声道:“我没有拦着你教训那混账东西,你不知道,当日妹妹被逼迫着进府,我这心里戳刀子一样,有多恨夫君你不在我们身边……”

  她说着,想到那时候和顾卿晚无依无靠被秦御欺上门的情景,顿时便又红了眼眶,捶了顾弦禛两下。

  顾弦禛安抚了两句,庄悦娴才平复下来,又道:“只是,现在人人都知道妹妹给秦御做过侧妃,等有了孩子,更是脱不开的干系。倘若是那燕广王对妹妹不过耳耳,或者妹妹对燕广王恨之入骨,我定不提这话,可我打眼瞧着,燕广王对妹妹也还算用了心的,礼亲王府也是一副不将妹妹寻回去便不干休的架势,未来怎么样,谁也不好说,便是为妹妹腹中的孩子着想,夫君也宽容一二分,莫真将事情弄到了无法回旋之地去。”

  顾弦禛闻言叹了一声,最后终究是拍了怕庄悦娴的背脊,道:“我有分寸,睡吧。”

  言罢,扶着庄悦娴躺下,又瞧着她闭上眼眸睡了过去,他才起身离开了屋。

  他回到鸿胪寺时,天色已是熹微,他却并没有前去休息,反倒直接进了临时布置的书房,侍卫魏庆跟了进来,将一份资料交到了顾弦禛的手上,道:“这是最近几日京城各府发生的一些值得关注的事儿。”

  顾弦禛接过,那魏庆便又格外提了一句,道:“今日镇国公府和陈国公府退了亲,两府闹的可不大愉快。”

  听闻娄闽宁退了亲,顾弦禛却也没有什么意外表情,倒是抬眸看了眼魏庆,道:“派去京南边路的人可有传消息回来?”

  魏庆回道:“传了消息的,燕广王三日前已到了瓮山,咱们的人按照爷的吩咐,一路设置障碍,燕广王大抵也是急了,转道湖州,完全按爷的预计走了该走水路了。”

  顾弦禛闻言竟是一笑,“呵,他倒是真不怕死!”

  顾弦禛不欲秦御早回京,故此在顾卿晚离开后,便派了些守在秦御回京的路上,也不和秦御交手,却一路的设置路障,生生阻拦了秦御的脚步。

  他越是着急回来,顾弦禛便越让他耗在路上,前进不得,受尽煎熬。

  水路不比陆路,想要像陆路那样设置障碍,是不能的。

  不过,水路也会更加危险,谁知道会不会在哪个水域布置了什么陷阱埋伏,等着秦御去钻呢?若真有个意外,水路不管逃命还是调兵,可都困难的多。

  秦御那样的聪明人,自然能瞧出不对来,这很明显,是有人赶着他走水路呢。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可见急于回京的心情。

  顾弦禛冷笑着感叹了一声,心里倒是多少舒服了一点,觉得庄悦娴也没说错,秦御对自己那妹子还算有点真心。

  “让他们准备一下,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魏庆应声退下,顾弦禛神态无常,拆开那份新送来的资料看了起来。

  那厢,秦御顶着风雪一路往京城赶,可这一路却并不安宁,时常就出现以下传话。

  “禀二爷,前头山道在半个时辰前发生了雪崩,如今路被堵的死死,过不去了。”

  “禀二爷,前头的独木桥在两炷香前被刮断了,现在路断了。”

  “禀二爷……”

  诸如此类的事儿,一天能发生个好几次,任是秦御无奈改道儿,却还是躲不过这各种障碍。

  秦御回京准备不足,而设置障碍的人,却分明是准备多日,秦御又急于回京,一时当真是暴躁难言,心里沉郁煎熬到了极点。

  秦御这般坚持了两日,即便知道可能会有危险,却还是果断的选择了改行水路。

  自从登上船,一路倒是顺畅了,可跟着的人却连眼皮子都不敢眨一下,都知道这一路不可能毫无风波。

  这日夜,船上的人都已歇息,船顶却突然传来两声轻到几不可闻的闷响,似有重物落到上头。

  躺在船舱中,和衣而睡,却根本就不可能睡着的秦御,平静的睁开了眼眸,异色眼瞳中却划过一抹冰冷到极致的杀意。

  他躺着没动,很快两道黑影落下,刀光闪动往床榻逼近,秦御菲薄的唇边划过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来,豁然腾起,随之那两道黑影也挥舞刀光砍了过来,三人瞬间站成一团。

  与此同时,咚咚声接连响起,外头也传来接手的刀剑碰撞声。

  秦御这几日憋的厉害,此刻两个黑衣人简直压不过他的暴虐之气,他只攻不守的打法,非但没让人攻上来伤到他分毫,反倒杀的两个黑衣人狼狈防守,气势锐减,很快便被秦御收拾了一人,又一剑刺向另一人的咽喉。

  等他解决了这两个黑衣人,外头竟然已燃起了熊熊烈火,杀声一片。

  秦御提着兀自滴血的寒剑,一步步往外走,夜色下整个船好似都燃起了烈焰,火光映照在他脸上却也融不了那冷寒之色,锋锐的下颌因紧抿唇角而愈见冷硬,右脸上被溅了几滴鲜血,遇光更加殷红,映着冰冷无半点温度的异色眼眸,竟宛然从地域深处走的魔君般骇人惊魂。

  外头的黑衣人瞧着竟有二十来人的样子,而秦御匆忙归京,身边却不过带着十多人,刺客们最厉害的两个进去刺杀秦御,却没想到这么快秦御便完好无伤的走了出来。

  本是处于上风的刺客,骤然看到这样的秦御,有瞬间的惊吓,王府的侍卫已寻到了机会反击。

  “杀!”

  苏哲沉呵一声,手中大刀在夜空中劈下一道光波,王府侍卫士气大盛,而秦御亦身影鬼魅般掠过,移动间已横剑割裂了一个黑衣人的手臂。

  饶是如此,人数上不占上风,加之这些刺客有备而来,武功都还不弱,又烧了船,颇有同归于尽的意思,这也是一场酣战。

  直到一个时辰后,船体已被烧的有些难以支撑,远处的江面上才出现了点点火光,分明是有一艘大船,正快速靠近了过来。

  苏哲身上已挂了彩,极目望去,眸光一亮,大声道:“兄弟们,救兵来了,必定是江浒总兵带的水军前来相助,杀啊!”

  黑衣刺客们显然也发现了靠近的大船,依稀已能看到船头的军旗,有黑衣人大喝一声,“撤!”

  声音虽充满了不甘,剩下的十多个黑衣人却毫不迟疑纷纷聚拢撤退,秦御也冷声吩咐,“拿活口!”

  苏哲等人围攻过去,最后又杀了两个刺客,逃了**个,好歹留下两个活口来。

  其中一个见难以逃脱,果决的便咬碎了牙里的毒丸,另一个倒像效仿,然到底慢了一步,被苏哲一把扣住下颌,一拳打上侧脸,三颗牙齿连带着里头的毒丸都落到了船板上。

  秦御走上前,居高临下盯着那刺客,吩咐道:“不管用什么法子,给爷撬开他的嘴!”

  苏哲应了一声,拖着那刺客便往船舱里去了,没一会船舱中便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秦御拧着眉,心中有些焦躁的用拇指搓了搓食指,这些刺客会否和帮顾卿晚逃走的人有干系呢……

  他希望会是同一个主子,这样他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她,然而秦御却又觉得不大可能,毕竟今晚的刺客一副要取他性命的模样,那女人便再怎样,该不会恨他至此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244 秦御回京-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